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让你说“我爱你”,比让你杀人都难吗?!—shoyo

时间: 2016-07-02 01:46:04 分类: 今日好文

【让你说“我爱你”,比让你杀人都难吗?!—shoyo】
第一章
  
  “你你你你你你——你这个大变态!”一个俊美的男人用手指着另一个用后背对着他的男人,他之所以指着他骂“变态”是因为那个坐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的男人在看——A片,而且是男男的那种!
  用后背对着他的男人用完全不像十八岁的性感而成熟的声音沉稳的说:“你适应性怎么这么差,不用每次看到我看都惊讶吧?我是男人,我是个刚满十八岁的热血少年,生理需求是必须的。”
  “你哪里有十八的样子?从声线到品位,从肉体到精神,你哪里像个十八岁的可爱少年?!”俊美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暴跳如雷的指着他怒吼。
  男孩的眼睛终于离开了电视,脸一转过来便看到他俊朗的面孔,他微挑起眉,一双不同于十八岁少年的有魄力的眼睛笔直的看着他,嘴唇轻轻的动着跟他说话:“你哪里像三十岁?现、代、版、东、方、不、败!”
  俊美的男人扑上去掐着他的脖子:“我杀了你!”
  男孩很不在乎的眯起眼,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这是你今天说的第四次,这个星期说的第六十五次,这个月说的第四千两百二十三次,可是——好象我还活着?”
  “你——!!!”他愤怒的放开双手,指着他的鼻子说:“你随便在哪儿看,但是在我家不许看!”
  他很欠扁的望着他:“怎么?这么老了看这种东西还有反应?”
  “厉、枫!”
  “什么?”
  “你现在就给我收拾行李滚出我家!”
  “夏文。”
  “什么?”
  “我们试一下好不好?”他指着电视上正在“忙着”的两男理直气壮、认真的说。
  “啪”的一声,俊美的男人快步走进卧室,狠狠的关上了门。
  厉枫看着被关上的卧室门,面无表情的英俊面容上浮现一死清爽的微笑,他又一次成功的气到夏文了,成就感啊。
  
  由大门传来的敲门声,厉枫无奈的关了DVD出去开门,看见一个穿着正式,一眼就能看出是“狗腿子”的男人,他隐藏在墨镜后隐约可见的眼睛看着厉枫。
  “您是夏先生吗?”男人问。
  厉枫半闭着眼答:“敲错门了,这家姓厉。”然后打个哈欠关上门,小声的怨一句:“扫我看片的兴致——”
  
  既然有人扫了他的兴,他就找罪魁祸首算帐去,虽然夏文已经听到外面的对话了,但他听见了关门声又走回了卧室。
  厉枫敲着卧室门,用知道他能听见的小声说:“你又惹是生非啦?”
  夏文在里头闷闷的回答:“我才没有——”
  厉枫不耐烦的挠挠那头已经被蹂躏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喂,别在里头抱着照片发呆啦,这儿有人还没吃饭呢。”
  “我喜欢抱着照片发呆要你管?!要吃饭自己做!”夏文的眼神依旧停在厉利的照片上。
  厉枫更用力的蹂躏着自己的头发,很不耐烦的装温柔:“我做的没你好吃,好文文~~~出来做饭,你也要吃的嘛。”
  “不要——”
  厉枫彻底急了:“妈的!你再看三年他也活不过来!”说完狠踹了一下门,走向厨房。
  
