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亦步亦趋—诺米

时间: 2016-07-03 00:14:55 分类: 今日好文

【亦步亦趋—诺米】
第一章 征服
一双修长,有些病态苍白的腿,随意地搭在床沿。往上,是松垮跨地位在腰间的浴巾,可以看到狭长的肚脐;再往上,是赤裸着的上身。沐浴后未擦干的水珠,顺着凸显的锁骨,滑过光洁的胸膛,在凭证的小腹部略作停留,便没入了白色的浴巾中。
张晓煦不可自抑地咽了一下口水,只是轻轻的克制的一下,在安静的卧室里却不由显得突兀。他抬起头,果然队上了斜倚在床头的那个人的微笑。三分魅惑,三分讥诮,三分慵懒,还有一分,张晓旭说不清是什么,可是他的心却为之一动。突然间,异样的焦躁冲击着他的大脑。
妈的!张晓旭皱着眉,在心里低低地骂了句。抽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再吐出来时,透过淡青的烟雾,床上的那个人还是戏谑地笑着,只是那双微眯的眼睛却不像是看着自己,而像是透过自己的身体,看一个更远的不真切的影像。
张晓旭不知道是自己的眼睛迷茫还是那个人的目光不够真切。朦朦胧胧间,眼前那个半倚着床媚笑的男子,和记忆里总是一脸孤傲冷淡的少年又重合在了一起。
裴奕,在他张晓煦的认知里,是与冷淡、自以为是、漠视一切和讨厌的假清高融合在一起的。那个裴奕,那个从不把他张晓煦放在眼里,从没正眼看过他的裴奕,此刻竟然半裸地坐在他张晓旭的床上,作出邀请的姿态。想到这里,张晓煦笑了,越笑越凶,被烟呛得一阵急促的咳嗽。
"张总笑够了吗?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床上的人好整以暇地双手环抱在胸前,露出一丝挑衅的微笑,"还是说,张总今日不举了?"
无论那个男人都不喜欢被人质疑自己男性的能力,张晓煦也不例外。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缓缓地走向床头。就像一只觅食的猎豹,并不急于攻击,而是趁着猎物给予防范的时候潜伏靠近,然后,再出奇不意地咬断猎物的脖颈。只是,他的猎物根本就没有要逃开的意思,而是好笑地等待着他的攻击。
在床头的烟缸里轻轻捻灭手中的烟蒂,张晓煦轻佻地摸上男人清瘦却不失细滑的脸颊:"举或不举,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坐在床上的裴奕抬起头,对着他微微一笑。可是张晓煦却能看出他笑容中的不屑与嘲讽。而正是这样的挑衅,激起了张晓煦体内疯狂的血液,征服的欲望击溃了他理智的防线。下一刻,他凭着本能的冲动,生理的第一反应,扑倒了床上的那个男人,压着他的身躯陷入床褥之中。
伸手粗暴地扯掉男人身上那该死的唯一的、欲盖弥彰的遮蔽物。粗糙宽大的手掌在身下人光滑的皮肤上游弋。整个过程,男人只是笑,没有笑意的冰冷微笑。张晓煦在心里骂了一句。又是这样的笑!印象中裴奕对他为数不多的笑容都带着这种冰冷的嘲讽,那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张晓煦重重倾身压住那没有笑意的唇,泄忿地粗暴噬咬,满意地听着身下人呜咽的声音。
裴奕只觉得嘴唇上一阵麻痛,带着血腥气息的舌,粗暴地闯入他的口腔,发狠地掠夺起来。近似于发泄的吻,让他呼吸困难,却忍不住想笑。只是不知道是躺在别人身下的自己好笑,还是此刻趴在自己身上被自己惹火的男人可笑。
当张晓煦终于放开裴奕有些红肿破皮的唇时,看到的正是这样一个自嘲的笑。
妈的!还笑?!
张晓煦愤恨地低头,咬上男人淡粉色的乳首,用牙齿狠劲儿地撕磨啃咬。男人吃痛地低呼一声,身体绷紧。张晓煦一边满意地感受着他的反应,一边将手掌由男人的胸前移到身后。
裴奕忍受着男人牙齿撕咬的疼痛,和用力握着他臀瓣的指甲刺入肉中的锐痛。还好,比他遇过的那几个有SM癖好的客人好应付多了。在心里为某人的做爱技巧叹了口气,摆动着腰身,呜咽地呻吟着,配合着那人的征服欲望。他始终铭记着自己的职业道德:无论碰上多么蠢笨的客人,都要努力的迎合。
而张晓煦看到这副摆动腰身,做出撩人的邀请姿势的活色生香的身躯时,不免又在心里骂起了三字经。妈的!还真TM的骚!同时,小腹部的胀痛也愈加明显。他粗鲁地翻过裴奕的身躯,然后,一把拉开裤子的拉链,那早已按耐不住地欲望便急切地跳了出来。
听到刺耳的拉链声,就着自己此刻的姿势,裴奕不可能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他只是轻声地笑了:"张总,别忘了安全措施!"
张晓煦只一愣,随即抬手打在裴奕紧俏的臀上:"妈的!你到底跟多少人睡过?"
清脆的响声只是让裴奕笑得更厉害了,连趴伏着的肩膀都微微颤抖:"太多了,哪还记得清!"他的回答夹杂在他的笑声中。
张晓煦骂骂咧咧地从床头抽屉里翻出了安全套,心里燥热的火气又窜升了一截。
他粗暴地握住裴奕的脚踝,向两边大力地分开,让那隐藏在臀瓣中的粉色小穴暴露在自己眼前。
裴奕的两条腿被扯得生疼,还没来的及咒骂,更强烈的撕裂痛感让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大颗的汗珠顺着额头滴落,疼痛让他浑身紧绷。而那个男人硬生生地闯入,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就疯狂地抽插起来。
双手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熟悉的痛觉和淡淡刺鼻的血腥气息告诉裴奕,他被这个疯狂的男人弄伤了。
X的!流氓就是流氓!就算西装革履,还是脱不了骨子里那股流氓劲儿!X的个臭流氓,快点做完,老子腰疼死了!
裴奕在心里暗骂,表面上却尽力放松身体配合着身后人每一次的律动。

