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弟弟是变态!(兄弟)—三千觋

时间: 2016-07-02 23:10:36 分类: 今日好文

【我弟弟是变态!(兄弟)—三千觋】
丰一喆开着自己心爱的宝马M3飞驰在公路上,如同一道红色闪电。搞得其他车辆不得不"让贤",气得直按喇叭。丰一喆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心想,白痴,有本事超我啊!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没错,从小到大丰一喆就是比别的人高一等。他父亲是房地产大亨,有上亿的资产。他像个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要什么有什么,从来没人敢杵逆他,搞得他对谁都瞧不起,喜欢斜着眼看人,满脸不屑。怎奈老天就是这么不公,这样一个纨绔子弟,嚣张小子,偏偏不是矮如武大郎,丑若左思,反而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岳美姿仪,羡煞旁人。头脑也聪明,只是不想把大好青春用来浪费在一堆无趣的事务上,好歹看了看书混到名牌大学毕业,也就作罢。
这样一个人,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钱有钱。完美?不,怎么会,如果有个贤妻才该算吧。
可惜丰一喆万般好,他却是喜欢男人的。对女人可以体贴爱护,可惜就是提不起性欲......
丰一喆对他自己这点倒没什么可羞愧的,反正性趋向这东西,如同他身下那宝贝是一样的,不由得他自己思维掌控,随性,随性就好
他把跑车开进车库,锁上门,往别墅入口走过去,只见别墅台阶下方竖着一堆箱子,大大小小十几个,散落一地。丰一喆有点呆,李叔干嘛把垃圾丢在大门口?皱着眉走过去,看到满箱子里装的不是垃圾,而是自己的东西,大到Dell笔记本电脑,刚买的HushPuppies休闲鞋,小到耳环,尾戒,一股脑的丢在巨大的纸箱里,乱糟糟的一堆
"操!"丰一喆想,这堆杂种佣人反了?敢动我的东西。跑上台阶掏钥匙,开门,打不开,他顿时感到头晕目眩,血压升高,妈的,他大力敲门"给我开门!李叔,开门!"
门开了,面前站着的不是李叔,而是一个十五六岁的陌生少年,脸色苍白,面无表情地道"谁?"
丰一喆记忆能力超强,几乎见过一面的人都不会忘,这个少年,头一次见,他肯定
"妈的,我没问你你倒先问起我来了!你怎么会在这?谁叫你进来的?李叔呢?"说着他就用臂去推少年想走进屋里。
少年没说话,右手一甩,门砰地一下砸在丰一喆的手臂上,痛得他哇哇叫。
丰一喆哪里受过这等屈辱,火早就冒到一丈高了"小子,你敢打我,告诉你,你别想活着出这个屋!"
少年把门拉开"只要我活着,你也别想进来,否则我就叫保安了!"
丰一喆冷笑,斜着眼睇他"你叫吧,我等着,看谁被轰出去。"
"私闯民宅貌似是违法的,你想吃几天牢饭不成?"
"这话原封不动还给你!靠,你爸妈呢,小鬼?跑别人家玩也要有个限度。"
少年一愣,笑:"无礼闹事也要有个限度,大叔!"
丰一喆牙齿磨得吱吱响"你个小狗杂种,这是我家!"
少年甜美的笑"这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丰一喆有冲动想一拳打过去,忍了又忍,还没搞清楚状况,他还不至于这么傻。现下要先知道李叔在哪才行。李叔已经是工作了20几年的老管家了,他没出生前他就为他们家族管理家事,是最值得信任的佣人。
"李叔呢?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李叔怎么会让你个小鬼进来,而且还竟然换了锁!"
"这样心平气和地讲不是挺好?"少年微微叹了口气,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我把他辞退了,给了告老还乡的钱,够他养老送终了。其他女佣也都辞了,那个姓刘的伙夫吵着不肯走,说要等少爷回来,我说不用等了,他回来也是一样要滚蛋的,他才心灰意冷地离开了。真是费了我好大的力气。"
说者无奈,听者愤慨
"妈的你说谁滚蛋,你他妈是谁,凭什么让我滚蛋?!"丰一喆简直在吼叫了,他发现他以前都太好脾气了。
"也难怪"少年俏皮地笑笑,眼神露出一丝狡黠,"哥你太贪玩了,去夏威夷呆了这么久,连自己老父亲把遗产给了自己弟弟都不知道。这消息早在半个月前就通知到这里了,可是你不在,竟然还把所有联系方式全断了,独自逍遥快活,这是惩罚!惩罚!"
