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归伤—见猫必调戏

时间: 2016-07-02 21:15:33 分类: 今日好文

【归伤—见猫必调戏】
三 生 之 前 世
一 乌川深处观音现
这晚,在无尽的黑夜最深沉时,夜小川死了
死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解脱,但也是最不愿看到的结果。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夏天,夜小川第一次离开了观音镇
观音镇,在一座山的最南边,长长的乌川深处,你可以看到一片茂密的松林,高高的松柏四季常青,就在那密林的深处,一条隐蔽的长长树藤通道过后就是那座美丽的观音镇
小川从一出生便在这儿了,他的父辈们也是在这里出生;究竟这里有多少年的历史大家也都不清楚了,也没有人去留意;大家过着比男耕女织更惬意的生活,那是一个世外桃源,或许可以说是人间天堂
直到那个夏天,从乌川深处飘来了一木筏,那上头载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虽然他的衣服残破不堪,还有许多凝结的血块儿、淤泥,但依然无损那件镶着金丝的白袍与主人不凡的气度,夜小川没有犹豫片刻,便把他救了起来
那人嘴唇干裂、面色苍白不说,全身似还有多处刀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倒也不清楚,小川用随身的水壶喂他喝了些水,那人好象才渐渐缓了过来,他慢慢的张开了眼睛,那一双如寒潭、星辰一般的眼正幽幽的看着夜小川
面前的人站在那不知是什么花的树下,头发简单的挽了一个髻,衣裳也是粗布衣裳,但估计就算是再好的绫罗绸缎穿在他身上也枉然,再美的饰物也称不了他的光彩,只会令那些东西化为俗物;这满树的落樱也比上他颊间的粉红、那流淌不尽的乌川也不如他发间柔顺,这到底是何人物?
他艰难的动了一下,但还是因为疼痛停了下来,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说:"我此刻可是身在仙界?你可是神仙?"
小川心想这人定还是有些神志不清,便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温度倒还正常,"我不是神仙,只是若是再迟些发现你,你怕才真要成仙了"
那人咳嗽了几声,费力的支起身来,"只怪这风景和你这相貌,我还以为身在仙界,多谢小公子救命之恩,他日定当重重酬谢"
"那倒不必了,你别说话了,含住这个,我先扶你回去养伤吧"小川边说边从旁边的竹篮里拿出一片东西放进他的嘴里,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他背到了背上,那人好象异常放心,松了一口气,便又晕了过去,沉沉的睡在了小川的背上
"爹、娘,你们快来帮帮忙!"小川走到家时,早已气喘不迭
"哎呀,川儿这是怎么回事?"小川的娘宋氏走出院子便看到了小川身上那个满身是血和泥的人
"我在乌川边见着的,想是遇上了仇家,我爹不在吗?"小川说完四处张望着
"你爹去西边王大伯家下棋去了,快些进来吧"宋大娘急忙收拾着里屋一间空房的床单被褥,又为他打了些清水来
小川轻轻的把他放到床上,取过他的手放在膝前把起脉来,不消片刻,便有了结果,"幸好此人天生异常,伤口痊愈得十分快,没有失血过多,只是这些刀伤要处理,娘,您去院中拿些治刀伤的药为他煎服吧"
趁着娘去熬药之既,小川为他涂上了自制的金疮药,又为他清洗了全身的淤泥,换上了一身干净衣裳,照顾得是无微不至
这观音镇的人虽不知他们祖先的来历,但是自从那第一辈起他们便已精通医术了,这镇上即是三岁小儿也能流利的背出汤头歌诀来;而夜小川的爹夜空乃是全镇医术最高之人,自然再难的刀伤也难不倒小川
晚饭过后药刚煎好,小川便喂那人服下,只见他颈间轻咽了一下,然后慢慢张开了双眼,也许是因为一直滴水未进,又被这药苦着了,眉头紧皱
"你醒了?!可好了些?"小川轻轻往他头下放了个枕头
"这是何处?"那人按住胸口粗声问道
"我还没问你从何处而来呢,你先养好伤吧"小川说完就要出去帮母亲收拾东西,衣襟却被那人拽住了
"那公子贵姓?"
夜小川启颜一笑,让这木屋立刻光彩非常,"你叫我小川便是了,公子呢?"
