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二爷的狗—却三

时间: 2016-07-02 12:40:53 分类: 今日好文

【二爷的狗—却三】
二爷的狗

第一章
做穷人家的娃,不如做富人家的犬,母亲这句话说的真是没错。
饿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满天的阳光都成了白米饭,树叶成了盘中绿油油的菜,而满街的东西都变成了美味佳肴。到处乱窜的鸡热腾腾地满身金黄地涂着油躺在盘子里,鸭子身上的毛拔光了,正等着进锅,还有猪,猪肉真是香啊,父母在世的时候吃过一次,只有一点点肉,母亲用辣子蒜叶炒得红通通香喷喷的,连他的两个姐姐麦大米和麦小米都吃得满脸放光,他最后把碗还舔了一遍。
那时,真是他这一生最快活的时候。

"不要舔,还没洗干净!"一个头上梳着高高的飞云髻,满身金光闪闪的贵妇牵着条白狗过来,小白狗朝旁边的苹果舔了一口,那摊主正要发作,贵妇赶紧拉住小狗那金色链子,冲摊主说道:"你把这些全部给我包起来,我回去瞧瞧我家白将军爱不爱吃。"
摊主脸色变了变,还是笑嘻嘻地把苹果全部称好,贵妇身边的青衣丫头连忙来付钱,把苹果装到篮子里,贵妇把狗一抱,用温柔得滴水的声音说:"白将军,你累了吧,咱们回去吃东西去。"

"让我做一只狗吧!"这个声音在他心里响着,不由自主大声说了出来。
"麦苗!"他的耳朵被两只手拎了起来,大姐麦大米的粗嗓门在耳边好似炸雷,"我的蠢弟弟,你就打消你那傻念头吧,你二姐的娃不行了,你快过去看看!"
他终于醒悟,今天大姐二姐两家人都忙得人仰马翻,二姐的儿子小牛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两腿一伸就晕厥过去,到现在还没醒来,村里的神婆说他是中邪,在家里呜哩哇啦地跳神,跳得像被烧了尾巴的老鼠,这个时候,肯定是没人来关心他的肚子的,他只好趁着一团乱来外面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一口吃的。
他的运气向来不好,大姐麦大米说他头尖尖,屁股尖尖,这辈子都是倒霉的命。为了这话他很是苦恼了一阵,甚至每天用木板把头压一压,把屁股打一打,希望能把尖的地方打回去一些。当父亲知道他的企图时,气得拿起木板追了他几条垄,说早知道他这么蠢就干脆把他丢到河里溺死算了,省得他长大了丢人现眼。
是的,村里养不活的女娃娃都丢到河里溺死了,他偷偷去看过别人溺娃娃,那哭哭啼啼的女人还想把娃娃多抱一会,就被男人抢过来,把娃娃身上的包布剥了,光溜溜地丢到河里,因为包布还有用,不能浪费在这个没用的小家伙身上。那扔到水里的娃娃开始还哭两声,很快就没声没息了,等那两夫妇走了,他扒开水一看,那娃娃睁着眼睛静静浮在水面上,旁边聚集了许多肥硕的鱼,正一点点吞食他的身体。
那娃娃有双漂亮的黑眼睛,可惜再没有光亮。
这条河里的鱼特别肥美,是村里人唯一的生财之道,村里人从来是不吃的,也是因为如此,村里的税又多了一项,打鱼税。
他记得小时候饿极了,捞了鱼缠着母亲做,母亲差点把他打得爬不起来,骂着,"你差点就去喂鱼了,你还敢吃!"骂着骂着,母亲突然泪流满面。

他没有怪任何人,只是害怕,那些天不时在夜里惊醒,他的梦中,总有一双没有光亮的黑眼睛。
他再也不想吃鱼,甚至一看到鱼就恶心。

活着太艰难,大家都是没有办法。
按当时的价钱,牛能卖十吊钱,而男娃娃能卖九吊,女娃娃只能卖一吊钱。
养这个女娃娃,用的钱远远不止一吊。因为买一斤猪肉都要半吊钱。
即使再蠢的人都知道打这个算盘,两斤猪肉=一吊钱=一个女娃娃,而一个女娃娃养到能卖要吃多少东西。

即使女娃娃再勤快,比如像他大姐和二姐那样整天忙个不停,也没办法让家里每天都有饭吃。
因为,税好像永远都交不完,人头税屠宰税开荒税种田税砍树税什么的名目繁多,抽税的天天都到家里来翻箱倒柜,一有值钱的东西就马上抄走顶税, 那些税官戴着红红的大帽子,公鸡一般在村口叫嚷着,"各家各户,今月的税要交清了,国家法制严谨,不交的要到牢里去关,那时可不是几吊钱能解决的事了!"
几吊钱,村里大多数家里连一吊钱都从来没见过。

