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撒旦的微笑—妖哉

时间: 2016-07-02 16:07:43 分类: 今日好文

【撒旦的微笑—妖哉】
撒旦的微笑

第 1 章
"小允呀,从现在起,他就是你的哥哥了,你要跟易哥哥好好相处呀,知道吗?"是一个女人的笑脸。
"小允呀,别害羞,快过来跟易哥哥打声招呼!"是男人有点严肃却笑眯眯的脸!
"为什么我会突然间多了个哥哥?"一个五岁左右的可爱小男孩问这他的爸爸妈妈。
"易哥哥是爸爸妈妈从孤儿院里领养来的,易哥哥他的身世很可怜的,小允要乖,跟易哥哥好好相处,知道吗?"
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一下头!
"你好,我叫沈易,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哥哥了,我会保护你的!"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孩,七岁左右,有着稚嫩好看的脸,他拉着小男孩的手,向他说着--算是小时侯一时兴起的承诺吧!
"易哥哥你真好看!"小男孩看到易哥哥的脸在他面前放大,粉嫩粉嫩的脸真的很好看,尤其是那双有神的眼睛,象黑夜里的星星,小男孩被吸引了。
"是吗?小允也很好看呀!"他笑起来更好看了。
小男孩的脸上一时热热的,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第一次有人说他长的好看,心不知道怎么的跳的很快!
"--啊!?"是易哥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脸更热了,心跳的更快了,他疑惑的看向易哥哥。
"易哥哥为什么要亲我啊?"虽然他才五岁,但隔壁家的大头告诉他,男生应该亲女生的,没告诉他男生是可以亲男生的。
"因为你是我的弟弟呀,哥哥亲弟弟是很平常的呀,就是表示友好的意思!"
"哦!那我也要亲哥哥一下。"小男孩踮着脚尖,亲了一口,易哥哥的脸好滑,亲起来还有点象果冻,他最喜欢吃果冻了,伸出粉嫩的舌头在易哥哥的脸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啊!小允呀,你怎么伸舌头舔啊?"易哥哥捂着被小男孩亲过的地方,粉嫩的脸好红呀,更象果冻了。
"因为我以前吃果冻的时候都是先舔一下才吃的,不过易哥哥的脸比果冻还好吃,我还想再吃。"小男孩的舌头又向易哥哥的脸舔去,不过被他躲过去了。
"不许再吃了,每天只能吃一遍。"
"为什么呀?"
为什么?沈易他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会拉肚子的。"
想不到什么原因的沈易只好乱遍了一个理由!
"孩子他爸呀,你看他们相处的多呀,看来不需要我们担心了!"
"是呀,沈易呀,你是哥哥,你要才让着小允才行呀,要保护好弟弟呀,知道吗?"
"知道了,我会照顾好弟弟的!"
* * *
"易哥哥,隔壁的大头打我。"小男孩抽噎着跟易哥哥告状。
"他干什么打你?"
"我跟他说易哥哥亲我,他就说男生亲男生不知羞,我跟他说易哥哥喜欢我才亲我的,他就说易哥哥不要脸,我就跟他争论起来了,他就打我了。"
"小允乖啊,不哭了,哥哥帮你去教训他。"
"不要,大头他好厉害的,哥哥打不过他的。"
"不要紧的,哥哥很厉害的,哥哥会保护你,不被人欺负的,任何人都不能欺负我的小允。"
"喂,是你欺负我弟弟的吧。"易哥哥指着一个胖胖的男孩,男孩身边还跟着三个男孩。
"是我又怎么样,沈允是胆小鬼,这么快就找帮手了。"
"不许你说我弟弟。"
"我偏要说,沈允是胆小鬼,就是胆小鬼!"
"--啊!易哥哥别打了......"
"敢打我?兄弟们上。"
"--啊,你们别打,易哥哥,呜......"
"好了,我们走,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动手惹我们。"直到我哭到声音都沙哑了,大头才带着另外三个男孩走了。
我哭着爬到头上都是血的易哥哥身边。
"易哥哥,你流血了,都是我不好,才会害你流血的,都是我不好......"第一次看到别人流血,而且还是易哥哥,我真的好害怕!
