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的狐幼兽—染血の羽翼

时间: 2016-07-02 05:42:07 分类: 今日好文

【我的狐幼兽—染血の羽翼】
1.
哎!自从白狐和黑龙走到了一起,狐幼兽们可是空闲的多了。相比这下狼崽子、蝎宝宝、小猫咪的工作量大幅提升了。
“好无聊哦!”
“怎么了?不久前你不是还说云哥和老大一起不是很好嘛!”
“我们这群狐幼兽都快要被人看扁了。你知道嘛!”
“呵呵,你是不是又被谁欺负了啊?小柄。(还记得吗?狐幼兽的队长耶~!不记得了的话去看第系列一回顾下。)”
顾柄嘟着他的小嘴道:“你不知道啊!我刚刚去帮云哥拿点东西碰到个家伙对我恶言恶语,那个态度恶劣死了。他竟然还说我们这群东西要不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啊?”
顾柄看了下四周,然后对面前的人勾了勾手道:“他竟然说要不是云哥用下半身去迷惑老大我们就只不过是堆垃圾。”
“啊!”
“你说气人吧~!要是被云哥听见一定会被气死的。你说我能不生气吗?小米。”
袁米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也是没办法的谁让我们的云哥太出色,老大又保护的太好了,所以,你看这不,招人嫉妒了吧!”
两人相视,无奈的一同叹气……“嘟嘟……嘟嘟……”
“我是小柄。请说……”
[小柄,是我。]
“啊!云哥,你打电话上来有什么事吗?”
[呵呵!我想你们也好久没有接过任务了吧!真是不好意思,都是我害了你们,害你们就是想晋升也没办法。]
“怎么会?云哥,你打电话来不会就为了……”zyzz
[你不要急,也不要紧张。刚刚我接到个任务了,不过……哎……我不能去耶!我好可怜!他管的好多哦!呜……]
听到电话刘柒云的叹息声就知道老大又不让他出任务,想了想老大的独占欲,无奈的偷笑下道:“云哥,什么任务?”
[要怎么说呢?他说这次任务黑猫负责。那个……]
“黑猫?那为什么小猫咪不出动?”
[其实这此任务……呜想到就伤心,你们、狼崽子、蝎宝宝和小猫咪都会派人,这次算是团队配合吧!主要是帮助飞禽门蓝鹰和红鹰完成任务。]
“哦!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可以出动了是吧!”
[恩。是啊!你们就好了,可怜的我!呜……(小云云,我的宝贝怎么哭了。)你走开啦,我在工作……你……呜……恩……等下嘛!呵呵!不好意思,等下蜻蜓会去找你的……啊……就这……样……]“嘟嘟……”
听到电话里的杂音就知道老大那个没节制的家伙又……挂上电话,心想:总算又要工作了……
2
下午三点所有的狐幼兽都已经在会议室了……
“队长,你是不是想任务想疯了所以幻听了!”
“就是啊!你看到现在已经要我们等了三小时了,可是鬼都没来一个。”
顾柄无力道:“你们这群家伙,以为我的耳朵不好吗?哼……”
正在这时候一个男子走了进来,然后看了下在场的气氛道:“喔!抱歉,走错了。”
顾柄心想:不对啊!这人不就是蜻蜓吗?于是立刻跑了出去,又把人就拉了进来道:“你没走错,就是这!”
蜻蜓打量了一下顾柄,随口道:“没走错啊!果然是有什么样的门主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你什么意思啊?”
“都很美啊!很符合这次的要求,看来你们之中要多去几个才好。不过冒昧的问下,你们这那几个还是处男的请举下手?”
闻言所有的狐幼兽都傻了的没反应了。见状恢复了神志的顾柄开口道:“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怎么?这问题不能回答吗?”蜻蜓微笑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吗?有什么呢?”
袁米跑到顾柄边上附耳道:“喂,小柄,你带头吧!我们这那个不是好宝宝啊!”
蜻蜓看他们很为难的样子,于是说道:“我刚刚就去统计过狼崽子、蝎宝宝、小猫咪的处男了。你们要听一下吗?那个狼崽子是……”
“厄……不用了,蜻蜓大哥,我说实话吧!我们这全部是处男。”顾柄有些尴尬的说着。
“哦!啊……”蜻蜓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所有的狐幼兽道:“呵呵!小云有说过这次任务是干什么吗?”
