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主仆系列—零下五度

时间: 2016-07-03 06:39:12 分类: 今日好文

【主仆系列—零下五度】
系列之一:留下
他很喜欢他。
他这辈子没在意过什么,也从不重视任何事物。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想留住一个人。
算是初恋吗?
好友说,初恋百分之九十九会失败。他不想当那百分之九十九,他想当成功的那百分之一。
"我要得到他。"
他这么说。
"不可能。"
好友连头也不抬的回。
"他下星期就要送去竞标了,价高者得。你别白费心思。"
他知道。他为这冰冷的事实感到心痛,却无力改变。
※※※z※※y※※b※※g※※※
躺在床上,他辗转难眠。
"主人,您睡不着?"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温和的嗓音在房外问着,未得到许可之前绝不会逾矩进入。
他是主,他是仆,尽管只是暂时的,彼此的身份仍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那人,下星期就要被卖给某个财大气粗的秃头佬玩弄蹂躏,而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
他或许有点才能,却是个可悲的穷光蛋。
"我睡不着,你进来,唱歌给我听。"
那人挺拔的身形衬着窗外泄下的银白月光,完美无瑕的脸上是一贯平静的表情。他缓缓启唇,低沉磁性的歌喉唱起忧伤的情歌。
是走音版的"爱情这条路"。
"爱情这条路,别人走的是无风又无波,阮却走得这样艰苦......"
"噗、哈哈哈~~~~"他笑到差点没跌下床,喘着气按着笑出泪的眼角。"天哪,是谁教你唱这种怪歌的?"
"前天晚上,您在晚宴上唱的。我听见了就记了下来。"
他脸红了红,原来自己唱歌真是五音不全的。
"我那时喝醉了,你别记这些有的没的!"
"是的,主人。"
他顺从的回答,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起伏变化。这样一成不变的乖顺却让他感到难过。
他之所以留在自己身边,一定也只是因为一道强制性的命令吧?
想到这,眼眶突然微微发酸。他撇过头,掩饰的说:"可以了,你去休息吧。"
月光下,那人难得迟疑了下,没有立刻离开。他抬起泛着泪光的眼,不解的望着他。那人却只是一如往常的问道:"您需要一些帮助入眠的饮品吗?"
他眨眨眼,用力眨掉眼中的水珠。
那一刹那的凝滞他并没有看漏。说不定,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z※※y※※b※※g※※※
"嗯...那个...我有一个朋友,他不希望某个人离开自己,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很含蓄的、极有技巧的问,希望不会让好友发现他的歹毒念头。
他要把那人据为己有!
"......两个都是男的?"
他转头避开好友探询的视线,支支吾吾的点了下头。
好友复又埋首于电脑萤幕前,十指飞快敲打着键盘,嘴里漫不经心的说:
"方法有很多种,你想要速战速决还是慢慢来?"
"我...不是,是我的朋友他时间不太够,最好能立即见效。"
呼,差点露出马脚。他暗暗屏息等着好友的"良策"。
"下药、监禁、殉情,你喜欢哪一种?"
"咦?"
"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免费提供道具喔~~~"
不知怎地,他突然感觉好友脸上的亲切笑容看起来有些骇人。
※※※z※※y※※b※※g※※※
趴在桌上心不在焉的瞪着煮咖啡机,他内心的良知跟欲望正在奋力挣扎着。
只要是有点基本道德观念的人都知道,这实在是很卑劣无耻的犯罪。
对方虽然身材比他高大、外表比他成熟,但内心毕竟仍是一片纯白,说他像个单纯天真的孩童也不为过。
而自己居然想要猥亵一个无辜的孩子......这简直是令人发指的禽兽行径呀!!!
不行不行,他这样做是不对的!要是真对那人下手,肯定会引起人神共愤、天怒人怨、海啸山崩......
"主人,您找我有事吗?"
"所以,我们一起喝咖啡吧!"
他眼中闪着坚决的炽热光芒,瞪着眼前的人。
......没关系,他也会陪他的!
