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偶像培养大事记—碳烧蜗牛[下]

时间: 2016-07-02 17:14:01 分类: 今日好文

【偶像培养大事记—碳烧蜗牛[下]】
第46章 家有喜事

绝对不可能是萧阳这小子!他早不知跑哪个角落躲着去了,怎么可能如此堂而皇之地大刺刺坐在我家等我呢?看来昨晚睡眠质量太差......
可是......幻觉也可以这么真实吗?坐沙发那的一个不明物体居然举手投足无一不是王子气息,我看着它发愣,它居然冲我舒展了一抹人畜无欺的微笑"明明,太想我了?都舍不得移开眼睛了?"
FAINT!这团东西千真万确就是萧阳那家伙!打死我也想不到他居然躲到我家来了!看着他现在若无其事打招呼的样子,我就憋了一肚子的气。你以为我会那么简单放过你吗?呵呵......我们先回公寓再好好算帐~"萧阳啊,呵呵,你怎么在这里?公司行程很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萧阳不动声色地看着我,有些心疼地摇了摇头,正莫名他的反应,后脑勺上就重重地挨上了一记。痛痛痛痛,惨了......忘了老妈还在我后头了......-_-///
"你这孩子,妈好不容易才见到人家小阳一次,你一到家就想往外拐啊?你不是请假了吗?这几天哪都不准去!呆家里把事情办好再说!"老妈噼里啪啦甩出一串训导。
"有什么天大的事啊?"捂了头,忽略萧阳含笑的眼睛,我委屈地询问。家里看起来啥问题都没有,反而比平时整洁漂亮多了,多了许多红色装饰品,有些喜气味道。老爸老妈看起来也是红光满面乐呵呵的样子,难道家里中了彩票?
"等下小阳他妈会过来,呵呵......今天就好好办办你和小阳的终身大事!"人逢喜事精神爽,老妈得意地笑着,作遐想状。
终、终身大事???头上滴下一颗冷汗,我不由地倒退了一步--怎么有种踏入陷阱的感觉?而且绝对是萧某人恶意的安排。死萧阳,我还没跟你算昨天节目的帐,你倒是行动得快啊?别以为主动嫁过来我就会原谅你!
不过现在,还是搞清楚情况再说。"我和萧阳? 老妈你搞错了吧?"
拍了拍我的肩膀,老妈喜滋滋地说"别害羞了,小阳什么都跟妈说了。放心,妈支持你们,你杨阿姨也是。娱乐圈那么乱,还是早些把你们关系定下来好。"
"可是......"
"对了,要开瓶红酒!明明,快去屋子里换套干净衣服!"
我还想说什么,老妈已经一溜烟钻到厨房,除了沙发上悠闲的某人,已经没有听众。
"我带你去换衣服吧。"王子颇有风度地起身,示意我跟着他走到了我原来的房间。这里不是已经改造成仓库了吗?
进了门,才发现,这里布置一新,巨大豪华的双人床占了房间1/2的空间,张扬地炫示它的存在,除它之外,房间里唯一的家具就是床头的一个灵巧的小柜子了。刚进门的时候,看到门上贴着红艳的喜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新房?我晕......
"换上它。"合上门,萧阳交叉了双手靠在门边,漂亮的眼角含笑上扬,怎么看怎么像只狐狸。
"别以为我妈在我就不敢动你!你搞什么啊?"负气地冲到床边,拿起那上面的衣服往头上套。
"我只是来看望阿姨,顺便说了说我们的真实情况而已。谁知道阿姨那么积极说要给我们办喜事?呵呵,反正也是好事......"王子看过来的眼睛晶亮如夜幕下的星星。
真是老妈决定的?我持怀疑态度,不过,我是不会向黑暗势力妥协的。
"我说,你就那么想赶快嫁到我们家来啊?我不介意。不过......"我深吸了口气,快速把衣服都套好"今天就做做样子让老妈和阿姨开心,我是不会上你的。"(开什么玩笑,我都还没准备好,总不能让我硬上吧?)