“没说啊!他还没说呢就被……就被老大给……”
“哦!哦!哦!我明白了,那我说了,这次任务主要是卧底,因为你们都是处男,那个比较麻烦,所以我看你们出两个人手就够了。”
顾柄疑问道:“什么任务,处男会麻烦?”
“你们这次扮演的是男公关,你明白了吗?”
“啊!当然是我们的队长和副队长出马喽!这么重要的任务。大家说是吧!”
“是啊,是啊!”
“对哦!队长和副队长那么能干,当然由……”
顾柄气的发青道:“你们……你们……”
蜻蜓心中偷笑,表面上却很认真的问道:“我想你们两个没问题吧?”
顾柄和袁米带着怒气的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们,而他们的“好”兄弟们则把头转到一边装没看见,他们无奈的异口同声道:“没问题,绝对没问题!”
于是就这样,他们这两个狐幼兽的队长和副队长就被他们给卖了……
3
于是他们两只狐幼兽和两只狼崽子、三只蝎宝宝及三只小猫咪一起接受特训。你问是什么特训啊?说到这些课程差点没让顾柄和袁米两个砍人。你看看这什么,每天早上6:00对着镜子说我是最有魅力的人。10遍。袁米曾经问这是干吗?教官说是为了增加自信。原理是谎言说多了,自己也相信了。(— —||||)6:30~7:30学习怎么让男人注意你?你们是什么内容啊!说出来看死,就是抛眉眼、放电、暗示、简单的碰触。顾柄几乎尖叫道为什么要让男人注意到我们?教官道你没注意资料吗?那是家GAY公关俱乐部。顾柄一脸黑线。8:00~10:00学习怎么用磁性的声音勾引人?说到这堂课他们还算得心应手。问为什么?因为狐幼兽本来就有这么一堂课,他们已经习惯了。然后就是12:30~3:00学习脱衣服的技巧。顾柄和袁米一同尖叫的问他们的教官道这为什么一定要学啊?教官道作为男公关,客人们随时都会要求你们脱光了让他欣赏。甚至更多……(— —||||)两人晕倒!3:30~5:00学跳舞和唱歌。这个他们当然都不会有任何疑问。但是吃完饭后,他们的训练是两个人一组,抱在一起,看BL片子,直到放完。这个可不只是他们两个有意见了,所有人问道,这是为什么?教官道:为了让你们适应!(羽翼:你们说适应什么?当然是适应跟同性发生任何一切可能的事情咯! 众人:— —||||)所有人无语。
但是他们还是坚持过来了,也就是说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他们的任务正式开始了。
他们一群人分成三三两两的分别混进这间名字叫滋雅的俱乐部。在外人看来这无非是一家GAY公关俱乐部,但是这只是表面问题,其实他是某国收集情报的地下运行站,所以森林打上了它的注意。
“我说‘公主’啊!你有没有搞错啊!不要发少爷脾气了,那个客人不过就是……”
“你很烦耶,没其他事情做吗?你看好象有人找你。”
闻言看向公主所制的方向,于是走到门口道:“两位帅哥这是?”
“你是这的负责人吗?我们两个是来应聘的。”free
“应聘?”打量着眼前两个男子道:“这个长的还真不错!以前在哪做过吗?”
“不……不收新人吗?”
“新人?”想了想道:“算了,看在你们长的很不错的份上,就先试用看看吧!跟我来,哦,对了。想个艺名。”
顾柄装出有些惊讶的说道:“不能用本名吗?”
“小家伙,看你这样子就知道还是个雏。看你长那么秀气,就叫‘秀才’吧!”
顾柄忍住笑想:真是没文化啊!秀才?还真是秀才遇到兵……
袁米窃笑道:“我想好了,我就叫‘狐狸’好了。”
“啊呀!小子,这名字不错。恩……有前途……”
就这样,他们两也轻松的混了进去……
4
滋雅是一间24小时全天候营业的俱乐部。既然说是俱乐部那来的人必定非富既贵。
“几天待下来了,发觉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太大了点?”
“谁让你取了个名字叫‘狐狸’的?我看多半是看中这名字才点你的。”
“不会吧!我怎么觉得你说话酸酸的,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小柄。”
“厄……我对你这种狐媚不感兴趣,拜托少让我吐一点。”
“你们两个就是新来的叫……‘秀才’和‘狐狸’是吧!”
