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吃你碗里的!—衍宬

时间: 2016-07-03 08:11:13 分类: 今日好文

【吃你碗里的!—衍宬】
第 1 章  杨泽雅最后一次拉上店铺的卷帘门,把钥匙交给等在一旁的买家,从这一刻起他和这家店就再没有关系了。
  走了几步,遇到一个常常到店里喝咖啡的白领,拖着男朋友往这里赶。看到他时愣了一下:“老板,你不会……?”
  “不好意思,昨天是最后一天了。”杨泽雅歉疚地对那女子笑了笑,与她擦身而过,听见她在跟男朋友抱怨:“都怪你!电影什么时候不能看!最后一天啊!昨天最后一天,居然给我错过了!”
  “好啦,别这样嘛。”男朋友苦笑着应付她的无理取闹,“又不是找老公,认定了一辈子的事情,再找一家不就是了?那么多咖啡店,总能找到你满意的吧。”
  是啊!又不是找老公,再找一家就得了。再说,就算是找伴侣,就真的是认定了一辈子的事吗?他一手经营的咖啡店,整整五年时间都花在这家店上面了,他也舍不得放弃啊!可是属于两个人的店,现在只剩下他一个,还有什么意义?他宁愿让事业和感情一起,从头开始。
  
  “单羽”是A市里最有名的gay pub之一,也是杨泽雅知道的为数不多的gay pub之一,他想他可能需要一场疯狂的性爱来忘却那个人的背叛。他认识的几个圈子里的朋友都说他太死板,“连419都不能接受,你出来玩也玩不出什么乐趣吧”。之前的他只是笑笑:无妨!他本来就不是来寻找乐趣的,他要的是身边的伴侣。然而今天,杨泽雅决定让乐趣来主导。放纵一下。
  走进pub,发现时间尚早,人并算不得多。坐在吧台边,点了杯酒,突然想起那个人曾经说过:酒保身边的位置最好,因为视野极佳,一眼就可以把pub的各个角落看在眼里!对了,之所以会知道“单羽”不就是他带着自己来的么?不知道会不会在这里碰到他。杨泽雅苦笑着,往各处扫了一眼——
  熟悉的动作,熟悉的笑容,只可惜身边的人不是自己。“还真的那么巧啊!”杨泽雅有些尴尬,盯着手边没喝了几口的酒,心想:该离开呢?或者装作没看见他?离开的话,要是被他看到,一定会觉得自己故意逃避他。明明说好要潇洒自如地分手,虽然事实上心里放不下,但是还是不能让他看出来。如果装作没看见,能装多久?他也会一直没看见或者说假装没看见自己吗?心里越想越躁:算了!离开吧。一口灌下杯子里的酒,转身,抬头——赫然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
  走过来了,他走过来了。该怎么办?不知是不是刚才那杯酒太猛了,杨泽雅觉得浑身发热,心跳得飞快,难受到几乎要吐出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没事……真的,我没事。”他很努力地想说话,却只有口形在动,什么声音都出不来。
  不用听也知道,他会说什么:雅,对不起。你是我遇到过的最温柔的人,但是……真的对不起,我们没有办法再继续在一起了。对不起……
  开玩笑!他杨泽雅要那么多“对不起”干什么!他要听那么多“对不起”干什么!既然他那么温柔,为什么要背叛他?既然知道“对不起”,为什么不能不要做出“对不起”的事情来?他的道歉只能让杨泽雅更加无力而已。他为了这个男人出柜,努力了解他的交际圈,纵容他保持和以前男友的关系……他只是想全心全意爱一个人,为什么结果被一脚踢开的是他?他真的不想再听道歉了!
  “嗨!可以请我喝一杯吗?”一个身影突然挡在逐渐靠近的两人之间,微笑着对杨泽雅说。
  杨泽雅回过神来,看了看这个上来搭讪的男子。高大修长的身形,配上一张俊美到足够男女不忌的脸,搭讪时表情自然而随意,应该是老手了吧。他……
  正想拒绝,只听那男子又回过头,指着渐渐走近的男人说:“有伴了?”
  男人立即摇了摇头,撇清关系:“不是。只是老朋友,想过来打声招呼,你们慢慢聊。”说完,扭头走了回去。
  杨泽雅舒了口气,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说:“对不起,我……”
  那男子眨眨眼:“我帮你解了围,你也还是不愿请我喝一杯?”
