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此恨绵绵(男男生子)—非若

时间: 2016-07-03 04:12:38 分类: 今日好文

【此恨绵绵(男男生子)—非若】
1
"糟了,糟了~~"
"进藤师不见了!!"
"快,快,快找,否则王爷一定宰了我们。"
"这男人,真麻烦,来了不久就大了肚子,像妖怪似的,他跑掉更好。"
"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让王爷听到了可不是好玩的。"
"唉,三更夜半,他肚子也有七个月了吧,能跑到哪去?"
没有人想到,他就是等月煞之夜,天地最幽暗的一晚才出动。
白驿国国民依靠月亮之精华而生存,月煞之夜,他们最难受。家家户户紧闭门户,泡在暖池冬眠一般,护国的城卫,也功力大减。
这点,白驿王爷也知道。他早已派人向进藤师暗下软筋散。当自己受着月缺之苦浸在暖池时,得来的消息却刚刚相反:待奉进藤师的人中了软筋散,进藤师却已经逃走了。
白驿王爷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进藤师自小就是光泠国出色的药师。
天暗得连风也辨不出方向。进藤师弓身潜行绕过几度卡口,他不断压着已有七个月的腹部。他知道这个动作对胎儿不好,但此时的他,实在不便挺着大肚放胆乱跑。
"哪边有声,去!追!"
几个城卫听到怪声,拖着疲乏的身躯,往前追去。
最后一关了,只要跃过城门,他就可以离开白驿国。一个禁锢他足足半年的地方。
"念王,我回来了,你一定要等我!"
双手托到腹底,暗暗运劲,身子凌空跃起,双足轻点城墙。是最灵的云梯纵,尽管他现在身体笨重,可这点轻功,却难不到他。
隐约的呼喊声在身后起了又伏,进藤师搂紧腹部,越跑越快。
这时候,光泠国的国王念,正对着如日的月光,怔怔发呆。
"今晚月光特别亮,白驿国那边应该是月煞之夜吧。"身后一度声音如风送至。念王回首看去,眼里有点疼惜地说:"王后,你该好好保重身体,这么夜就不要出来吹风。
王后垂首抚着自己怀胎九月的腹部,抬起素白的脸说:"你在担心进藤吧,这晚他们的人功力大减,你派兵去救他吧。"
"不用了,他既然已经成为人家的王妃......"
"这也是白驿国的传言,你知道......"
"王后!你究竟想要本王怎样?你就趁这晚说清楚吧。"
"我......我只是......"念王的怒火如潮压至,王后何尝不知道他心急?念王和进藤师,自小就是亲密的朋友,他们的关系,比起眼前的这对夫妻,实在......她其实应该妒忌,但一想到腹中块肉,进藤师不眠不休为久不成孕的她练成受孕药。女人,就不可以心胸广一点吗?说到底,她爱的也是王上。看着他为了想念进藤而枯瘦,她也只是为他着想。难道,她就不可以关心他吗?"呃......啊......"腹部突然一阵抽痛,王后痛得抚腹弯下了腰。
"王后,你怎么啦?"念王赶来相扶。
"没事,这宝宝动作太大了。"
"王后......"看着王后痛得满脸汗水仍挤出微笑,念王心里一酸,揽着王后粗笨的腰,抚着她随时临产的肚子,慢慢扶她到寝室去。
"嗯......唔......"路还未走到一半,进藤师双手掩着肚子,身子一晃,软倒在枯树上。手中的青流剑无声地垂到地上。
勉强扶住枯树撑住自己,进藤想提劲赶路,可是"嗯......啊......肚子......"腹中阵阵抽痛,一手按上腹部,他已是满头大汗。
他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逆天受孕本来就有损元神,更何况他有孕以来就不断受着折磨?这一刻也没有好好休息的胎腹,如今更受着长途颠簸,不但胎儿躁息为甚,子宫也失控地不断收缩。"唉......肚子不好......"双手隔着粗糙之布纱摩挲肚腹,他知道自己应该休息,否则胎儿有危险。可是实在没有时间,"宝宝,你就忍一下吧,唔......咿......"他双手贴着腹底蹒跚前行,肚中不断发出针刺痛楚:"呼......呼......呃......好痛......"腹中痛楚越来越烈,他双手朝底托着肚腹,大步前行:"呃......一定要......赶快......呃呃......"可身体动作太大,肚子颠得厉害,他举步为艰:"嘶呀......