"没所谓啊。"王子水波不兴地过来帮我整理衣领,无比真挚地说"我也不会让你上我的......"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是萧阳也只想要个仪式而已?看来今天不必为了怎么‘做\'而头疼了......)我舒了心,才发现新衣服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只是和萧阳身上的衣服配套了而已。还好老妈没有BT到找礼服让我穿,那样还不如让我装墙算了。
门外一阵喧哗。王子侧了头仔细分辨。"我妈来了,我们出去吧。"
今天的萧阳超级安分。难道是在婆家不敢造次?呵呵......无言笑着,我跟出门外。
"明明,照顾我家小阳真难为你了。"萧阳的妈妈看起来漂亮依旧,温柔有加地拉住我的手,无限心疼地说"可是也只有你能克得住他了。以后小阳就交给你。"
果然还是杨阿姨最体贴!我激动地直点头--小时候我曾想过,长大后要娶也娶像她这么聚集了美丽智慧温柔财富于一身的老婆。谁知道,老天又一次只听到了我一半的愿望。我怀疑--天公是不是太老了耳朵不灵光了?呸呸......算了,还是无神主义好!
中午的酒席围了一桌的只有两家的5个人。满桌子都是老爸轻易不展示的拿手好菜,吃得我不亦乐乎。鉴于几位长辈在场,不好大开吃戒,幸好萧阳在一旁体贴地不时把我看中的菜挑来。每每这时候,老妈都笑得一脸诡异。
"看你们感情这么好,我就放心了。"杨阿姨笑着说。
"是啊,明明,小阳,是不是该给我们敬酒呢?"老妈附和着,往我们面前的大杯子里灌满了红酒。
看着杯中晃荡如浓葡萄汁的液体。看着萧阳爽快地先敬过,一干而尽。反正是在家,我的地盘,醉了也无所谓吧?这么想着,我倒也放松下来,毕恭毕敬地先敬过了杨阿姨,接着是老爸老妈。吞了两杯,觉着味道不错,也就顺便和着好菜一起开怀享受起来......
恩......?酒席结束了?眼里的人怎么都晃悠起来了?
有点晕了......靠在椅子上眯眯眼--好想趴床上好好睡上一觉......跟阿姨和老爸老妈打过招呼,我有点不稳地起身向房间走去。
"阿姨,我......"萧阳跟老妈说了些什么。然后一双有力的胳膊撑起了我,我顺势把整个体重都靠在了他身上,恶趣味地感到了王子有些吃力却无奈的轻笑。
"回去休息吧。"这一次,听得清晰了。
恩,萧阳......总得说来你还满善解人意的......好啦,能娶了你也不错......

第47章 怪异的体会

天晓得他们是哪里弄来的这张巨床。飞扑上床的时候不由地咕噜一句--"舒服~~"
软软地,弹性十足地,顺滑地......就着睡意,待俺好好享受享受。双眼一闭,迅速向更深的黑暗下沉......
恩......?哪里来的东西阻着我呼吸?讨厌!敢惊扰本大爷睡觉?!唔......什么东西在嘴里四处游动着,滑滑的一根,迷糊中用舌头把那根东西往外顶了顶,谁知它坚韧得绕了一个圈,又钻了进来搅动......不能呼吸了,挣扎中,咬了它一下,终于成功地迫使入侵者退了出去。呼--世界清静了。
没两秒,脸皮就被扯得生疼。迷糊间,恶魔的声音死人都能叫得醒的声音耳边回荡。"醒醒!醒醒!......懒猪!!!居然敢咬我!"
眼睛勉强撑开一条缝,王子模糊的俊脸叠影重重,表情不明。"恩......"想要说抗议,却只从嘴里发出一声语意不明的闷哼。--我哪里咬你了?我这是正当防卫!
"满嘴的酒气......还咬我?明明怎么能这么调皮呢?"魔爪继续在我脸上肆虐,戏弄得我徘徊在梦与醒的边缘。
"不喜欢......就......别亲。"艰难地拼凑出想表达的意思,重重得翻了个身,避开魔爪,"困......"
"怎么会不喜欢呢?"萧阳的声音极近地贴着耳朵传来,一阵一阵气息喷到了我耳窝,好痒。转了转,伸了手无方向地赶苍蝇,没挥舞两下,手就落到了一个温暖的钳制中。身体隐隐地感到了些压迫感,第二次侵略到来了......
萧阳,干什么啊?又一次被动地承受着那根细长灵活的东西侵扰,舌头也身不由己地跟着交缠,一来,一往。我不得不跟亲爱的周公告别,回到现实中跟萧阳对抗。光是应付他那张嘴就已经够我受的了,更严峻的是,松开唇后,我发现自己的上衣掀开了一大片......
