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琉岛的断章—伊芙

时间: 2016-07-02 19:07:55 分类: 今日好文

【琉岛的断章—伊芙】
1
一轮浑圆的夕阳半悬在天地之间,热滚滚地蒸腾着、翻滚着,烧红了漫天的云霞,也烫金了雨后海岛上湿润的泥土,过滤出一股只可在近海区闻到的淡淡咸涩味。
某座简陋的三层式建筑背倚这古朴的小岛景致,孤零零地矗立在地平线上。土墙头的木窗格子里,一抹细瘦身影凭窗而立,遥望窗外沉暮,仿佛正安静等待什么。夕阳编织出的橙红色光毯承载着空气里的微尘颗粒,覆盖在他窄小的肩头,竟衬出一股恬然神韵,映得室内一成不变的玻璃黑板以及那二十几付木头桌椅益发显出死寂来。
少年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好像一幅镶嵌入窗框里的油画,随夕阳西下,逐渐隐没在混沌之间。
☆☆☆
秦若阳轻眨几下眼,身边的空乘小姐面带微笑,提醒说飞机已经着陆。他深吸一口气,拿手掌拍拍脸颊,这才算彻底清醒过来,起身整理被压皱的外套,一面朝外走去。
进入机场大厅的时候,他发现有人已经在那儿等候。
季艾身穿一件咖啡色短夹克,下着黑色呢裙和皮靴,长发披肩,一脸焦躁,时不时低下头去看腕上的手表,然后往人群陆续涌出的方向仔细搜寻。
秦若阳瞅着对方脸上的表情,觉得现在露面极有可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季艾说不定会赏他这个8年不曾见面的老友一记五指山,因为当年离开的时候没有通知她。
他如是思忖着,不自觉抬起手来摸摸自己的脸颊,仿佛已能体验到火辣辣的刺痛感。
于是就在他胡思乱想的当口,季艾往这边挥手喊道:"秦若阳!"
她招呼他过去,他奉命行事,慢慢地踱,然后见她回身:"岑穆。秦若阳到了。"
听得她口中念出的名字,秦若阳的太阳穴没来由的"突"一跳,仅是转瞬之间,便恢复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他举目望对面座椅上站起来的人,纯白的高领针织衫,黑色皮长裤,脖子上一圈鲜艳的圣诞红围巾,以及略显层次的橙色短发。
被唤作岑穆的青年应声走来,满面笑颜比外头的冬日暖阳更为夺目。
"嗨,好久不见。"他说。
秦若阳的视线紧紧黏着在他脸上,许久,张嘴答:"好久不见。"
去往目的地琉岛的渔船上,船长刻意上甲板同他打招呼。
"哎呀!咱们的若阳竟然长恁大了!"大胡子船长用了丹田的气息大笑三声,用力朝他背脊拍拍。
"是呀。大叔您不是也还没退休?"他抬头望那粗糙的老男人臂膊上无数条横斜的伤疤,这是多年来风雨肆虐留下的痕迹。
"什么话呀!我还健壮得很!"他说完,面向蔚蓝色大海挺起那傲岸的胸脯。
海平面一片波澜不惊。
"别说了,老爹!丢不丢脸啊!"季艾烦躁地耙着自己的头发自一旁跳起,"你再不下去,那些臭王八蛋又要偷懒了。"
"你个小女娃,咱们男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替我看好那些个小王八蛋去,可别让他们歇着!"
船长扳过季艾的肩推向那头阶梯,看她嘟嘴不情愿地踢踏着挪远了才又回过身来,平板的语调低声道:"这次,是特地回来参加莫赟的葬礼吧。"
"嗯。"他点头,情绪颇有些低沉。
岑穆在对面瞥他一眼,低头去喝杯子里的果汁。
"唉,可怜的孩子。"船长叹息,口气很是惋惜。
☆☆☆
接到邀请参加莫赟葬礼的电话时,秦若阳正在办公室里打盹。他听闻这种近乎恶作剧式的消息之后,保持了一贯冷静的态度道:"敢问阁下是谁?"
