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小鬼碰上睡美人—心俞

时间: 2016-07-02 15:10:41 分类: 今日好文

【小鬼碰上睡美人—心俞】
四周一遍墨黑,室内伸手不见五指,细小的缝隙都被黑暗掩盖得密不透风。
放眼黑暗中蓦然出现一缝光线,迅即又消失,随后沉寂之间,嘶嘶嗦嗦的细微声音响起,是丝绸拖曳过绒毯的声音。入侵者在黑暗中摸索一会,终于习惯房内幽冥,隐约中已可到室内陈设。
偌大的房间中央搁放一张双人大床,不符合经济原则的,床上只有一小个隆起,入侵者唇边勾勒出一抹微笑,向着隆起处走去,谁知一个不
小心脚下不稳被不知名的东西绊倒,害点儿跌个狗吃屎。
该死的,早知道不穿垂地的长袍!
黑影迅速站稳,不过万赖俱寂中,逸出细微的一记响声,宛如平地雷鸣,破坏了先前的宁静。
「妈咪,是妳吗?」
床上人儿惊觉,一个翻身,黑夜中可见到一对澄明发亮的圆眸熠熠生光。
「嘘──」
听到清脆的童音毫无顾忌地叫嚷,入侵者顿时惊弓之鸟般四处张望,留意到没有异样后,便偷偷摸摸地混到床上小孩的身边。
温柔地拨开儿子覆盖额头的过长刘海,女人轻声说:「妈咪知道你不听故事会睡不着,而且明天是你第一天上学,今晚会更难入睡吧。」为了儿子的睡眠素质,她冒着生命危险到来,难怪别人说母爱伟大,她也快要为自己的牺牲精神掬一躬泪。
「今天是不是要说睡美人的故事?」小孩仰头期盼地望着母亲。
这时乌云挪移,皎月露出半边娇媚,月色透过落地窗台投映在小孩红润的脸庞上,银霜使本已白皙的皮肤更显剔透,女人一个怔忡,心中爆出尖叫。
她的儿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的──
「咳、咳、妈咪......」小孩发出细如蚊蚋的声音,「...窒...窒息啦......」
感觉到怀中儿子挣扎的力量微弱,快要魂归天国,女人逼不得已只好放松钳挚,不然以后只能在照片中回顾这容颜。
「对、对不起,妈咪太大力了。」紧环着孅细颈项的手臂向上攀缘,转移目标的肆无忌惮搓揉那粉嫩脸蛋,说话者的行为足见她内疚的份量。
小孩得吸一口气后,小命得以保存,也原谅脸上肆虐的手掌了,对母亲的经常性精神失调不太为意(天音:怕是习以为常......)。小脸将床单一角掀开,示意她能钻进暖烘烘的被窝。
足下地板冷冰冰的不太好受,女人等待儿子的邀请很是久了,一见他掀被立即鸠占鹊巢。
母子两人偎靠在一起,母亲柔情似水地抚摸着儿子,满足得彷佛世间珍宝便在手中,而儿子则温顺乖巧地埋在母亲怀里,任人看见这幕温馨感人的天伦图也定必热泪盈眶,除非......
