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神也疯狂(烈焰焚情)—蓝冰

时间: 2016-07-02 16:45:11 分类: 今日好文

【神也疯狂(烈焰焚情)—蓝冰】
追忆卷--烈焰焚情

另类生命
红云密布,无名之风卷起浓烈的热浪,无声的窥探天庭的每个角落。健壮的青年渐渐显现神形,其火红之发撩起空气中浓烈的战意。主神之子,天界中的控火者此时诞生!
如同先前的诸神他将被冠上光辉的名号,载入‘真实之书\'的数据库中。
"赫维斯托斯,你将拥有操纵火焰的能力,成为无人能及的工艺之神。"
"‘莲\'。"
"赫维斯托斯?"预言女神以为自己听错。
"我的名字是‘莲\'。"
围观的众神差点咬到舌头;竟然,竟然有神否定自己的名号?!
"你喜欢?"大神随意的问道。
他没有回答,仅是用火眼淡然回望,其中的坚决却毋庸置疑。
"火神莲,欢迎你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大神顺水推舟,却不知这背后的隐喻。
其实就连火神自己也不太明白。
名字对他来说只是个代号,但他还是理所当然的脱口反驳,似是那种与生俱来的--
虚空。
这种失控感觉令他不安。
要等待什么却忘记了原因,找寻什么却迷失了方向;生存的意义遗失在灵魂的深处。
******
开始还有不少神曾试图和他接触,但没过多久几乎全部弃权--对着大理石般的冷脸任谁都会厌倦。但有个家伙却如黏皮糖,沾上就甩不掉。
"莲,你知道吗?昨天发生一件大事哦!"
丘比特煞有介事的把着莲的肩膀,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就八卦广播。生性冷淡使的莲只将他当做‘附着\'在肩上的一团空气。
"有个天使在幼体状态下被唤醒了。幼体耶!大神殿下竟然让他从培养基里出来,真不知道能不能存活。"
莲继续面无表情的整理材料,将燃料添放进炉中。
"莲,你有在听我说吗?"
"......"
"大神殿下竟然将那个小天使带在身边,听说海神和冥王不久也要来凑热闹!"
"......"
丘比特把手在莲眼前晃了晃,莲却视而不见的开始吹火。
-_-+气死我也!!哼!走着瞧,我一定会让你变脸!
等调皮的爱神愤愤地飞远,他才在熊熊烈火前擦把汗。
大神突然要亲自打造器物,材料自然要准备最为坚硬的上品。这恐怕算得上是地球最坚韧的矿物,是他从地心深处采集到的。为测试性能,他将试用一点来打造,确定合适再将剩余的交予大神。
他用特制的火棍拨动了一下,置于火中的物质竟然向火里收缩了一下。
这是......?!
高温下粘稠状物不但没有汽化或流散,反而在熔炉里左右转动,流来流去,像是只好奇打量着鸟笼的小麻雀。确定没有威胁后,它肆无忌惮的大口大口开始‘吃\'火,美丽的金属光泽在身周流转。
莲不可置信的再次拨动,那东西竟然流到角落里,瑟瑟的发抖!(想象一下一团融化的金属在火里发抖有多诡异T~T)
其实生命没有存在的极限。上至百度沸水下生存的细菌,下至冰层里游戏的原始生命,空气、温度等等外界条件对生命的区域无法界定。可是在高温下生存,类似金属却靠摄取热能为食的生命却是前所谓闻!