  “可恶!该死!混蛋!”厉枫骂着,把白菜当哥哥的头切,他那个一起在孤儿院长大,十岁被人领养后就没见过面,比他大三岁,十八岁风华正茂就去见上帝的哥哥,是夏文的情人。
  
  他刚见到夏文的时候他不是这样,夏文给他的第一感觉是“冷”,死神般的眼神,好象看一眼就能射走魂魄,浑身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虽然拥有华丽、可爱的外表,但那种气质、那种眼神,让人不寒而栗,不觉的惧怕他。这样一个人出现在学校,庸懒的倚在校门口,放学后,老师指着夏文说“有人找你”,人长得帅就是好,谁都愿意帮你一把。
  厉枫走过去,当时的他还比夏文矮一点,夏文微弓着身子抱着他,厉枫当时就感慨,原来这样冰冷的人可以有这么温暖的怀抱。
  “我会保护你、照顾你,直到我死。”夏文为了厉利而对莫名其妙的厉枫承诺着,对!为了哥哥,一切都是为了哥哥!
  四年前,当时还是最年轻、最杰出的天才杀手的夏文,爱上了一个十七岁的男孩,他曾想放弃,他警告“我会毁了你”,可是两颗相爱的心不愿分开,终究他们选择没有未来的相爱,他们没吵过架,因为哥哥的温柔、夏文的冷酷,他们利用着每一秒诉说着对对方的爱,生怕哪天会有人拆散他们。结果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在幸福的生活了十三个月后,身份一直隐秘的夏文被人查出真实身份,在他夜里出去“做事”的时候,他们找到了他家,厉利心甘情愿的成了夏文的代替品。
  他被绑在椅子上,四周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在他微笑着忍受着自己的痛,夏文居然不顾死活的冲了进来——
  “夏文死了,他不会再出现,不会再杀人了,对吗?”他被烟雾熏哑的喉咙说不出话来,只能轻轻的喘息。
  懂一点唇语的夏文,听着他几乎听不见的气语——点头。
  “我弟弟——厉枫,照、顾……他……”临死前最后一句话,夏文当然记得,当然遵守。
  
  从那天起,夏文死在火场里——灵魂死在火场里。那场火不仅烧了他的至爱,烧光了他刚刚温暖的心,还烧光了他们生活过的点点滴滴,烧光了他所有的东西,他没有地方去找他残存的味道,他没有地方寻找他们从前的幸福,连回忆都不行吗?
  庆幸的是,他随身带着的照片没有丢,他起码还可以靠那张冰冷的照片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
  
  “哥哥、哥哥、哥哥!可恶!”厉枫剁着五花肉不耐烦的喊着,夏文为了哥哥照顾他,为了哥哥伤心难过,为了哥哥放弃杀手生涯,为他做了什么?
  那个临死都还记得自己的哥哥,连长相都记不清楚的人,在他模糊的记忆里,只是个瘦小、懦弱的男孩,从五岁开始,比他大三岁的哥哥就一直躲在他身后,他也一直用自己幼小的双臂保护他,因为在那偌大的孤儿院里,那是他唯一的亲人,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
  可是哥哥还是被带走了,被一对只想要一个儿子的夫妻,他大哭大闹了好久,可是哥哥还是走了。
  就在他即将忘记那可能永远不会再见的哥哥时,另一个男人出现在校门前——夏文,告诉厉枫他哥哥死了的人。
  
  其实,已经十五岁的厉枫对哥哥的死没多大感觉,但后来他开始后悔,为什么哥哥要死呢?因为哥哥死了他才陷进这么郁闷的生活里!
  夏文——思念哥时忧伤的凄美、浴血时颓废的邪美、迎着阳光大笑时的爽朗、噩梦后趴在他怀里的可怜,十六岁的尾声,他鬼使神差的对怀里的人说——“我爱你”,可是夏文只是微僵了一下,什么都没说,他知道夏文不可能回应他,他等,他等着夏文不再为哥哥哭泣的一天。
  
  “厉枫——!”夏文幽灵般的声音在背后出现。
  厉枫习惯了,他才不管背后那人什么表情:“干吗?!”
  “你又咒利!”夏文从背后掐他脖子。
  厉枫赶紧放下手里的刀,免得被他摇得切到手:“咒了怎样?嫂子不乐意?”
  明显感觉到掐着背后的手僵了一下,可又迅速的比刚才更强烈的摇晃起他的身子:“我告诉你多少遍了?我是在上面的那个!”
  “哦?要不今天体会一下在下面什么感觉?应、该、不、错、的。”感觉到背后夏文的叹息,他松了手,丧气、无声的转头出厨房。
  厉枫得寸进尺的从后面拽住他,猛的让他转了个身,嘴唇贴了上去,结果跟往常一样,夏文无精打采的轻松躲开,走出厨房前还不忘丢给他一句:“不会成功的事情还一遍一遍的试,你无不无聊。”
  就算无聊他也要试下去啊,万一哪天就成功了呢?反正他的行动是越来越快了,因为夏文没进步吧?可能他觉得不需要进步——
  
