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染指—由灯

时间: 2016-07-01 21:08:07 分类: 今日好文

【染指—由灯】
01
如若真的可以,我希望用我对你一世的爱恋换回我一颗沈沦的心,如若可以......
+++++++++++++++++++++++++++++++++++++

知了......知了......
正是酷暑季节,树上的蝉像叫破喉咙地发出令人心烦意燥的叫声,好烦哪。你说上帝为嘛要把这种以吸食树汁为生的害虫创造出来,一点建树都没有还徒惹人们的讨厌。如若真能像《完美小姐进化论》里的须奈子一脚踹断了一棵树能让烦人的蝉闭嘴,如若真能他倒是十分乐意效仿须奈子,问题是脸盆粗的一棵树任凭地一脚能踹断?
上官梓懊恼地从冰箱里取出一灌冰绿茶,费劲地拧开瓶口大灌一口一粗鲁地顺道甩上冰箱门。想家里一向不支持喝碳酸饮品之类的东西,每个人都说那种东西对肠胃不好而且喝多了会虚胖,你们看我那里不好那里有胖到了,阿姨老说我无论进多少补都不胖,让人家看到了还以为咱家虐待孩子呢。在这种超热的天气喝上一口凉凉的还甜甜的冷饮最解渴了。
这种鬼天气在外面荡上一会说不定会中暑呢,真讨厌,老天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啊。造成现在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怎麽说都是人类自己,让自己舒服不断地去改造弄出了个温室效应,现世报哪现世报。你看今年夏天就下了那麽几场小雨,地里都龟裂成一块块,水库里上一年储起的水都快干涸,人都是在困难的时候才想起它的美好,真得要响应一下平时电视上放的节约用水的公益广告的号召,这可是为了地球的可持续发展来著。
无奈的上官梓以手作扇扇了几下,不敌热意的他抓起摇控将冷气的温度再调低到20度。方才张柏森打电话过来约他去市民中心游泳,但惧热的他拒绝了,站在那个毒太阳下三分锺他准得溶掉。
呈大字形地摊在地板上,盯著天花板,要这光景又让他哥哥知道了非说"怎麽你又摊尸了,有床你不睡,地板很干净是不是......"如此之类的刻薄话语了。好无聊哪,究竟怎麽打发时间好呢?上网,不好了吧,虽说网络世界色彩缤纷无奇不有但上多了也是会无聊的,看电影,哎呀,人家没有那个心情啦,郁闷哪......

突然发呆得像是老人痴呆症的上官梓一下子弹了起来直奔厕所。怎麽一回事,像是吃错东西的感觉......
一整个下午上官梓游走於客厅与厕所之间,傍晚时分脱力的他扶著墙移到厨房的柜子里翻找药箱。平时生龙活虎的他如今却是虚弱得打连倒开水都嫌吃力哪,上官梓干咽掉那几颗药片抚著翻腾的肚子伏在餐桌上,天很快就暗下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开了,灯亮了,看到爬在桌上的上官梓的上官尧有点奇怪,平时这个时候他不都是侯在大厅里等吃的吗?推了推上官梓,上官梓动也不动,再推一下他才费力地微微抬起头不满地咕噜了几下,上官尧皱了下眉:"上官梓,你怎麽搞的,脸色这麽白!"
上官梓不满的瞄了上官尧一眼,撑起上身转身飘到厕所,门板又再次合上......
上官尧放下一直在手上还没离过手的外卖,转移到厕所那边,敲著门板:"喂,哪有你这样子的,问你都不答话......"
正想开始发牢骚的时候门开了上官梓又飘了出来,上官尧喝到:"站住。"

02
上官梓停住向前飘的身体,转身面对上官尧一脸的无奈。
移到上官梓的面前"你怎麽一回事啊?"让自己的额头靠著上官梓的额头试图测量自己弟弟的体温。
"体温正常啊。"
"我没发烧好不好。"上官梓被上官尧突然的靠近吓了一跳,虽说是亲兄弟但很久没靠得那麽近了好不好,怪不好意思的。
"那你......"
"是我的肚子啦,从下午开始就开始泄个不停了......"光站著说累,上官梓飘到沙发那边慢慢地坐了下去,没力了呼......
"......那你吃了药没?"
"吃了啦,不过还是会泄......"上官梓换作用躺的,躺著不是无论什麽时候都比坐的好吗,呵呵。
......
