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变态和吸血鬼的情事—莳冢

时间: 2016-07-02 23:45:26 分类: 今日好文

【变态和吸血鬼的情事—莳冢】
寒风刺骨的夜晚中,有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梅香苑的店门口招揽生意。风不停的吹到“她”的脚上,冷嗖嗖的。
“早知道就带一条围巾了。”“她”嘟囔著,妙目一边睨视著路上来往的人。百分之九十的男人会用色迷迷的眼神看“她”,其中有一半的人知道“她”是做什麽的,再其中,有大半的人是不敢上前询问的。
“她”的名字叫做梅波儿,今年十八岁,是H城有名的饭店梅香苑的经理,同时也是老板梅超凤的儿子。
要说梅香苑这个地方,真是无人不晓。虽然表面上是酒店,但是里面却暗藏著玄机。从十楼开始的房间都贵的吓人。里面装的是粉红色的灯管,粉红色的床幔,还有粉红色的窗帘。每天晚上形形色色的男人女人会在这里出没。
每当酒店生意不好的时候,梅波儿就会站在大门口揽客,说的好听一点那叫客串一下礼仪小姐。说的难听一些那就是拉皮条的。
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讲到这里,那是说来话长。
话说梅超凤,实乃H市一女强人。从十三岁开始就出没於烟花之地,凭借著出色的外貌和聪明的头脑,二十岁的她成了H市首富梅投瑙的情妇。那时候梅投瑙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头一个。
好不容易怀上孩子,原本是想生个女儿好继续勾搭他爸,没想到却是个儿子。
原本想好的名字“波波”也变成了“波儿”。不过即使如此梅超凤也从来没放弃过自己的梦想。她给波儿穿上女装,没想到儿子变成了小美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冻死人鲁……”波儿搓了搓手,身上的小旗袍被风吹的紧紧贴在自己身上。他摸了摸胸前装上的两个肉弹,已经被冻的硬邦邦了。
从酒店的大厅中传来的锺声,已经十点多了。他已经在这个门口站了约莫两个小时,车库从原本空空荡荡变成满员,波儿估计今天老娘对自己的表现应该会很满意。
“回去睡觉吧……”他嘟囔著往回走,早睡对皮肤好,而且暗红色的天空让他感到压抑。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街上突然出现了两个人。明亮的路灯突然闪烁起来,那两个人穿著黑色的大披风,东张西望的,探头探脑。
“原来是乞丐……”波儿原本期待的心情一下子落空,他刚迈开步子准备走,就看见那俩“乞丐”兴冲冲的朝他走过来。
波儿皱起了眉头,梅香苑可从来不接这种客人,要是被缠上了会很麻烦。
想到这里,他开始快步走,但是没想到他眼前一黑,那两人竟然跑的比他还快。他们一时间绕到了他前面。
一个家夥抓住了他的手,另外一个家夥抱住了他的腰。
波儿刚想叫“非礼”,不过却惊讶的发现那两个乞丐的眼睛居然是血红色的。
他还没将这个奇异的发现公之於众,突然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痒,那两个乞丐竟然咬人。
“喂!你们注意一点!别咬人啊!”波儿刚想提醒他俩,不过却觉得头晕目眩。
那两人家夥竟然在吸他的血。
那要死人的!波儿死命的挣扎,终於奋力逃脱了那两人的狼咬,但是已经太晚了。
波儿看到那两人的红眼睛中已经开始透出了可怕的欲望。







如果世界上面存在吸血鬼这种事情是合理的话,那存在像梅波儿这样的人类也应该是合理的。他有点惶恐的看著两个穿著黑披风的乞丐,他们很显然已经快处於爆发的边缘了。
说到爆发,这也是有原因的。
那要从波儿两岁的时候说起,因为职业的特殊原因,他母亲梅超凤的抽屉里总会有各式各样的药物,百分之九十九,那是媚药,但是年幼的波儿完全不知,看到花花绿绿的东西就往嘴里面塞,等到他妈发现已经晚了。波儿已经倒在地上面动也不动。洗胃什麽的完全没有用,这种药物通常是吃下去以後马上就会发作的。不过对於一个两岁的孩子来说,情欲这种事情他根本无法理解。吃了那麽多药,先是觉得浑身发热,然後再浑身发冷,等送进医院,医生说平安无事。也就是说那小子已经全部把那些媚药的力量全部化解吸收了。
就是这样一个事故造成了波儿异常的体质。