好痛......啊呀......我好痛......"他痛得身子不断歪斜,抓着棘蔓,勉强着自己一步一步向前走动,肚腹却是越来越痛:"呜......啊......我好痛......"。远看的他,上下按着腹部,腰也弯起来,显是痛得厉害。没多久,搂肚的手,摸索着按往腰部,另一只手游到腹底,尝试把身子提起来。"咿......呀......"站直身子,他满头大汗,抵着极大的腹痛蹒跚前行,可借他胎气已损,要他举步为艰:"不......啊......"腹内又是一阵大痛,紧紧按着腹部,他尝试着发功打进腹中,可没一会,即痛得全身抖战:"啊......好痛......不行......"腹中疼痛越来越烈,一波一波痛楚自下腹击来,进藤按着腰腹,往侧倒退几下,使劲按往下盘才把身子定下来:"嘶......啊......啊......"腹部经过颠簸,痛得更甚,冷汗如珠落下,他大口大口抽气,手探腹上,知道胎气伤得不轻,托着肚腹,勉强挺身再往前行:"哟......哎哟......"腹间大痛要他身子站不直,双眼在汗水中挣开,四周一片静。现在是个好机会,再晚一点他们就会追上来:"嗯......啊......"腹间还是紧紧抽痛。看着自己怀着七个月身孕的肚子,一颠一破实在误了行程,进藤师苦索思量,看见地上一捆白布,心头一狠,掏出一粒保胎丸吞下,就双手抚往腹部突出处,渐渐下劲往内压去。"咿......嗯......痛......"躁动的胎儿受着压迫,反噬之劲更强,"啊~~"进藤师痛得腿也软下去,却更提劲往腹部再压:"呜......"浑圆的腹部被他压得缩了进去,他用白布捆紧腰腹,强力压迫动了胎气的肚腹:"嗯......嗯......好紧......呃......可这样,才不会......误了进程......呃......"肚腹几经紧勒,躁动的胎气在迫狭的空间下演成激痛:"啊......肚子好难受......啊......"他按着看上去只有五个月肚子,几乎透不过气,他却使劲按住下腹往, "啊呀~~"一阵激痛瞪红了双眼,挺着巨痛执起青流剑,强行飞上树颠,以暴如流星的步伐往光泠国跃去。
光泠国比以前更太平,更美丽。进藤师别了自己最爱的国家半年,如今已是物是人非。无力回到王宫,他掩着下腹颠颠危危地拐到近城门的破庙去。
强行压腹,妄动真气。虽已服保胎灵药,可压不下腹中排出倒海的剧痛。"呀......好痛......"进藤师按紧肚腹,想勉强前行,可没到两步:"啊......啊......肚子好痛......"实在腹痛难忍,终于倒了下来。他一跌一爬爬到庙里,辛苦地喘着气。
"呃......嘶......"边把白布解除,边感受到腹中弹动的痛楚,突然腹中一阵大轰:"啊~~啊......"抚着腹部,感受到胎儿躁动不安。他双手按着腹侧,尝试着运功把真气传进肚内,可真气却在腹中乱转,令胎儿躁动更甚:"啊~~天啊~~胎儿......不~~"进藤师按着上下腹部前仆后仰,真气胀彭腹部,他躺在地上,让腹部光光突出,:"啊......好痛啊......"不断按着上腹左右摇摆,不安的姿势叫他更加痛苦。
进藤师急促地喘着气,冷汗淋漓,挣扎没一会,四肢已近乎虚脱。
"人来!刺客在这里,快把他抓起来!"庙外突然灯光四起,片刻间,已把整个破庙围住。
刺客?哪里?难道说,我是刺客?
进藤师正是心焦之际,腹中绞得更是厉害,他咬着牙关,托着肚腹往后移着身体。
光影渐近,众人扑进庙中。还未看清楚庙中人,已被他那硕圆的肚腹吓呆了。
进藤师也看不清楚来者是谁,抖着手抓紧青流剑,正想撑着身子站起:"你......你们......呃......啊......"下腹如刀剜剧轰,进藤师脚步不隐,重重掉到地上:"啊......啊......"感到很多人围在自己身边,进藤师无力反抗,腹部绞痛得他神智不清,咀边只喃喃:"念王......我要见......念......王......"进藤念捧着腹部痛苦地扭着脸孔,没一会,就堕进一片黑暗中。
2
"混帐!"念王拍桌怒吼。
"臣等知罪!"众士卫惊恐万状,通通跪在地上求饶。他们都知道,国王很喜欢进藤师,喜欢的程度,更甚于王后:"王上,微臣只收到风声,说城外闯来怪客,我们怕他是白驿国派来的刺客,一时护主心切,才......我们真的不知道他是进藤药师,求王上恕罪......"