"脱了衣服睡吧。"面对我疑惑的目光,萧阳温和地解释。
也罢,对新衣服就爱惜一下。我无所谓地脱掉了上衣,又褪去了长裤,迅速钻进被子里--萧阳灼灼的眼光即使迷茫如现在的我都能被射得不自在。未几,被子又隆起一块,一具光溜溜的身体贴了过来,背部滑润的摩擦让我身体有些发烫。萧阳......这样贴着很怪异诶......作为老婆来说,你是不是表现得太热情了点?
我不理他。某人就变本加厉起来,一双手在我胸膛上摸来摸去不说,一张嘴还在我背部肩上碎碎地咬来咬去......我猛然一个激灵,同时悲哀地发现,不知不觉中,身体某个部位已经硬了起来,彰示着我不愧为一个健康的男人。第一次被挑逗起这么激烈的反应,还是在我不甚清醒的状态下(现在当然是一百个清醒了),难免脸红。"萧阳,玩够了没有?"我低低地喝斥。
喝斥毫无效果,又轻咬了咬我的肩膀,萧阳吃吃地笑着,手灵巧地伸到了那个让我脸红的部位,抓了抓,害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有反应了?明明还真敏感呢!"
弱点掌握在萧阳手里,我耐心地等他松手。谁知道王子一味地在背后又舔又咬,坚持地隔了裤子握着它,由着它在手里继续变大变硬。等发觉他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时,我开始慌乱起来。"萧阳!够了!"
"可是这里说不够哦!"带着前所未有的恶劣语调,萧阳手臂一紧,单手克制住了我想要干涉的手,在我耳边吹了口气,紧接着,右手沿着裤缝钻了进去,直接和我的小弟弟肌肤相亲了!!!
"啊......!"滚烫的部分突然触及一个温热紧窒的存在,惊得在包围里一抖,控制不住的一声呻吟溢出口来。不行,这样下去会......我恳求地偏回头去望萧阳"别玩了!"
"不要!还没有人对明明这么做过吧?明明的第一次,我一切都要......"下半句,已经湮没在我的唇间。唇齿疲于应对,下半身也敏锐地感觉到萧阳的手开始缓缓地上下套动......
感觉怪异到无法言语!
犹记得从前,虽然知道情爱这回事,也知道基础卫生常识了。可是每日跟萧阳运动都累得要死,回家只想睡觉,哪里还有空接触这些新奇东西?最不能承认的是--我连自慰都没做过。所以现在,报应来了......未经人事的小弟弟在外敌手里,只晓得颤抖求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拜托,停下来啦!
N次请求未果,萧阳的手不断加快速度,过度的刺激使得我几乎一动也动不了,只能感受着那里逐渐变大,抑制着随时可能脱口的喘息......时间过得漫长,终于随着萧阳手猛地快速套弄几下,我只感觉下腹一紧,积压许久的力量都随着喷射而出白液消失掉,剩下我如释重负地大喘。
"舒服吗?"耳垂一湿,萧阳含着我一边的耳朵问。
"......"
"爽过头了?"
"............"
"明明,感觉很好吧。"
"不好,一点也不好!"好不容易平缓下呼吸,我冷冷地丢回一句。
"明明?"萧阳声音里现在带了一丝惊异。
"根本就不好!你从来都不顾我的感受!"心有些冷,我裹了裹被单。"还不如楚越!"
"什么?"身体被扳了过来,面对着萧阳,刚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让我多少有些不自在,只瞟了一眼过去,就见萧阳的脸色已经铁青。"你和他发生了什么?"
第48章 总要面对

再漂亮的面孔生气扭曲时也不会有多吸引人,何况萧阳?楚越作冰山的时候我还退避三舍呢!
无疑的,我刚刚的话刺痛了他,可是我一点也不想抱歉。如果王子总是这样高高在上地操控一切,而我又不能表示自己真实意见的话,我们之间的关系又算什么?说起楚越,全是无心之谈,不过至少有的时候,冰山也能融化部分,漏出脆弱的一角来让我细细呵护......我只是个普通人,也想有能力做个保护者--而不是想个玩具走你希望的路线......心里这么默默想着,我却没有开口。
一时间,屋里静静的......只有我们的呼吸此起彼伏......
