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擒贼—小范

时间: 2016-07-03 01:38:04 分类: 今日好文

【擒贼—小范】
凤城之中有一茶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主人懒惰,不愿细想,开张之日大笔一挥,"茶馆"就成了它的名字.想来若是茶馆有知,定是怨恨不已.
"茶馆"坐落在东郊,原是一个大户人家移居后的空屋,当时老板范某人见了屋子十分兴奋,连连夸赞其占据了天时地利,非要买下不可,于是向留守的老仆要了主人家的新地址,兴冲冲地赶到京城寻到了屋主死缠烂打十日,终于"谋得"了地契,和屋主的幺子合伙开了个茶馆.那幺子本就不愿离开老宅,正好借此机会以"看店"为名回老家过起了逍遥日子.
由于出了大半的资金,范某人被称为"大老板",合伙人水影枫为"二老板".大老板(被广大客户昵称为"小范")性情怪异,喜欢四处游荡,水影枫的借口正好让他无所牵挂,留下在某次旅途中无意间救下的江湖人士东方泠做管事就放心大胆地周游四方,一年回自己产业的次数扳着手指都数得出来.
说了一大堆,却都不是"茶馆"出名的原因.
想来也奇怪,明明破败不堪(外表)毫无特色(貌似)待客不周(同行传言)一无是处(管事的结论)却拥有一批不小的客源,而且其中九成九为男性?!
大老板也不知个中奥妙,于是在某个终于有机会回来的日子随手"请"了个客人到厢房"密谈"(据称时间长达数个时辰,其间不断有疑似哀号的声音传出,谈话后这位客人形容憔悴,隔了大半个月才重新出现在茶馆,却落了个"闻大老板名字即色变"的后遗症,其原因调查中),事后笑得一脸诡异并伴有了然之色,不再过问此事.二老板性格淡漠(质疑?!)也不追究,至于那个管事---"店没倒我就仁至义尽了."
于是,这件事的真相就消失在在座众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莫说有胆问,你有没有能力逮到一个都是问题)的微笑和大老板的诡笑之中......
所以,直到现在,"茶馆"仍旧健康稳定持续成长中......
正午时分,烈日炎炎.凤城东郊缓缓驶来一驾装饰华美的马车.
"小姐小姐,您看,前面有座茶馆呢!"小丫鬟正热得发慌,看到前面那座架着"茶馆"字样的旗帜貌似破败的建筑兴奋不已.
被唤作小姐的清秀女子撩起车帘张望了一下,也不禁面露喜色,朝驾车的男子道:"林管家,在前面的茶馆歇一下脚,让大家喝碗茶解解暑."
男子仔细打量了前面的建筑一下,微微皱眉,但还是应道:"是."心中,怎么有股怪异之感?.....
马车在茶馆前停下,一行人迫不及待地进入屋里.
"小二,上茶!"小丫鬟急吼吼地唤人,扰乱了一室宁静.
柜台前拨着算盘的男子抬头一瞥,抚了抚身旁睡得不甚安稳的人儿乌黑的发,淡淡地道:"安静.小权?"
小丫鬟见那俊逸男子责怪自己,正想反驳,却被自家小姐一个眼神让话给堵了回去,只好狠狠地向柜台瞪了一眼,接过应声而来的小二拿来的茶单,送到小姐手上.然后无聊地四处打量.
"小姐,"小丫鬟这次学乖了,凑在小姐耳边说,"这里的客人长得都好好看啊!"
那小姐闻声也放下单子环视一周,果然看见周围稀稀落落坐的客人不是有天人之姿就是俊美非凡(众小攻:长成这样也是我们的义务!),偶尔接到饶有兴趣的目光,不禁羞红了脸收回视线,没有发现与那些男子同桌的人脸上多有了不悦之色.
为自己和家人分别点了花茶和龙井,静静地啜饮,觉得这饮品滋味非常之妙,小姐忍不住便在这茶馆里做到太阳微斜.
另桌的林管家林翼云觉得随着暑气稍减客人渐多,怪异的视线也越来越多,便来到小姐身边轻声请示道:"小姐,是入城的时候了."
小姐不舍地饮了最后一口,点了点头,管家便招呼着家人整车上路了.
刚刚离去的人们没发现,在他们离开的同时,一个清秀的弱冠男子也结帐走人,并悄悄地跟在他们之后.
