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爱情战争—巫君儿

时间: 2016-07-02 00:40:35 分类: 今日好文

【爱情战争—巫君儿】
爱情战争

我们之间是不是只有战争,没有爱情?

"好了,钟南,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出去吧,我等会还有事情。"
看着带着我熟悉的愤怒扬长而去的男子,我的心中并没有我以往那样开心,毕竟我是最喜欢看他生气的容颜了。原本以为已经死去的心竟然还是会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隐隐的在期待些什么,是啊,还能有什么还期待的呢?
事情已经结束了,是啊,就这样难堪的结束了。
在我自己的办公室中我收拾了下马上要用的资料,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装,迈出了我所在的总经理室。
"快看啊,是总经理展语耶,真的好帅啊,年轻有为啊,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有中意的人了,都进公司六年了,他都没有什么绯闻。要是有女朋友了,他一定是超级爱她的。"
听着不断飘入耳中的窃窃私语,我有些自嘲的笑了下,换来的是周围更加夸张的惊叹声,我不由得加快了出门的步伐。
我,展语,29岁,某集团的总经理,是别人眼中的青年俊杰,已经有了爱人,我也确实很爱他,只可惜,并不是他们心目中的那些千娇百媚的女子,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子。
而那个男子,就是之前当着我的面摔门而去的人,钟南。

我们大学同学四年,相知甚笃,是的,那时候我的确以为我是真的了解他,在他那不羁的风采下,我们渐渐成为了情侣,而后我愿意为了他放弃了之前自己的想法,自愿加入了他父亲所在的公司,在6年后成功的接下了总经理的担子,成为了他的坚实臂膀,即使他现在还没有正式接班,但我一直都是为了能在将来帮他而努力着的,那时候的我真的就只是这样想的。
只是当初的那些坚持,在今天看来竟然是如此的可笑,因为他竟然怀疑我,他怀疑是我将这次新产品的资料泄露给了别人。
面对他那愤怒的连声质问和指责,我觉得,我面无表情,是的,我觉得什么表情都做不出来了。
本以为坚定的爱情竟然是这么的脆弱,我是这么的相信你啊。无论别人对我说什么我都可以不在乎,只是你,这个说话的人变成你,杀伤力对我来说,就太大了。
此时此刻,我真的不得不佩服钟老爷子的手段,都这么多年了,自己也该觉悟了吧?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从不以为这样的事情能够瞒着钟老爷子一辈子,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输得这么惨,我本以为我们之间的爱情至少还是真实的,人算不如天算么?
回想起前几日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钟老爷子,展语觉得,这一切都是已经布好的陷阱,只等着自己这个演戏的人入场了。
"展语,我已经知道你跟我儿子之间的事情了。"展老爷子快人快语,毕竟是在商场上打滚了那么多年的人物了。
"............"我望着坐在我面前的这位已经头发斑白的老人,久久不语,不知道他准备了什么样的方式来打发我,我心中暗暗一笑,这六年的时光是我从他未来的媳妇儿那里抢来的么?
"我们打个赌吧,如果钟南相信了你,对于你们两个的事情我就不会再管了。"
我诧异的看着说出这番话来的老人,这不像是我认识的展老爷子,对于敌人,他一向是斩尽杀绝的,仁慈对于他来说,简直是笑话。
"展老爷子,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我有些心惊,心下暗暗揣摩着展老爷子的意思。
"呵呵,你毕竟也是我们公司的一员大将,如果贸然将你辞退的话,想必也会惹起不少不必要的麻烦,况且,你在我们公司这么多年了,爱才之心我还是有的,只是钟南是我的独子......考虑到很多事情,所以我还是愿意给你们一次机会,只要你能赌赢,我就不再干涉你们之间的事情,不过你要是不答应的话,我只好采取我的措施了。我所能给的机会就这么一次,接不接受就是你的事情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机会,是的,一个可以和他一起站在台面上的机会。
也许是我对于我们之间的爱情太过于肯定了吧?
我答应了这个赌局,这场本不应该发生的赌局。
是的,这真的是场不应该发生的赌局,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
而我却把这次赌局当成我们之间的转机,傻傻的跳了进去。
残忍的事实,渐渐在我眼前展开。

