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长相思—现代篇—巫君儿

时间: 2016-07-02 02:41:33 分类: 今日好文

【长相思—现代篇—巫君儿】
长相思-现代篇

你在我的眼中,永远是最重要的存在,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我将会在漫长的时间洪流中找寻你,每一世,至死不悔。

21世纪 美国 帝国大厦前
"均,均......在这里......"只见一个穿着红衣的妙龄少女兴奋地叫着,出色的五官招来了不少路人的注视。
一名长相颇为俊秀的男子快步向红衣女子,很明显就是这个女孩子口中的"均"。他拥有一头浓密的黑发,跟女子极为相似但却更加柔和的五官配上高挑的身材,使整个人的气质被衬托得更加出色。
当这名男子走进时才能发现他拥有一双易于常人但却迷人的紫眸,只是那脸上此时显现的神情却略显无奈。
"来了来了............"眉心微皱,"只是你能不能不要到处乱跑,这里可是美国,不是我们家后面的花园,我怕万一把你弄丢了,妈妈会怨死我的。"
"哪会啊,我觉得妈妈更疼你啊,一旦你出了什么事情,她根本就不把我这个小女儿当一回事么?二哥和三哥也是的,有时候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这个家里面唯一的女孩子啊?"女孩子略有些不服气的说着,而且还在"唯一"两个字上面加了重音,边说还鼓起个嘴巴,看上去十分的俏皮。
看着年轻男子欲辩解地神情,女孩子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又说道,"好啦,哥,我不会吃醋的啦,毕竟你是我最喜欢的哥哥啊,而且你又这么疼我,还带我来美国玩。"红衣女子显然深知男子性情,一边撒娇一边拖着男子往前走。
"啊......"祁均突然被妹妹拉着直直往前走,根本就没有办法看清楚前面的状况,这名年轻男子,也就是祁君尽管已经极力避免跟人产生碰撞,但最终还是不小心撞到了人。
"sorry。"
祁均很快反应过来后就向对方表达了歉意,但是一抬头便又是一楞,疏密有致的眉毛不自觉地打了个结,迷人的紫眸象是在思索着什么,渐渐地眯成了一条线。
"no matter。"
撞倒的是一个带着墨镜的冷峻男子,比祁均高了半个头,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质,但说话声音格外的悦耳,让祁均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那种沉稳,那份宁静,似乎在什么地方感受过。
还没有等祁均想起来这份熟悉感是从何而来,他那着急的妹妹已经拖着他继续向前走了,而那男子也渐渐消失在人海中。
在祁均失去男子影踪的瞬间,只见那冷峻男子嘴角弯起了一道弧线。
允,我找到你了......
阳光灿烂的帝国大厦下,二人的故事重新开始......

