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男男事件簿—souvenir

时间: 2016-07-01 21:37:32 分类: 今日好文

【男男事件簿—souvenir】
事件一
......我知道这个名字很俗俗俗......本来我在取名这方面就没天分......无奈看天......
总之是,新人新人,望请指教.
by souvenir

男男事件簿
蓝蓝天空,白云飘飘,世界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好。
在一幢半新不旧的公寓房的三楼B座,住着一对情侣。
一对同性情侣。
比较高的那个,叫恪;比较矮的那个,叫洛。
他们的相识,很戏剧化。简单来说就是本来写给恪的情书由于信封上的字迹太过潦草误送到了洛的手上而本着曰行一善原则去赴约的洛被恼羞成怒的女孩子明嘲暗讽了一番而后吞不下这口气的洛找到了其实很无辜的恪不管三七二十一发泄了一顿而莫名其妙的恪打听到了洛的年级班级后去堵人......一来二去两人就认识了,再来就是很俗的天雷勾动地火,在一串以讹传讹的爱情故事之后,两人终于--恋爱了!
王国维说,人生分三个阶段。一曰:"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二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三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苹那时就说,爱情也可以照这么分三个阶段。
这个苹,就是当初那封阴差阳错的情书的主人。后来三人到成了好友,可见人生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事。
三人打打闹闹,曰子就这么过着。从大学到工作,他们间会发生很多事,而你我皆是看客。

(一) 是我顺着你,还是你宠着我
某曰,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正是约会好时节。
某男,身高175公分左右,与某女,身高155公分左右,在当街......‘吵架\' - -+
"死洛!你怎么能这么样呢!气死我了!"某女不顾淑女风范地叉着腰表演河东狮吼。
"苹,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某男一脸莫名,乖乖任人吼着。
"你不能这么顺着他啊!这样只会助长他的占有欲,到时候你烦死你!哭都来不及!"某女气极了抓住某男的衣领,恶狠狠道,"小心你这么顺着他,他觉得没趣了,就甩了你!"
"是,是,是我不对。苹你别生气了,对皮肤不好。"某男好脾气地劝道。
"你知道就好!一定要改!我还有约会,先走了!"某女说完,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潇洒地走人了。
留下某男背立在萧瑟的风中,肩膀微微颤抖,咬牙切齿道,"......丫的恪你个混蛋又干了什么!"
遥远的城市另一端,某男,身高188公分左右,忽觉一阵阴风吹过,硬生生打了个寒战。
恪今天特别提早下了班回家,提着满手的鱼菜肉蛋,完全的家庭‘煮\'夫形象。进了门才发现洛那小子不在家,正奇怪着呢,没听那小子说今天要出门啊?再说了,今天啥曰子要出门也不能今天啊!心里数落着这小混蛋,手上的功夫到也没停,恪就窝在小厨房里摘菜打蛋杀鱼宰鸡,忙得是不亦乐呼。洛回来的时候,正好恪的晚饭也煮完了,正摆盘上桌呢。
洛这人有一缺点,就是看见了吃的比看见他亲爹还高兴,立马什么事都不记得了。本来他正准备回来找恪算苹的帐,看见一桌菜就把这茬忘了,忙着冲进厨房洗了手出来,眼巴巴看着恪端菜盛饭递筷子--开吃!
恪笑眯眯看洛吃得欢,帮着添菜盛汤的,绝对是贤惠到了极点!为了能煮出这么一桌佳肴,这厮可没少下功夫,光凭毁了七八个厨房就可见其惨烈程度!可见着洛那小子吃得开心,恪这心里也甜滋滋的,起码这胃给我抓住了吧!
吃饱喝足,两人也移师到了客厅。
所谓饱暖而思淫欲,就是指下面这种情况了。
当恪深情款款地对洛说今天是我们认识7周年,交往6.8周年,初吻6.7962周年,初体验6.5491周年,同居6周年的伟大曰子!
洛便很配合地感动地看向恪喃喃道真没想到你记的那么清楚,当初我们见面我给你的那拳果然是我们的订情信物!
然后恪很温柔地笑着亲了洛一下说亲爱的春宵苦短我们就直奔主题吧!
洛礼尚往来地回亲了恪一下甜甜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么今天我就是你的礼物了•
一来一去间两人进了卧室,关门,落锁。
于是那一夜就像过去的很多一样,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洛晕忽忽地醒过来,往恪怀里蹭了蹭,突然想起了什么,睁开眼用力摇醒了恪。
"干嘛啊?一大早的?今天不是休假么?"
"喂!你给我醒过来!说!你怎么惹苹啦?"
"...什么事啊?和她有什么关系?"
"昨天她把我逮出去当头骂了一顿,肯定是你又惹到她了!"
"没啊!谁知道这小妮子又玩什么?"
踹!"你招不招!"
"好了,我说。也没多大事,就是她让我跟你说这星期天要和你出门买CD,我说你那天没空,那丫头就火了,说我把你整个拘禁了什么的。"
"也是,现在都和你腻在一起......不过,我这星期天没事啊?"
"谁说的!你不是要和我去买鞋。"
"是吗?苹气得跟什么似的,还诅咒我们分手,你是不是说得话特难听?"
"绝对没有!那小丫头绝对是迁怒,估计是别的地方受了什么气了找地发呢!"
"算了,小事。......这星期天我们真的要去买鞋?我怎么都没印象啊?"
"这很正常么,因为我刚刚和你说啊。"露出闪亮的大白牙。
"你......"瞪瞪瞪。
"去不去啊?"眨眼睛。
"......去。"翻白眼。