其实这林翼云并非常人,他的武功名声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今次是受了东家司马律的委托到江南的王家护送表妹王小姐到凤城----据说,两家早年就有婚盟,现在,正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之时.至于林翼云为什么屈居于司马家担任一个小小的管家之职,那也是因为江湖人通有的一个毛病----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他怎么受得司马家的恩惠我们暂且不提,单凭他的武艺,怎么会察觉不到身后有人跟踪呢?呵呵,千万不要质疑林翼云的能力,只因为这跟踪之人的身份特殊.
"来无影"胡璃在十余年前一夜之间因为盗取皇家至宝名震武林,但未过五载便销声匿迹,无人知晓他的行迹,只道他找了个世外桃源隐居,却不晓这些年头足以让他培养一个优秀的接班人.而现在这个所谓的"盗王"觉得是时候让自己的徒弟----康清出师创造自己的"事业"了(小贼能有什么事业?).
说这康清乃是个孤儿,被胡璃捡了来养育,从小聪明伶俐,却也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小孩子贪玩,懒得学正"本事,按着他的心思,做偷儿学什么最实惠?当然是轻功啦!于是乎,这小贼子飞檐走壁的功夫练得勤,拳脚本事却是碰也不碰,气得老"狐狸"每天边撞南墙边悲呼"偶的一世英明非毁在这臭小子手上"N次.
好不容易把这孩子折腾(?!)到"大概应该也许......不会坏我名声"的程度,他给出的出师任务就是----偷全国首富司马家最值钱的东东!(读者提问:为什么不直接说是什么东西咧? 老"狐狸":嘿嘿嘿...保持神秘感嘛... 内幕:老狐狸久不出山,跟不上潮流,早弄不清现在的局势啦,知道现在的首富是凤城司马家算是不错啦!----被PIA飞加踹N脚~)
所以咧,真相就是----轻功高手拳脚白痴"盗王"之徒小偷儿康清轻轻松松躲过偶们林翼云林大高手的耳目跟踪到了闻名已久的司马家准备找到最值钱的东东然后----代管它!嘿嘿嘿嘿....
※※※z※※y※※z※※z※※※
风高月黑夜,哇哈哈哈哈....鸡鸣狗盗时啊!在这个"属于贼儿自己的时间"里,偶们眉清目秀的小清儿乐呵呵地翻过司马家三人高的墙,兴冲冲地踏遍司马家漂亮的琉璃瓦,然后在月儿正当中的时候一屁股最在人家屋顶的最高处,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什么才是司马家最值钱的东西?!
左想想,右想想,觉得让司马律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搬出来然后自己再去偷那个比较而得最值钱的东东----这是不太现实的一件事情.(废话,司马律要有这么BC他还成得了首富?!)那么,只有他康大神偷亲自出马给司马家的所有东东估估价啦!
于是乎----仓库在哪里?
评估了半天,觉得西厢那座孤立宽敞的楼房比较有装下司马家所有财产的能力,偶们的小清儿狡猾一笑,便摸了过去.
透过窗户看到屋内没有灯火----很正常,但屋外头高大的房门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没有落锁?!很不正常!
就是小白都知道要在藏肉骨头的地方盖层土,这一代首富司马律怎么会这么头脑简单地以为给仓库关了门就万事大吉了?!其中一定有诈!说不定......里面有机关?----偶们的小清儿想到这里,不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我果然是天才啊!一般的小贼儿见了这种情况不是愣头愣脑往里闯就是胆小怕事(?!)地转头就跑,哪里会像我康清这么艺高人胆大,这么深思熟虑,这么会抓住问题的本质呢?嘿嘿嘿...司马律啊司马律,今晚你注定是得栽到小爷我的手上!
其实如果不计较小清儿的思维方式(康清:你什么意思?!),单看他的本事,他还是真的很有高手风范的.只见他身手矫健地----从花圃里捡了一堆小石头?!然后爬上一棵大树,从不知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小弹弓,装上石子对准门板就是一发,只听得"吱呀"一声,门竟开了一半.
康清在树上等了半晌,发现没什么异常的响动,于是贼贼一笑,爬下树来窜到门口想巴望里面的动静.怎知屋子里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思忖了一下,他又摸了一颗小石子往里一扔,觉得还是试探一下比较有安全感.可竖着耳朵听了半天,愣是没听出了响动来,连石子落地的声音都没有.康清心里突然一毛,直觉告诉他:不好,再不走就晚了!
可惜还是晚了,事实证明,司马律能成为全国首富除了拥有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能力,其武艺也不容小视----否则偶们的老狐狸怎么会把"到司马家偷最值钱的东东"作为最终考题呢?当然这也间接证明了偶们的狐狸是怎生地要面子啊...嘿嘿...
