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这样爱你,有错么—rr

时间: 2016-07-02 04:41:32 分类: 今日好文

【这样爱你,有错么—rr】
(一)
"你想跑?!你要躲开我?"皓追上了龚梓,一把拉住他,反手就是两个耳光。"嗯..."梓痛苦的呻吟着。"你放了我,我跟了你就是个错误..."啪,啪,又被抡了两个耳光。"你以为我是和你闹着玩的么?你给我滚回去。"皓狠狠地抓住龚梓,把他拖回了家。
找到了链子拴住了梓的双手。"你不是想跑么??这样,我看你往哪跑??"梓无奈的把头偏向一边,躲不开你,我不看你总行了吧?皓伸手抓住他尖尖的下巴,"没有了我,你忍受得了么..."他猛地压在他的身上,吻住了他,舌头狠狠地于他纠缠。"哦..."猛地被梓的膝盖攻击。没有暴怒,相反确是轻轻一笑,但这往往会让梓感到害怕,他了解,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猛地,裤子被撕开,皓没有任何前戏就进入了他,并在他体内不断冲刺。梓忍住痛,咬着牙承受。"怎么样,我的宝贝儿,有感觉么?没有了我,谁给你带来快乐?"他扳正他的脸,"看看你身上的男人,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我..."这个晚上,无眠了,梓心里祈祷着快点完事就好了。他明白,他是逃不开他了。因为,他早就爱上这个暴力的情人。
~~~~~~~~~~~~~~~~~~~~~~~~~~~~~~~
"老爷,这个孩子就是那场车祸剩下的唯一的人。"李管家对龚老爷子说。几天前,祁家的车撞死了祁皓的的父母以及他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他最爱的人小棋。"小子,你是想要钱,还是想做我的义子。"龚老爷子在祁皓的眼中看到了一样的光彩,就像他年轻时一样。"我做你的义子。"祁皓定定的瞪着他。老爷子笑了笑,哈哈,"好,老李,就把他安排在少爷房间的隔壁。"爸,妈还有小棋,我会为你们报仇的。祁皓在心里立下重誓。被带到了二层,看见了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梓少爷...龚老爷收了他做义子。"龚梓是龚老爷子唯一的儿子。"祁少爷,这间就是您的房间。"祁皓点了点头,直接进入了房间。"李叔,你下去吧。"龚梓吩咐道。说完,他转身进入了祁皓的房间。"你叫什么?"祁皓没理会他的发问。下一秒,他竟然哭了。祁皓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因为他没回答他问题就哭了。"别哭了,我叫祁皓。"但哭声并没有停止。没办法,祁皓都不相信他竟然用嘴堵住了他的哭声。皓柔软的唇,比小棋的还要柔软。不舍得放开他,龚梓脸上还有淡淡的红晕。啪,一个耳光抡在祁皓脸上,然后转身走了。祁皓抚着嘴角,露出了这么些日子的第一个笑容。是么?那么我在这里的日子不会无聊。晚上,祁皓进了龚梓的房间。他上了他的床,吻住了他的唇,撕开了他的衣衫,沿着颈一路吻到了胸前的那两抹红。"嗯嗯"两声嘤咛。龚梓挣开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状况,"啊?你干吗??"祁皓继续他的"工作"。手准确的握住了他还没发育成熟的嫩芽,并不断刺激着。这种事,他和小棋做过很多遍了。"住手,不要..."祁皓的手指沾了些唾液,便伸向他的后穴,满满的摩擦,猛地插进第一根手指。"啊,好痛,拿出去..."慢慢的,手指数量渐渐增加。时机成熟了。他抽出手指,把他的双腿抗在肩上,对准他的后庭入口,狠狠一插到底。"啊...不要..""不要么,"祁皓一边撞击一边说,"可是上午的吻,你很享受呢。"他能从他看他的眼神肿,看到小祁对他的情,所以,龚梓对他也应有情谊。对他来说,爱,就要用做的。龚梓使劲给了他脸一拳,"你这个变态..."祁皓更加用力地挺动腰部,"既然说我是变态,我就要做变态的事嘛,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个称谓。"祁皓快浅的抽插了几十下,然后深深捅入,开始慢慢的深插,龚梓的叫声也变得甜美起来,"啊..求求你..""我恨你们一家人,你们夺走了我的幸福...怎么样?这么淫荡的身体,只能由我来充满....."祁皓抽了龚梓两个耳光,"这是还你的。"力度大的龚梓嘴角都流出了血。他却俯身舔着他的嘴角。也许,他也爱上他了吧。从这时,他就是他的暴力情人了。那时,龚梓13岁,祁皓17岁。