"乖,小允呀,哥哥没事,不哭了哦,一点都不痛,真的。"
"易哥哥......"
"哥哥真没用,都打不过他们,小允放心,我会去把自己炼的强强的,不让别人欺负我家小允。"
"易哥哥,我不要你流血,我也要炼的强强的,我要保护易哥哥!"
"傻瓜,应该是哥哥保护弟弟嘛!"
"不要,我就要保护易哥哥。"
* * *
"易哥哥,等等我,别走太快。"
"来,拉着哥哥的手,慢慢走,别摔了。"
"易哥哥的手真好看,我想拉着易哥哥的手一辈子。"
"呵呵,可以的,等你长大了,都不知道要不要嫌弃哥哥了,小允呀,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我才不会嫌弃易哥哥呢,我要长的跟易哥哥一样高,而且要比易哥哥高。"
"不可以,小允不可以比哥哥高,不然哥哥要生气了。"
"好嘛,好嘛,不高不高,小允不比易哥哥高就是了,易哥哥别生小允的气了。"我拉着易哥哥的衣袖,轻轻的拽着。
* * *
"小允呀,妈妈跟你说,易哥哥他要走了。"妈妈握着我的手说。
"易哥哥他要去哪呀,我也要跟易哥哥一起去。"
"小允不可以去的,易哥哥要跟外公去国外了,外公一个人很孤单,易哥哥要去陪外公,小允要懂事点哦!"
"我不要,我要易哥哥,我要跟易哥哥一起去。"
我转过身抱住一直站在身后的易哥哥。
"易哥哥,妈妈骗我的是不是,你不是说要保护小允的吗,易哥哥走了还怎么保护小允呀,我不要易哥哥走。"
"小允乖,哥哥又不是不回来了,哥哥去炼的强强的,回来保护小允,不让别人欺负小允,好不好?"
"那易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呀?"
"很快!"
"多快?"
"也许你明天睡醒后就可以看见哥哥了。"
"真的吗?"
"真的。"
"那我们打勾勾。"
"好,打勾勾。"

第 2 章
"妈妈,都一天了,易哥哥怎么还没回来?"
"妈妈,都两天了,易哥哥怎么还没回来?"
"妈妈,都五天了,易哥哥不是说要回来了吗,怎么还不回来,我想易哥哥了!"
...... ......
"妈妈,十天了,易哥哥是不是骗我呀,他怎么可以骗小允啊?"
"小允呀,你生病了,别等了,进去吧,乖。"
"不要,我要等到易哥哥回来。"
...... ......
第三十天!
"妈妈,我不要在医院里,我要回家,易哥哥可能回来了,易哥哥回来看不到小允,会生气的。"
"小允,别等了,易哥哥不会再回来了,易哥哥是骗你的。"
"我讨厌妈妈,易哥哥是不会骗人,妈妈你骗人,骗人骗人......"
第六十天!
"妈妈,易哥哥他真的骗我吗,他不要小允了吗,小允做错什么了,小允改呀,我只要易哥哥回来。"
"小允,别等了,再等易哥哥也不会回来的。"
"--啊--呜--易哥哥他骗人,我讨厌易哥哥,最讨厌易哥哥了,我再也不理易哥哥了,呜......可小允好想易哥哥呀。"忍了俩个月的泪水终于全都倾泻而出,小男孩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而他的易哥哥也不会再回来了......
* * *
我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摸了一下脸,是湿的,每次都是这样,每次一做完这个梦,脸上一定是湿的。
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还会做这个梦?明明已经好几年没做过了,我都已经快忘了,为什么现在还让我重新想起?
擦了一把脸,往洗手间走去,等我洗漱完了,爸爸跟妈妈已经上班去了,留了些微热的粥给我,我吃了两口,就没什么胃口了。
放下碗,拿纸巾擦了嘴,就拎起背包出门,向学校走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女生,对我指指点点的,一脸花痴样,可是我不在乎,因为已经习惯了,还是走我的路。
我知道我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我也很满意自己这一张脸,可是不满意它给我带来的麻烦,不是我自夸,我曾经在开学的一俩天内就收到了四五十封情书,可我懒的去看,全贡献给了垃圾桶!
