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替身—巫君儿

时间: 2016-07-02 03:44:56 分类: 今日好文

【替身—巫君儿】
曾经,我以为,我们是彼此的替身,但当我转回头时才发现,也许我们才是彼此的唯一。


我睁开眼,对于那个仍然陷于深沉熟睡中的人没有多看一眼,直接穿上睡衣起身走到阳台上点起了一支香烟,在冷风中默默的抽了起来。
闻着熟悉的香烟味道,看着香烟头上那燃烧的暗红色在缥缈的烟中时隐时现,而我的心情竟然觉得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是该放弃了么?毕竟已经花了十年的时间了啊,而我又还有多少个十年呢?
哥,还记得你曾经说我是个很认命的孩子呢,结果,你不也是么?
你最终还是结婚了,结果留下我们两个失恋了。
是啊,我们两个都失恋了啊。
虽然自己心情很不爽,但想必他也不好受吧?
自己是个连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多久的人,而他却是个健康有魅力的男子,不知道比我强多少,回想着大哥在结婚前看见他时那隐隐微皱的眉头似乎有什么话想给他说的样子,我不敢相信他竟然也跟我一样失恋了。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现在仍在床上的那个人,扯出一抹略微讽刺但又苦涩的笑容。
他跟我一样也是个傻子啊。
他,季长天,本是个人人称赞的青年才俊,没有想到竟然在看见我哥哥之后就失去以往的云淡风清,之后苦苦追求了3年,最终跟我一起在这个寒冷的夜迎来了这个残忍的日子。

"要来杯红酒么?"他比平时更加低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嗯,稍微来一点吧。"也许是长时间站在冷风中吧,我竟然开口要了点酒。
就这样,我们走到了他屋子里面的小巴台上,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播放的略微忧伤的歌曲。
"你爱你的哥哥?"他跟我并排坐着,没有看我。
"是啊,我很爱他,所以也希望他幸福,即使我们不会在一起。"我由衷地笑着。
是啊,一个连自己的明天都不能支撑起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呢?
"秋水,你知道么,你真得很认命。"季长天听到我的回答后,长叹一声。
于是我们两个人在这夜开始渐渐熟悉,也许是因为我们都爱着同一个人吧。
我试图从他的身上寻找着慰藉,而他也从我的身上寻找着哥哥的影子。
我们都是一群可悲可笑的人。
因为我们都是彼此的替身。


那夜之后,我们偶尔会约到一起吃吃饭,谈谈天,就好像是真正的朋友那般。
我知道他曾经在几年前出过车祸,4年前才清醒。
他知道我身体一直很差,长期与药为伍。
我知道他喜欢喝白马的威士忌。
他也知道我虽然抽万宝路,但真正喜欢抽的却是柔七。
还记得他知道我抽烟的习惯时,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灰色。
是想起哥哥的事情了么?我心中不由得猜测到。
但随后他恢复常态的样子让我不好问出口,毕竟,这样的问题问出口了,受伤的不只是他,也包括了我,因为我们都是那么爱他啊
我们就这样在时间的推移下,逐渐的知道了真正的彼此,两个人之间的空气似乎也渐渐的变得温暖。
本以为我们之间会这样下去的,只是我没有想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打破了我平静的外表。

一天季长天和我在一家餐馆吃饭,他突然看见我一笑,然后说,"秋水,其实我发现你除了头发的颜色以外,其他的都跟你的哥哥很象。"
我夹菜的手一顿,紧接着放下筷子,起身,走出餐馆大门。
没有再看任何他的反应。
我不知道,那天的他看着我的背影,看了很久很久。
那时候的我,只是注意到自己的情绪,自己快要失控的情绪,它好像一头猛兽吞噬着我的心智。
不能这样,你还记得你当时怎么对自己的说的么?
你说,你不会再为家里面增添更多的忧伤了。
而疯狂,一次也就够了。