在终于确定那并不是无聊的人开的恶劣玩笑,他第一时间冲出公司大楼,没有带任何行李,直接就去了机场。
莫赟是为了救游艇失事落水的乘客而溺死的。要按他惯常鸟水的本领,照理来说不该发生那档子事,然而12月份海水的冰凉却出乎人意的,偏偏致了他的小腿抽筋,终于羁绊住这条年轻的生命,没有再放他归来。
莫赟的葬礼并不隆重,只是一些熟识的亲友聚集到岛上唯一一间礼堂里,共同怀念这位已经逝去的故人。
主持人致完悼词,开始有人低声抽泣,情绪很快感染到四周,一圈圈扩大出去。礼堂霎时被号哭声填满。到最后,看似无动于衷,甚至连眼泪也没有流下的,就只剩季艾、岑穆和秦若阳了。
岑穆展了展他脖子上与葬礼氛围极不融洽的红色围巾,转头冲那两人笑:"我们走吧。"
"也好。"秦若阳应声站起来,伸手去搀一旁的季艾。"晚上再去莫赟家。"
三人步出礼堂,不自觉地前后排成一列,沿乡间小径缓缓向前。道路两旁生长着生命力旺盛的墨绿色杂草,白色小花也在这四季温差不超20度的海中小岛上开得繁盛。
"接下来,该去哪里呢?"季艾忽然停下,转身想吓吓身后两人,结果发现他们与自己之间,竟还隔着一人的距离。
那里从前曾是莫赟的位置。
岑穆踏着季艾留在土地上的脚印慢步而来,笑眯起眼道:"何必多问?"
秦若阳于是心领神会地抬头望对面旦夕山的方向。
旦夕山,其实并不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山,它位于琉岛正中央,只是一弘隆起的土丘,然而作为琉岛海拔最高的地方,却被人们赋予无可比拟的崇高地位。
旦夕山上立着一棵老树,枝干错综纠缠,像是一柄巨大的天然伞,荫护着整座土丘。没人知道这树究竟从何而来、多大年纪,然而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自琉岛有人居住,它就已经开始见证这里世代的历史。
"找到了。"季艾一双原本白净的手沾满黄泥,从地下刚挖开的窟窿里捧出一只金属盒子。
三人围坐在盒子边上沉思,身后巨大的老树被风刮得"刷刷"地摇晃着树枝,掉下一些叶片来,落在他们的头顶和肩膀。
秦若阳望着那个铁盒,想起初二时候的约定。
"把我们喜欢的东西埋在这里,等长大以后回来看。"
他当时纯粹是为了留下一个临走前的纪念,不辞而别也仅仅因为没有要再回来的打算。
可是莫赟却依旧用了那玩世不恭的态度说:"长大以后?这范围可太大。不如,等我们之中有人驾鹤西去了,剩下的三个再来打开这盒子,回忆年少时的轻狂如何?"
季艾当时嫌他的说辞不吉利,朝他脸上吐了好几口唾沫,美其名曰:去晦气。谁料这唾沫没起作用,玩笑却成了真。莫赟以身试法,最终撮成他们三人的再聚。
"那么,先来看谁的呢?"
季艾掀开盒盖,里面端端正正地放着四只小礼盒,每一只的顶端都用签字笔写着主人的名字。她瞥一眼还没回过神的秦若阳,露出一个坏笑:"哦~不如就从这个名字最占地方的开始好了。"
"啊?啊!等一下!"秦若阳一把摁住季艾的手抗议,"什么叫名字最占地方?不公平!只有我的名字是三个字,能不占地方吗?"
"嘿嘿!抗议无效!"
季艾推开他就将盒子抽出来,秦若阳奋力再拦截,反倒把盖子给撞落了。
礼盒里面是一封信。
季艾一下将海蓝色的信封投给坐在地上的岑穆,自己则用身体阻挡试图抢回信封的秦若阳。
岑穆瞥一眼满脸无奈的秦若阳,展开信封开始诵读。
"亲爱的朋友们: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大海的另一边生活。没有通知你们我的离开,因为不愿被人牵挂。虽然四人聚在一起的时光短暂,但那将会成为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你们永远的朋友,秦若阳。"
信很简短,岑穆只花了1分钟不到的时间读完。
季艾越听越不对劲,回头瞪秦若阳一眼:"你根本没有打算回来?"
他轻轻点了下头,接着便挨了一巴掌。
季艾举着右手道:"现在想来还是觉得生气,竟然没有通知我们!"