起初梅超凤还没有发现,但是到了後来,她觉得不对劲。波儿不仅男性的体貌出现的晚,而且体毛稀疏,皮肤白皙,喉结也并不突出。这虽然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後来她才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波儿全身的体液似乎都变成了媚药。
起先是一个苑子里的姑娘喝醉了酒就乱吻了波儿,没过五分锺那姑娘就开始脱起衣服活像是吃了猛药一样。
这个可以解释为醉酒了发酒疯,但是隔壁家的一个纯情小女生半夜跑来告白,不仅强吻波儿,最後还要强上,还好被梅超凤及时赶到阻止,否则波儿高额的开苞费就飞走了。
从此,梅超凤了解了一个事实。她的儿子可能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
无论男女,只要是和他接吻,都会立刻变成发情动物。
从此,波儿被严禁和女人接吻,吃饭睡觉和日常生活都是一个人。
交代到此结束,现在波儿面临了一个非常大的危机。那两个乞丐吸了他的血,快要不行了。
阴暗中波儿看不清楚那两人的容貌,他本能的想要逃跑。是这两个家夥先袭击他的,他才是受害者。
老实说,他还从来没有看过男人喝过他的体液会有什麽反应。
那两人的嘴里开始发出低沈的呜呜之声,波儿有点害怕那红眼睛,他立刻实施了自己的逃跑行动,可惜失败了。
那两人一开始就跑的比他快。他被两人抱住,三人立刻抱做一团。
〃给我……我想要……〃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一个家夥在波儿的耳边吹气说道。那声音还蛮好听。
波儿浑身一震,那热风吹的他耳朵痒痒。他哆嗦了一下,说道:〃我们这里不接待乞丐……当然只要您有钱…………呃……什麽姑娘都随便挑………………〃
〃钱我们当然有…………〃另外一个家夥似乎还保持了点神志,但是血红眼睛中也是充满了疯狂。
他从宽大的袍子中掏来掏去,终於,他掏出了一个东西来。
在波儿的眼前甩了一甩,然後扔给了他。
波儿瞥了一眼,然後吓了一跳
那玩意儿金黄璀璨,好像是金条。他摸了摸上面的印字,没错,竟然是中央银行发行的金条。而且还是好大一条。
波儿立刻变了脸色,脸上堆出了谄媚的笑容。他小心的将金条捧住,知道这两个家夥是大金主。
这时,他一点都不害怕,也不再感到畏惧。
〃请进去吧,我会为您们准备最好的房间……〃波儿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
那两人粗重的喘气,最後盯著波儿的脸瞧了好一会儿,互相点了点头。
















波儿只觉得身体一轻,那个人居然将他拦腰抱起冲进酒店大堂。门口的礼仪小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刚叫了一声“波儿”小姐,那两个黑影便呼啦啦的飞了过去。
“房间在哪里?”其中的一个家夥低声的对波儿说道。
明亮的店堂内,波儿隐约可以看到包裹在黑色披风中的白皙皮肤,被两个人这样抱著他真不是滋味。
“二十三楼B,希望小裤裤不要走光了才好……”他小声的回答,那两人点了下头,张望著找到了电梯,轰隆一声电梯似乎一下子就到了底楼,然後连按钮都没按,那门竟然就开了。两人速度奇快的跑进去,然後那电梯竟然瞬间到达了二十三楼。
波儿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那速度简直不是人类可以达到的。那两人两脚将B座的大门揣开,然後将波儿放倒在了红色的地毯上面。门立刻被关上
波儿狼狈的趴倒在地毯上面,他精心整理过的头发变得散乱不堪,胸前的两个肉弹一个歪倒在腋下,看起来颇为可笑。
他清了清嗓子,陪笑著说道:“两位是喜欢什麽样的女孩子,我立刻为你们准备。”
不过当他抬起头来看著那两人的时候,他惊呆了。
那两人已经非常迅速的脱去了身上的衣服,黑色的大披风被胡乱扔到一边,他们居然正在粉红色的床上交缠著,那姿势刚好是非常典型的69。
银亮色的头发好似假发,充满的异域情调的五官,不过波儿看的不清楚。
其中的一个听到了波儿的话,抬起了头。
四目相交的瞬间,波儿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在轻微的颤抖。他见过很多客人,但是从来没见过这种的。
那人的眼睛中就像是喷出了火焰一般的鲜红,他从床上跳了起来,不管他的同伴呻吟了一声,直接来到波儿的面前。
“呃……您请稍等……”波儿一下子吓得跌倒在地,他结结巴巴的想要安抚他,却发现一只苍白的手在电光火石之间拖住了他的下巴。
冰冷的嘴唇靠了上来,他吓得刚好张开嘴,就发现有一条舌头钻进了口腔。还没等他咬紧牙关,就开始吸吮起来。