正在聊天的两人忽然看见眼前出现了个……该怎么形容呢?该说他风情万众还是说他妖媚的吓死人,总之顾柄和袁米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出来了。这时候他们才知道什么叫“骚”。
“我是‘狐狸’,他是‘秀才’,请问你是?”袁米忍住恶心的感觉问道。
“呦,连我都不认识啊?还真是嫩的可以啊!只要在这行做过的多半都认识我‘黑寡妇’,瞧你们那个嫩样,让我好好教教你们吧!”边说边坐到狐狸边上道:“滋滋,看不出,你还有锻炼啊!很不错的肌肉。”边说边抚摩着袁米的腹肌。
袁米有些不适应的说道:“黑……‘黑寡妇’大哥,你有其他的事情吗?”边说边拉开在他腹肌上抚摩的爪子。
“也没什么啊?不过就是认识认识新人而已。两个小弟弟不用那么紧张吧!”边说边把手又摸上袁米的背。
顾柄在一边低头喝水边窃笑不已。过了好久,袁米总算把那个‘黑寡妇’给弄走了。
顾柄调侃道:“我算是知道你多有魅力了。”
“你……小柄,你难道不知道你才是我喜欢的类型吗?”边说边学着黑寡妇那样摸向小柄。
“拿开你的爪子,难道你不知道我最怕你的狐膻味吗?”
“就是知道才这么做啊!”说着开始挠起顾柄的痒痒来。
“哈哈……我知道错了……哈哈……快住手……哈哈……”
“‘狐狸’有客人点你名了。”
“哦。知道了。”应完声继续挠了几下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笑话我。”说完起身去签单了。
就这样休息室只剩下顾柄一个人了。说来也奇怪了,不知道为什么顾柄来了之后,除了第一天又两个客人叫他陪坐外后到今天这第五天就再也没人点过他的名字了。
看看顾柄的长相,绝对应该比袁米更受男人欢迎的脸,但是他却一直没又再被点过。不过对顾柄来说也是好事,不用被那些混蛋占便宜了。昏昏沉沉之即,顾柄无聊到去见周公了。
说也奇怪以前工作的时候顾柄是从来不睡觉的,但是今天他实在是觉得眼皮很重,不到半个小时就完全撑不住了……
睡梦中突然感觉到身体旋了空,随即又感觉到沙发好象变软变舒服了。习惯性的转身用小脸蹭了蹭。不知道为什么炎炎夏日他突然觉得身子有一丝凉凉的感觉。随即有感觉到有一样热乎乎的东西在他身上游走,感觉到热的东西很讨厌,随手拍掉那个东西。可是过了一会他就觉得怎么又来一个,而且还湿湿的软软的。想再次拍掉却发现手怎么也动不了。感觉到那个东西在自己的胸前来回忙碌着,不舒服的纽动着身子想阻止那个东西,却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压住了自己的身子,紧接着就感觉到胸前突起处有些疼,却又麻麻的。猛然惊醒……
5
“你……你是什么人?你要干吗?”
闻言,那人抬起头,笑道:“你好象很紧张啊!”
“什么吗?你放开我,你怎么可以随便把我脱光,还……还……”
“还什么?还非礼你吗?”边说边松开一只按住顾柄的手,一把捏住顾柄的下颚就含住了顾柄的红唇。
“恩……呜……啊……呜……滋……”熟练且狂热的吻,让顾柄呼吸困,双唇又疼又麻,用手想掰开对方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只是弄的下颚也疼了起来,意识也逐渐的模糊起来,就在快要沉沦下去的时候,危机意识告诉自己不行,于是一口咬了下去,顿时感觉到大量的空气和血腥味,迷离的双眼逐渐恢复焦距,喘着气看着眼前人……
“感觉不错吧!呵呵,本来就知道是甜的,不过没想到还有点野性的味道,真是不错呢!”
见到眼前这个男人厚颜无耻的说辞气就不打一处来,有点恼了的想起身穿衣服,却发现自己被压的死紧,无奈的大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究竟又是要干吗?”
男人见顾柄有些生气了,才笑着放开他,把一边的衣服丢上床道:“还真不错!就是野了点,真不知道你怎么会叫‘秀才’的?”
“又不是我自己愿意叫这个的,是经理给我取的。”边不爽的回话边匆忙的穿上衣服。
“是那个老家伙啊!难怪那么……土。”
正装完毕后,顾柄再次问道:“你究竟是谁啊?还有这是哪啊?”
那男人明显不理他,自顾自的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改名字叫宝贝才好,多可爱啊!很配你呢!”
“你不正常。”说完往门走去,却被他抢先一步把人拉回了他的怀抱。“你干吗?放开我。”
“宝贝乖,不要吵,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滋雅工作?”
