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绝对不是爱—零下五度

时间: 2016-07-03 04:39:24 分类: 今日好文

【绝对不是爱—零下五度】
他跟他的初次见面,是在一个皎洁的月圆之夜。
那一天,方劲带着女友到新开张的法国餐厅用餐。美食好酒,加上佳人笑语晏晏,他的心情十分不错,所以自然地就脱口而出:
"我们分手吧。"
"咦?"
她停下送到唇边的酒杯,愣愣看着情人脸上的俊美笑容。
"到目前为止我们拥有了一段美好的回忆,与其等到它褪色变味,倒不如在那之前画下完美的句点,你不这么认为吗?"
"你怎么...别开这种奇怪的玩笑......"
女子试着扯出一抹自然的笑,却不怎么成功。她当然听过关于他的传闻,却没想过自己会成为其中的一个──
恋爱中的女人,总是愚蠢的认定自己会是那唯一的例外。
"为了证明这不是玩笑,我特地准备了你最喜欢的钻石手链作为分手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将一个盒面竖立的丝绒长盒推到她的面前,方劲极为有趣的看着女子僵硬的表情,目不转睛的模样仿佛是在欣赏一幅世界名画。
女子说不出任何话,只是紧紧交握住颤抖的双手。当初他追求自己时表现的是那样深情温柔,如今却只用三言两语就想打发掉她。眼眶一红,她拿开膝上的餐巾就想逃离这个难堪的场面,正要起身的时候却被人轻按住肩膀坐回椅上。
"冷静点,如果你不希望现在这副凄惨的模样变成明天别人口中的八卦流言的话。"
她抬起头,一个穿着侍者服装的年轻男人正对她眨眼轻笑着,倾身替她将杯中红酒倒满的同时递给她一条白色的手帕。
"好好吃完这顿饭,然后抬头挺胸的走出去。就算分手了,也无损于你的美貌于分毫......更何况还加上一条漂亮的钻石手链。"
侍者刻意瞄了眼桌上的丝绒长盒,幽默的口吻不禁逗笑了女子。不着痕迹的拭去眼角的泪水,她重新稳定心神。这人说得没错,就算她大哭大闹也挽回不了什么,倒不如保持风度到最后,至少能够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她悄悄深呼吸了下,鼓起勇气看向方劲,却发现他完全没注意自己,反而沉着俊脸极度不悦的冷瞪着立在桌旁的男人。年轻的侍者像是没有察觉,礼貌性的对两人点头微笑:
"那么,祝两位用餐愉快。"
于是在那个皎洁的月圆之夜,方劲打定主意要让这个碍眼的家伙再也笑不出来──
却没料到三年后这个人会变成他自己。
※※※
"再不起床我就放火烧了你的房子!"
方劲不情愿的拿起床头的电话,刚按下通话钮就听到熟悉的威吓,还夹带着沙沙的风声及紧急煞车声。
"你烧吧。"
挂断电话,他翻了个身将脸埋到柔软的枕头里,放松身躯的同时下意识的侧耳聆听着。
喀擦,是大门被打开的声音。规律的急促脚步声咚咚地往二楼走来,伴随着清朗的男声。
"早呀,王嫂,早餐就麻烦你了,你家少爷我会负责搞定的。"
"阿洐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呀?"
"呵呵,只要是王嫂做的我都喜欢吃。"
自然而不矫饰的说着赞美之词,男人的脚步声毫无滞碍的逐渐接近,却在门前意外的停顿下来。
他不自觉的在唇边溢出一抹笑,愉快地听着那人无奈地扭动门把的声音。
喀搭、喀搭......喀。方劲脸上的笑容甚至还来不及消失,就看到男人就已经打开门锁进到房里,一身规矩简单的深色西装更衬得他拿在手上的开锁工具显得特别突兀。
"江子洐,你!"
"既然已经醒了就快点起来,这把年纪了还赖床是会被人耻笑的。"
没有理会方劲的怒目相视,江子洐脸上挂着容易予人好感的明亮笑容将他迅速拖下床,不容反驳的扔进浴室后就迳自从衣柜挑出搭配合宜的西装领带,在他依旧怒气冲冲的踏出浴室时又动作俐落的帮他着装完毕,然后依旧一脸灿烂微笑的拖着他快步下楼。
这时的王嫂早就站在敞开的大门旁等着,趁他们走出门时将一个印着卡通图案的保鲜盒交给被匆匆拖走的方劲,还不忘叮咛了句。
"阿洐,晚上有你最爱吃的红烧牛楠,记得过来吃呀。"
"好的!"
