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凤仙人(离国篇)—尧姬

时间: 2016-07-02 09:44:49 分类: 今日好文

【凤仙人(离国篇)—尧姬】

受好友吴昊的邀请,凤环来到挤满天文爱好者的山顶,"享受"百年难得一见的流星雨。
"环,我在这里!"见凤环,吴昊就来劲了,逼近是从小撕打到大的亲密人,在怎么热爱医学也不会拒绝老友的邀请。
凤环在娘胎里的时候,过路的一个老和尚告诉凤他爸想让孩子将来有出息,必须取个异性名字,方可逢凶化吉,偏偏在这崇尚科学的时代就有这么崇尚佛教的人,害可怜的儿子一出生就顶这个女孩的名字。最气人的是,凤环天生美丽动人,连女人见了也要暗叹三分,世间怎么有这般仙嫡的人。美貌加美名总让初次见凤环的人误会上一回,因此,凤环是很忌讳在公众场合被人大声叫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他的好友,亦是损友,挑皮到出名,凤环越是介意的事情,他越是要做,每每气到别人三天不理他才有一点点收敛。这次在大众面前大叫他的名字,非摆张臭脸不可。
"怎么?一张苦瓜脸,我欠你钱没还,还是耽误了你成华驼再世的梦想?"
"懒得理你。"凤环白了他一眼,又装做无辜的受害者,以为我会放过你,门也没有。跟在吴昊身边十多年唯一的好处就是学到了很多捉弄人的点子。
"好了,别生气,我找到最佳的赏星位子。"
算了,就放你一马吧。
"美人~"
"你!"
吴昊扳过凤环倔强的肩,硬拖去了华树底下。
瓜子,乳糖,香肠,凉茶......
"环,别人肯定想象不到你那么能吃还这么瘦。"
薯片,橙汁,话梅,陈皮......全是凤环的最爱。
"你再这样吃下去会没人要的。"挖苦是吴昊的最爱。
山楂,饼干,果冻。"好了,我已经有八分饱了。"凤环满足得拍拍自己的肚子。
"你全吃了!我吃什么?"
"谁叫你看着我吃,我还以为你胃口不好。"
"My God!天主啊!你干麻派个饿鬼来啊~"吴昊痛苦得叫。
随着人群尖叫的起伏,流星忽多忽少。来年凤环也被这大自然的奇妙所吸引。看着凤环闪烁的眼珠,吴昊芳心大动"环。"
"什么?"凤环应付地达了一句。
"你,很漂亮。"
"你,今天吃错药了?"
"听我说。"吴昊严肃的看着凤环的双眼,"我。喜。欢。你。"
凤环先是愣了下,再闭上凤目,一会儿才吐出几个字:"我当你什么也没有说过。"
"环,你逃避不了的。这是我们这类人的直觉。"
"不可能。"就算我没有女朋友也不代表我是这种爱好。
"环?"
"好了,我不想再听了。"面对这种表白,凤环算是有经验的了,生平他什么都喜欢,就是酒和同志他有点接受不了。吴昊有不是不知道。
人声的欢呼迎来了流星雨的高潮。忽然一阵白光后,上山的人开始骚动,因为华树附近的人突然失踪了。报警,调查,找寻,一时成为报社竞相报道的头条。我们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第一章 玄非玘

