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那年夏天—一家之蛀[修改版]

时间: 2016-07-01 20:45:59 分类: 今日好文

【那年夏天—一家之蛀[修改版]】

写这篇文的动机,是亦凝的一篇《凝眸深处》。文中的那个赵挺,让我想起了早已尘封在心底的一些往事和一些故人。那种温柔的强势,不可抗拒的权威,细致体贴的关怀,深思熟虑的行事作风,都与记忆中的那人如出一辙。而当时的年纪,却也正好是开始懂得人情世故,却又幼稚懵懂的时候。这样的一个人,亦师,亦友,如父,如兄。却又好像更多;是值得崇拜的偶像,是可以放心依靠的港湾,也是......最初的情感所萌发的对象。
然而,现实往往是令人无奈的,在开始懂得去品味情感的时候,这份感情早已过了期。人海茫茫,也许此生再无缘见上一面。所有的回忆,只在某个闲适的下午,品着咖啡看小说的时候又被再次唤起。
记忆汹涌如潮,我的心也在这潮水荡漾中久久不能平复。
脑中又浮现出那个鲜活的形象,还有那些往事。

现实太无奈,只好为这段回忆添上一个童话式的外衣,用一种轻松的笔调来纪念他,和当时的我。

那年夏天
1
十四岁,已经不再是孩子。
褪去了稚气的脸庞,开始成熟的身体,渐渐散发出动人的魅力。
十四岁,还是青涩的年纪。
嘴里唱着爱你爱你,却来不及懂得最初的那一阵心悸。

十四岁的那年夏天,肖翼飞遇上了林墨。
不知谁说过,世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什么缘分际遇,都是废话。
肖翼飞所在的初二(4)班是全校上下一致公认的"最差班级",而林墨则是全校上下一致公认的"地狱教师"。为了镇住这个全校老师谈之色变的"万恶之源", 城南中学第一大忙人林墨,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肖翼飞的物理老师兼副班主任。
就是这么简单。

要问何谓"最差班级",相信念过初中的各位都知道,就是班里问题儿童比较多。有人缺课旷课还好,大家到齐了才麻烦。上课吵得像菜场,下课乱得像马场,还时不时地出点大小状况。吵个嘴干个架什么的那是家常便饭,把新来的班主任气哭也不是一回两回,甚至还劳动了校团委书记的大驾去派出所领人,害得有生以来第一次跨进派出所大门的团委书记一看到警察叔叔就犯碜。
但是,就是这么个无法无天的班级,却在林墨走上讲台的一刹那变得如绵羊一样温顺,连作业也不用催三讨四地就乖乖交齐了,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当然,林墨的外号也不是白得的,一米九五的身高让他始终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态,毫无表情的冷冰冰的面孔让人不由自主地敬畏,最令人无力招架的是他那双幽深的眼睛。两道凌厉的目光始终散发着一种叫做"不怒而威"的气势,形成一种强大的震慑力。
而林墨的能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仅年纪轻轻不到三十岁就坐上了学校教导主任的位置,并且全校上下事无巨细都要经他负责。也许还会有人不知道学校的校长是谁(比如肖翼飞),但是林墨的大名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现在是午休时间,肖翼飞正在向教导处办公室走去。
别误会,肖翼飞绝对是属于那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典型,也从来没想过要巴结一下新上任的老大,甚至还避之不及。但他实在是逼不得已--看他一脸沮丧的表情就知道了。
肖翼飞觉得很丢脸。自己这个好学生,平生第一次,因为作业不合格而被老师叫去办公室。
想起来都要怪赵鸣,字写得不清不楚,也许就害他抄错了。不过更不可理喻的是林墨,哪有老师会在上课的第二天就在班里公开作业不合格者的名单,然后把学生一个个叫到办公室,当着他的面重新订正那些错误的?简直就是荒唐。

站在办公室门口,肖翼飞定了定心神,努力让自己不去想接下来会发生的惨剧。然后以壮士断腕的决心,鼓起勇气敲了敲开着的门:"报告!"
"进来。"林墨坐在办公桌前,头也不抬。
肖翼飞深吸了一口气,挪着僵硬的步子慢慢蹭到林墨身边。
林墨看也不看他一眼,而是直接扔给他一堆本子:"把你的那本找出来。"
什么态度!肖翼飞颇为不爽,但还是依言找出自己的作业本,递到林墨面前。
"你自己先看看。"林墨还是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
**!林墨一副跩得要命的样子让肖翼飞心里的恐惧早就化为了满腹牢骚,却又不敢发作。不就是做错几道题嘛,至于那么严重吗?