  “啊!”杨泽雅轻呼一声,原来他是特意帮自己来解围的?“谢谢!我请,我当然请。”
  “分了多久了?”自称叫“起司”的男子一边看着酒保调酒,一边问。
  “啊?……一个星期。”因为是很私人的问题,被问到的时候,杨泽雅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会儿才回答他。
  “呒……我说呢!”起司看似热络地拍了拍杨泽雅的背,“放心吧,过几个星期就没事了。保证你下次见到他的时候,还能开他们俩的荤笑话。”
  杨泽雅微微皱了皱眉,这个家伙一直都是这样自来熟的吗?好像在几分钟之前,还从来没和他见过面吧,怎么像是多年好友似的?他下意识里,还是不太喜欢这样随便的人。
  “你信不信?我很会看人的哟!”起司面前的酒去了大半,粉色的脸上盈盈的黑眸特别漂亮,“你是来找一夜情的吧。我呢?你觉得我怎么样?”纤长的手指凌空指着自己,似醉非醉的表情。
  “我……”杨泽雅没有办法反驳,他的确是来找人一夜情的,而面前这个男子也没什么好挑剔的。
  起司看着他为难的神情大笑起来:“你真的很有趣!有必要一脸舍生取义的样子吗?我想我的行情还不至于差到这个地步吧?”
  “对,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杨泽雅解释得结结巴巴,而起司只是侧过头,看着他,唇角带着盈盈笑意。
  “你真是个有趣的人。我想今晚我们会过得很愉快的。”他说。
  第 2 章
  出了pub,他们招手叫了辆车,开去一家有些距离的四星级酒店。杨泽雅有洁癖,而起司说他手头正好有那家酒店的贵宾卡。“车钱你付,小费你付,要是我们叫了什么吃的,也是你付。房钱我来出就好了。我们是各取所需,没理由谁替谁付钱,这样公平些。”
  进房间,洗澡,关灯,上床。杨泽雅悲哀地发现,就算没有爱情,就算自己和这个叫起司的男人今天第一次见面,也并不影响下半身的反应。暧昧的喘息,细致的手感,温热的甬道,都让他兴奋到忘乎所以。
  “尢!尢!尢!小叮当帮我实现,所有的愿望。”
  房间里突然传出《多拉A梦》的和弦铃声,把杨泽雅吓了一跳,差点就要射出来。“你的手机?”他低头问起司,一边作势要爬下去。
  “不……不必。”起司双手扣住他的腰,喘息着回答,“他们……该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不必理他们。”
  “可是……”杨泽雅还要说什么,已经被身下的人缠上来,索要着下一轮。也罢!他的事,他都不着急,自己急什么?
  419 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快感最重要。大家都爽了,也就结束了。所以当杨泽雅提出要帮起司清理的时候,起司吃惊地看着他,然后笑起来:“虽然有想过这种可能,可是……哈哈,没想到你还真的是第一次玩419啊!”
  “嗄?”杨泽雅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我……说错什么了么?”
  “不,不,你没说错,也没做错。”起司扶着运动过度连笑都会酸痛的腰,辛苦地说,“你就是太对了!你知道吗?玩一夜情的,都没打算以后再怎么样,所以根本没人会考虑到对方做完了之后怎么样,更不会提出帮对方清理。——所以我才说,你在这方面还是生手。”
  “那我……”杨泽雅只用浴巾裹着下半身,局促不安地守在床边,也不知到底该不该伸手去扶起司。
  起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优雅如女王般地伸出一只手臂:“要是不这样做的话会让你有负罪感的话,我自然不介意别人的免费服务。”
  他是个小孩脾气的人,要是做爱的时候被弄痛了,一定会摔着枕头对自己大发脾气,唯一的方法就是温柔地帮他清洗干净……看着泡在浴缸里,闭目舒适地让自己为他按摩的起司,杨泽雅突然又想到离开他的恋人。宠着他,有些事情已经宠成了习惯,于是清洗也成为做爱的一部分。现在突然被告知,清洗并不是必要的,那么说,自己的宠溺温柔也是不必要的么?
  依然闭着眼的起司突然冒出一句话:“你是我一夜情对象中,最温柔的一个。”
  “唔……”又是“温柔”,明明是个褒义词,为什么自己听到却没有办法高兴起来?
