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爱宁静路之浪漫巴士站等系列(下)—林紫绪

时间: 2016-07-02 22:42:33 分类: 今日好文

【我爱宁静路之浪漫巴士站等系列(下)—林紫绪】
14
又逢周末,周明义带尹安然回东卫星城探望父母。
周父又抓着儿子进书房。
"这上下,已经定了吧。"周仲翰问儿子。
"是。"
"延年呢?他有什么打算?"
"他得到出售股份的钱,带着佩佩去澳洲了。"周明义回答。
"李延年打算退休?"周仲翰有点不相信,由于儿子的缘故,他认得李延年,也曾在财经杂志上留意李延年的消息,他有些不相信曾经叱吒一时的李延年会这样就退下来。
"父亲,这不过是平常事。"
周仲翰叹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明义,你自己要好自为之。"
周明义点头,"是,父亲。"
"我是帮不上你什么忙,一切全靠你自己。"周仲翰叹息。一直以来,他享的是儿子的福,他还真的帮不上儿子。
"不妨,我还有一班员工,大家齐心合力共同合作。"
"过千人的生计在你肩上,要当心。"
"我知道。"
吃着饭,尹安然注意到,周明义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色,他感觉到最近一段时间,仿佛周明义的身边已有一股风,将要送他直上青云。
晚上回到宁静路的家中,周明义坐在客厅沙发上,难得的看起电视节目来。
尹安然不由想到,似乎周明义很久没有这样闲适了,不知何时起,他一直忙得吓人,市面那样淡,可是他天天在公司。看样子,应该不是坏事。
尹安然坐在另一个沙发上,把水递给周明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周明义一只眼睛仍盯着电视,"怎么说?"
"工作上,有好消息是吧。"
"嗯。"
"是什么?"
"很快你会知道。"周明义没有正面回答。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尹安然还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关心我吗?"周明义没有回头,问。
"废话,谁要关心你啊。"尹安然赌气般地说,咕嘟嘟喝下杯中的汽水,一下子被呛到了,咳了几下,没有咽下的汽水自唇间流出,脸涨红了,眼泪也被逼出来了。
周明义转脸看着尹安然,"没事吧。"
尹安然白了周明义一眼,抬手,用大姆指擦拭掉下唇上沾着的汽水。
周明义凝视着尹安然,突然无法移开视线。
此时的尹安然,身穿黑色的背心,军绿色的宽大裤子,一副时下青年人的打扮,露出结实的手臂和纤细精致的锁骨,流海长长了些,半遮住眼睛,因为咳嗽涌出的泪,让他的眼睛变得格外的湿润,绯红了脸颊,而更吸引周明义眼神的,是尹安然用姆指擦去下唇沾着的汽水的动作,不经意而又充满一种暗示般的诱惑力。
尹安然突然注意到周明义紧紧地盯着他,那深邃的褐色眼眸,闪着奇异的光彩,仿佛宇宙中的黑洞般,要将自己吸进去。
"你看我干什么?笑我啊。"尹安然侧着脸,问。
周明义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尹安然,慢慢站起来,走过来。
"怎么了。"尹安然说着,右手握拳,竖起姆指,再一次擦去自己下唇上未干的汽水。
周明义已经走到尹安然面前,微微咪起眼睛,尹安然觉得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灼人,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滚烫起来。
"我想,我不能再等了。"周明义微微弯腰,在尹安然的耳畔说道。
"等什么?"
没有再给尹安然闪躲的机会,周明义已经吻上了那半干的唇。
口中,是汽水的甜味。
尹安然在周明义的怀中挣扎着,但是这一次周明义抱的特别的紧,几次用力也挣不脱。
尹安然觉得,周明义似乎是很会接吻的,只轻易的,自己头脑就乱了。
等尹安然有点明白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倒在周明义卧室里那张超大尺码的床上。
尹安然看着单膝跪在床上,望着自己的周明义,用肘撑起上半身,"喂,你要干什么?"
周明义眉心微皱,"你不知道吗?"