恕罪?罪从何来?念王自己很清楚,他的一句"混帐"跟本不是骂那班忠心的士卫。
走进房间,这半年来一直保持一尘不染的药师寝室。一直的思念,莫明的背叛,现在睡床上,昏迷着一个他朝思暮想的人。
"进藤......"
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深陷的眼窝,已失去当天的丰神俊郎。但清秀的柳眉,纤薄的双唇,仍然是当天那个叫他一见倾心的人。
那年他十七岁,还未成年,已介入王位之争。他是庶出,自小受尽凌辱,王位跟本不能与他沾边,可是天意弄人,他父王偏偏扯他到火坑里去。
于是,一连串诬陷,刺杀,连身边最亲的人也出卖他。
"为甚么?参加储君角逐就注定兄弟相残吗?王兄,为甚么?"
刺客追他到崖边,他知道兄长就在附近监视,一定要他堕崖身亡,他的王兄才会安心。
死亡,在风的呼嗷中,身子一轻,脆弱的灵魄如星殒落。
"呃......咳......咳......"他以为他必死无疑,张眼的时候,竟在桃源仙境。
"你醒了,好点了吗?"映入眼帘的一幕,他毕生难忘。眼前人个子不高,看上来顶多不过十五。可那如冰雪亮的脸孔,两勾柳叶的幼眉,那轻抿着,薄里透红的小唇,俨如仙女一般:"神仙姐姐,我......已经......死了吗?"
"神仙姐姐?哈哈~~藤儿看你多不济!"身后一阵响亮笑声,一位老丈人御风而至,执起他的手腕,两道热流马上走遍全身,头、胸、腿的痛楚顿即减了一半。
他后来才知道进藤师这个名字。身子复元以后,他决定返朝廷取回公道。终于,他夺得王位。还聚了人人称赏的表妹,他把光泠国兴盛起来,受万民谟拜,可他的心,却时时惦念着桃源小谷中,那位神仙姐姐。想着他那如冰的脸孔;想着他那琥珀般清冷的眼眸,淡然又迷离地看着自己;想着他被气弄时那害羞要逃的样子......,一切一切,他永远难忘。
"我是这么想你......我一切为你,可你却怎样对我?"念王摩娑着床上那突兀的肚腹,想起白驿国的传说──圣爱的王者男男相生。
男男相生......圣爱......真情......
"进藤,只是半年不见,你怎会变成这样?"摊开五指牢牢罩住那难看的弧形,念王恨不得一掌把他压得粉碎。
"念王,进藤不会娶任何女子。念王,进藤的心里,只有......你......我愿意,一直......守在王的身边。"
半年前寝边的绵绵絮语,言犹在耳。可如今,明显的背叛就在眼前。
"这究竟是为甚么,这究竟是为甚么!!!!"痛恨的深掌狠狠发力,念王把一腔恨化为毁灭性的挤压。
"呜......嗯......"床上陷于昏迷的进藤师突然全身痉挛,脑袋痛苦地扭了几下,秀美的眉毛纠结得如一堆乱草,高耸的肚腹急剧地跳动,四肢也抽搐得如塌楼。
"进......进藤......"念王是恨他,更恨他腹中的孽种,可当他看见进藤痛苦的模样,心里不受控地慌起来。
他是恨他,但他不想他死。
"进藤!"扑上床头把进藤抱起,那笨重的身躯,抱起却是如此轻飘,就像魄不附体似地:"进藤!"念王想起,那年进藤重病奄奄一息的时候,他身体就是如此轻飘。那次进藤九死一生,他答应过上天,如果进藤大难不死,他一定会爱他一生。
"呜......呃......"剧烈疼痛令进藤从昏迷中转醒过来,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不知道谁在抓着他的肩膀,亲吻他额头,这感觉很熟悉,却又叫他好怕:"呀......啊......好痛......"刚动了胎气的肚腹,虽在保胎丸的药力下暂时缓住流产的危险,可刚才念王沉沉一击,却又敲起腹中警号。阵阵绞痛级级上升,进藤仰首瞪眼,没一会又眯得紧紧,身子蜷缩一起,冷汗已浸湿一身。
"进藤,你怎么了,告诉我?"看着心爱的人痛不堪言的样子,念王后悔得几乎想把自己的手砍下来。
"放我......放我......"进藤在深痛中抖声说着。
"放你?"