  午夜,厉枫卧室门的锁果然又开了,这是第几次了?夏文不仅在杀人上是天才,连开锁也是天才!
  厉枫憎恨着白天对他又掐又打,晚上却老往他床上跑的男人。却无法抗拒他的拥抱,谁让他爱他呢?
  感觉身上有东西压着,反正他被压习惯了,而且也不是很重,忍呐——
  感觉身下人要翻身,夏文撑起身子,让他翻过来,然后又趴在厉枫宽厚的胸膛上。
  “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折磨我?”
  “你有实力强暴我的时候。”
  “残忍、卑鄙!我要是憋坏了——你、要、负、责!”感觉身上紧搂着自己的人把头埋在他胸前,厉枫很无奈的叹息:“又做噩梦了?”
  “好多人——”
  “哦。”
  “我割断他们的喉咙……”
  “哦!”
  “好多血——”
  “哦。”
  “他们在哭……”
  “哦……”
  “眼里都是血,他们用嘴唇说‘我们等你’……”
  “哦~”
  “火……向我张牙舞爪扑过来的火……”
  “哦。”
  “利的身体被烧得好难看——”
  “哦。”
  “他拖着那样的身体离开我……”
  “哦。”
  夏文的头埋得更深,纤细而有力的双臂快把厉枫勒死了。
  厉枫无奈的闭上双眼,问:“你的梦什么时候可以脱离恐怖片形式?”
  记得他第一次听到他的梦,就因为眼里一直闪现着一群僵尸阴险笑着、拖着血淋淋的身体走来的场景而失眠,不过都三年了,他习惯了,不过对夏文的身体好象感觉越来越强烈。
  夏文就这样无视着厉枫身下灼热的物件,紧紧的抱着他,厉枫伸手摸着他不同于自己柔软的、在日光下会散发微微发红的紫色光芒、暗处几乎是黑色的头发,忍着身体里渐渐攀升的欲火,半夜三更的怀里躺着自己的爱人,而且他那里跟你那里碰在一起,没反应的是尸体!
  
  “厉枫……”他抬起头,坐起身沉闷的唤着他。
  厉枫也坐起来,头靠在他背上:“干吗?”
  “不好意思,又打扰你睡觉——”终于发现良心了?
  厉枫双手环在他胸前:“说句‘不好意思’就完啦?我要……补偿。”
  “你睡吧——”说完夏文很轻松的甩开他紧拥自己的双臂,走出了卧室。
  厉枫无奈的呆在床上,夏文几种性格?无数吧?神经质、脆弱、寂寞、爱哭、开朗、单纯、冷酷、残忍、阴险——多得数不清啦!
  
  次日清晨,厉枫走出卧室,迷蒙的双眼顿时瞪得老大,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那个平时跟圣人似的夏文在看电脑,电脑里放着的片子——不知怎么那么巧,厉枫刚好看到一个女护士把针筒抽出某人屁股——惊讶得目瞪口呆的厉枫机械的走了过去,贴在一本正经的看电影的夏文肩膀上。
  过了没几秒他就明白了,夏文看的不过是个电影,讲黄片的电影吗?
  “你在看什么?”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
  “8MM。”
  “???8个妹妹?”
  “毫米!MM是毫米!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正常的东西?!”
  “哦——什么意思?”
  “我强烈推荐给你看看。”
  “呃?干吗推荐给我?”
  “让你看看,看A片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多严重?”
  “大则变态到以杀人为乐,小则变态到看人被虐死。”
  厉枫冷汗哗哗地:“你的经历?”
  此言果然引来了夏文愤怒的目光:“我先虐死你!!”
  说着那双嫩白、纤细的魔掌伸向厉枫完美的脖颈,厉枫立刻站起身躲避,打个哈欠说:“我……”
  还没说完,就听门外有敲门声,有节奏的四下。
  