"什么?遗产?!"丰一喆顿时脑袋一片空白,这个小鬼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怎会凭空多了个半大小子当弟弟?
好像看到他心中想什么般,少年笑着解释"忘了忘了,还未作自我介绍,鄙人姓毕名生,妈妈叫毕萍莲,有点印象了?"
毕萍莲?丰一喆身子一颤,那个女人?
毕生看到丰一喆的反应感到很满意"是,就是你心里想起的那个,跟爸爸去了美国的那个女人,她是我妈,我是她儿子,就是这么回事。"
丰一喆努力回想记忆片断,他见过那个女人是在今年夏天,那女人是个尤物,眼睛可以勾魂,爸爸好像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这也难怪,即使身边一堆美女的丰一喆第一次见她也是一惊,即便他喜欢的是男人,也不由得感叹造物主造物之神奇。毕萍莲三十多岁,没有少女那份羞赧,身上透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身材暴好,前突后翘的,那张脸美若天仙,挑不出一点毛病,皮肤白里透红,滑如胶脂,嫩得仿佛吹弹可破。嘴唇娇艳欲滴,鼻子娇小挺直,还有那双眼睛,茫然中露出一丝无奈与淡漠,瞳仁黑得如同墨砚,反射出的光芒更显锐利难挡。就是这样一个冰美人,只得天上有地上无的仙子,是男人都会为之销魂。但那又怎样呢?爸爸陪她去美国玩,说三个月回来。至此,他还是无法明白那小鬼所说的含义
"你说你是她儿子?那我爸呢,我爸回来了?"丰一喆声音有点抖,毕生所说的遗产,和他现在所面临的境域,让他不由得往那方向想,却又死活不能相信。
"哥我没讲英文哦。"毕生撇撇嘴,晓有趣味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爸爸死了,立下的遗嘱是遗产全部归我所有,所以我在这,而你已被扫地出门,一分钱也没有的拿,至于那些东西......"他指了指门外的纸箱,"我已经当垃圾一样扔掉了,自然你想捡不捡不关我的事,你捡走了我正好可以不用请清洁公司了,呵呵,挺好!"
"放屁!"丰一喆当真暴怒了,头脑一片混乱,神经抽痛折磨着他的躯体,"谁要捡那些垃圾!先告诉我,你跟我爸是什么关系?什么时候的事,你妈不是才刚认识......"
毕生打断他的话"爸爸跟我非亲非故,不过他为了我妈妈把你抛弃了,这就是结果!"毕生的嘴角挂着一丝邪邪的笑容,那是魔鬼看到人在痛苦中挣扎般满足的微笑,他看到别人受苦会感到兴奋欣喜,甚至战栗,兴奋得战栗
"哥?"看着丰一喆沉默良久,毕生试探地叫了声
"别这么叫我!"丰一喆低吼,怎么办?怎么办?接下来要怎么生活?爸爸怎么可以这样,他理解不了也不想理解。母亲早亡,对于父亲,丰一喆始终认为那是个虚幻的存在,丰一喆一直是个独立专行的人,没看过谁的脸色做事,这都拜他父亲所赐,父亲每日供他好吃好穿,但却从来没有管过他,就更不必说关心爱护。呆在这样的家里,小一喆可以为所欲为,父亲在他不过一个巨大的银行卡,有取不尽的钞票供他享用而不用担心。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如今却也被剥夺了。父亲?死?狗屁!
他对父亲没有感情,想来父亲对他亦是。所以把所有遗产给他,倒不如给心爱的女人的小孩去博得红颜一笑来得实在!
"你妈呢?我要跟她谈谈。"丰一喆有些无力地倚在门框上,一脸疲倦
毕生轻笑,淡淡地出口"死了,两人一起死的。"
"什么!"丰一喆简直不敢相信,"怎么死的?到底是怎么死的?"
"车祸!你难道怀疑是他杀么?"毕生皱了皱眉
丰一喆那副不可置信的脸一片茫然
"自然,你可以去找爸爸的私人律师谈一下,他会告诉你你该放弃追究的,哦,这是在你付得起律师咨询费的基础上。"毕生的笑很自然,嘴角微微上翘勾出个完美的圆弧,红璨璨的。
丰一喆心灰意冷,低喃道:"我该去哪呢?"这王子受难记太具有戏剧性了,打个他措手不及,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去罗博家么?他想起罗博微笑着说"我有我自己的私生活,我们要互相保持距离"那番话时坚定的语气。他想他完了,今天难道要露宿街头不成?