秦若阳手捂发痛的脸颊心忖:果然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
"接下来看我的吧。"
岑穆微笑着抽出自己的盒子打开,里头是一张四人合照。蔚蓝色的天空和海洋衔接在一起,难分难解。面对镜头,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神情。
"我也以为那段日子十分快乐,所以将我们的合照留在这里。"
他说完,忽然抬头凝视秦若阳的眼睛,黑得发亮的眸子一动不动。他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慌忙间移开视线。
不知为何,从很久以前,秦若阳就感到岑穆是个古怪的人,他待人接物间总表露出一种冷漠的态度,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偶尔又会像现在这样,隐约流泻一股暧昧的情绪。
"你看岑穆多重情义,好好向人家学习吧。"季艾坐回原位,还不忘循循善诱地劝导两句。"那么接下来看我的。"
她打开盒盖,拎起里面一只小小的生了锈的鱼钩,展示给另两人看。
"琉岛特产,最爱的三尖鱼钩!"她炫耀似的,一遍又一遍地晃着那并不特别的钩子,咯咯地笑。
秦若阳明白,季艾是典型的琉岛姑娘,跟他和岑穆不同。她以琉岛的一切为荣,而同岛上其他居民一样排外。她所爱的,并非那鱼钩,而是琉岛本身。
"那么接下来看莫赟的盒子。"秦若阳挥手示意季艾收起她的宝贝,这动作无疑激起对方强烈的不满。
"秦若阳你什么态度嘛!你看不起我的宝贝吗?看不起吗?"
不过,她的牢骚也仅止于莫赟的礼盒盖打开以前。
"哎?又是照片?"季艾将脑袋凑上前窥看盒子里的东西,口中一边叨念,"哎呦呦!真是没有创意耶!让我看啦!秦若阳!"
"哦?"秦若阳举起手中的相片来回躲闪,脸上的表情甚是夸张,又是蹙眉又是咋舌,"真是没有想到啊,没有想到!"
这样感叹着的他再度挨了季艾一记巴掌。
"究竟让不让我看啦!"她嚷。
秦若阳回头朝她扮鬼脸。与此同时,相片传到了岑穆手中。他只轻轻扫了一眼,便欣然揭晓答案:"果然。是季艾的照片。"
相片被翻转过来,面向那两人。
季艾瞪大眼拿手指自己的鼻子:"咦?我?为什么?"
"你从来都没有感觉吗?"岑穆弯起眼角和嘴角,摆出一个标准的微笑造型,"莫赟一直喜欢你。"
"诶?"季艾倒吸一口冷气,视线紧盯安然坐于地上的岑穆,张口结舌。
两人就维持那样的姿态,一站一坐,大眼瞪小眼,表情十分之滑稽。
然而此刻在场的人之中,吃惊的并非季艾一个。
秦若阳站在一旁,以同样的眼神紧紧盯牢那个用笑容来粉饰太平的青年,感到自己的太阳穴似乎又"突"地一跳。
他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他还知道些什么?
秦若阳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些久已不见的画面,开始只是零星的碎片,然后逐渐增多,直到最后完全串联成一直线。
记忆仿佛随时间之流,"嗖"的一声倒回到8年之前。
☆☆☆
那一年,秦若阳刚升上初二。琉岛唯一的一所全年龄阶段学校"海潮园"里,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听说有人要转校进来。
转学这种小事放在其他时间地点,也许并没有什么可稀奇的,顶多招致学生们几天的新鲜感,很快也便会平复。
然而这要放到琉岛,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琉岛的人们多半不欢迎外来定居者,原因不明。然而他们这种排外的情绪却似乎和与生俱来的地域优越感脱不了干系。那个传说中的转学生正是同他的父亲一块儿,由海的那一头坐船而来的。
"哎!要是转校生被分到我们班上怎么办?"一个剃着和尚头的小男生边说边抬起袖口擦擦鼻涕。
"咿~我才不要!"扎着两个牛角辫的小女生拼命摇晃自己的脑袋高声尖叫,"我阿母讲,外头的人身上都带着病菌,要是被他们传染了,就再也治不好!"
"好讨厌!千万别来我们班,千万别!"
