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爱上爱情—夕辰

时间: 2016-07-02 06:09:10 分类: 今日好文

【爱上爱情—夕辰】
楔子
欧阳谨早上刚出门,就看见一个大旅行箱立在房门口,一个年轻人低着头,拿着钥匙正往门锁孔里插。
"啊。你就是欧阳谨吧。我是王宇,你的新室友。大家都叫我‘小宇\',你也可以这样叫我。余海青告诉过你我要来吧。"王宇见门打开了,抬起头,对着欧阳谨露出大大的笑容。
"哦,有的。你先进来吧。"欧阳谨侧身把王宇让进屋。
"左边的房间是你的。客厅,厨房,卫生间是共用的。这你清楚吧。"欧阳谨向王宇介绍。
"恩。余海青有告诉过我。"王宇打开左边房间的门,里面都已经收拾干净了。
"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欧阳谨抬手看了看表,说。
"你先上班去吧。剩下的事我自己会处理的。"王宇看欧阳谨急着上班,赶忙开口。
"那我先走了。还有什么不清楚的等我下班回来再说吧。"
"好的。那以后就请多多照顾了。"王宇弯腰向欧阳谨鞠了个躬。
"不客气。"

第1章
王宇是余海青大学时的学弟。在大学期间,余海青很照顾王宇。虽然当时余海青已经大三了,王宇才大一,但是他们关系很好。余海青毕业后,两人也经常有联系。余海青毕业后租了这间两室一厅的房子,和欧阳谨成了室友。现在余海青到另一个城市去了。王宇又毕业,打算在外面租房子。于是余海青就把自己的房间让给王宇。反正这个房子设计的不错,又够宽敞,价格也合理,周围交通方便。而且,余海青觉得欧阳谨是个不错的室友,话虽不多,但对同一屋檐下的人还算关心,待人接物也稳重。凭自己对王宇的了解,余海青相信他和欧阳谨会相处愉快的。
欧阳谨离开后,王宇不急着收拾行李,先把屋子里里外外打量了一番。厨房,卫生间也看了个遍。卫生间有一个大浴缸。王宇看了很满意,心想:冲了澡,再美美地泡个澡,真是人生一大乐事!等看完了,王宇才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行李。余海青离开之前,把床,衣柜,书架,电脑桌都留了下来,也把房间收拾干净了。所以王宇不需要花时间整理了。取出旅行箱里的衣服,挂进衣柜;笔记本电脑也放在电脑桌上;随身带着的那些建筑设计的书也摆上书架。然后,王宇就出门去超市添购生活用品了。
等一切弄好后,王宇仰面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满足地喟叹一声。全身放松后,心思就转到欧阳谨身上去了。"听学长说,欧阳谨是个不错的人呢。应该很好相处吧。他看起来有一米八三吧,穿起西装来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人。长得还挺帅的。唔,应该有女朋友吧。笔直柔软的头发有点长,不过削得很有层次感,很飘逸,看来他是个很有美学观念的人呢。"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z
一觉醒来,已经中午了。王宇从床上爬了起来,肚子咕咕的唱起空城计。王宇摸了摸肚子,想起上午在厨房,看到厨房里锅碗瓢盆,油盐酱醋,样样俱全,不象个当摆设的厨房。而且厨房也收拾的干干净净。这么说,欧阳谨会下厨喽。唔,既然室友会下厨,自己不学好象不太好。王宇脑海里马上浮现"欧阳谨在厨房里吃着香喷喷的饭菜,自己在一旁啃着面包,吃着泡面"的画面,心里觉得怪不舒服的。习惯和朋友一起吃饭的王宇决定学下厨。"那以后我们就可以轮流做饭了,对谁都公平。"王宇自言自语说道,"好,就这么办。"想到将来和欧阳谨的愉快相处,王宇不觉笑出声来,心情大好。
