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任咏春—asui

时间: 2016-07-02 13:44:07 分类: 今日好文

【任咏春—asui】
序幕
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一望无垠,偶尔几株挺拔的白杨树更显得高原上空旷寂寥。一个身材矮小的少年伏在一匹瘦弱的蹇驴背上对着旁边匆匆行走的少年絮絮的说个不停。
"窃国者不为窃,牵驴者却为偷,这是什么道理?你叔叔偷你的王位,全国上下一直拥护;我只是顺手牵了一头驴子而已,还是为你代步用的,你却别扭到现在都不肯骑它还怨我,真是好心换得驴肝肺。"
"偷就是偷,你还要狡辩!"青年英俊的脸上由于疲惫和愤怒泛起了一片血红,"人家老先生好心收留我们过夜,就这么一匹驴值钱还被你顺了来,你还有良心吗?"
"就你这个傻瓜被人骗了还以为遇到了好人,那老头本来就是个开黑店的,人老体衰根本就是骗人的幌子,你到好,人家就在你跟前干咳两声,你就把所有的盘缠都给他了。我要是不把这头驴牵来,你就等着到城里要饭吧!"
"任咏春!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们的恩人,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恩将仇报的人!"
"我才不是!"任咏春一纵身从驴背上跳起,全身竟然浮在半空之中,"白秋声,你不要随便侮辱我!"
白秋声涨红着脸立在任咏春脚下,他已经出离了愤怒,颤抖着说不出一个字。眼前这个可以轻易的做出普通人做不到的事,也轻易的把人的自尊踩在脚底下的任咏春是他用五十头羊换来帮他复仇的人,现在他已经开始后悔把他从草原上带出来了。

两人僵持着,直到一声声驴的嘶鸣打破沉默。
长烟落日,辽阔的高原上隐隐传来城门关闭的号角之声。看来他们已经错过宿头,只能露宿旷野了。
白秋声默默的转移视线,向一个避风的小土坡走去,那里正好长着几棵白杨,适合做露宿之地。
全身的疲劳一下子爆发,他坐倒在树下一动也不动。
咏春拉着驴子慢慢的靠近,好象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俯身上前:"你现在是在生气吗?"
白秋声翻过身去不理他。
"你这就是人所谓的‘生气'吗?"出于好奇心使然,咏春问个不停。
"对,就是!"白秋声扭头过去,"而且通常人在生气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
咏春一下子捉到白秋声的眼睛,"让我看看人生气的时候眼睛是什么样的?"
白秋声一下子看见咏春紫色的眸中自己的身影,看见自己在里面一点一点的融化掉,这时候他看不见咏春是什么样子,只觉得他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一缕烟,一掬水......他拉着他走进一个他无法想象的世界,而在未知的世界里他只感到无力。
"你长的好美......"咏春忽然傻傻的称赞,"比草原上的清泉还清澈,比天空的繁星更明亮。"
白秋声诧异的接口道:"美在你们族里不是用来形容女子的吗?"
"没有限制啊,我姆妈很美,你也不赖啊。我们咏春族认为容貌是上天的恩赐,是神对此人恩宠的标志。我看你一定是顶受神宠爱的,所以才能找到我帮你报仇呢。"
"不过啊,我才不会轻易就被神明摆布......"
听到"报仇"二字,白秋声又陷入了沉默。
秋天的晚上高原上渐渐刮起了大风,裹挟着沙砾和尘土呼啸着,像一辆辆战车驶过头顶。
白秋声被风沙迷了眼,挣扎着想睁开,泪水却不由自主的从眼底涌上来,胡乱的用手抹着眼睛,只听见伴着风声的奇特的异族歌曲。

那歌声撕破了由狂风笼罩的黑暗,尖锐的穿透了沉沉的夜幕,直上云霄。又仿佛是由云汉之外远远的传出,九曲回折,逶迤而来。透过耳膜沁入心中,反而显得柔和美丽。白秋声好像看见了母亲抱着幼小的自己,轻轻哼唱着最温柔的催眠曲,内心翻滚着的仇恨、耻辱、悔恨、不安统统都好像被一双暖暖的手柔柔的拂去。