"展语,你为什么会把我们公司的机密泄露出去,你说啊?我们对你的待遇不够好么?"钟南愤怒的声音直击我的胸口,冲击着我的心脏,我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我的心跳。
你还是不信任我啊。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情景出现,你愤怒的言行还是深深的刺伤了我。
突如其来得的太过于直接的事实将我本还带着期望的心砸得粉碎。
"是不是你舅舅又出去赌了,所以你需要帮他还债?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你只要跟我说声就好了,没有必要这样啊。"
又是强烈的一击,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么?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找你开口要过一分钱?即使是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我也不曾找你要过,我所用的钱全都是我自己辛辛苦苦正正当当的得来的,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原来这么多年,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之间的了解,全都是一场笑话么?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原来也只是一句空壳罢了,一旦问题摆在眼前,再多的感情,再多的了解就全部烟消云散了。
强迫自己保持镇静,我闭上了双眼。
"你为什么这样,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你知不知道这次新产品对于我来说有多么重要?!这是我就职以来最大的一个全程参与的项目,所有的人都在看我这次的成果,想借此来评估我的实力。"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还记得你当时对我说,叫我一定要帮你的忙。你那难得显现在外的开心也感染了我。
只是我没有想到展老爷子会拿这个作为赌局的战场,也许正是因为他深切地知道这个新产品对于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你家展老爷子才会选择这个作为考验的试题。
"钟南,我只问你一句,你信不信我?"
我这句话很明显的在空气中停留了很长时间,而我的心也在紧紧地颤抖,在等待他给我的回答的同时。
看着他眼中挣扎的神色,我捏了下眉心,我想我明白了,我已经明白了他没有办法说出口的意思。
原来我们之间的信任是这样的么?
"好了,钟南,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出去吧,我等会还有事情。"
于是钟南愤怒的摔门而去。

带着准备好的资料来到了展老爷子的办公室。
咚咚。
我仍是很注意的先敲了下门。
"请进。"展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门的那一边传来了。
望着站在落地窗户边上的背影,我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到,不愧是自己的儿子啊,还真是了解他啊。
展老爷子转过身来,也不先开口,只是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我。
"想必展老爷子已经知道了吧?我赌输了,所以我愿赌服输。"
将一些资料转移到他的桌子上面,当然最上面的还是我的辞职信。
他还是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我。
"不过,我还有些问题想问展老爷子,想必展老爷子也是不介意帮我解惑的吧。"
毕竟已经决定辞去这份工作了,心中所压抑着的一些事情也渐渐浮上了心头,当时只是想着要相信自己的情人,也就没有追问,但是现在不同了,反正也是痛,就这么一次痛到底吧,反正也就这么一次了,我告诉自己,只有完全了解了,才能没有遗憾,毕竟我不也知道早就会有这样一天么?
看着我镇静的表情,展老爷子没有说什么,我继续了我的话,有些问题始终压在我心上,如今都是要失去的了,也应该让自己清醒了吧?
"前些日子寄到我家的照片,是展老爷子的作为吧?"我反复对自己说了,镇静,一定要镇静,展语,你已经没有什么再可以失去的了。
"不错,的确是我寄的,同时我可以告诉你,她们都是我为南儿选的媳妇人选。至于那天他彻夜未归干了些什么,想必你也是可以猜得出来的吧?我没有逼他,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而他已经决定下个月结婚了,事实很明显,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虽然我已经隐隐知道会是这样的,但真相竟然是这样的残忍,你叫我怎么去接受?你叫我怎么能接受?难怪最近看着我的眼神多了丝复杂的神色,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我跟你多年的情感,本以为你至少能对我诚实,没有想到竟然会让我输得如此彻底。
罢了罢了,看样子,我和你之间终究还是没有缘分,事到如今,我也不会再说些什么了,毕竟我还能说什么呢?
就这样,我带着一颗受伤的心走出了展老爷子的办公室,那时我以为再伤心也不过如此了,只是我没有想到,等我不久后再次回到这个地方找寻我丢失的东西时,我却只能被迫接受了人生当中最不想接受的事实。