虽然如此,却被扣上了‘真酷\'的帽子,人气更是直线上升,晕死!
每次都把教室门口堵的死死的,害我被教官说是造成交通堵塞的罪魁祸首,那时候我气得直想杀人。
有一次更是离谱,十几个女生把我围起来,还扯我的名牌衣服,这件衣服很贵的,昨天刚买的啊!
她们看准了我不打女生,居然这样不把我放在眼里,实在气不过,忍无可忍,打破了不打女生的原则。
从此,我的世界清净了,每个女生都离我一米之外,这样更好,连周围的空气都清新了,可她们却还是远远的观看,搞的有时候我还认为自己是一只猴子,只要供人欣赏就行了,所以我也对女生没什么好感,甚至觉得讨厌!
还有不少男生见到我,就会恭敬的叫我一声‘允哥\',其实他们叫不叫无所谓,是他们自己要粘上我,要我做他们的大哥。
就因为是风云人物,才会那么烦人,每天总是有那么些不要命的小混混找我单挑,或者围攻,都被我轻而一举的搞定了。
其实这一切要感谢我的父母,因为我小时侯体弱多病,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告诉他们,让我去练拳,体质就会变好。
害我吃了不知道多少苦才有现在的黑带四段!
从那时起,就已经有很多男生跟在我身边,叫我做他们的大哥,不过我没答应,也没拒绝,只能说,我不怎么想理会这些事,他们要叫就随他们叫,要跟就随他们跟,只要别打扰到我就行了。
只不过,他们总是拿着我的名号出去外面闹事,一些人就老把罪名往我身上栽,不过我不喜欢向人澄清些什么,他们就把我的沉默当成了默认。
那些讨人厌的老师,却把我当做学校的黑社会份子,带头起乱,可是却奈何不了我,毕竟我读书可是拿奖学金的,我可是他们学校的名誉保证,那群老头再怎么不喜欢我,也不可能有多大动作,想教训我,又不敢教训,一方面是怕砸了学校的名誉,一方面又怕我会报复,所以总是憋着,脸上总能看见他们一会青,一会白的。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上课从来都是睡觉,能在上课的时候清醒的堂数真是少之又少,所以至今我还没弄清楚哪些人是我的老师,连班主任是谁我也不知道!
至于我家那俩个老头,就是我爸爸妈妈,他们总是以成绩看人的,他们看我成绩那么好,自然以为我在学校有多乖,也就不管我了!
并且我还是家里的独生子,成绩能那么好,已经够他们在亲戚朋友面前炫耀了,脸上贴了不少金,他们可不允许我败坏了他们的名声。
有时候我真的好好奇,当他们知道我是全学校所有混混的头,那将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一定很好玩!
我在家里也不怎么和他们说话,原因只有一个,我嫌他们太烦人了,不过他们可没这么认为过,只把我的冷淡当成了是因为我内向!
欲哭无泪!
真不知道有这样的父母是幸还是不幸!

第 3 章
放学后,回到家,爸爸妈妈已经回来了,脸上是难得一见的笑,看到桌上的蛋糕,我才想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
"爸,妈,我回来了!"每天都要重复这句,真烦!
"哎呀,小允,你回来啦,快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我都快十八了还叫我小允。
"我的生日!"每年都这么问,烦不烦呀!
"小允真聪明,那你知不知道我跟你爸爸送了什么礼物给你啊?"
"足球,篮球,衬衫,钢笔,手提电脑!"每年不外乎这几样东西,没有新意,还不如给我现金来的实在!
"呵呵,小允啊,你要这些,明年我们再给你买,今年给一个惊喜!"这个倒引起了我一点兴趣!
"小允呀,妈先问你,平常我跟你爸出外公干,好几十天都不能回来,你一个人在家寂寞吗?"
"一点点吧!"以前刚开始是很寂寞,现在都这么大了,早就习惯了,现在才来问这些,也不嫌太晚了!