"恩......这里是哪里?"凤环的捷眉动了动,努力睁开眼睛见到陌生的环境。
"呀!您醒了,大夫,您快过来。"
大夫号了一会儿脉后,对丫鬟说:"用地黄加人参煮粥饮用;可饮食牛乳,骨髓来治血虚,再用龙齿调养即可。"大夫说的种种都是价格不菲的药材。
"劳繁您了,蓝儿,你送答复出府吧。"
"是。"
见到人来人往地送水,送粥,凤环以为是在拍电视。终于有一个丫鬟来喂他吃药,要好好把握机会问个清楚。
"请问......"
"奴才担当不起,公子您还是叫我洛儿吧。"
"洛儿,这是哪里?"看这古色古香的家具,还有香坛,屏风等,让人误会到了古代。
"公子这是玄府,王爷在打猎时见您倒在溪边,特意救您回来的。还吩咐我们好好照顾,不得怠慢。"
"是吗?"凤环努力体会刚才的话"你说王爷是谁?"
"呀!离国王爷只有玄王爷了。"
"玄王爷?离国?这么说我在哪里?"凤环突然的举动吓到了洛儿。
"是,是离国。"洛儿连忙解释。
"离国?是哪个国家?"当今世界根本没有这个国家,历史上也没有记载呀!
一下午的交谈凤环知道自己身处陌生的时空,一个落后,还存在奴隶制度的战国时期。当今天下分七份,有点想七国时期,而自己所处的国家正是第二强大的离国。之所以强大,不仅仅指军事,更主要是前朝天子在玄非玘手中。一提到玄非玘洛儿就高兴,兴奋地说个不停。二十来岁,有才有貌有权有势,无数人成婚的对象。"靠,你说黑马王子我就懂了嘛。"
"黑马?王爷不是黑马,不过王爷有匹黑马叫‘烈\'。"
"我懂,我懂,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
"好吧,你先下去。"
洛儿屈膝退下。

在玄府待了个星期大概熟悉了自己住的"棠梨阁"。虽说"棠梨阁"只是玄府待客的一个小阁,但阁里的设置样样俱全,活像个米你公园。凤环每天只见到几个服侍的下人和贴身的洛儿,而他们口中的‘玄王爷\'一直没有露过面,传闻是国家大事缠身,没空看望客人。真不明白他当初为什么救我回来又不见我,最主要的是,我在这里待到快要发霉了!一气之下凤环将剩下的半盆鱼食全倒进池中,任由鱼儿们争夺。"洛儿!"回首找寻洛儿的影子。
"是,公子。"洛儿放下手中的茶点,快步过来。
"你又去拿桂花糕了?"
"公子您不喜欢吗?这是王爷特地命人做的。"洛儿担心服侍不好公子会受罚。
"不是,桂花糕当然好吃。"
"那您为什么不开心啊?"只要公子不讨厌就好了。
"整天困在这里,我快闷死了。"凤环将手上粘着的鱼食轻轻拍入池中。由洛儿领去凉亭,将玉指浸入盛满清水的翡翠瓦盆中,再用手帕吸干净手上的水,方可食用糕点。大户人家的规矩就是麻烦。"洛儿,不如我们......"凤环用闪烁的大眼睛看着洛儿。
洛儿被不祥的预感笼罩,"公子,不好吧。"
"洛儿~"闪烁的眼睛变为水汪汪,任何人也拒绝不了这样一个美人的请求。
"好吧。"认输了,"就一会儿,趁王爷没有回来之前,到附近走走。"
"洛儿万岁!"
两人静悄悄从东边小门溜出去。
"洛儿,我为什么要扮成女装?"凤环对自己全身粉粉的打扮很不满。
"公......不是,小姐。您没有告诉洛儿为何您的头发如此短。"
凤环摸摸自己及肩的发尾。还短?,来这儿什么都没长,就长了头发。但看看这国家的其他男生,头发都很长,可以拖地了,夸张。"就算我头发短也不用扮女装啊。"
"公......小姐,您大概不知道,这里的犯人都要剃头,如果让您男装出来,大家会被您吓到。女装就不同了,可以用发饰遮住,让人察觉不到。"
"犯人啊。"怪不得那些仆人都对我投一奇怪的目光,"那洛儿你为什么不怕我?"
"洛儿相信公子是好人,因为您身上没有刺字。"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刺字,说不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凤环坏坏地对洛儿笑。
"不可能,因为我......"马上住嘴了。如果说她早已看过他全身好像不太好,虽然不是故意看的,谁叫公子的皮肤那么好,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洛儿越想脸越红。
"你在想什么?脸好红喔。"
"没有,没有。"不停地摇手,"洛儿是猜的。"
"有点我不懂。"
洛儿以为公子是要问她刺字的事,连忙想办法转移话题。
"你家王爷为什么会救一个可能是犯人的人?"
原来是问这个,洛儿放下心中的大石,"应该是因为公......小姐长的好看。"
"就因为这点?"凤环皱皱眉头。头一次知道自己的样子没有带来麻烦,反而救了一条命。不然,他现在会穿着草裙像泰山与动物为伍。
"难道公......小姐不满意?"总不能告诉他王爷对他一见钟情吧。"小姐,小姐?你在哪?"只是一会儿功夫,凤环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小姐!"这下回去怎么跟王爷交代啊!

