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同居—柳叶生风

时间: 2016-07-02 00:09:04 分类: 今日好文

【同居—柳叶生风】
第 1 章
钥匙哗啦哗啦响,然后是门被撞开的声音。
"小文,你怎么了?"我立刻上去扶着小文。
小文一身狼狈,显然哭过。
"令狐被打了,咳,哈哈,看来他是过不了这关了......"小文吐着酒气,靠着我踉跄地走进大厅,扑倒在沙发上。
"我们他妈的就不是人......哈哈哈......不是人......往死里打阿,"小文止不住咳了起来,"死了算了......活着、也没意思......"
我赶紧轻轻拍打他的背,又到厨房倒了杯解酒茶,边扶起他边为他解酒。
"别急,喝了就会好受一点了,待会好好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啊?"我用毛巾给他擦了擦泪和汗,随手理了理他乱七八糟的衣服。
小文一把抓住我的手:"我们又有什么错?......什么错......"
"好,好,没错,没错。"看着小文痛苦的脸,我却无法为他做点什么。
小文是我合租的伙伴,挺阳光的一个男孩子。从他带回来的朋友来看,他应该是个同性恋。虽然住在了一起,但我不会干涉他的私生活,他是他,我是我。相处了几个月,也和他的朋友混熟了,但是他们知道我不是圈子里的人,一般都不会逾矩。令狐是一个纤弱文静的男子,有一个爱人,可是那个爱人的家里却对同性恋深恶痛绝,他们躲躲藏藏,可最终还是逃不掉。
小文没有固定的恋人,我猜他本只是玩玩,不过可能也怕出事,又或者没找到合意的人选。我不赞同他的做法,没有感情就发生关系,这我做不到。
"唔......"
"醒了?"我将早餐放在茶几上,理好自己的文件夹,"待会吃点早餐就上课去吧。"
"你陪我。"小文拉住我的衣角。
"别闹了,令狐的事情你先别想了,中午我下班回来煮饭给你吃,乖乖等着。"我摸摸他的头,走出门。
"我今天没课......我要吃酥炸牛肉卷和薯丁培根蛋......"小文舔了舔嘴唇。
"你还真会挑厨子。"我笑笑合上门。
我喜欢烹饪,只要我想,看过一遍做法我就能做到完美无缺,小文为我的厨艺倾倒也是理所当然。我的工作地方很远,同事一般不会到我这来,因此我的精湛厨艺就只是在小文和他的朋友们在家开酒会的时候小露了两下。
想想令狐的事情,我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们都是好人,没有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都这个年代了,居然还为同性恋的事情差点闹出人命。观念这种东西真是根深蒂固阿,男同志的繁衍子孙的重大问题往往会让这本可接受的社会现象又变得扎眼。
"......接我......莘莘......来接我、接我......"
电话那边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不过我总算知道是小文了,只有他叫我这么恶心的名字。我心里越来越厌恶他喝酒了,一个大学生喝酒没什么不对,但是隔三差五地喝得烂醉就不应该了。
"你在哪呢?"
"......挂了阿......呃、呃......"
"先别挂,告诉我你到底在哪!!!"我最气他就是他神志不清的时候。
"......魅......夜......酒吧......"电话挂了。
"喂?喂?喂!"怎么说挂就挂?
"小莘,又你家那小孩儿?"何泽将报告书交给我。
"什么我家小孩,当我保姆啦。"我头疼地接过报告书。
"什么时候我去瞧瞧,这么让你头疼的男孩到底是怎么样的。"何泽笑着靠在我的桌边。
"随时恭候大驾。"何泽不知道小文是同性恋,肯定得先和小文打声招呼才行。
"我下礼拜可能有空,预订了!"