"我跟你爸商量过了,打算给你找个哥哥,怎么样,开不开心?"
"哥哥?"我现在好好的,干嘛给我找哥哥呀,而且你们还能生吗?就算生了也是我的弟弟吧!
"对呀,小允呀,你还记不记得,在你四五岁的时候,那时候家里就有一个哥哥啊,那是你妈妈我,和你爸爸领养来的,后来他就跟了你外公去了加拿大,你还记不记得?"
"没什么印象!"其实我知道,他们说的是沈易,昨天晚上才又做了梦,怎么可能没印象?这个讨厌的家伙!
"小时候你可喜欢他了,你一天到晚总是跟着他跑,他跟外公走你你每天都在等他,都伤心了好久,现在他回来了,有他来陪你我们也放心了!"
"爸妈,我现在一个人好好的,根本不需要什么哥哥!"向来在他们面前温顺的我,毫不犹豫的反对,让他们呆滞了下!
"是谁在说我呢?"我刚说完,门外就插进这么一个声音,走进来一个帅气的男生,手里还拿着个行李袋,帅跟我有的一比!
好吧,我承认,是比我帅一点,不过就一点点而已!
沈易已经走到我的面前,我楞楞的看着这个熟悉的陌生人,真想不到他还会回来,我的脑中现在已经是一片空白了。
只到他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摸上我的脸,温暖的触感让我猛的回过神来。
"小允怎么哭啦,是不是见到我太开心啦?"他的笑脸在我看来有点刺眼。
我摸上自己的脸,真的,我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来,怪不得看见沈易,我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原来是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怎么都没有感觉呢?
他又伸出手来要帮我抹去脸上的眼泪,被我的手挡住了,他显然有点错楞了。
我冷冷的看着他,说出我在学校经常说的一句话--"滚!"
他的笑容从脸上隐了下去,用一种我看不懂的复杂眼神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他的眼神里竟然有种受伤的味道,一定是我看错了吧!
显然,爸爸妈妈也没想到在他们面前从来都是听话的乖孩子,现在竟然会这样态度恶劣,而且对象还是自己小时侯经常粘着的沈易。
我不理会他们的错楞,说,"爸妈,我不需要什么哥哥,我自己一个很好,我先回房了,不过我希望我出来的时候,这个人已经走了。"
我头也不回的转身回房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爸爸妈妈愧疚的眼神,似乎看到沈易用复杂的眼神目送我回房,在我关门的那瞬间,我似乎看到有一滴透明的液体顺着沈易的脸滑了下来!
回到房间后,我将自己狠狠的摔在了床上,逼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可脑中总是浮现出沈易小时侯的样子和他对我的好,轻轻的叫我一声‘小允\'。
可一想到他不守信用,害我白白等了俩个月不说,还让我住了医院,我就好讨厌他,明明答应过我的,却没有兑现诺言。虽然现在还来计较小时侯的总总,在别人看来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事,就象小孩扮家家酒,玩过就算了。
可我心里就是气不过,现在想起来,心总是有种刺骨的寒,从头皮直窜到脚底板去。有种痛的感觉,长大后就没再试过的痛!
我将头深深的埋入了枕头中,我告诉自己,醒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会变的正常,我还是会忘掉沈易这个人。
抱着这样的念头,我睡了!
待我醒来后,已是黑幕降临时,我没有开灯,整个房间都笼罩在黑暗中,本来已经习惯的我,今天却突然有点害怕,有点寂寞。
就象小时候半夜醒来却发现易哥哥不在身边的时候,满屋子的寂静,充满了寂寞,然后往床上一倒,独自一人抽泣。
我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为什么今天还会有这种感觉?

