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喂,老哥!(兄弟)—一棵白菜

时间: 2016-07-02 20:12:50 分类: 今日好文

【喂,老哥!(兄弟)—一棵白菜】
喂,老哥!(兄弟恋,不喜无入)

写在前的话:恩,这篇里的兄弟是双生子,所以..........
1
风把雪白的窗帘吹的鼓鼓作响,清晨温和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在房间里投下斑驳的光点。邻居家的鸽子总是在这个时候练习飞翔。也许是周末的缘故,街道显得有些冷清,只有三三两两结伴去逛早市的老年人。此时,陈瑞正抱着被子和梦中情人亲密接触,摸摸小脸,牵牵小手,好不快活。可惜好景不长,一阵粗暴的踢门声成功的把他从美梦中拉了出来。陈瑞睡眼朦胧的盯着天花板,昨天的随堂测试,考得他筋疲力尽,所以他需要继续补眠。然而敲门声好象美国在伊拉克投下的炸弹时不时的在耳边响起。靠!怎么早会是谁?隔壁母亲的房间里也传来些许声响,看来妈妈也被吵醒了。陈瑞顶着一张张飞脸,怒气冲冲的打开了门。
恩,是哪个伟人说过,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但是他似乎没说过世界上不能有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陈瑞认为自己一定是睡眠不足产生了幻觉,呀不就是发噩梦还没醒。不然他怎么看见另一个自己拿着行李卷站在站在门外。陈瑞用三秒钟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用三秒钟得出结论:他那张宇宙超级无敌的大俊脸被人COPY了?!
"你喜欢对这自己的脸发花痴?!"那人大模大样的走了进来。
"老太婆,我来了!"他把行李一丢,整个人倒在了沙发上。
老太婆?!在叫谁?!难道是......
"啊~~宝贝~~你终于回来了!"母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那人一个法式大拥抱。他被勒的频频皱眉,终于忍不住吼道:"老妈!你不要每次见面就拥抱,三分钟不到就KISS!"
"恩恩,对不起!我昨天本来打算亲自去接你的,只是......"
"只是,你昨天有约!"
"是呀是呀~~~昨天我和林先生度过了一个浪漫的夜晚~鲜花香摈~~美女和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糟了,今天彼特约了我晨练,天呀!这么重要的约会竟然让我忘记了!"
"那个......有没有可以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谁!!"陈瑞的吼叫只中云霄。
"我叫趁翔。你的......双胞胎弟弟!"他的眼睛里似乎射出了一道寒光。陈瑞突然有种感觉,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弟弟不喜欢他。
陈瑞的母亲张淑贤是典型的已经到了更年期却依然光彩照人的女性,蹉跎的岁月几乎没在她的脸上流下任何痕迹。按照她自己的话讲,"现在的我还可以钓到30岁的年轻才俊!"
然而爱情却没有眷顾这位美女。年少轻狂的她不听家人的劝阻,一意孤行的嫁给了习酒成瘾,适赌成性的男人。那时的她天真的以为爱情可以改变一切。然而后来她发现自己无力改变任何事特别是他的丈夫,维持了不到半年的婚姻终于分崩离析。
一年后她在医院顺利的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张淑贤觉得这是她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了。当她还沉浸在未来生活的美好幻想中时,阴魂不散的前夫一监护人的名义夺走了她的小儿子。至此这对素未谋面的双胞胎兄弟被迫分离了15年。
"老头子酒后驾车,被送家了监狱。SO......就是这样拉。"陈翔不冷不热的说道。
"我已经要回了抚养权,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再也不会分开了。"母亲激动的抹着眼泪。
"好了,乖宝贝们,相处的愉快一些!现在我要去约会了。厚厚,运气好的话,说不一定会给你们带回来一个爸爸!"母亲换好了性感小吊带,看起来神采飞扬。
"喂!老妈,我的房间在哪里?"
"你的房间?!哦!你和阿瑞住一间。"母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咦?!我和他住一间?!有没有搞错!!"
双胞胎......我们是双生子......陈瑞到现在依然觉得不可置信,这个是上还有一个人和他是相同的,流着相同的血,带着相同的皮囊生活。不过,他的皮肤没我晶莹剔透,他的头发没我柔顺飘逸,他的穿着正是透着流里流气的恶俗,像他这样的社会小混混为什么会和我有着同样的一张脸,我这样的帅哥一个就足够迷倒众生了!