"行。那我先走了,他等我呢。"我急忙把报告书塞抽屉里,拿着钥匙就要出门。
何泽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小心点,酒吧易闹事儿。"
"我都这么大个人了,你还是少操这份心吧。"我急匆匆地走了。
何泽,是和我同一年进公司的,为人正直开朗,在公司里是和我走得比较近的,平时聊聊天,喝喝茶,倒也十分融洽。
等我赶到魅夜酒吧,那已经快打烊了。推开酒吧的门,里面昏暗的让我想窒息,我径直走到吧台。
小文趴在吧台上,一身的酒气。
"小文,小文,还能走吗?"我拍打他的脸,他就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算怕了你了,趴我背上来。"他不听使唤,我只好吃力地将他往背上拖。
小文比看起来重,他身上黏糊糊的,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背着他就要往门外走。
"先生,他还没有买单。"一个衣着整齐的男士笑着靠在门口。
"那个,现在都打烊了,钱......"我身上还不知道能有多少钱呢。
"那算我请你的,不过你下次一定要来光顾哦。"他走过来在我上衣口袋里塞了张名片。
"那......真谢谢你了!"
"时间不早,快送他回去吧。"他帮我们拉开酒吧的门。
"嗯!"我顾不得说什么,掏出钥匙,打开车门就把小文扔在车后座。
"你可真沉!"我拧了一下他的脸,"早给你准备了醒酒茶,快先喝点。"
他左右晃动他的头,我怎么也喂不了他喝下去,真是挑战我的耐性。我索性将手指伸进他嘴巴里,抻出点空隙就往里灌。他一下喝了好几口,也呛得不轻。
"这下可以清醒点了吧。"我转身就要去驾车。
他一把从背后抱住我,嘴里含混不清,"......怎么办......寂寞......我很......寂寞阿......不要走......"
我被他吓得不轻,使劲掰他的手就是掰不开,霍然看到那个酒吧老板还靠在门口盯着我们,我不禁有点窘。
"要我帮你吗?"
"不用!"我脸刷的红得厉害,急得扭头在小文的手臂上用力一咬,小文"唔"了一声松了松手,我用手肘将他往后一顶,把他的头撞在车门上,啪的一声,真响。
顾不得那个酒吧老板在后面笑,我开着车逃跑了。真窘。
"你给我下车!叫你呢!"我拍拍他肩膀,见没反应就使劲拽他的衣领。
"莘莘......寂寞......爱......哪呢......"一路上他就只是这几句。身为社会的小群体,寻求爱又可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至今未找到真爱,他们的几率岂不小到可怜?
唉,也许工作就能让自己忘记夜的空虚和寂寞吧。
"你,别,别走!"小文硬拉住我的手。
"不走,等你睡觉呢,好好睡。"我掖掖他的被角,一个孩子就要承受这些社会和心理的压力,真让我心酸。
"莘莘,和我......做吧。"

第 2 章
"莘莘,和我......做吧。"
我的脑袋像被雷炸开了花,动弹不得,"你......"一时间我感到口干舌燥。
他将我的手指放进嘴里,轻轻的吸允、添弄,那双眼睛简直是要将我拖进地狱里。
我用力抽出手,反手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我抓住他的头发,咬牙切齿的对他说:"告诉你!我他妈不是同性恋!以后要敢再打我主意,我绝不饶你!"
我摔门而出。
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让我防不胜防阿,我自己居然出手打人了。小文,你知道吗,因为寂寞而寻求身体的慰籍只会感到更空虚,更寂寞。
"莘,对不起,昨天......我不应该......"小文第二天在我出门前拦住我。
"过去了,就别想了。"我看着他那仍有浮青的脸。
"还有一件事,就是......昨天的钱......"小文低着头不敢看我。
"老板请客。不用还我。"我觉得我昨天真的吓到他了。
"老板?"小文抬起头来,眼睛里满是诧异。
"嗯。我先走了,晚上才会回来。"
"莘......"
"嗯?"