"知道哪里错了吗?"
"啊......那个......"肖翼飞还在胡思乱想,林墨冷冷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我......我知道了,我拿回去订正了。"肖翼飞拿着本子就准备撤。
"不用,在这里做就好。"林墨制止了他。
开玩笑吧?在这个单人办公室跟一个魔鬼独处,还要完成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我还要不要活了?
"我没带笔......"肖翼飞还在做最后的挣扎,话还没说完,一支笔就递到了他鼻子底下。
完了,肖翼飞只觉得心在不断下沉,但也只乖乖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开始咬笔杆,对着那些题大眼瞪小眼。
这倒不是说他成绩有多糟,相反,每次考试,肖翼飞都没有出过年级前五名。他天资聪慧,但同时也懒得可以,从不费心费力勉强自己去接受一项新事物,而是崇尚顺其自然。一旦等他习惯了之后,凭着融会贯通的本事和技巧性的小聪明,学校的那些考试根本不在话下。对于刚刚起步的物理,肖翼飞当然也只接受自己能够接受的部分,因此,即使是抄了人家的作业,他也抄得理所当然--不用多久他就能理解得比班里任何人都要透彻。

"你做好了吗?午休快结束了,后面还有人等着呢。"林墨转身问道。
肖翼飞闻言本能地抬起头,却在不经意间突然对上了那双深色的眼睛。肖翼飞只觉得心一下子缩紧了,那两道锐利的视线几乎使他喘不过气来。在课堂里还好,但像这样单独被那双眼睛注视着,简直是一种酷刑。肖翼飞现在倒真心希望林墨还是像刚才那样对自己不瞥一眼的冷淡,尽管自己刚刚在心里抱怨过他不尊重学生。
为了躲避那样的眼睛,肖翼飞慌忙低下头看自己的本子:"我......我不太确定。"
"拿过来我看看。"
肖翼飞把作业递过去,林墨看了一下,说:"这些我都在课堂上讲过的。你要先搞清楚每个字母所代表的量是什么,再进行换算。"说着,他在肖翼飞的本子上详细地罗列了每一条概念和物理量,以及它们之间的换算公式,"就是这样,明白了吗?"
"明白了。"虽然讨厌他咄咄逼人的气势,但也亏得这样,肖翼飞懒散的脑细胞都被激发起来,一下子就都理解了。
"那好,以后上课要仔细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一定要及时提问,不要随便混过去。"林默紧盯着肖翼飞一直低垂的眼睛,接着又摆摆手说,"你可以走了,叫下一个人进来。"
"好的。那我走了。"肖翼飞在心中长吁一口气,逃也似的出了教导处办公室。

"你还好吧?他没把你怎么样吧?"站在教室门口的赵鸣看到肖翼飞回来,忙上前问。
"没怎么样,就差生吞活剥了!"肖翼飞没好气地说。一回想起林墨那凌厉的眼神,他心里就直发毛。
"唉,我们怎么那么倒霉啊。像他们5班多幸福,分到全校有名的美女老师耶!"
肖翼飞不理会他这个死党一脸花痴的样子,又想起他今天受此酷刑的缘由,就狠狠给了赵鸣一肘子,生气道:"我倒霉还不都因为你那俩狗爬字!害得我都抄错了!"
"哇啊!大少爷,小人冤哪~~~~~"
不理会身后赵鸣捂着肚子发出杀猪般的夸张叫声,肖翼飞自顾自地走进教室,暗暗发誓绝不能再落在那魔鬼的手里,否则再来这么一场,自己的寿命恐怕都要短上几年。