大姐麦大米的脚步飞快,他头上的竹钗摇摇欲坠,那乱七八糟挽起的头发散了一肩,他连忙把那钗扶了扶,"大姐,你头发乱了,慢点走啊。"
大姐回头摸摸他剪得狗啃般的头,头顶剪得太短了,连青青的头皮都隐约可见,大姐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的手艺还得多练练,麦苗这个样子还真没法见人。她把乱发随便捋了捋,从怀里掏出一个糠麸馒头,"弟弟,我们今天都忙,没顾得上弄东西给你吃,这是刚才路上别人给的,你快吃吧!"
麦苗摸摸脑袋,馒头在他眼中放大成了一个大白面馒头,他高高兴兴接过来,刚想往嘴里送,见大姐喉咙动了动,连忙把馒头掰成两半,塞了一半给大姐。大姐接了过去,一口就塞了下去,噎得直拍胸脯,麦苗连忙帮忙顺顺,大姐噙了汪眼泪,朝自己刷了个耳刮子,"真没出息,三百年没吃过东西似的!"
两人哈哈笑起来,二姐家在一个小山冲里,虽然两个姐姐都嫁在大河村,北河把全村分成南北两个部分,二姐嫁在北河这边,经常会到南河的娘家和大姐家这边来帮忙,他的娘家只有麦苗一个人了,两个姐姐又不好把他带回去住,只好时常来娘家为他做事,好在村里虽然穷,民风还是很淳朴,他们的夫家见麦苗孤零零一个怪可怜的,倒也没说他们什么不是。

到了二姐家,小牛仍然睡着,大姐夫常年在外面卖鱼,也算见过世面的人,他抡起巴掌拍向神婆,"你不是说驱完邪就能醒吗,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神婆面如土色,汗水涔涔而下,"这个......这次中的邪太厉害了,我法力太浅......"
大姐夫大喝道:"给我滚!"

二姐和他的婆婆扑到小牛身上哭个不停,二姐夫是个老实人,搓着手到大姐夫面前讨主意,"姐夫,你看这可怎么办啊?"
大姐忙去劝着二姐,回头道:"还能怎么办,只能去请个郎中来瞧瞧,这样下去可不行呀!"
二姐夫也快哭出来,"请郎中!我们哪来的钱啊!"
大姐夫叹了口气,"我家的钱刚才也全都交了税,那些税官可真狠,连一个铜子都没给我剩下,我也没有办法!"

看着一屋子人哭成一团,麦苗默默走出门外,腹中咕咕叫了起来,他狠狠捶了捶肚子,"你现在吵个什么劲,没看到大家都这么伤心么!"他心里痛得好似有人拿锄头在镐,泪水一会就迷了眼睛,那个念头又涌到他脑子里,"我想做一条狗,一条富人家的狗,可以每天吃得饱饱的,可以不用交税,可以不为孩子的病痛发愁......"
他脑子里灵光乍现,拉着大姐大叫道:"你等等,我去想想办法!"说完拔腿就往镇上跑,阳光渐渐强烈,烤得他头顶冒出白花花的油,在青色的发根上隐约可见,他的腿渐渐没了力气,满天的阳光好似春蚕吐出的丝,一层层把他包裹,他无法呼吸,脚步越来越慢,当他走到镇上南街牌坊下的市场时,他抱着牌坊脚的石柱,慢慢地跪了下去。
牛猪羊和人的各种粪便味道让这个地方臭气冲天,南街就是镇上活物的交易场所,活物,除了牛羊狗猪这些畜生,自然包括人。
在麦苗心里,畜生和人并没有两样,甚至比人还要过得舒坦,等脑子里清醒了些,他随便找了根草标插在头上,可惜头发太短,没办法插稳,大姐怪他的头发里长虱子,几剪子把他的头发剪成这个德性,还好人们对他这个丑样子见怪不怪,他今年十五了,竟然还跟人家十一二岁的娃娃一般高,又瘦得惊人,全身上下称不出半两肉,卖肉的老花笑他做排骨都没人要,说要找出肉得从骨头缝里剔。
想起老花的话,他突然有些忧心,把草标夹到耳后,找了个最显眼的位置跪下,正午的阳光太毒,镇上的人很少这时出来,街上的客人很少。那些插着草标来卖的娃娃大多缩到屋檐下,三三两两坐在一起打屁。