"你要不要数一下我们的睫毛数是不是一样?"这家伙从刚才就一直目不转睛的和他对视,摆了一副怨妇的臭脸。妈的,对老子不满吗?!
"虽然我很帅,可你也必要对这自己的脸发花痴!哼!"陈翔大摇大摆的把行李拖进了趁瑞的房间。

2
"哇哇哇~~"房间里传来陈翔惊天动地的怪叫。
"......你的房间真......整洁!"这真的是男生住的房间吗?竟然他妈的比女生的还干净!写字台上整齐的放着几本常用的书和练习册,台灯上没有一丝灰尘,被子叠的好象豆腐块,就连地板也像刚打了蜡一样。
"切~优等生的房间也和正常人不一样!"陈翔一边感叹又一个居家好男人光荣的诞生了一边对着窄小的单人床咬牙切齿,这张床真的能睡下两个吗?!!
是夜,墙上时钟的指针清晰的指向9:58,老妈还没有回来。她一向都是这样的,约会和帅哥总是重于一切,看来今天可能又是通宵。陈瑞正想着要怒要给老妈留门,那厢陈翔猛得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呼小叫道,"睡觉了睡觉了~~我去睡觉~~"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先去占个有利的位置,以免半夜被踢下床。陈翔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
"等一下!"他的屁股还没在床上坐稳,就一把被陈瑞来了起来。干吗?想给我抢位置呀?!
咦咦咦?!"啊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你干吗啦!!"陈瑞像忠狗一样伸着鼻子在陈翔身上嗅来嗅去。
"你几天没洗澡了!"真难闻!绝对不能允许浑身上下都是汗臭味的人睡在我的床上!我干净的床单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玷污!!
"我昨天刚洗过,你在我身上闻来闻去就为了问这个!!"难道我从老妈肚子里把他踢出来时踢坏了脑子?不然他怎么会问这种三八问题!
"你确定你昨天洗过?!臭死了!再去洗!"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差遣?我洗不洗澡干你P事?别以为你是我哥我就要听你的,告诉你我根本不承认你是我哥!"他妈的,竟然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我也没想认你当弟弟!"他爷爷的,竟然敢对我大呼小叫。
"你让开!我要睡觉!"
"去洗澡,不然你别想躺在我的床上!"陈瑞一不做二不休成大字倒在了床上。
"............"哼!算你狠!陈翔咬牙切齿的走进了浴室。
15分钟后,陈翔围着浴巾出来。"这样总可以了罢!"
扑上去再嗅了嗅,陈瑞皱眉,"不行,你没洗干净!再洗一次。"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陈翔黑着脸再次进入浴室。30分钟后,陈翔再次从浴室里出来。"这次可以了吗?"他都要洗破皮了。
"恩,可以了。你睡罢。"
"洗太快,不干净的。我每次洗澡都要两个小时。"陈瑞在那里碎碎念。
两个小时?!你洗鸳鸯浴呀?!陈翔大汗珠子掉满地。
"你是不是有洁癖呀?!"记得上次看的美国片,里面的大叔就有严重的洁癖症。洗个手要七八次,干净的好象穿了玻璃大褂,这家伙和他很像呀。
"你怎么知道我洁癖?!"难道这是传说中双生子的心灵感应?
洁癖男= =|||
不过说实话,他的床还真舒服。床单上还残留着洗衣粉的香味,被子也软绵绵的。陈翔在床上翻了两圈,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午夜四下里一片静悄悄,只有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和......陈翔的梦话。
"马丽宝贝~~我爱你~~"啪,挥胳膊重重的砸在了陈瑞的胸口;
"宝贝宝贝~~你爱不爱我?"一个翻身那陈瑞结实的压在身下;
"香一个~宝贝~~"张着嘴在陈瑞脸上啃来啃去。"
"哇勒!!"发春梦也别拿我当发泄对象呀,我可是如假包换的大男人,最重要的是我还是你死也不想认的老哥。你要搞同志我没意见,但是要玩乱伦别找我!
哐当!陈翔被踢下床。
半分钟后,陈翔顶着蚊香眼爬了上来,嘴里还不住的念叨,"我怎么被马丽踢下来了?"