第一章
"哥,快过来看......"妹妹那兴奋的好象找到宝贝一样的叫声隐隐约约从一家店铺里面传出来。
望向妹妹兴奋的脸庞,祁均略有些无奈的走向这家店铺,心里还想着,筱琴什么时候也会对古董感兴趣了?
望向此时手上已经拎得满满的两手物品,再看向他那仍然十分热衷于血拼的妹妹,祁均真的只有摇头叹息的份儿,他就知道这次不逛到他不行了,他妹妹筱琴是不会停止向前的,而且造成如今状况的人是他自己,谁让他给妹妹说了今天会好好的陪她的呢,所以连埋怨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便有细心的店员替他打开了店门,祁均对这位店员露出了感谢的笑容,只见那店员先是一楞然后便是脸红的低下了头,祁均一看这情况就在心中暗叫到不好,再看向妹妹,果然,妹妹的眼中传来这样的讯息:哥,不要再无意识的散放你的魅力电波好么?妹妹我已经知道你的厉害了,所以请你不要再增加我们的负担了,尤其现在二哥他们还不在这里,请不要搞得太过分。
刚才进门所感受到的舒适到现在已经变得格外的不适,尽管这家古董店的格调十分的别致,别致到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但随着那位店员越来越诡异的眼神,祁均觉得什么也不能阻止他越来越想早点逃出这家店的冲动。
就在这个时候,妹妹筱琴拿着一块温润的玉佩叫着祁均,看样子十分中意这块玉佩,而此时的祁均已经再也不能忍受了,问了玉佩的价格后便直接买了下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家店。
此后,祁均又被妹妹筱琴拖着逛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结束了他的"酷刑"。
吃完饭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屋子整理物品的时候,看着装着玉佩的盒子,筱琴之前说话的样子便出现在了眼前。
"啊?筱琴,你今天看中的那个玉佩不要了么?"看着走向饭店的妹妹,祁均忙将装着玉佩的盒子递给妹妹筱琴。
"啊......那个啊......其实那个是我为哥哥选的,因为哥哥的生日不是快到了么?本来是打算自己出钱买的,但是哥哥的动作还是比我快啊,所以......只好借花献佛了。"
"借花献佛是这么用的么?这个丫头!"现在想起当时妹妹说的话,祁均仍觉得很好笑。
一想到当时自己为了躲避麻烦,以至于连这个玉佩的具体样子都没有看清楚就匆忙结账,祁均觉得自己真的是有些失败,不过回想妹妹那兴奋的语气,祁均不由得想看看妹妹很中意的玉佩到底是什么样子。
轻轻地打开装着玉佩的小盒子,玉佩的颜色和纹路就在屋内昏黄的灯光下显现了出来:以上好的翡翠为底,上面用极为出色的雕工刻画了荷花和鸳鸯的样子,确实物有所值。
只是自己隐隐觉得这个玉佩有些地方不对劲,到底是什么呢?祁均不知不觉眉心已经皱成一团。
对了,这个玉佩上面的图案应该不是这个!应该是荷花还有云,并不是鸳鸯!
想到这里,祁均突然感觉到大脑一瞬间的空白,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知觉都没有了。

第二章
"允,等我啊......一定要等我......"
男子模糊的脸孔渐渐清晰,英挺的面容,深邃的双眸透露出难以移动的坚定意志,但那声声呼唤又是那么深情。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告诉我啊......"
看着自己在梦中挣扎着问着男子自己一直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只可惜男子的身影却渐渐地隐去,直到清醒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祁均闭上了双眼,试图平息自己此时过于激动的心情。
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面的闹钟,已经半夜两点了么,祁均有些自嘲的笑了下,"我还真是会折腾自己啊,挑这个时候起床。"
从梦中清醒过来后便觉得有点难以入睡,祁均穿着睡衣慢慢走向电冰箱准备喝杯牛奶好帮助自己尽快入睡,毕竟早上还有不少事情等着自己呢。
右手拿着杯子走到了阳台上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仍旧五光十色的街道,祁均不由得用左手握着胸前的玉佩想到,自己收下这个玉佩已经有半年了啊。
从那次陪妹妹筱琴逛街回来看到妹妹送的这个玉佩之后,他就开始断断续续的做着这样未知的梦。
起初男子的相貌不是那么清楚,声音也是很模糊的,只是那隐隐给人熟悉感的轮廓让自己困惑不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渐渐清晰了,每天晚上都会梦见这个感觉上象是自己似曾相识的人,是的,甚至可以说自己可能对这个人产生了难以辨别的感情。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当我梦见他清楚的轮廓时,我竟然会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痛?!
再望向手中的玉佩时,祁均的眼中竟然带着略微忧愁的神色,他觉得自己的思绪越来越纷乱,乱得简直快要把他逼疯了。
每次将玉佩紧握住的那种感觉,竟然让他有种恍惚的错觉,仿佛自己脖子上所佩戴的是另一块玉佩,是一块有着他所熟悉的荷花和云的图案的玉佩。那种感觉也迫使他在此后不停的寻找着那块恍惚中出现的玉佩,也许是下意识觉得这块玉佩可能和他所梦见的男子有着什么关联吧,但是找到现在还是只有自己所佩戴的玉佩是最为相似的。
想到这里,祁均嘴边勾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心中不住的说道,都几岁的人了,还竟然会想到这样的理由,也许是最近忙得太狠了吧,看样子还是应该准备个假期好好休息下,自己也有很长段时间没有回家了,这次就回家看看吧。
突然,暗夜中,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祁均的笑容,一边收拾自己的思绪,一边在电话的催促声下走到了电话前,将未喝完的牛奶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沉稳的接起电话,说道:
"hello......"
"哥......"
听到话筒那边是熟悉的语调,祁均换成了中文,"筱琴啊......怎么了?"
"哥......"语调有些不稳,声音中似乎带着哭音。
"怎么了?筱琴?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虽然祁均仍是连声安慰着妹妹,但是又想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口吻不由得急促起来。
"爸妈他们......爸妈他们......"对面的哭音更浓了,让祁均有种不好的预感。
"爸妈他们......怎么了?"祁均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千万不要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求你了,不要告诉是不好的消息。
"他们的飞机失事了......我们刚才接到确认的消息......之前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但是我们还......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他们不会有事情,......但是今天......今天......呜......"
祁均觉得自己此时如同浑身置于冰湖中,从头到脚都被刺骨的凉意渗透,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因为这寒意而停止跳动。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一切都是骗人吧?
"哥哥......你回来吧......二哥和三哥已经回来了。......"
耳朵似乎已经听不见更多的话语了,祁均自己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些什么,脑袋里面有种灰蒙蒙的感觉,一切似乎都变得那么的不真实......
哐啷......话筒终于无法在祁均手上再多停留一分钟......
夜,更深了......而屋内的人却......