泪水风干的时候,白秋声睁开眼说:"大风天唱什么歌,土都刮到嘴里了。"
任咏春只当他就是在问唱的是什么,骄傲的说:"是游子的歌,他们牧养走到草原深处,远离家园的时候都唱这首歌。歌里藏着驯服风的魔法,你看,我们周围的风不是小了许多了?"
说着也在白秋声身旁坐下。果然,两人周围一丈左右的风几乎止息,但是远处的风依然呼啸着。
"你伤心的时候可比生气时好看,"咏春一边在身上的褡裢里找着什么一边说,"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能让你伤心而不是让你生气...啊,在这里!"
咏春拿出两个大饼状的东西,
"我还在那家拿了两个烩饼哦,你饿了吧,给一个你吃!"
白秋声一脸黑线:"你还偷了什么东西?"
咏春咬着饼"呜呜"的说:"米什么了啦,就这些......对了还有一个蒜头,你要不要?"
白秋声一脸厌恶的扭过脸去。他很想义正词严的拒绝可是那赃物诱惑着他,他的肚子已经要违背他的意志缴械投降了。想想还有好多路要走,不情愿的伸出手接过了另一个饼。
咏春眯起眼,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继续开心的吃他自己的饼。

"咏春,你要怎么帮我报仇呢?"
*********
白头山的雪融化的时候,任咏春在急流的春水中救起了白秋声。从那时起,他便跌入了那一双如春水般的眼光里,再也没能上岸。
白秋声是来寻找奇迹的。他按照母后的遗言,来辽北草原寻找一个传说中的风一般的民族--咏春。据说他们有着神秘的力量,会实现所有凡人梦寐以求的愿望。
他没想到他可以那么顺利的实现他的愿望,咏春族长的么子爱上了他,而咏春族人为人驱使的唯一理由,就是爱情。所以当白秋声向族长提出请求的时候,任咏春就藏在他父亲的身后,用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父亲腰间。

白秋声说,只要百姓安乐,我做不做皇帝都无所谓,但是我父皇和母后的仇一定要报。任咏春举手用手指沾他脸颊上的泪水,就好像盐水蛰了伤口,手指火辣辣的疼。
"一切如你所愿。"

秋声国的太子最早发现他的堂弟偷偷的回到国都,他听说这位前任王子真的按照传说去找了个咏春族的妖人来帮他向杀死他父母的伯父报仇。他秘而不宣,暗中观察着白秋声的行动。
因为,这位太子有个卤莽的弟弟,深得他们阴谋家的父亲疼爱,以为他天真可喜。

任咏春牵着一头老的快走不动的山羊,打扮的像个巫师,把美丽的容貌都遮住了,在京城最繁华的街市逛来逛去,声称他会一种奇妙的法术,可以令极度衰老的生命再现青春的活力。他要把这难得的机会献给这个国家最值得享有青春的人。于是他被召唤到了皇宫门外的广场上,向孝顺的两位皇子演示这一奇迹。
他先令人支起一口大国,燃起旺盛的生命之火,把锅中的水煮沸。然后他把那只老山羊一片片的割碎,扔到锅里面,再倒入数种珍贵的药物,用力的搅拌。沸腾的水逐渐的变色,产生种种象征生命的幻象。不久,一只健壮的山羊如箭一般从锅中窜出,顿时引起观众的阵阵掌声。

二皇子如获珍宝,赏了任咏春无数钱两,捧着生命之药进宫去了。尽管太子认为任咏春身份不明,可是始获皇位而年事已高的皇帝陛下非常愿意尝试一下。
于是,二皇子学着任咏春的样子架锅点火煮汤,在皇帝陛下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中把父亲切成碎片扔入锅中,扬扬得意的搅拌着。伴这惨叫声的止息,幻象也烟消云散。年轻的皇帝没有出现,众人一时也全无反应。
终于,太子揭穿这是一个骗局,是二皇子串通上代的皇子借妖人之手的残忍谋杀。他们应当立即被处死。
可怜白秋声正在等待任咏春的消息,却遭到最毒恶的诅咒。在任咏春扬起笑脸告诉他,他的伯父已经遭到的最应得的下场之前,白秋声已经听闻了这个可怕的消息。他觉得自己也体验到了那种千刀加身,在沸腾的水中翻滚的感觉。因为他的心在被任咏春最毒辣的手段撕碎时感到的却是自己对他的爱意。

记得母后说过,在最南边的沼泽的南岸有一个广博的湖泊,湖中产一种并蒂莲,三千年长一片田田的荷叶,三千年发一次并蒂的菡萏,只有注定可以相守的有情人才能看见。恨他或是爱他,让荷花来决定吧。
"我们去看荷花。"白秋声这样对任咏春说。
他们在一个静谧的夜晚来到湖边,六月的星空群星璀璨。湖面上微波荡荡,白秋声没有看见一片荷叶。
任咏春说也许是时令未到,应该静心等待。白秋声以为他们是无法相守了,带着失望入睡。梦中似乎听见荷花开放的声音。
黎明的晨光拂开他的双眼,群鸟的啼鸣惊醒他的耳朵。他看到了三千年的奇迹--满湖的并蒂莲迎风摇曳,水面青圆,一一风荷举。
他一把抱住笑的比荷花灿烂的任咏春,以为捉住了永远,却不知道,夜里咏春潜入湖底用自己三千年的寿命向荷花精换取并蒂莲一夕的开放。