3
"爸爸是一个怎样的人?"午饭后,难得平静和谐的气氛因为陈瑞的一句而变的波涛汹涌。他在水池里倒了洗洁精,把碗筷一一放进去,修长的手指沿着水流把污渍冲洗干净。洗碗和一些日常清洁类的家务陈瑞一向事必躬亲,他的洁癖症总是在这时发挥的淋淋尽至,家里洗洁精更换的频率是半月一次,至于水电费也总是超标。
"......一个老男人。"许久后坐在沙发上看鼹鼠故事的陈翔慢幽幽的吐出了这句话。电视上雪白肚皮有事没事总是发出吱吱叫声的老鼠比那个严重洁癖严重三八的陈瑞可爱多了,陈翔在脑海里飞快的勾画出一拳把陈瑞打去外太空旅行的画面。
"我在问你正经的问题!"他被对着陈翔大吼,手在水池里激起朵朵水花。他想知道自己素未谋面的父亲是怎样的一个人,然而得来的却是这样坯子式的回答。
"我也在很严肃的回答你!"他所谓的哥哥总是千方百计的揭开他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他一点也不想提起关于那个男人的任何事情。
"因为没有爸爸,我从小被人说成野孩子!一直以来我都非常渴望自己也能有一个父亲,这种心情你能明白吗?!!你突然出现带来了父亲的消息,我只不过是想知道他是怎样的......"陈瑞手指一滑,水池里的碗突然掉落在地上,碎片散落在瓷砖铺成的地板上。
"哼!你口中的爸爸可是一个喝醉了就骂人,输了钱就打人的男人,你渴望这样的父亲?!"他什么都不懂,他根本不明白自己15年来所遭受的一切!
"我恨你!我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当初选择了你而把我丢给了那个男人?!我恨他,更恨你!"他被人说成野孩子时还有妈妈安慰他,而我被人说成小流氓坏胚子时得来的却是酒醉父亲的拳打脚踢,为什么上天会给我们这样不公平的待遇!
......我恨你......我恨你......
那个声音好象诅咒一样不断在陈瑞的耳畔回响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那猛烈的敲门声。切~白痴老哥!陈翔对着他扮了个鬼脸。现在已经一点多了,门外那个笨蛋还真不会赶时间,饭局早没了。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打开了门。
一团粉红的事物以猛虎扑食之势把他抱了个满怀。来人身着粉红色淑女装,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茉莉香水味,吹气如兰。陈翔以多年来泡MM的经验得出此人一定是十足的大美女。美女对我投怀送抱,春心大动,我的魅力果然是宇宙无敌的。陈翔的眼睛顿时变成桃心型,美的鼻子冒泡。
"陈瑞有没有想我?"那人噘着小嘴,以一种中性的声音嗲声嗲气道。
听清那人的话,陈翔的脸立刻由春花灿烂变成了万里雪飘。一把将八爪鱼推开,伸手指了指在厨房洗晚的陈瑞。"我是陈翔,他才是陈瑞!不要抱错人!"陈瑞也不"调教调教"他女朋友,怎么见了男人就扑倒!不过,他女朋友的身材还真是强壮,难道他喜欢这种大腿型的女生?
"王秋平,你怎么来了?!"陈瑞对着他这身粉红色的少女装有晕倒的冲动。
两个陈瑞?!看来我一定是在网上杀反恐的时间太长了,用眼多度,现在看东西严重重影!王秋平瞪着眼睛上下扫射,眉毛,眼睛,鼻子,嘴分毫不差,难道陈瑞被列为人类基因组计划?他被可隆了?天呀!谁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经过陈瑞一番详细而耐心的解释后,王秋平依然没能分清这对双胞胎到底谁是谁。陈翔对此的解释是,胸大的美女都无头。
王秋平,生于秋季,名字取意平安。标准的男生女相,长了一张比女人好漂亮的脸蛋,并且因为这个女气的名字惹了不少麻烦。陈瑞的青梅竹马兼同班同学兼左邻右舍。两人的感情甚笃,但只限于友情。有句话说的好,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有一句话叫,臭味相同。王秋平虽然没有洁癖症,但是却是十足的女装癖。
"你不在网上鬼混,怎么有空来找我?"毛骨悚然的装束!陈瑞得出如下定论。
"下周就期中考了,找你恶补。我把自己交给你了,你看着办罢。"啧啧,老哥的女朋友好热情呀~
"补习没问题,但是麻烦你先把这套怪异的装束换掉。"换掉?!难道老哥的意思是让"她"脱光光?!那样应该会补习到床上去。
"你不喜欢吗,陈瑞?!这可是人家用三个月的零花钱买的高级女装!刚刚来得时候,回头率可是非常高哦!"嗲生嗲气的撒娇,嗲声嗲气的装可怜。
"......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你是男人!!"