"放我......走......"进藤在激痛的折磨中,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回到念王身边了。
"哦,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听着一句接着一句的"放我走",一阵心灰袭上心头。念王如冷水浇头一样,放下进藤,他搂着腹部痛苦抽搐的样子,彷佛对他对说,也算不上甚么了:"你始终,爱着白驿国的老贼,你始终,想着为他生子......"如中咒一般,念王迷迷糊糊地下床,只边只喃喃:"我真儍,我真傻!!"
"念......"念王本应离开寝室,可刚开门的时候,却隐隐约约听到进藤咀边呼出的名字。
"念......念王......"腹中不断绞痛急敲,进藤痛得死去活来,他紧紧按着肚腹,在满脸汗水中垂死挣扎:"放我......回......念王......身边......"
"甚么?"原来进藤还没有清醒,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这笨男人,梦中也呼喊着自己的名字。是这样吗?是这样吗?进藤,你始终还是爱着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进藤!"念王在焦喜中往进藤急扑过去,他们久经磨难,终于可以真情相拥。他巴不得紧紧抱着所爱的人,狂吻他,狂爱他。可刚把他抱紧怀中......
"呀~~"进藤不知被锁在谁的怀中,腹部再度受压,几阵锐痛割裂腹腔,他痛得全身乏力,几乎气绝。他以为自己在受甚么刑罚,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带着心爱的人的儿子死去,虽极是遗憾,可最遗憾的,是他不能返回至爱的身边:"求你......让我见......念王......呜......"
"进藤,我在这里,我是的你念,你张开眼睛看看吧......"念王痛苦地在进藤身边喊着:"进藤你怎么啦?是不是很痛?为甚么会这样......为甚么......"摸着那碍眼的肚腹,念王暗暗生恨:"都是他害的,进藤,不怕,我在这,我就在你身体里,进藤,你很快知道,我的存在。"
顺着巨型的弧线而下,念王摸着进藤的私处,他捏着摸着,就像当天他们交合一样。
"嗯......喔......"进藤很快有了反应,虽然身体疼痛无比,但这样感觉,却是他一直渴望的。
念王动作越来越快,没一会就摩娑着进藤的分身,两年前,他发现了进藤的身体变化。他们放弃在后庭交合,就在进藤所说的子宫处,他们找到更大的快感。
"喔......痛......"火热焦灼着进藤下体,他搞不清是梦还是真,但是,这熟悉的感觉,这久别的期盼,他不愿让自己醒来。抚着巨腹的手往下游走,忘情地按着自己私处,他感到自己手的被提起,被温柔地轻唆着。
"嗯......念......念......"他想念人,一定是他,这种爱抚方式,只有他懂:"喔......很热......念......快进来......念......"忘了绞痛的腹部,他下身热得快要爆炸,只可以虚弱但焦躁地求着念王与他交合。
"呜......啊......啊......"
念王按着进藤高耸的腹部,他恨这肚子,以往他跟进藤交合时,不会像现在辛苦,他本想狠狠抽死这可恨的胎儿,可想到进藤挺着大肚的痛苦,一切动作也变得温柔地来,抚着他的腰腹,只慢慢地挺进,再挺进。
"进藤,我是念,我到你身体来了,你知不知道?"
"念......念......"进藤半梦半醒着,张眼好像看见自己最爱的人。淚水盈睫地要把他抱紧,可是:"啊......啊......"阵阵酸胀撑满全腹,他动着胎气的肚子已然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子宫神经地抽搐着,难受得直想吐。进行还未一半,他已经抚着又胀又痛的肚腹喘气。
"进藤,不要急,不要伤了身体。"念王轻轻抱着进藤腹部,为着爱人,他居然对这肚子也温柔起来。
"不要紧,念,我想你,我想你......呃......呃......念......"进藤把仅余的力度往念王挤去,念王见他如此渴求,也渐渐放肆,下体渐往进藤动着胎气的肚腹压过去,抱紧他的腰,一下一下插得更深。可他实在不能忘情,看着进藤越发苍白的脸,唇却微微泛黑,琥珀般的眼珠早已黯淡,且一下一下反白。念王担心得紧,抱紧进藤一下一下亲吻着:"进藤,你还好吗?"