※※※z※※y※※b※※g※※※
感觉有点怪,脑袋也变得不灵光了......
"主人,您不舒服吗?"
他昏沉沉的抬头。那张俊秀端正的脸没有一丝异样,只是疑惑的看着他。
药......没效吗?
不对,重要的是必须造成既定事实...既定事实......
"相...相机......"
为了得到不容否认的证据,他得拍下他失态的丢人模样才行。
强自撑着起身,他摸索着拿起桌上的数位相机。刚想按下快门,他的双脚突然一阵虚软,摇摇晃晃的往前趴倒。
听着相机坠地的撞击声,他在最后只隐约记得,那人的胸膛十分温暖......
※※※z※※y※※b※※g※※※
当他把半毁的相机还给好友时,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杀气"。
但是上天保佑,好友只是冷冷地、嘴角一撇的瞪着他。
"我尽力了......"
"相机坏了可以修,那人被卖了可就回不来了。"
听到这句话,他的心中突然像是火灾现场般一片混乱。
一旦分开,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z※※y※※b※※g※※※
成功的果实必然属于努力不懈之人。所以他再接再厉,重新拟定计画。
"主人,这是?"
那人坐躺在他的双人大床上,两手手腕高举着被他铐锁在床头的栏柱上,一副毫无反抗之力的样子。
"嗯,咳嗯~~"他清了清喉咙,拿着好友给他的教材,照本宣科的念了起来。
"‘你这倔强的小猫,不要妄想反抗我!记住,我是你的主人,你卑微生命的主宰,只有我能看见你那放荡淫乱的姿态,懂吗?\'"
"是的,主人。"
"......那个,你不反驳的话我接不下去耶......"怎么跟书上写的不一样?
"那么我应该怎么回答呢,主人?"
"等一下......啊,找到了。‘休想,你这下流的禽兽,我绝不会再次屈服于你的!\',然后你那双美丽的琉璃色眼眸还要带点惹人怜爱的晶莹泪水......"
"这部份有点困难。我不擅长让眼睛流出无意义的液体。"
"嗯,我想也是。而且这里写说琉璃色的眼睛......琉璃有很多种颜色,不说清楚谁知道是指哪一种?这种含糊拢统的写法太不科学了。"
"是的,主人。"
"还有啊,什么‘让人血脉贲张的反抗眼神\'、‘无法遏止的想要折断他背上的纯白羽翼,将他囚困在身边\'。人又不是鸟,哪来的翅膀让他拔?而且如果被看一眼就能让他血压上升的话,那他早就脑中风送医急救了,哪还这么多废话!"
"是的,主人。"
"更过分的是,只不过是对方不喜欢他就要把人绑起来关,这种人根本就是性格扭曲的变态,藐视人权的罪犯......"
说到一半,他不小心瞄到被铐在床头的人,忽然有点心虚了起来。
"您说的对,主人。"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人带着浅浅微笑点头附和他的话。不过依他的个性,应该是无心的......吧?
书上写的简单,怎么做起来这么难?叹了口气,他死心的拿出钥匙,走上前去。
他一定没有犯罪的天份!
※※※z※※y※※b※※g※※※
前两个方法都不管用,分离的日子却已经来临。如今不管他愿不愿意,那人都会离开他,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
他紧紧咬着下唇,忍耐着不说出软弱的话。
以后,再也听不到他低低唤着"主人"的声音,也没人为他打扫房子、料理三餐。就算停电了也没人搂着他、睡晚了没人会叫醒他......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垂下头,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主人。"他轻唤着,声音中奇异的透着一丝无奈。"你这样我走不了。"
"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我只是眼睛进沙子了才会哭,跟你要离开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死命张大眼,透过薄薄的水雾狠狠瞪着他。
他对于自己即将被标价出售的事,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个没血没泪的笨蛋!
"既然如此,就请主人放开我吧。"
他伸手轻轻拉开那只揪住衣襬的手,表情淡然的跟着西装笔挺的男人离去。
这是没办法的事......他在心中努力说服自己......放他走,他将能过着比在自己身边好上百倍的生活。
跟那些财大气粗的变态色情秃头佬......