江子洐笑着点头,也不管方劲的意愿就直接推他坐进轿车宽敞的后座。爽朗地向王嫂挥挥手,江子洐转动方向盘让车子掉头一百八十度后蛇行冲向笔直的马路,横冲直撞的开车风格简直媲美职业级的玩命赛车手。
方劲皱眉听着刺耳的轮胎摩擦声,越想越不甘心。明明车是他的,房子是他的,就连公司也是他的,可为何自己跟这家伙抗争时,总是莫名奇妙的落居下风?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方劲拿出保鲜盒中的百汇三明治吃了起来,顺手递了一份给前座的江子洐。
"今天的行程是什么?"
"十点有个会议要开,姓朱的可能会拿上次合资案的事做文章,注意点。中午要和‘江夏\'的宋经理吃饭,顺便谈妥下星期要签的契约。下午‘新华电子\'的董事长约你去打高尔夫球,那老头挺难缠的,记得速战速决......"
江子洐嘴里咬着三明治,惊险地闯过一个黄灯的同时快速唸着一整天的预定行程及注意事项。后座的方劲漫不经心的听着,心中暗自盘算明天早上该怎么阻止江子洐的"入侵"。
然后,嘴角不自觉的悄悄扬起。
※※※z※※y※※b※※g※※※
他们是什么关系?
答案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
什么?你喜欢越复杂越好,最好还能带点暧昧的答案?
那他们其实是......
"是什么?"
午休时间,年纪尚轻的女职员脸上带着充满期待的表情等待着。虽然她在公司里还只是只小菜鸟,但女人对于八卦的热衷程度是没有阶级之分的。
"还能有什么?他用一叠纸钞压榨我,我为了一叠纸钞让他压榨,就只是这样罢了。"
江子洐用手上的文件夹轻敲了敲休息室半敞的门,笑笑的提醒她们说人闲话时别忘了注意周围。但阅历尚浅的女职员一时忘了身份,率直问道:
"可是老板明明有那么多个美艳动人的女秘书,却总是跟你这个私人特助出双入对,这不是很可疑吗?"
出双入对?对于女职员的用字遣词感到好笑,江子洐半开玩笑的说:"他是舍不得让美女加班,才会拉着我这根杂草到处跑。唔,这么说起来我真应该跟他要求加薪呢!"
"想加薪就等你学会不要趁我不注意时偷懒吧。"
慵懒的低沉嗓音从江子洐的背后冒出来。他讶异的转过身,看着站在身后的方劲。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江夏\'的宋经理呢?"
"对方临时有事,中途离席。放心,契约的事已经敲定了。"
方劲瞄了眼休息室内一瞬间噤若寒蝉的女性职员们,刻意给了个魅力十足的微笑,立刻又勾得众女子一片芳心荡漾。江子洐皱了皱眉,赶紧趁灾情尚未扩大之前将他拉离现场。
等到两人进了电梯,江子洐才满脸不悦的瞪着方劲。
"喂,说好了不准对公司里的女职员下手,我不想处理这种麻烦事。"
"我知道,我也不是认真的。"
"哼,你有认真过吗?就连你那一卡车的前任女友,也都只是‘玩玩\'的程度而已吧?"
"要不是如此,你又怎能担任我的私人特助?"
方劲勾起一边嘴角,冷冷地反讽回去。江子洐心里明白这是事实,也不跟他争论,只是敛眸掩去多余的情绪。
"当然。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会尽责把份内的事做好的。"
将手上的文件夹交给方劲,江子洐以公事公办的态度简洁说明:"这是‘新华\'二小姐的调查报告,目前她还没固定男友,不算太困难的对象,我想一个月应该就足够了。"
当的一声,电梯门缓缓开启。方劲兴致勃勃的浏览着手上的资料踏出电梯,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的轻声叹息。
等到方劲"认真"的那一天,就再也不需要他了吧?
※※※z※※y※※z※※z※※※
他跟他的第二次见面,是在另一个星光灿烂的美好夜晚。
在适合欣赏夜景的山上,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而被人抛弃在山顶上的江子洐正烦恼着该怎么下山时,恰巧撞见了方劲跟另一个女友的分手场面。
敞篷跑车晕黄的车灯映照下,女子美丽的眼曈蓄满泪水,哀怨不甘的试图挽回这段感情,男人却只是一脸冷酷,淡漠的说这是不可更改的命运。
真像是电影里的经典画面呀~~江子洐心中才这么赞叹着,恼羞成怒的女子却扬起手,决定让这一幕画下更精典的结局。
"方劲你这......"