  夏文的脸瞬间阴沉下来,关了电脑,站在门边。
  厉枫开着门,看着他那好久未见的表情,叹息着打开门,想:“又有人倒霉了。”
  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瘦高的男人,他笑得那么勉强,身体好象弱得会被风吹走。他对厉枫笑着,没有说话,迈步入房,可是他刚踏入房间,门边的夏文便用纤细的手指锁住了他的双手,轻松的扭了一下手腕,听“咯”的怪声,明显是骨头的声音。
  那人微皱眉头,厉枫才不管他呢,反正是夏文的事,他关他的门就好了。
  可能因手上的疼痛,那男人的额头有点细细的汗珠渗出,他回首看着夏文勉强的苦笑:“警惕性高了嘛——”
  夏文冰冷的眼神没从他身上移开一秒,仿佛一只即将扑过去扭断他脖子的饿虎,夏文没有把他脱臼的骨节归位,也不让他找地方坐下,靠在墙边冷冷的问:“说。”
  “呵……你……”他看看自己的双手,继续说:“我找了你三年了。”
  夏文瞪着他:“这个答案我不满意——”说着单手抚上男人纤细的脖子,手指在动脉上滑动:“想死,就继续说废话。”
  那男人似乎没有惧怕,微微一笑:“我不认为是废话,跟你打交道我还怕死?”说着一双满是和善的眼睛对上夏文凶狠的视线:“到底怎么了?让你连我都不相信。”
  “我不记得我说过我会信任你。”夏文放下手。
  男人笑意更浓:“那你为什么让我知道你的名字?看到你的脸?”
  “为了方便。”他干脆的回答。
  “好……方便。”男人有点伤感的口吻说着,再看自己的双手,跟夏文商量:“好痛,帮我弄回去啦。”
  夏文目光移向垂下的双手:“这样能让你说得简练一点。”
  “夏华誉——你找了二十一年的人。”
  夏文毫不动摇的眼神依旧盯着他:“十八年,三年前夏文就死了。”他都死了,他找的人重要吗?
  “——我不管你要不要找他,你承诺过的报酬一定要给我!”男人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激动。
  “夏文都死了,你去坟墓里问他要报酬吧。”
  
  夏文的父亲——夏华新,地位、妻子被弟弟夏华誉抢走,弟弟还想杀了他和他未满五岁的儿子,他只能带着儿子逃出家门,逃得远远的,但还念念不忘家中的妻子,和对弟弟的憎恨,他在外奋斗了四年,终于有了翻身之日,可是就当他以为可以东山再起,靠自己的双腿站起来的时候,被弟弟找到了。
  夏文藏了起来,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男人很轻松的割断了父亲的喉咙,血——流满一地的鲜血。
  之后他们一把火烧了那个家,那群人走后,九岁的他蹲在爸爸身边,摸着地上的血,屋子里由热转烫的温度,告诉他要逃,一个九岁的孩子毫不犹豫的从窗户跳了出去,三楼,掉下去肯定好不了,何况他才九岁,自然弄了一身伤,但幸运的是,他活着。
  夏文不知道爸爸为什么死,但在那之后他似乎完全不把那血中的尸体当回事,被邻居送往医院治好后,有人愿意抚养他,他就开始过着与普通孩子无亦的生活,当然聪明的他暗地里还是会搞点小把戏。
  他身体本来就瘦小、柔弱,十四岁的时候更得显弱不经风,看电影特喜欢里面的杀手,但他知道自己体力不行……天无绝人之路,至理名言啊!
  收养他的夫妇比较有钱,对他这个乖巧、聪明的孩子很是喜爱,给他自己买了台电脑,看孩子一直用电脑学习,乐在其中,夫妇更是高兴得不再管他的网络生活,可是他们哪儿知道他们一走,那抬机器就成了夏文成为杀手的第一块垫脚石。
  那天,他终于找到了一条消息,一个杀某财团老板的任务,夏文兴高采烈的欢呼出声,因为这个任务好简单,很适合他!老板有心脏病,想弄死他不太容易了?
  果然,在夏文接下任务后的一天,发现了那老头的尸体,躺在自己家里睡死的尸体,当时这个孩子就引起了一点点小轰动,因为有不少大人接了,却被他抢先完成——可是他们哪儿知道?就因为他小,因为没人想得到他那么可爱的孩子会杀人,他才会得手。
  第一次成功,夏文的杀手之路就这么顺利的走下去,从十四岁开始就没失败过,他花样翻新的着数让人防不胜防,十六岁迷化学,迷瓶瓶罐罐的试管,迷各式各样的药水,迷上了把人炸得支离破碎的感觉,不过一年后,发现会连累很多无辜,就不玩炸弹了。
  夏文渐渐的长大,随着身体的强化,他不仅用机器、头脑、毒药杀人,也开始用刀、枪杀人,容易接触到的甚至直接扭断他的脖子。
  二十四岁的夏文,成了黑道、白道上都最出名、最神秘的杀手,没人见过他的样子,没人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
  既然不与雇主见面,他就需要一个中间人,今天来找他的这个男人就是,二十六时他认识了他,一个瘦得夸张的男人——马辛立,他尽力的帮助夏文,帮他查他父亲的死因,他们约定,如果马辛立找到了夏文要找的人,他就免费帮他杀一个人。
  
  一千万买一条人命,这是二十二岁时夏文定的死价钱,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乞丐,都这个价。这个价钱马辛立付不起,而且他也不想“买”那个人的命,所以他一直在寻找,寻找夏文要找的人,可是三年前,夏文突然人间蒸发,去他家,他家已经烧个精光,家中有具少年的尸体,传遍了夏文死了的消息。
  
