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莲—原上小草

时间: 2016-07-01 23:08:14 分类: 今日好文

【莲—原上小草】

1
我长在天池的山顶上头,每天看著蓝天悠悠,天池的水很乾净,我喜欢风起的波浪拂过。
四周长著苍劲的松柏,我天天在这里任思绪遨游。
我是一株莲,一株不知道什麽颜色的莲。
因为我还没有开花过。
所以我不知道。
很可笑吧!身为莲花的自己竟然不知道自己的颜色是什麽?
不过,令人更纳闷的是,南方植物的我怎会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呢?
神奇的是我还发了芽生了根长了叶,只可惜没有开花。

一年四季不停的过,我身上的叶子也不停地变黄枯萎再换过。
现在我身上有三片叶子,有一片叶缘已经慢慢地变黄了,这是自我有记忆後数来的第二百五三片

我仍是悄悄地在这里生长,任自己胡思乱想。
虽然自在,但也带了点寂寞。
其实我希望有个人能陪陪我。

也许是老天听到了我历久以来的心愿,真的有个人来陪我。
这天清晨我睁开眼,正在伸懒腰的同时有个很大的声音吓著了我。
我想那大概是松树伯伯说的人类。
他大叫著:「天山雪莲!天山雪莲!我终於找到了!」
吵得我扑朔朔地发抖,这人真是好可怕,不懂他要做什麽?
我细细地打量他,他全身脏兮兮的,又臭又黑,我看到就讨厌,索性不理他,继续赏我的蓝天,
望我的月。

隔天,他又来到我的身边,这次我又吓了一跳,他好像变了一个人。
不像昨天那麽臭那麽黑,今天的他香喷喷的,看起来...嗯,有点好看吧!
他的精神很好,只是我仍不知道他为何一直望著我瞧。
那眼神活像是松鼠弟弟告诉我蛇大王盯著他瞧一样。
有点可怕。
我觉得我的心因为他的眼神而颤抖起来,真讨厌这种感觉。

也许这人也很无聊吧!我无聊的时候也喜欢跟鸟儿聊天,但是...
这人头脑一定有病!他竟然跟我聊天,我是朵花呀!
喂!看清楚点,花是不会说话的。
可是他依旧说个不停,我捂住耳朵懒得理他。

第三天,他还是对我不停地说话,我只好勉为其难地听著,偶而对著他点点头。
说明白,我才不是附和他的话咧,是因为今天风不停地吹过来的关系。
他说:「我要在池子旁盖间屋子,这样我只要朝窗外看,就能每天见到你了,很不错的点子吧!

於是,他真的在池子边搭了间茅屋,然後不停地忙进忙出,一下子撑支架,一下子铺茅草,看得
我头昏眼花。
忙了几天,简陋的小屋子总算搭建好了,而我,也总能在抬头时从窗子瞧见他在屋子里的身影。

这天,一只小蜘蛛弟弟爬到了我身上,居然在我的身上结了小小的网,我觉得好痒,想告诉它你
在这里是捕不到食物的,到山下去也许会吃得比较饱。
蜘蛛弟弟认真地守在织好的网上,让我不忍心泼他冷水,只好让他在我身上住了一个晚上。
然後才想起来,今天我都没瞧见那个人。

早晨,网上闪著晶莹的露珠,就在我欣赏可爱的水光时那人来了。
他笑著说:「才一天不见你身上就结了蜘蛛丝,那我再几天没来不就长蚊虫了。」
胡说八道,花哪会长虫,这池子可是乾净得连蚊子也没有下蛋呢。
他拨掉我身上的蜘蛛丝,没料到他的动作如此轻柔,弄得我的身子细细颤抖,又痒又难受,他手
上的温度好暖和。
我对他说:「别杀蜘蛛弟弟。」一时间我竟忘了他听不到我的话,我骂自己笨,大概是他每天对
我说话让我产生错觉的缘故。
可是...
「好,我不会杀它的。」他竟然如此回道,我的心为之一颤,我知道他是听不到的,只能说他的
心地很善良吧!
我看著他把蜘蛛弟弟放到一旁的树上,然後回过头来对我笑意一绽。
真是恶心死了,这人,我对他的好感瞬间降为零,哼。