「上一次说到哪里?阿......王子与恶龙大战一百八十七个回合后,王子和恶龙疲劳过度,快要当机。眼见敌人自己都已气若柔丝,恶龙把心一横,使出一招『飞龙在天』想将王子擒住,哪知这一招叫自己中门大开。眼见机不可失王子便五爪横出,攻向恶龙下盘。嘿嘿,这招『猴子偷桃』促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太监的诞生,后来恶龙辗转之间到来中国......」
「妈咪,睡美人。」
「喔,对、对,我下一次再跟你说恶龙的故事。」顿一顿,女人将儿子搂紧一些,自我陶醉的继续编她的故事,「话说王子登上恶龙古堡的顶层后,掀开重重轻纱终于见到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睡美人。在熹微的晨光底下,睡美人肌若崔雪,粉黛秀眉,红唇娇艳若滴──」
「知道了、知道了,你妈咪我是在丰富你的词汇呢!」接受到孩子不满的眼波,女
人清一清嗓子,「王子看到那一幕简直丢了魂,心底下发誓终生非此人不娶。他走到床边,轻吻星眸微合的睡美人,谁知两唇交接便是电光火石,干柴烈火──嘿嘿,下面儿童不宜,省略。最后嘛,一番翻云覆雨后,王子方知道自己救的不是公主,而是睡美男,谁压到谁不用瞎猜,看王子哭丧着脸便知道吧,我不细提了。千山万水王子才找到睡美男,两人同是男子这认知当然没阻碍两人执子之手与子皆老的决心,于是王子与睡美男便一起浪迹天涯,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女人嘘一口气,简直要为自己所说的荡气回肠感人肺苦的爱情故事而鼓掌,不过驼鸟般张望四下后,终于饮恨放弃这念头,吵醒了某人可不是闹着玩的了。
低头一看,儿子已经熟睡,薄宛若透明的鼻翼轻轻地翕动,打着呼。女人指腹滑过那丝绸般细腻的肌肤,心头又再一阵激昂。
这般好皮相──是绝对不能浪费的!
任人看见这幕温馨感人的天伦图也定必热泪盈眶,除非听到这母子的对话。
※※※z※※y※※z※※z※※※
「你凭甚么不让我见瞳!」
「凭我是他的父亲!」
「你是他父亲,我就不是他的母亲吗?!」
「......」
缓慢地踱步走下铺设着红绒地毯的梯级,梯级两旁是雕镂精致花纹的云石扶手,地毯沿向贵丽宽敞的大堂,拱形的琉璃瓦顶垂下璀璨夺目的瑰色水晶吊灯。小小的身影在楼梯的中段停下,脚下轻飘飘的,有点摇摇欲坠。
「他不听故事就睡不着你也知道的,我不过是确保他的睡眠素质......」
在某人的死亡视线幅射底下,从二楼尽头房间传来的那本是理直气壮的女声宛如夕阳西下,徐徐没落愈益小声。突然,相比下还算「平静」,不过音量稍大的男声再次响起。
「那是哪门子故事!」
噪音声蓦地迓然静默,小身影远方的吵闹充耳不闻,自顾摇摇晃晃飘荡到大堂,转入装潢同样豪华的饭厅。六名仆人敛首整齐地守在一旁,小身影漠然的走到餐桌前,屁股刚沾上红木椅,负责拉椅的仆人立即退至十丈以外的安全线后,与其它仆人一起惊惶地盯梢椅背,活像那里坐着伊拉克的拉登、萨达姆。
餐桌上摆出一套精美的银制餐具,上面盛了各色各样的美食。小身影呆愣半刻,突然瞇眼瞪着面前酥香焦脆的烤鸡胸,倏地拿起「叉子」向目标叉下。
咚、咚、咚。
几下不得要领,怎也叉不起鸡胸,小身影若有所思地端视「叉子」,手起银叉再次落下。
「喀」的一声异响,彷佛瓷器裂开的声音。
仆人闻风顿时抖得彷似北风落叶,小身影却入定似的与银叉大眼瞪小眼,半晌,他滑下椅子,面无表情地说。
「李妈,这套餐具不好用。」
仆人中一名身形略胖的中年女士立即唯唯诺诺地回答:「是,我立即更换。」她睇一眼桌上没怎么动过的美食,挣扎一会后问,「少爷你不吃了?」
小身影没响应,兀自飘荡出饭厅,走向大门,然后消失在门扉之后。
饭厅中的仆人同时松弛下来,制服已方才出一身的冷汗浸湿。他们犹有余惊地望着直竖在餐桌上那入木三分的银匙,以及被分为一半的碟子,不甘为小命朝不保夕而担忧。
这里没错是很好待遇,但是这样的事多发生几次,就算不是「光荣」地因工殉职,也会被吓死吧。听说隔壁张太太那里有空缺......
仆人甲突然发声:「主人昨晚发现了?」
废话!