好,偶们的正题是----没等偶们可爱的小清儿撒丫子跑路,一颗小小的不明硬物就让他腰间一麻,接着就动不了啦!那凶器似乎就是刚刚自己扔进去的石子?康清心里一明白,接着就叫苦不迭,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没等他自怨自艾完,一道戏谑的笑声在身后响起:"呵呵~~盗王之徒康清是吧?在下司马律恭候多时了,可是你不去鄙府的库房,到在下的寝房门前来做什么?"
康清一愣,接着心中一凛:"你怎么知道我会来?"难道自己沿途留下了蛛丝马迹让他的手下注意到了?也不对啊,师傅收徒的事情应该没人知道,那么,他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头皮一阵发麻,不好,这事怕是没法善了了!老狐......师傅......徒儿我出师未捷身先死,这一半可是你给害的,记得每年这个时候给我上香啊...
正当康清心里一阵起伏不定的时候,司马律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前,细细打量了一番他的容貌----恩,清秀小生,我喜欢!拿来逗个趣也不错嘛...嘴角一挑,露出一抹坏笑.接着又见对方脸上时青时白,觉得有趣得紧,仿佛读出了康清心中所想,于是貌似不经意地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递出:"你一定奇怪为什么我知道得这么清楚吧?看了这个你就明白了."
被这略显低沉的声音从自己的思绪间惊醒,康清猛地抬头,借着月光看清了对方的面孔:柳眉凤眼秀鼻樱唇,丝般柔亮秀丽的黑发有两缕垂在身前,纤细不失硬朗的躯干着一套月牙色的长衫,好一个美男子!与老狐狸相比毫不逊色!(狐狸插话:哼~凡夫俗子,想和我比?我好歹也是修炼了千年的......唔唔...... 被导演打下台)
小清儿看呆了眼,司马律可没闪过神,这种惊艳的眼神自己早已习惯,甚至觉得有些不耐,可不知怎的被这小娃儿一瞧,心中竟有一丝欣喜.他心情大好地抖了抖手中的书信,示意康清拿去看看.
偶们的小清儿终于恢复了神智,看到司马脸上露骨的笑不禁羞红了小脸,慌忙接过信展开,不看则矣,一看----某休眠性火山强烈喷发,惊起睡眠中的生物无数:"^)(&)(*^&*%&$^%#(以下省略不利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语言一万字)的老狐狸!看我回去不捆了你卖到皮草市场!"小清儿这次可是真的火了,到底老狐狸是真小白还是存心陷害自己徒弟啊?!要自己不远千里跑来犯案也就算了还特地写信给人家,竟然连画像都附赠了?!(狐狸:其实...偶的画功是很好DI..嘿嘿嘿...)最让康清怒火攻心的是,那个死老狐狸在末了还提了一句:小徒不才,望司马先生多多管教,不必手下留情.不必手下留情?哼哼哼...死老狐狸...这句话你该送给我,等我回去,我也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哼哼哼哼哼......
就在某人咬牙切齿揉碎了信纸一脸狰狞状就差没兽化的时候,司马律保持着不明的微笑悠悠然拍了拍暴走小动物的头说:"我知道你师傅也实在有些过分,但既然是出师礼还是要完成的。这样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家里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所以你要自己寻找,想偷就偷,但防御我还是要照样做的.若你偷得了,知会我一声,只要不是太要紧的东西,你给你师傅看过后尽管拿去我没意见,若你偷不得,就得在我这里为仆3个月做为惩罚.连带这次我给你三次机会,你意下如何?"
愤怒得只想回去暴扁老狐狸的小清儿怎么会去细想司马律的条件,只觉得听起来还不错就胡乱点头答应了,殊不知那司马律心中正盘算着坏主意,只等无辜的小白兔乖乖跳进陷阱啦!
※※※z※※y※※z※※z※※※
经历了这番冲击,等康清慢慢走至城外的茶馆已是清晨,虽然天色尚早,可门外已有两道身影.待他走近,却愕然发现那两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在敲门,而是一个人有些颤巍地站着,另一个似乎在----搬门板?!
"搞什么嘛,都这么大天了还不开店门,都偷懒呐?!害得老板我大老远旅行回来却连坐都没坐就得帮你们搬门板,看我不扣你们的工钱!"那个一身洁白看不出有什么风尘仆仆样子的某人一边费力地干活一边碎碎念.
康清不禁抬头看了看天,太阳还只露了半个脸----汗,还很早啊...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茶馆大老板小范?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要不是声音好听,一定会觉得他说话罗嗦...就这么想着,不只不觉已经走到了茶馆的大门前----现在门终于大开了.