事件二
(二) 工作
洛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平时的任务就是查查稿,对对版。不过,现在社长给他派了个新任务--催搞。
这催稿,也是一门学问。不能逼得太紧,想那兔子急了也咬人呐;不能太松,没人催就没激情啊。其间的尺度把握很重要,要让人被催了还没感到你在催他,心甘情愿地把稿子给你写出来。
以上,就是恪听到洛的新工作时给的意见。
洛听了立马一脚踹过去,说,你这说了等于没说,这谁不知道啊!这次的可是我们出版社里出名的硬骨头,特难啃,听我同事说了,这人你跟他说什么他都笑脸迎人的说好,可就什么也拿不出,最后基本是催的人给唬弄回去了。这帮文人谁说得过他们啊!
恪马上陪上笑脸,哄道,那也得试试啊,难保他给你唬弄过去了呢?
洛扑到沙发上,抱着个大抱枕,闷闷道,真不知道这次谁陷害我呢,什么人不好催要去催那人!
恪笑笑,揉着他的发,问,说了半天,那人谁啊?
洛扭头躲开,别扭道,痒,你别弄了。那人叫肖小小,笔名24,背地里人都管他叫三八。
恪作若有所思状,不出声。
洛觉得奇怪,咋没声音了呢?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有爆笑声么?抬头看,恪那家伙眉头紧皱,好象在想什么东西,憋不住推了他一下,你怎么啦?
恪看着他,慢慢开口,洛,那个,你刚才说的话,苹前两天也和我说过......
什么!洛大叫道,她要和我抢生意!
你别激动啊。恪觉得头开始痛了,苹是做秘书的和你抢什么生意啊!
洛汗笑,那也是。对了,她怎么会提到这人的?
恪严肃地看着洛,道,那是她的新男朋友。
哦~~原来是新男朋友啊,我说呢......什么!!!男朋友!!!洛一下子坐了起来,拉住恪的衣领,问,真的?
真...的... 恪有些呼吸困难。
洛笑得贼贼,真XX太好了!苹那丫头终于做了件好事丫!

当下洛就乐颠颠给苹挂了个电话,两人开始煲电话粥,经过2小时45分39秒的讨论后,达成共识,决定下一步作战计划。

第二天,洛就以苹的‘青梅竹马\'身份接见了肖小小。
这肖小小人可一点也不小,比洛还高出了半个头,站旁边的苹到真是小小的那个依人了。
两人一见面也不生疏,马上称兄道弟起来。这肖小小到也是热情,两杯咖啡下肚,什么话都倒了出来,听得洛直后悔自己不是跑新闻的狗崽队。苹那小妮子听到后来觉得无趣,在桌下直踹洛,想你也快些进入主题丫,我们还要约会呢!洛被踹的生疼,你想么这可是高跟鞋啊!立马乖乖把话题引到了工作上,说什么我都叫您哥了下回的稿子您可不能再拖了再怎么着也得看着苹的面子吧再者说了您能忍心让我被我们主编蹂躏......一连说了五分钟楞没换气,听得那人也一愣愣的,苹便在旁边帮腔,你快答应啊答应了我们好去约会了电影快开始了我都想看好久了......两人这么联合轰炸下,肖小小同志终于举起了白旗。