闻言顾柄心下一惊,这个人知道什么了吗?搪塞道:“你在说什么呀?来当然是赚钱喽,不然还是来学习啊!”
“赚钱?”男人挑眉重复道。
“干吗?不可以啊!”
“可是你现在这个挣扎的样子,哪里象是来赚钱的?”
闻言顾柄停下了挣扎的东西,转首看了他一眼道:“你是客人?为什么不早说啊?害我吓紧张。”
“对了,你来赚钱。那你很缺钱喽。”
顾柄心想:这人是怎么回事?我又没说我缺钱。
见到顾柄好象在想什么?没有回答自己,男人微笑道:“那你要不要做我的专署啊!钱绝对比现在多。”
顾柄几乎要晕倒了,这个男人第一次见他就要包了他。这真是什么世道啊!怎么男人喜欢包养男人啊?虽然云哥和老大走在一起了,可是那是及个别吧!怎么现在我发觉好象正常恋爱观念的我是个怪胎?
男人见顾柄一直看着自己,以为让有些惊讶,所以催促道:“怎么样?做专署总比你在这里被任何男人都吃豆腐的要好吧!而且我想,我也不至于长的让人倒胃口吧!”
顾柄第一次被人问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他来滋雅可是来做任务的,但是莫名其妙的碰到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要包养自己,这……咦?很好看的男人?天啊!我也要被污染了。
看见顾柄深思中的脸一会青一会白的很是可爱!(羽翼:可爱吗?真是怪人。)于是乎乘着顾柄还没回魂又吻上了那诱人的红唇。
发觉男人的脸在面前放大最终感觉到温柔的覆盖上自己的双唇,这才反应过来,他又被这个不知名的男人吻了。急忙推开他道:“那个……我……能不能考虑两天?”
“考虑?”男人微微皱了下眉头道:“难道你认为我是变态会对你做过分的事情?”
“这个……我想和朋友商量下,因为这行我真的是个新人,真的不是很懂,我……我……”
听到“这行我真的是个新人”这句心情突然变好了的说道:“好吧!两天后我会再来找你的。”
6
“小柄,你刚刚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呢?”
“啊?小米你怎么在这?”
“什么我怎么在这?你怎么乖乖的,对了,刚刚好象看见你从贵宾房里出来,怎么?有客人点你?”
“啊?恩。”zybg
“小柄,你没事吧!怎么好象魂不守摄的?”看见小柄好象有什么心事,不犹的皱起了眉头。
这天正好轮到他们休息,于是晚上8点就回到了主处。按惯例的锁上前后门,然后下到地下室与组织取得联系。
[工作的怎么样?还顺利吗?]
“一切还好。不过……”
[不过什么?]
“今天有一个客人,他说……他说……”顾柄边说边脸红起来道:“他说要包养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袁米闻言惊讶道:“哇,小柄。你好有魅力啊!有人要养你啊!快辞职让他养吧!”
[小米,你不要胡闹。小柄,你为什么会不知道怎么回答?]
“蜻蜓大哥,你应该听云哥说过吧!我对漂亮的东西自制能力不高。那个男的很……很漂亮嘛!其实都怪你啦!给我们什么训练不好,弄得我现在都对男人有感觉了。而且他,他……”
[哦!原来是小柄对那个人有感觉了啊!但是你要记住,你是在执行任务。而且以你的身份,你认为你和他可能吗?]
闻言顾柄低下了头。他说的对,他的身份根本不能和普通人一样谈恋爱。忽然感觉到云哥好幸福。
见到顾柄好象有点伤心,于是袁米扯开话题道:“哦,对了。问下,滋雅里那个叫‘公主’的是什么身份?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好象知道些什么似的。”
[公主?你等等我帮你查下……有了。‘公主’这个人可不怎么好对付。表面上他和你们一样是个公关,实际上他家里很有钱,而且他在滋雅还有股份。你最好小心点。说到这,对了,我想你们帮着查一个人?看下他究竟在滋雅算是个什么角色?]
“好。”
[那我把资料传过来了]
7
很快两天的约定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这天顾柄一早就开始忐忑不安。可是谁知道?正在他苦恼的时候,‘公主’出现在他面前。
“喂,‘秀才’。你和‘狐狸’是好朋友?”
“啊?你在和我说话啊?”