"不行,你得上趟医院,来,穿鞋子,咦,你还磨蹭什麽啊......"上官尧盯著站起来化石般的上官梓催促道。
"上...医......院,不用了吧,大概再吃一次就会见效了......"开什麽玩笑,医院耶,一点小问题犯不著到医院里去啦。打针真的很恐怖耶,那个虎姑婆护士老黑著脸对弱小的大众们施刑,太恐怖了......
"......你又想说护士长会对你用刑吧......你不要那麽无聊好不好,都几岁了思想还停留在低学龄里......"
......
"反正我就是不去......"上官梓抱著沙发生怕他哥哥一下就把他给扯走,他要拖走自己还得顺便把沙发带上呢,反正他就是不放,哼哼。
......
在一阵软硬兼私的劝说後上官梓很悲壮的被拉进车子里踏上不归路,哦不,是踏上朝著天使进发的长征之路。
"医生,他怎麽了?"
"他的胃很混乱啊,胃炎。我开一些药。年轻人,听老人家话饮食正常一点吧,这阵子戒一下口对身体绝无坏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呵呵。"
......
"医生,你是西医还是中医啊?"寒,还戒口呢,西医有这个说法的吗?
"西医啊,不过老祖宗的东西还是说得对滴,中西结合才能痊愈得更快。记得少吃甜的、酸的、辣的......"
......这麽多,都是上官梓爱吃的,看来接下来的日子得"清心寡欲"跟当和尚差不多了......
老医生埋首於病历本龙飞凤舞的字没几个人能认得出来真的服了药房里配药的护士。
"我先给你两天药,你吃完药後再来复疹吧。"
"行,谢谢医生!"
上官尧帮上官梓拿了药回家的时候顺便绕到超市那边去了,去买点材料煲个粥吧,桌上的饭早凉了,而且米饭太硬不於利消化。
跟著一起进去的上官梓看著满架的零食忍不住地拿起一包薯片却马上感应到那道冷冷的视线,上官尧顺道落下一句:"这阵子要让我发现你私藏零食你就死定了。"
淡淡的一句吓得上官梓把手上的东西放回架子上去,拍拍手好像刚扔掉了一个烫手山芋一样,还笑容可恭地回应了一句"我怎麽会呢,呵呵......"笑得很假,假得连他自己都想吐死。
回到家里的上官尧为上官梓做了个鸡粥,端到桌上给上官梓的时候桌子上早就湿掉了,上官尧说:"擦擦吧,你的口水,桌上湿了。"上官梓只管低头猛吃没有发现上官尧眼中一闪而过的温柔。
"好好吃哦,哥,我以前都不知道你会做这个耶!"
"呵呵,你所不知道的事还多著呢,感谢我吧。"
"才赞你几句......"
"那你要不要吃,不吃拉倒。"
"吃,怎麽不吃!"
............

03
老爸出差了老妈也跟著一起去,这几天上官梓的夥食都是他哥给管的。都说病人最大,这可不是,上官梓这几天简直把他哥当奴隶使,一会拿这个一会拿那个还要指定要吃东吃西的上官尧那一脸不爽黑著脸十足的後爸。
"我说上官梓,你怎麽还没泡完啊,家里的水这麽个用法才会超支的。"
听到这句话险些整个人滑进浴缸里的上官梓暗自嘀咕著,寒,只是泡一下啦,有什麽关系,我可是有响应到节约水资源的号召的说。不过说也是都泡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手指的皮都皱掉了,而且也有点饿了。
上官梓站起来跨出浴缸麻利地擦干身子,可是替换的衣服呢,他就是找不到衣服的身影,莫非是忘记一并带过来了,虽说家里只有两个大男人,不过什麽都不穿的话也太不好意思了......
"哥!帮我拿一下衣服啦,我忘记拿进浴室了。"
"哥......"
"来了来了,臭小鬼,竟敢劳动我,下回收费,亲情价每六秒十块,美金哦。"
上官尧敲了敲浴室的门,门开了一条缝从里面伸出一只手迅速的接过衣服又快速的关上。
"有没有搞错,那麽贵......"
"哼,笑话,你以为我是什麽人,精英的我收费可是很贵的。"
............