“完了……”波儿心中这样的哀叹,叫救命不成,他只能死命挣扎。
可惜那是徒劳的。
口腔中的那条冰冷的舌头已经开始慢慢的舔舐他的舌头,波儿觉得浑身发热。虽然少的可怜,但是他不是没有接吻的经验。
此时的他可以清晰的看清楚面前之人的容貌。
精致的五官就像是娃娃一样,那怪人长的很年轻漂亮,波儿不知道用什麽词汇来形容,但是他知道这人比所有梅香苑中的小姐们都要妖豔。
他瞪大了眼睛,隔著轻薄的旗袍面料,他感受到了那人的下半身正毫不留空隙的抵住他的小腹。
“唔唔……”波儿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他胡乱的敲著那人的背脊,觉得嘴巴里面的口水都要被吸干了。
舌头似乎已经要钻到喉咙口,那人似乎还不满足想要卷起波儿的舌头交缠交缠。波儿的心中恐惧的要死,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就要被这两个家夥给上了。到时候老娘知道少不了一顿毒打。他想到这里,浑身一抖,用力的一咬那人的舌尖,那人低吼了一声,终於收回了自己的舌头。
银亮的唾液还有血丝在那人的嘴角,破掉的舌尖舔了舔嘴唇,那人诡异的笑了起来,充满了异样的情欲。
这一切都让波儿感到哆嗦。







4
“哥哥,你真坏啊……这次又想要独享麽?”床上那人尖声叫了起来,他跳了下来,一下子就蹦到了波儿的面前,和另外一个家夥并排站著。
波儿大吃一惊,那两人居然长的一模一样,光看脸一定会让人以为他俩是对姐妹花,而且还是妖豔之花。他的视线往下游移,却发现那两人胯下的那东西早就高昂的挺立。又粗又长,还黑呼呼的。
波儿的眼睛快要瞪出眼眶。
十七厘米?不对!估计已经有十八厘米了!波儿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羡慕之感。因为体质的关系,他的那活儿只有十一点三厘米长,为了这个,经常被老娘嘲笑。
若是那个姐妹被这两个家夥上了一定会爽到天亮吧……波儿心中有点苦涩,他经常用酒店的监视屏幕偷看客人们的欢好。他老娘不许他亲近女人,所以很多时候他会偷偷的自己解决。但是长期穿著女装让波儿不止一次的把自己想象成是女人,在那些粗壮的男人身下喘气呻吟。虽然波儿的这种思想还未上升到双重人格的地步,但是也已经够怪异了。
他母亲虽然有所发觉,但是却并未阻止其发展趋势。
男女兼杀才是王道嘛……说不定以後能够卖个好价钱。梅超凤是这麽盘算的。
波儿吞了吞口水,眼睛发直的瞪著那两人。不知不觉他也开始急促的喘了起来,这时那两人朝他扑了过去,七手八脚的将他的小旗袍剥下。装在胸前的肉弹被扔到一边,三人在地毯上滚做一团。波儿如同堕入重重云团中,毫无现实感,只觉得下身一阵兴奋。
他努力的低头看,那一个家夥竟然用力的吸吮著他的下身,另外一个则趴在他的身上轻咬他的乳头。
“啊……”难以自禁的酥痒感和快感充斥著波儿全身,他热血沸腾,下面的那活儿立刻硬起来,这时它已经完全被包含在了冰冷的口腔中,被来回的摩擦著。波儿的阳具并不粗大,那人的口腔可以完全含住而且似乎还游刃有余。
波儿觉得既兴奋又羞愧。他一边呻吟著,轻微的弓起了身体。这是姑娘们常做的动作,波儿也不自觉的模仿起来。
他心里有另外一种声音在抗争,他知道在这样下去自己肯定要被这两人吃掉,但是身体就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去迎合。
小巧的男根已经膨胀到了极限,波儿的神志也快接近混乱。一只冰冷的舌头还在肆意的舔舐,波儿的手紧紧的抓住地毯,他呻吟道:“啊……不要舔……嗯……”
“似乎已经可以了……”一人松开了嘴,舌头又舔了两下,然後兴奋的媚笑起来。
趴在波儿身上的另外一个家夥抬起头,乳头已经被他啃咬的坚挺发亮,他虽然也是欲火焚身,但是抢先还是知道的。
“哥哥!难道你这次又想先上?!”他扑了上去,也含住了波儿的男根。
“我是哥哥,当然我先上,这样,我上一次然後让你两次如何?”另外一个做哥哥的家夥急促的说道。
“行!说好了!”那弟弟眼睛发亮,不过还是不甘心的多舔了两下然後再松口。
喂喂,你们还没问我同意不同意呢……
“啊……”波儿刚想说,但是口中发出的是充满了诱惑和快感的呻吟。他终於想起来自己的手还能用,支持这想要爬起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再次惊愕的看到那个哥哥,似乎正在做诡异的事情。
他的阳具的上方抵住了一个柔软白皙的臀部,那家夥正在奋力的掰开自己的臀瓣。
有没有搞错?!