奇怪,我的袖扣不见了,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袖扣,今天必须要找到它,因为我明天将不会再跨进这个地方了。
我仔细想着今天所去的地方,最后想到可能是在见展老爷子时候掉的,心中不由得嘀咕到,真不想再去那个地方了,但还是振作了下精神,走到了展老爷子的办公室门前寻找我所丢失的东西。
当我在角落中发现了我遗失的袖口时,十分开心,在我捡起袖口准备走得时候,却听见办公室隐隐约约传来的谈话声。
也许是我一向走路比较轻,所以才注定我会听见那样不堪的事实,我最不想听见的事实。
"爸爸,展语的事情是你搞得鬼吧?"我很诧异,这是钟南的声音。他知道了?!我心中有些莫名的情绪挣扎着在我胸中缠绕,也许是他这句话勾起了我心中些许的希望,希望至少我们之间还是有信任存在的,是的,仅仅是信任,就这样就够了。
"呵,你也不傻么。"展老爷子的声音还是那样平稳。
"虽然刚开始我没有注意到,但是你应该知道这样的事情是不会瞒我多久的,毕竟没有两下子是不敢接爸爸你的班的。"
还是那么的狂妄啊,也许这也是当初我看上他的原因吧,那么的自信。
"哦?那你为什么不揭穿我?"展老爷子的语调有些上扬。
是的,这个也是我所奇怪的地方,为什么你不揭穿他呢?即使你要结婚,我们仍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啊,至少我在工作上面可以帮助你。
"爸爸,你也知道,展语在公司得很多方面表现得都比我要好很多,我作为未来的继承人要是不能超过他的话,这是很不利的,所以趁这次机会......"
我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劈中了,这是什么原因?
我们原来是敌人么?
我们不是情人么?
甚至退去这些,我们连最基本的朋友也不是了?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是一厢情愿的?
原来我的存在竟然是这么得让你觉得难以容忍?
为什么事实是这样的?
为什么?
"我会在下个月结婚的......"
更多的话,我都听不进去了。
原来,我们还是敌人么?比起我们之间的爱情,我们竟然还是敌人,钟南,你真的是个会演戏的行家啊,而这么多年我竟然就这么被你蒙在鼓里面。
你是不是经常会在背地里笑我呢?笑我的傻,笑我的痴,笑我的一厢情愿,笑我是如何的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屋子的。
脑海中只有那些残忍的话语和我们之前的那些我认为的美好回忆在不停的冲突。
望着一室的清冷,望着屋内熟悉的摆设,我觉得的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突然有种冲动,我要离开。
是的,我想要离开。
离开这个我没有办法思考的地方,毕竟这里有着太多的虚伪,面对着这些我曾经最爱的地方,想着残酷的事实,我快要不能承受了。
我早就说过了,如果你要结婚,请告诉我,至少我们之间要诚实,我是这么对待你的,只是这么多年,你做了么?哪怕是一丁点?
那么多次闻着你带着不属于你身上的香味回家,那么多次撞见你的约会......
于是,我带着为数不多的贴身物品,冲入了这个下着毛毛细雨的夜中,就这样头也不会的,直直的,冲向了车站。
毕竟这个城市有着太多的谎言,我受了太深的伤,我需要找个地方来平复我的心情。

钟南:
我一直知道你最终还是会结婚的,但是只要你跟我说,我不会赖着不走的,真的,我不是那样的人,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儿上,我会走的。