2
"那么这个问题,肖翼飞,你来回答。"
从那次之后,几乎每堂课肖翼飞都要接受林墨的提问。肖翼飞严重怀疑这家伙是故意的,可能是他听说了自己"年级第一优等生"的名号,存心想嘲弄自己。
拜托!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个名号又不是我自己想要的,那次作业不合格更不是我有意的了!(谁让赵鸣那家伙把作业一塞给我就跑了?)我绝对没有任何傲慢自大、挑衅权威的意思啊!肖翼飞心里虽然对这样的"特别优待"恨得咬牙切齿,却也丝毫不敢怠慢,上课连走个神都不敢,生怕自己被他逮到,吃不了兜着走。不过也亏得如此,肖翼飞对物理很快入了门,所以课堂上的那些问题根本难不倒他。

"密度为18kg/m3。"
"很好,坐下。"林墨冲他点点头,又继续开始讲课。
平心而论,肖翼飞不得不承认林墨的课确实上得非常不错,思路清晰明了,很容易理解。跟其他老师对演示实验课能省就省的态度不同,林墨常常在课堂上演示一些自己设计的实验,让学生推测实验结果,又把一些物理现象与实际生活结合起来讲,充分调动了大家对物理的兴趣;真不愧是城南中学的招牌物理教师。而那些捣蛋的学生,也不敢在林墨的课堂上搞什么小动作,更不敢旷课。初二(4)班的物理课,成了全校课堂纪律最好,效率最高的一门课。林墨只接手了肖翼飞他们一个班,搞得另外几个班的学生都对他们这个"垃圾聚集地"羡慕不已,大叹祸福相依这一真理之奥妙。
如果要说对林墨的课还有什么不满,那就是他那一张万年寒冰脸,班里似乎谁也没有见过林墨面无表情以外的表情。讨论他这一小小的缺点,成为大家发泄对林墨平时高压政策所带来的不满的主要途径,至今为止,肖翼飞已经听说了至少有四五个版本,一个比一个夸张。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下课之前我想选一位同学担任我们的物理课代表。我提议肖翼飞同学,大家有什么意见?"林墨说着环视了教室一周。当然,除了肖翼飞,谁也不会有意见。即使是肖翼飞,也只敢在肚子里有意见。
"那好,现在下课。肖翼飞,你来帮我把这些书带到办公室去,放在门口就可以了。明天把作业收起来,中午之前交到我办公室。"林墨说完就提着实验用具走了。
"唉,对你从今以后要饱受那个魔鬼的奴役,我表示深切的同情。"赵鸣拍着肖翼飞的肩,一脸劫后余生,又幸灾乐祸的表情,表示着他所谓的同情--本来班主任想要指定的物理课代表正是赵鸣。
"滚!"肖翼飞白了他一眼,认命地抱起那堆讲义往办公室走去。