女子高高举起的手还来不及挥下,就被人从后截住。江子洐对愕然回头的她绽出一个招牌的亲切微笑,说道:
"这位美丽的小姐,虽然我能理解你想藉着非文明的方式宣泄心中悲伤的举动,但是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劝你最好别在下山之前就急着动手,否则我们就只能一起站在这儿欣赏日出了。"
"你......?"
"是的,很不幸的我刚被人甩了一巴掌然后扔在这儿自生自灭,所以如果两位能够言归于好、顺便再送我一程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江子洐朝她眨了眨眼,笑着说道。女子闻言忍不住幽怨的睐向方劲,发现到他的表情仍是毫不动摇的冷酷之后,只好死心默默走向银灰色的跑车,拉开车门,然后安安静静的坐上驾驶座。
"劲,我很清楚你的意思了,我们分手吧。这辆车算是你送给我的赔礼,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转动还插在锁孔上的车钥匙,女子干脆俐落的倒车转向,在另外两人的惊讶目送当中迅速消失在车轮所卷起的白烟之中。
死命瞪着远去的车影,方劲只能满脸青筋的狠狠掐住江子洐的脖子。
"你这个该死的混帐......"
"咳咳,别这么激动嘛,说不定还会有另一对白痴情侣跑来这里,不用太早绝望呀!"
江子洐好不容易挣开方劲的双手,抚着瘀红颈部的同时却仍旧不忘激励身旁怒气腾腾的"同伴"。
于是在那个星光灿烂的美好夜晚,方劲咬牙发誓绝对不再让江子洐进入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然而三年之后他们却意外成了最接近彼此的人。
※※※z※※y※※b※※g※※※
江子洐是方劲的什么人?
这个问题拿去问不同的人,你会得到不同的答案。
方劲可爱的小妹会说:他是大哥最信赖的朋友。
厨艺一流的王嫂会说:他是少爷最得力的助手。
刚进公司的小菜鸟会说:他是老板最在乎的人。
那么方劲本人呢?
他会说──
敌人!
"咦!?太过分了!阿洐对你那么好,为你做的事早就远远超过普通朋友的程度,哥你这样岂不是伤透阿洐的心了?"
方婉儿坐在沙发上嘟着嘴,一脸指责的瞪着自己的大哥。
"我跟他才不是朋友。"
方劲挥挥手,无法理解妹妹的思考逻辑。他跟那人哪点看起来像平起平坐的朋友了?还不如说他们是主人跟随从的关系更贴切些。
"哼,阿洐被情人踢出门时你会把床分一半给他睡;餐桌上出现你最讨厌的青椒时你会偷偷夹进他的碗里;跟女朋友谈分手时你会不负责任的丢给他善后,甚至连你找不到我送你的皮卡丘领夹时你都还要打电话问他──这样你还敢说你跟阿洐不是生死相许的好友!?"
"开什么玩笑,他只是我花钱雇来的仆人罢了──还是那种上下班要打卡的!"
看到大哥嘴硬不肯承认的模样,方婉儿更加生气了。说起来哥哥把自己送的生日礼物随手乱扔就很差劲了,居然还这样说自己的朋友。她越想越气,忍不住啐道:
"哥简直是个超级无敌大白痴,等到阿洐抛弃哥哥的时候,你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求之不得,我老早就想摆脱那个缠人的家伙了!"
"......是吗?难得我们会有意见相同的时候。"
江子洐站在二楼的扶手栏杆旁,语调平板的说着,看向方劲的脸上虽然挂着浅笑,却让人感觉有种寒风飕飕的错觉。下了楼,他体贴的用刚找到的皮卡丘造型的领带夹换下方劲身上的镶钻领夹后,才对着方婉儿一如平日的亲切笑道:
"方爷爷说有事要跟你大哥谈,所以婉儿今天还是留在家里吧。过几天有空了我再送你去探望爷爷好吗?"
"啊...当然好......"
方婉儿死命控制住自己的脸部表情,试着不要爆笑出来。没想到阿洐生起气来还会这样整人,真是太太太可爱了!她努力憋着笑,看着大哥一脸尴尬却又不好发作的样子,就觉得更加佩服他了。
让阿洐留在大哥身边,真的是很浪费呢!