第二天早上,张晓煦醒来的时候,旁边的位置早已经空了。
桌上放着一张纸条:"谢谢捧场,我从你钱包里取走了两千。"
妈的!还真贵!张晓煦将纸条揉成团,愤愤地扔进纸篓。

开车去公司的路上,张晓煦还是一肚子的火。明明还记得将那个一直不可一世的人压在身下的征服的快感,可是他还是觉得不满意,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只好归结为起床气。


第二章 初遇与重逢

推开会议室的门,张晓煦带着抱歉的笑容:"对不起,路上塞车,让大家久等了。"
夏颐之时拿眼角扫了他一眼:"既然张总来了,咱们就开始吧。"
整个40分钟内,夏颐连正眼都没瞧过张晓煦一眼。张晓煦知道他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
昨天,他们请客户吃饭。吃晚饭的惯常娱乐活动就失去夜店。可是,昨天的客人比较特别,指明要去本市最红的Endless。虽然没有去过,但是纵横欢场的张晓煦也是听过Endless的大名的--本市最红的一家MB店。
夏颐嘱咐他照顾好客户,他却抢了客户看上的某名男公关。理由竟然是烂俗的:那个人是他认识的一个朋友。还好客户不介意。
张晓煦以前从没因为床伴得罪客户,可昨晚却很固执,根本不听他的劝说。想到这里,夏颐更是火大。什么一个朋友?认识张晓煦这么多年,他有什么朋友自己会不知道?什么破借口!
其实张晓煦说的是实话,嗯,有一点不属实,那就是他和裴奕只能算得上旧识,朋友?仇敌还差不多。他们第一次见面就结下了梁子。

七月的三伏天,橙红的太阳高高悬着,火辣辣地照在地面上,空气也热得让人窒息。裴奕微垂着眼睛,背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沉重书包,在院子里缓缓地走着。虽然是暑假,他还要去上那个班这个课的。
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大声的喝斥:"张晓煦!你给我站住!"
裴奕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男孩喘着粗气向他跑来。男孩身上脸上都脏兮兮的,这让有洁癖的裴奕微微皱起眉头。不过,他不得不承认,男孩灰扑扑的脸颊上那两抹粉红,在阳光下,很好看。
"让开!"男孩冲他大喊,那张红扑扑喘着粗气的小脸越放越大。
裴奕没有让开,他有些低血糖,在太阳的暴晒下身体动作有些迟钝。而那个男孩显然比他更迟钝,竟然直直地撞到他身上,摔了出去。
男孩趴在地上,恶狠狠地瞪着裴奕。而后者,只是用眼角扫了他一眼,然后,条件反射地抬起手,嫌恶地拍着沾到的灰尘。
这时,刚才喝斥男孩的女人手里握着扫帚把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抓住男孩就一顿好打:"小王八蛋!叫你跑!考试作弊?你能耐了!看老娘不打断你的腿!"
武斗扬起了灰尘,吵嚷声让裴奕觉得心烦。他厌恶地捂着鼻子走开了,身后传来女人断断续续的叫骂,可是那个男孩,却连哼都没哼一下。
那一年,裴奕八岁,上小学二年级;张晓煦九岁,上小学三年级。那时他们的初遇。