在外面解决了午饭,王宇想起要给家里打个电话。王宇家是个较富裕的小康家庭,父亲是个建筑质量检测员,母亲是会计师。上面还有一个大他五岁的姐姐。姐姐王婷已经结婚半年了,现在正过着甜蜜的夫妻生活。王宇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又是最小,父母都宠着他。王婷对这个单纯的弟弟也很疼爱。刚开始,王宇提出要搬出来住时,全家都反对,就怕他会吃苦,受人欺负。最后在王宇的一再坚持,又搬出余海青来,家里才不得不点头同意。不过,规定王宇每个月至少得回家一次。本来家里是要送王宇过来的,王宇不同意,说自己要学会独立,还说带的行李也不多,坚持要自己一个人过来。家人拗不过他,只得打消要送他过来的念头,一再叮嘱他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王宇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回家。顺便和家里说起了欧阳谨。"妈,我现在很好。室友叫欧阳谨,是个很好的人。您不用担心我。"
"小宇啊,外面不同家里。在外面自己要小心点。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就回家来。天冷了要记得穿衣服,别生病了。要是有什么事,就打个电话回家,别让爸妈担心。"
"知道了,妈。我现在已经二十二岁了,是个大人了,您不要老把我当小孩子。"王宇不满。
"你这孩子,哪个孩子在父母眼里不是孩子的?"王妈妈在电话里头说道。
"是是是。妈您说的对。"王宇不愿惹父母不高兴,"那我挂了。"
"好吧。记得要经常回来啊。"王妈妈挂电话之前还不忘嘱咐王宇。
"哦。我会的。Byebye。"说完挂了电话。y
王宇要下周一才开始上班,这两天都没什么事。上午搬完了家。下午无事可做。于是王宇去书店买了本菜谱研究起来。然后,他又去超市买了材料,对着菜谱学做菜。虽然王宇从未进过厨房,但吃过猪肉,也知道猪是怎么走路的。而且王宇领悟力强。 
王宇把菜洗了切好,然后打开煤气灶。"书上说要锅热了才放油。恩,差不多了吧。"等了好一会儿,王宇自说自话地往锅里倒了些油。"咝--"把切好地肉片倒进锅里,上下左右翻炒了一番,王宇便把白菜也倒了进去,断地炒着。见白菜熟了,王宇往锅里放了一小勺盐,一点味精。翻炒了下,就把菜装进盘子里。
"颜色好象有点不对。"王宇说着,"先尝尝看吧。"于是用筷子夹了片肉片放进嘴里。咬了两口便把肉片吐了出来。味道太淡了,而且肉片还没熟。王宇又尝了下白菜。白菜太熟了,有点烂了。
于是,王宇把盘子里的菜倒进垃圾桶,重新做了起来。第二次还是不行。王宇吸取前两次的教训,这次多放了满满一勺盐,肉片炒的时间长了些,才把白菜倒进锅里。等到菜装进盘子,欧阳谨也下班回来了。
欧阳谨一进门就听见厨房有声响,便放下公文包,直接朝厨房走去。一进厨房,就见王宇正在关火。厨房里有些油烟。"你有没有开油烟机啊?"欧阳谨在王宇背后出声询问。
"啊。你回来啦。"王宇转过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是我第一次做菜,忘了开油烟机了。"
"你第一次下厨?"欧阳谨看了看厨房,还好,厨房没被搞得一片狼籍。于是顺手把油烟机打开了。
"是啊。我今天下午一直在练。"王宇看着盘子里的菜,觉得颜色好看多了。心想味道也还好吧。
"这是你练了一下午的成果?"欧阳谨看了眼,说。b
王宇点了点头。"这是我第三次做的。前两次做的不太好,这次看起来好象还不错,你要不要尝一下?"