那个一直站在一边的人首先发现了他的存在,猛然抬起头,鹰一样凌厉的眼让他吓了一跳,僵直着身体无法动弹.但最让他忌惮的是自己细嫩的脖子旁边不知何时多出的冰凉的触感.
"我说轩辕兄...早就跟你说了不要老是露出那种BC的眼神,你看你看,多可爱的一个孩子被你吓成这样,"勉强转移视线,发现那个洁白的人儿面对着自己,笑得清朗,随后伸出纤长的手指简简单单就挪开了自己身上的威胁:"就是不吓到小娃儿,也会冻坏花花草草,我这地儿的花草可是我们家花匠辛辛苦苦,你赔不起!"
话说得轻轻柔柔,可康清听得出,里面包含了浓浓的警告.
"哼!"一脸冷硬的男子狠狠地瞪了康清一眼,撇过了头,不再说话.
"你是茶馆的住客吧?看起来累了一晚,来来来,快进来坐坐,那帮懒虫估计还没起床,我弄些简单的东西给你填填肚子,然后你就快点回房补眠,"理也不理门外那个仍然化石般一动不动的人柱,小范笑盈盈地拉着康清的手进了茶馆,"这么可爱的小脸上要是有了黑眼圈,我可是会心疼的!"
勉强地被人按在了凳子上,康清回头看了看门外那个似乎又有些颤抖的人影,难得有了点善心,于是轻声问道:"他...怎么不进来?"仔细一看,那人岂止是颤抖,脸色白得不象话,衣衫虽然华贵却伤痕累累,还有好几个地方很明显地没有止血.(康清:哼,敢拿刀子架在你小爷的脖子上?这个仇我可是一定要报的,你要是死了我找谁算帐去?!)
"怎么,心疼?"正想到厨房忙活的人转过了身,笑道:"他想进来的话自己会进来,他想止血的话自己会医治,他想要帮助的时候自己会开口,别看他一副富家大少爷什么都不会的样子(质疑?!),他的本事可大着呢,只不过还没大到可以阻止我留他的命.我范某人虽然能轻松救人可也没见过这么不珍惜人家劳动成果的家伙.放心,他想站就让他站着,不过我不让他死他还不敢死...你想报仇不会没机会的,呵呵呵..."
待到小范端着简单的早点出来的时候,康清和轩辕宏已经各自占据一张桌子大眼瞪小眼.
"呵呵..."小范笑得一脸诡异.他先把餐盘放在轩辕宏的桌上,拿出一碗粥:"红枣粥,补血,多吃点,\'很\'有效呢..."
接着来到康清的桌边:"呐,我们两个就凑活着吃皮蛋瘦肉粥吧...虽然我馆子里主事的那小俩口还没起来,但伙计小权还是很勤劳的,呆会让他烧点热水,沐浴之后再好好睡一觉吧."话说得不轻不重,却恰好让两个人都能听得清楚,康清惊讶地发现那张能冻死人的脸上竟隐隐有了笑意?!
可某人又很不识相地补上一句:"这个食补方法可是尚书夫人给的,她‘每月\'必吃5回,现在面色红润有光泽,身体好得不行啊..."
"啪!"一只瓷汤勺很壮烈地"殉职"了.
"纹银四两.要是又是个没钱没记忆的,先记在大老板你的帐上,日后他有被压榨的能力的时候随你怎么剥削."一道凉凉的声音传来,东方泠很出小范意料地出现在店堂内,然后用很不象人家手下的恶狠狠的眼光瞪着自己的老板:"你这次回来这么早做什么?好死不死还弄个飞鸽传书,害得水儿..."
"害得小水儿一夜兴奋未眠...又不许你消耗他第二天迎接我的体力..."小范笑得越发邪恶,兴趣昂然地欣赏着某人成形的黑眼圈,"连带地害你丧失了一夜的性福,而小水儿现在正在很快乐地补眠?呵呵呵..."嚣张的笑分明表达了一个讯息:偶是故意DI...!(小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想当年那一"绊"之仇我还没讨呢!哼哼哼~!)
强压下想杀人灭口的愿望,努力忽视左边惊异的视线右边戏谑的眼神,东方泠勉强平静地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呵呵..."努力吞下又一口粥,小范快乐地说:"我在旅途中收到一封密函,又夜观星象,确定不久之后有大事发生,而我们,连带地会有一单大生意...而且赚头不少啊..."
生意?看到小范精光四射却又时不时瞟向康清的眼神,东方泠终于明白了什么.