熟悉我的都知道,我讨厌镜子,至少在四年前,我表现的还是很明显。
我总是会将我屋子里面的镜子打碎。
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我只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每次当我看见镜子中那与哥哥完全一样的脸孔时,我总是有种想撕碎一切冲动,于是我在不知不觉中就砸碎了镜子。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反复地问自己。
也许是因为看见这样的自己就会想起自己那最崇拜的哥哥吧,与自己完全相反的人,身体健康、性格开朗、做事稳重而对他却是那么的体贴。
哥哥简直就是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人,而自己那与他完全一致的外貌在自己看来也许是种罪恶,一种让他不能忍受的罪恶。
爱上自己的哥哥已经够不能让人原谅了,而且爱上的还是个跟自己完全一模一样但却比自己优秀不知道多少倍的人。
这相似的外貌只会让自己觉得更加的自卑。
是的,深沉的自卑。
于是,我在四年前将自己的头发染成了紫红色。
只是为了不会让自己再次陷入疯狂中。
而从此后,我也不再砸镜子了,因为我反复的对自己说,这不是瞿秋云,这是你,瞿秋水。
就这样,坚持到如今。
我没有想到,季长天一句如此简单的话竟然有让我陷入了往日的黑暗中。
那天晚上,我没有回瞿宅,而是去了自己在市区的公寓。
一个人,关了机,在这个没有完全镜子的房内静静的坐了一个晚上。
只是反复的抽着哥哥最喜欢的万宝路。

第二天,当我开机的时候发现竟然有不少语音留言。
其中不少条都是哥哥和季长天的。
很快的跟哥哥联系了下,再三保证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只是因为一些事情才没有回家,很快说完了便挂了。
而对季长天,我却始终都没有拨下号码。
因为什么这样,我已经不愿再去多想了。
只是他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因为很快,他的电话便打过来了。
我没有选择,只能接了。
"我想,我们需要谈一下。"他简短的话象是生怕我会挂电话似的。
"好,晚上六点,在**饭庄。"我考虑了下,也很简短的回答着,象是害怕自己会反悔似的。
"好。"
无力的躺在沙发上,我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天花板。
我到底是在为什么愤怒不已?
我到底在为什么手足无措?
我到底在期望些什么呢?
我到底还能得到些什么?
苦涩的笑自己,我还能得到些什么呢?
我什么都不可能得到了。
注定不是自己的,终归还是不可能归自己所有的。
我们不都明白彼此都是替身么?
就这样好了。
这样是最好的,即使分别的那一天突然来到,双方也不会觉得痛苦。
嗯,就这样。
这样我们都不会难过了,那种好像快要窒息一样的难过。

"你来了。"坐在我对面的季长天,眼神中弥漫着一些难以言喻的灰暗。
我不明白,我此时也不想明白。
我装作打量着间包厢的格局,而他也不动声色。
"你想说什么?"最终我仍是打破了沉静,我喜欢干脆利落。
"还记得我给你说过我曾经车祸的事情么?"他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我。
"嗯,记得,四年前的事情吧。"我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
"因为车祸,我失去了一些记忆,而且复健了一年。三年前,我遇见了你哥哥,看见他的那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不属于自己的了,我对它是一见钟情。"我勾出了一抹笑,是专门来给我讲你的恋爱心情么?
"然后,你就追了他3年,只不过现在失恋了。"我强迫自己能用正常的口吻说出这句事实,只是心却在诡异的收缩着。
"你知道,后来我在婚礼上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感觉格外的复杂,因为你的头发,因为你的感觉。"他的话让我有点摸不着边际。
"因为你的感觉很像我梦中的那个人,只是头发不一样。"最终,他的目光仍是定在我的身上。
我也因为他这句话而停顿了。
这意味着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你爱上我了么?"我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诡异,连同我的心一起。
他只是看着我,半天不说话。
"我以为我们都只是替身而已。"我在他的眼神下终于受不了了,我选择逃避。
我将自己的脸用双手紧紧地遮住,仿佛这样就不用在面对眼前的问题了。
"你怎么能确定那个人就是我呢?"我不安的问着。
"我觉得那个人应该是你。"他的语气很笃定。
"要是不是的呢?"我因为他的肯定而愤怒。
"不会的。"他淡淡的语气就这么肯定。
我很茫然,因为他的话。
"你还记得你有出过什么车祸之类的么?"他很平稳的继续问着。
"没有啊。"我很肯定的答道。
"真的没有?我记得你四年前在英国不是差点就被车撞到了么?"他的语音奇异的变得很高。
"啊?你怎么知道?"我很诧异,这件事情连我自己都快要忘了。
"因为我就是在那次车祸中受伤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公寓的。
"哥,四年前,是季长天在那场车祸中救了我么?"不知不觉,我已经拨通了哥哥的电话,我想问个清楚。
"你知道了?"最终我没有听到哥哥的反驳。
原来是真的,原来真的是这样。
此后,我再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哥哥的婚礼,想必我们也不会见面。
一直以为我们不过就是彼此的替身罢了,没想到如今却牵扯出这样的事情。
本以为自己这一生就会这样过了,但上天还是给了我一个机会么?
我不由得笑着自己的傻,原来自己还是不想就这么认命么?
原来自己还是想活下去的么?
"哥,我决定做手术。"