欧阳谨犹豫了会,颜色是挺好的,于是拿起一双筷子尝了一口。才入口,欧阳谨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把嘴里的菜吐了出来,赶紧倒了杯水猛灌。
王宇见欧阳谨如此,也尝了一口。然后马上吐了出来。"哇,好咸!"也赶紧找水喝。
"你到底放了多少盐啊?"欧阳谨问。g
"两勺。"因为前两次都太淡了,于是第三次王宇干脆放了满满两勺盐。
"这点菜放一勺就行了,你还放两勺。不咸死才怪!"欧阳谨毫不留情地批判。
"可是颜色看起来很好看啊。我以为这次应该成功了。"王宇委屈地说道。
"好看并不代表好吃!中看不中吃有什么用!"欧阳谨不理会王宇委屈的模样。"算了,晚饭我来弄,你把那盘菜倒了。"欧阳谨想,既然他买了那么多材料,那就用这些做晚饭好了。也省得让他糟蹋。
"哦,那好吧。等我学会了,我们就轮流做吧。每次让你下厨对你也不公平。"王宇说。
"等你学会了再说吧。"欧阳谨冷淡地说。"我先说明,我不会天天下厨的。"
"咦,这样啊。没关系,到时候我来。"王宇乐观地说。
欧阳谨在心里翻了翻白眼,"真是个白痴!""随便你。"说完就把王宇赶出厨房。
王宇一直在厨房门口徘徊,看着欧阳谨熟练地洗,切,吵,要学会下厨的决心更加坚定。
两人吃完饭,洗了澡。王宇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在欧阳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为了避免今后发生不愉快,我们最好先把自己的要求说一说。OK?"欧阳谨朝对面的王宇说道。
"恩,好的。"王宇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规定,以后两人轮流打扫公共卫生;三个月大扫除一次;等王宇学会下厨,两人轮流做饭,如果碰上对方有事,那就往后延迟;不能干涉对方的生活。就这样,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第2章
第二天是周末。王宇因为昨天刚搬来,早早就醒来了。刷牙洗脸后,就到厨房弄早餐。由于时间还早,王宇便决定学煮稀饭。
在床上睡觉的欧阳谨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赶到厨房一看,王宇正手忙脚乱地想把锅从火上端起来。
"好烫!"王宇手一松,锅掉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响。锅里的稀饭也撒了一地。
"你怎么那么笨!锅那么烫,你还用手直接去端!"欧阳谨大周末被吵醒,又看到王宇笨手笨脚的,心里就不悦。
"对不起,我急着把锅端起来,一时忘记了。"王宇低垂着头,象个做错事的孩子。
"算了,你把厨房收拾干净吧。早餐就吃豆浆油条,我去外面买。"说完,转身朝浴室走去。
王宇看着倒在地上的锅,又想倒刚才欧阳谨对自己的不满,心里一阵难过。以前在家里有父母姐姐疼着,在学校同学都对他很友好。但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欧阳谨没给过王宇什么好脸色,从小没受过什么委屈的王宇心里不好受,为自己的笨手笨脚老是惹欧阳谨不高兴感到沮丧。王宇默默地收拾着厨房。
欧阳谨看王宇情绪低落,灵动有神的眼睛也蒙上了一层阴郁,知道是因为自己刚才的态度伤了王宇。其实,王宇是一个单纯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温室里的花朵,从小被保护得很好,对人毫无戒心,心里想什么都表现在脸上,让人一看就透,心就象水晶一样透明。欧阳谨不忍心看他无精打采,沮丧伤心的样子。于是就对王宇说:"你是第一次下厨,会弄成这样也情有可原,我不该那样说你,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王宇听见欧阳谨向他道歉,猛地抬起头,使劲摆了摆手,说:"不,不。那是因为我太笨了。你才会那样说。"
"既然这样,你干吗还苦着一张脸?"
"那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笨手笨脚的,什么都做不好。"
"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会做这些。你是第一次,那很正常。没什么好难过的。"
"是吗?"z
"是的。所以你不要再愁眉苦脸的。"
听欧阳谨这么说,王宇一扫刚才的阴郁,清秀的脸上重新焕发光彩,亮了起来。一双水润的大眼也有了神采。
欧阳谨看着恢复生气的王宇,心情也好了起来。这样单纯如白纸的人,让人不忍伤害。也许象他一样活着,也算快乐吧!