他从可怜的小东西身上取出一小点样本,成为另外分裂的生命体;而火炉里的‘它\'已经开始的来回‘溜达\',似乎对外面的世界很感兴趣。
它们应该是从神所创造的世界之外来,身体的组成和构造是另外一种生命里程下的产物,漂流到地球却被这里的温度‘冻僵\'身体。毕竟天界没有任何相关记录,不管是交给雅典娜还是大神殿下都将是全新的发现。
可是莲看着火炉里时而恐惧时而兴致勃勃的小东西,一种怅然袭向心头。
他的身体源自造物主,本质却与其他神完全不同,无论是在魔法使用的原理上还是灵魂的基质。每个神氏都可以差遣特定的元素能量来达成目的,可是他无法作到。虽然他能够制造控制火如挥动手臂般自然,那是因为他了解火而不是操纵火;甚至其他任何地方对于火的使用迁移,他都可以感知。
隐瞒住了所有的神,可是他骗不了自己;
火神莲不是‘神\'。
当然他也不是人,更不是任何一种已知的生命体。
火炉里的小东西不也一样?不属于这里的另类生命。
他深吸口气,将样本加入进普通的其他金属,融合在一起的物质不再活跃的流动反似普通的熔融合金,仅能察觉出在它周围的热能被缓慢的吸食和偶尔闪现的莫名光泽。于是他又将‘蜷缩\'起来的剩余物质捞出,开始打造。
经历无数昼夜,闪耀绮丽色泽形如刚爪,长如利剑的武器诞生。
将其戴在手上,可以感到贴近皮肤的神器传来生命的气息。他用高温压缩在神器表面,熔融物质脱离他的手。在下落过程中似乎感知到莲的思想,‘它\'突然伸出类似翅膀的东西,向上扑翅而飞;随着莲灌如的火元素增加,它竟然逐渐与火融合为一只燃烧的大鸟腾空而起!在围绕莲的头顶盘旋一圈后,也许是火元素的作用吧,这只‘鸟\'好像认可了莲,降落下来回到他的手上返还刚爪的外形。
"从今天起,你就叫‘火凤\'。"莲看着它回应的闪光,脸上浮现出有生来第一个次笑容。
----------------
在这里解释一下,幼体状态的生理机能和魔法控制等等没有发育完全,没有达到最终形态。爱神丘比特虽然看起来是个小孩子,却是他的最终形态。


晨星之子
诸神非常忙碌。他们需要时刻的处理人间的事物,还得将数据传送给造物主。一般而言最忙碌的要数火神--几乎天界所有的工具都是他打造,而且时不时还要参加几场天地打战。火神莲的睡眠时间是平常神的一半以下,但除去对谁都不放过恶作剧的丘比特,大部分新诞的神氏和天使都没见过他。
今天他却悠闲的在伊圃园漫步。
说实话他很久都没有在天界这样走,把与样本融合后的金属献给大神而换取假期,从来都忙碌的他不晓得如何打发时间。为防止缠人的小鬼丘比特捣乱他最终决定锁上房门出来散心。可是看着忙碌的众多新面孔给天界带来的生机,暴乱与不安酝酿。
安宁,和平......
讨厌。
生气盎然的伊圃园......
真令人厌恶。
认识他的神微微冲他点头后胆怯的退开,不认识的更加惶恐的看着绯红长发冰冷火眸的强壮身躯,生怕突然掀起血雨腥风。唯唯诺诺的褚神使他的暴力指数直线攀升,而习惯性的冷静保持住他平板的面容与之形成强烈的不协调。
这些低等的种族!
"啊!"
注意力不集中的维纳斯被撞倒,一只宽厚的大手将她扶起来,手上的茧子给肌肤带来的奇特的触感使她面颊微红。
"谢谢。"
她抬头面向对方,透明的火眼中不见预想中的惊艳反渗透着凛冽的寒意。刹那间她觉得会被眼前的人杀死,那种似乎在看脚下蚂蚁的冷酷强烈的掠夺她周围的氧气,分明稍不小心就将被燃为灰烬!
他漠然离去,显然刚才的动作算是他温柔的极限。
"太可怕了!天界怎么会有这样的家伙!"
"维纳斯大人您要紧吧?"
"没、没关系。"
"您别介意,莲大人就是这样子,据说连雅典娜大人都不敢找他麻烦。"
"可是据说丘比特经常去找他呀?"一个神插嘴道。
"是呀,但他却是全天界丘比特唯一整不了的神。"
什么?他就是舍弃神所赐予名字的火神莲?!
天界密林--
习练武艺后的莲召唤出火凤。现在他控制自如,火凤可以调节体表的温度和体形大小来应对不同的攻击。他伸展手掌,一团火焰从手中升起,火凤扑过来一口吞下去,吃完还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呜~"
孩子的哭声触动他的警惕,火凤会意的恢复原形。莲小心的接近声源,找寻是哪个胆大妄为的扰他雅兴。一路上藤条有意无意的抽打莲,似乎在阻挠这个接近森林精灵的不速之客。终于,透过荆棘丛丛莲看到小天使坐在草地上哭。微风轻拂,小天使荡漾的金发和柔嫩的青草一齐抖动形成广阔的浪潮,将美景传播到更远的地方。丘比特的话在脑中一闪而过,传闻中天界唯一幼体状态的天使近在眼前。
"很吵。"
突然响起的声音使小天使惊慌失措的抬起头,星辰般的金眸仿若镀上一层迷梦的水晶,闪烁着绮丽的色彩。从不为外物所动的莲心中一震,显然为这不应存于世间的美貌牵动。但他是无情之火,微妙的情绪在波动的瞬息平静毫无端倪可寻。
"对不起,我,我......他们不相信我......我真的听到奇怪的声音......连大神殿下都说,都说‘行了,我知道不管你住哪里都有古怪\'......我不是想引起注意说谎,我真的听到了......要是我能听清楚在说什么就好了......呜、呜~"
"闭嘴。"其实莲的意思是‘别哭了\'却被简化成此,想人不误会也难。小天使可怜兮兮的抽抽鼻子强忍住泪水涨红脸,看上去比刚才还委屈可怜,更加令莲不爽--怎么好象自己欺负他一样(难道不是)?