对面萧阳凛冽的气势,痛心的眼神,无一不让我有种想逃离的冲动。为什么我们这么贴近的时候,感觉去那么遥远?身子向后滑去,企图给彼此制造一个安全距离,谁知道还没滑出去半分,就被他警觉地发现,拉了回来,几乎脸对脸的距离,背后是绷得紧紧的丝被,没有一丝后退的余地。
"你说......他比我好?"萧阳的声音有些颤抖,刻意咬重了"比"这个字。"你更喜欢他了。是不是?别以为我看不到......"说着,撕开我脸上的绷带"这就是他留下的痕迹!"第一次见识到如此激动的王子,什么优雅,什么风度,全都不见了,抓住我肩膀的手紧得令人疼痛。
"是......"(是又怎么样?)准备叫个板的我,低估了他现在的耐心,才说了第一个字,唇就又一次被掠夺,无法拼凑出接下来的音节。一瞬间,我明白了,所有优雅和风度都只是外在的包裹,现在去掉一切包袱的萧阳,真实的表现着他的气恼,或者,可以说是有些奇怪的疯狂。
你以为之前那些温柔讨好的吻是惩罚吗?那不过是说笑,也不过心情好的时候玩的游戏,那时候你傻得要命,还真把它当作是萧阳的仁慈,无痛痒地接受了。其实,其实你一直不过是被他戏弄在手心里而已。真正的惩罚应该是这样,不由你主宰的,不考虑你感受的,刺痛的噬咬,强硬的把握......等到舌头品味到酸酸腥腥的味道时,我知道--唇角破了......
血的味道,终于让失控的人停了下来。
"明明......?"萧阳有些迟疑地看着我的嘴部,而我则坦然地看到他眼睛深处--有好久的时间里,被萧阳太阳般的光芒闪了眼,我始终不敢或是不愿看进他的眼里,然而在这个阴暗的屋子里我做到了,也读出了王子现在的眼神中的挣扎和苦恼......
"对不起......"呢喃着,重复着这句话。抱紧了我,王子的头深深陷入了我脖侧,微微悸动。两个人不着衣服的拥抱,几乎到了紧密的程度,怪异的感觉又一次袭来,我犹豫再三,还是反手拍着他的背,安慰他,说着没事。NND,明明被侵犯的人是我好不好?为什么我反过来要安慰他?
不过他这样子,说明还有救......
良久良久,就在我以为他已经维持着这个姿势变化石了的时候,从我头的下方传来一阵不清晰的嗡嗡声。
"你说什么?"我支起耳朵,萧大王子什么时候变身为蚊子了?
"我问......"声音勉强大了些"你喜欢他什么?"
"这......"试探呢?还是真心求教呢?谁知道我说出来某人会不会再翻脸?算了,本着舍身教育的良好出发点,我诚恳地在心里翻找了一下楚越的优点--老实说,有点难,这两人脾气都满臭的......"比如,有时候能体贴人,够柔弱,给人楚楚可怜的感觉,倔强的时候又有那么一点可爱......"
越说越没说的,感觉到脖子窝里类似于笑的颤动,我有些窝火,"喂,笑什么啊你?!"
"这就是你对他的认识?"扬起头,王子的眼里包含着惋惜和酸楚,完全和刚刚笑的姿势不同的表情"你喜欢楚楚可怜的啊?我是不像,可他......哎,我只问一句--我真的不够体贴吗?"
"你什么都想我听你的,这就是你的体贴吗?"我苦笑着"萧阳,我也是男人。你从来就不考虑我的感受,不考虑我的心情,凭什么一定要我在你的阴影下面生活?"
"我?阴影?"萧阳的头偏了一下,眼神黯淡了下来"我一直所做的,给你的感受就是这个吗?"
"我只知道,被周围人一直念叨你如何如何优秀的时候,我会不爽。"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其实我也不差啊!这么讲,你当我是嫉妒你也没所谓......"这口气埋在心里太多年了,今天终于吐了出来,至于萧阳怎么看我,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一直都给你那么大压力吗?"王子的声音也黯淡下来。
"算是吧,所以......"
"所以你一直都不喜欢我?"苦笑着,萧阳避开了我的眼神摇了摇头"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很傻,真的。"
"萧阳......"我担心地看着这个反应突然不正常的人,手足无措。
"嘘......什么都别说,我来给你讲个傻瓜的故事。保证坚持听完,好吗?"