"我姓叶......名山休"这笑容象是有勾魂夺魄之力,别说问的是名字了,即便是要让他交出灵魂,怕也无人会拒绝,叶山休自问一生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如此翩翩少年
这天夜里叶山休无论如何也难以入眠,一是因身上的刀伤,虽然在小川精心的照料下,疼痛已经减了七分,但这心中的仇恨,只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扑灭,心里暗自筹谋着如何处置那些大胆之人;二则自然是因为那夜小川,这样的人物,为何在江湖上从未听说过,看他为人、用药,皆非池中物,风采非凡,实属难见!
第二日日上三竿,夜空才摇摇晃晃的回家来,想是喝了不少酒;叶山休在院中晒太阳,正好与他打了个照面,不过夜空好像没有看见他,径直进屋去了
早饭之时已经见过夜母,也是非凡之人,叶山休不禁叹道,这一家三口皆是人中龙凤,也不知为何要隐身于这深山之中
这时小川已端来汤药,让他服用,"叶兄,喝药了"
"叫我山休就是,真是要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我这会儿也许早已被河水泡得发烂了"叶山休接过药碗说道
"等你伤再好些,我带你去镇上走走,我们这儿可从未来过客人,大家都新鲜得很呢"小川又是一笑,只是他似乎未察觉到他这笑容的威力,让叶山休也为之一楞
"你是说,这里从来没有其他人来过?"
"是的,我们这儿四百多年来从未进过一个外人"夜小川表情严肃的回答着
叶山休摇着头轻叹道:"这到底是哪处世外桃源啊......"
"此处叫观音镇"
"观音镇......那,你们都是从何处迁徙至此?"山休更奇怪了
"我也不知,家父、家母出生时就已在此了,连镇上最老的人也不清楚我们到底是从何而来"
叶山休心想,看来自己是误入仙境了
"别楞着了,快些把药喝了吧"小川催促着说
"我这伤几日能好?"叶山休还是没为一时的快活忘却了仇恨
"快则十天半月,慢则数月,不过我看山休兄天赋异常,加上我的药草,定能更快恢复的"除了姓名以外,小川从不过问关于叶山休的一切,也不管他救的到底是人还是魔
※※※z※※y※※z※※z※※※
二 绝世佳人难得见
叶山休在小川门前尽情的享受着阳光,却感觉此处的阳光与他平日在外面晒到的竟大不相同,那份安宁和温暖的感觉,叶山休自出生以来头回品尝到,再加上有夜小川在旁,简直是好比在仙境一般
夜空直到午饭过后才懒懒的起了床,宋氏立刻为他蒸饭热菜,果真是贤妻;酒足饭饱他才想起院里那位陌生人,他信步走向院中见那人正在屋前花圃处晒着太阳,好不惬意,看他虽然穿着普通粗布衣服,倒也是遮不住的贵气
山休听见脚步声,先站了起来,"伯父,在下不幸受伤,在舍下讨扰多日,承蒙照顾"
夜空也只是淡淡斜眼看了他一下,轻应了一声,双手背在身后出了院子;这倒是让叶山休有些史料未及,他何时碰到过这样的事,从前不管走到哪里,众人无不是低头哈腰、谗言献媚,如今却遇到这样一个倔老头,他对这家人更是好奇了
小川端着解暑汤出来正巧看着这幕,他深知父亲秉性,倒也不觉奇怪,只是看着叶山休的表情就知道他恐怕有些误会了
"山休兄,你是外面来的可能不了解,我爹脾气有些古怪,但是我们这里也不太拘礼,你千万别见怪"说着把手中的解暑茶递给了叶山休
"不妨事,不过令尊脾气的确有些......呵呵"
"我爹一向如此,不过倒是对我娘和他的棋子体贴得很"夜小川也颇为无奈
"得夫如此,你娘定也不负此生吧"叶山休从宋氏眼里的温柔就能知道他们夫妻是如何恩爱,更何况又有夜小川这样的儿子,倒是让他这个旁人觉得有些羡慕了
"你这话倒是象我娘口气了,她倒是经常这样说"
"不过若是说到棋艺,在下倒是会一点儿"叶山休嘴上挂着自信的笑容,当然,岂止是会一点儿那么简单,他少年时就已棋艺精湛闻名,如今更是如日方中,越精越进了