"信又如何;即使相信他们仍听不到,不能帮你。"
"可是,我希望被信任而不是宠溺。如果是大家崇敬的大地母神说出同样的话没有人会质疑,因为我自己做的不够好才没人相信。即使明白道理我还是很难过,我知道这样太懦弱依旧控制不住的想哭,果然我只是个未完成品。"
是吗,真是如此吗?就他所知的天使应该只是跑腿的信差,打仗的兵士,为服务众神而创造出的工具。他们与神的等级差太多,能够简单的表达疲惫已经是奢侈;快乐、悲哀等等感情均是在原先基因中设好在某些特定情况下产生,从没听说天使会表达自己的思维,为自己哭泣!天界中的异类,拥有自我的天使。难道就是这个缘故主神让他在幼体状态下苏醒?
"我相信。"‘异类\',这个敏感的词软化莲冷硬的心,使他脱口说出自己都无法想象的话。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将来会出现更多的‘异类\',而且全是因为他眼前的这个小不点。
"哎?"
"我相信你。"
小天使先是惊措,马上的破涕而笑,爬起来扑到莲的怀里;草叶、泥土沾到莲身上带来清新的生气。
"谢谢!我叫露西法,大哥哥叫什么名字?"
‘大哥哥\'?恐怕是把我当成闲逛的火天使了吧!露西法--晓之明星,贴切的名字。
"莲。"
"咿?啊!火神大人,原谅我的无理!"露西法赶快跳开跪下,一面诚惶诚恐的请罪,一面偷瞄被他摸满泥糊糊的华丽外袍。看着小天使一副想笑又强忍装作无辜的脸,火神莲的唇角微微向上一勾。
"没关系,叫我莲就好。"
听说连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都碰了个冷钉子,幸灾乐祸的丘比特正急匆匆的寻来准备‘褒奖\'莲的‘功德\',却见那个约等于死神的家伙正在笑!
嗯,我一定是操劳过度看花眼。今天得早点回去睡觉吧。丘比特如是想着。
-------------------
注:火天使有淡红色头发,是天使军中操纵火元素的重要战力,数量十分稀少

神器
"莲......火之莲......"
"谁?!"莲警觉的四顾,缥缈动人心扉的声音像吟唱从四面传开,身处浓烈迷雾中的他找不到声源。
"......即将醒来......以神器为载体......‘审判\'......"
莲突然从床上坐起粗喘着气,发觉湿漉漉真如被雾水打过的衣衫,意识到刚才不仅仅是梦。一只小脚丫和一只嫩拳从他原先胸口的位置摔落,‘凶器\'的主人们正做着甜甜的美梦。两个带着翅膀,玉琢粉面的小娃娃姿势各异的挤在床铺上,煞是可爱。想起来了,昨天这对淘气包在火神殿捣乱,把冶炼器材摔坏,提取设备搅得一团糟,终于心甘情愿的入睡。不用猜也知道他们会跑到自己床上定是丘比特搞的鬼,还好侍女们除接到召唤外都战战兢兢的守在门外,否则这幅景象定登于今早的天界快报。无奈的摇摇头,一种奇妙的温馨荡漾于他心间。没过多久,门外渐进的脚步声使他回过神压低声音询问。
"什么事?"