"废话,我怎么知道,你让我躺这里干什么?"
周明义笑了,"尹安然,你今年多大了,你真的不知道我想对你做什么?"
"我今年多大和我知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有关系吗?"
周明义撩一下垂落下来的头发,"尹安然,我该说你单纯好,还是说,这是你诱惑我的一种手段。"
"你神经病啊。"尹安然瞪了周明义一眼,坐起身就想走。
周明义一把抓住尹安然的手臂。
"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还用问。"周明义在尹安然耳畔低喃。
将尹安然又压回到床上,周明义又深吻住尹安然,手指自尹安然的肩滑至腰际,将他穿的背心拉起来,又去解开他的皮带。
尹安然感觉到了,猛力挣扎,用力地甩开周明义,"喂,你干什么?"他按住周明义的手,心惊意乱起来。
尹安然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安,他,该不会是。。。。。。
"那么,先说清楚好了。"周明义坐下来,"安然,我们交往好吗?"
"啊?"尹安然呆住了,"你说什么?"
"我想和你交往,正式的交往,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会再和别的什么人交往。"
尹安然听着,脸色慢慢变了,由不解,转为奇怪、恼怒、鄙夷,"周明义,原来你是这种人。"
周明义微笑着摆手,"安然,我想要的伴侣是你,仅此而己。"
"我不明白,为什么?"
周明义抬手摸着尹安然的黑发,"因为我觉得,你是最适合我的人。我一直在找,我觉得是你。"
尹安然避开周明义的手,"为什么?你不是一向喜欢大胸部女郎。"
"唉,安然,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来从没有说过。"
"但是为什么是我?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比我好千百倍的对象。"
周明义认真地看着尹安然,"为什么不能是你。你和我一样是单亲家庭的小孩,我们有很多共同的东西。你全然不理会我的职业与收入,不把我放在眼里,但是,你理解我的工作,不会对我做无理要求,同时你又独立、坚强,又很会做家事,我真的很喜欢你,想认真的与你交往。"
尹安然不断地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们是兄弟,不可能的。"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为什么不可以。"
"太怪异了,人们会怎么看?"
"我喜欢什么人无需向任何人交待。我们又不是杀人放火抢银行。"
"我是男人。"尹安然大叫。
"是,我知道,"周明义温和地说,"正是因为你是男人,你才会理解我,你不会要求我在工作最忙的时候去陪你,不会在我最心烦的时候要求我说爱你,不会对需要应酬晚归的我心存不满,不会带着一脸化妆品看电视,可是,你是那样可爱,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你会适时地安慰我关心我,不过就算你泼我冷水我也不会介意,因为我不希望我身边的人都因为我是周明义而对我恭谦,我只想找一个可以用平常的目光注视我,当我是普通人的伴侣。安然,你不会在意我有多少钱,住多大的房子开什么车。"
"所以,你才找上我。"尹安然听完周明义的话,看着他说。
"我喜欢你,安然。"周明义的语气无比温柔。
尹安然后退,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
"为什么?"
"我接受不了,我不是那种人,我不可能和男人在一起的,我不可能和男人睡在一张床上。"尹安然大力摇头。
周明义伸手拉住尹安然,"我会给你时间让你接受我,安然,一直以来我们相处的怎么样你知道。"
尹安然大力甩开周明义的手,仿佛是一样脏东西般的打开,然后猛地一拳击在周明义的腹部。
周明义吃了一记,疼得弯下腰。
乘此机会,尹安然跑出周明义的房间,用力关上自己的房门。
周明义爬在床边,一脸挫败的苦笑,"时间地点统统不对。"
几次去尹安然房间外探看,见没有什么动静,周明义只得回房休息。
第二天,仍是不见尹安然,周明义推开了尹安然的房门。
人,不见了。
房间里看不出少了什么,但是周明义发现,尹安然自己带来的东西没有了。看样子,他是连夜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走了。
靠在尹安然的房门上,周明义自嘲地笑,"看来,我是太急燥了。"
周明义拿起电话,按一组号码,"则泰,是我。"
电话那端,金则泰笑问:"出了什么事?"