"当真?!那爹就不用跑去西边下棋了!"小川因为欣喜,说话时有些兴奋的抓着山休的双臂,叶山休竟象初经人事一般全身忽然一阵酥麻
"叫我山休便行了,别一口一个山休兄的"z
晚饭时夜空才徐徐归来,一听说叶山休会些棋艺,似乎连眼神都亮了,自然是高兴不己,不过不知他棋艺如何,还未吃晚饭便要拉着他下上两盘,叶山休推托不过,便应了他
只是一盘未完便让叶山休吃惊不己,没想到这个隐匿的山镇里竟然有这样的奇人,他更是对这里越发好奇了
然而惊讶的似乎不只他一人,因为他出色的棋艺,夜父对他的态度倒是好了不少,这也让叶山休说不出的高兴
终于,叶山休身上的伤好了大半了,手脚也能灵活的运动了,只是伤口处还有些隐隐做痛而已,小川决定带叶山休去镇上四处看看了,这些天小川也为他拒绝了好多来访的客人,这下子也能带他到镇上参观参观了,想他这些天都闷在这小院里恐怕也憋坏了
镇上的人也早已对他有了耳闻,有些孩子好奇的跟在他身后,想看看"外面"来的人是否会跟他们不太一样,叶山休也颇好奇的看着镇上的房屋、建筑,当然还有镇上的人们;原先他本想通过这镇上的建筑分析出这镇的年份,但看了半天,也说不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也并不怪异
这里的生活似乎跟外面差不多,如果要说奇怪的话,唯一奇怪的就是,这镇上不管男、女、老、幼皆是明眸皓齿、螓首蛾眉,通通仪表非凡;果然是个奇境
忽然觉得背后有人扯住了他的衣摆,原来是个男童,那男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转来转去,好奇的看着他
小川看了觉得有些好笑,他弯下腰摸着那男童的头,说道:"寒浯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要看看他有没有尾巴!"那男童声音脆生生的,象是有人脆脆的咬着苹果一般,在加上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长大后必定又是一个美少年
叶山休象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但还是不动声色淡淡笑了一声,他本以为小川听完也会大笑不己,孰不知小川也奇怪的看着他,仿佛这个问题也在他心里憋了很久似的,叶山休再也忍不住了,捧腹大笑
镇上的人们亲切和蔼,且都相貌非凡,看了难免让人心生喜欢,有那么一刹那叶山休几乎想放下仇恨,留在这个世外桃源
"小夜啊,这就是你家来的那位客人?"又是一位大妈好奇的上前来搭讪y
"恩,杜大妈,这位是叶公子"小川说完转过身看向叶山休,"这是镇东的杜大妈,杜大妈做的菜可是最好吃的!"
那位杜大妈听完自然喜不胜收,"小夜这孩子太会说话了,呵呵呵呵~"b
这个似乎与外界没什么区别,依然有卖包子的小贩、有巷间嬉戏的孩童、也有步履蹒跚的老人、还有满脸春光的妙龄少女,这一切是如此的祥和,但似乎又与外界不太相像,这里的一切都太过平静了,透着一股纯真,如一块透光的美玉,温润、祥和,让人爱不释手
"山休兄......山休,伤好了便要离开了吗?"g
叶山休的眼神立刻忧郁了,"我有件不得不去做的事"
"既然如此,那就趁着这些天带你好好在镇上玩玩吧!"
那一瞬间叶山休几乎就想永远留在这里,但自己立刻被自己这种荒唐的想法吓着了,他大仇未报,怎能有如此想法
"刘哥,给我来四个豆沙包!"小川似乎没有注意到叶山休的表情,竟从怀中掏出两枚鸡蛋递给了那位卖包子的刘哥
叶山休颇为奇怪的看着那两人奇怪的举动,不过立刻便明白了,看来这里并没有货币,还留在以物易物的阶段,但他依旧想确认一下,一摸袖间才想起银两早已在那时不知掉在何处了
"小川,为何你要用那鸡蛋换食物?"
夜小川又露出刚才那种疑惑的神情,仿佛奇怪的是叶山休,"一般都是用鸡蛋换的,不过若是有其他的也行,怎么了山休?"