周末这两天,王宇都努力认真地在厨房奋斗。欧阳谨不想打击王宇的高涨热情,同时为了自己的胃着想,也在一旁教他。
有欧阳谨在身边指点,王宇学起来轻松多了。练了两天,做出的饭菜也能入口了,尽管味道不是很美味。
今天星期一,是王宇正式上班的第一天。为了不迟到,王宇前一天晚上临睡前,特意把闹钟调到七点钟。
七点一到,闹钟便"小宇,起床啦!上班要迟到啦!"不停地叫着。王宇早上向来起得晚。虽然闹钟在不停地闹着,王宇仍在睡梦中,没有醒来的迹象。倒是隔壁的欧阳谨被闹钟吵醒。等了两分钟,闹钟还在响。于是欧阳谨就去敲王宇的房间门。敲了半天也没动静,欧阳谨便从两个房间共通的阳台来到王宇的后门。因为后门没上锁,欧阳谨推开门走进王宇的房间,把放在床头的闹钟关掉。"小宇,起床啦!"欧阳谨推推还在睡的王宇。
"让我再睡一会儿。"王宇说着翻了个身又继续睡。y
"不行,再睡你上班就要迟到了。"欧阳谨干脆掀掉盖在王宇身上的被子,把他从床上拉起来。
"我好困。我就睡五分钟。"王宇睡眼惺忪又往床上倒去。b
"半分钟也不行!你一躺下,肯定会睡过头。"欧阳谨拉住王宇,不让他继续睡,"赶快去洗漱。"说着便把王宇往浴室推。
半闭着眼刷完牙,洗完脸,王宇还没完全清醒地坐在沙发上。于是,早餐便由欧阳谨负责。
除了搬来的第二天王宇起得早外,欧阳谨发现,没有一天王宇能在八点钟醒来,即使耳边有闹钟不停得响,他也能照睡不误。若是两人都起得晚了,他们便吃外面买的豆浆油条。
因为两人上班的地方离得近,欧阳谨是自己开车。于是王宇便和欧阳谨一起出门,坐他的车上班。
在公司里,王宇热情,有礼貌,嘴巴又甜,做事认真。同事很快就喜欢上了王宇这个单纯可爱的新人。有时下班后,他们还会叫上王宇,和他们一起吃饭或娱乐。"小宇,下班后,我们一起去吃饭,K歌,你也一起来吧。"
"好啊。"王宇愉快地答应了。王宇很喜欢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g
在下班的时候,王宇记起今天轮到自己做晚饭。于是,便打电话通知欧阳谨。"欧阳,今天晚上我和同事一起吃饭,会晚点回去。"
"哦。我知道了。"欧阳谨正走出公司大门,就接到王宇的电话。
"那就这样。Byebye。"
"Byebye!"
欧阳谨回到家,也懒得做饭。想想很久没去酒吧了,便换了身衣服,又出门去了。
来到酒吧,在常坐的位置坐了下来,欧阳谨要了一杯酒。
"欧阳,你好久都没来了。怎么,很忙吗?"酒吧老板Ken看到欧阳谨,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前段时间来了个新室友,所以比较忙。"欧阳谨环顾了一下四周,"今天生意不错嘛。"
"还好啦。欧阳,你的新室友是怎样的人?"Ken和欧阳谨也认识了几年。这家酒吧是Ken开的,欧阳谨是这里的常客。欧阳谨不多话,每次来都只是静静的喝酒,偶尔会和别人说几句。末了也会和人相伴走出酒吧。在酒吧,大多数人都是来找床伴,解决生理需要的。Ken很喜欢欧阳谨,于是两人就成了朋友。以前欧阳谨和余海青同住时,Ken曾问欧阳谨为什么会和别人同居,还是不认识的人。欧阳谨只是说,自己很中意那个房子。当时不知道房主把房子也租给了另外一个人。等搬进去以后才知道。幸而余海青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又是个直爽的人,所以也就住了下来。
"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没受过什么挫折,刚离开父母羽翼的雏儿。"
"这么生嫩的人我倒想认识认识。"Ken对欧阳谨的新室友充满了兴趣。
"别去招惹他。他可不是你可以招惹的人。"欧阳谨侧头看了一眼Ken说。
"放心啦。我不会去招惹他就是了。"Ken笑着对欧阳谨说道。"欧阳,他对不对你味啊?"
"别胡扯了!他那么单纯的人,我是不会去碰的。"欧阳谨语气肯定地说。
"是吗?看来你蛮有原则的嘛。不过,我觉得你有可能会喜欢上他那样的人哦。"Ken笑眯眯的说。
"何以见得?"欧阳谨不甚认真地说。
"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Ken笑得象只狐狸。
"赌什么?"欧阳谨喝了口酒,问。
"我就赌你会喜欢那个雏儿。"
欧阳谨看了眼笑得狡猾的Ken,"好,我跟你赌。"
王宇心情愉快地回到家,开门见屋里一片黑暗,以为欧阳谨睡觉了。于是便蹑手蹑脚地开灯,换鞋。换鞋时,王宇看见欧阳谨的拖鞋摆在鞋架上。"咦,难道欧阳还没回来?"在屋里找了找,有叫了两声:"欧阳,你在家吗?"没人应答,王宇又敲了敲欧阳谨的房间门,"欧阳,你在房里吗?"还是没人应答。"我还以为欧阳在家呢。没想到他也出去了,比我还晚回来。"王宇自言自语地说了会,便去浴室洗澡。今天晚上,王宇玩得很开心,边洗澡边哼着阿牛的《桃花朵朵开》:"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
等着你回来
看那桃花开
把那花儿采
桃花朵朵开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
枝头鸟儿成双对
情人心花儿开
啊哟啊哟......"