他耳边响起亲人们的哭声,不顾那阳光刺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把身体跪得笔直,不住得对过往的客人说:"买我吧,我什么都会做,买我吧,我给您做条狗......"
娃娃们在后面大笑,"别浪费口水了,现在这么热,这些人都缩在家里歇凉了,哪里会有人出来买!"
他没有搭理他们,又把头抬了抬,用可怜巴巴的目光锁住每一个行色匆匆的路人,不住地重复着那几句话。

太阳近乎疯狂了,把耀眼的火球铺天盖地砸下来。他汗水淋淋,好像闻到了自己身上的焦味,周围的牛羊时不时发出拖长了声音烦躁叫声,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成了一条热锅上的鱼,挣扎着蹦跳着,不时地摇动自己的尾巴,可惜再不会有冰凉的水。

他的头再也无力抬起,喃喃地重复着,"买我吧,我给您做条狗......"一个突兀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大哥,这个孩子真有趣,好好的人不做要做狗!"
"三弟,你快点挑,这里实在太臭,我已经快憋死了!"有人闷闷地说。

他惊喜万分,猛地扑倒在两人脚下,"买我吧,我什么都会做......"这时,后面的成群的娃娃见有人来买,飞快地朝这边扑来,边摇着手大喊着,"买我,买我......"
两人见势不妙,一人一边拖住他,脚下一点便腾空而去,麦苗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口张得大大的,连"啊"的一声都发不出来。两人把他丢到地上,那高壮男人嫌恶地甩甩手,似乎要把手里黏腻的感觉甩开。
他紧紧闭着眼睛,浑身瑟瑟发抖,有人敲着他的头,吃吃笑起来,"大哥,你说这个孩子是不是吓傻了,怎么这么一会都没回过神来,咱们还是把他扔回去吧!"
他浑身一个激灵,眼睛睁得如铜铃,"不要,我没傻,小的给主人请安!"他摆正身子,朝两人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你卖多少钱?"冷口冷面的大哥发话了。
"九吊,"他连忙抬起头来,被他眼中的凌厉吓了一跳,"男娃卖九吊,女娃卖一吊。"
"这样,跟我打听的差不多,算你还诚实。喏,这是九吊钱,你现在跟我们走,我们的小厮半路死了,你路上服侍我们的吃饭穿衣,做事勤快点,少不了你的好处!"
"谢谢主人!"他头压得低低的,轻声道:"可是,我能不能现在拿钱回去请个郎中给我外甥看病,我们家没钱......"
"麻烦!"大哥眼看要翻脸,弟弟连忙拦住他,悄声道:"他也是一片好心肠,咱们不是出来视察民情的吗,正好跟着他去看看!"

当麦苗带着郎中和两个气宇轩昂、衣着贵气的公子出现在大河村时,大姐和二姐一人提着他一边耳朵,差点没把他从地上提起来,他连连摆手,"姐姐,我没做坏事,我把自己卖了,卖了九吊钱,他们是我的主人!"
大姐和二姐面面相觑,这才把手松开,两人擦了把眼泪,大姐连忙赶回家给他打包袱,二姐则翻箱倒柜要找吃的招待客人,当两碗黑糊糊的糠粥出现在两位公子面前时,两人吓得差点拔腿就跑,二姐端得手上青筋直跳,烫得十指通红,见两人不接,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劲往两人面前递。
麦苗连忙把糠粥接过来,大姐夫赔笑道:"两位公子,不是我们怠慢客人,咱们村里吃的都是这个,请两位千万不要见怪!"
这时,麦苗把碗送了送,赧然道:"主人,你们真的不吃吗?"
两人连忙摆手,麦苗笑嘻嘻地把碗往面前一端,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凑上去喝了一大口,把剩下的递给二姐,"姐姐,咱们几个一起吃这碗,剩下的留给他们。"见二姐直摇头,便把碗端到二姐夫面前,二姐夫接过去喝了一口,摸摸他的头道:"你今天跑了一天,还是你先吃吧,我们在家什么都没做,不饿!"
麦苗又小心翼翼地端回来,一头栽到碗里,三两口就喝了个底朝天,见他意犹未尽地舔着碗边,二姐摸摸他的头,泪水涟涟道:"弟弟,你在外面可别这样舔了,别人会说你像狗。他们都是好人家,一定有饱饭吃的,你要好好服侍,不能调皮。"
这时,大姐跑得气喘吁吁回来了,把一个蓝布包袱递到他手里,柔声道:"弟弟,我收拾了些你的衣服,只有这几件勉强能穿,你在主人家里要勤快些,不要睡懒觉。"