手术前的一天,我找到了季长天对他说了我准备做手术的事情。
"成功率是多少?"他很慎重的问着。
"不到5%。"
"我能要求你不去做么?"他突然将我紧紧地抱在怀中,微微颤抖的身躯让我想起以前我拒绝作手术时候的样子。
那时候的我颤抖是因为我已经对这个世界不寄什么希望了,即使这个世界有我最爱的哥哥,但我知道,他不会是属于我的,于是我拒绝去折磨我那本就脆弱的生命。
而他颤抖是因为什么呢?
"不能,因为我已经决定了。"我笑着安慰着他。
"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他身子拒绝着我的安慰。
"长天,你知道么,我是因为你才决定去做手术的。我想活下去,我想给自己和你一个机会,我想给自己一个能跟你一起走完人生的机会。"我看着眼前的季长天,很慢很慢得说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别哭啊。"他有些失措的举动在我眼中看得格外的可爱。
连自己的眼泪什么时候停得都不知道。
我对自己说,秋水,要加油啊。

我的手术很成功,我们大家都很高兴,剩下的事情就是好好的修养。
这些天,我一直在季长天还有家人无微不至的关怀中度过。
我曾经想拥有的幸福大概就是这样吧?
"秋水,你要镇静。"哥哥很严肃的跟我说着。
"季长天他在过来的途上......出了车祸......好像快不行了......"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我好不容易构筑起来的世界瞬间崩溃。
我不能得到幸福么?
这就是我不认命的代价么?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长天,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我们难道不是要一起幸福了么?
最终,黑暗仍是那样无声的来袭了,有别于以前我对它的恐惧,这次我竟然是毫无挣扎毫无痛苦的就这么陷进去了。
这样也许我们就会相聚了,长天。
我头一次感觉黑暗是这么的温暖,也许是沾上了长天他的温暖吧?
这样也好,至少我就不会再这么忐忑不安了。
长天......

****************************************************************
奇怪的分界线出现了,请不要打我......>_<
想看悲文的大大们就请自动停在这里吧。
想看happy end的大大们就继续。
巫就不废话了,下面开始了......


"秋水......"
谁在叫我?可是我真的不想清醒,只是我找不到长天,他究竟在什么地方?
"秋水,我在这里。"
是谁?你是谁?
"秋水,我在这里啊!"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呼唤我的声音会让我觉得这么熟悉?
"我是长天啊......秋水,醒醒吧,你已经昏迷了3个月了啊,再不醒过来......"
是长天?是长天的声音?
"秋水?!秋水的手动了,快!!快叫医生来!秋水,你醒醒啊......"
我终是在这呼唤声中睁开了双眼。
虽然觉得阳光是那么得刺眼,但能看见我床边的那个包得仍有点夸张的人,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是的,至少,他仍活着,尽管现在看上去还是有点像木乃伊。
爸爸妈妈哥哥嫂嫂的温柔目光也一一领受到了。
看着眼前仍显得有些慌乱的病房,我想,这次我应该抓住幸福了吧?
伸出手,紧紧握着他的手,感受他手中的温度,我觉得,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幸福。


后记
终于又写完一个短篇了。
最近连续写了几篇文,对于诸位大人们的鼓励和支持,巫十分感激。正是有了诸位大人的不断支持才有今天能够写完文章的巫,当然也要感谢斑斑耐心的帮我解决问题。
巫写的文基本上都算是幸福大结局吧?虽然中间会有伤痛,但我觉得这是必经之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不同背景,因此每个人在乎的东西都不同。巫笔下的这些主人公们在巫看来都是极为有勇气和个性的人(虽然我没有把他们的个性写得很鲜明,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努力),敢于面对自己的感情,敢于去争取,甚至敢于承受自己所选择的结果,无论是什么样的结局。

《替身》文中的瞿秋水其实是个从小就很压抑的人,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所以选择认命,因为知道自己的哥哥不会属于自己,所以当季长天出现的时候并没有阻止,虽然当时的季长天并不知道秋水的存在,直到最后确定自己喜欢上了季长天才会想要去争取,去改变,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个不同寻常的改变吧?
而季长天大概就是我所喜欢的个性的综合版,对爱情执著、敢于争取且勇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我觉得人生本就苦,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只要不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我基本上觉得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虽然亲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很重,但我想如果他们真的爱你,会体谅你们的。
最后祝看文的诸位大人们开心。


【替身—巫君儿】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