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逐爱—绍离

时间: 2016-07-02 20:44:58 分类: 今日好文

【逐爱—绍离】
第一章
休息室里的三人各据一方,在旁人看来略显尴尬的沈默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却显得再自然不过。因为三人的关系早已过了为避免尴尬而刻意热闹招呼的阶段,只沈淀下如家人般相处的亲腻自得。
其实三人已经很少共用休息室,虽然是同一团体,但他们的资历在艺能界已是资深大前辈,况且甫一出道便成为当红巨星,一路走来都站在最高的制高点上,加上身属独霸日本艺能界的经纪公司,旗下无数火红偶像明星都是他们的师弟,在这帮师弟的烘衬下,异发显得三人的地位崇高,所以早在几年前三人便各自拥有各自的休息室,只有同时参加电视节目而录影时间又不长时,三人才会机会再共用休息室。
锦正专注於自己双手中的游戏机,脸上神情随著游戏起伏变化多端,完全没有给其他两位夥伴半点注意力,待会儿上台的流程表和内容提示早被他丢在一旁晾著。
东半躺在蹋蹋米垫上,一双修长的腿极其舒适地伸展开来,手上拿著东西翻看。见他轻松惬意的模样,不知情的人多半以为是打发时间的小说或漫书,事实上是这二日将要开始排演的舞台剧本。
东虽然事事务求完美,但因为天赋的关系,很多事做来实在游刃有馀,长达二个小时的剧本看过两次大约就能全部记住,再看两次大概整本包含所有角色的台词就差不多能记牢。至於一会儿上台要用的备忘录,同锦一般,早被晾在一边。
克看看手里的备忘录,望望锦,再看看东,实在有些羡慕妒忌,他哪次背台词不背得汗流浃背,怎麽这二人就这麽轻松自在,简直两只妖怪,尤其是东,他接过不少历史剧,那些连念起来都拗舌的文言文也不知他是怎麽背出来的。
愈想愈是不甘,踢了东一脚,克没事找碴道:「你閒著没事啦,干嘛答应Johnny做那种事?」
「什麽事?」慢慢翻过一页,东根本没把心思放在克的问话上。
「你现在看的剧本啊,"Million Shock",又不是没工作做,你竟然去当师弟剧里的配角,这才真是"Million Shock"!」
「啊...真了不起!」东给克喝起采来,但实在太过懒散,看来著实没有半点诚意:「克竟然知道"Million Shock"的意思。」
气得又踢了东一脚,克骂道:「跟你说正经的!」
「那有什麽!」东一点儿也不在意:「当艺人要红真要凭几分运气,每个师弟都这麽卖力,难得光一有这运气,能帮衬就帮衬,又不费什麽力气。」
「不费什麽力气?!你当自己铁打的啊?!才忙完Playzone又接著两个月的舞台剧,还是舞蹈为主,年底还有Dinner Show,每个礼拜固定有现场录影...」
「唉呀呀...」东笑了起来,眼里闪著点暧昧:「想不到克这麽关心注意我,你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啊!」
「去你的,谁暗恋你啊!」推了东一把,克笑骂道:「你这家伙还差人暗恋吗?老天真没眼,什麽好事都给你。」
东的脸色变了一下,却快得连盯著他的克都没看到,仍是嘻嘻地笑:「哪里有什麽好事啊! 比起克我可是真没人疼、没人爱呢!」
「说这话不怕天打雷霹...」克嘟嘟囔囔的不甘的抱怨:「别说你女人缘好到没天理,就是男人缘也少人及得上你...」
「那又怎麽样?!」东睨著克,故意哀怨地叹道:「总比不上回去有老婆疼,有儿女撒娇的克好啊! 真是令人羡慕的好运家伙! 话说美和子都是怎麽"疼爱"你啊?!」哪"疼爱"二字东不但说的情色无比,还故意挑挑眉头加强效果。
克给东的表情逗出笑来,瞪了他一眼,骂道:「干你什麽事!」接著转过头去,对著另一个夥伴说道:「锦,都是你啦! 说什麽不结婚,结果这家伙都拿你当藉口,那也算了,还到处洗脑让一帮师弟们在他没结婚前也不结婚。」