到底是谁上谁?
波儿只觉得头晕眼花,他完全糊涂了。








5
“你……你们别乱来!”波儿惶恐的叫了起来,他原本想大叫,但是他知道这房间的隔音措施是绝对一流,无论他在里面怎麽叫外面也不会听见。
而且很明显,那人对他的警告置若罔闻。
没有任何的润滑,波儿觉得自己的阳具一紧,然後便被冰冷的肉壁所包围住。那人的小穴竟然弹性十足。
“啊啊啊!”别说是和男人做爱了,波儿连和女人交欢的经历都没有,他还是第一次进入到这种地方,狭窄的洞穴紧紧的夹住他的男根,虽然有点痛,但是却让波儿爽到家。
那人用力的坐下,嘴里发出了快意的呻吟,他来回的扭动著腰肢,先是左右摇摆,然後再上下起伏,壁穴和肉棒艰难的摩擦著,无比的麻痹和疼痛之感让那人感到了颠峰。虽然波儿的棒棒不长,但是在他血液的催动之下,那人竟然快速的感到了高潮的临近。
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双手握住自己的阳具来回摩擦。
“慢……慢一点……啊啊……好舒服……”波儿淫乱的呻吟著,旁边另外一个家夥见状,再也按奈不住,干脆将自己的阳具塞进了波儿的嘴中。
“唔唔…………”波儿原本还想再呻吟两下,不过现在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他的身体持续的弓起,腰部快要受不了,他的心跳持续加速,口水因为含入了巨大的阳根而从嘴里溢出。
“唔……要……射了……”他含含糊糊的说道,眯起眼睛,下面一痛,乳白色的淫液喷涌而出,滴滴答答的从那人的小穴中慢慢的流出,洒落到红色的地毯上面。
但是这很明显还没能满足那人的欲望。他还在不停的扭动著身体,想要更多,但是无奈波儿的棒棒开始变软,他恋恋不舍的将屁股挪开,血红的眼睛盯著沾满了牛奶的棒棒,这时,另外一个家夥冲了上来。
“哥哥!轮到我了!”
“不行!我还没结束呢!他这麽快就不行了!让他休息一下我要继续!”那做哥哥的家夥丝毫不忍让,他握住了波儿的阳具,灵巧的舌头舔了上去,最後一口含住。
波儿浑身一抖,腰板掉落到地板上,刚软下去一点的下身再次受到了刺激,竟然再次的快速勃起。
“不行!轮到我了!”弟弟在旁边干著急,他看著哥哥和人欢好,心中痒痒,身上亢奋无比,刚以为可以上了结果还被放鸽子。这怎麽能让他不感到恼怒。
血红色的眼睛中燃起熊熊的烈火,那弟弟的指甲在瞬间变长,割开了哥哥的喉咙。红色的鲜血流了出来,波儿的瞳孔瞬间急剧的收缩。
“好啦好啦……让你就是……用不著动手嘛……”那哥哥终於做了让步。但是当另外一个家夥刚想要坐上去的时候,他惊奇的发现那个人类身上发出了与吸血鬼相当类似的邪恶之气。
他好像正在狞笑。
“哥哥,他的样子有点不对……”做弟弟的舔了舔嘴唇,心下并没有在意。
那哥哥还没有答话,波儿便发出了阴惨惨的怪笑。
“你们就这麽想要被我干麽?”他一个翻身,竟然用奇大无比的力量反过来将那弟弟压倒在身下。
“放心!我会让你们爽到极点!”