两位公子默默看着他们,不由得眉头都拧紧了。
大哥满脸凝重道:"你们平时就吃这些东西,不是说大河村盛产大河鱼吗,大河鱼在京城都很有名,你们怎么会穷成这样?"
大姐夫叹道:"我们就是因为大河鱼才弄成这样,我们打鱼要交很重的税,不打又不行,不光打的鱼,连平时种的粮食都贴到税钱里去了,这不,我刚把这个月的税钱交完,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还不知道明天要怎么办呢!"
二姐忿忿道:"我家不也一样,我丈夫这个月鱼打少了点,欠的税钱就是下个月都没法还,我们家剩的一点粮食都被他们抄去顶税了,小牛又病成这样,这日子真的没法过,还不如不住这鬼地方了。"
"天下乌鸦一般黑,哪里不都是一样,苛捐杂税重如山,再这样下去,老百姓迟早要反......"大姐夫的嘴被大姐堵住了,他埋怨道:"好好地你说这个做什么,难道想砍头吗!"
"皇上不是下令减免了吗,怎么还会搞成这样?"一脸温和的男子问。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再加上官官相护,皇上的话顶什么用,他还不是只会坐在金銮殿上被人说点好听的话哄哄。"大姐夫不理大姐的白眼,竹筒倒豆子般说了出来。

看到大哥的脸色越来越黑,他的弟弟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两人起身正要出去走走,小牛的呻吟声传来,郎中一脸微笑走出来,"这孩子其实没什么病,只是吃得不够,一下子昏睡过去,我给他扎两针就缓过来了,你们带孩子可不能这么带,得给他多吃些好的,再这样下去孩子养不大的。"
二姐怔怔看着二姐夫,他也正在茫然地看着他,两人眼里一片绝望。二姐夫长叹一声,端起剩下那碗糠粥走进房间,麦苗抹抹眼泪,把一吊钱放到郎中手里,剩下的八吊一个姐姐手里塞了四吊,两人不肯要,又把钱塞了回来,正在推来推去,面色铁青的大哥不耐烦了,站起身来,冷哼了一声,对两个姐姐说:"钱你们先收着,这个月内我就会让你们有饱饭吃!"

屋里的人都愣住了,麦苗正摸着脑袋,见两人径直告辞走了出去,连忙跟住他们的脚步,大家在后面齐声道:"麦苗,你要保重,以后记得回来看我们!"
二姐悄悄走到大姐身边,"姐,你说这事情该怎么办,弟弟会不会有事?"
大姐握住他的手,"那两个人很不简单,应该不会这种小事找他的麻烦,你放宽心吧,弟弟他肯定没事的!"
"你说他们是什么人,我怎么觉得那人看人的时候脚底嗖嗖地冒寒气出来。"
"我想他们应该是好人,他们看弟弟的时候目光中有些怜悯,特别是那个满脸微笑的男子,他们一定不会亏待弟弟的!"