「咱们是杰尼斯事务所又不是杰尼斯婚姻介绍所,这麽早结婚的克才不应该吧!」锦头也没抬,随口回道。
克却恍若未闻,捶了下手掌,自言自语:「说到这个,让我想到可以约井之原去钓鱼...」接著竟便自顾走了。
摇摇头,东"噗"地笑出来:「能从结婚联想到钓鱼...天底下只有克了吧!」
「那家伙是从任何事都能联想到钓鱼去吧!」锦也好笑道。
少了克的房间一下沈默下来,原本三人在时极为自然的静默一下变得尴尬起来。
锦手上仍玩著电动,好像不在意却又有点刻意的找著话题:「东羡慕婚姻生活的话可得赶快结婚了,这麽多倒追的女朋友难道没一点看得上眼吗?」
东的笑容依然明快,像是开玩笑般:「实在没办法,追我的人虽多,偏偏我喜欢的人看不上我。」
明明只是一般的玩笑话,锦却接不下来,沈默了好一会儿才淡淡说道:「人生不过短短数十年,感情的事尤其不能执著。」
「那麽锦又在执著什麽呢?!」东想也没想便反问道。
终是忍不住看了东一眼,随後又掩下眸来,锦苦涩而简短的说道:「东,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啊! 东心里实在无奈,这些年来锦身边来来去去这麽多人,为何偏偏不能接受他?!难道锦对他就当真如此不屑一顾?!
压下脱口欲出的叹息,东带点自嘲的笑:「我大概是让锦说过最多对不起的人吧!」随後又正色说道:「我不结婚不是因为锦,只是还没找到对象,锦不必多想。」
「东...」锦欲言又止。
等不到锦的话语,东也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庆幸,抬头看著锦,淡淡的说道:「够了,锦答应永不解散少年队这便够了。」纵然不能当你的情人,也是一辈子的夥伴,比家人更亲密的夥伴。
锦只能笑,也不知该回什麽。
看著锦,东的脸上突然现出一抹与方才失望完全相反的满足笑容:「其实我的心愿已经达成了,锦,谢谢你容忍我的任性。」接著起身一拍掌,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一般:「好啦,该准备上台了。」
东整整衣服给了锦一个微笑,便走出休息室。
如同平常,那笑容是东独有的明亮轻快,在他特别俊雅的脸上有股难以形容的纯真灿烂,恍惚间竟让锦以为刚才沈重的对话彷佛只是他的错觉。
心愿已经达成?!锦回想著今年舞台剧里两人到了九十岁仍然相扶相持的场景...东指的是这个吧!?
其实那一幕在整场剧中并非必须,当初是东坚持要留下,锦没办法拒绝,也不忍拒绝...因为他明白为什麽...
如此美好的人为何偏偏锺情於自己?!又为何偏偏他是自己的夥伴?!不是没有挣扎过,但夥伴毕竟不同於爱人,是一辈子都无法切断的紧密关系,锦不想因为一时的激情破坏长久以来的平衡或是损及日後的情谊。
所以,维持现状是最好的做法...
叹了口气,缓缓收回追逐著东的身影而望向门扉的视线,锦的脸上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迷惘挣扎表情。

舞台上的锦难得收起夸张嘻笑,正经的唱著歌。他有付天生的好嗓子,有双美得难以形容的水亮眸子,认真的唱起情歌,很少有人能不陶醉其中,尤其给他那双会说话似的眼睛凝望著,真要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宠儿。
... Each everyday all my thought are love you, baby. ...You are my only one. I will save my love for you...
在舞台彼方等著接唱的东,视线自然的瞟向锦,不期然对上他深情款款的眸光...不再刻意闪躲东的眼神,锦随著曲意,表情愈发真挚温柔...