"则泰,听着,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这样严肃哎。"
"安然走了,我要你找出他来。"
"喂,怎么搞得,你干了什么搞得尹小弟离家出走。"
"则泰,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周明义语气严肃,"你帮我找出他来,看他住在哪里,和什么人在一起。"
"不必带他回来?"
"不用了,我只要知道他人在哪里,安不安全就可以了。"
"好,我知道了。"
尹安然连夜,逃到了李胜平家里。
看着尹安然和他带的小小行李箱,李胜平大皱其眉,"你这是唱得那一出?"
尹安然双手合十,"拜托,收留我几天。"
"大过年的你干什么?想要压岁钱也不必这样。"李胜平大为不解。
尹安然无法告诉李胜平他离开现在住的地方的真正原因,只是表示想要搬出来独立。
李胜平听罢,在尹安然头上重重敲一记,"你头壳坏掉啦,居然从那种地方搬出来,你以为你能住到哪里去?"
尹安然低下头,"拜托,我只有来找你了。"
"好啦,怕了你了,给你住。"
李家的环境并不宽裕,尹安然只得缩在沙发上睡觉。
第二天一上班,尹安然便马上开始查找租房信息。
看着报上租屋信息中要求的租金和押金,尹安然不断咋舌,拿着报纸给王晓芬看,"你瞧,这样的价钱也敢开,还不如去抢银行算了。"
王晓芬一面往嘴里塞面包,一面说:"已经算不错了,本市房价之高举世闻名,就算市道再不好,房价也落不到哪里去。怎么你海景豪宅住的好好的,突然要搬出来。"
尹安然笑笑,"迟早也是要搬出来的。"
"该不会是你和你哥吵架了吧。"李娟问。
"他像是会和我吵架的样子吗?"尹安然说。
"你要搬出来,我看不如与人合租公寓式的房子吧,那里便宜一些。"李娟建议道。
其实尹安然这段时间以来,有些积蓄,但是他已经读报了摄影课程,交了学费,又购买了新相机,的确是手头紧,只得退而求其次。
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尹安然找到一处复合氏的公寓房子,一间大屋分割成数间小屋,他占去小小斗室。
李胜平帮尹安然搬进去,其实尹安然也没什么行李,然后又陪他去买被褥。
"你现在住的,真是鸽子笼,伸开手臂,两边几乎都能摸到墙。"李胜平笑说。
"我觉得不错。"尹安然觉得现在住的地方有床有桌,自己已经很满意了。
回到小小斗室,尹安然安放好卧具,挂起衣服,躺在小床上,透过小小窗户,向外看着。阳光照不进这间小屋,已经看不到蓝天,只能看到隔壁大厦的墙壁。
尹安然咬着唇,悄悄叹息。
新年的长假来临了。
为了不和周明义碰面,尹安然特别申请了在杂志社值班的工作,一来不必回家,见到他不想见的人,二来可以多得加班费。
董芸知道了,有些埋怨,"怎么过年还需要上班。"
"没办法,现在市道这样不好,不拼命找新闻销量更要走低了。"尹安然在电话那端如是讲。
董芸劝说无效,只得放弃。
周明义回到父亲家,不见尹安然,便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脸上不动声色。
"明义,安然怎么突然这么忙?"董芸问道。
"我想他们杂志社是希望办下去的,那么不这么着也不成。"
"我准备了菜,你带回去给安然吧。"
"好。"
尹安然收到了快递公司派人送来的包裹,十分奇怪,打开一看,竟然是年菜。
一定是母亲给周明义,让他带回去给自己吃的,于是,他让人送到自己公司来。尹安然捧着菜,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尹安然没有再同周明义联络,想要彻底结束掉所有的一切。