我发现他每隔几天就会不见,原来是下山去了。
我知道山里没什麽食物可以吃,又寒又冷的,连野兽都很少出没,所以我的疑惑也越来越深,这
人为何要到山上来呢?
还每天不停地看我,对我说话,真是奇怪极了。
我明白他听不到我的问话,可还是在心底不停地嘟嚷著这奇怪的人。

2
有一天,他对我说:「你知道我住在哪里吗?我告诉你喔~我住在很远的地方,叫歧县里的一个
小村子中,我的妻子她生病了,看了无数个医生都束手无策,後来一位医生说,只要我找到天山雪莲
那我的妻子就有救了。
可是我要上哪儿找这传说里的东西呀!我找了好久,在外头找了三年又八个月,爬了无数座山头
,翻了无数个湖泊,就是没看到传说中的莲花。
後来呀~我遇到了一位神仙,他指著北方,於是我不眠不休地往北走,又走了两个月,终於才到达
这里。」
他说了一大段话,我没有以往的不耐烦,只是觉得心底有点酸酸的,他这麽辛苦,一定很想救生
病的妻子,同时,也一定很爱她。
可是他走了这麽久,她的妻子还会在家里等著他吗?会不会已经病死了呢?
他接著说:「幸好我现在找到了,真的很高兴。」
他笑笑地说,可是笑容里却有著无限的惆怅与感伤,我知道他的心在泛疼,也许他也跟我一样,
想到了他那位卧病在床的妻子不知是否依存?
可惜,我是花,不知怎麽安慰人,也就打消这个念头了。
只是,看著他那笑得难看的表情,我突然有点羡慕他的妻子了,有人会为自己牵心挂念那是怎样
的感觉呢?
我没嚐过,因为会有谁把一朵普通的花放在心里呢?
我想,应该没有吧!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人来这里的目的了,我想我应该好好地担心自己的安危,可是我却没有任何害
怕的感觉,大概是因为那人的眼神很温柔吧!
我在想著,他何时才会动手呢?为何过了这麽多天还不把我连根挖起?好快点回去救他的妻子呢

「大夫说,要雪莲的莲子来入药才有用,看样子我得等你开花了。」
他再度地解决我的疑惑,原来要我开花结果的莲子呀!
真是可怜,我用著怜悯的眼神望著他,我是不会开花的,我活了这麽久一次也没开过,真想告诉
他,叫他甭等了,快点去找别的雪莲比较快比较实际。
只不过这人仍是傻里傻气地对我笑著,真是可怜,难道这人不知道这里是北方吗?而且开花的季
节早已过了,就算我会开花也得等明年了。
◆◇
难得地,山顶上下了雨。
这山地势颇高,往常都在山腰处凝云成雨,可是今早我却被雨滴吵醒。
不愧是山上的雨,雨水很冰,一开始我还挺兴奋地,对著睽别已久的雨水张开怀抱,心想今天可
以好好洗个澡。
一滴、二滴......漫漫细雨却成了小石子大的雨水,偶而还夹了点冰珠,刮得我脸皮好痛。
瞬间,倾盆大雨打得我东倒西歪晃来晃去,冷得我扑朔朔地发抖。
我颓废地垂下头,心想等那个人起床大概会嘲笑我怎麽这麽娇弱,哼,如果是下雪我就不怕,可
惜这雨我太少对付了。
果然,那人也被急淅淅的雨声给唤声了,只见他撑了把伞走来。
然後,我发现打在我身上的雨丝不见了,而我被雨打得冒金星的眼睛终於可以看清现在的情景。
他竟然在为我遮雨,察觉这个事实,我的心刹时窜过一阵战栗。
唔,我还真不知要夸他天才还是说他有毛病,这人呀!真是无法用我的逻辑思考去预测他的行动

他开口道:「真是难得的景色,这里本来就够漂亮了,等这场雨下完一定美呆了。」
我看他的表情是閒适愉悦的,彷佛这雨是场自然的飨宴,而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
他将一只手伸出伞下的庇护,盛了点冰凉的雨水,放在唇畔试著温度,他说:「这水还真是神奇
,明明没有翅膀竟可以飞到天上去,成雨成雪成海成湖成河川,到哪儿都有它的痕迹,几乎可称之无
所不能了。」轻轻地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自嘲的微笑:「如果我也能像它一样就好了。」
我不懂他的笑容,更不懂他的话语,当人不好吗?有很多的烦恼吗?
呃...也许没有雨水那麽逍遥自在吧!为了终止我的头继续变大,最後我只好下了这样的结论。