‘公主’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好象坐立不安的样子。”
“很明显吗?”顾柄疑问道。
“恩。很明显。”
“是吗?这……不好意思,我……噎?对了,你是叫‘公主’吧!”见公主点了点头,于是他接着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哈哈!你真可爱。我是问你,你和狐狸是好朋友吗?”
“是啊!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了?”
‘公主’闻言。眯起眼睛道:“哦!那你很了解他喽?”
“可以这么说吧!”
“那……他有喜欢的人吗?”
“喜欢的人?”顾柄挑起一眉重复道。
“对,他有喜欢的人吗?”
顾柄看了看眼前的‘公主’,然后很老实的回答道:“不知道。”
‘公主’闻言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然后有些不解的问道:“你不是他的好朋友吗?不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吗?怎么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你不知道的吗?”
顾柄很无辜的说道“我为什么要知道?他又没跟我说过,当然我也没问过他啊!象我们这种人常年就是为了钱在卖命,这种事情谁会去在意啊!”
“哦!那么……”blzyzz
正当公主又要问什么的时候,经理突然跑了进来,带着点巴结的说道:“秀才啊!你怎么还在这啊!来来来,贵宾房有客人在等你呢!快跟我来。”
顾柄闻言明显脸色都变难看的说道:“那个……经理啊!我能不能不去啊?”
“在说什么呢?怎么能不去呢?”
“那个,我……我不舒服啦!麻烦你告诉那个客人点其他人好了!”
经理一听很势力的说道:“不舒服?哼……真是有钱都不会赚!你给我待着吧!”说着走了出去。
见到门合上了,顾柄才松了口气的坐回原位。
“怎么?你好象很怕那个客人啊!”
“咦?你怎么还没走啊?”
“呵呵,看来刚刚你坐立不安是知道今天有人要点你啊!”‘公主’突然作出很三八的样子问道:“谁啊?让你怕成这样!”
“不用你管。”
‘公主’闻言只是咯咯的笑了然后起身走道门口道:“那么下次再聊!拜拜。”
8
正当顾柄认为什么事情都解决了,拿起水刚喝了一口,就听见门边开边说道:“呦……我说‘秀才’,你命真好,那位客人说即使你病了也没关系,一定要你去看他一下。”
“噗……”
“你干吗啊?喷了我一脸。”经理边擦着脸边有点不爽的说道。
顾柄有些手忙脚乱的用纸巾给经理擦脸,边说道:“一定要去啊?”
“当然,好了。跟我来。”说着忙拉着顾柄出了休息室,带他来到一贵宾房门口道:“进去吧!就这。”
顾柄在门口作着挣扎,许久过去了,他刚想敲门,门却已经开了……
“你总算准备进来了。我还以为你准备一直站在外面呢!”
顾柄尴尬的笑道:“呵呵,你知道我在门外啊!”
一把拉进顾柄,随手关门,然后把顾柄带上床按倒,微笑着说道:“看来你工作还真是很马虎啊!我叫了你那么久,你给我在门外发呆半个小时,你还真厉害。”
顾柄想挣扎着起身却被那男子霸道的按的更紧,他挣扎道:“你干吗?放开我。不是说来看一下就好吗?你起来啊!”
“我要答案。”
“……什么答案?”顾柄装傻道。
“不记得了是嘛?”男人挑眉说道:“那我把那天的事情重演一变你看怎么样?”
想到那天被眼前这个自己认为漂亮的男人扒光了吃豆腐确切的说是非礼,脸一下子红了,随即说道:“不要。”
听见顾柄如蚊子般的声音和红红的小脸,心中偷笑,脸上却不露痕迹的说道:“那么答案呢?”
闻言顾柄终于垮了下来,不再挣扎,把头转到一边,许久开口道:“对不起,我拒绝你的要求。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声音极轻带着些无奈,却让男子眉头深锁,眼中逐渐形成了怒火,压仰着发出低沉的声音问道:“理由。”
顾柄有些慌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他真的是没办法,如果他真的一个普通人,如果他真的沦落到靠出卖色相来养活自己的话,遇上眼前的他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但是他却不是,他是森林的人。他不能背弃自己的组织。无奈的他涣涣的说道:“什么理由。我没什么理由。总之我不能被你养。抱歉。”
男子忽然发怒一手击碎了一边酒架上的酒瓶,随即起身,用极度轻蔑的口气说道:“很好。第一次有人在我这么耐心的情况下还激怒我,你真厉害。算了,看来你还真的喜欢被男人碰,算我瞎了眼。”说完男人怒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我的狐幼兽—染血の羽翼】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