白眼纷至沓向仆人甲。
「两天、两天了!我受够啦!」仆人乙抱头发嚎,「除了要夫人陪伴,总有方法让少爷入睡吧!」
众人将殷切的目光投向梁家资深老仆李妈身上。
「一年总有几天是这样的,习惯就好了,少爷没甚么的。」李妈冷静地走开。
待会儿还是快点将辞职递给主人,迟了可能老命也保不住......
李妈锤打几下僵硬的四肢,离开陷入低气压的饭厅。
※※※z※※y※※z※※z※※※
筑南小学‧一甲班课室
一个瘦削的小身影在课室中穿来插去,四处张望,像是正在寻找些甚么。忙碌一圈,看男孩失落的神情,显然是见不到要找的人,一无所获。小脑袋垂下沉思一会后,男孩轻叹口气,走向一堆聚集在一起闲谈的同学。
「请问你们有没有见到梁景瞳同学?」
「梁、梁景瞳!?」众人小脸一致同时变色,然后奋力地摇首。
「那麻烦你们了。」男孩清澈大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但迅速消失得毫无影踪,快得叫人察觉不到,即使亲眼看到,只怕也会以为自己看错。得不到想要的数据,男孩转身便离开,不浪费半分时间与同班同学蹉磨。
「喂,莫俞唯──」闲谈中的其中一人突然叫唤。
「嗯?」男孩回过头看那同学甲,心中暗叹,天晓得他不想浪费时间与他们闲谈才不早早询问,哪知道还是被扯着了。
「你今天没事最好不要找他。」同学甲鬼鬼祟祟的张望一番后,走到莫俞唯身旁,附身到他耳边说。
「谢谢你的好意。」莫俞唯勾出一记微笑,向同学甲点头示意后转身走出课室。
莫俞唯的身影消失在门扉后,同学甲才神不守舍的走回原处,脸上的红晕仍是久久不散。众人奇异地望着他,好心询问:「你在发烧吗?」
同学甲甩甩头,风马牛不相干的问:「你们觉不觉得莫俞唯很可爱?」
「甚么?!莫俞唯?你说笑吗?」三句句子极短,由不相干的人同时说出来却是极巧合的事,这群小男孩这时异口同声喊嚷,叫人不禁要为他们的同心而鼓掌。
「最可爱的当然是梁景瞳!这是公认的事实!莫俞唯是长得不错,不过脾气古怪,大家没事都少接近他的,哪儿可爱来着?」同学乙振振有词。
「睡眠不足的梁景瞳也可爱吗?」同学丙冷水倾盘倒下使同学乙的气势顿消,他见同学乙小嘴欲张却是没办法辩驳便得意地微笑,「那是可怕吧。依我说,两个都不是。」
「咦?」众人好奇地一致望向他,等待他的下文。
恐怕先前不曾有人用可爱两字形容莫俞唯,众人对同学甲的意思不以为意,梁景瞳公认是校园中可爱的小校草,虽然「某些」时候有点不相符,却没人像这同学丙般完全否定,众人的好奇心不由自主地被吊起。
「妈妈常说全世界最可爱的人是我,哪会是他们?」
闻言,众人再次一致地将白眼纷纷抛向白目的同学丙。
另一方面,长长的走廊上挤满了小孩,现正是筑南小学的小休时间, 闷困了两个课堂的同学不少都在走廊上走走逛逛。莫俞唯走出课室后便漫无目的地闲荡,心底下盘算怎方能找到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梁景瞳。
筑南学院包含幼儿园、小学部、中学部,甚至大学部,在这偌大的校园中寻一个小孩,简直难如大海捞针。
到了走廊中段,莫俞唯掏出一本天蓝色的袖珍记事簿,一边慢走,一边若有所思地埋首画画写写,不知忙些甚么。旁人只需走到他两步范围内,便不难听一把清润的童嗓低声喃喃。
「原以为这事本少利多一口应允了,哪知道找人这么难...幸亏替一乙班的人找回了笔袋,替二丙班的人递了信......还有一、二、三,四件事没完成......梁景瞳啊,梁景瞳啊,我看你怎赔我宝贵的时间!待会......」