  “别这样啊!你这样的人很受欢迎的,之前那些比不上你的,也都早就各有归属了。他不要你是他的事情。”
  “你常出来玩吗?”杨泽雅发誓自己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只是不想再谈刚才的话题,随口就问了一句其他的。问出口,才发现自己似乎越界了,连忙低头全神贯注于手中的身体,却愈发觉得尴尬。
  “怎么?你对我有兴趣?”起司懒懒地张开眼,微扬的嘴角带一丝笑意。
  “我只是一直不明白,你不担心会遇到什么变态的人,发生什么意外吗?”
  “呵呵呵……所以才说你是个温柔的人啊!别人才不会想到那种地方去呢。不过啊……我不是说过吗?我很会看人,不会看错的。”
  “你真的没有看错过?”杨泽雅不相信地抬头正视起司。
  起司沉吟了片刻,说:“有。看错过一次。”说着,拉走杨泽雅手中的毛巾,“好了,谢谢你。我可以自己来。”
  杨泽雅意识到自己问错话了,也不敢多说,从浴室里出来,茫然地坐在床边,不知还能干点什么。
  “尢!尢!尢!小叮当帮我实现,所有的愿望。”
  又是那个铃声。这次起司在浴室里大喊一声:“麻烦帮我拿过来,好吗?”
  杨泽雅伸手到起司放在一旁的裤袋里,摸出一只手机,顺带牵出一张字条,上面是一个地址,瞄了一眼觉得很熟,再细看居然就在大哥家的楼下,也不知是不是起司的住址。不过,一般不会有人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写成字条随身带的吧。
  “喂?哪个?”起司接过电话,打了个哈欠,“啊?谁让你这种时候打电话来的?不算好时差,关我什么事!……嗯?不行啊,我还没机会去见老大呢!……嗄?真的吗?听上去不错。……马上要回复?你们什么时候走?……那么,好吧。在机场等我,记得我的早点!……好。就这样。九点见。拜!”
  杨泽雅听得云里雾里,只知道似乎他要走了,心里突然有些不舍。“你……要去工作?”
  “是啊!”起司从浴缸里爬出来,毫不在意地在他面前擦干身体,穿上衣服,“真是的。才休了一个星期都不到,又要跑得去没日没夜地忙,那个魔女绝对是吸血鬼!”
  “哦。”杨泽雅发现这个男人还不是一点点的自来熟,在他心目中大概根本就没有生人熟人之分,对自己这个今天晚上才认识的家伙,他照样可以说话说得没头没尾,又毫不隐讳。他真的不会被什么人骗吗?
  看着起司匆匆离去的身影,杨泽雅一脸沉思。
  第 3 章
  虽然爱情结束了,日子还是要过。
  家里已经回不去了,就算大哥还念着兄弟情,常常来看看自己,但老爷子的那句“不结婚就别给我踏进杨家门”却是没人敢去质疑的。
  杨泽雅搬了新房子,离大哥住的地方很近,这样兄弟间的联系也可以多一点。底楼的房子,隔着墙就是沿街店面,付了点钱在墙上打了扇门,前面做平民化的咖啡铺,后面自己住。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杨泽雅不想把店子弄得太大。
  那一个月,忙装修,忙进货,恨不得一个人当三个用,但是杨泽雅还是会去“单羽”坐一会儿。真的像起司那天说的,再面对过去的恋人,他已经可以和他们打得热络。也许男人间的爱情友情界限原来就不清楚,退回去也就退回去了;也许太过忙碌的生活不想再计较那么多,爱情淡了相见还是朋友;也许……杨泽雅的皮相不差,三不五时会有人过来搭讪,他都婉言拒绝。没办法!白天已经忙得快要瘫下来,要是晚上还有额外运动,只怕他真的要送医院了。
  “真不知道,你过来干什么的!”渐渐熟悉了的酒保阿恒一边调酒,一边抱怨,“天天坐在这里,既不钓别人,也不让别人钓。怎么,还真把这里当酒吧了?”
  “我天天来光顾你,你还不满意?要赶我走是不是?”
  阿恒抬起头,看了看杨泽雅,叹了口气,认真地说:“喂!我说,你不是在等起司吧?”
  起司?听到这两个字,杨泽雅浑身一颤,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涌上来。压下那种奇怪的感觉,他戏谑地问:“如果我说,我就是在等他,你会把我怎么样吗?”
  “我当然不会把你怎么样……不过,朋友一场,要是你真的在等他,我劝你还是换个目标比较好。”
  “为什么?”
  “这个圈子里的,谁不知道起司?他是419主义者,想和他一夜情很容易,可是想追到他?哼!可没那么容易。而且,这家伙神出鬼没的,动辄几个月不出现,没人知道他的底细。谁知道他干什么,哪条道上的?”