"......不喜欢也没必要揭人家老底!人家还想泡你弟弟呢。"
男人?!还是一个想泡我的男人?!陈翔一滴汗水掉在地上化开。洁癖男加女装癖,我陈翔今后的人生将惨淡无光。

陈翔转到松雷高中已经是几个星期前的事了,自从他搬回母亲家后,就被母亲强制的转到了这所举市闻名的重点高校,期间经历了大小考试无数,临时补习数次,被罚站写检讨的次数也是多不胜数,这些对他堂堂男子汉已经不算什么了。但是,让他无法忍受的是那个洁癖男竟然也在这个高中!彗星撞了地球,美国绑架了萨达姆都没有这件事让他觉得恐怖。如果这还没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惨,那么时时刻刻每分每秒都有人把他当成陈瑞简直就是世界末日的来临。
数学老师在讲台上讲的昏天暗地,陈翔在座位上睡的一塌糊度。这可是为了今天下午的战斗保存体力,几天前不知名字的校花突然对他眉来眼去,陈翔根据自然界雄性易受引诱的基本定律回赠她几个飞眼,然而历史的教训是不容忽视的,所谓红颜祸水所谓惹祸上身。高年级的学长对他展开了疯狂的暗杀行动,一时间他几乎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想在和他们继续纠缠不清,双方约定今天下午活动课的时间做一次了解。俗称:聚众斗殴也叫单挑。美其名曰的活动课其实就是全校总动员大扫除,学校认为在重视素质教育的今天这种全方位的集体劳动是必要的,当然陈翔一次也没参加。
当数学老师成功的涂鸦了整个黑板的数学符号时,久违的午休铃声终于响起。教室里的同学顿时作鸟兽散,三三两两的结伴去食堂吃饭。陈翔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看见陈瑞在教室门口对他招手。切~~他来干吗?!
"今天我请你吃顿好的!"食堂里,陈瑞把大鱼大肉搬上了桌子。
"你怎么突然良心发现对我好起来?!"没事献殷亲改非奸即盗。
"哦,没什么。只是你期中考考了倒第一零用钱被老妈扣光,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说都要接济接济!!"陈瑞笑的奸诈无比。
"......别用和我一样的脸做出那种白痴笑容!"切~~不吃白不吃,一次吃穷你。陈翔筷子飞舞,大块朵颐。在连吃了三大碗饭后,终于注意到周围同学殷切的注视和老哥悲惨的目光,心有不忍,陈瑞冷嘲热讽了几句大摇大摆的走了。
"陈瑞终于被我逮到了!!哈哈哈!!"陈翔的衣领被人从背后拉起。一个身穿校服吊着
马尾辫的女生走了出来。
"今天的黑板报必须完成,下周市区领导就要检查了!你别想在逃了!"女生一边挥着拳头威胁一边自言自语道,"真是气人!人家明明写了很多年的粉笔字却比不上你练习个把月的好!啊啊啊~~气死我拉~"
"放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陈瑞!"我才被气死了!这已经是第108次被人当做陈瑞!!
"你发烧烧坏了脑袋呀!想逃的话也找个正常点的借口,你不是陈瑞~哈哈哈哈~~"女生完全不相信,拉着他一路小跑。
............笨蛋放手拉!我还赶着去打架............
这厢陈瑞哀叹完自己的荷包,左脚刚刚踏进教学楼,一群人蜂拥而上将他绑到了一年五班,陈翔的班级。
"陈翔!!你又想逃避劳动!!这次的大扫除由你一人负责!!"陈翔老师的吼叫劈头盖脸的向陈瑞袭来。
"等等,老师,我并不是陈......"还我清白呀~老师
"你不要在找借口了!班级的门窗玻璃,墙壁死角统统都由你清理,放学后我来检查。如果不干净的话就不要回家了!"老师带着一竿同学去打扫分担区。
............不是罢?!我赶着去写黑板报呀.........
陈翔在跟此女做了详细的解释后,得出如下结论:此女不能和正常人沟通,并带有严重的暴力倾向!虽然她的看人战术固若金汤,还是被陈翔钻了空子溜走了。当她和其他女生激烈的讨论完"夏天穿丝袜到底性不性感"后,陈翔已经不知所踪。只见硕大的黑板上上书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问候你老母!