啪的一声,心中紧紧绷住的某根弦线突然断裂。
与其这样,倒不如......
他一咬牙,跨步走向竞标会场。
※※※z※※y※※b※※g※※※
布置得美轮美奂的会场里,急躁难耐的窃窃私语声混杂在一起,形成一种奇怪的共鸣。
"......今天的最后一项拍卖品,是最近极为少见的精品。"
台上的主持人,笑容满面的伸手介绍身旁的人。那人姿态优雅的微一躬身,立刻引得台下的竞标者们紧闭上嘴,眼中绽出精灿的光芒。
虽然外表俊美,但更难得的是那种气质。没有长期的调教栽培,是不可能拥有的。
想要他!
"那么,最低价五千万元......"
他站在台下的人群中,仰望着台上的他。
他还穿着自己买给他的第一套衣服,是特别订做的黑色西装,花了他一个月薪水。
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静静微笑的温柔表情。
"主人,从今以后我将听从您的一切吩咐。"
他明明这么说过的......
"这位夫人,您出价一亿元吗?啊、右边那位先生......"
只剩下最后的办法了。老爸临终前也吩咐过他,不能让那人离开身边的。
所以......所以......
"一亿五千万元,没有人愿意出更高价了吗?那么......"
"等一下!"
他猛地跳上台,不顾警卫的阻止紧搂住那人的腰。
"他是瑕疵品,不能卖!这是欺骗客户!"
"先生,"主持人保持着微笑,但嘴角已经开始微微抽搐。"请您不要这样,在拍卖开始前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
"如果让他离开我,他会爆炸的!"
他没什么信心的大喊道。众人一阵愕然,似乎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主持人这时已经笑不出来,满脸铁青的说:
"先生,请您不要开这种恶劣的玩笑!在商品售出前我们都会详细检查,确保使用机能的安全稳固,不可能有疏漏的。"
"咦?"难道老爸在临死前还诓骗他?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可是自爆装置......"
还来不及说完,身侧的那人忽然抬高他的下巴,低头印上缠绵热烈的长吻。
才第一次接吻,就吻得他头晕目眩、神智不清,连脚都站不住,思考能力降到零的指数。
"宝贝,我忘不了你那销魂的滋味。"
那人邪佞一笑──等等,他没看错,那个表情真的很邪恶──伸手圈抱住他,旁若无人的开始叙述:
"都湿成这样了还不肯开口求饶吗?还是要我在你的XX里放入XX,你才会满意?嗯?不过我记得你也很喜欢我把你的XX绑在XX上,你那时羞愧愤怒的表情真是美极了,害我一时忍耐不住就直接贯穿你的XX......"
"够了!快点让他闭嘴!"
主持人总算回过神,赶紧手忙脚乱的指挥警卫将他们两人拖走,边强自镇定的对僵立在台下的所有竞标者们扯出一抹极为难看的笑容。
"咳,那个......商品的语言机能只是有点小瑕疵,所以才会如此胡言乱语,请各位不用太过介意。"
"是...是吗?说的也是,那只是记忆体的一时错乱吧?"
"呃...没想到一向追求完美的蓝科博士,竟会在最后遗作里出现这种缺陷,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呀~~~"
"既然发现商品有问题,那么之前的竞标应该不算数吧?"
在场众人以极为"热烈"的目光看向台上冷汗涔涔的主持人,心中有志一同的决定:
绝对不会再肖想那个有SM倾向的恐怖合成人!!
※※※z※※y※※b※※g※※※
警卫室里,他们两人四目相望,大眼瞪小眼。
一阵沉默之后,他红着脸,终于先开口:
"你...你刚刚为什么吻我?"
"因为您给我的书上说,这是让一个人安静的最好办法。"
捂住嘴不是更快?他瞪着眼前的人,继续问道:
"所以你就吻我?理由呢?"