走着走着,莫俞唯身子蓦地向下一沉,登时心脏怦然一跳,活像要跃出胸腔,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走到教学楼的底层,方才一脚踏空,踩在柔弱的草地上,吃了一跳。
「人工铺设的草地,草皮从纽西兰新鲜运送过来,两个星期更换一次......真奢侈......」莫俞唯喃喃自语,眉头紧皱地注视脚下碧油油的嫩芽,恨不得将那转化为花绿绿的现钞。
筑南校生要不便是家财万贯,要不便是出类菝萃,不然想入筑南,门都没有...不,是窗都没有。这里是富家子弟的天堂,单看校中的一条龙服务便显而易见,从幼儿园直送大学毕业,但大前题是──有钱好办事,只要有空的时候慷慨解囊,将可另建一所学校的「余钱」捐赠一点便可了。
这就是学院中草地特别矜贵的原因,显然是油水太多没地方使用。
「这么贵的草地搁在这里不踩是很折寿的......但,踩坏了会不会很浪费?」莫俞唯犹豫了半秒,双脚已经自行作出反应,踏上草地。
既然有人付了钱,他不踩这草也会凋萎的了。
向前走了几步连带上下跳跃几下,他不以为然地抿唇:「还道二千四百五块一尺草皮有多不同凡响,还是跟普通公园的草地一样。」
突然眼前白光闪现,方才过于专注不曾留意四周,这时莫俞唯才发觉不远处草丛里掩藏一抹人影,闪烁的白光正是阳光反射在那人腕上的表壳表面。
莫俞唯定睛一望,惊呼一声,「咦?」
那人正是自己寻找已久的梁景瞳。
好一个梁景瞳啊,浪费他五分四十九秒找他,他竟窝在这里......睡觉?!
莫俞唯小脸蒙上一层冰霜,气冲冲的走向半卧在凤凰树下的梁景瞳。还差十多步之遥,他脚下一停,突然忆及另有任务尚未完成,顿然如梦初醒。他忙在口袋掏出一部最新式的照相机,镜头对准正在甜睡的梁景瞳。只见闪动红框中,那人儿倚靠树干彷若柔软无骨,稍长的头发垂下半遮白皙的脸颊,和暖的阳光洒上,更添活性灵气。
「难怪这人拿这照相机换你一张相,果然够动人的。」莫俞唯啧啧称奇,小手却丝毫不浪费时间,迅速拍了好几张照。可惜在他眼中再动人也比不上花绿绿的现金,手上这照相机可能转卖一千几百呢。
虽然不明白那人为何不自己拍摄,但是这么轻松简单的工作多接几份有无碍。
拍完照,莫俞唯心满意足地正要转身离开,哪知道却看见那树底张小脸缓缓抬起,一双猫眼似的水眸直睇向他,他浑身怵然,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心中凉了半截。
好笑,他莫俞唯可是一家之主,连大哥也要听他说,除了怕穷,他就不怕别的了!
轻风拂过,带来一阵青草芳香,婆娑树影下两人大眼瞪小眼对峙着。
十多分钟过去,睁得眼也酸了,见对方一动不动,不打不骂不叫不嚷的,莫俞唯暗暗纳罕,没趣地提起相机离开。一寸光阴一寸金,奉钱为上帝的莫俞唯哪会不懂这么简单的道理?反过来说,要是给他一寸金的话,就会出卖光阴了。
刚迈一步,提着相机的左臂被人抓紧,回头一看,是快要练成化石的梁景瞳。他以为梁景瞳要抢他的相机,连忙要摔开钳挚,想到这人娇滴滴的,劲力大了弄出乱子要赔医药费时可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念头一动,拂袖的力度轻柔多了,只想撇开梁景瞳寻空档子脱身。
哪知道一摔不成功,他一愣,立即加劲挣脱,岂料臂上小手铁钳一样揪住衣袖紧紧不放。莫俞唯小脸皱起小笼包似的,正要喝叫梁景瞳放手。