锦,这是你唯一愿意回应我的地方,所以,我能把"永不解散少年队"当成你对我的承诺吗?
东,这是我唯一能回应你的地方,所以,"永不解散少年队"便当是我对你的承诺吧!

"碰"! 急匆匆打开门的人看到眼前景像不由松了口气。
「光一,你没什麽吧?」锦的气息不定,看得出是急忙赶来。
在病床上的光一努力的欠欠身,回道:「没什麽事,练习时大腿肌肉拉伤了,多谢锦师兄关心。」
「啊...你锦师兄真的很少这麽关心人的,小光还真有面子呢!」坐在光一床头旁削著苹果的东打趣道:「想我跟他认识这麽久,还没等到你锦师兄探望一次。」
锦只笑笑,毫不客气的坐进沙发里:「要是你下次也伤的得躺医院,我一定去看。」
「你这是咒我还是安慰我?!」东听得笑了出来。不过他与锦太过相熟,这种不吉利的玩笑倒也不以为忤。
看著东手上刀子挥洒的随意,锦不由提醒:「专心点削,虽然这里是医院,伤了手还是麻烦。」
东听了玩心一起,旋起手上刀子,弄了几个漂亮花招,最後高高抛起,光一看得惊呼一声,东已接下刀子又削起苹果。
对於吓到光一似乎十分得意,东抿著嘴却掩不住笑。
虽然早习惯这人突如其来的招摇手段,锦看了仍是忍不住摇头:「这样削苹果是最新流行的花招吗?」
「可不是。」东拿起手上苹果,啃了一口,"咔滋"一声伴著轻笑:「保证更加美味可口。」
委屈的看著东手上的苹果,这不是让病人吃的吗?!原本以为可以吃到东师兄亲手削的苹果而雀跃不已的光一,这下可有些失望,虽然如此可也小心翼翼的掩著情绪不敢流露。
东自来敏感,光一的情绪全然收在眼底,切了一小块苹果递到光一面前,说道:「这样好吃的苹果才能让我们光一小王子吃。」
光一小小的沮丧立时消逝无踪,咧开了笑更加衬得他那张如玩偶般的精致脸孔美丽无匹。
「谢谢东师兄。」光一连忙接过来,忙不迭的道谢。
「这有什麽!」东又切了一块直接喂到光一嘴边:「直接吃吧,没地弄脏了手。」
东那张笑脸好像能催眠人一般,光一张口吃进苹果,恍恍惚惚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他自幼是东的歌迷,加入杰尼斯虽说是姐姐的主意,但一个小小少年能下定关乎一生的决定,主要却是在这里可以见到他自小仰慕的人。
而东与光一年纪有段差距,他进杰尼斯时,东已经是大前辈,虽然从不刻意摆架子,但要亲近也没什麽机会,每每听到曾与东同宿过的师兄们提起与东同宿时的生活点滴、趣事妙闻、谈到如何被他照顾爱护...总让光一既羡慕又妒忌,更感叹自己为何生得晚了,赶不上让东直接带领。
光一永远记得第一次在後台以师弟的身份见到东本人的情景,舞台上的东光彩夺目,但在下了舞台、卸了妆的东却更加美的惊心动魄,明明没一分脂粉味的俊秀五官,却比任何美女都更引人注目,乾乾净净的白皙脸庞愈加显出他气质清雅,整个人便像发光体一般,让人想转开眼睛都没法。
这时得东这般温柔相待,光一只觉佛如在梦境一般。萦绕鼻际的除了果香外还有东独有的淡淡清新气息,微抬眼便能看到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俊丽脸庞...
几乎是失去了所有感知,没有意识的一口接著一口吃著东递来的苹果,天底下如有幸福,这便是了吧...