新年伊始,本市最大新闻,便是万凯证券重新整合,将昔日香岛排名第五的万东证券并入旗下,成为东南亚最大的证券行,而新万凯的董事局主席,是周明义。
李胜平和王晓芬、李娟等人,大大惊讶一番。
"嗨,不错呀。"一行人坐在餐厅吃中饭,看着报纸,李胜平伸手勾着尹安然的脖子说道。
"什么不错。"看着餐牌,尹安然问。
"你哥哥,哗,本市最大新闻,他现在是东南亚最大证券行的老板了,身家怕有几十亿了吧。"王晓芬眼睛放出光彩。
"嗯。"尹安然淡淡地应道,又对店伙说:"一个炒饭,一杯冰奶茶,谢谢。"
"喂,你怎么无动于衷。"
尹安然翻个大白眼,"他是他,我是我,他是证券行老板关我屁事。"
听出尹安然话里的火药味,几个人面面相觑。
尹安然看看伙伴,放松表情,"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不过是我继父的儿子罢了。"
"哦。"王晓芬闷闷地应道。
"本来,还想敲你竹杠让你请客的说。"李娟笑道。
"没关系,这顿我请。"
李胜平拍拍尹安然的肩,"喂,我们本来想让你请海鲜大餐的。"
尹安然苦笑,"那可请不起。"
"你哥哥可以啊,本来还想的,他会办酒会吧,我们可以去啊,现在不行了。"
吃着自己叫的面,王晓芬说道:"老总派了小杨他们去采访这次记者会。"
"怎么我们还追财经新闻。"尹安然不解。
"我们什么新闻都追。周明义本人英俊又多金,本市不知多少师奶想谋他做女婿,他又低调,难得出镜,这一次有的拍,当然拍个痛快。不知多少女子等着看他的照片采访。"李娟说道,"可惜不让我去,好想再看看他,兼具实力与容貌就是不一样,周明义比娱乐圈好多男明星帅多了。"
尹安然不屑地撇撇嘴。
其他人看到尹安然的情状,也不好多说,大家埋头吃饭。
回到自己小小蜗居,尹安然取出自己悄悄买下的周刊细读。
原来,周明义新年之前的高兴,是因为他已经成功收购万凯,合并万东,成为东南亚最大证券行的董事会主席,他,已经成功了。尹安然想。
喝下水,尹安然把杂志丢到一旁,倒在小床上。
混居的小公寓几乎没有隐私,卫生间都是公用的,早上起来大家站成一排刷牙,尹安然很有点回到进修班宿舍的感觉。公用空间杂物放的很乱,空气中一股气味。这里,和周明义的海景住宅跟本是不能比的。
胡思乱想着,尹安然突然想到了离开大宅那一天,周明义压在自己的身上,他修长手指划过自己腰际肌肤的感觉,仿佛还在,尹安然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体,甩甩头,想要抛开这些记忆。
万凯招开合并重组后的盛大记者会,这是本市金融证券业近年来最大新闻,盛况空前。
周明义身穿黑色西装,配白金钻表,高大的身材加上英俊的容貌,吸引全部眼球。
业内大批人士和本市几乎所有头面人物全部出席这次盛会。
既使是这样大的场面,周明义仍能面面俱到,使得宾客尽欢,他的应酬工夫真是一流,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看着悌真杂志的报导,尹安然心中仍是羡慕,周明义已经这样成功,身家过数十亿,已可排名进东南亚十大富豪之内,而这时,他才三十有二。
尹安然小心地安排时间,尽量不在父母处和周明义见面,他很刻意地避开他。
董芸不明就了,只当是孩子们各有各忙,没有多问什么。
尹安然有时自嘲地想,周明义现在新官上任,不知多少事要忙,即使自己想见他,他也未必有时间,何需躲瘟神般躲着他。
金则泰在把近期事宜向周明义做完汇报之后,压低声线问他,"你那个尹小弟,回来没有?"