又是一个下着雨的天气,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已经有一个月了。
凭着我的本事,我在这个城市的一家小咖啡馆住了下来,平日煮煮咖啡,闲暇的时候在网上搞搞期货,日子过得很清闲的。
即使这样,我还是没有跟外界断了联系,我知道,他结婚了,婚礼很盛大,妻子也很漂亮。
咖啡馆的老板娘跟我很投缘,这也是我为什么住在这里的原因。
她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甚至知道我喜欢的是那个男子。我隐隐觉得她甚至有的时候能看到我的内心,因为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总是能最快地发现。
我们俩习惯在闲暇时聊聊天,零零落落说这些自己对人生的看法。
"那你以后不准备回去了?"梅,也就是咖啡馆的老板娘问道。
"我想我还是会回去的。"我笑了笑,每次在她煮的咖啡下,我就会觉得格外的放松,或许更多的是因为她身上所带着那种温暖的气息吧。
"为什么?"
"因为我还有些喜欢的东西没有带上,总不能就放在那边吧?我会不甘心的。"我带了一些捉弄的口吻,在她这里的一个月对我的影响真的不小,我也学会了她这种冷不丁的开玩笑的方式。
"学会遗忘吧,展,人生在世,真的太苦了,你没有必要为难自己啊。"梅在叹了口气后还是说出了,我很怕的一句话。
是的,我很害怕遗忘。
因为我还记得多年前母亲那遗忘掉一切的脸孔是那么的苍白,苍白到我以为这个世界已经静止了,是的,也的确静止了,因为父亲的去世使我们这个温馨的家静止了,母亲的八年疯狂,直至死去的那一刻才记得我是她的儿子,而她深爱的丈夫是真地去了,于是她开心地笑了,说道,语儿,你看,你爸爸来接我了......
我一直认为记忆是我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证明,即使这份记忆是虚假的,是苍白的,我都会记得它,直至我死去的那刻。
"展,你真的太苦了......"梅那温润的低音在这个烟雨迷蒙的时刻,伴随着咖啡的香气渐渐渗入我的脑海。
"梅姐,我真得不怨,真的,我真的不怨,我知道,我们只是没有缘分。"我用双手遮住我的双眼,这双他曾经说过和阅历不符合的清澈的双眼,因为我知道,眼前有太多的迷雾,而我却总是看不透。
我们就这样,谁都没有说话,窗外丁冬的雨声时时敲打我的心上,伴随着我那许久没有流过的泪,就这样静静滴着。
"不慕红尘,不羡青云。恨爱情痴无形锁,功名利禄玉牢笼。"梅姐淡淡的话语却有着说不出的感慨,而声音就这么在空气中慢慢得飘着,伴随着我压抑已久的泪水,一同消失在这个让我觉得安心的小咖啡馆。
而此刻的我,才算是真的从心结中走出来了吧?至少,我要是再遇见他,我应该还可以做到心平气和的打招呼,是的,我们之间也就仅此而已了。
渐渐的,咖啡馆里的气氛渐渐回温,我和梅姐又恢复了以往的笑谈,谁都没有再多说一句关于之间的话题,这也是梅姐体贴人的地方。
丁零的门铃声撞击着咖啡馆木质的手推门,随后走进来的是一群朝气十足的年轻人,即便是再多的哀愁,也在梅姐的一声令下,没有时间再去聚集了。
看着已经在忙起来的梅姐的背影,我心中暗暗地说道,谢了,梅姐。

又是一个下雨的天气,梅姐叫我将一杯咖啡送到5号桌时,我险些撞倒人,当我抬起眼看的时候,才发现刚才要撞倒的是一个气质沉稳的男子,斜飞入鬓的眉,深邃的眼,坚毅的嘴唇还有那挺拔的身材,无一部显示出这个人的出色。
是个和钟南完全相反的人啊,看着他好脾气在我的举动之后,仍对我礼貌的笑了笑,我心中不由得有些欣赏起他了。
接连几天,我都在咖啡馆里看见了他,每次他也就是淡淡的跟我打了个招呼后就在没有说什么了,但连梅姐都注意到他的目光了,我又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呢?
终于有天,我突然冲到他的面前,问了个问题。
"你觉得,爱情是一场战争么?"
而他显然被我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惊了一下,眼光中快速的闪烁着些未明的光彩。
"我觉得爱情应该算是场战争吧,"看着我因为他的回答而暗下去的眼光,他又接着说道,"不过无论谁输谁赢都是不可能完美的,也许只有在平局的情况下,才能圆满吧。"
听着他后半句话,我想,也许这就是我所能选择的方式吧,如果两个男子之间的爱情只能如此,我想,平局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好的。
而他,看着我的目光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我则对他绽开着我久违的笑容,仿佛再说,你能和我平局么?
他则是光笑不语,将手上的咖啡慢慢端起,然后看向我,仿佛再说,你说呢?