"火神大人,大神殿下召见。"
莲甩甩头,将莫名的不安抛于脑后阔步而出。
天神殿
"你来啦。"
富有磁性的嗓音荡起,正在把玩手中花朵的男子虽然背对莲,挺拔英姿的身形和游离在周围的能量却暗示出他的至高无上。莲低下头--这是放荡不羁的他唯一表现尊敬的方式。赢得他如此屈尊的并不是眼前男子的身份,而是纯正的对于强者的崇敬。不仅是力量与权利的绝对顶峰,还是深沉无法捉摸的城府,眼前的男子是全天界唯一有能力和资格役使他的神。
"这是初步成品,根据它们各自的属性修缮一下。"
莲的目光转向男子身侧金属托盘,上面有四样器物整齐的排开。一柄锋利坚挺的长剑,一根耿直结实的长枪,一根融合巨大水晶体的权杖和四样器物中唯不似武器的一架古典优雅正反两面嵌有硕美玉石的竖琴;分别带有大气、土地、精灵和水四种属性的力量。它们就是后来威名远扬的五神器中的风神短剑、不动龙棍、真知晶颅和海之泪的原型。火凤爪在莲怀中微微震颤,盘中的四样器物上金属光泽自行闪亮,揭示它们与火凤微妙的关系。
"请殿下恕罪。"
其中单单没有火属性可见他私自窝藏打造早被洞悉,莲主动出言请罪。
"自己亲手造出的才值得信赖,有同样想法的我要怎样给你加罪,下去吧。"
"大神殿下!找到露西法了!"
"在哪!?"
一反优雅深沉,男子惊喜交加的揪住来报天使的衣领猛烈的摇晃,过大的反差使准备退走的莲收住脚步,深感怪异的观看眼前这一幕。
"他和丘比特大人正陪同赫拉殿下吃早餐。"
男子松开手,微合的双眼中不知是仇恨愤怒还是残酷,他优雅的一笑,却把面对他的天使吓掉魂。莲心中一惊,惊的是赫拉怎在如此短时间内从他的寝宫将人带走,惊的是对外似乎颇为惧内的宙斯,从不显山漏水的耶和华对妻子明显的的敌意和杀气。是说他与赫拉的矛盾不是夫妻不合那么简单,还是说幼体状态的小天使在他心中地位非比寻常,或是两者皆有?
"殿下,我要去给赫拉大人送她所订制的首饰,先行告退。"
"等一下。"大神整理一下仪表,踩踏刚才落地的花朵走到莲的面前。
"我们一起去。"
莲早已料到的轻哼一笑。看来,天界不会继续无聊。
-----------
在这里稍微说明,之所以称现在的四样器物为未来神器的原型,是因为经历最后的圣战在历史长河中颠沛流离,它们的外形和功能于现在的神器大相径庭。它们所蕴含的能量也截然不同。现在的它们遥相呼应是外太空金属态生命体的共鸣作用,而当它们成为传说中的神器时,吸引彼此的则变为纯粹的元素能量和某个残留的意志。

航向
"你们是怎么听得令,我让你们请爱神丘比特,带这个下贱东西回来干什么?"
位于长桌正座,艳丽高贵的女神居高临下睨一眼露西法,低声责骂身旁的天使。其实也说不上‘低声\',因为她的声线尖锐,即使想要压抑都不太可能,更何况她本没此打算。
"伟大尊贵的天后,他是我带来的朋友,侮辱他等于侮辱我。"
丘比特抿口茶又放下,用手指按住茶杯口把玩,桌面上高速旋转的杯中却没一滴茶水洒落,看得周围的天使侍卫们目瞪口呆。丘比特在天界也没一个仆从,勉强称得上是‘爱神\',无法操纵元素能量却能遨游天宇为所欲为,是因为在他的难以窥测之神力下即使是高层神氏都难逃劫数,更何况现在她有求于他。高贵的女神微颦眉,又施恩似的笑道;
"算我失言。"
"赫拉大人责怪的对,我应该离开。"
侧立在丘比特身旁的露西法施礼后准备退下,苍白的脸色和微微作颤的躯体更突出他的娇小清纯;这惹人怜爱的样貌反煽起赫拉更浓烈的嫉意,恨不得折断他雪白的双翼将他投入永不见光明的地狱深渊。丘比特拉着他的手将他按到身旁的座位上,故意挤挤眼。
"嗳,话可不能这么说,天后殿下百忙中还腾出时间请我们喝茶,实在是我们的荣幸,如果擅自离席就太失理啦!坐,坐,别客气!"
信他才有鬼!又不是傻子,天后像毒蛇吐信的威吓眼神哪里像是欢迎?但碍于身份无法违抗的露西法只得坐上针毡。恨不得丢颗光弹过去的赫拉明知丘比特在制止露西法的同时反讽自己闲得无聊,却还是虚伪假笑着点头。
"真是好茶。可惜独饮有些冷清。"
"大神殿下业务繁重,委屈赫拉大人啦。"早猜出对方意图的丘比特毫无诚意的安慰道,眼睛却瞄着杯里的茶叶。
"业务繁重?呵,他在忙什么我能不知道?假惺惺打造神器,为的不是迷住他的小妖精?"赫拉意有所指的怨毒之眼射向露西法,"我请你来是想夺回本来属于我的东西。"
看着伟大天后的嫉妇容颜和露西法委屈却不敢反驳的样子,丘比特强忍笑意故作姿态的推托。
"这种事应该找维纳斯更合适吧?"