  他辛辛苦苦的找了夏文三年,终于逮到他了!
  “除非你把我送进坟墓,不然我就要我的报酬。”
  “……我给你钱,你去找别的杀手做。”
  “哈!这世上有几个你这种疯子?你让我找谁去做?”
  “除了我,谁都行。”
  夏文去翻支票,马辛立死死的盯着他,眼神里满是不甘心。
  夏文消失了三年,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让他不想有人发现他,跟他有关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从世界上消失,他知道自己还活着就应该感激他,可是他必须要他的报酬,这是他生存的意义。
  
  五分钟后,归位的双手拿着一张三千万的支票,马辛立眼里的不甘一下消失,目瞪口呆的盯着手里的支票:“你……你……你……”半天才说出句整话:“你都闲三年了还这么阔?!”
  他二十年前好歹也是他同行,怎么就没发现这行这么好赚呢?虽然在夏文手里买人命是很贵,但人毕竟不多啊,而且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武器和稀有的药品都是哪儿来的?不会不要钱吧?再说他都闲了三年了,居然一出手给他——
  “走。”夏文简单的一个字,下逐客令。
  “你叔叔,夏华誉,想找他的话随便打听打听就能找到,顺便送你个消息,有人在找你,而且近期就会找到——他们好象已经知道你住在这附近了。”
  夏文好象对他说的话没有兴趣,他叹了一声就消失了。
  
  厉枫看着夏文僵硬的脸,很聪明的问:“昨天那个人是他说的‘他们’吧?哎——又要搬。”本该是问句,却不是问句,这是第几次搬家了?——这才是问句!
  “不搬。”夏文僵硬的脸部肌肉瞬间变得扭曲:“妈的,一个月搬四次家,还有人找我!开什么玩笑?他们想死就来找,老子奉陪!”
  厉枫白了他一眼,安心的坐在旁边沙发上,心想:“今天火气那么大,有人要倒霉咯~~”
  嘴里还是担心的问一句:“家里可什么都没有,你要怎么做啊?”
  说起来……枪支弹药那种东西,家里似乎都没有哎,而且好久都没有了。“对哦?不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说完狠拍了一下厉枫肩膀:“早饭吃什么?”
  厉枫汗啊,这家伙的脸果然变得比天气都快。
  
  因为昨夜欲闷导致的睡眠不足,厉枫下午无视夏文给他的一堆“家庭作业”,趴被窝里会周公去了。
  一觉睡到黄昏(他平时就很懒),一睁眼就看到夏文愤怒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诉说他的怒气,厉枫看得出来那是怒气,但是——
  双手搂住那离他很近的纤腰,脸贴在夏文软软的肚子上,这个方位……眼睛向下可以看到某个被裤子挡住的东西哟~~
  “起来!今天该你做饭!”夏文吼着,却也没拉开厉枫在他背后下移的手。
  厉枫薄薄的嘴唇埋在夏文衣服里抱怨:“轮到我做我就得乖乖做,轮你做饭你怎么就推给我啊?”
  夏文理直气壮的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要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说着轻松的离开厉枫的身体,打开卧室门,好象突然想起什么,站住,回头说:“糖、盐、酱油都没了,你去买吧。”
  厉枫很郁闷的被夏文扔在床上,暖暖的被窝现在怎么觉得这么冷呢?厉枫像个僵尸似的摆摆手:“卫生纸也没了——”zybg
  “哦……那正好一起买。”说完,夏文也不管里头的人是死是活,走去客厅看电视。
  
  楼梯上,厉枫活动着肩膀和脖子,伸个大大的懒腰,走向楼口的一家食杂店。短短的一段路,引来无数少女、妇女的目光,没办法,谁让他天生一张帅气的脸,跟哥哥的柔美、白皙不同,厉枫的长相更趋向于英武,加上小麦色的皮肤(暑假打工+喜欢运动的后遗症)和结实却不显眼的肌肉(给夏文当陪练的成果),更引人注目,何况这么个阳光少年现在上身什么都没穿,完美的身材完全暴露在众多异性眼中,而且下身那条腰很低的牛仔裤——他没引起群众围观就不错了。
  
  “小枫啊!你再这么照耀我们小区的男人就都不用活了。”食杂店的老板娘说。
【让你说“我爱你”,比让你杀人都难吗?!—shoyo】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