"对不起阿。"
"都说了没事了。"
想到是要还那个酒吧老板的人情,但是被他看到尴尬的一幕,面对他还是有点困难,欠人情太久还是不好,周六过去好了。
"小莘,你闷闷不乐的,怎么了?"何泽进来给我倒了杯咖啡。
"小文居然,哈哈,我像是个同性恋吗?"我靠在椅子上,脱下眼镜,轻轻的揉了揉眼睛。
"小文是同性恋?这可是你第一次告诉我。"何泽走到我的身后,用拇指在我太阳穴上揉按。
"嗯......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你歧视他们?"他是个按摩高手,在他的手指下,我舒服的想睡觉。
"不会阿,你喜欢他吗?"
"我当他是弟弟一样疼他。他明知道我不是同性恋的。"我像是又看见了他那双眼睛。
"你的温柔体贴正是他们寻求已经的归宿,你吸引着他们。"
"你怎么这么了解?"我拉下他的手,扭头看着他。
"要是我说我是双性恋,你信吗?"何泽笑着看我。
"想不到你......那也没什么,就算你是同性恋,我也认了。"我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
"你这样好象告白。"何泽轻轻的抚摸我的眼睛。
"说什么呢。"我转身整理资料,"周六你要有空就陪我去酒吧,我没去过酒吧。"
"你还能算是个现代人吗?怎么都没去过酒吧啊?"
"我就算有压力也不会上酒吧去买醉。"
"像你的风格,很理智阿。"
.....
周六,我带何泽回家了。一进大厅就看到小文和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在拥吻。
何泽倒是象司空见惯,我却有点尴尬。
"嘿!回来了?"小文推开那个人,我看到他的嘴唇红得发亮,赶紧别过头。
"嗯,这是我朋友,叫何泽。"
"你好!"
"你好!经常听小莘提起你,你就是小文吧。"何泽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我倒是第一次看他带朋友回家的。"小文笑笑,拉着他的朋友到房间去了。
何泽对着我笑:"我觉得他好像吃醋了。"
"搞笑,他那样像吃醋吗?"我打开电视机,"你看会电视,我下厨做饭。"
"你会下厨?我还以为你是叫外卖呢。"
"哈哈,会让你大饱口福的。"
我打开冰箱,里面昨天的菜还有剩,于是做了个五菜一汤。
"开饭了,咦?小文,你那朋友呢,怎么不留他下来吃饭?"
"人家眷恋的又不是我。"
"莫名其妙。"我看着何泽在一边偷笑真觉得奇怪。
"我知道这个!是江苏菜来的,叫‘拔丝楂糕\'!"何泽抢先就吃那个,其实那个是我想当饭后的甜点,同时用来帮助消化的,不过饭前吃这个能促进食欲。
"嗯--!不愧是莘莘!这植糕外皮甜而脆,内软且嫩,真真是酸甜爽口!"小文连夹了好几块。平时吃饭他也不会这么急,看来有人和他抢饭菜真能促进他食欲阿。
"小莘,这也是江苏菜吧,这叫什么来着......"
"这叫‘文思豆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是将豆腐切成豆腐丝,入沸水锅中略焯,去除豆腥气,然后在炒锅内加清鸡汤,外加清汤,放豆腐丝,笋丝,香菇丝,烧沸后撇去浮沫,加盐,味精,火腿丝和菜丝稍烩,出锅后......"小文菜还没入口就滔滔不绝。
"哈哈哈哈......"何泽乐得透不过气来,"小莘......他是你收的徒弟吗......"
"切!"小文自知口快,一张脸红透了。
"小文是江苏人,自然知道做法。"我也忍不住觉得小文可爱。
"那你怎么会做江苏菜呢?"
"我有时候会看烹饪的书,他嘛,吃不惯这里的菜,就顺便做做看了。"
......
小文和何泽边吃饭边看着我,偶尔聊聊,这顿饭吃得还算开心。
"待会我们去酒吧,你去吗?"何泽饭后和小文收拾桌子,我洗碗。
"去!我也要去!"小文跑回房间换衣服。
"小文,别去了,你喝酒太多了,别又喝得烂醉阿。"我跟进去劝他。
"不跟着你我不放心。"小文靠着我轻轻说。
"什么不放心?"我一把推开他,赶紧走出去对何泽说:"走吧。"
"小文,还不跟着我们?"