明明为了躲避麻烦而不担任任何班级工作的肖翼飞,这次却为自己实实在在地惹上了个大麻烦。他大闲人一个,根本没有借口推托"物理课代表"这个具有生命风险的艰巨任务。话又说回来,即使他有借口,再借给他一百个胆子,要当面对林墨说个"不"字,他也不敢......
第二天中午,肖翼飞把收起来的作业拿去林墨的办公室。
教导处的门关着,肖翼飞敲了敲门,没有回答。他伸手转了下门把,没锁,于是就直接推门进去了。一进门,一股浓烈的烟味伴着空调的冷气就扑面而来。肖翼飞促不及防,被呛着了,咳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
搞什么啊!老烟鬼!你自己不在乎得肺癌不要紧,不要谋害别人跟着吸二手烟!肖翼飞厌恶地皱了皱眉,想干脆把本子扔在门口走人算了。但是走廊里还有其他老师,要是自己打开了门又撒手不管,面子上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在门口作了几下深呼吸后,他快步走进办公室,把本子往桌上一放,一把打开窗户,使劲呼吸新鲜空气。
正当肖翼飞转身要走的时候,林墨回来了,看见他,冲他微微一笑:"你来啦,作业收齐没有?"
肖翼飞被个突如其来得笑容弄得有点失神。那一瞬间,他觉得那张线条刚硬的脸上竟闪动着一种柔和的光辉。
"哦,收......收齐了,放在桌上了。"肖翼飞觉得自己真没用,一在这个人面前,舌头就变得不利索。
"那好,谢谢你。"林墨点点头,开始收拾桌子。
"没关系。"
肖翼飞瞥了一眼林墨桌上堆得满满的烟灰缸,不知不觉就脱口而出:"林老师,你烟抽得太多了。"
看到被大开的窗户,林墨有些抱歉地说:"昨天睡得太晚了,不抽烟就提不起精神,没办法工作了。刚才一开空调,就弄得都是烟味。我这里是单人办公室,也就没考虑别人那么多了。不好意思啊。"说着就把烟灰缸里的烟蒂都倒进垃圾桶里。
肖翼飞听了赶紧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身体垮了也不能工作的。"
"说得也是,我会注意的,谢谢。"林墨又回给他一个微笑。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撞鬼了还是中彩了?居然看到南极冰壳在眼前融化!
这种万年难得一见的奇观被他一连撞上了两回,这让肖翼飞实在有点发懵。而且林墨不同寻常的和缓语气也让他搞不清楚状况,差点就忘了他的恶魔本质了。这烟他爱吸不吸,关我什么事啊!肖翼飞脑子里一片混乱,随便敷衍了几句就离开了教导处。

这是肖翼飞第二次来到林墨的办公室,却是又一次心神不宁地落荒而逃。

3
说林墨严厉得怕人,那是不假。要不怎么不管老师学生都对他那么伏贴呢?那些惹事的学生见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兔子见了狐狸,丫头见了夫人似的,让他们往东就没一个敢往西。可要把他比作彻头彻尾的冷血恶魔,那还真是有失偏颇了。肖翼飞就经常能看见林墨的微笑,有时也会大笑,而他眼里的温柔也绝不是披着羊皮的狼所装得出来的。
肖翼飞早就知道林墨忙,但绝没想到他居然忙到这种程度。说他埋首桌前,那是毫不夸张,桌上层层叠叠的文件绝对能把他整个人埋进去。每天来找他处理公事的人络绎不绝。现在林墨又带了一个班,每天更是忙得喝口水都欠工夫。所以,作为他的课代表,换句话说就是个人助理,跑腿打杂的跟班,我们的肖翼飞同学,也过上了马不停蹄的苦日子。
不过,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上来讲,这苦差事还真辞不了。客观上的原因也不多说了,从主观上讲,他也有些算是心甘情愿。有时看到林墨忙得连饭也顾不上吃,他真不好意思撇下不管。而渐渐地他也发现,林墨工作时的样子着实叫他着迷。严谨、细致、一丝不苟,无论多么繁忙,他总能有条不紊地处理每一件事情。手法干净利落,考虑理智周到,让每个人心服口服。看着这样的人工作,简直是一种享受。而他言谈举止间流露出来的自信和魄力,也让肖翼飞无限神往。
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任何的抱怨和不满都没有了存在的余地。肖翼飞不是个小心眼、爱钻牛角尖的人,因此他最初对林墨的厌恶,在一个多月内完全转化成了敬佩。就连林墨不修边幅的打扮,沾满粉笔灰的衣服,也丝毫折损不了他在肖翼飞心中的光辉形象。