「喏,雨变小罗。」
滂沱的雨势渐缓,小石子大的雨滴变成了毛毛雨,我顺著他的视线朝外望去,澄澈的池面泛起了
阵阵涟漪,就像我心里头那股不知名的情绪,慢慢地扩散开来,攫住了我整个思绪。
「瞧,这里变得更美了吧!」他对我笑道,那微笑的表情好和煦,我内心深处竟希望他能永远这
麽对我笑著,然後不要离开我。
我想我一定疯了,一朵花会发疯是件多麽不可思议的事,我居然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所以这罪
魁祸首肯定就是这个人,谁叫他每天三不五时便在我耳边罗哩八嗦的。
对,一定是!
一定是...一定是这样没错......因为那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嘛...
不可能的......
我不过是朵花而已...
没由来的,我突地有股想哭的冲动,我想大概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待我这麽温柔的朋友吧,我这样
想著。

----
呜呜,又被退了...真伤心呀..><...

3
我们相处了很久,从他来到这个山头起已经有一百多个日子了,最近四周的动物们都迁下山去了
,算算,这山最寂静的季节快要到了。
我不停地催促他叫他快下山,想当然尔,他根本就听不到,虽然我吼得声音都哑了。
而他,只是不停地对我说:「嗯,我很耐心的,让我再陪陪你,等你开花结莲子。」末了,还唱
起了自编的等莲歌,听得我差点吐血。
唉,我不理你了。

诚如我料,冬天来临了,今年的风雪比往常来得早。
那人还是每天都会来看我,而我也察觉他穿得衣服愈来愈厚,只可惜,似乎不够保暖,这天他对
著我直咳嗽,看样子一定是昨晚上的大风灌进了那间破茅屋里,害他染了风寒了。
我有点心疼地看著他,希望他快点下山去找医生,然後等风雪过了,不,是等春天来了再上山来
,可是他依旧挂著一副淡然微笑,对自己的病情不痛不痒。
傍晚,雪突然地停了,山上一片静悄悄地,连声虫鸣也没有,我知道这是暴风雪来的前兆,心里
开始忧心茅屋里的那个人,这样下去,他一定会被困在山上的,到时没水没饭他要怎麽活?
太阳落下山的前一刻,他又来看我了,这次他撑了一把伞牢牢地插在池畔。
「你待的池子也开始结冰了,我想再过不久就要下大雪了,这把伞就送你用吧!」
他笑著说,而我却很难过,我知道我们要分离了,他是来向我道别的。
你这笨蛋,快点下山去吧!最好永远都不要再上来。
雪,落下来了,大雪要开始下了。
强劲的风也开始在我耳边呼啸,我看著他一步一步地踱下山去,直到我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

天空是沈郁的黑,四周没有任何点光线,一股好久不复有的感受又回来了,我觉得好寂寞。
少了那人聒噪的声音这里居然是那麽地安静,好安静,我的心竟再也装不下别的声音了。
大雪落在伞上发出沈重的闷哼,风越来越强,吹得纸伞不停地晃动。
啊!我的伞!
看著被风吹远的伞,心里惋惜不已,那是那人留给我最後的东西,也是惟一他送我的东西。