第三章
机场
"哥哥......"
从机场门口走来三个年青男女,其中年轻女子口中轻声叫着眼前这个从出现在他们面前开始就略显失神的人。
祁均在妹妹筱琴的连声叫唤中,终于回神了。抬头看向自己眼前的两男一女,三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怕是最近几天都不好受吧,年轻的脸孔上仍有着掩饰不住的憔悴和痛苦。
想到这里,祁均心中便不由得自责到,要是我在他们身边的话,要是我当时在的话......
再看向他那爱哭的妹妹,此时已经眼泪汪汪了,伸出双手拥妹妹入怀,抑制不住的哭声终于在他的怀中响起。
再看向另外两个弟弟,虽然已经在尽量克制自己的感情了,但是眼泪也已经在眼眶中隐隐浮现。祁均伸出一只手摸着两个弟弟的头,就好象小时候安慰他们那样,只是才多久没见就这么高了,岁月这么流失的这么快么?他们已经长的这么大了啊?
"好了,我们回家吧。"终于安抚好眼前的弟妹们,祁均勉强自己勾起一个笑容想安抚他们,殊不知正是这个笑容让他们感觉到更深沉的悲伤。
是的,回我们的家,那个有着我们共同记忆的地方,和爸妈有着共同记忆的地方。
快步走向停在机场外面的车子,四个人的身影在机场快速的消失了。

祁家
此时家中已经布置好了简单的灵堂摆设,十分素雅,很符合爸妈生前的喜好,祁均走向前,为父母上了香,望着父母生前的照片被妈妈最喜欢的郁金香环绕着,祁均觉得那笑容就好像是昨天才看见的,前两天才接到母亲的电话啊,兴奋的说着即将要和父亲一起去国外旅行还说要去美国看他的,说叫他好好照顾自己,只是现在......照片前的香烟将整个灵堂笼罩在一种缥缈的气氛中,此时此刻回忆在祁均脑海里面不断地倒流,时空似乎都要静止了。
许久,祁均才将自己的脚步挪到了父亲生前的书房。
书房内,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已经在书房里面等着了,似乎或多或少感觉到了将要商谈的话题,面容上都没有轻松的神色。
祁家在他父母这代已经不再只是一个小小的贸易公司了,不过即使家是富了,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仍旧不错,有别于许多大富之家的争权夺利,或许还是因为父母的影响吧,只是现在父母骤逝,公司缺了最高决策人,而他们又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父母的心血就这么在他们手上结束了,因此他们兄弟中势必得有一个人为公司忙碌,弟妹现在还在上学,祁均不忍心让他们这么早就背上了家族的包袱,因此已经决定自己接下父母的担子,而这次商谈就是为了说出他的决定。
"我决定继承父母的公司。"祁均十分冷静的说道。