"没什么,没什么"
叶山休没有多加解释,毕竟到底如何才是正确的,都不是和这地方有关的事
※※※z※※y※※z※※z※※※
三 静夜松风何处行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叶山休报仇的意识虽仍然强烈,只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离开的话来,这样的生活固然是好,但似乎就连最野的山猫也会被驯得温顺了
晚饭之后,叶山休在院内来回踱步,终于心一横,叫来了夜小川,"小川,明日我便要出去了......"
夜小川虽有些惊讶,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叶兄,此去之后,日后恐怕再难相见了"
叶山休也深知这一点,但他依然有些不死心,"小川,你可否让镇长给我一张地图,让我日后还能重回故地?"
"恐怕不行"夜小川面露难色,镇长一向古板,怎会同意这样的事情,况且如果让镇上的人知道了,恐怕众人也会极力反对的
"若是这样,不如我带你去京城走走?!"
夜小川眉头皱得更紧了,"这恐怕更难,我爹若是知道了,首先便不会同意了,你是第一个从外面来的人,但是几百年来,我们镇上却从来没有人出去过!"
"叶公子,你若是要离开观音镇,我们定然会热情相送,但你若是想要带小川出去,那就休怪老夫不客气"一个浑厚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两人木然着转过头,是夜父
"夜伯父......"
叶山休话还未说完,夜空就已经健步走上来,"不必多说,我们无话可说"
"叶兄,对不起,我们这里的人是不会到外面去的"小川只觉叶山休是个非凡之人,若是做朋友、知己,自然是百年难遇了,只是若真要为了他,违背父母和众人的意,倒觉有些不知权衡了
就在夜小川即将随父亲离开时,叶山休跟在后面,小声的说了一句:"你当真想一辈子都呆在这儿吗?你出去之后若是不习惯,还可以回来啊!"
对啊!出去之后还能再回来,小川有些动心了,他想看看外面的村子是什么样,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只是父母和观音镇的众人太难说服了
"叶公子,恕不远送!"夜空见他又跟了上来,立刻下了逐客令,夜小川跟在父亲身后,也无法护短
叶山休面无表情的站在院中,眼神直直的看着夜小川背影,他不想和这个人分开!想要带他去看外面的世界,亦或是想要独占这样的人,那是他身在帝王之家的权利在作祟,任何喜爱的东西都要用权利把他紧紧包围
夜里,叶山休坐在他们初次相会的地方,他看着长长乌川,如果他猜得没错,若是想要出去,就要沿着这条小川一直往上方可
但就这样出去,非他本意,不能再拖了,他停留这些天是为了分散风九陌那些人的视线,让他们认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但若是在这样下去,他怕自己会忘了仇恨
天渐渐黑了,要是再晚些,对于不识路的他,恐怕就更难出去了,他轻叹一声,坐了起来,当日小川救他上来时的竹筏依然留在原地,用这个出去应该不是问题
"夜小川......"他轻轻念道,叶山休还是无法做到,他的一直脚踏上了竹筏,但还是缩了回来,从未如此不甘心过
夜小川独自坐在院前,叶山休走后,他爹自然又要去西边下棋了,草丛里发出些奇怪的声音,定睛一看,是叶山休又杀了个回马枪,惊叹之余竟多了一份欣喜
"看来还是不行啊,我不认识出去的路"叶山休笑得十分暧昧,傻子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小川急忙站起来,用身子挡住了他,"你真是大胆,若是被我娘看见,定要抓你去镇口活剥了才行"
"川儿啊,外面什么声音?"屋内传出了夜母的声音,山休身形一晃,一把抓住小川的腕子,把他一起拉到了草丛里
"这孩子,刚刚还在院子里呢"夜母出来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他的影子,但院子旁那个草丛里露出一条衣带,她自然再熟悉不过了,她轻轻走过去,叶山休听见无法再躲,拉着小川站了起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夜母大惊失色
"娘......"夜小川自知这下祸闯大了,还好爹不在,要不肯定能把他们活吞了,他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行径了
"叶公子,你在舍下住了多日,我们可有薄待你?!"宋氏咄咄逼人,但叶山休却面无表情,仿佛没有丝毫愧疚,站在他前面的小川自然看不见,心中还两头牵挂