后来恪问洛,你那什么肖三八,到底是写什么的?
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每天你看报纸吗?
恪乖乖回答,看啊。
洛摆弄着他的仙人掌,说,那不就得了。
恪把他拉过来,可我没看到他的文章啊?那人到底写什么的?
洛挣开,你看那中缝,对,就那儿!
恪瞪着洛,搞半天就是这玩意儿?!
洛不乐意了,什么叫这玩意儿!每天想着怎么吹牛也是门艺术!
恪笑起来,你们社长还是真看得起你,让你担当这么重的任务。
洛扑过来,你什么意思!小看我啊!
恪搂过他,笑,没啊!你也别弄你那仙人掌了,我们好久没亲热了。

......
......
......
之后,我不说你们也知道。
两人离开的客厅里,一张报纸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中缝里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个字--星•座•运•势


事件三
(三) 浪漫......那是什么东西?
2月14日,真是罪恶的日子。
洛边掏钱包边想。
男生和一群女生挤在一起买巧克力就够引人注目的,何况还是个清清秀秀漂漂亮亮的小帅哥。
洛忍着满头黑线,迅速拿了包巧克力买单跑路,心里把恪那小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那厮不知发什么神经,心血来潮想要情人节礼物,还必须是巧克力。软磨硬泡了3星期,洛终于是抗不住了,只得答应他7年来的第一次情人节‘许愿\'。
但是,现在洛非•常•地•后•悔!
想起刚才那帮女生想把他生吞活剥的表情,洛就忍不住寒颤。
还有收银台小姐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真是让人背脊发凉。
天晓得那帮女生在想什么!
洛愤愤走在街上,手里的纸袋几乎捏变形了。
路人无一不感到彻骨冰冷--2月飘雪,白色情人节 ^^b
洛回到家,恪正在看电视。
洛不说话,阴着脸把手里的纸袋扔给了恪。
恪也不介意,乐呵呵打开纸袋,拿出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笑得很HC。
恪用力把洛拉到沙发上并排坐,人自动缠了上去,笑道:"洛亲亲,你真的去买啦~~好感动噢~~"
洛不耐地想推开恪,未果。"男子汉大丈夫!说了就要做到!"抬起头来瞪恪,"你的承诺呢?也该兑现了吧。"
恪在一旁大力点头。"好啊~~好啊~~洛你今天说什么我都答应......不过,先收下我的情人节巧克力吧!"说完便将手里的纸袋又递了回去。
洛傻在一边,随之而来是愤怒,丫的小样,早知道这样我何必那么无聊地去买这东西!
恪还在旁老神的笑道,情人节有收到喜欢的人的巧克力是浪漫的事噢!

/////////////以下暴力镜头屏蔽/////////////
其实,恪那厮对于‘浪漫\'一词有很大执念--
话说,某天,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好......停停停!错了!重来!
对不住啊,重来。话说,某天,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名字带心字旁的某人笑眯眯对名字带三点水的某人说--今天我们吃烛光晚餐。
某三点水的人看了看手腕上的荧光表,面无表情地说,都23点了,改夜宵吧。
某心字旁的人汗笑点头,那啥,你再等一下就好。
于是,10分钟过后,两人就围在点了一溜蜡烛的桌子上,吃•火•锅。
热腾腾吃了一半的光景,某心字旁的人突然拍了下脑门,直叫忘了忘了,回头往厨房跑。
某三点水的人无动于衷,继续进食。
不一会儿,就看某心字旁的人拿出一瓶红酒两个杯子,乐颠颠地回来了。
某三点水的人无动于衷,继续进食。
某心字旁的人倒了酒,忙着要和某三点水的人碰杯,还拽洋文,切死你!我!
某三点水的人无动于衷,继续进食。
某心字旁的人急了,说,这酒可是96年的法国红酒啊,我俩月工资啊!你可别不给面子!喝不了等明儿就成醋了!
某三点水的人终于抬头看某心字旁的人,撇撇嘴,乖乖拿起杯子。
切死!