欧阳谨一进门,就听见从浴室传来王宇的歌声,心里想道:真是十足的精力充沛。不过象他这样好动的人,要他安静沉稳好象也不太可能。刚踏进社会,就是不一样。身上的学生气还没褪尽,整天朝气蓬勃的。好象身上有使不完的精力。
看王宇现在这个样子,欧阳谨还真难想象几年后,他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王宇躺在浴缸里,美美地泡着澡,也不知道欧阳谨已经回来了。
就在欧阳谨将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王宇才从浴室里出来。
"欧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王宇看见站在浴室门口的欧阳谨,睁大眼睛问。
"我已经回来一个小时了。你洗个澡还真花时间啊。"欧阳谨没好气地说。
"哎呀,我刚才泡澡嘛。所以时间长了点。"王宇搔搔头,不好意思地笑着回答。
"看你兴奋的样子,今天晚上玩得很开心吧。"
"是啊。我和公司的同事吃了饭后,又去KTV了。大家一起唱歌很有意思呢。你不知道,我公司的方强唱歌很好听呢。他唱刘德华的歌唱得真是太象了!还有,我们分了两组,来了次唱歌比赛。我这组赢了呢!"王宇一讲到今天晚上的事,嘴巴就停不下来,恨不得所有的喜悦都和欧阳谨分享。
欧阳谨微笑地听着,神采飞扬的王宇就象颗闪亮的宝石,光芒四射。看着兴致高昂的王宇,欧阳谨也感染了他的欢欣情绪。

第3章
今天周末,是王宇回家看父母的日子。刚进门,王宇就被王妈妈拉在身边,上上下下打量了遍。
"才一个月没见。小宇,你看你,都瘦了。是不是住在外面很辛苦?要不要搬回来住?"王妈妈一脸心疼。
"妈,我在外面住的好好的。哪有瘦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你是妈妈看着长大的。是胖是瘦我还不清楚吗?"王妈妈把王宇拉到客厅坐下,把一块哈密瓜递到王宇手里。"这哈密瓜很新鲜,又甜,你多吃点。"
王宇咬了一口手上的哈密瓜,"妈,爸呢?"
"你爸他在书房看图纸。这几天好象在检测一座刚建成的大楼,每天都很晚才回来。你姐姐也没回来。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老太婆。"王妈妈向王宇诉苦。
"姐姐没回来吗?"
"是啊,结婚后就很少回来了。恐怕都快把我这当妈的忘了呢。"
"不会的啦!妈。姐姐现在很幸福,可能有时忘了。"
"你们这两个孩子。一个结婚,一个搬出去住,都把我和你爸这两把老骨头丢下不管了。"想到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王妈妈心里酸酸的。
"妈,怎么会呢?我和姐姐会经常回来看你和爸的。我们怎么会丢下你和爸不管呢。"
"那你还搬出去住!是不是嫌妈经常唠叨,你烦了?"
"妈,您想到哪去了?我是因为长大了,要试着独立生活才搬出去的啦!"王宇不想一辈子都在父母的羽翼下生活,他想成为一个能独挡一面的男儿。
"妈,你知道吗?自从搬出去后,我才知道自己很多都不会。我在外面住,学会了很多东西呢。"
"是吗?那我们的小宇学会了哪些啊?快告诉妈妈。"
"妈,我在外面,要自己打扫卫生,整理房间,还学会了做菜呢。"王宇骄傲地说。
"真的吗?看来我们的小宇真的长大了!"王妈妈也很高兴王宇在外面生活得很好。
"妈,今天的午饭我来做,怎么样?也让你和爸尝尝我的手艺!"王宇想在父母面前一展厨艺。
"那好啊。妈也想尝尝我们小宇做的饭菜呢。"
中午,王宇在厨房兴奋地忙碌着,把自己会做的菜做了几道。等饭菜都上桌后,王宇叫在书房的王爸爸吃饭。
"爸,你看,这些都是我做的,怎么样?"王宇自豪地向王爸爸说。
"都是你做的?"王爸爸看着桌上色香俱全的菜肴,不敢置信地问。
"当然啦!这可是我搬出去后学会的呢。"
【爱上爱情—夕辰】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