夜很漫长,从千河镇客栈天字第一号房传出奇怪的声音,断断续续,让人血液沸腾。
"哥,别这样,麦苗还在房间呢!"伴随着低低的呻吟,二爷轻柔的声音响起。
"不用管他,早晚要让他知道的,咱们正好多个人伺候。"沉重的喘息声中,大爷沉声道。
"哥,不要......"他的声音很快被堵住,呻吟声好似被削尖了的竹子,一下下刺着人的耳朵。
又快到十五了,月亮好圆好亮,像个糯米粑粑,麦苗把身体缩成一团,塞到靠门口的角落,耳朵里时不时被那奇怪的声音捅着,原本耷拉着的眼皮吃饱饭般又撑了上去。
他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家里的房子是用几块破木板搭的,一有什么动静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他那用门板做的床就在父母的房间隔壁,半夜总听到床被摇得吱呀响,母亲压抑着的呻吟声中,好似非常痛苦,又好似非常快乐,还有父亲沉闷的喘息声,两人弄到兴起时,母亲的声音再也不会压抑着,而是突然拔升,好像被捉住脖子的鸭子,不,鸭子可没这么快活,等屋里的动静停止,母亲还不时会发出满意的哼哼声,两人吧嗒吧嗒的亲嘴声,经常让他忍不住全身燥热,口水直流。
后来便是大姐,大姐出嫁时他才十岁,他们洞房时他也跟着许多男人一起去听了墙角,大姐嗓门大,那哼哼声也颇有气势,连大姐夫也好似很享受地哼哼起来,两人的声音随着同一个节奏起伏,听墙角的人们都面红耳赤,有媳妇的男人都飞快地窜了回去,没媳妇的男人也很快躲到一旁在自己下身搓弄,最后只有他一个人坚持到大姐夫打鼾才回去。
那天晚上的月亮也像今天这么圆,他孤伶伶地从大姐家回来,看到河上一片白花花的月亮,突然觉得心里什么东西被掏走了,蹲下来呜呜大哭。河里的鱼最是可恶,哗啦啦跳着看他出丑,他气得捡了石头去打,打了几个石头心情才好了些。
二姐第二年也嫁了,那天晚上村里的男人要他去听墙角,他听到两人吧嗒吧嗒的亲嘴声就默默走开了,结果心里还是痛,便又去了河边,又捡来石头打鱼。
他七岁时就父母双亡,是两个姐姐把他拉扯大,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在麦家的地位是不同的,村里人都说他是麦家的独苗苗,是要给麦家延续香火的。
女娃是赔钱货,村里人这样说,男娃才要紧。
如果能和两个姐姐永远在一起,他宁愿不当男娃。北河的水养人,把女人养得水灵灵的,男人都养得壮硕异常,要不是村里实在太穷,大河村的姑娘小伙走出去没人不欢喜的。姐姐的胸脯好软,他特别喜欢摸,晚上睡觉前总要吸两口才能好好睡,两个姐姐拿他没办法,他哭闹的时候也塞给他玩,两个姐姐出嫁后他专属的权利被别的男人夺走了,后来等姐姐的孩子出世,看着他当众掏出乳房来喂娃娃,他恨不得冲上去也吸两口。
他真不想长大,长大了就得自己一个人睡那风吹得到处哗哗响的房子,半夜醒来的时候总是冷得打颤,每一天每一夜都很漫长。
白天要弄饱肚子,晚上要独自面对河水中那幽幽的黑眼睛。
做人这样无奈,为什么不让他做一条狗呢。

"麦苗,打点热水过来!"
"麦苗!你睡死了!"见他没有反应,有人吼起来。
"大爷,我这就去!"麦苗慌慌张张爬起来,从那雕花黑檀木架子上拿了木盆就跑,他踉跄着把水端进来,身上已经泼得湿淋淋的。他把水端到床榻上,把棉布帕子绞干,跪到床榻上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过了多久,帐幕里影影绰绰的两个重叠的人影终于分开,一双骨节突出的大手把帐幕掀开了,两人都是未着寸缕,下身还连在一起,麦苗直觉得一股火苗从脚底窜上来,烧得他全身难受,他不敢再看,低头把帕子双手递了进去。
"蠢东西,你怎么伺候人的,难道要我自己动手!"大爷恼怒地给他一巴掌。
他被打得眼冒金星,身体晃了晃,连忙拿起帕子去擦他那壮硕的胸膛,他的头又挨了一下,"谁要你给我擦,先服侍好二爷!"
他痛得倒吸一口凉气,把泪水憋了回去,颤抖着抹到二爷背上,二爷闭着眼睛,脸上竟有一抹奇异的红晕,背上全是瘀痕,一点点如他小时候出疹子。
大爷终于从二爷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俯到二爷耳边,"刚才好不好?"
二爷脸上的红晕更深,沉默着点了点头。大爷突然把他身体一翻,捉住他仍然坚挺的那根粉粉的物事,麦苗脑子里轰地一声,见大爷把那根物事面对着他,握在手中套弄起来。
麦苗拿着帕子呆住了,大爷瞪了他一眼,"继续做你的事情!"麦苗连忙把帕子朝他胸膛探去,二爷紧紧闭上眼睛,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呻吟,身体绷得笔直,大爷加快了速度,二爷低吼一声,不由自主地伸手乱舞,想抓住什么实在的东西,麦苗连忙伸手过去,二爷一把抓住,抓得骨节发白。

麦苗疼得直冒冷汗,却不敢出声,只得埋头继续擦,二爷的身上有种奇特的香气,熏得他脑中几乎头晕脑胀,呼吸不畅,心跳得更是完全没了章法。
擦完身体,大爷抱着二爷对他说道:"你今晚别睡地上了,把铺盖放到床榻上来睡吧,咱们叫你也快。"
"谢谢大爷!"麦苗高高兴兴地把铺盖卷好了放到床榻上,大爷和二爷亲了一会嘴,二爷突然问道:"麦苗,你今天吃饭的时候怎么吐成那个样子,是咱们的菜不好吃吗?"
"不,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二爷的狗—却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