我垂下头压低自己的身体,温暖的池水已经结冰了,我得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然连自己也会结
冰而被风吹断的。
雪打在我的身上没雨那麽痛,可是却很沈重,我努力地避开,否则会被雪压坏,正在我尽力奋战
时,我竟然看到了那个人。
天啊!那个笨蛋又回来做什麽?
只见他握著忽明忽灭的火把,蹒跚地行到我身边。
「唉,风雪太大了,四周又太黑,根本无法下山去,只好回来陪你了。」他看我的伞被风吹不见
了,又进屋里把桌子椅子搬了出来围在我的身边。
我一边看一边骂,这笨蛋,你对我这麽好干嘛!你好好对待你自己,瞧你的嘴唇都冻得发紫了。
只见他把一切弄妥坐到我的身旁,「让我陪你一会吧!如何,这浩大功程搭得不错吧!咳咳...」
说到一半他就咳个不停,看他方才那麽有活力地搬东扛西害我忘了他有病在身。
看他咳得越来越急,脸色愈来愈苍白,我知道他的病又加重了。
雪又下得更大了,可他却毫无要离去的迹象。
我开始著急了。
你不知道我已经挨过无数个冬天,这点风寒对我来说不算什麽,请你快点进屋去避避风雪吧!
我好急,因为这人听不到我的话,我好怕他会这样冻死。
可他却给了我这样的回话:「本来我是为了求莲子而来的,不过现在我好希望看到你开花,那时
你一定会很美吧!」
他微笑地对我说著,可笑容里却没有往常的暖意,我睁大了双眼望著他,为什麽?为什麽你还不
进屋子里?我知道我的眼泪开始掉了,这人会冻死的。

「你别哭。」他道,「其实...我可以听见你说话的声音,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偶而可以听懂你在
说什麽。」
他的话简直是晴天霹雳,我吓到了,骗人!他一定在开玩笑。
「是真的,我没骗你,一开始我也被吓到了,还以为我旅行太久出现的幻听,後来一直听到你的
声音才知道是真的。」
咦?咦?
「所以...你别再哭了,既然我被困在山里了,饿死跟冷死我选後者,就让我临死前好好陪陪你吧
!」
不、不,我不要、我不要这样。
我不要你死掉!
你想要莲子我给你,你的妻子还等著你回去救她呀!求求你快进屋去,求求你......

可,不管我再怎麽呼喊,那人还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4
不,眼睛不要闭上,求求你。
谁,谁快来救救他,我不要他死掉,不要。
「呃,你在叫我吗?」突兀地,一个带著笑意的轻松语调在我的头顶上响起,我竟看见了一个浮
在半空中的人。
啊!他一定是神仙,我直觉这麽反应。
神仙啊,请您让我开花,求求您。
我对他祈求,告诉神仙这人要我的莲子救他的妻子,希望让我开花结果,然後让那人有活下去的
动力。
「可是你的开花时间还没到啊!而且开花後你就不存在这一界了。」神仙有点烦恼地说道。
没关系,我要为他开花,他要莲子我给他,没关系的,就算我结果後死掉也没关系。
如果我再不开花,他会冻死的。
我急得胡言乱语,已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麽了。

「好吧!我就帮你吧!嘿嘿。」神仙似乎很高兴可以大展身手,他将双手翻来覆去,比了无数个
姿势,然後我发现四周变暖和了,我的身体也热了起来。
我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生命的流动,生命的泉源全流向我的头顶,凝聚著,愈来愈热。
我知道我要开花了,嫩绿的花苞渐渐地成长,越来越胀大,我全身的动力也越来越急促地凝结著

似乎在挣扎,有东西要破壳而出般地跃动。
你快看呀!我要开花了,为你而开的花,你快醒来吧!
我对他不断地唤著,而我满意地看见他睁开的双眼里有著欣喜。
「原来你的花瓣是白色的,是朵白莲呢!终於看到你开花了。」那人说著,语气里充塞著无比的
满足,听得白莲不自觉地颤抖著。
纯白的花瓣层层堆叠,洁净得发出莹光,像团无法和黑暗融合的光芒,在黑夜中不断地发光发热
怒放,光彩夺目,柔和耀眼。
那人惊喜著,从来未见过如此美景、如此美丽的花朵,他由衷地赞叹:「我很喜欢你,真的,你
是我一生中见过最美丽的花了。」
哼,谁希罕你的喜欢了,我可是一朵骄傲的白莲,你不许记著我,不许。
白莲以极快速的时间凋谢了,仅管如此,那盛开繁茂的璀璨光景早已被记忆在那人的心底深处,
永远而深刻地烙印著。
於是,暴风雪停後,那人带著他结的莲子下山去了,而白莲则发出满足的叹息。
他开花了,知道自己是朵白色的莲,然後...然後也知道被一个人挂念的滋味,原来是有著淡淡的
幸福。
他对这一切都相当地满意,终於可以安心地闭上眼回归尘土。