※※※z※※y※※z※※z※※※
轿车内,弥漫着沉闷的死寂。
江子洐一反往日的飙车作风,平稳顺畅的开着车,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少了平日轻佻随意的弧度,紧紧抿着的薄唇意外的让人感觉难以靠近。
方劲坐在后座,怪异的氛围让他十分的不习惯。虽然他们经常讽刺挖苦甚至嘲弄彼此,他却从不曾看到江子洐露出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他熟悉的是那个老是嘻嘻笑着站在他身后的江子洐,而不是眼前这个冷淡安静得像是带了层假面具的男人。
虽然不认为自己有哪里做错,但方劲还是很有风度的退一大步想,或许自己刚才是说得有点过分了。他刻意清了清喉咙,道:
"咳嗯,那个......"
"有事吗,总经理?"
总经理?除非有不认识的外人在,否则他根本不会这么称呼自己,更不用提现在车内只有他们两人。
"你还在气刚才的事吗?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是的,总经理。"
啧,居然还是那种冷冰冰的死板口气!看到江子洐这种得寸进尺的样子,方劲的火气也忍不住开始上升了。
"喂,是男人就干脆点,为了这么点小事就闹别扭也太难看了,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就直接说出来呀!"
"......已经三年了......"
"什么?"
没听清楚江子洐的喃喃自语,方劲皱眉问道。江子洐只是轻轻摇头,恢复那个总是带着灿烂笑容的平日模样。
"我是说,我们已经到了,请下车吧,方大少爷。"
※※※z※※y※※b※※g※※※
医院里,身虚体弱而一脸苍白的病人有很多,但脸色红润到神清气爽还能大声咆哮的病人大概就不是那么多了。
"你这个不肖孙子,是想活活气死我吗?被这种愚蠢的绯闻弄上报,你要我拿什么老脸去见人!"
方劲默不作声的看着手上专门刊载一些捕风捉影的花边消息的三流小报。没想到会被那女人反将一军,他真是越混越回去了。挑眉看向病床上的老人,方劲才不相信祖父仅仅为了这种小事就特地把他找来。这几年自己大大小小的绯闻都多到可以出书了,也没见他有哪次这么重视过。
"用不着拐弯抹角的演戏了,你这次又有什么阴谋?"
"臭小子,这是你跟自己爷爷说话的态度吗?"老人照例要装装样子骂个两句,之后才是今天的主题。
"哼,你自己知道就好,过两天约祈家的女儿出来见个面、吃个饭,记得不准动手动脚。人家可是规规矩矩的千金小姐,别拿她跟你在外面的花花草草相提并论。"
方劲这下可笑不出来了。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超级麻烦的温室花朵。
"既然知道我恶名昭彰还要求见面,这个女人也太蠢了吧?还是她那些罗曼史小说看太多,以为自己是拯救花花公子的纯洁天使?"
"闭嘴,要不是对方坚持,你连她的一根头发都配不上!总之你别忘记祈家跟我们是世交,祈静雪是你世伯的唯一掌上明珠,她要有个闪失你就准备提着脑袋来见我!"
老人骂骂咧咧的数落了一顿之后,才又转头对江子洐道:
"阿洐,跟祈家千金的见面事宜我就全权交给你处理了。这臭小子有什么意见都不用管,你只需要替我盯紧这个没用的孙子,记住别让他在人家面前做出什么失礼的事。"
"是的,方董事长。"
江子洐含笑点头,语气是难得的正经。老人这才终于满意的挥了挥手,恩准他们退下。
走出医院之后,方劲仍是感到极不痛快。这种相亲宴他之前也被逼去过好几次,但从没像这次一样被祖父特地找来千叮咛万交代、还顺带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如此一来,反而让他对那个未曾谋面的祈静雪更加厌恶,心中早把她跟梅杜莎之类的蛇发女怪画上等号。
江子洐默默跟在他身后,垂在身侧的双手悄悄紧握成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就快结束了,这一切......