张晓煦是个记仇的人,况且裴奕的性格是他最见不得的乖宝宝型。所以,他们两个人,不可能成为朋友。
很多年没见了,张晓煦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就能认出那个坐在灯红酒绿中的男子。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个人,那个高高在上的裴奕,竟然是Endless中的一名MB!他一直以为,像裴奕那样的人,成不了大学教授,起码也会是个金领吧,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一时的冲动,说不上来的情感,让张晓煦执著地把他从客户手中抢了过来。如果不是他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冰冷,张晓煦觉得自己几乎无法把这个靠出卖肉体的MB和记忆里那个清高孤傲的少年联系在一起。
"张总,您还准备坐到什么时候?"夏颐靠在门口,不满地关掉会议室的灯。
张晓煦才发现自己竟然出神地发呆了。
"夏助理,你不生气了?"他讪讪地靠过去。
"哪敢!"嘴上这么说,夏颐还是狠狠地推开他,"只希望张总你下次别再迟到了。"抛下冷冷的一句话,夏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议室。

早上,裴奕才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和小映合租的房子。小映也是MB,两人年龄差不多,论资历,小映却是元老级的了。当初也是店长和小映收留了他。
"你怎么一大早回来?"小映靠在门边懒洋洋地打着哈欠,"不是说要休息吗?昨天怎么又去店里了?"
裴奕疲惫地叹了口气:"别提了!昨晚帮罗哥把拉我这儿的钥匙送去了,结果就碰到一个死皮赖脸的客人,硬是要把我带出场。"
小映暧昧地笑笑:"罗哥不是最疼你了,昨晚怎么没帮你挡一下?"
Endless的店长叫罗毅,店员都称他为"罗哥"。几乎店里的所有MB都和罗哥上过床,但是只有裴奕跟他的次数最多。要是平时,他还会对小映反唇相讥,可是,今天他是在是没力气了。
小映也看出他不太对劲:"裴奕,你没事吧?"
"没事!昨天倒霉碰到个野兽做派的!累死我了!"裴奕边骂边往房间走。
小映对着他的背影笑了:"野兽做派?我倒是蛮喜欢的。怪不得操得你连站都站不稳了!"
"去你妈的!你他妈的就事欠虐!"一个枕头抛过来,小映笑笑地躲开。刚要转身,却又被叫住了。
"喂!帮我把枕头捡回来!"

整个白天,裴奕都在疲惫地补眠。其实以前更禽兽的客人他也见过,至于身下伤得更厉害也是常有的,只是,这次却是难以想象的疲惫。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身体上更累,还是心理上更累。

第三章 在意

"夏,晚上去我家吃饭!"张晓煦掐了下正在埋首工作的夏颐的后颈。这是张晓煦大学时就养成的习惯,不过,有幸承受他这种招呼方式的也只有他那些个哥们。通常夏颐会抬起头来微微一下,应答他的话。
可是今天却重重地打掉他的爪子,头也不抬地说了句:"我还要加班。"
"孜~,没看出来,这么勤奋啊。好了,走吧,我准你下班了。"张晓煦摸着爪子讪讪地笑着,想着姓夏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显然,夏颐并不稀罕张晓煦的特赦,而且很明显地把他当一空气,自顾自工作着。
如此,张晓煦只好使出杀手锏。
"行了,是我爸请你去的,你总不会不给我们家老头儿面子吧?"
果然,夏颐抬头看了他一眼,略为的犹豫后,开始整理东西。
妈的!张晓煦忍不住抱怨,老头儿就是脸大!