我犹豫地点头
然后,又一次地,王子靠在我肩上,缓缓地开始了他的故事......第49章傻瓜与土匪

"有那么一个傻瓜,3岁就能背唐诗认字,4岁就开始在辅导下读书,人人都说这是个小天才,可是别人怎么说从来就不重要。重要的是,父母当个宝似的宠着他,陪着他,一家人常常在一起,因为有钱就什么都不用愁,所以,从他能记事开始就没有过不开心的时候。除了......快满5岁的时候,爸爸登上一架飞机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
突然那个傻瓜就变了,变得什么都不能相信了,世界上能亲近他的只有他妈妈一个,别的人,超过安全范围就会受到排斥。一年里,他跟着妈妈辗转了一个又一个城市,赶走了一个又一个私人教师,最终来到了妈妈童年生活的城市。除了和妈妈交流,他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天只是看书。
后来有一天,***一个朋友来了,带来了一个年纪相仿的小孩。***意思是让他跟那个孩子做个伴,可是远远地在窗台上看到那孩子的第一眼,傻瓜的心里就想到--这么一个长得像土匪的人也配和自己做朋友吗?他决定忽视他,反正他不需要他。那个孩子跑过来找傻瓜,傻瓜不理他,如果那孩子识相就躲开也罢了--他居然叫傻瓜为女生。恨得牙痒,傻瓜顺便拿他当了出气筒揍了一顿,第一次,他发现原来这种发泄居然特别的畅快。下楼见***时候,那个小土匪没有告状。傻瓜有些奇怪,但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土匪在傻瓜惊异的目光中又来了,这次换了方式激怒了他,结果两人又大打了一架,这次发泄的上次还要畅快。所以第三天,傻瓜有点期待这个送上门来的沙袋。
第三天,土匪又来的时候,傻瓜有一点惊喜。不过从土匪自信的样子里看出当天的他有些不同。看起来不过是简单的滑轮,也值得他那么炫耀。傻瓜在心里鄙视他。可是事实上,摔得更惨的是傻瓜自己。土匪居然在一边担心自己?傻瓜不甘心,要求了一个期限来战胜对方。就那么短短几天,傻瓜第一次拿出巨大的热情来练习滑轮,最后成功的时候,看着土匪脸上惊讶的表情,似乎什么努力都得到了回报,而心情,没理由地舒畅起来。
战胜土匪的喜悦让傻瓜欲罢不能。他请求妈妈把自己安排进了土匪所在的幼儿园,时刻观察着土匪的一切。傻瓜想方设法地精通了一切小土匪感兴趣的活动、游戏,为得就是看到土匪脸上那种气鼓鼓又不甘心的表情。不过这样好像还不够......很快傻瓜发现,小土匪最得意的是得到一个小女生的糖果。他问他要,一向大方的土匪却不肯给。百般纠缠下,土匪才极度舍不得地分出来一颗,傻瓜含在嘴里,马上又失望地吐出来--这糖果一点也不好吃,但为什么土匪又那么珍惜呢?那个时候,土匪骄傲地告诉他‘因为小梦是我最喜欢的人,所以她给的都是最好吃的!\'傻瓜突然想,如果认为土匪的东西就是最好的,那么算不算是喜欢呢?以后土匪再也没有肯分给傻瓜糖,可是那已经不重要。因为所谓的小梦的糖已经全送给了傻瓜,也直接喂给了垃圾桶。
傻瓜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喜欢土匪,可是土匪在他的生命里一天比一天更重要。直到初中,有女生直接递情书表白的时候,傻瓜脑海里想的也全是土匪,他才意识到--自己对他的感情原来真的是喜欢......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傻瓜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从小自己想要的,基本都能轻松得到,土匪应该也不例外。他用冠冕堂皇的理由监督着土匪,杜绝了他跟女生亲密的可能,也使他的身边一直都只有自己最靠近。土匪很强,对很强的对手也很佩服的样子。所以傻瓜努力在一切方面都强过他,让他觉得自己是如此厉害,那么土匪是不是就会很佩服自己甚至崇拜自己、喜欢自己呢?不过,好象结果却不是这样,土匪没有倾慕的表示,反而无论再怎么保护,还是有打球的人跟土匪勾肩,土匪也可以跟很多人大声说笑,一切的一切,都让傻瓜觉得事情不能这样下去了......
终于,傻瓜领着土匪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里,包括家人,同学,一干都抛开的时候,他希望自己能一个人拥有土匪,保护土匪,然后把土匪托到最高......如果只有两个人一路依靠下去,也许会有好的结果。他想铲除一切路上的障碍,可是总有人干扰着两个人的空间。现在......傻瓜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原来一直都不是土匪想要的。原来土匪一直都不喜欢......甚至更喜欢另一个人......
明明,你能不能告诉我,他还有挽回的希望吗?"
【偶像培养大事记—碳烧蜗牛[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