「呵...」
一室的宁静突然被捉狭的笑声打破,东捏著光一的脸颊,笑道:「原来杰尼斯的小王子竟是只小松鼠啊!」
光一这才回神,继而发觉自己嘴里早塞满了东喂的苹果,两颊还涨得鼓鼓的,想到自己的难看模样尽收偶像眼底,不由急得脸都红了。
东还是嘻嘻笑道:「光一真是可爱,不过不用这麽怕师兄,真吃不下摇摇头就是了,这麽硬撑的样子真是可爱得让人更想欺负呢!」
原来东看光一对自己喂的苹果来者不拒却连嚼也未嚼,还以为是他不好意思,捉狭心一起,便一块接著一块猛喂给他,直到最後看到师弟像松鼠般的鼓起的双颊,嘴巴张开却没地方再塞进苹果,东才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旁的锦看了直摇头,这爱捉弄人的性子到现在还是半点儿未改。不过他那张脸实在好处多多,大家便真让他捉弄得忍不下气,只要他诘笑一敛,无辜的问一声,"真的生气了?!",任谁天大的气也都烟消云散,反而怨怪自己小题大作吓到他。天底下唯一不吃他这一套的约莫只有克了...想到这里,锦不禁笑了出来。
光一本就羞窘,锦这麽一笑他还以为连锦也在取笑他,更加羞的无地自容,眉眼敛得低低的,看都不敢看人,一张嫩脸更是红到脖子耳根。
东原本还想再闹,但听锦轻咳一声,转头看锦只见他眉头微蹙,眼里不豫,转头看光一,羞得头都快贴到胸前,再想到锦刚才急忙赶来的担心情态,转念间已经明白。
吃吃一笑,东说道:「看来我是待太久,妨碍到人了!」
光一一听猛地抬头,只见东对著他盈盈笑道:「对不起,是我疏忽了。」伸手想摸摸光一的头,好像想到什麽又缩了手回去。
好像...被误会了...
光一心里著急,轻声唤道:「东师兄...」可接下去也不知要说什麽。
东吐吐舌头:「我该走了,反正有人陪你。」说罢跟光一摆摆手,朝锦点点头便自离开。
锦看著关上的门,心里明白东是误会他和光一了,方才原本有股冲动想唤他停下,可是唤住了又何如?!解释又有什麽意义?!不过真让他走了,怎麽心里反而空虚得难受!?
「锦师兄,我喜欢东师兄。」
转过头看著的光一,锦无奈苦笑:「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光一小小的脸现出为坚定的光芒:「锦师兄,我不会把东师兄让给你的。」
锦听到这话,猛地抬眼,眼里光芒一盛随後又隐了下去。
「锦师兄急忙赶来以为受伤的是东师兄吧?!」
见锦没有否认,光一又道:「你见到我时松了口气,不是因为我伤的不重,而是因为看到受伤的不是东师兄,是吧?!」
紧紧盯著锦,光一一点儿也不放松:「你方才脸色难看,也是因为东师兄同我太过亲密,所以不高兴,对不对?!」
锦最後终是幽幽叹了一口:「小孩子这麽敏感可不是好事!」阻去光一急著想开口的冲动:「但我不会追求你东师兄的,你放心。」
「为什麽?!东师兄这麽喜欢你?!他这麽完美的人,难道不值得锦师兄追求吗?!」光一脱口问道。
他看得出来锦担心东,自然也看得出来东喜欢锦,虽然对光一来说,锦不追求东再好不过,但爱慕的人让人这样轻视,还是忍不住替他抱屈。
锦"噗"地笑出声来:「少个情敌不好吗?!」
光一咬著唇,呐呐道:「当然好,可是...可是...」
「傻小子,」锦移开目光望向窗外,眼神空渺,声音迷茫:「我和你东师兄已经没有爱情的馀地...」
「我不懂。」光一眉头微蹙。
收回眼光重又落回光一脸上,锦瞬间便恢复沈稳,佛彷刚才的异样只是光一的错觉。