(二)
六年以后,祁皓暗地里收购了51%的股份,成为了龚氏集团董事长,龚老爷子一病不起,在临死前,对祁好说,"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不过,龚氏集团掌握在你手里,我也放心了,我知道你和梓儿的事,放了他吧...""你没资格要求我,我有今天,也是自己闯出来的。至于龚梓,哼,他这辈子别想离开我了。"说完就走了。晚上,就对外宣布了龚老爷子的死亡,以及祁皓就任董事长一事。"祁皓,你为什么这么残忍,我不是和你说过,我父亲欠你的,我来还..."龚梓气冲冲的找到祁皓,"现在我父亲已经去世了,你也得到了龚氏集团,那我也不会在这里了。"你想走?"祁皓一把抓住要走的龚梓,"你哪儿也别想去,你是我的,你一辈子都只能在我的身边,即使我不要你了。"是么,如果你不要我了,那么我的心将去哪里,谁来接受我这颗心。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我不想再看见你...阿..."被一掌抡在了地上,"给你脸了?想走,你不想看见我是么.?妈的。"龚梓一脚揣向祁皓的膝盖,然后跑了出去。"你想跑?!你要躲开我?"皓追上了龚梓,一把拉住他,反手就是两个耳光。"嗯..."梓痛苦的呻吟着。"你放了我,我跟了你就是个错误..."啪,啪,又被抡了两个耳光。"你以为我是和你闹着玩的么?你给我滚回去。"皓狠狠地抓住龚梓,把他拖回了家。把他狠狠按在床上,你只能被我做,记住了么。记住了,即使你这样对我,即使你恨我,我也只爱你一个,我是不是很傻阿,老天。See how much I love you!
龚氏集团改名位"祁姿集团",并且在祁皓的带领下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大集团,不仅因为他的才能,也因为他的慧眼识"英雄"。洛风是祁皓找到的,他不仅工作才能极佳,同时也是个美人。因此,公司有传言,说洛风是祁皓的情人。不过,他们确实有关系。"皓...啊......"洛风跨坐在祁皓身上,慢慢摆动他的身体。"怎么样,我的风儿,"龚梓从没唤过他"皓",只有在风身上,才能感到那种感觉,如果,梓也能唤我一声皓..."董事长,奥,抱歉。"龚梓急急的就要出去,"慢着,风,你先出去。"待风出去,他一把拉住龚梓,"怎么样,看见我们...心里有没有不舒服。""董事长您说笑了,我那有资格?要不是您收留了我,我大概只会在街上讨饭吧..."啪,啪,又被打了,这样的情形,已不知有多少回了。"你少跟这冷嘲热讽,我告诉你,别想打离开我的念头。"皓亲吻着梓的脸,"打疼了吧,如果你不惹我,我怎么舍得打你?"哼。你打的还少么?皓温柔的脱掉了梓的衣服,牙齿啃咬着他胸前的突起,"啊..祁皓,别咬.."一路吻下,揭开了他的裤子,用舌头拨弄他的青芽。"祁皓...我不是...来...来做这个的...啊...快放开..."祁皓抬起脸,吐出口中的物体"叫我皓,不然,不让你是放"他邪恶的抓住顶端。忍不了了"皓...啊皓...放了我..."终于,他在他的口中释放了精液。听梓唤他皓,感觉...真好。
整理好了衣物,龚梓拿着文件出了办公室,一抬眼,看见了风潮弄的眼神。凭什么那么看我,你不也是一样。"龚少爷,虽然你和阿皓认识很久,但你以为你会留住他么?你的技术有我好么?"龚梓无奈的笑了笑,这年头,还有人争宠。"洛风,我想告诉你,我对祁皓没兴趣,如果你要,尽管拿走,还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还要谢谢你呢,省得他老是缠着我..."身后的门突地被打开,一种不祥的预感。"哦??是么,我老是缠着你?那刚才是谁在我身下嚷着还要的?"龚梓深吸了一口气,"刚才是我没错,我又不是圣人,任何人那样,都会有感觉的。""哈哈,你是说,任何人那样对你,你都有感觉?"龚梓硬着头皮答应了一声。这下完了。
(大家好,小的第一次写文,希望各位大人多多鼓励,写得不好请见量了!!