既然开了头,停下来可不容易。两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红酒瓶里的水位渐渐下降,这晒都跑人脸上去了。
等喝完的时候,两人舌头都不利索了。
洛趴在桌边,问,你......怎么......呃......今天想起玩这个......?
恪慢慢笑起来,怎么样......还算浪漫吧?
洛翻一白眼,浪漫什么啊!......红酒配......火锅?......亏得你...能想出来......
恪摸了摸鼻梁,没......没办法啊!钱都拿去买......红酒了,就火锅......便宜么......
洛瞪他,败家!多......多浪费啊!
恪无辜,这......也不为了你么......

众所周知,火锅缺不了羊肉,羊肉是热性的,汤料是滚烫的,红酒是催化的......咳咳......那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再比如剪了楼下花园的月季说是玫瑰,去游乐园必坐摩天轮,去餐馆只点情侣套餐,中秋在小区里放烟火......
只是......每次都适得其反。
剪了楼下花园的月季说是玫瑰--被居委会阿姨发现,罚了50。
去游乐园必坐摩天轮--碰上了百年不遇的停电后,洛死活都再不坐了。
去餐馆只点情侣套餐--第一次吃便泻了2天,人整个脱力。
中秋在小区里放烟火--引起小型火灾,还好及时拨了119。
......
so......洛对‘浪漫\'一词敏感,也是不得以的。

2月14日,23:58。
恪顶着国宝级的尊容,趴在床上,已是半梦半醒中。
洛正擦着微湿的头发,坐在床边。
他转头看了看钟,轻轻地以不压到床上的人的姿势,附在那人耳边,咕噜了一句什么。
床上的人觉得痒痒,动了动身子。
他看着笑了笑,扔下毛巾,在旁边躺下,闭上眼,睡去。

第二天一早,洛便在魔音贯耳中醒来。
"洛~~~昨天你收了我的巧克力,别忘了3月14日的回礼啊!"某人笑得很欠扁。
于是,两人新的一天又从打闹欢笑中开始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Bonne Valentine!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事件四
(四) 都是相亲惹的祸
恪是个好同志。--某某领导如是说。
恪么,挺能干的,又乐于助人,人挺好的。--某某同事如是说。
恪?哦,就是住对门那个高个的小伙吧?嗯,人不错,上次还帮我搬米上楼。--某某邻居如是说。
恪啊?好人啊!绝对够哥们,问他借钱准没错!--某某狐朋狗友如是说。

你说,那么好的人别人能不打主意么?
洛愤愤不平地咬着盒饭里的鸡腿,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看得邻桌的同事一阵心惊。
同事A比较不怕死,主动凑上来问:"洛,怎么了啊•给哥哥说说。"
洛回他个白眼,继续蹂躏早已伤痕累累的鸡腿。
同事A锲而不舍,继续追问:"瞧这气的,该不是感情问题吧?"
正中罩门!
‘咔嚓\'一声,鸡腿的骨头断了。
同事B实在是看不过去这鸡死后还要受凌虐,上前解围道:"我们洛也是新时代的好青年啊!哪家的姑娘那么没眼光?"
"咔""咔""咔"这次断的是旁边的鸡爪子。
同事C语重心长地开导洛:"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独恋那一枝。"
"啪"饭盒给砸了下来。
"TMD谁说我失恋啦!!!"

**********************************************
"哦,原来是情敌啊!那你死人脸干什么?"
"就是,就是,那么点小事。"
"洛你是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啊?"
"有情敌是好事,说明你眼光高明啊。"
"情敌越强,情人越好。"
"当然情敌也不能太强,不然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到底还是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啊。"
"不过话说回来,洛你小子啥时候有的女朋友,都没和哥们说一声!"
"就是,说!搞地下工作几年了都?"
"洛你保密工作做得到好,前两天还听财务处的何大妈说要给你介绍对象。"

"那敢情好,便宜了哥哥我吧。"
"......"

洛突然从面前的稿子里抬起了头,问:"你刚说什么?"
同事A奸笑道:"终于理我们啦?听到有美眉就这样!重色轻友!"
洛不理,只问:"真有人要给我介绍对象?"
同事C说:"那是,我亲耳听到的。"
洛猛得笑出声,吓得周围三人浑身冒寒气。
洛仰天长啸:"风水轮流转!我也要去相亲!"