※※※z※※y※※z※※z※※※
他跟他第三次见面时,阴雨绵绵的梅雨季已经接近尾声。
那一整天,方劲的心情都差到不能再差。他一向厌恶这种湿答答的天气,感觉就像是全身掉入泥沼里似的令人心浮气躁。
所以自然而然的,他没有给任何的应征者好脸色看──尽管其中有不少是才色兼备的美女。
望望窗外阴霾的天色,方劲扯松脖子上的领结,决定提早让不知道是第几任的温柔女友抚慰一下他疲惫的身躯。但极不凑巧的,偏偏有人在此时敲响了经理室的门。方劲冷着脸,只好勉强让那人进来。
门被缓缓开启,进来的是个平凡瘦弱的男人。他穿着半新不旧的西装,一脸没睡醒的迷糊样,没什么特色的脸上挂着很惹人厌的愉悦笑容,在看到方劲之后更是笑得格外灿烂。
"真是有缘,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皱眉认出对方是谁之后,方劲本就算不上好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至极。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还有脸踏进他的办公室!
"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应征工作呀。毕竟我因为某位贵客的"建议"而被餐厅老板请出大门,不得不面临四处碰壁的求职艰难期呢!"
被他扔回个软钉子,方劲感到更加不快。他挑眉,故意刻薄的挖苦:
"我这儿缺的是私人助理,可不是只会端盘子倒酒的服务生。"
"当然,您缺的怎会是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应该是能够教导您如何不被分手的女友丢在山上的女性专家才对嘛。"
江子洐保持着温和无害的笑容说出同样恶毒的话,并且准确无误的踩中方劲的痛脚。
方劲扭曲着张俊脸,发现江子洐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不禁冲动的喊道:
"站住!"
"有事?"
江子洐以最小的动作回过头,敷衍的慵懒表情显示了他正等着随时走人。方劲心中怒火更炽,脸上反而不动声色:
"你不是需要工作?我正好欠一个帮我处理女性关系的助理,就交给你负责吧!"
看着江子洐毫不掩饰的怀疑眼神,方劲心中冷笑,思考着以后该如何折磨这个总是令他十分火大的男人──
这样莫名奇妙的雇佣关系却因此持续了三年之久。
※※※z※※y※※z※※z※※※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正是适合俊男美女一见钟情的好日子。
江子洐迫于无奈,只好陪花园里的两人继续"相看两不厌"下去,顺便扮演大白天里的照明设施。
瞥了眼一旁优雅端坐的祈静雪,他可以理解方劲的祖父为何对这次的会面如此戒慎紧张。
纤细美丽,柔情似水,方劲从前的女友们绝大多数都是这类知心解意的温柔女子,而眼前气质高雅、谈吐得宜的祈静雪简直就像是她们的终极进化版本──要不是事后必须负责,方劲大概早就软硬兼施的把人给拐带上床了吧?
方劲脸上挂着极富魅力的迷人微笑,不着痕迹的瞪向江子洐,用眼神命令他这个负责处理女性问题的助理该工作了。江子洐端起纯白瓷杯,隔着杯沿反瞪了回去,他只是个领薪阶级的小小职员,才不想因为反抗太上皇的圣旨而丢了饭碗,您方大少爷自个儿想办法吧!
(开什么玩笑!我付你薪水可不是让你干坐在一旁喝茶喝到饱,快点把这个女的弄走!)
(您大少爷不想失了风度,就要我扮黑脸?没门!)
(你的态度越来越嚣张了嘛,信不信我这次真的Fire你?)
(好啊,我早觉得这份工作劳心又劳力,正打算辞职不干了呢!)
(你......)
"两位的感情真好,这样眉目传情的教一旁看着的我都忍不住要嫉妒了呢!"
祈静雪柔柔笑着,说出口的话却让江子洐差点将口中的茶水全喷了出来。
"咳咳、祈小姐你可千万别误会,我身为特别助理自然要懂得察言观色,才能让总经理在工作上心无旁骛的全力冲刺嘛!"
说着说着,江子洐自己都觉得心酸。方劲所有大大小小的约会都是他负责安排的:餐厅是他选的、礼物是他挑的、女友是他帮忙追的、就连什么交往一个月纪念日都还是他记住的。三年下来,他都觉得自己已经心力交瘁、不堪负荷了!
"方先生的工作这么辛苦,却因为我的任性而占用你宝贵的私人时间,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祈小姐别这么说,能和你这样赏心悦目的美人约会是我的荣幸。"
方劲很绅士的说着客套话,心里却是万分的不耐烦。他对于不能出手的女人一向没兴趣,更别提还浪费时间陪她干耗。虽然美丽温柔的祈静雪确实是自己很中意的类型,不过他可不想被一纸无聊的结婚证书给捆绑住。
【绝对不是爱—零下五度】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