毕生踮起脚尖拍了拍他的脸,让他回过神来。这个小鬼有着不比他母亲差的姿色,皮肤雪白,脸部是柔和的曲线,散发着一股中性美。瞳仁黑亮黑亮的,又大又圆,仿佛可以穿透一切。毕生的身材偏瘦,个子也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七左右的样子,所以在一米八九身材魁梧的丰一喆身边一站,显得跟个小猫似的娇小。这样近距离的观察,丰一喆心里猛地一动,这孩子不当男妓真他妈浪费了,给富家叔叔当宠也好啊!后转念一想,这等身价,敢包他的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了吧,不由得一声冷哼。
毕生看丰一喆看着自己愣神,觉得哥哥样子好可爱,丰一喆是典型的大众情人脸,高傲臭屁,毕生有种想一脚踩上去的冲动,眸子一转,他轻轻笑了:"哥,做个交易吧!"
"什么?"丰一喆一怔,"你跟我谈交易?笑死,你现在是赶我出门,我还有什么可以拿来跟你交易么?"
"当然,你本身就是个好东西。"毕生笑,丰一喆觉得脊背发凉,怎么都感觉这小子笑得那么淫荡呢?
"说说看"他倒是有点兴趣
"我今年十七岁,监护人是我的二姨妈,我坦言那个女人不合我胃口,所以我需要一个监护人,你可以的是吧?我想我给她足够的钱她是会把监护权转给你的。以后你可以做我的监护人,以此名义住在这里,直到我成年。"
丰一喆冷笑:"你杀人放火还得我帮你收拾烂摊子,你以为我傻啊!"
毕生伸起一个指头指着丰一喆:"知道,哥,我们都是明白人,一百万,照顾我一年给你一百万,够你省吃俭用活上好几年了,即使不省着也够你在某个行当闯出点事业来糊口饭吃。这样的好事可是百年不遇的呦,想清楚,想衣食无忧还是现在露宿街头,全凭你一句话!"
"能问句吗?"丰一喆不答反问
"什么?"
"我父亲的遗产有多少?"
"全部抵成现金大致三千万美金吧,他在美国太挥霍无度了。"毕生无奈地摇头,坦诚相告
丰一喆眯起眼。"一百万是......"
毕生笑如天使:"人民币!"
"抠门!"丰一喆撇撇嘴"成交!"
丰一喆认为,只是在监护人的栏里挂个名,一年就可以到手一百万。这等好事确实是天上掉下的馅饼。他又不是傻瓜,去求那些过去的狐朋狗友借钱,还不是自取其辱?一些人是可以共享乐而不可共患难的,一些人是可以共患难而不可共享乐的。他用二十六年光阴结交的只有前者,甚至结交后者是他所不齿的,现在他尝到苦头了。
丰一喆给罗博打电话,把事情的原委如同诉苦般讲了一遍。那家伙说:"哦,那兄弟间好好相处。"就挂了电话,气得丰一喆七窍生烟
不过丰一喆一早就知道,罗博是个真小人,但是他至少是个真小人,比那些装孙子舔自己脚趾的伪君子强了不知多少倍
罗博是A市赫赫有名的妇产科医生,自然收入不菲,一年红包就不知拿了多少万。不过两人寻欢作乐照样是丰一喆掏钱。罗博连声谢谢也不说,花得那叫一个理所应当。不仅如此,罗博不像丰一喆那样不在乎公众舆论,他对外都是隐瞒自己是同志的,而且仅限丰一喆一人可以上他。有时丰一喆开他玩笑"你公开了生意一定更好做,那些丈夫终于可以放宽心把妻子交给你了不是?"罗博会瞪他一眼:"你衣食无忧少说风凉话,这世道不是你这等不入流的人可以生存的。"
罗博讲对了,他不入流到开始被小孩子耍。

 

有钱可使鬼推磨,监护权转让很快就办妥了。丰一喆只是签了几个表格,毕生这小混蛋就归他所有了。
这段时间两人过得其乐融融,早晨睡到十点起床,然后两人徒步去社区餐馆喝早茶,早茶过后毕生回家,丰一喆去健身部健身,弄得满身是汗,回家冲凉,再跟毕生去酒店吃饭,晚上自己在自己屋里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毕生不管。丰一喆心想,美哉,美哉!虽然不能去外面花天酒地,在这里过惬意生活也比出去挨饿受冻好得多。
可惜他想错了。周三时毕生接了个电话,嗯嗯啊啊了很久,挂上电话时,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当时丰一喆没太理会,那孩子总是有点神经兮兮的。
毕生靠过来,甜甜地笑:"哥,手续办好了!"