我像是睡著了,很安心地睡著,我不知道花朵死了会怎样,只是......
四周暖洋洋的,好像平日太阳公公照在我身上的感觉。
真奇怪?
我缓缓地睁开眼,哇!
天呀!我有手...这是脚?好奇怪的感觉?
我不是死了吗?
我纳闷地看著自己新身体的模样,还是不知道怎麽一回事。

「难得我看你蛮顺眼的,所以就帮了你一把。」神仙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了,他变出一套衣袍递
给他:「喏,先穿上吧!」
等白莲把衣服穿好,神仙又道:「现在起你也算半个仙了,只要你继续修练提高你的道行,就可
以为神。」
「神?你说我?」白莲不可置信,一切犹如梦境般茫然。
「对呀!你难道一点自觉也没有?你生长的地方仙灵之气充沛,而你又是天地孕育的一朵奇葩,
所以其实你最後的宿命就是拥有神格成为神,我只是帮了你一把让你提早变成神仙罢了,嗯,大概提
早了五百年吧!记得谢我喔~嘿嘿,呀~你到天庭报到时记得报上我的名,保证你连跳三级,记住啦!

神仙说了一个名字然後霹雳啪啦地说个不停,听得白莲头都晕了,等到弄懂话中之意,一看,才
知道神仙已经不见了,而四周也恢复了原本山里的景色。
「啊~原来我变成神仙了呀!」白莲不自觉地再说了一次,想好好地再确定一下,他对自己捏来拍
去,直到脸都红肿手腕都瘀青了他才敢肯定。

那,那个人呢?心里冒出了那人的影像,他突然好想看看他。
白莲怀著殷切的期盼下山,才知道自己睡了一个冬天,山下都是春光明媚的景色了。
感叹一切的神奇,还不懂使用法术的白莲只好沿途向人询问一路步行到那人说的城镇。
他花了好久的时间终於走到了歧县,神仙给他的衣服也磨得破破烂烂的,以往爱乾净的他现在却
一点也不在意,他只想好好地再跟那个人说说话,因为,他还不知道那人的名字。
既然不知那人的姓名,白莲只好到县里的每个村子挨家挨户地询问。
「这位老伯伯,我想向你问个人,你们村子里有位老是穿著青色衣衫的人吗?他有个常年卧病在
床的妻子,老伯伯,你有认识这样的人吗?」
龙锺的老伯伯颤抖抖地道:「啥,你说啥?」
白莲只好不厌其烦地再敍说,直到老伯伯突然啊的一声:「你说是阿空那小子嘛~他小时候多会
惹事呀,老是把我种的稻苗拉高,幸好他进了学堂就懂事多了。」
老伯伯又东扯西扯说了一堆,好不容易白莲才拼凑出来那人的住处。
总算,他走到那人住的地方,远远的,他可以从敞开的窗户里隐约地望见那人的身影。
好熟悉,好怀念,而他的身边则有著另一个不认识的女子,想必就是那人的妻子了。
不时地,传来他们两人的轻声话语,偶而夹带了几许笑声。
白莲走上前去,他轻轻地敲了门,那人应声问道:「来了。」
门缓缓的开了。
「请问有事吗?」那人开门一看,眼前是位衣衫褴褛不认识的陌生人。
「可以跟你讨杯水来解渴吗?」白莲问道。
只见他点点头走进去唤了妻子,随後拿了一壶水及一些乾粮出来。
「也许你还要走很远的路,虽然有些微薄,还是请你收下吧!」
温柔的眼神,温柔的话语,这人还是跟记忆里的一模一样,是个温柔的大好人。
「谢谢你,可以请教你的大名吗?」
「鄙姓陈,单名空,兄弟,路上保重。」
「谢谢你,陈空。」再次道谢,白莲转头走了,看著他们幸福地活著,他很满足了。

陈空掩上了门扉,一抹淡淡的香气拂过鼻尖,他再度打开门,可却已见不到那个人了。
「怎麽了?」妻子柔和地问。
「不,没什麽,我们进去吧!」
再转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街道不知为何让他的心里浮起了一丝惋惜。
而耳边彷佛还飘著那人方才道谢的声音。
----
下午要出门去了,这篇是今天最後一贴,明天想贴《玫少》的番外,主角是小信,想看的大大记得来
喔~~~~^_^

 


【莲—原上小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