  “别这么说,他去工作了。”明明和他也没有熟悉到什么程度,杨泽雅却突然想为起司解释些什么,“好像是出国了吧。”
  “喂!你不会真的……”阿恒吃了一惊,顺手把刚调好的酒放在杨泽雅面前,“给。这杯我请,算是提前安慰你的失恋吧。”
  失恋?我还没开始恋,失什么恋啊!杨泽雅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没有说出来,为什么不说出来,他也说不清,只是……心情不太好。可能真的这些天太累了吧。
  
  那天以后,一直到店铺和家里都装修好为止,杨泽雅忙得不可开交。
  好不容易忙完最后的准备工作,看着窗明几净的新家,心中一阵雀跃。摸摸这里,摸摸那里,想做点什么,可看天色已经傍晚,今天开店已经不可能。想起有一阵子没去“单羽”了,索性关了门出去。
  大半个月一直坐的老位子,等杨泽雅去的时候,已经被占掉了。那男人从背影上看身材相当好,但那又如何?他有些不高兴,皱了皱眉,和酒保打招呼:“阿恒!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抢了他位子的男人闻声转过头,一脸笑容地和他打招呼:“是你!还记得我吗?”
  “啊!你是……”
  男人依然伸着纤长的手指凌空指着自己:“起司。想起来了吗?你上过我。”
  “咳咳……”杨泽雅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这个家伙没神经的么?“你上过我”这样的话都能这么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地说出来,作为自我介绍的?早知道,还不如一开始就承认自己记得他。
  在他身边坐下,注意到他一直在打量pub里的人。又在找一夜情的对象?“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似乎是一时冲动,杨泽雅就这么开口了。
  “咦?”起司回过身,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你这算是想钓我吗?”
  “我……”杨泽雅有些尴尬,本想让阿恒帮他开个口缓缓气氛,却瞄到酒保脸色不佳。呃……发生什么事了吗?
  “可惜啊。”起司的指尖划过手边的酒杯口沿,“我呢,不喜欢和同一个人上几次床。一夜情,自然只有一夜,要是夜夜都对着一个人,还叫什么一夜情?”说完,他抬头向杨泽雅笑了笑,“不好意思,你这杯酒,我恐怕喝不了。”
  “反正都是男人,关了灯,上了床,都一个样。你当我是另外一个人,不就好了?”杨泽雅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嘴巴居然有自我意识,不经他大脑的同意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呲……”起司笑出声,“你以为演《初恋五十次》哪!”
  “不行吗?”杨泽雅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显得相当认真严肃。
  起司愣了一下,又笑:“你这人真的很有趣。我们作朋友吧,不上床的那种!”
  “啊?”
  “哎!酒保!”起司一把拉过吧台后同样有些讶异的阿恒,“给我们当个证明,我和他……”他扭头过来问杨泽雅,“你叫什么来着?”
  “杨泽雅。”
  “哦……我和杨泽雅今天起就是好兄弟了!古人有歃血为盟,这个就算了,你给我们调两杯‘血腥玛丽’吧,反正都是红色的。”
  阿恒的脸色稍霁,但还是嘟囔道:“血腥玛丽是用来这么喝的吗?既然红色就好,你怎么不索性去喝番茄汁算了。”
  起司一拍桌子:“说得也是哦!不过,要是让人家知道我们在pub喝番茄汁,会不会有点奇怪?”
  难道以这样的理由点两杯“血腥玛丽”就不奇怪?杨泽雅懒得和他争论。“那……你真名叫什么?不会就叫‘起司’吧?”
  “当然不会!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祁斯阳’,祁连山的祁,斯文的斯,太阳的阳。”
  “嗬!真是个好名字——‘气死杨’。”阿恒轻声嘀咕了一句,摆出两杯血腥玛丽。
  第 4 章
  言谈中,杨泽雅知道祁斯阳是读心理学出身的,现在却挂在一间纪录片工作室名下当摄像师,当然更多时候是以独立摄像师的身份参与到某些纪录片的拍摄中去。
  “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我唯一看错的人吗?就是我们老大!”
  “啊。怎么?”
  “要知道虽然我是挺喜欢拍东西的,可是也没想过要丢下读了那么久的专业,来搞这种没固定工作时间的东西。但是,那天老大站在我面前,问我要不要加入他的工作室,我脑子一热,就同意了。”
  “你……很喜欢你们那个老大?”