"洛儿,你快过来!"凤环在不远的人堆处向洛儿招手,示意她过去。
"小姐......你在......"
"这些小吃好好吃喔,你尝尝。"
"这位小姐,您还来点别的吗?"滩子的老板殷勤的招呼这位华丽装扮的大客。要知道小本生意也不容易,难得一条大水鱼,不对,是漂亮的大水鱼,一定要勾上她才行。
"这个,这个恩,......这个这个这个这个我全要了。"凤环好不吝惜洛儿干瘪的荷包,已达到忘我的境界。而滩老板也不停地陪笑,直到抽筋。
"小姐,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不然王爷他......"不然我的荷包它就呜呜~~
"是啊,我们出来有那么久吗?"凤环转过头继续对老板说:"麻烦你把凤尾糕也包起来。"
"好的~~这位小姐您真是好人,这打包我不另收费了,全送您了。"老板越笑越开心。
"当然,我家小姐花那么多钱买你小吃还要收打包费吗?"洛儿提着大包小包要走。
"当然不要,当然不要。小姐,您慢走,走好了。"今天发大财了,晚上多添一道菜。

"小姐,您......等等我。"洛儿追得好辛苦。
"洛儿,我已经很慢了,你再快点。"
"小姐......我......"
"咦?这里有条小巷,会不会更快呢?洛儿,你看。"凤环指着一条阴暗的小巷,一看就知道是不安全的。
"啊?这条?"
"不要磨磨蹭蹭的,就走这条吧,可以快点。"说完也不顾男女受受不亲的礼仪,也不顾千金小姐的形象,一手拧着大包小包,一手拉着洛儿向暗巷子愉快地奔去。
古往今来,暗巷里都是藏着三教九流之人,这里也不例外。
"瞧那姑娘,长的真不赖。"一大胡子摸着下巴。
"兄弟,咱们好久也没有开荤了。"另一大个子两眼直发光。
几个看似古代的"黑社会不法分子"拦住凤环去路。"姑娘,一个人很危险的,不如我们兄弟几个陪你。"
"公......小姐......"洛儿担心地拉着凤环的袖子。
自认为是‘强壮的男生\'的凤环张开手臂,一瘦弱的身子妄想挡住比他略胖的洛儿。两眼愤怒的瞪着坏蛋们。
"哟,很有架子嘛。"
凤环低声对身后人说,"你快跑,从后面。带救兵来,我来拖延时间。"
"可是......"
"我是男的,他们知道后不会对我怎样。"
"这些坏蛋不会因为您是男子儿放过您......"
"快走!"凤环低哄一声,吓得洛儿转身就跑了。
"大哥,跑了一个。"大胡子说。
"算了,那个虽然也不错,不过跟这个比起来就......"大个子想伸手摸凤环粉嫩的脸带,但被一包煎豆腐击中左脸,不得不收手。
"走开!"
"脾气还不小,一会儿你就回哭着求我们了。"一脸的淫笑让凤环全身起鸡皮。
糖栗子,醋果仁,烧匍子......手中能用来抵挡的点心愈来愈少了,令凤环很是心痛。难得出来一次买的东西竟被糟蹋到坏人的身上,我的马蹄糕,玉米饼,番瓜苏啊~~