"什么??!"话一出口,引来了弟妹一片惊呼。
"哥......"
"大哥......"
弟弟妹妹的声音清晰地出现在自己的耳边,不知怎的,反倒是让之前仍是有些犹豫的自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我已经决定了。"祁均的声音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哥,我可以的。"大弟祁啸说道,"哥,我现在也已经大四了,马上就要毕业了,还是我来吧。"
带着温柔的笑容,祁均了解大弟的心疼,但是他实在不愿意大弟为了父母的公司而放弃自己的理想。
"啸,你不是还想上研究生么?上次不是和我说了么,你已经可以直接升上研究生部了么?"是啊,还记得当时大弟高兴得一接到消息就给自己打电话,全然不管自己那边正是半夜三点,夜深人静之时。
祁啸从小就立志做个考古学家,他也在不断的为之奋斗着,现在他已经有了这么好的机会,祁均又怎么忍心让他为了家族就这么放弃了自己的理想呢?
看见小弟似乎说些什么,祁均接着说到,"亦,你不是想继续学医么?筱琴也准备继续学钢琴的吧?"
"但是......哥哥......你的身体......"看见弟妹好像还是很担心自己。
"放心好了,我会注意的,你们看我现在不就是好好的么?你们也不要过度担心了,我是坐办公室,又不是出去干什么体力劳动?"祁均安慰他们到。
"但是哥哥,你的身体是不能过于劳累的......"祁啸很担心的说着,"哥,还是让我们去帮帮你吧......这样你也会轻松些,而我们也会放心些。"
即使是十分内敛的大弟都已经将担忧写在了脸上,更何况是其他两个弟妹,尤其是那个爱哭的妹妹,眼眶中已经隐隐有了闪光。
"好吧,我要是忙不过来就叫你们来帮忙。"实在是害怕弟弟妹妹们的攻势,祁均不得已只能赶快连声应到,说实话,他现在真的怕死他妹妹的眼泪了,如果再加上两个弟弟,那简直就是恶梦。
其实祁家的孩子都很有经商的天分,只是似乎都不是很想当商人,他们都有自己的梦想,而祁均这个做大哥的也不想打断他们的梦想,毕竟当初父母也是这么对他的,他们也没有强迫自己去学商,而是给了他足够的自由,但是,自由对他来说是何其的奢侈,因为明天对他来说都是那样的奢侈,想到这里,祁均有些感伤。
但是上天还是善待他的,给了他这么好的父母和弟妹,让他的生活这么温暖,即使现在他的父母已经去了,但是就凭着他们留下来的回忆也足够让他慢慢咀嚼一辈子了。
父母在世的时候,是他们为自己撑起了这片天空,而现在是他来保护弟妹的时候了。
祁均笑了笑,看样子自己还是又能用得到的地方么?
现在十分庆幸当时在上学的时候为了能分担点父亲的重担,特意去选修了有关企业管理相关的课程,现在终于用的上了。
隔着衣服,祁均抚摸着那块能让他安心的玉佩,心中不断的说道,爸爸妈妈,我会好好保护好弟弟妹妹的,我会让你们在天上也不用担心我们。

同一时间 美国
宽阔的办公室内此时有两名男子,其中一人正坐在舒适的真皮椅上,背对着门口,手中正看着厚厚的报告,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仍可以感觉到他正在仔细阅读着手上的报告,而另一人正端正的站在书桌前,等待着椅子上男子的命令。
良久,椅子转了过来,男子只说了一句,"去给我定机票,我准备去接他了。"