(三)
祁皓转过龚梓的身子,"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原来我是满足不了你的?原来你就这么想离开我?"龚资尽量想使自己稳定,可是肩膀却不住的颤抖。嘴狠狠的咬住了他的,甚至从嘴角流出了血丝,分不清是谁的......舌疯狂的与他纠缠,祁皓的手突然抚上龚梓的脖子,猛然使劲,"想离开我...除非你死..."快不能呼吸了,死...那就死吧,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意义,只有被你折磨。结果,他却松开了手,看着龚梓慢慢的蹲在了地上。为什么不让我死呢?"我说过,别想离开我。你连死的权力也没有."说完拉着洛风劲了办公室,他们做什么,他们还能做什么。心好像很疼的样子,为什么我会爱上他?谁来救救我。办公室的人都用一样的眼神看这他,可是却没有觉得羞耻,好像变得一切都不在乎了。慢慢的站起来,收拾了东西回到了那个家,那曾经是他的家,但现在,他只是个寄人篱下的小狗吧,不,小狗还有人疼,但自己,谁来疼。爸爸的私生子,要不是他的正式无法生育,他也不会要我吧。胃好疼,怎么又疼了呢,毛病有多就没犯了。为什么没人来帮我呢?我真的就那么惹人讨厌么?"李叔..."喊哑了嗓子也没人来。妈妈,我看见妈妈了...龚梓无助地倒在了地上,等他再醒来时,已躺在病床上了。旁边,不用说了,当然是那个恶魔,那个连死都不让的恶魔。"得到报应了吧,"祁皓坐在床边上的椅子上,生气的看着龚梓。他生气了,为什么呢?洛风没有满足他么?"托您的福,我还死不了。不过即使不死,早晚一天也会被你折磨死。"不知怎么,龚梓说出这些不想活的话。祁皓没有说话,仍旧铁青着一张脸看着他。"看什么看,洛风没满足你么?......"祁皓起身坐在床上,"真聪明,不然我找你做什么?"好一句"不要我找你做什么",原来,我的地位竟如此卑微。"那你再去找他啊,找我干什么,你这混蛋。"殊不知,从口中说出的这句话十足的醋味儿。"我比较喜欢你的身体。"手扯开了他的病号服,不断柔捏着胸前的斑点,翻身跨坐在他身上,扒下了他碍眼的裤子,手离开了胸前的小点,转而攻下小腹下那敏感的部位,并以手指刺激着。"祁皓,快住手......这里是医院,嗯...随时会有人进来的...不要...""那就乖一点让我做完就好。"怪怪,这是什么逻辑。"混蛋......"像是惩罚似的,指尖掐了一下间断,惹来龚梓一阵姣吟。另一只手则摸索到了菊花穴,不断的在褶皱处打圈,手指进入了他温热的体内。"梓的体内最温暖了。"做足了充分的前戏,"我要进去了。"说完,就挺入了他的体内,"啊......"他快速的抽插,嘴里还不停说着"不许离开我..."啊......胃好疼,怎么又来了。"阿皓,好疼...""你叫我皓,哈哈,看来我的功力有张进呐。梓,梓,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什么,胃疼........妈的,我怎么给忘了。"他撤出了他的体内。给他穿好衣服,"医生,医生......."又是一番诊断。"嗯,我记住了,不能做激烈运动,吃流食,不吃辛辣食物......我会好好照顾的,谢谢医生。"呼,呼,病房里传来呼噜声,原来是某只不要脸的睡着了。我们可怜的小受被他的呼噜声吵醒。"快起来,你很吵知不知道?"龚梓使劲地摇晃祁皓。祁皓睁着一双带有朦胧雾气的眼,"做什么?大晚上的不让人睡觉?"样子好可爱的,可是不能心软,现在是天使,就要趁现在欺负他,不能总被他欺负啊。"你这只猪头大呼噜大的那么响,叫我怎么睡啊?我可是病人。""喂,我还不是为了照顾你,这样好了。"祁深夜躺在了床上。"喂,你干吗躺我床,起来变态。""小梓凶我,可是这样我就不会大呼噜了,因为睡姿不好才会吵到你嘛。乖乖,睡啦。"说完搂着龚梓就睡了。"喂,你......真是只猪。"这样幽默的语调,只有在这时我才能享受的到吧,醒着的时候,你对我除了冷嘲就是热讽。算了,睡吧,不只明天醒来是什么状况呢?