上官尧背部挨著门板,做了一个深呼吸。刚才从门缝里瞄到梓的裸体,青少年发育特有瘦长的体格,弹性光滑的肌肉挑拨著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悸动。看梓的眼神什麽时候变了,不再是兄弟的爱情,而是爱带著情欲,男女的爱。
我爱你,你知道吗?不,就是因为爱著你所以更加不能让你知道,这是为了你好。要怎样才能控制自己不去爱你,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你知道肯定会讨厌我鄙视我甚至嘲笑我吧,到时连待在你身边的权利也失去了。这样的想法实在太危险了,不可以有那样的邪念,你是我的弟弟,不可以这样自私,这会毁了你。只有你不可以,不能染指,任何人都可以,只有你......
这是上官尧心中的秘密,死也无法对上官梓说出口,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永远将它埋藏在心里,永远做他的哥哥就这样看他一辈子。
"哥,哥,回魂咯,在想什麽,都出窍了。"上官梓从背後拍了上官尧一下吓得上官尧差点摔掉手上的盘子。
"少鸡婆了你,有饭你就吃不关你的事你别管。"
"切,你在想我的未来嫂子了吧,我就知道。"坐定定抓起碗筷开始大跺块。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上官尧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是不怎麽样。"耸了耸肩膀继续跟眼前的美食搏斗。
上官梓把一块鸡肉送进嘴里,好吃,忍不住又夹了一块,看著吃得正高兴的弟弟上官尧眼里不禁露温柔的眼神。
"哥,你果然有两下子,好吃!"
"哦,才只有两下子吗?"上官尧两手交於胸前颇有意味地笑著。
"哥,如果你跟我没有血缘关系而是女的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把你娶回家了,嘻嘻。"
"你想得倒美,我要是女的才不嫁你呢,我会找个更有钱更有地位更有内涵的。"
"才不呢,我那麽帅那麽多女生喜欢我耶,你去泡你的话一定走不出我的手掌心。"
"好了好了,自大的小子。"
如果是女的话就好了,上官梓一点也不明白他这番话在上官尧心里造成多大的涟绮,只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上官尧不禁悲伤起来。

04
我国十二年义务教育的中小学学校大都在九月的第一天开学,而上官梓的学校也不例外。
9月1日的清晨
"妈,我的背包呢?惨了惨了快要迟到了!"上官梓从房间里冲出来胡乱耗了一把头发,衬衫钮扣只扣了两个领带也搭在肩上,乱没形象的。
"不是在你床下嘛。"上官梓的妈妈向秋伶边张罗著早餐从饭厅那边探出半个身子看著儿子。
"哦。"
"上官梓,我昨天晚上不是叫你早点起床的吗?怎麽又睡过头啦,老让妈妈操心,你都几岁了你。"
上官梓恨恨地看著自己的哥哥,发现他已经穿戴整齐还边看著手上的报纸边优哉游哉地呷著香浓的咖啡。
"我说哥,你就行行好别再损我了,我都快迟到了,真是!"
"行了行了,快吃早餐吧我待会送你上学总行了吧。"
"这可是你说的。"上官梓大难过後般地松了一口气,嘿不用让那凶巴巴的风纪股长抓了YEAH
由家到学校只不过二十分锺车程上官梓一上车倒头便睡,足可印证上官梓的疲劳,准是昨天夜里泡网泡得太晚了,回去真得要好好说说他,没精神又怎麽听课啊,都高三的人了。
"梓,嘿嘿醒醒,到了。"上官尧推摊助手席上的上官梓。
"啊,到了啊,这麽快?"搓了搓双眼赶走嗑睡虫四处张望了一下,下车向上官尧挥手告别。
梓......摇下车窗玻璃看著那渐渐远去的背影上官尧内心一阵失落,骤间变得空洞。我爱你啊,虽然你是男的更是我的弟弟,但是......我多麽希望此刻我是你的同学,那就可以和你一起碰触到你了,我如此渴望的心情你懂吗?
上官尧苦笑一声落下车窗嘲笑著自己不可能实现的梦。
"上官梓,你放暑假有没到哪里去玩?我跟你说,我去北戴河了,这里好热哦,所以呢我妈妈就提议到那增避暑了。"坐在上官梓前面的张柏森转过身巴在他的书桌上看著他整理东西。
"我啊,这个暑假去了......"上官梓故意停顿了一下子。
"啊,去了哪?说给我听嘛。"张柏森眨著那滴溜溜漂亮的玻璃珠眼睛小狗般可爱,面对好奇宝宝的他真是忍不住想欺负一下。
"却了......骗你的啦,哈哈,我都在家里。"
"啊,你居然耍我,看我怎麽对付你!"张柏森说的同时向上官梓施出了安录山之爪搔得上官梓直求饶。
"上官梓,你暑候去哪了呀,我都找不到你了,打你手机又说关机了。"刘忻梦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质问著上官梓。
刘忻梦是上官梓的同班同学暗恋著上官梓,由於她的行为比较的明显所以大家都知道她喜欢上官梓,只是大家都不说而已,女生麽还是爱面子的。
"不是吧,你是不是记错号码打错了啊,我的手机一直开著的啊。"当然打不通啦,现在的电话都有呼叫转移功能的嘛,既然刘忻梦不是自己所喜欢的类型那不要给对方期望比较好一点。话说回来,是哪个混蛋把号友泄露给她的,这个卡明明是放假时刚换上的,只告诉了比较熟的人而已。
"哎,上官梓,今天送你来的帅哥是谁呀?"