丰一喆"哦"了一声,"那就好,把一百万拨进我帐户就算完工。"
毕生一惊:"我可没说现在给你一百万!"
"不是手续办好了吗?你还怕我跑了不成?"丰一喆轻笑
毕生也笑:"哥,给你一百万你铁定跑了。"
"那你想怎么办?"丰一喆发觉好像事情没那么简单,这小鬼到底想要什么?不是就想要没人管着他吗?
毕生笑得更加灿烂:"哥,我还没成年,你要守着我!我万一出了什么事,没人在身边可就糟了。既然你已经是我的监护人,就该履行监护人义务,不可以遗弃被监护人的哦。"
"鬼你妈的小杂种。一百万你是不打算给了?"丰一喆怒道
"一年,我成年了就给你钱,说到做到。"
"那我这一年怎么活,等你给我一百万时我早就饿死了!"
"哥"毕生笑着安抚丰一喆:"你当我的监护人,我会给你发生活费的。"
"只是当监护人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毕生点头如同定音鼓锤
丰一喆思忖了片刻,想来自己应该没什么损失,答应也未尝不可,何况一年后还有一百万拿,他可不想把快到手的钱打了水瓢
"好......好吧"他说。
晚上他就后悔了。

 

毕生窝在自己卧室不出来,转眼就几个小时,丰一喆感到肚子开始抗议,心想忍了,不信他不会饿......就这样又僵了两个小时,丰一喆一抬眼,十点了,小子屋里却仍然没动静。
毕生翘着二郎腿在房间里听音乐,边听边打拍子,时不时地抬眼望下表,看一次笑一次。他特意没锁门,于是如他所愿,"砰"地一声,丰一喆就把门给踢开了
"你小子知道现在几点了?想饿死我吗?"
毕生抬眼望望表,装出一脸惊讶:"哥,你饿了吗?"
"你不饿吗?!"
"我不饿!"毕生淡淡地笑,"今天不去外面吃了!"
"那就给我叫外卖好了。"丰一喆按着肚子叫。这小子在搞什么名堂?不知道家里还有个大活人么?
"要定外卖自己去定好了,用得着经过我的批准吗?"毕生戴上耳机,继续听音乐
丰一喆出去把门一摔,妈的小子不早说,快饿死你大爷了
一口气定了两个pizza,丰一喆开始在房间转圈圈,人一饿什么都干不成,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把肚皮填饱。以前他从来都是山珍海味地吃着,要多少有多少,吃到他都开始生厌。有时候跟一帮哥们出去吃饭,他会点上好几桌,结果吃不掉的全部扔了。就是这么一个从来没饿过的大少爷,现在却落魄到要找个小鬼申请才能吃饭,丰一喆不由得一阵心酸。
想着想着门铃响了,丰一喆如绷紧的箭一般飞射出去,开了房门:"我,我,我的pizza!"
送外卖的小伙子吓了一跳,忙递上热气腾腾的两个纸盒,真怕迟一步丰一喆就把他给吃了
丰一喆拿着pizza一脸幸福,闻着烤饼的香气,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毕生慢慢走过来:"哥,你定了pizza啊!"
丰一喆笑道:"你小子现在也饿了吧!快点一起吃"
毕生从丰一喆手里把两个纸盒接过去,捧在怀里,脸上堆满了笑:"哥,谁来付帐?"
丰一喆一愣:"不是你吗?"
毕生点头笑,把四百块钱递给服务员,"麻烦你,这pizza不论怎么处置,请不要再拿回来给我哥看到,否则我不确保你明天还能做这份工喔!"
送外卖的小伙子感到莫名其妙,但无奈顾客就是上帝,慌忙抱着pizza走了
毕生一脸满意,回头一看,丰一喆一张铁青的脸:"你妈的脑子进水了?"
"哥,我怎么花钱不关你事吧!"
丰一喆一挑眉:"你想饿死我不成?"
"厨房有一大堆材料,哥,去做饭吧,我饿了!"
"你说什么?!"丰一喆吼,他从小到大都没进过厨房,让他去做饭?
"去做饭啊,我们不能每天都在外面吃,我喜欢吃家里做的菜,你来给我煮。"
丰一喆冷眼看着毕生撒娇"你就不怕我把你给毒死?"