第四章
祁均很快便开始实践自己的承诺了,这不仅是他对弟弟妹妹的承诺,更是对自己的承诺。
他白天在秘书和公司元老的帮助下奔走于公司内的各个部门以便于能更快的了解情况,晚上则不能不出席各式各样的晚会以此来拓展自己的人脉。
看着酒会上各色人的不同表情,祁均有些麻木,或许更多的是疲惫。
想到已逝的父母,祁均仍是阵阵心痛,但是即使心痛也必须周旋于这样的宴会,即使自己再不喜欢这样的人群,不喜欢这样的狡诈阴险的环境,不喜欢面对虚伪的嘴脸,他仍是站在了这里,即使不为了别人,为了自己的弟妹,他也要坚持下去。
祁均手中拿着酒杯,此时站在他身边的是因为担心自己而硬要做自己女伴的小妹。
朝小妹笑了笑,难得的露出了今天在宴会中的第一个真心的笑容。而筱琴在看见这个笑容后似乎也放松了点,回了祁均一个开心的笑容。
祁家兄妹的一举一动在今天的宴会中都格外受注视,不仅是因为他们企业的高层领导人刚上台,更因为这对兄妹出众的美貌和学识。
祁均,一个年仅26岁的年轻男子,祁家的新掌舵人,不仅成功的安抚下父母刚去世的过渡危机,同时以稳健的步伐继续发展父母所留下的事业,在短时间内向众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出色的外表,圆滑的手段和身后所拥有的企业实力使其成为各大企业千金小姐们心目中的最佳人选。
而其妹祁筱琴,虽然还只是个学生,但是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钢琴家了。同样出色的外表加上背后家族的实力也是在场的众多男性心动。
虽然祁家的另外两位未出席宴会的公子现在仍在上学,但是据说也参与公司的许多事宜,并且也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频频在宴会中亮相的祁均自然少不了受到宴会中也有不少积极主动的女性的关注,但都被祁均一一婉言拒绝了,理由无非是父母刚去,不宜商谈此事,摔碎众多芳心,但那温柔斯文的气质仍是让许多女性不由为之心中荡漾。
被围在人群中的祁均看了看时间,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用眼神示意着妹妹差不多可以回去了。于是,妹妹筱琴也非常有技巧的向宴会的主人诉说了离去的意愿。兄妹两人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熟练的将车开向了妹妹在学校附近的住处,和妹妹互道了晚安后,祁均开着车穿梭在灯火辉煌的公路上,无视周围五光十色的风景径直往海边驶去。
可能还是长时间没有这么忙碌了,突然这么忙起来,颇为有点不适应,这时才想起来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每次为了舒解自己的压力,他都回去那里看看海,想想事情。这一晃都好多年了,22岁大学毕业后就直接去了美国,直到现在父母出了事情才又回来......
吹着海风,祁均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难得的点起了一只烟,安静的抽了起来。
看着眼前不断翻卷的海浪,在烟丝万屡中,祁均陷入了沉思。
最近,梦境越来越真实,梦见他的频率也越来越多,这究竟预示着什么呢?心中不由得泛起烦躁的情绪,但又有着隐隐的压不住的喜悦。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他究竟是谁?!
心中的情绪现在也渐渐渗入了自己的日记中,自己的那本厚厚的日记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然在上面写满了在梦中梦见的事情,有些竟然是自己的感受,还有自己最近不断寻找着那梦中所见到的玉佩的举动,象是着了魔似的。
这一切都是怎么了?复杂的情绪环绕着祁均,他抬起左手略显孩子气的抓着自己的短发,像是对现在的状况非常无力的样子。
突然间觉得右手有些烫手,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抽几口的烟竟然已经燃到了尽头,将烟头随意的丢到了脚下,用脚尖无意识的踩了踩,转身打开了车门。
正准备开车回家,却发现车的前面不远处站了一个身形十分高大的男子,祁均突然升起了强烈的危机感。
这人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虽然身体不是很好,但是警觉感还是挺不错的。
也许是发现祁均有走的意思,男子渐渐加快步伐走上前。
祁均自己也十分奇怪自己现在的行为,因为他只是看着这个很可疑的男子渐渐走近自己,完全没有走的意思。
真是的,自己为什么刚才不直接开车走人呢?
夜色撒在男子的身上,混合着男子本就有些冷的气质,让祁均不由得看的出神,随着男子身形的靠近,祁均越觉得这个男子感觉十分熟悉。
这个男子似乎不是很爱笑啊。
但是为什么他会这么认为呢?祁均在心理不断说道,我又不认识这个人,他爱不爱笑关我什么事情啊!奇怪!
等到男子走到他车前,祁均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有点想看清楚这个男子的相貌,但是由于男子背着光,祁均反倒是先看见他全黑的身上的配饰,他胸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隐隐发着光,好像是个玉佩。
是个玉佩?
自己分辨在月光下那不甚清晰的玉佩花纹,祁均的心仿佛被重重的一击,竟然就是他在梦中反复梦见的那块玉佩??!
【长相思—现代篇—巫君儿】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