他们在湖边住下,搭起了简陋的茅屋。每天白秋声去沼泽里打鱼,而任咏春和周围所有的精灵交朋友。
时光在寂寞中慢慢流逝,某天白秋声比平时早回家,却看到满室鲜血,他满怀恐惧的寻找任咏春,竟然看见他用自己的血浇灌两个泥娃娃。他上前阻拦任咏春,把他搂在自己怀里。咏春气息奄奄的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果然不久那两个泥娃娃竟然发出哭声,他们变成两个真正的娃娃了。任咏春让白秋声抱起他们,带着骄傲的笑。
"我的血中有你的精血,你看和你很像吧。"
白秋声久久不能言语,他记起任咏春曾经说过,如果他有孩子就可以教他们读书习字,不会寂寞了。

真正把白秋声重新带回世俗之间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他曾经是白秋声的老师,最德高望重的宰相,现在,他带着人民的期望来找回他们以前的王子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我已经是国家的罪人了,白秋声说。
那些都是太子的阴谋,宰相说人民已经了解了真相,因为太子现在正和那个弑父的二皇子打的不可开交,人民陷于水火之中。
至少是为了挽回从前所犯的错误,白秋声决定回去,并且坚持任咏春同行。
老宰相微微地皱了下眉头,并没有反驳。

"咏春,咏春,我们要到哪里去?"已经会满地跑的孩子围绕在赋予他们生命的人跟前,满带着好奇与惊喜。
"到你们父亲的故乡去。"
"那是什么地方呢?"
"是一个秋天里草木、楼台都随风唱歌的地方,也是现在大雁起飞的地方,"任咏春望这北来的大雁,想起自己其实也没有见过秋声国的秋天是什么样,从来不知道悲伤为何物的他忽然有点难过起来。

白秋声终于要尽一个王子应尽的义务了,在两个彼此争斗的人同归于尽后,他要娶一个贤淑堪为国母的妻子,做这个国家的国王,带给这个国家和平与安宁。国母的唯一选择就是宰相的女儿。
老宰相单独会见了任咏春,表示看在未来国王的面子上愿意放他一条生路,那两个孩子他最好也带走,天知道他们是什么妖孽变成的,不然怎么会和他未来女婿长的那么相象。
任咏春恨不得撕碎老头子虚伪的面具,可是他被卫兵扑倒在地,无数的利刃威胁着他的每寸肌肤,耳边传来孩子恐惧的哭声。

他和孩子分别被关在屋子里,孩子们哭的乏累,声音越来越小,他的血也越来越凉,直到晚间白秋声出现他们才被放出来。
白秋声说他有义务做这个国家的国王,即使代价是必须和他的亲人暂时分离。
任咏春说他是草原上最骄傲的鹰,决不会向拍不动翅膀的鹧鸪低头。
于是两人不欢而散。

两人再次见面的时候,白秋声的圆睁着愤怒的眼睛指责任咏春:你用最毒辣的手段杀害了最纯洁无辜的少女和最正直高尚的老人!你会被烧死的!
任咏春失魂落魄的说:你的怒气从来都是指向我的。
忽然院子里传来女仆惊恐的尖叫:少爷们已经被掐死了!
白秋声这才注意到任咏春一双血淋淋的手,
是你?!
是我,我不会让别人害他们的,既然是我的血把他们带到世上,我也有权利把他们带走。


广场上堆起了小山般的木柴,上面竖着柱子,任咏春被绑在上面。
执行官面无表情的宣布着他的罪行:用毒计欺骗二皇子弑父,用一件带妖术的衣服烧死了宰相父女,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点火的时候,任咏春喊:我永远都不服!
深秋的秋声国,风从四面八方汇聚,把任咏春的怒火带到了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宫殿,街道,田地无不被大火吞噬。惨痛的哀叫声响彻大地。
白秋声的国家被毁为一旦,他想起曾经和任咏春发誓永远不离不弃。

**********
永春国传说中的开国英雄用自己的眼泪扑灭了席卷全国数月的大火。那个冬天虽然不寒冷,却很少有人存活下来。春天到来的时候哭瞎了眼睛的国王带领人民在废墟上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从此生生不息,永世繁华。

本故事情节基本出自希腊神话伊阿宋取金羊毛的故事和欧里庇得斯的悲剧《美迪亚》。
如有雷同,实属正常。
谢谢各位不厌其烦看到这里,鞠躬,再见!


【任咏春—asui】
  • 上一篇:如果—巫君儿
  • 下一篇:流转—hisa
  • 相关文章
  • 任咏春—asui
  • ↓ →_→ 猜你喜欢=^_^= ↓
  • ↓ →_→ 猜你喜欢=^_^= ↓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