这时的洛儿以最快的速度往玄府跑,突然听到后面熟悉的马蹄声,眼前出现此刻最想见的人"王爷!"
玄非玘定眼认出洛儿,"吁!洛儿,你不在玄府照顾病人,在此干嘛?"
"公......公......公子他出事了!"
怎么会?他不是一直在府中好好的吗?难道病情恶化
"上马!"玄非玘单手将人拉上马背,正欲往府中赶。
"错了,错了,公子在那边。"洛儿指着与玄府相反的方向。
"为何是那边?"
"因为......因为......"知道瞒不住了,唯有老实交代,"是公子闷了,想出来走走......洛儿以为一会儿就......"
"行了!回去再罚你。"玄非玘的怒气吓坏了身后的人。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洛儿在微微发抖。明知王爷会发怒,但一想到公子在危险中,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在洛儿的指引下,很快找到那条巷子。

"发高热,胸痛,呼吸困难等都是肺炎的症状。你们都有吗?"
"有啊,有啊,我晚上睡觉时会觉得胸口痛,咳嗽得厉害。"大个子说,一副虚心的样子,跟刚才截然不同。
"对,有时还痛到睡不着。"大胡子插嘴。
"你们先将核仁加天冬煎食。十天后见还没效就该服用羊肺,最好是晚上空腹饮食两勺,再喝点白粥,应该可以调养好身子。"凤环耐心地指导这几个病人。为什么我会给这几人看病?回想起五分钟前,凤环急中生智,凭自己高超的医术将坏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他们的病上,才救了自己一命。不然的话......
"真是多谢小姐你了。"坏人们争着跟凤环握手,以示感谢。手被握的生痛,凤环蛾脸不舒。
这时听到马蹄声由远及近。印入眼帘的是一位锦衣青年,气度不凡。下马时的英姿深深地印入凤环心中。玄非玘一把抱住凤环的细腰,用力甩开搭在凤环玉手上的爪子,右手起剑,直指坏蛋。"滚!"眉间透出的寒意,让在场人不寒而憟。只是一句冷冷的话就吓得坏人们不敢动。
凤环见要闹出人命,赶紧抱住玄非玘的手臂:"刀剑无眼,你快放下来,他们又没对我怎样。"还没说完,那些人已经逃之夭夭。
"你为何帮坏人说话?"玄非玘的眼中微怒,犀利的目光看着怀中人,仿佛老鹰在打量猎物。照理说,一般人都会为这目光胆怯,但凤环可不是一般的人,他可是21实际国家医学界的栋梁。他45度地昂起高贵的头,回瞪玄非玘,可这招的效果不是因为他回瞪的目光。好一张标致的脸,加上眼中倔强的劲儿,更让人有一种征服他的欲望。
"谁说他们是坏人了,倒是你更像坏,还没弄清楚就要打要杀。八成是那个富家公字找搽,你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就可以不把穷人不放在眼里了......"凤环字字有理,句句不饶人。"不清楚就乱出手。"
"不清楚?是否待到他们哄你宽衣接带时,你才发现他们是坏人。不然就是本王瞎了眼,错怪了好人!"玄非玘越说越气,恨不的封住他咄咄逼人的小嘴,再吞他下肚。
"哼,莫名其妙。我懒得理你!"凤环气呼呼的甩开玄非玘的手,憋着闷气走了,任洛儿在后面叫唤。

"公子...公子...!您等等洛儿好吗?"
回见洛儿追得很辛苦,也放慢脚步稍做歇息。
"公子...您干嘛...为何生气..."
"你不要跟我提那个混蛋!不然我跟你翻脸。"都不明白他是谁,无缘无故跑进来,喊打喊杀。
"公子...王他..."
"Shut up!"
"......"洛儿眼巴巴地看着凤环。都发火了,再说话不自找苦吃。一路上,洛儿都老实巴巴地跟着凤环,有好几次都鼓足勇气想解释清楚,为王爷洗冤,但看到公子阴沉的脸就硬把话从嗓子里咽下去了。
短短的一段路对洛儿来说就像万里长征,可偏偏凤环脚下踩了风一样,飞快地赶回了玄府。
"对了洛儿,我们这时候回来,你那王爷会发现吗?"
早已发现了。
"好想见识一下他是否真的像你们说的那么英俊。"凤环想着想着,不由得笑了。
您还笑地出来,我都快哭了。
"洛儿你干嘛哭丧个脸。没事的,不会被发现的。"
不是没事,是大件事啊,公子~~