小口方张,清泠泠的童嗓带着浓浓睡意在耳边响起,「来得刚好,抱我,陪我睡。」
「抱你?陪睡?!」纵莫俞唯平日多冷静,这时声音亦不禁微微拔高。
不管他的回应,梁景瞳拥有神力般将人拽到树底,按肩强压他坐下,然后窝进怀抱中,抓起对方两手环住自己,一切姿态准备妥当,梁景瞳满足地闭上一双杏眼。
莫俞唯不曾遭遇这般奇遇,小嘴大张,饶是往日口才便给,现在也不识反应。只见怀中人儿小巧的鼻翼轻翕,红艳艳的小唇微启,他平生首次涌现不忍的情绪。
垂头看了一会,还是没办法开声唤醒梁景唯,鸟语花香下,不知不觉亦有些昏昏欲睡。
向来不难为自己的莫俞唯没多挣扎便阖上眼帘,频睡状态,虽然知道梁景瞳已经听不到,仍不忙添一句:「我是第一次陪睡,收很贵的......」
 
放学后,小至幼儿园的小孩,大至高中生,除了两人外,其它学生都鸟兽散,偌大的校长空寂无声,针跌可闻。
两个不得归家的学生,一个是莫俞唯,一个是莫俞殷。
「小唯,你向来也懂事,今天怎么会逃学的?为了找你,我跟你哥哥寻遍了整个学校,哪知道你竟然在睡觉,你说你......」任疏煦恨铁不成钢,心中又气又痛,一时
之间竟不知说甚么才好。
莫俞唯小脸低垂到胸前,语音暗带哽咽:「对不起,任叔叔......」话未完,小脸抬起,往日神采非扬的大眼隐隐泛红,晶莹的泪珠滚动。
任疏煦跟莫家双亲是旧同学,感情深厚,来往频繁,虽他是莫俞唯的班主任,但私底下仍称为叔叔。
任疏煦见他楚楚可怜,只道他少不更事,一时不熟规矩,当下心也软了下来,口气更温和:「小唯,我知道你读书辛苦,但上课的时候要回课室,不能擅自离开,更不能偷懒睡觉,你知道吗?」见他乖巧地点点头,修长的五指爱怜地抚摸小头颅上柔嫩的短发,「你们父母不幸逝世,遗下你们三兄弟孤苦伶仃,要任叔叔能力大些,便不用强逼你们进这所学校了。」
筑南院校依赖富学生为生,享受最高待遇的却是贫苦优异学生,因为纵筑南师资优良,设备完善(贵子弟的油水多嘛),只接收富学生不免使学院整体成绩节节下降,故此学院对优异生如珠如宝,不但免学费、免书费,甚至免除那些恒河沙数的杂费,优异生更可获一笔不少的补助金,只求他们奋发图强,好让学院拉长补短。
早前莫氏夫妇遭到车祸,双双与世长辞,莫俞唯兄弟三人顿失财政支柱,除了拼命考取好成绩保送进筑南外,别无他法。任疏煦见三兄弟孤苦无依,自愿担当起监护人,莫氏三人对这位叔叔心里感激,不愿多麻烦他,坚持留在原居自顾自给,拒绝任疏煦照顾的盛情。
「任叔叔你做的已经够多,我们已经不知道要怎报答了。」晾在一旁的莫俞殷突然发声。
任疏煦望向刚莫俞殷,他正站在夕阳下,芙蓉脸颊一遍金晕,见到那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轻叹一声:「你刚上初中便要照顾两个弟弟,真的辛苦了。」说着,另一手伸到他的头上轻抚,其实十四岁的莫俞殷身高与任疏煦只差半个头,不过在长辈心中后辈永远只是小孩,任疏煦不期然便待他如弟弟一样。
见凤眼隐含泪光,欲言又止的模样,任疏煦心中再次叹息:可怜了这些乖巧的小孩。
转过头向莫俞唯说:「哥哥很辛苦的,你是二哥,要帮忙照顾小湳,不能再像今天一样任性。」
「对不起,任叔叔我知错了,我一定不会再犯。」小头颅垂得更低。
「今天的事便算了,你们先回家吧,小湳在家等着。」
「任叔叔再见。」兄弟两人齐声道别后,双双走出教职员休息室。