"怎麽,看上人家呢?有人十月芥菜起心咯,呵呵!"
"是啊,帅哥嘛,是女的都喜欢啦。"
"我哥啦,真看上了啊。"这妞真的有点花痴,虽说长得不丑,看上他也证明了他有魅力无法挡,但想当自己的嫂嫂还不够格。
"你很讨厌耶,不跟你说了啦。"刘忻梦被上官梓一气跺著脚走开了。
"梓,好歹人家是女生,温柔一点啦。"
"是是,亲爱滴张同学,下次不敢啦,开一下玩笑嘛。"
张柏森白了他一眼转过身去因为班主任已经进课室了。
开学第一天通常不会上什麽课的,只是回去参加一下开学典礼听一下领导们的发言,发一下课本之类的,每个学期的开学致辞百年一辞狗改不了吃的内容无聊死了。
由於上官梓以自己性情比较懒散为借口打发了邀他入社的人,没有参加任何的社团活动的他放学後就可以直接回家了。踏正放学锺响上官梓把东西都收进背包里夺门而出,与此同时手机响了起来"喂,哥,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啊,你好准时哦,可以媲美时锺耶。"
"喂,我好心不得好报啊,还打算顺道去接你呢,看你每天转公车那个麻烦。"上官尧旋转著手上的笔隔著玻璃望向那蔚蓝的海眼里尽是温柔。既然不能像恋人般的爱他那就好好的照顾他吧,那也是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05
天气好的时候心情不错的时候上官梓老爱住教学大楼楼顶去,带上当天的午餐在那里消磨整个午休。一般情况下楼顶都不会有人来访,那里是上官梓的地盘,就著阴影靠墙而坐,风带来一丝凉气,上官梓合上眼享受那片刻的宁静。
上官梓正陶不已的时候门鲜有的被打开了,有人向著自己这边走来,上官梓张开眼想看一下是谁那麽有雅兴,一看原来是风纪股长颜亦楠。
"哟,我说谁呢,贵客哪,今天什麽风把风纪股长给吹来了,只可惜这里没有你要抓的对象哪。怎麽,我在这里不算违纪吧。"上官梓露出童叟无欺的招牌笑容向颜亦楠招呼开去。这家夥平时没少抓自已小辫子老守在门口抓迟到,都不知道他要不要上课的。想他家里住得远交通不方便平时没少迟到,哎这能怨谁呢,怨自己早上老爬不起来,怨老爸把房子买在风景区里吧。张柏森那家夥老说怎麽你都住在原始森林里当野人,每回去都得给钱像去看猴子似的,当时自己还没好气在顺了他嘴,那叫绿化好空气含氧量多好不好。
......
"那个...今天不是我值日......"
"啊?哦,那你自便吧。"既然姓颜的不是找自己那就算了,事不关己,己莫忧天。
"那个同学...我今天跟你说个事。"
颜亦楠今天说话怎麽都结结巴巴的啊,他平时训人的时候不都是长篇大论的口水淹不死人不罢休的吗?
"哦,有事,行,你说吧。"上官梓看著颜亦楠的脸,虽不喜欢他但人家说话的时候就得看著人家,那是基本的礼貌,这是四岁的时候他哥上官尧一而再再二三的教导他的。
"我,我...喜欢你!" 颜亦楠说罢便顾自低下头不敢再看上官梓一眼了,耳根还红红的。
这句话犹如划破长空的雷上官梓的大脑瞬间罢工,这太突然了不是麽。
过了一会上官梓才缓过神来"那个颜同学......"