(好困啊,现在是凌晨一点三十分,因为今天立春,家里要来人,好像没有时间写,所以只好占用我最爱的睡眠时间,大人们看我这么努力,给点鼓励吧。我会更有精神,写完这个故事滴。撑不住了,大人们晚安,好梦,亲亲。最爱你们的我。)
(四)
早上医生过来检查龚梓的身体,一副很关切的样子,看得祁皓很不爽。等医生走了,祁皓对龚梓说:"明天你去上班...."龚梓抬起头看他这他往下说。"我不在这儿,谁知道你会不会余刚才那个狗屁医生发生什么事儿.......""够了,你不要在这狂吠了。我明天还就不去了。"龚梓坚定的说。"不去?怎么,你看上那个医生喽,要不要让他看看我们俩缠绵的样子?"
说罢,就要去吻龚梓。龚梓一掌劈向祁皓的脸。又糟了。"好,你敢打我,给你脸了。"啪,啪,唉,可怜的脸又被打了,祁皓抓起他的手从病床上扔到地上,继续抽打。"啊......祁皓你.........你就是一个.....只会打病人的混蛋!!"嘴角被打出了血。
祁皓住了手,这是有史以来打的最狠的一次,流血了,他的梓被他打出血了。但是,谁叫他招他的。祁皓拿出手帕,为龚梓擦血,被抡开了,"不劳您大架,我这卑微的身子怎劳您替我擦呢?"祁皓左手抓住他的脸,右手轻轻为他擦拭着。好温柔的动作,不知为什么,好像从他的眼中看出了爱和心疼。呵呵,我一定是被打傻了,怎么可能呢,如果心疼,他就不会打我了。至于爱,那更不可能,害得他成了孤儿......猛地思绪被打断"明天去上班。"唉,恶魔终究还是恶魔,连自我安慰也不让。
被抱起来放到了床上,然后唇轻轻的吻上了龚梓的唇,舌逗弄着他的舌,"嗯......."真是的,刚刚打完,现在又亲上了,这叫什么嘛。可是,感觉不错。祁皓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的唇,"我去上班了,晚上我会再来的。给我安分一点。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哼,你当别人都像你一样么?"祁皓没理会他的反驳,径直走出了病房。其实,他根本没听见龚梓的话,因为他一直在想,为什么他会在乎龚梓和不和别人在一起?难道他,爱上他了?天呐,开什么玩笑,那不可能!!
"你走路不长眼睛啊?"祁皓很不巧的撞到了人,还就是那位龚梓的主治医生,人长的到挺俊。一抬头,"哦,是303房间的亲属啊。"看见这个医生,就火冒三丈。"您是他的哥哥吧,看他体质那么虚弱,要多修养才行啊........您,...慢走。"祁皓很不礼貌的从他边上闪人。
晚上十一点,他还没有来,说话不算话的蠢驴。"啊?宗医生,您好。""哦,你好,厄....龚梓是吧。"龚梓笑了笑。"你的胃需要好好的调理,不然可是个大毛病。你的哥哥.....他对你不好么。""我哥哥?哦,你说祁皓阿??他是我老板。""是么??那这年头老板对下属这么好的可不多啊!!"他对下属还叫好,哈哈,也许是对除了我的下属比较好吧~~~"喂,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不要生气啊。""没事,您问吧。""现在很流行同性恋。你们两个不会是......"宗医生看着龚梓不说话了,"我收回我收回.......""我们确实是,不过,只是‘同性\',没有‘恋\'。"宗医生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那个.......如果.....你们分手了,你可不可以来找我?.......""当然不行。""祁皓。""祁先生,那个.....我......""该检查的都应该检查完了吧。您可以出去了吧。"他很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当然,宗医生也很识趣地离开。"看来我说的没错吧?即使你这个样子,也能勾引到人。还真是不简单呐你!!"