回廊上别无他人,斜阳余光在云石地板上迤逦出两抹人影,一高一矮。任疏煦从教职员室往外张望,两人手拖着手,情景温馨感人,目送身影逐渐远去,他才收回目光,坐在书桌上呆想:这些三兄弟的命运太坎坷了,幸而他们手足情深,能携手渡困境。
另一厢,刚越过教职员室的视野范围外,一把童嗓酷寒似的说:「还不放手?」
莫俞殷轻轻松手,嘻皮笑脸地对小七岁的弟弟说:「先别板起阎王脸,我刚才交足戏份,今个星期的零用能不能添一点?」已经习惯莫俞唯只对顾客堆砌笑容,他不以为意。
回头冷睨一眼,淡淡说:「昨天你用小湳的钱买了一套护肤品,前天我收到超时的手机账单,再大前天......」
「呃,手机......是有那回事,但小湳的钱我可没拿过!」东窗事发,莫俞殷也不能再隐瞒,只是怨叹自己的二弟太聪明,要是跟小弟的智商均分一下岂不天下太平。
「咦,那么是我误会你了?你参加了宿营难怪不清楚,昨天我跟小弟早午晚三餐也是吃白面包呢。」莫俞唯忽然扬起微笑,笑容既可亲又乖巧,活是小虫也不踩一脚的纯真小孩,「小唯太小了,我记得他的零用钱除了够买每日饭菜外,便所剩不多了。」
莫俞殷暗地扼腕:这是哪门的零用钱,是买菜钱好不好?他竟没想到这小狐狸怎会给小弟那么多零用!这家伙的心肝是金刚石做的,连大哥也欺负,哪会不榨压小弟?可恶!下次不能再向小弟下手了。
自知理亏,为免下场更加凄惨,柳眉弯起,掀出魅人魂魄的笑靥:「小唯你怎么这般狠心,小湳才四岁哪懂买菜?」星眸柔情似水,任人看到心荡神怡。
可是会被蒙去的也不是莫俞唯,并没理会扯开的大哥,小手再掏出笔记,仔细加载:「手机超时要付七百四十三块,润唇膏一支......啧啧,一千六百......你可买得下......还有要加零用......」
只觉脊椎凉了半截,莫俞殷艳颜垮下,摇手连声说:「不用加了,不用加了。」呜,果然人善人欺天不欺,今天甚么人开罪了小唯?竟这样恶毒地计算别人......
呃,虽然平日也是恶毒地计算人......
「真的不用加?」笑容更是和善。
「不用了。」小声不情不愿地咕哝。
「那好,扣去种种超支,下两个月第三个星期我会再发零用给你。」
「甚么?!」就算这样加那样再加手续费也不用这么狠!
「是太早了?看你如此诚心悔改,我不依你意愿狠狠惩罚也太不够兄弟......」
「够了,够了,我不过是赞佩小唯的裁决如此大公无私,」肚里暗骂:不但无私,简直无血无泪!「古时包青天也不如。」人家是鬼,他精成魔了,「对了,小唯你为什么会在草圃上睡着?」怕再谈这话题会加重惩罚,莫俞殷阿Q地满足一番后连忙扯开话题。
哪知道哪壶不开提哪壶,莫俞唯一听,脸色一沉,敛去笑容定下判刑:「你四个月后才拿零用钱好了。」
「甚么!?」
一小时前,莫俞唯好梦正酣,蓦然被人吵醒,已是不太痛快的了,哪知正要追讨「陪睡费」时,怀中人早就连同照相机不翼而飞。到嘴的肥肉飞走,小脸顿时黑了一半,只是碍于有外人在才强压制不发作。
他视今天的经历为奇耻大辱,现在莫俞殷再提此事,下场当然惨不忍睹。
不管身后的叫苦连天,莫俞唯大眼中燃起一丛火焰:此仇不报非君子,梁景瞳,你跟我走着瞧!

大清早,旭日初升,课室外一遍虫鸣鸟语,又是大好的一天。
就在今天,莫俞唯前脚刚进课室,便见白光一闪,某人正拿着一部照相机扬手砸下。不需一秒,脑海中将照相机兑换成花绿绿的现金,不解思索,他换上商业式微笑,发声大喊:「停手!」
【小鬼碰上睡美人—心俞】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