谣言在女孩子们之间,总是传播得特别快。
"秦若阳,你老爹是岛长吧!为什么批准他们入岛?"有人这样问他。
"嗯......"他低头犹豫片刻,不太愿意搭理那问话的人,于是道,"大人的事情,我不太方便过问。"
没多久,转校生终于入驻海潮园。
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被安排入秦若阳所在的班级,班里的女孩子终于不再喳喳地叫嚷。
不过,几家欢喜,自然也便几家哀愁。新来的家伙被分派到莫赟和季艾班上,自那以后未曾安宁过。
一开始,是男生们出于好奇,争相去观赏珍稀动物,试图发掘出一些带菌体与常人的不同之处,被忍无可忍的季艾用扫把赶出来几回之后,这种好奇也就逐渐消散了。接下来反倒换成女生们轮番前往探访。
女孩喜欢漂亮的事物,那似乎是一种天性。岑穆的出现,极大层面上满足了她们这方面的需求。
被隔离在大海中央近似于孤岛的琉岛之上,纯朴的民风并未教导女孩们那些都市里繁华艳丽的生活。因而,顶着一头橙色头发,每天更换鲜艳色彩的服饰,脖子手腕上永远挂着不同造型款式饰品的岑穆,无疑是一大惊奇。
但凡他出现的地方,总会留下缤纷色彩。他成了学校里的名人。
男生照例讨厌他,视他为医治不好的病菌;而女生,则将他奉为心中的偶像。
虽然班级离得很近,秦若阳也时常跑去找莫赟或者季艾,但他从没与新来的转校生讲过话。
事实上,谁都没有。
每一次站在教室门口往里看,秦若阳总会不自觉地留意起靠窗那个位置。鲜艳的岑穆坐在桌边,单手支着面颊,视线凝固在窗外的某个地方,纹丝不动。周围流动的暗色人群仿佛同他处在平行的两个次元,看得见却摸不着。
他脸上的表情昭示世人:谁都不要来惹我。
这就是秦若阳当时对他唯一的印象。
后来有一天,放学后轮到秦若阳值日。原本应该同他一起的女生,下课之后才突然说家里有事,不得不先回去,于是他只能一个人打扫到很晚。
太阳快要下山时,秦若阳才拎起书包打算回家,一抬眼瞥见莫赟倚在门框边冲他勾手指。
"秦若阳,帮个忙。"
"你又想甩掉哪家的小姐啊?"他没好气地嘲讽,心里暗忖那不够义气的家伙,竟眼睁睁看着自己干活却不来帮忙。
"不是。"莫赟摆摆手,胳膊勾搭上他的肩膀,"就想你替我去教室拿一下书包。"
他赏他一记白眼,一把推开他:"你不会自己去啊!"
"要是能自己去,我还用得着来拜托你吗?"莫赟无奈,长叹一声,遂继续缠上来拍他的肩,"喂!是不是兄弟啊!"
秦若阳也叹气:"行了!我去还不成?"
"那我到校门口等你哦!"莫赟笑得很花痴,丢下个飞吻,奔了出去。
秦若阳来到莫赟他们班上的时候,略微吃了一惊,他没有料到这么晚竟还有人没回去。
岑穆背对大门立在窗边,依旧一只手肘撑住木制窗框,支着下巴。一头与夕阳同色的橙发,被太阳的余热熨烫得仿佛快要燃烧起来。
他的背影看上去很瘦弱,秦若阳这样想,但是也很挺拔。就像通常油画里面,艺术家勾勒出来的那样。
莫赟是靠门第一排的第一个座位,秦若阳一眼望去,桌子上的物品被横七竖八地摊得到处都是。
那家伙!
他走到座位旁,撇了一下嘴,抓起莫赟的书包,顺手将桌子上不知是不是垃圾的东西全部摞了进去,然后心满意足地拉上拉链。
任务完成,他抬腿要走,这时,靠窗的位置响起一个明亮的嗓音。
"他已经回去了吗?"
秦若阳愣了一下,偏过头去,想要确定刚才的声音是否真自那里传过来,可是少年没有回头,仍然维持着原先的姿势遥望窗外。
幻觉?
"莫赟他回去了吧?"少年又问。
秦若阳肯定自己这回没有听错。
"嗯,回去了。"他微微点了下头,"你也尽早走吧,否则学校就要关门了。"
少年还是一动不动,只吐了一个字:"哦。"
这勉强可以称之为他们的第一次对话。
不久,潮汐园里开始流传这样一个说法:转校生身上携带着一种叫做"同性恋"的病菌,生人勿近。
莫赟告诉秦若阳,那天上体育课的时候,转校生忽然昏了过去,体育老师让身为班长的他扶他去保健室。偏巧保健老师不在,他于是亲自替他处理伤口。
"可是你知道吗?那个变态的家伙居然,居然抱住我就......亲我的嘴!"他说得很愤慨,甚至有些结巴。
"哦?所以你害怕了?"对于亲嘴事件本身,秦若阳并没有多大反应,倒是莫赟一脸夸张的表情令他很感到一点兴趣,"堂堂的莫赟少爷,一世风流倜傥,八面玲珑,什么事情不是得心应手?现在竟然因为害怕一个外头来的转校生,而不敢进教室拿书包?"