们打开的一瞬间,一个人影便飞了出来。夏颐还没来得及睁大眼看清楚,就被一个温软娇小的身体紧紧抱住。
"小夏哥,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晚啊?"张晓蔓靠在夏颐的怀里略略撅嘴抱怨。
"小蔓,你太偏心了吧,也不抱哥哥一下。"张晓煦戏谑地笑着,"可不是我刻意骗你的,都是我们公主的命令。"说罢,朝夏颐努努嘴。
张晓蔓只是白了她哥一眼,随后在夏颐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小夏哥,你先坐坐。我准备一下就能开饭了。"说罢又活蹦乱跳地奔厨房去了。
张晓煦在一旁矫情地憋着笑摇头叹息:"唉,女大不中留啊。你看我妹早上刚下的飞机,就贤惠地亲自下厨为你准备晚饭了。之前在家让她给我倒杯水都不肯!"说着抬头瞥了夏颐一眼,"夏啊,我妹对你的心思是没话说了,你做我的妹夫我是绝对放心!"
夏颐看了眼张晓煦一本正经的样子,望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女孩子的背影,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认识张晓煦没多久,经常被拉到他们家,给他妹做免费家教。那时候夏晓蔓还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小丫头,总喜欢对着他灿烂的笑,露出闪闪发亮的牙套。夏颐也把她当作自己妹妹般照顾和疼爱着。可是小丫头总是会长大的,渐渐地变成活泼可爱的少女,而对夏颐的感情也在微妙地变化着。夏颐能感觉到,但是他把这当作是少女情窦初开的短暂热情,想着她的感情会慢慢变淡。
后来,张晓蔓的父母送女儿去英国读书。走的那一天,她没有抱着父母痛哭,也没有抱着哥哥撒娇,而是扑进夏颐的怀里轻轻抽噎,反复着一句话:"小夏哥你要等我回来。"
为了安慰她,夏颐也没反驳,算是默认了吧。本以为再见到这丫头时,她会带着一个欧罗巴血统的男友。可是没想到,已经变成小女人的小丫头还是这么执着。
再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的小女人,夏颐轻轻叹了口气。

饭桌上,夏颐忍受着张晓煦一直飘过来的贼笑,和张晓蔓热情到让他有些不自在的招待。为了摆脱尴尬的境地,他主动开口:"怎么没看见伯父伯母?"
"哦,他们有个饭局,回来可能都晚了。"张晓蔓边帮夏颐夹菜边回答。
张晓煦做作地叹了口气:"唉~你们这么眉目传情的,酸得我都吃不下去了。"顺带做了一个夸张的没食欲的表情。
"不想吃就滚蛋!"张晓蔓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也不是好惹的主。
"好吧,老哥就做回好人,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张晓旭嘻嘻哈哈地准备走人。
"哼,我看是你自己有约会吧。"夏颐头也不抬闷闷地嘟囔了一句。
张晓煦大大咧咧地笑着走了,给他认为绝配的两人制造了独处的空间。

说到约会,张晓煦今天还真是没有。这倒不是因为他没有约会对象,而是忘了安排而已。张晓煦,绝对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十三岁没了初吻,十四岁没了初叶,十五岁差点当上未婚爸爸,不过当机立断地带着女友做掉了所谓的他的骨肉。十几年来,张晓煦在百花丛中游刃有余地飘来荡去,别说女人了,就是男人也换了好几个。只是张晓煦也有自己的原则,见好就收,好合好散,床伴虽然多,但相处的倒也轻松。所以,他虽然身处花丛中,却从不让花瓣粘身。
张晓煦听着CD开着车,惬意地思考着是老老实实回家还是在安排点什么活动?
想着想着,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影像。他调转方向盘,朝Endless的方向开去。把车停在了门口,犹豫了一下,他没有出去,只是招招手。
门口的侍应生小跑着过来,对这黑色凌志的主人礼貌地一笑:"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张晓煦手指敲敲车窗:"裴奕在不在?"
那侍应生想了想:"裴奕现在不在店里,要不我帮先生再介绍一名店员?"
"不用了。"张晓煦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发动车子,一溜烟地走了。

"小白,怎么了?"小映懒懒地走过发呆的侍应生身旁。
"没什么?"小白耸耸肩,"一个来找奕哥的客人,听到他不再,气冲冲地走了。"
"哦?"小映没说话,眯着眼睛盯着那辆凌志开走的方向。

想到裴奕被其他男人带出场,张晓旭就忍不住怒火攻心。重重地敲了一下方向盘,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靠!我为什么要在意他的事情!