"你是我监护人啊,毒死我你可脱不了关系。"毕生笑得邪邪的
丰一喆身子一抖,马上明白过来:"总之我不做,小鬼你爱找谁给你做就谁给你做,如果你出一百万只是来侮辱我的话,你就真把我丰一喆给瞧扁了,一百万我不要了,随便你请几等厨子都够他给你做上一年饭食了。拜拜!老子还不至于被你个人渣给饿死。"
说着就往外走,毕生抢前一步挡住他,嘴角仍含着笑,眼中却是一丝鄙视的神情:"丰一喆,别我给你脸不要脸。中午答应过留下来,现在出尔反尔了?你以为你走得了么?我明天就可以叫公安局把你抓起来,说你遗弃我。有本事你就走个看看,看谁做得狠!一百万我说给就是赏你了,不给又如何?你最好搞清楚现在自己的身份,你已经不是丰家的大少爷了,你就是一条落水狗!"
丰一喆觉得背后发冷,仿佛落入了一个圈套,自己却还浑然不知"妈的,你小子拿我当什么?"
毕生扯扯嘴角,不屑地说:"哥,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折磨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吗?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毕生笑,丰一喆第一次看到毕生笑得这么邪气:"说明白点,你现在已经身不由己了,自己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好好陪着我玩。别惹我不高兴,我玩高兴了自会赏你的。我叫你做什么你最好做,别再摆臭架子。识时务者为俊杰,想来你也不是太傻吧。"
丰一喆往墙边一靠,全身发冷,一句话也说不出。
毕生拍拍丰一喆的前胸:"哥,我饿了,去做饭!"
丰一喆在厨房站了一个小时,拿着菜刀的手一直气得抖个不停,样子超级滑稽
毕生坐在高凳上,手肘支着台板一声不吭地只是看,脸上麻木地似笑非笑着,眼睛漆黑一片,却没有神采
"这个样子好玩吗?"丰一喆低低地道,"看我这么出丑你王八蛋高兴了?"
毕生打个哈欠:"哥,你再磨蹭下去我们就都饿死了!"
"你个狗娘养的,爷爷我不会做!"
"那怎么办?我给你报个烹饪班学学?"毕生说得一本正经
丰一喆想象自己带个高高的厨师帽左手拿勺右手拿铲的样子,他差点就没气晕过去,"毕生你怎么想的?你整我也来点新鲜的,有意思吗?"
毕生笑:"哥,你急了,这是第一步,新鲜的有得是,慢慢来......"
丰一喆一口气噎在喉咙,半天没说出话来。
毕生把他推到一边,"这周饶过你,我是真的饿了!给我去学,以后就你来做。"说着打开燃气灶,把暖水壶放上去。
丰一喆一呆:"干吗?"
毕生吼:"我饿!"

 

满满一碗番茄蛋面摆在面前,扑鼻的香气传来,丰一喆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毕生确实也饿了,没看到丰一喆那白痴表情,兀自捧着自己的一份狂吃
两人狼吞虎咽,到最后甚至差点为了锅里的一点蛋汤吵起来......
丰一喆用手帕摸摸嘴,看着倒在饭桌前的毕生:"没想到你小子还蛮会做饭的。"
毕生头都没抬,"我最爱吃蛋面,所以我只会做蛋面。"
丰一喆皱眉:"你小子怎么说也是个亿万富翁了,拜托高点追求成不?"
"哥"毕生趴在桌子上,下巴枕着手臂,两只眼睛眨了眨"我做的蛋面好吃么?"
"人间极品!"丰一喆脱口而出,说完自己一惊,捂住嘴巴呆呆地看着毕生
"俗话说,饿了甜如蜜,鲍鱼熊掌吃多了跟吃糠是没区别的。"
丰一喆苦笑:"你教育我呢?这道理我自然懂,只是谁有鲍鱼不吃去吃糠糟。"
毕生笑:"哥,你现在连吃糠都不一定吃得起呦!"
丰一喆再苦笑:"我真是不懂,你个小孩,非亲非故的,为什么非跟我过不去呢?这样相处不是挺好?"
毕生沉默,半晌才低喃:"哥,我恨你!"
丰一喆一呆,静静地竖直了身子,看着毕生墨黑的眸子,没有光点,如同大海般深邃神秘。他仿佛在哪见过这双无神的眸子,充满蛊惑的魅韵。想了下他记起来了,是毕萍莲那个女人。
【我弟弟是变态!(兄弟)—三千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