"小川!你跟我进屋!"宋氏的口气象是在训斥一个孩子
夜小川更不明白了,他不过就是离开镇子,为什么值得众人如此反对,象是犯了天大的罪过一般,他想起曾在一本书上看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只是想出去看看而已
不容夜小川多想,叶山休健步走上来,拉着他便跑,小川虽身为男子不过毕竟没有武功,山休轻功如风,让小川有些难以不上,快到乌川他才停下让小川喘了口气
"我们这般,倒象是私奔的情人了"叶山休那眼神似有所指,幽幽的看着小川
夜小川心无邪念,只是擦了擦额前的汗珠,淡淡的笑了笑;叶山休拉过那只竹筏,示意小川上去,两人同时抬头看了看天空
今夜的天虽然黑不见底,却能清楚的看见一些云朵,月光柔柔的撒在各处,四周更是无数颗繁星包围着她,小川一时心堵,往回看了看,叶山休怕他有后悔之意,立刻向他讲述外面的好,才掩了过去
两人跳上了竹筏,吃力的往乌川上流划去了,只是后事难料,若是他知道这之后发生的事,恐怕即使是把刀架在夜小川的脖子上,他也不会离开观音镇了
※※※z※※y※※z※※z※※※
四 玉楼空阙念故里
二十几年从未出过观音镇的夜小川,带着一些悔意,但更多的是兴奋与刺激,终于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外桃源,去看"外面的世界"
他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虽也是凡人,但身在观音镇就如同身在九天之上一般了,他更不知的是,站在他身边的这个仪表不凡的男人,就是当今圣上的九儿子--缇瑞王爷,小川自然更不知皇帝为何物,在他的定义里,最大官也许就是镇长了......
"小川,出去之后,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万不可乱走,知道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只是未曾出过远门而已,你放心好了"小川还有些不高兴山休小瞧了他,但一个连银票也不知为何物的人,怎么能让人不担心呢
叶山休早已在心里筹谋好了一切,只要他回到府邸,就可以立刻进行,他要让那些人十倍,不!百倍偿还!
沿着乌川一直往上,自然是那片松林,在明亮的月光下却显得格外的狰狞,到了"外面"小川就有些不知所措了,但叶山休却一脸镇定,仿佛天大的事情也难不倒他,幸亏今晚月明,山休看着月亮离开了这片复杂的松林
却见松林前面,居然没有一条路,就连最窄了那种泥土小径也没有,看来这里真是从未有人来过,或是极少有人来这,几经搜索才发现了那个隐匿的山藤通道
叶山休四出打量了一番说道,"我想这里便是出去的路了"
"万一不是呢?"
"不是退回来不就好了......"
在小川的心里,每处都是一个世界,进去了之后便不好随便出来了
果不其然,那条通条便是通向外面的出口,外面则荒凉的乡村,走了许久也不见有人迹,山休的脚步加快了,因为如果他要是大白天出现在京城恐会暴露了身份,只是小川从未赶过这么远的路,已经露出了疲态
"累了?"叶山休停下脚步,转过头问小川
"有一些。山休,你出来了多日,是否怕你娘亲担心?我还撑着住"小川倒是挺善解人意,殊不知此刻叶山休是满心的杀机,等他到了京城,恐怕不知又有多少人要葬身血海
待二人进入城东时,天就要蒙蒙亮了,夜小川早已走得全身发软,手脚似都不是自己的了,但看叶山休回家心切,倒也没有半声怨言
黑暗之中也隐隐能瞧出城门的摸样,夜小川立刻就忘了又累又渴,四处打量起来,进得城来更是欣喜完分,心里默默想道,等天亮了,定要好好前来观赏一番
叶山休也看出了他的心思,柔声说道:"待我办完大事,一定陪你游历一番"
"叶兄不用费心,我自己游玩便是了"也不知为何,小川总觉得叶山休有些怪异,称呼也从山休变为了叶兄
"既然是我带你出来的,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放心吧"叶山休这口气,听来象是刚从娘家领回媳妇儿的相公一样
小川没有再回答,因为疲倦的关系,两人也没在说话,直至行至一座气势磅礴的大宅的后院,一个黑影"嗖"的一声出现,一身夜行衣,腰间别着镶金宝剑,但却立刻跪在了叶山休面前,"王爷,您回来了!"语气恭敬无比
"起来吧,镜,你似乎一点儿也不惊讶,难道你知道本王要回来?"夜小川楞楞的站在旁边,叶山休的语气与他初见时大不相同,此刻的他真是让人感觉贵气无比了
【归伤—见猫必调戏】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