(五)
没理会他的讽刺,龚梓拉上被子躺下了。"你给我起来。"祁皓一把把他抓了起来。"怎么?"不说话就表示默认了么?今天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就是个错误,应该让你今天就去上班。你们该不会.......做了什么吧?""这还用问,答案不明摆着呢么??当然是做了。"就激怒你,这只易暴的狮子。啪,唉,脸都快成沙包了,打起来有那么爽么??以后自己也打打试试。祁皓扳起他的脸,"这张脸到底是哪里勾魂?"什么意思??难道勾走了你的魂了么?"哼,你管我??如果你看我爱眼,就让我走,看不见我,你也不会觉得心烦。我呢,也可以爱找谁找谁。""你想去找谁??看的你这么紧,你还有功夫去找人?难道是办公室里的人??"看着祁皓一副要把那个人杀死的样子。"你觉得呢,不如我告诉你吧,他就是......洛风。"祁皓明白了龚梓是存心气他,"哦?是他??可是,他好像一直都被我上啊?他行么?"这回亲耳听到了他和洛风有关系,心里酸酸的。"董事长,您的下属要睡了,不然明天没有精神上班。""怎么?今天太累了?"脸被走的偏了过去,龚梓生气的看着他。"有完没完?""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点小心眼。你至于么你?我现在非常讨厌你,我一眼都不想看到你。你最好给我滚,不然我就不客气了。""你应该知道打我的下场吧??"祁皓瞪着一双红眼(。大概气极了,变成大灰狼了,灰狼眼睛是红的吧~~嘿嘿,我不太清楚,瞎写的啊。可怜的小受啊。)
毫不怜惜的把龚梓从床上就到了地上,结果好像撞到了,嘴角鲜血直流,可现在的祁皓在气头上,哪管流不流血。又上了一脚,当然,很不巧的那是龚梓的胃。为什么,我又看见妈妈了,这回我真要死了么?可是好黑啊,妈妈,我看不见你,别离开我...........龚梓又从新躺回了病床上。祁皓在旁边懊恼不已,不住地打自己的头。可是,龚梓现在也不会醒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不能挨打,不能挨打.........(至于原因,之后再介绍啦。)忍不住亲吻他的眉、他的鼻,最后停留在了他的唇上。嘴角破了,他会很疼吧.......我也很疼,心很疼。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不会的,不会的,我才不会爱上他。像是要摆脱掉这个思绪一样,不住的亲吻他的唇。别再惹我了........
阳光透过窗户射进屋里来,麻雀在树上欢快的叫着,只是龚梓还没有醒过来。怎么还不醒呢?不会有什么危险吧??等的着急,快行啊,醒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忍不住。"快行啊,快醒啦~~~快快行啦!!"祁皓很讨厌的摇着龚梓的肩膀。"唔.........谁......好讨厌,别摇......."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又是那张还自己又躺会病床上的臭脸。"你怎么还在这儿?打爽了么?不好意思啊!中途不争气的昏过去了,您要不要重来??"沉住气,沉住气,梓是太生气了,气我把他打成这样。"龚梓,你.......好好养着吧.......先不用去上班了。""呦??您怎么放心留我一个人了?""你不要再说话了,再说话,我现在就和你做。"bingo!超管用的招数。"乖乖,我去公司了,去去就回来,好好躺着,不然,我不会让你下床!!"邪恶的舔了一下龚梓的耳根。一阵电流经过。可恶。待他走后,下床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被打肿的脸,以及受伤的嘴角。唉,无奈。魔镜,魔镜,告诉我,这世界上谁最傻?一定是我吧。即使这样,我还那么爱他。看来,我才是那个变态吧。"乖乖,我来啦??妈的??人呢??"

(六--完结)
祁皓望着空空的的床铺,他首次感到惊慌。他去哪了??他真的逃开我了么??龚梓,好小子,等我逮着你的!!敢逃开我?上次我用链子锁住你,这次我找到你,不会再松开了。于是,他冻结了龚梓的信用卡,动用了所有关系找他。世界是多么小啊,况且龚梓可以说医生生活在他父亲和祁皓的羽翼下。猎物终究还是会被猎人找到的。"祁董事长,人我们给您带回来了。""好,你们下去吧。"祁皓转过身,看着疲惫不堪的龚梓,竟轻轻的笑了。"你笑什么?我走是我的
自由,你又不是我的谁?"虽然嘴上说这倔强的话,但身体扔不住的颤抖。"既然被你找到........你看着办吧。"祁皓慢慢的走过来,龚梓胆颤地向后退,却被祁皓一把抓住。"我说过,别想逃开我......除非你死.....所以,在你死之前,我不会放你,这回,我不会再让你逃了。"
【这样爱你,有错么—rr】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