"博士吩咐我不要让别人发现自爆装置的存在。"
"啊?"
"他说那样就不好玩了。"
那个疯子老爸!他感到头痛的抚着前额,蓦地又想到:
"你刚刚说我给你什么书?"
他一直都很小心谨慎的培育他,从没让他接触过这类书籍才对呀!
"就是您将我铐在床上的那天手上拿的书,主人。"
想起那天的"企图",他的脸顿时涮地整个通红。
"难不成......你刚刚说的那些下流的话,也是从那本书上学来的!?"
"是的,主人。"
天哪,他感到更加头大的按住隐隐抽痛的太阳穴。居然让他学会那种奇怪的东西,这下只好送回总公司修理了!
※※※z※※y※※b※※g※※※
"......你老实说,其实你跟蓝科博士根本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吧?"
穿着白袍的好友,以很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他只好挺起胸膛,装出无所谓的表情辩解道:
"我负责的是心理影响的部分,兼任新型合成人的观察员而已,当然不懂这种程式细节!"
他是疯狂科学家的儿子,可不代表他也是个疯狂科学家。更何况他父母早就离婚了,要不是老头临死前找他去交代遗言,他根本就不会想起自己还有一个父亲。
"算了,总之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吧。博士有说解除自爆装置的关键字是什么吗?"
"他说......是三个字。"
"哪三个字?"
"给你猜。"
"......喂、我现在可是拿工作冒险,偷偷摸摸替你修理的耶,我可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他真的就说了这三个字,然后就断气了。"
"那......"
"我也搞不清楚关键字到底就是这三个字还是别的什么。说实话,我甚至连自爆装置存不存在都很怀疑。可是没办法,要是真的有,而别人又不小心引爆的话,那我就是间接杀人了。"
"所以你才来拜讬我,一定要让你当上观察员?"
"嗯,这样至少可以让‘他\'留在我身边一段时间,等我找出关键字。"
"那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啊、嗯......后来一直忙着照顾‘他\',所以就......"
"就过着甜蜜幸福的两人生活,把攸关生死的危机给抛到脑后了?"
好友冷冷的睨了他一眼,道:
"你别忘了,他身上的自爆装置就像颗不定时炸弹。你这样待在他身边,不怕他爆炸的时候拉你一起陪葬吗?"
"是你说如果要留下某人,就得一起殉情的......"他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
"相爱的两个人一起浪漫的死去就是殉情对吧?当然我是还不确定他喜不喜欢我啦,而且炸得面目全非的死法也有点不够浪漫,但是至少两个人能在一起,所以......"
"......你真的这么喜欢他?到了不惜牺牲性命的程度?"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留下他而已。反正他挺好用的,会煮饭会打扫,心情郁闷的时候欺负他也不会生气,睡不着还会唱歌给我听......"
"什么!?"
"没...没有啦,总之他对我很不错,而且他毕竟是我老爸制造出来的,算起来也是我的弟弟,兄弟彼此照顾是应该的嘛!"
"......真是,败给你这个一穷二白的傻瓜了。我明天会试着跟贩售部门的人杀价,看看能不能请他们以二手货的价格将‘他\'卖给你吧!"
"可是......我没什么钱耶......"老头留下的一点遗产全拿去缴遗产税了,根本没剩多少。
"那你就用身体来还债吧!"
好友狰狞笑着逼近,将他硬拖进不远处的房间里。
※※※z※※y※※b※※g※※※
凉爽的海风轻轻吹拂着。海岸边的某处岬角上,男人捧着一束紫色的桔梗,注视着冰冷的墓碑。
除了姓名及生殁年之外,没有任何的墓志铭。
男人蹲下身将花束轻放在墓前。蓦地,浅浅笑了起来。
悬挂在他耳壳上的小型无线耳机里,传来某人的哀求声。
"......我不要再当白老鼠了,你上次给我的催情剂对他根本就没效,还害我睡了整整三天耶!"
"他是合成人,体质可能特殊了点,所以我们才需要实验嘛!"