原来凤环脸上是挂着的笑容,当他推开门,看见里面那熟悉的身影,笑容顿时撤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刚才憋剩的气。
"你......"本想问他为什么在这,却被玄非玘抢去台词。
"洛儿!"充满霸气,不难猜出他在生气。
"...是..."洛儿说话有点颤。
"你应该知道违背命令该怎样做,下去吧。"挥挥手叫她退下去。
"是......"洛儿鞠个躬,退出去是熟练的关上门。
"接下来,"玄非玘渐渐逼近凤环,直到他没有退路,再单手托起小巧的下巴,"我该如何出发你这不听话的‘坏孩子\'呢?"
凤环很想挣脱‘混蛋\'的怀抱,但是手无搏鸡之力的他哪是从小练武的他的对手。"你快放开我!你是谁?这么大胆,这里可是玄王府。"
"哼,原来你还知道这里是玄王府,那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得意的一笑,手上的力又加重了。
"我才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玄非玘的脸掠过一丝不乐,但很快又换上了笑容,不笑还好,这一笑更令人觉得诡异,"本王爷的尊名是玄.非.玘。"故意将名字加重,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玄非玘?!不就是......"凤环一时掩盖不住自己的惊讶。他不就是救命恩人!惨了,我还骂他"混蛋",还弄地他生气了,怎么办?凤环马上堆上强颜欢笑。"你...你好,非常感谢您救了我,不知您打算怎样处置洛儿?"马上转移话题,马上!
"洛儿?本王打算......"
"打算?"
"不告诉你。"看到凤环失望的标签尤其令人爱惜。趁现在,玄非玘仔细地大量圈在怀中的人。如春水般清澈的眸子,清晰地印出自己,唇红齿白,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反正这个国家男男之间的爱是不被禁忌。
而在凤环眼中,几屡发丝不羁的垂落额前,锐利有神的双眼看得自己不由地心跳加快几分。上天真是不公平,同是男儿身,他为什么可以强壮,而自己却想个女娃娃。就算在21世纪玄非玘也绝对称得上是一等一的美男子。我在想什么,关键时刻竟然在开小差。
"你不会打洛儿吧?"试探地问。
玄非玘妄笑。好像我在心中除了暴力就是暴力。
"是我求她的,不关洛儿事,你要罚就罚我吧。"凤环用一贯的计量--搏取同情。
"你想替她受罚?"
"是的。"我那么可爱你怎么会罚我。
"......"
"我什么都愿意,只要你放过洛儿。"再放过我。
"什么都愿意?包括......"
"嗯......嗯......"突如其来的吻让凤环不知所措。舌尖的追逐,水与乳的交集。对初学者凤环来说太剧烈了,一时间还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这方面的技术很差,应该不是他国派来的。而且,那日我是突然决定去打猎,除了夏鸣以外,没有人知道。但是他为何会在王家猎场出现,不得不防。
凤环生硬的反应反而激起了玄非玘兴趣,很想知道继续吻会有何感觉。
唇顺着白皙的玉颈往下滑,凤环终于回过神来,赶紧将玄非玘推开,以防他下一步进攻。急急忙忙将敞开的衣领拉紧,遮住里面的春光,脸因为过度的刺激而涨得红红的,煞是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
"......"
"那我们继续刚才的事吧。"
凤环瞪大瞳孔恐惧地看着眼前的人。脑瓜子飞快地运转。反正他没有说一定要真名,趁机捉弄他也好,"我姓吴,名丝竹。"
"吴,丝......"
说啊~~猪。
"好怪的名字,不好念。"
"你多念几次就惯了。"快念啊~~
"不如你示范一次,猪公子。"
"......"发现了,不好玩。
"怎么,为何不读?本王愚昧,真的不会。"玄非玘坏坏地笑,看着凤环如何掉下自己设计的陷阱。
"猪肚皮。"
"?"
"其实我还有个名字叫猪肚皮,你可以用这个。"打死我也不会告诉你名字。
"朱渡脾?猪肚皮。你的名字都这样怪吗?"玄非玘瘪瘪嘴,琢磨着什么。
【凤仙人(离国篇)—尧姬】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