  “那当然!——可惜,他和我们不是一路的,他只是看重我的能力而已。”说到这里,祁斯阳拿起酒杯,闷头就把剩下的半杯酒干了下去,“啊!好甜!酒保你放了多少番茄汁在里面?”他伸着舌头,探出身子,自己到柜台里抓了一杯水灌下去,“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好意思。”阿恒笑得有点假,“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喝甜的。”
  杨泽雅原先还在那里想要说点什么安慰一下祁斯阳,被他们这一闹,却似乎没什么好安慰的了。无奈地笑笑:这个人,真是做事一点都不合常理。
  “对了,你呢?”和阿恒又争执了几句,祁斯阳突然回过头来问他,“和他分了,现在怎么样?”
  “啊?我……之前和他合开了一家咖啡馆,分手的时候就关掉了。现在另找了处房子,新的铺子也准备要开出来了。”
  “为什么?”
  “啊?”
  “为什么分了手就要把店也关了?那难道不是你的心血吗?”
  “你这419主义者懂什么?”阿恒过来插话,“天天呆在有他的气息的地方,做任何一个动作都会想起,彼此曾经如何相爱,而他却已经不在了。这样的折磨,你能了解吗?店还可以再开嘛,这有什么!”
  “酒保你好像很有这方面经验?”祁斯阳突然把矛头指向阿恒,笑得很贱的样子,“有没有什么八卦好透露的?”
  阿恒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移到稍远的地方,去给下一个顾客调酒。
  祁斯阳撅了撅嘴,露出得意的笑容:打击到他了,作战成功!
  “我把我家的地址给你,什么时候过来玩。”杨泽雅拉过一张餐巾纸,用一旁点餐的笔写下了家里和店铺的地址,“我泡咖啡给你喝。”
  “好啊!有没有点心供应的?那我就去你那里蹭饭了。”祁斯阳一边说,一边拿起纸条,“咦?这地址……好熟。”他说着,从裤袋里掏出一张纸,看了看,“啊!果然!离我家很近呢。好!从明天起,我在A市的时候,就去你店里搭伙。”
  那个地址真的是他的家?看来自己的决定果然是对的。杨泽雅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你家的地址……怎么还要写在纸条上随身带?”
  “这个?”祁斯阳扬了扬手里的纸条,“没办法,我老是在外面,回到这边也多数是在酒店里过的夜。搬到这边大概快两年了,总共也没去过几次。不写下来记不住啊。”
  “那你的房子不是一直空关着?”
  “是啊。可是要是没有这么一间房子,别说我很多东西没地方放,万一出了什么,我找不到住的地方怎么办?”
  “那不如把房子租了,要是有万一,反正可以住到我家啊。”嘴巴再一次自作主张。
  祁斯阳眯着眼,盯住杨泽雅看了半天,缓缓地说:“我怎么觉得你对我有某种企图?”
  “怎……怎么会!”杨泽雅很僵硬地笑着,看看自己面前的血腥玛丽,心想:是不是该也一口把它喝完,不给祁斯阳后悔的机会?
  “哈哈哈!”祁斯阳大笑着,拍拍杨泽雅的肩膀,“别那么严肃嘛!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你那么容易就被吓到了?真是有趣。”
  有趣?杨泽雅现在只想剖开这个家伙的脑袋,看看他的神经都长到哪里去了。
  好吧!他承认自己喜欢上这个乱七八糟的家伙了。虽然觉得就算追到他,他背叛自己的比例也高达百分之一百二十,可是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就算只有那么一段时间,也要他不止把自己当成419的对象,或者所谓“不上床的朋友”。
  可是,首要问题是,怎么让这个家伙思考问题的方式正常一些……“那你……”
  祁斯阳跳下高脚凳,站在杨泽雅面前,努力绷起面容,伸出右手:“室友先生,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
  “……好。”杨泽雅几乎是下意识地也伸出右手和他交握。明明是一大进步,怎么自己却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第 5 章
  杨泽雅的房子是三室两厅的那种,原先的客房自然是让给祁斯阳住了。就连书房都被反客为主的某人堆满了整箱整箱的录像带和各类摄影摄像器材,再加上书桌上全套的剪辑设备,原先的餐饮类书籍和各式小说留着,也格格不入,只好退居主卧。客厅里三十二寸的高清晰彩电被新“主人”嗤之以鼻,扔到祁家加房租用了,新迎进一套环绕立体声家庭影院,两人各出一半。
【吃你碗里的!—衍宬】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