战争下的爱情(爱情战争番外一)

你说,我们之间是战争点燃了爱情,还是爱情点燃了战争?

钟南和展语,如今钟氏集团的两大招牌,这些,我都是很清楚的,毕竟作为一个不算太差的商人,掌握基本的商界情报可是必备的工作。
而在那之前,他们的一切在我的眼前也不过就是调查报告上面的一段段文字罢了,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虽然我不敢说我的从商历程是一帆风顺的,毕竟这一路走来,我也见识了不少明枪暗箭,但是我在遇见他之前还没有真正的败过,而他,展语,毫无疑问的是第一个在我的人生上面刻下了深刻痕迹的人。

"王董,今天我们主要的竞争对手是钟氏。"秘书于兆彬很尽职的在去投标会场前的几分钟将详细的资料交给了我,以便于我可以在坐车去会场的路上进行些必要的分析。虽然这次投标不是我很在意的项目,但是拿到了对我也没有什么坏处就是了。
"嗯,知道了,于,开车就交给你了。"我简单的说了下,便开始快速的阅读手上的资料。
摆在最前面的两页资料很显然是与我今天的竞争对手--钟氏的两个代表有关:钟南和展语的个人简介。
钟南作为钟氏的继承人,来参加竞标是正常的,毕竟他才刚出社会没有多久,确实还需要多多锻炼,只是这个展语就有点意思了,一个毫无背景的人竟然能这么受到钟氏这个家族企业的器重,真的是有必要好好研究下。
刚研究完手头上的资料,就发现于兆彬已经把车停在了今天竞标的停车场上,我推开车门,将手上的资料交还给了于兆彬,然后询问了下我们公司投标人员的所在,"李济源他们到了没有?"
很快的就得到了肯定地回答,"嗯,李总以及赵专员他们比我们早到大概20分钟左右,现在应该在作最后的评估检查。"
"是么?那我今天就等着看成绩了?"我突然用一种很悠闲的语气说着。
"好的,我会安排好您的座位的。"于兆彬不愧是跟了我这么多年的秘书,深知我的脾气,我之前那句话的意思就是想好好的观摩下这场竞标,而这很显然与我之前只是来看看的计划相违背,实际上他也确实接到了我的意思,快速作着合理的安排。
"我们走吧。"我仍是用着以往的语调说着,而我的秘书仍是用那101号表情面对我的话,我反复想着为什么我会过着这样毫无敌手的生活?

说实话,在与你第一次见面时,我竟然会有些莫名的兴奋,也许是觉得头一次跟钟氏竞争是件不错的趣事吧,但是现在想想,那也许就是我会爱上你的预兆吧,毕竟我很多年没有对任何事情感兴趣了。但爱上你实在是让我措手不及,整个人变得慌乱不已,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掉入了一个永远不能返回的空间,一个只有你的空间。

"那么,我宣布,今天中标的公司是钟氏。"台上的人用一种兴高采烈的语调宣布着今天的得标公司,而我的注意力此时却已经不在台上的人身上。
是的,我不得不承认,展语,你已经引起我对你的兴趣了。
还记得当我们公司做完报价之后,你们吃惊的表情么,很显然是没有料到会出现我这么个敌人是么?
只是随后的发展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那个名叫展语的人似乎在极力安慰着已经有点慌乱的钟家的太子爷,我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看样子这个案子是由钟南作的呢,就是说么,钟氏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用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呢?
此后,我看着展语在争得主办方的同意后调换了下竞标的顺序,然后就匆忙的跟其他项目负责人员走了,看样子像是想去做最后的补救。
我看着展语渐渐远去的身影,感受着你浑身散发出来的安定气质,真得觉得你这个人太善良了,你跟钟南不过是大学同学,至多也就是个好友罢了,你有必要为了挽救他的过错而这么鞠躬尽瘁么?
况且,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了,连报价都被我们猜中了,你们又如何能赢得了我?
你一个过于温柔的男子,又怎么赢得了阴险狡诈的我?
【爱情战争—巫君儿】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