"来啦!"

第 3 章
和上次不同,这次我感觉到魅夜酒吧很热闹,但是一进门气氛就不太对。
眼到之处都是清一色的男子,可这也不足为奇,他们或只身一人,或成双成对,或三五成群,状似亲密。
"这是?"我心里明白了几分。
"Gay吧。"何泽轻轻的吹了声口哨。
小文也不说话,径直走到吧台。
"三杯啤酒,大杯。"
"给我们调三杯鸡尾酒就好。"何泽随后跟上。
我敢打赌,酒吧里八成的目光都投注在我们身上。我只好跟上他们,最后坐在小文的身边。
"幸好你们不是像小文一样,要是都上我这来喝啤酒,那我就不用做生意了。"酒吧老板笑着从吧台后面的酒柜转门出来。他让调酒师离开,取出杯子给我们调酒。
"哧!平民百姓就不准上这儿了?"小文不屑地接过鸡尾酒。
"哈哈,没有平民百姓也就不会出现王子殿下了。"酒吧老板看着我给我倒了杯白兰地。
"啊,我要鸡尾酒就好。"
"也许不同口味的会让你更心动。你可以叫我Eric。"Eric给我的感觉像混血儿,但是又不是很明显。
"谢谢,我叫林莘。"我接过他手里的白兰地,那琥珀色的液体在晶莹剔透的高脚杯里显得耀眼夺目。
"少喝点。"何泽附到我耳边说。
我看着微笑着的Eric,有点盛情难却。
"这位是?"Eric给何泽倒的是苏格兰威士忌。
"何泽。"何泽接过酒杯,放到嘴边喝了一口,"谢谢老板亲自招待了。"
Eric将东西收好,对我说:"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就到那里找我。"
我现在才发现酒吧的格局富有一种难言的魅力,吧台最左边设计的栅栏宽窄不一,缠着错综复杂的绿色藤蔓,从那一边透出暗蓝暗蓝的幽幽的光,与酒吧中心的紫蓝色的灯光相映,营造出一种高雅而暧昧的气氛。
"小莘,我看那个Eric对你有点意思。"何泽将手支在吧台上,扭头看着我,似笑非笑。
"胡说什么。"我心里还是有那么点慌,回头看看小文还在和一个朋友聊天。
从小文那件事之后我就变得对自己很敏感,自己根本就不是同性恋,小文只是一时糊涂才会想找我。
"小文好像也对你有意思,虽然他有其他的伴,但是你就像是在家中等他的那个唯一。"何泽盯着我,我觉得面红耳赤。
"别说了。我根本就不是......"
"别急了,你越急脸就越红。"何泽轻轻摸了摸我的脸颊。
"啊......"我赶紧拂开他的手,酒精在我的脸上烧得通红。
"你在干什么!"小文一把抓住何泽的衣领。
"呵呵,被你看到就算了。你吃的什么醋阿?"
"你耍流氓!"
"没耍你啊。"
"......"
"......"
他们要吵也不知道要吵到什么时候,看来我得先和Eric说一声。
我脑袋昏昏沉沉的,轻飘飘地走到栅栏的后面,那有很多小沙发和茶几,看来是会重要客人的地方。
人呢?Eric不在。
我顺着一个方向走,尽头有扇门。我敲了敲门。
"请进。"是Eric的声音。
我推门进去,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他。从他调酒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有一种贵族般的优雅,那种优雅让人着迷。
"你的脸很红,很醉人,看来白兰地真的很适合你。"Eric笑着站起来。
"我不太能喝。"我的脑袋太不清醒了,居然觉得Eric在诱惑我。
Eric用手指挑起我的下巴,欣赏的目光流连在我的脸上。
"Eric?"