痛部的绞痛已经不能形容,以进藤现在的身体,跟本不能行房。何况这连串的抽插是针对着他怀胎的子宫?一波比一波强烈的宫缩一阵阵袭来,要不是保胎丸发着功效,他可能已经流产。可这一刻,他仍然未清醒,他只知道如果是梦,他一定要抓紧:"好痛......好痛......念......不要放......念......继续......"他不理肚腹的伤痛,迎合着念王把身体律动起来,他甚至不再安抚躁动的胎气,双手撑在腰后把身体往下推,让念王入得更深:"好痛......呜......念......"
"啊......"几阵暖流在腹中漫开,进藤已连挣扎的力也没有。抖着的手指,摸着逐渐发硬的肚腹,梦里不会这么真切,他究竟在哪里?他连思考的能力也没有了,宫缩的频率越来越密,他感到大腿间有股暖流流动......
3
悠悠一夜,不知怎过的。是天堂到地狱,还是死里重生?
念王抱着进藤沉沉睡着,由被进藤肚腹震荡骚扰一直到腹中没有动静,由听着进藤间歇呻吟声一直到他气息渐趋微弱,念王心中满是疼惜,哄着进藤安歇,自己也不知不觉放下半年的忧思,拥着至爱进入同一梦中。
"嗯......"几阵撩动搞得念王很不自在,他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摸着,那床居然湿湿的,揉揉脑袋往下看去,进藤下身竟渗着血水!血水流得不多,却已把床染成一片淡红。对啊,昨晚进藤已经腹痛难当,他还对他......他伤了进藤吗?念王心下一惊,忙往进藤看去,那在虚弱中醒过来的人却怔怔看着自己。
"进藤,你觉得怎样?我传太医......"念王看着那张比雪更白的脸孔,心里焦得慌,正要扬手传太医时,他却被那无力的手似实而虚地抓住,念王一愣,问"进藤你怎么啦,......进藤?"
"念......念......念......"进藤咀里只吐得一个字,声线犹如雪地里的回音,美丽而凄怆。
"进藤,是我,是你的念。"只有念王知道进藤心里想着甚么,此刻的进藤,还未敢确认自己身在何方。念王想把进藤抱起,给那冰躯一点温暖,可进藤却只管提手在念王脸上摩娑。
"真的是......念......咳咳......念......"泪水如线纷纷落,犹恐相逢在梦中,进藤在苦难中挣出第一度微笑。
"对,进藤,我是念,你已经回来了,已经回到我身边了。"念王轻揉着进藤的手,把它贴紧自己脸颊,满心痛惜地说:"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就不再放你走,谁也不可以再抢走你了。"
"呜......呜......"被抓着的手渐渐抖得厉害,念王想起进藤的身体,他还流着血:"进藤,是不是很难受?"
"你很坏......念......你很坏......"进藤不断流着血,他身体应该很难受,可这刻的他,却只一拳一拳往念王胸口搥去,大男儿的手,竟像粉拳般,柔弱得不及一缕清风。
这算是教训吗?进藤被虏这么久,他也没有认真地去救他,心里只计较那甚么王妃的传言。看着进藤近乎崩溃的哭泣,念王方知自己太傻,就算传言是真的又怎样,进藤已经回到他身边,他知道自己爱着他就够了,还要那多余怀疑干嘛?念王深深把进藤抱进怀里,苦笑着说:"进藤,我是坏人,你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吗?"轻轻抚拍着抖动不已的腰背,感受着泪湿衣襟的酸楚,念王心里酸得很,把进藤抱得更紧:"对不起,我害了你,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听着念王这么说,进藤哭得更厉害,几乎接不上气。念王没有阻止进藤,毕竟分别这么久,大家都以为今生不能相见了,就让他发泄吧,就由他......
"呜......呃......呃......呜......"哭着哭着,念王怀中的泪人儿突然软了下来,念王扶着进藤双肩,看见进藤那无力的手正捂着突兀的肚腹。
腹痛跟本就未有停止过,进藤本来就是痛醒的,只是眼前人攫取了他一切的意识。如今绷紧的神经放松,那股胀硬的痛楚更形厉害,进藤呼吸紊乱,抖着的双手捧着紧痛的腹部,连揉抚的力量也没有。阵阵绞痛越发激烈,这种痛楚跟以前动胎气的都不同。昨晚,昨晚如果不是梦的话......
【此恨绵绵(男男生子)—非若】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