第四章 决定[上]

裴奕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天色很暗,他懒懒地问了句:"几点了?"
小映从隔壁房间探出头来:"醒了?你还真能睡!"然后一阵唏唏簌簌的声音,"惨了,都快九点了。我先去店里了,厨房里有饭,饿了自己热热。"
"靠!这么晚了。"裴奕边嘟囔边要起身。
"行了,你歇着吧。"刚撑起的上身又被小映推了下去,"啧啧,看你脸都睡肿成猪头了,客人不被你吓走都不错了。我帮你跟罗哥请假,你就好好歇着吧。"说着又在裴奕脸上揩了一把油。
听到关门的声音,裴奕又倒回床褥里,肚子饿了,但是懒得起来。

"怎么,终于来了?"罗毅站在吧台后气定神闲地调着酒,"映哥啊,你是越来越大牌了。"
小映带着淡淡的笑:"哪敢啊,再说,大牌也轮不到我来做。"话虽如此,他还是大咧咧地接过罗毅刚调好的一杯Angle Kiss ,仰头而尽。
"不错,有进步。比上次的Mai Tai 味道好。"小映添添唇角的酒渍,对着罗毅暧昧地微微一笑。
"行了,别把你对付客人那招用到我身上。"罗毅擦着酒杯,"裴奕人呢?"
"他不舒服,让我代他请个假。"小映说着捋了捋前额飘散下来的头发,对着吧台对面看了他很久的胖男人露出一个极具魅力的笑容。
"哦,他还好吧。"罗毅看了一眼小映。
"没事,就是有点累。"小映嘴里应合着,眼神却在专注地挑逗吧台对面那个看起来像颗土豆的男人。
小映是店里元老级别的人物了,也是跟着店长最久的人。除了他,没人敢无故旷工,也没人敢公然挑衅店长的权威。而罗毅好像也习惯了小映的态度,除了偶尔瞪他一眼,到没真没拉下过脸来。
试问一颗土豆怎么能抵挡得了小映的魅力?所以,三分钟后,小映就笑嘻嘻地搀着土豆离开了。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罗毅轻轻弹了口气。

张晓煦气冲冲地回到家,把自己狠狠地扔到King Size的舒适柔软的床上。躺成一个大字型,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他和裴奕应该算是初次见面就结下仇的人。他忘不了裴奕当时不屑的眼神,看自己想看一只虫子般的不在意。可是"冤家路窄"这一词在他们二人身上却体现得淋漓尽致。
暑假结束后,张晓煦因为作弊,留了一级。看着同学们都升上了四年级,自己却还得在三年级窝着,他就一肚子火。不过,当看到那个不长眼的小子裴奕跟自己同伴时,他就更火大了。
虽然在一个班里,两人也从没讲过话。张晓煦是坏孩子的典范,是一帮坏小子得老大,跟小流氓打架,上游戏厅,逃课,考试作弊......反正是把坏事做了个七七八八;裴奕呢,则是好学生的模范,是老师的心头肉,使乖乖牌们的榜样,这个竞赛那个表演,反正奖状奖杯是拿了一大堆。
这两个人以不同的方式出名,两个极端,像是异面直线,永远都不会有相交的那一天。

张晓煦万万没想到再次碰见裴奕的时候,两个人竟然产生了交叉点。虽然这交叉点也就仅限于床上,而且还是裴奕的工作范围。
张晓煦到现在还是讨厌裴奕。说是孩子气也好,记仇也好,反正他张晓煦认为他讨厌裴奕,那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毋庸置疑。他曾经梦见自己骑在裴奕身上,打得他痛哭流涕,没种地求饶。尽管是个梦,也让他的自信心暴涨,征服欲望飙升。
想到这里,又自然地联想起昨晚。裴奕,就是那个自命不凡好像永远都是高不可攀的裴奕,竟然会在自己身下摆动着腰身呻吟迎合着,像个女人一样被自己掠夺占有。脑袋里浮现昨夜活色生香的画面的同时,张晓煦感到身下一阵燥热。
"还真他妈骚!"他口中虽然骂着,手却不由自主地握住自己已经抬头的下身,上下套弄起来。达到高潮的一瞬,他眼前浮现的是裴奕在他身下那张泛着潮红的脸,微微颤抖的睫毛和不住的呻吟。
张晓煦把这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和冲动归结为--征服的快感。
【亦步亦趋—诺米】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