"我,我讨厌娘娘腔!不行吗?"他撑大了眼眶龇牙咧嘴。
秦若阳耸耸肩,不做争辩。于是他们继续踏着棉絮飞扬的黄泥大道一路往自家方向走。
快到家门口之前,秦若阳忽然转头问:"学校里的那个谣言,是你故意传出去的?"
"是又怎样?我讲的不过是事实!"他边说边挥手告别,然后猛地想起什么似的,回过身来喊,"秦若阳,季艾说明天放学再不等她一起走,她就要把我们两个拴在她老爹的船锚上抛下海。"
"知道啦!"
他推开后院"吱呀"响的木门,沿地上铺得平整的七彩石径进入大堂。
屋子里一圈人正围坐在巨大的圆桌边说笑,很是热闹。桌上的酒菜已经准备齐全,见将开饭。
"爸,你竟然不等我回来就吃饭。"秦若阳嘟哝一句,将书包从肩膀上拽下来。
"若阳啊,回来得正好,过来让你岑伯伯看看。"秦父乐呵呵地回头招呼。
"岑伯伯?"
他拖着书包走过去,十分诧异地发现了在桌边喝茶的岑穆。
岑穆抬起头,用深邃的黑眼珠望他一眼,微微颔首。
"哎呦!这个就是若阳啊!好久不见,还记得我不?"岑伯伯笑着站起身,拿手比划了一下,"都长这么高了。"
"上次见面他还小呢,不记得了吧。"
秦父替他答话,而他只是无言地望着对面默默喝茶的岑穆。
那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的正面。他从来都没有料想过,世界上竟会有一个男孩如此,生得一付比女孩更为漂亮的脸蛋。
"岑伯伯跟你爸爸我是小时候的朋友,一直保持着联系......"
他们后来似乎又说了些什么,秦若阳坐在岑穆身边,筷子夹着菜。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2
"你骗人,骗人!莫赟怎么会喜欢我?"
一路上,季艾喋喋不休地念叨着这句话,身子却轻盈得仿佛飘飘欲仙一般扭来扭去,连秦若阳嗤笑出声,都未曾有幸换得她一巴掌。
他们去到以往经常一块儿吃东西的小食店,老板一眼认出久不曾见的秦若阳,于是客气地多送了每人一份烤香肠。
接下来,他们在海边斜坡上躺了整整一个下午,听潮汐起伏的声音,昏昏欲睡。
秦若阳睁着眼,看湛蓝湛蓝的海水,天空也湛蓝湛蓝的。他深吸一口气,打了个冗长的呵欠。
"好美。"这样感叹着,又轻轻闭上眼去休憩。
他想,如果时间能够静止下来的话,那该有多好。
宁静的小岛,宁静的生活。
天上的白云顺着风势慢慢游移。意识似乎被一点一点抽离出躯体。
就像做梦一般,莫赟还好好地活着,紧蹙起眉头,斩钉截铁地一字一句道:
"不可能!"
他一边回头,视线穿过教室的门槛,瞪住坐在窗户边上发呆的岑穆,一边攒紧了秦若阳的领口,压低声线:"凭什么我要跟这种娘娘腔的转校生结党结派、称兄道弟?"
秦若阳颇有几分不以为然,拍拍他紧张的手背,示意他放手。
"不单是‘你\',而是‘我们\'三个。"他拉过边上一脸莫名的季艾,推到他面前。"从今天开始,我们的行动都要带上岑穆。"
"为什么?"季艾回头看他。
他早料到会有这一问,假意犹豫片刻,便将早已考虑好的理由摆了出来:"他的老爹是我老爹的朋友。我有义务照顾他。"
"哈!你想都别想!我是绝不会答应的!"看莫赟的表情,秦若阳明白,他仍然对那次的亲嘴事件耿耿于怀。
"那你怎么说?"他偏过身子,面向季艾。
"季艾也同意我的看法,是不是?"莫赟一把握住季艾的手臂,像是要将她拉向自己这一边。
"可是......我觉得这样也挺不错的呀。"她忽然咧嘴,笑得很奸邪,"班里的女生要是知道岑穆是同我一起的,准保她们羡慕死!"这样说着,她倒真的开始洋洋得意起来。
秦若阳于是也笑,他知道女生都喜欢岑穆。
【琉岛的断章—伊芙】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