"你这是羊入虎口。"Eric温柔的用双手搂住我的腰,唇在我脸上,耳朵上,头发上留连不去。他的吻很温柔。
这一刻我能确定我真的醉了,我以为我是一个和王子相爱的公主。
"今天先放过你。以后有的是机会。"Eric喘息着亲吻我的眼睛。
"记得以后经常来我这里,嗯?"
"......"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酒吧的,等我醒来的时候,床边是脸色铁青的小文。
"嗯......何泽呢?"我的声音很沙哑,口很干。
"给你水。"小文面无表情地给我递了杯水。
我也顾不了这么多,接过杯子就喝。
"你知道你被谁给盯上了吗?"小文语气里有种我读不懂的东西。
"......"我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Eric根本就是.....你和他根本不可能!"小文握紧双拳。
"我和Eric......"酒吧里的昏暗的回忆终于从某处钻出来狠狠地刺激着我的大脑。
"你说你不是同性恋,打了我一巴我认了,可是你怎么才不够一周的时间就和Eric好上了?"他盯着我,那双眼睛诉说着我在欺骗他,那仿佛就是一种控诉!
"我......"我能说什么,我真的被迷惑住了。
"Eric他是这个圈子里的老手,尽管对人友好和善,但是他在感情上却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你能享受他的甜言蜜语,但是绝对会为他的花心而遍体鳞伤!"
"你放心,我只是一时被他迷住,我根本就不会和他发生什么。"
"在你眼中,我果然不如他。"小文咬着唇,看着窗外。
"我告诉过你我不是同性恋。"
"那你却接受了他的吻!"
"那时候我醉了......"
"给我一个一样的吻......"
"......"小文的眼睛看得我的心开始慌了,我背过身去,"我头疼,让我静一会。"
"......我会等你的......"
门合上了,我的心却一团糟。

第 4 章
早上我离开的时候,没听见小文的动静,本想敲他的门问他要不要早餐,但是犹豫了又犹豫还是直接出门了。
车上我还在回忆,昨晚,我和Eric的事情在他们的眼中到底是怎么样的,或者说,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我又该怎么面对何泽呢?
"小莘。"何泽难得一脸严肃的一大早就出现在我的办公室。
"嗯?"
"昨天你是认真的吗?"
"我昨晚到底怎么了,我醉了......一点都不清楚。"我想我不至于酒后乱性吧。
"我就想你是喝多了。"何泽似乎松了口气。
"到底是怎么了,告诉我,我想知道。"我真着急了。
"......Eric说你已经是他的人了,命令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跳脱衣舞,你照做了,然后你的媚态吸引了所有在场者的目光,就是这样......"何泽苦笑。
"啊!"我跌坐在椅子上,"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来他给你喝白兰地还真是有预谋的。你真的酒后乱性了。"
"怎么办,这么丢脸的事情都做了,玩完了,以后我还怎么混......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我是Eric的人了?难道......我做了?身体没什么异样阿,难道......Eric的技术太好?还是不对......"看着何泽趴在桌子上笑得喘不过气来,我才下意识地住了口,"怎、怎么了?"
"你、你、你一急就找不着门......这一点我喜欢,哈哈,我骗你的啦,看把你急的。"
我虽然很想狠狠揍他一顿,但还是松了口气,"说!到底怎么回事!"
"比那更严重,他送你出来,你吻他,还抱着他不肯走。"何泽扳正了我的脸。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说的是真的,我是真的被Eric迷住了。Eric的风度,优雅而高贵,那张充满魅力的脸,鼻子,眼睛,嘴巴,一切都将我迷住了。
我和Eric不过才认识几天,我是不是一时迷惑我真的不知道,但我心里觉得他诱惑了我,是否同时我也诱惑了他?
"那你说,万一我真的变成了同性恋怎么办?"我又想起我给小文的那巴掌。
"你还是你,只不过,你会很烦恼,面临的压力多,也会遇到更多事......"何泽理理我的头发,"而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我对你的感情就会慢慢变质,出现Eric,小文和我对你的争夺战。"
"啊。"我不由自主的咽咽口水。
【同居—柳叶生风】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