「爱情...甜蜜深刻,让人憧憬沈溺,却也是唯一一种不能回头的感情,更是唯一一种会毁灭的绝决感情,这种感情对於注定一辈子要在一起的人太奢侈也太可怕。我和你东师兄已经有朋友之情、手足之情、同伴之情...这些感情便够了,再加上爱情...太沈重。」
光一听的似懂非懂,忍不住又问:「就算你不追求东师兄,难道东师兄也不追求你吗?!」
「他?!」锦笑了出来:「他天生是让人追求的,只怕就连公主反过来亲吻他这样怪异的事情都让人觉得理所当然。」说著说著锦眼底又泛出柔情:「他是不会勉强人的,哪怕一分一毫都不会,真不知该说他温柔还是骄傲...」
「锦师兄...」
光一还待说什麽却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给打断。
「小光,你没事吧?!」冲进来的人直扑到光一床前,整个人趴在光人身上,搂紧了他:「别担心...不会有事的...」话虽这麽说,但那口气却快哭了出来:「不论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
「干什麽啊你?!」一把推开身上的人,光一皱著眉头:「我不过拉伤肌肉罢了。刚,你是不是太离谱了点?」
「嗳?!」抹掉眼角的眼泪,堂本刚道:「只有拉伤肌肉?」
「怎麽?!你嫌我伤的不够轻吗?」瞪了刚一眼,光一更加不悦。
见光一脸色难看,刚连忙解释:「不是,不是,你没事当然最好了。」
可恶! 又著了东师兄的道了,方才在医院门口遇到东师兄,问起光一的伤势,东师兄一面摇头、一面叹息,眉头皱得死紧就是不肯说话,害他以为光一出了什麽大事,急冲冲的跑进来,不但闹了场笑话还惹脑光一,这个东师兄...有时真让人恨的牙痒!
转眼才瞥见一旁还有人,刚连忙招呼:「啊...锦师兄,你好。」
「嗯,即然小刚来了,那我就走了。」
「啊...没关系...锦师...哎哟!」
刚的话才讲到一半就被光一狠狠拧了下,他委屈的看著光一,实在不知自己又做错什麽。
光一看也没看刚一眼,对著锦说道:「锦师兄,不好意思麻烦您跑一赵,请慢走。」
锦看了两人一眼,笑了笑没再说什麽便走了,临到门口才对转头对光一说:「光一,爱人辛苦、被爱却幸福多了。别让小刚太辛苦,要让自己幸福...」
光一自然明白锦在说什麽,抿了抿唇,说道:「所以锦师兄就眼睁睁看著东师兄辛苦吗?这样的你有什麽资格劝我?我一定会让东师兄幸福,我不会再让他为你辛苦!」
离去的脚歩顿了下,锦终於还是没有说什麽。z
等锦离去,小刚才问道:「光一,你和锦师兄在打什麽哑谜啊?」
「干你什麽事?!」光一淡淡的瞥了刚一眼,口气森冷:「刚,我不会喜欢你的。」
小刚有些明白光一和锦的对话了,光一喜欢的是东师兄,而东师兄喜欢的是锦师兄...
「我...」小刚低下头,嘴唇几次开合都不知要说什麽,最後像是下定决心般,抬起头,对著光一坚定的说道:「你可以决定不喜欢我,但不能阻止我爱你,我会等你...直到你改变心意的那一天。」
「笨蛋!」y
「我是笨蛋,那你呢?!」刚一点儿也不退让,眼神坚定直盯著光一:「陷入爱情里的人,每一个都是笨蛋。」
光一狠狠瞪著刚,什麽也不说,刚的话严重的伤害了他,爱上高不可攀的偶像确实是笨,但也不用他这个笨蛋再来提醒。
平时刚要是看到光一这种眼神,多半是认输收场,但他知道今天绝不能退让,吞了口口水,硬著头皮接著说:「既然大家都笨,比的便是谁的运气好或是谁能坚持的久,我虽然运气不好,但耐性绝对不比人差!」
光一冷笑起来:「比耐性?!你认为我会输给你吗?!」b
刚顿时语塞,不论练歌、排舞,光一都比他认真努力多了,自己偷懒纳凉时,他却半点不曾懈怠,比起来...确实有点危险!