周明义看了金则泰一眼,一副你少八卦的表情,但仍是摇了摇头。
"你到底干了什么吓的人家小孩不敢回来。"
"他不小了,都二十五了。"
"比你小嘛。说说。"
周明义按着额角,"则泰,你比师奶还八卦。"
"我关心你。"
周明义低声道:"我不过告诉他想和他交往,他就打了我一拳,然后跑掉了。"
金则泰哈哈大笑。
周明义低声道:"我很可笑吗?"面容上,有不确定的表情。
"不,不,我只是觉得,你不是一向很会说话,怎么连个小孩都哄不了。"
周明义咬咬牙,瞪了金则泰一眼,没有开腔。
金则泰拍拍周明义的肩,"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
"不去找他?"
"是我的,总会回来,不是我的,我没有强求的打算。"
金则泰笑道:"没想到,你会选这么一个。"
"我觉得他比较合适我。"
"是,如果是尹小弟的话,他麻烦少的多,你可以一如继往地超时工作。"
"你不觉得奇怪吗?我喜欢安然。"周明义问道。
"没什么,你的伴侣你选择,你自己喜欢就好,反正都是三十八寸胸二十六寸腰。"
周明义一脸无奈,在金则泰后脑上敲了一记。
尹安然在摄影学校里上夜间部,每周有三天时间,都会赶去上课。
这期间,尹安然结识了新的朋友,都是爱好摄影的年轻人,大家上课时就会把近期拍的东西拿出来比较一番。
尹安然需得承认,这个课程对他十分有益,学到很多新东西。
同时,也让他认识了赵天宁。
这期间,尹安然结识了新的朋友,都是爱好摄影的年轻人,大家上课时就会把近期拍的东西拿出来比较一番。
尹安然需得承认,这个课程对他十分有益,学到很多新东西。
同时,也让他认识了赵天宁。
15
赵天宁是补习学校夜间部的同学,不过她并不是学摄影,而是在隔壁班学习英文速记。
起初吸引尹安然的,是赵天宁漂亮的容貌,这个女子在补校有点名气,皆因她人长的美,明艳的方形脸,浓眉大眼,很有几分现代美,身段又好,一头长发,吸引不少男同学的目光。
起初时只是课间,一大群同学一起聊天,慢慢的,两个年轻人相识了。
尹安然感觉,赵天宁算是个不错的女孩,知礼数,个性活泼,稍有些娇纵,但是年轻女孩,哪个没有几分娇气。
慢慢的,两个人下了课,也会相约喝杯咖啡再分手回家。
尹安然开始追求赵天宁。
赵天宁的态度若即若离,有时会甜甜微笑,揽住尹安然手臂,有时又不瞅不睬,让尹安然云里雾里地为她着迷。
但是尹安然并非赵天宁唯一接受的人,她同时也与其他男孩单独逛街喝茶。
尹安然把烦恼向李胜平倾诉,李胜平告诉他,"公平竞争,人家没有嫁,爱跟谁出街是人家自由。"
尹安然只得叹息,恋爱经验并不多的他,把感情想的很简单。
赵天宁快过生日了,向尹安然提出,他一定要有所表示。
尹安然有点头痛,赵天宁不是中学小女孩子,她这样年纪的女子不会看上小玩意,她要的,怕是名贵衣服首饰,最好,能在生日那天由男友陪着逛街,看上什么买什么。
查着自己银行户口,尹安然有点犯难。
周末去看望母亲,尹安然向母亲打问,"送女孩子生日礼物的话,送什么好。"
"她多大了?"
"和我差不多。"
"交女朋友了。"董芸的声音十分欣喜。
尹安然点点头。
"你有什么想法?"
"就是不知道才问你呀。"尹安然有点苦恼地说。
"怎么不问问明义,他一定有好主意。"董芸问道。
尹安然扭脸,"我才不要问他。"
"这个啊。。。。。。"董芸沉默了片刻,进房去,取出一只小小银灰色丝绒盒子,"把这个送给她吧。我没有戴过。"
尹安然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副耳环,黑色的圆形珍珠旁边镶极小一圈钻石,式样简单大方,适合各种脸形的女子佩戴。
【我爱宁静路之浪漫巴士站等系列(下)—林紫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