波儿嘿嘿的笑起来,让那两个不速之客同时感到了兴奋和不寒而栗。








6
只要是认识梅波儿的人都知道,绝对不能让他见血。否则後面会发生什麽事情那是难以估计的。
十岁的时候,波儿曾经被人诱拐过。说来也是他母亲梅超凤的不是。老喜欢把波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後这就引来了一个变态恋童癖,他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用一支棒棒糖拐骗了波儿,正当要侵犯的时候,极度害怕的波儿抄起了旁边带有铁钉的木棍狠狠的朝那男人的头砸去。
那男人倒在血泊中,断了气。这件事情梅超凤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摆平,但是这件恐怖的绑架事件给波儿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从此他见到血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狂暴无比,而且性格恶劣,起码要睡一个晚上才会恢复。
此时,那两个家夥似乎察觉到了什麽,但是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们面对粗暴而又充满了邪气的波儿反而是感到了有趣和新鲜。
〃太好了!哥哥!他说要让我们爽!〃被波儿压倒在身下的那家夥兴奋的叫了起来,他主动的厥起了臀部。
波儿眯起眼睛没说话,他的手慢慢的抚摸过那白皙的臀部,并不急於侵入。
一根手指慢慢的深入小穴中,那人浑身抖动起来。
〃啊……快……〃他呻吟道,似乎已经非常有感觉。
〃嘿嘿,我偏不快……〃波儿干笑两下,邪气的又伸入一根手指,这并不能将那弹性十足的小穴充满,那人不满的扭动起来,发出了低沈的呜呜声音。
〃快啊……嗯……〃
他越这麽说,波儿越不那麽做。两根手指慢慢的在狭窄的甬道中滑动,不紧不慢。
〃啊啊!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啊……〃
波儿冷笑著将手指抽出,然後用力的拍了拍那柔软富有弹性的屁股。
〃嗯……〃那人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哀求的说道:〃求求你……〃
〃如你所愿。〃波儿跪了起来,托起那臀部,高耸的阳具猛地插入,全根没入。他快速的抽动起来,劈劈啪啪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中作响。
每抽动一下,都会有极其淫荡的呻吟声回响。
〃不……不公平!〃那哥哥叫了起来,他冲了上去,死活想要将两人分开。
〃为什麽刚才对我就那麽冷淡?!〃他看著眼前的景象快要发狂。
波儿一手托著那臀部,另外一手则捏住了冲上来的那家夥的阳具。他来回抚摸著,非常有效的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跪下来,背对我……嘿嘿……我也会让你爽的……〃波儿冷笑。
那哥哥吞了吞口水,顾不得什麽立刻跪了下来,他将臀部对准了波儿,毫不羞耻的将自己的後庭暴露在波儿的面前。
〃呼呼……都是淫荡的家夥……〃波儿一边喘著气,快速的插动让他的身体亢奋。他的一只手慢慢的抚摸著另外一只臀部,然後三根手指一下子并紧插入。
刚才的精液似乎还留在里面。湿滑湿滑的粘稠感沾满了波儿的手指,他全身快要达到痉挛,手指连同阳根快速的抽动,一时之间呻吟声大作。
连波儿都没发觉他自己也在快活的大叫著。
这一夜,波儿经历的从未有过的淫乱,他记不得自己到底射了多少次,直到浑身虚脱,他终於体力不支沈沈的睡去。
直到第二天中午,波儿才醒过来。他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地毯上面,浑身发软,而且还一丝不挂。
〃发生了什麽事情?〃他环顾四周,自己的小旗袍就在门口不远的地上面。再看看地毯上面,似乎有什麽奇怪的痕迹。
波儿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终於清醒过来。
〃那两个人呢?!〃他记起了昨天晚上的荒淫,惊惶失措的张望著四周。
房间中哪里还有什麽人!








7
人呢?
黑披风呢?
金条呢?!
波儿迷茫的看著房间,他刚想爬起来,却一下子扑倒在地。
靠!竟然爬不起来!
他越想越头痛,难道昨天晚上那些全部都是虚幻的梦麽?
这决不可能!留在地毯上面的痕迹全部都是那荒诞淫乱的见证。
“难道是跑了?!”波儿越想越害怕,他竟然让那两个大金主给偷偷溜走了?!
那钱也飞了,自己还被人强上了?!
呃……虽然好像是他上别人……
“混蛋!别让我再看到你们!”波儿忿忿的爬到门口,将自己的小旗袍穿戴上。他缓缓的起身,好不容易来到浴室,看著镜子中的自己哀号了一声。
昨天晚上化的妆全部糊掉了。
还好这副模样没被人发觉。
而且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老娘知道……否则少不了一顿毒打。
【变态和吸血鬼的情事—莳冢】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