偷瞄了光一一眼,只见他冷著脸,朝自己讽笑一声,小刚立时豪气陡升,自己功课是比不上他,但...
「我...我爱你的心绝不会比你爱东师兄的心少!」心里的话想也没想便吼了出来。
可惜光一半点不领情,瞥了他一眼,说道:「可惜东师兄疼爱我的心却绝对比我爱你的心多!」
「啊...」小光才一鼓作足的气马上又缩了下来,唉...邱比特的箭何时才能不捣蛋。

第二章
即使在影歌迷们不断强烈要求加演的声浪中,光一和东主演的舞台剧在东京的公演仍是按照原来计画如期落幕。光一也藉由此剧一跃成为杰尼斯的台柱,更站稳他在演艺界超级偶像的地位。
一个半月的公演结束後不例外是庆功酒宴,一到包厢爱热闹的东便觉人少太冷清了点,拿出手机拨起电话,不一会儿几个有空的师弟全都被他抓来。
但光一注意到东打电话时不像一般人是用存在手机里的通讯录,而是一个个号码全凭记忆拨出。
「东师兄,你怎麽不用手机里的通讯录?!那样不是比较快吗?!」光一不免好奇。
「喔,我手机里没有通讯录。」东一面拨打电话,一面理所当然的回答。
怎麽可能?!谁的手机里没有通讯录?!难道是...东师兄不会输入?!g
想到这个可能,光一便热心的说道:「很简单的,东师兄,我教你存入。」
「不用了。」东笑道:「这样手机遗失的话也不怕给朋友们带来困扰,尤其大部份的朋友还是公众人物呢!」
光一倒没想到这一点,可是这麽说来...
「嗳?!难道东师兄记得所有人的电话吗?!」谁不知道东交游广阔,怎麽可能全凭记忆!
「是啊。」仍在拨打电话的人可是回答得一点儿不迟疑。
「真的吗?!东师兄怎麽记得住那麽多电话?!」一旁的今井也凑了过来。
「看二次就记得了,难道你们不是这样吗?!」东抬眼看向二人,奇怪的问道。
当然不是,又不是妖怪! 就算刻意背也很难记住上百个没有组合意义的电话,更何况才看二次...
想到这里,光一和今井两人对看一眼,难怪公演期间东师兄弄了个忘词罚款,谁要忘词就罚款一仟,两人还傻楞楞的同意,今天这顿估计有不少是他们俩的贡献,原来...真是上了东师兄的大当! 难怪克师兄听到这件事时大笑著骂他们笨蛋!
不过光一从这件事也真正认识了东惊人的记忆力并体会到他不刻意张扬的体贴,毕竟怕困扰朋友而不把电话号码输入手机这件事他自己可从未考虑到。
「长野...」看到推门而入的长野,东发出一声腻腻的呼喊,全然不管他身後的阪本脸色有多难看。
长野落坐後,东更是老不客气便躺在长野的腿上,整人个蜷得像只猫咪,嘴里还满足的发出叹息:「还是长野的腿最舒服了,好久没跟长野撒娇了,今天可要尽情享受啊!」
长野局促的笑了笑,两只手也不知放哪儿才好,转头看向脸色更加难看的阪本,眼里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东师兄的个性,你愈在意,他玩得愈起劲。
阪本无言的哼了一声,知道是知道,可看到爱人被大吃豆腐,谁能不介意呀!
「长野上次介绍的北海道拉面店我都还没空去呢! 不如下次我们俩一起去,还可以顺便来个爱的旅行!」东闭著眼睛,一脸舒服享受。
长野还没答话,阪本已经冷冷回道:「小博很忙,哪有空陪东师兄到北海道吃面!」
「小博...」这麽亲腻的称呼?!东瞄瞄长野、看看阪本,随後双手环住长野的腰,学著阪本的称呼,委委屈屈说道:「小博...阪本对我好凶,上次我不过跟他开个小小玩笑,他就翻脸,还想揍我...」
【逐爱—绍离】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