第 4 章
打开房门,不同房间内的黑暗,外面一片灯火通明。
爸爸妈妈坐在客厅内,看见我出来,对我一脸正色。
"还没吃饭吧,快来吃吧。"是沈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我后面,手里还端了一碗汤,对我笑着。
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沈易,可也只是一瞬间。
我看见饭桌上满是我没见过的菜色,看来这一桌菜是沈易煮的了。
"小允,有什么事吃完再说。"是爸爸不容反抗的命令口气。
说起来,我也有点饿了,就坐到饭桌上。
四个人都沉默的吃着。
沈易坐在我隔壁,不时的给我夹菜,不过全都被我夹了回去,无视他受伤的眼神,我继续吃我的饭。
"我决定了。"一直沉默的看着我们的爸爸,突然开口了。
"易从加拿大回来就已经不打算回去了,他从小就被我和你妈妈领养了,那他就是我们的儿子,就是你的哥哥,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他会在这里一直住下去。还有,不许你再用刚才那种态度对易,他是你哥哥,你要懂得尊重他。你以前不是很听话的吗,现在怎么变的那么不听话了。总之,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不用再说些什么了,吃饭!还有,过几天我跟你妈就要去外地公干了,要去两三个月,这段时间你们机培养一下感情,毕竟都长这么大了,要回到小时侯那样亲密也不可能了,但最起码也要有哥哥和弟弟的样子。"
我没有说话,一直保持着沉默,因为我知道就算说了也没有用,这个老头决定了的事就一定不会变的,与其费力去争辩些什么,倒不如省点口水。
草草的吃完这顿饭,我就又回到房间里去了,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中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沈易,直到很晚才睡去。
突然有股温暖的感觉在身边散开,这股温暖紧紧的包围着我,虽然有点痛,却让人很安心,感觉象小时侯易哥哥抱着我的那种感觉。
久违的感觉,依然是那么温暖,那么让人安心。
不由自主的往这股温暖靠去!
好久都没睡的那么安稳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醒来,就看见饭桌上整整齐齐地摆了四份早餐,沈易对我笑了笑,我依然是爱理不理,反正我已经打定好主意把他当最隐形人看待。
"小允,今天你跟哥哥一起去学校。"安静的早餐中,爸爸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
"我已经帮你哥哥办了转学手续,从今天起你们就在同一间学校了,带哥哥去熟识一下环境,以后要好好听哥哥的话,知道吗?"
"你们都已经决定了,我还说能说些什么呀?"
"你说什么?"爸爸显然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
"没什么,我吃饱了,我先回学校了。"我单肩背起一直不怎么放书的书包,转身离去,身后是沈易匆匆出门、跟爸爸妈妈道别和叫我等等他的声音。
我没有理会,自迳向前走。
在到学校后,我在校门口遇到了余杰,他很热情的跟我勾肩搭背。
余杰是极少数人中跟我谈的来的一个,他从来不把我当做一个校园风云人物,而把我当做一个普通的朋友,就因为这一点,我很难道来的亲近,勾肩搭背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
我知道他一直在暗恋一个人,这是我跟他一次喝酒,他喝醉了告诉我的,从他的语气中可以知道余杰很爱这个人,可是我事后去问他,他却否认了,以后绝口不提此事。有时候认为,他有必要这样吗,被我知道又不会怎么样。
一回到教室,就听到一群女生一个劲的议论......
"啊!你们有没有听到消息呀,三年级来了个转校生,超帅的!"
"是啊,是啊,我有听说了,听说跟我们的校草有的拼。"
"什么呀,我亲眼看到的,那个人比沈允还要帅呢,看来今年校草的位置要易主了。"
"不行,哪能让一个外来人当校草呀,我一定会支持我们家的沈允的。"
"我也是!"
"我也是!"
"那那个转校生到底叫什么呀?"
"好象叫沈易。"
"沈易?怎么跟沈允那么象呀?会不会是兄弟呀?"
"我看应该不是吧,从来没听说沈允有哥哥。"
"对呀,我看,应该不是!"
"恩!我也这么认为!"
...... ......
"这群唧唧喳喳的女生真吵。"我趴在桌子上,对坐在旁边的余杰抱怨着。
"呵呵!"余杰对允的抱怨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有纵容的笑了一笑。
"杰,其实你长的很帅啊,怎么就没看见有女生追你呢?"我抓着余杰的脸左看看右看看,他的脸好象红了。
余杰打掉了我的手,瞪了我一眼,"站在你身边,我还会有女生追吗?"
"这倒也是,哈哈......"
【撒旦的微笑—妖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