这下惨了,都不知道怎麽去拒绝才好,虽然有过不少被表白的经验,但那也只限於女性,男性还是头一遭,说太白太绝了会伤到别人,特殊情况要特别处理,但究竟要怎麽做上官梓真的不清楚。
"我知道我很突然,也知道你的性向,但是我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
上官梓将光落於足球场上叹了一口气:"很对不起,很高兴你会喜欢上我,但我想我回应不了你......我并不是歧视HOMO。"
..................
"颜同学...上课了,我们走吧......"
正值这个时候上课锺适时打破了这种沈默尴尬的局面,这时上官梓才发觉上课锺的声音原来是这麽的可爱。至於颜亦楠对自己的爱他真的很抱歉,就让时间丢淡一切吧。
上官梓叫了颜亦楠一声便下楼去了,背上一阵炙热一种落荒而逃的狼狈感觉,他不敢回过头去因为会烫伤的......
颜亦楠凝视渐渐消失於眼前的上官梓,像要把他塞进眼里似的眼睁著老大。输了,赌上了他十八年份的勇气,输了......
当日校门口那个男人看著上官梓时眼里的温柔,看著张柏森他们时的强烈的妒意,自己看著上官梓时那男人冷冽看著自己的眼神,他知道男人和自己是同一类人,都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而爱上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输了,他不够执著,只有足够的执著才可以站在上官梓的身边,而那个男人就是这类人。
仰头直视那天空,蔚蓝一片,低头坐在上官梓刚才坐过的地方,那里还有他的气息......那天颜亦楠旷下生平的第一堂课。
06
上官梓很爱睡,家里大厅的沙发是他的风水宝"床",上官尧下班回到家里便又看到了这幅光景。空调开得很大刚一进门身上的暑气便被一扫光,上官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光著膀子睡也不怕得感冒,看了好一会伸手为上官梓整理额前凌乱的发,指尖不觉意碰到他肌肤的瞬间触电指尖五阵麻痹,收回手放於胸前抚慰那颗疼痛难耐的心。
曾在自己怀中笑得纯真的婴儿不知不觉已经长大不再需要自己的怀抱,在不久的将来梓的怀会成为某个女人憩息的避风港,他会组织自己的家庭不再需要自己。
都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冲淡一切但对於上官尧却不适用,随著时间的流逝他对上官梓的爱却越深,由最初充满激情变得犹如石落入湖後般的沈寂,但那并不是褪色而是一种升华,比当初更深的爱意,隐藏於深心底谁也不晓得,只能独自一人品尝苦恋的滋味。
刺痛的指尖无法止住淌血的心,知道自己苦恋某个人的朋友都说那是一种自虐的行为,都劝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另觅他人算了,但是上官尧地清楚的明白就算他结了婚心里面的还是那个人,与另一个人一辈子过著同床异梦的生活对对方实在是太不公平太悲哀了,还不如一个人就这样过吧,反正事到如今已经走不出那片沼泽。
不知为何上官尧的手抚上上官梓的脸,沿著那轮廓停留在那片令自己如痴如醉心动不已却又无法染指的薄唇上细细描绘著,鬼使神差的低头吻去,时间静止了这仿佛便是一生一世,但愿睡梦中的人不会醒过来,抿著唇口腔荡漾著苦涩的味道。凝望著上官梓安心无比的睡颜上官尧扯出一个笑,他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个笑比哭还要难看。
上官尧冲回自己房中拧开浴室洗的盆的水龙头兜起一掬水向脸上泼去,镜中狼狈落荒而逃一脸悲惨的人是自己吗,上官尧真是有点不相信。
死心塌地爱著那个人可能是命运冥冥中的注定,少年懵懂识情时上官尧被自己对亲弟弟的情愫所吓到,在国外的那段日子为了否定那种感情他不断地转换交往对象,男的女的各式各样的人记不清了,只是到最後才发现这一辈子是逃不出那张情网,罢了就这样放任自己在情海中浮沈吧。
晚餐如常进行结束的时候上官梓被父亲召到了书房,上官爸爸先是问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并对自己的儿子大大的赞赏有加话锋一转便转到比较有家庭味的话题上来了。
"尧啊,你什麽时候带女朋友回家给我们看看啊,你妈虽不说出口但私底下老跟我抱怨想早点抱孙子的啊。"
"迟点再说吧......"
"不是我说你,你人都这麽大了不要经常跟梓老一起瞎搅和了,没有可能的事你就不要再多想了...他是你弟弟......"
"......我懂了......爸,如果没事的话我选出去了,妈刚才叫我帮她倒垃圾呢。"
【染指—由灯】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