"我曾借过维纳斯的腰带,跟本没效。全天界恐怕只有你的神力能对他起作用。"
连爱与美神的腰带都无效?定力很强,和木瓜脸(是说莲)有一拼。看来大神殿下并非传闻中那么轻浮,却比传闻中更深不可测。
"您也太高估我了,正牌爱神都不行更何况我这个兼职。"
"不用急着推托,先试试看,不成也没关系。"
你是没关系,我却可能被扒皮!丘比特苦笑的将剩下的茶水饮尽,眼珠一转;不过,很具有挑战性。
一个传讯天使惶恐的快步向他们走来。
"赫拉大人,火神大人和大神殿下正往这里来!"
她的手一抖,茶水泼洒在桌上。
耶和华来这里不出她所料,但火神莲又为何而来,难道他是嫌她未经许可从火神殿带人,前来兴师问罪?
即使是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赫拉对敢于更改神名,战场上攻无不克的火之战神也心存顾虑。记得她的一个侍从曾无意间顶撞火神,结果在她眼前被活生生烧死!直到现在都忘不了不带感情接近透明的火眼转向她时,那种蚕食她灵的极度接近死亡的恐惧感;甚至当时莲已在耶和华命令下退去,她的双肩仍控制不住的颤抖。
此时火神莲与大神耶和华已经大步向他们走来,一个冷面无情一个焦躁不安正好形成鲜明对比。露西法看到莲不由欣喜,却见对方根本没有正眼看他,再次失落的低下头。丘比特则暗自一笑,将肉眼看不到的金箭悄悄搭在弦上,心里盘算:来的正好!就让我试试我的神力对主神起不起作用,顺便整整那个木头人。哈哈,想象一下大神殿下竟然与火神莲相恋,哈哈哈哈,一定很有趣!(好邪恶-_-p)丘比特的第一根金箭趁机射入耶和华的心窝。
"赫拉大人,这是您上次定的首饰。"
莲恭敬的将饰物双手捧与面前递去。赫拉下意识向后一躲,旁边的天使颤着手接过,差点把饰物散落。
"没有其他吩咐,属下告退。"
"啊?啊!好。"
不顾惊魂未定的赫拉,莲转身而去;恶质的丘比特第二支金箭正奔他而去。接下来却令他目瞪口呆;莲头也不回背过手将金箭捉住,折成两段。
怎么可能?!连大神都看不到的金箭被空手接住?而且爱之箭非物质体,他、他竟然把它折断!
发觉自己失神之间莲已走出正宫,丘比特来不及告辞急追出去,忽略了没入大神胸口的金箭正逐渐消失。侵入的爱之魔力使耶和华唯一的爱--如父亲般的慈蔼关爱变质,迫他步入疯狂的漩涡,指引未来的天界走向终结。
"你是谁?!"
平时嬉皮笑脸的小无赖绷着脸挡在前面,一支普通的铁箭尖端指向他的心脏。
"你不是神氏,你是谁,混入天界有什么目的?"
我是谁;
从何而来,到何而去?
我--是谁!
"火之莲。"
是的,我是沉寂与战乱之火。
"我来这里是为寻找、等待。"
"寻找,等待?"丘比特拉紧弓弦的手有些松弛。
"是的。我在找......很重要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为何想不起来?明明比生命更重要,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的东西!
"莫非是--‘爱情\'?"
丘比特转一下眼珠接口。见莲皱起眉扭头就走,他这才放心的收起弓箭飞过去,死赖的扒在人家肩上。
"我说老大,你能不能改改脾气,只是个玩笑,呵呵......是谁都无所谓,反正我知道是你就行。不过刚才的话好深奥,啥意思啊?"
"哼。"
"小心眼儿。"
----
果然,最后还是我一个人。
趁一片混乱时溜出的露西法躲在树丛中,捂着脸轻轻抽泣。
看到莲向他走来时他是那样欣喜,以为他会带他离开;谁知他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就走。
丘比特更可恶,将他推到火山口又丢下他自个儿跑路。
【神也疯狂(烈焰焚情)—蓝冰】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