"你只是为了你自己的嗜好吧!"
"既然知道还啰唆那么多做什么?快点吃下去!"
"呜呜......救命......"
他脸上的笑意越加扩大,低声喃道:
"博士,你说的没错。你的儿子确实很有趣。这个赌,你赢了"
当他发现他的真正身份时,会是怎样的表情呢?他不禁开始期待着。
耳机里,传来隐约的抗议啜泣声,还有一个清冽的女性音调。
"终于听到你想听的话,满意了吗,老板?"
"你别玩他玩得太过火。"
"放心吧,我有节制。对了,老板你在他睡不着时唱歌给他听是真的吗?"
"......这与你无关。"
"嘻嘻,总是一脸酷样的神秘老板居然会唱催眠曲,这个消息一定会让大家很兴奋......"
他拿下耳机,转身凝视着前方蔚蓝的天空与海洋,
他终于找到了,值得停留的地方。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一:无责任随便乱写,Bug要抓可以,不过我不负责修改......
注二:机器人就没法下药,生化人又感觉不够理智,所以我用合成人的字眼,请各位自由发挥想像力,差不多就是一半机械一半人类......拜讬不要问我细节......
注三:我喜欢写文,但是讨厌取名,所以文章里看不到两个主角的姓名。整篇文唯一有名字的居然是个死人,而且还是随手抓来用的,这就是配角的悲哀啊......
注四:虽然大概不可能,如果有人要就拿去吧。授不授权无所谓,反正作者匿了......至于那段写的很烂的马赛克H部分,如果有善心人士肯帮忙修改的话,作者我会很感激的......

系列之二:属于
"主人,从今以后我将听从您的一切吩咐。"
他看着眼前温柔微笑的男人,一瞬间感到有点晕眩。
像是被雷劈中了?
不,倒不如说更像是被一个无聊的冷笑话给狠狠吓到了。
因为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体内有着随时可能引爆的危险装置。
※※※z※※y※※b※※g※※※
男人是尖端技术的完美结晶,疯狂博士的毕生心血,诺瓦提科技公司的顶级商品。
"可恶,自爆装置的关键字到底是什么?"
他坐在一团混乱的公寓里,瞪着男人俊美端正的面孔气愤问道。
......明明只是个供人赏玩的合成人,身上衣服的价格居然比自己的银行存款还高,真是世风日下、做人不易。
他下辈子干脆也投胎当合成人算了!
"博士吩咐我不能说。"
"那老头已经死了,现在我才是你的主人,你敢不听我的命令?"
很有威严的恐吓完后,他才扮出笑脸,好声好气的劝哄道:"更何况你也不想因为爆炸,结果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吧?所以啦,快点告诉我关键字是哪三个字?"
"博士吩咐我转告您,不是自己找到的答案不存在任何意义。"
"开玩笑,人死了才是真的没有任何意义!!"
他忍不住抓狂的朝天大吼,然后又神情萎靡的坐倒在沙发上。
感谢老妈的遗传,让他拥有超乎想像的强韧神经,所以现在才能面不改色的跟这个活动炸弹待在同一个屋檐下。
总之,一切等明天睡醒再说吧。
※※※z※※y※※b※※g※※※
可惜的是,事情的进展比他想像的更快──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刷完牙。
诺瓦提科技公司无限额资助他老爸的一切研究,相对的自然拥有全部的研究成果。
男人毫无疑问是成果之一。
所以当他咬着牙刷,一脸茫然的时候,男人就被突然冒出来的黑西装们打包带走,只留下薄薄的一张纸。
很幽默,居然还是张签收单据,物品名称上标明着一串无意义的编号。
签收者是诺瓦提科技公司的总裁,也是他的顶头上上上司。
一辈子也见不到面的那种。
他吐出口中的牙膏泡沫,开始认真思考要不要干脆装作不知道自爆装置的存在。
反正会砸钱买下这种高级玩具的人,还不就是那些吃饱撑着的有钱秃头佬?
死了也不可惜。
【主仆系列—零下五度】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