5
当陈瑞一边哀叹自己被当了某人的替身一边拖着垃圾桶横穿了三天街来到了离学校最近的垃圾场时,厄运再次降临到他头上。四个身穿制服手拿着疑似拖布样的棍子的高年级学长把他团团围住,陈瑞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四个大字:困兽之斗,然后他顿时浑身冷汗,双腿发抖。
"嘿嘿,各位老大,咱们近日无冤,远日无仇,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陈瑞逆风而立,这句话说的恁没骨气。
"臭小子,你化成灰老子都认得!"一个手臂上纹了骷髅,头发染成黄毛的男生吼道。陈瑞知道他是学校的老大,统领不良团体的箫军。只是他不知道陈翔为什么会惹上这种人。
"今天就给你点教训!不是所有的女生都能碰的,王珊珊是老子的女人!!"箫军手里的香烟滑过完美的弧线落进了垃圾筒里。原来是情海生波呀,不过就凭你那葱头鼻子三角眼,实在难望吾项背,被人抛弃也实属正常。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你要PK也先搞清楚对象。
"喂,你仔细看看我的脸!我是陈瑞不是陈翔,仔细看清楚!!"一张放大版的俊脸顿时闯入箫军的眼帘,两人的眼神在空气里不断交织出激荡的火花,暧昧的气息缓缓蔓延。良久,只见箫军大手一挥,声音清脆而响亮,"给我往死里打!"
陈瑞微长的头发在空中滑出美丽的曲线,身体摇晃了几下立扑倒地,痛楚从背后结结实实的传来,棍子好象雨点一般落下,陈瑞双手抱头,只希冀自己不要被毁容。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没什么可能了。手腕处传来一阵巨痛,他甚至能清楚的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接着混乱中他的头吃了一闷棍,温湿的液体沿着眼睛一路滑下。此时陈瑞还浮想出自己死后鼻青脸肿,满脸鲜血的样子。然后一时间四周突然变得静悄悄的,不断有抽气声。迷迷糊糊中陈瑞依稀听见有人抱住自己狼哭鬼嚎的大叫"老哥",续而没多久他完全陷入了昏迷。
陈瑞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某人的背上,那人肩上的骨头搁得他下巴生疼。
"这种时你跑出来充什么英雄?!被修理的很惨罢?"陈瑞呼出的热气弄得他脖子痒痒的。
"被修理的很惨的是他们......当然还有你。"他赶到那里时,正看见陈瑞满脸鲜血的倒在地上,那一刻心底没来由的一痛。他几乎用种错觉,如果这个世界上和自己拥有相同灵魂的人就此死去的话,他该怎么办?所以他怒不可遏的冲了上去,下手丝毫不留情,顿时箫军等人被打得落花流水,四处逃散。
"对了,我好象听到你叫我哥哥了!再叫一次!"背后的某人轻声笑着,突然洋洋得意起来。
"......那是你昏迷前的错觉!我才不要认只比我早出生5分38秒的人当哥哥!"陈翔的脸微微发红,这种丢脸的事,死也不认帐。
"小气!不叫算了,反正你之前叫的两声我都记住了。"陈瑞伸出一只手玩着弟弟的头发。
"......书包我让王秋平带回去了,我一个人拿不动那么多东西。"
"怎么突然对我好起来?你不是很恨我吗?"陈瑞低沉的声音从头顶飘了过来。
"我......我当然恨你!但是......但是只有我可以修理你!其他人统统闪一边去。"陈翔把自己今天突发善心救人以及那种莫名的心慌解释为亲情,毕竟是血融于水。
"啊~~阿翔放我下拉!"后知后觉的陈瑞终于注意到自己的情况,竟然被弟弟背着招摇过世,真是丢脸死了。
"放你下来?!你确定你自己可以走?!"阿翔,那个人第一次这样称呼自己,于是那低低的软软的声音带着些许暧昧不清的因子在一瞬间住进了陈翔的心底,某种晦暗不明的感情悄悄的滋生,发酵,续而沉淀在心头。
"恩,说的也是,那......阿翔就继续背着我走罢~"陈瑞一把抱住了弟弟的脖子,整张脸在上面蹭来蹭去。
"......罗嗦!"陈翔的脸再次不争气的红了起来,我今天太不正常了!

6
"我回来了!又下雪了,真是烦死了!"陈翔一边抱怨一边扫掉了外套上的积雪。入冬后的第一场雪竟然下了一整天,而后天一直是阴晴不定,时不时的飘下几朵雪花。
【喂,老哥!(兄弟)—一棵白菜】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