"备三人份的热水,我们要沐浴,然后...休息.哦对了,让锦整顿一下这个血淋淋的家伙..."
生意?康清有点神智不清地吞着碗里的粥,本能地觉得脊梁骨一寒----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吗?
当日正午----
小范坐在内院爽爽地喝着冷冰冰的酸梅汁,不经意地抬眼,正好看到馆内小二小权有点迟疑地站在难得敞开着大门的内院门口。
茶馆的设计很普通,里里外外总共三层。最外面的是茶馆的铺面,二楼有雅阁,供客人需要单独交谈时使用;中间的是馆内人员的房间和客房,连带了厨房等必要设施;第三层最为清静,是除了小范同意没人可以进入的地方,也是这个大老板最喜欢呆的地方,房间是类似书房的格局,房门外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长得很茂盛,看似没有经过修剪,却无任何杂草的痕迹,煞是赏心悦目,但常年关闭的大门使得这样别具一格的景色没什么人能欣赏得到。
"什么事?"现在的小范其实有点乏了,昏昏沉沉地想睡下。
"老板。。。"小权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大门口,但还是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说。。。"
"这个。。。司马先生来了。。。"小权越发地小心,不时挑眉察看老板的脸色,"还带了一个漂亮的小姐,似乎是昨日来过的客人。。。"
"司马律?!"小范腾地跳起来,睡意全消,又略一思索道,"先招呼着,呆会我亲自去看看。"
※※※z※※y※※z※※z※※※
黑着脸,小范很有些火大地来到了一楼店堂门口,正好看到司马律笑着给一位漂亮的小姐斟茶。
其实,小范和司马律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很单纯地、单方面地讨厌而已,起因就是司马律很不识相地碍了小范的眼。
司马律作为全国首富,自然是财大势大。而且很不幸地,有那么一点龙阳之好。众所周知,茶馆是有名的龙阳聚集地,所以司马就很自然地经常光顾这里,顺便----钓钓"小鱼",当然,以露水姻缘为前提。他这一手在茶馆老板没回来之前倒也没什么,可惜有一天当他正努力地"勾引"一个"可口"的清俊少年的时候,久闻他"大名"的小范回来了。他先是很深沉地观察了一阵,便默默地回了房。可是当第二天那个清俊少年一把鼻涕一把泪跑来茶馆喝"闷茶"的时候,火山终于爆发了!谁叫小范有个认真的本性呢。。。(小范:谢谢称赞,偶果然是天上没有地上一只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大~~~圣人啊,嘿嘿。。 众:狂吐ING。。。)
"司马律你个*-*%(-!!!!!"z
从此以后,司马律光荣成为茶馆历史上首位拒绝来往户。
这些日子以来,司马很"识相"地没有出现在茶馆,大家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今日他竟然"东山再起"了?!而且竟然还带着一位美女?!原本清静的大堂马上热闹起来。许多人在窃窃私语(由此可见,其实男人也可以是"三叔六公"的,即使是美丽/英俊的男人),各种各样的流言瞬间产生:
流言一:司马律现在喜欢的类型是男扮女装版清秀佳人!(王静月王小姐:汗。。。)
流言二:司马律听闻大老板回家,特地找了个美女前来挑衅!(小范抱着拨火棍:想踢馆?哼哼哼。。。尽管来!)
流言三:司马律追求二老板不成(小范:偶们家小水儿怎么能被那个没节操的家伙给玷污了! 东方泠:水儿是我的!),"矛头"转向大老板,今天是故意带着女人给大老板看,让他吃醋,进而发火,进而对骂,进而动手(非一般意义上的,大家自行想像。。)进而......
流言四:司马律对一个女人动真情了!!(无数清纯小受举杯相庆)
小范沉默地黑着脸地狠狠地瞪着司马律,同时仔细地打量他身边的清秀佳人,暗暗思索着什么。
正在这时,有一个人来到他身后,又在他身边站住。
"司马律?!"来人惊呼。y
小范闻声回头,身后的人儿不是康清又会是谁!
"呵呵呵...小清儿啊..."司马律的耳朵可不是盖的,虽然康清的喊声很轻,还是回过了头探看,"还有大老板啊...真是凑巧,既然来了,就过来一起坐吧。"
虽然没有在白天看过司马律的容貌,但康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修长的身躯,似笑非笑的神情,像是刻在了康清的心头,让他无法忘怀。近乎痴迷地看着他,却在发现他身旁无法忽视的清秀身影时僵住了自己的身体。
小范看着互视的两人,绽开了带点不明意味的笑容。这个就是小清儿啊......
【擒贼—小范】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