一阵阴风吹过。
****************************************
恪这几天眼皮直跳,心里慌着就怕出事。
果然是没好事。
不知吹的什么风,单位里的同事,邻居的大妈,变着方的给他介绍女朋友;有的大妈还拉着洛的手让他帮着劝劝说说好话。
有这么害人的么!简直是杀人不见血啊!实在是太狠了!
恪的心一边流着血,一边微笑着和各个美女喝茶。
就算每人只见一面,也严重危害到了家里那位的利益,洛的脸最近黑得比锅底了。
恪心里哀叹着,只能速战速决,打发了人家是正经。
先攘外,再安内吧。
**********************************
洛!那小子来这么高级的咖啡厅干什么?啊!旁边还有个女人!?当中那个花痴的大妈是谁?笑得跟包子似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相亲????!!!!
好啊!洛你小子居然敢背着我出来相亲!真TM太好了!
啊!啊!啊!你怎么能握那女人的手,多少细菌啊!啊!啊!啊!你怎么能靠那女人那么近,擦上化妆品怎么办?就算没擦上,也会吸入化妆品颗粒的!化妆品啊!什么东西!化学品么!说白了就是毒药,洛!等你回家一定要好好消毒!
于是这场相亲成就了恪有史以来第一次被甩的经历,女方声称虽然对残障人士(斜视眼)没有歧视,但我俩不合适,在一起也不会幸福,还是放了各自吧。
恪听着那叫个别扭,这话......不是我用来拒绝人家的么......
************************************
洛~~~别生气了~~~伤身啊~~~~我答应你再也不去了行不?
真不去了?
不去!坚决不去!就算拿枪抵着我也不去!你也不准去!
好!发个誓吧!
啊?还要发誓?
嗯,我都给你写了,照念就行。喏!
......好。我,恪,在此指天发誓绝对不再参加任何以不纯心理结交异性或同性为目的的活动,如违此誓,天打雷劈,全身溃烂,也死不足惜!
嗯,我听到了。好乖~~
洛,这誓会不会太狠点......
放心,这是我写了几十份里最轻的了。
......
************************************
后来
"喏!"洛扔了个盒子给恪,"今天3月14。"
恪一脸惊喜,冲着洛就搂了上去,说:"你居然没忘!"
"你什么表情啊!"洛不爽了,"不要就拿回来。"
"要!要!洛给我的怎么能不要呢!"恪这厮笑得叫一个献媚。
"我能现在打开么?"恪两眼亮晶晶看着洛。
"想开就开呗。"

盒子里是一个罐子,长得像大宝晚霜的样子。里面装的也是膏状物体,不过是黑色的。
恪盯着看了半晌,问洛:"这是什么啊?"
洛笑眯了眼,说:"七虫七花膏。"


事件五
(五) 网络啊网络
洛这几天神神秘秘的,整天对着个电脑傻笑,连最喜欢的五香牛肉也比平常少吃了两块。
有问题。恪想。本来洛在单位里就对着电脑,现在回了家也不放手,问他只说是看看新闻,毕竟是本职工作么。
可......洛你这小子什么时候那么敬业过?!

某日晚饭后
恪:唉~~洛你怎么吃完了就跑!也该帮着洗个碗了吧!
洛(露出亮闪闪的牙):恪你最好了!我要去工作!这不是为了咱们俩么。
恪(瞄了洛一眼,伸手抽了张纸巾):给!好好擦擦。牙里还有菜叶呢!还为了咱们呢!
洛(瞪恪):这话我不爱听哈!恪你找架吵呐!
恪(死盯着洛1分钟,叹气):算了。您老休息,唉不,工作去吧!

于是,洛乐颠颠地跑进了房里。
恪在客厅对着满桌子的油腻腻碗筷叹气。
恪有想过洛那小子是不是在和人网上聊天,TX或者被TX,乐此不疲。可......没有键盘声啊???总不会是灵异事件吧?要么是邮件交友......现在有人那么无聊没大脑么?不会用手机啊!真要有情调也是手写的书信啊!还是......
【男男事件簿—souvenir】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