"我吃完了,先走了啊!"
这两个星期以来,每天中午一吃完饭,肖翼飞就迫不及待地往林墨办公室跑。
"喂,吃那么快会不消化的!什么事那么急哪?那个魔鬼该不会连你吃饭的权利都剥夺了吧?我看你该去告他侵犯基本人权!"赵鸣一脸不满道。
"也不是。今天还剩两篇报告没打完,明天要用的,不快点来不及。"对于林墨的事,肖翼飞已经有了非常的自觉,甚至看得比他自己的事还重。
这小子最近吃错药了?一向见了麻烦就躲,看到困难就让的肖翼飞居然主动帮人打起杂来,这让赵鸣着实吃惊不小,居然把手放到肖翼飞额头上试了试,很认真地说:"你没发烧啊。难道是被奴役久了,产生了受虐倾向?"
肖翼飞一把拍开他的爪子:"谁有受虐倾向?你小子欠揍啊!"
"那么凶干吗?就是看你不大正常,关心关心嘛。除了我还有哪个人对你那么好啊。"赵鸣作小媳妇状。
"我正常的很!麻烦你管好自己的事吧!"肖翼飞说着就端起餐盘走了。
"唉,真是越来越凶了......"
听到赵鸣在背后小声嘟囔了这么一句,肖翼飞心说:那还不是你自找的!

没错,这都是赵鸣自找的。
肖翼飞当然称不上是标准的好学生,单从他能和赵鸣那种一副痞样的人混到一处,就知道他也有两根活络肠子。但在外人眼里,肖翼飞从来都是十分乖巧的好孩子,因为他即使有些叛逆的念头,但也都只是念头而已。而赵鸣那个唯恐世界不乱的家伙,整天动不动就上房揭瓦,偏偏成绩还好得很。他做的事虽然离谱,却也没出过格,就是那张嘴太贱了些,气得老师连逮他的理由都不那么充分,做梦都想撕他的嘴。
要说他俩能混一块儿,绝对是赵鸣的"膏药功"到了一定境界,天天粘着肖翼飞不放,久而久之肖翼飞觉得这人还不错,也懒得赶他了。其实要真说起来,赵鸣还就嘴上那点功夫,每天说些什么穿着开裆裤就跟老大混帮派;散打、空手道、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还有什么上了初中重新做人后,就为后人留下了一个英勇传奇云云;说得天花乱坠,却也拿不出个真凭实据。
知道这个人从没个正经,肖翼飞也从来不理会他胡说八道。后来他发现,赵鸣说这些,完全是为了在自己情绪低落的时候,逗自己开心用的。说实在,肖翼飞也满感激他的,但以自己对他的了解,知道这个家伙最听不得好话,也就懒得说什么谢不谢之类,倒是对他更加呼来喝去,颐指气使了。要说肖翼飞变得越来越骄纵任性,肯定有一大半是被赵鸣给惯的。只是现在肖翼飞老往林墨那里跑,被抛弃在一旁的赵鸣都快成了怨妇了。

肖翼飞来到教导处办公室,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
他推门进去,看到一个男生正低着头站在一边,显然是挨了训。
听到肖翼飞进门的声音,那个男生抬头看了看他,又迅速把头低下去。
林墨向肖翼飞点点头,示意他坐在沙发上,接着又转向那个男生:"你知道错了没有?"那个男生急忙点头:"知道了!"
"那好,这个篮球先放在我这里,下午放学的时候你用检讨书来换,以后不许再拿到学校里来。午休时间学校规定不能打球,以后不能再犯了,听到没有?"
"听到了。"肖翼飞能明显地感受到那个男生声音里的恐惧。想到自己第一次被叫来这里时那种忐忑的心情,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那你先回去吧。记住,检讨书不得少于500个字。"
"哦。"听到可以离开,那个男生的表情明显放松下来,轻轻应了一句就转身出去了。肖翼飞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怎么?看别人挨训很有趣吗?你要不也来试试?"林墨也笑着说。

要说这训人也有诸多讲究。光凭嗓门大,那绝对不是本事,雷打多了照样能当个交响乐听。要拿处分什么的来威胁吧,偏偏很多人不吃这一套。一点小事就拿人家上纲上线的,谁服啊?要真吃了处分的,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仗着九年义务教育,我就赖这不走了管你十个八个处分又能把我怎么样。所以林墨就从来不玩这个。他讲话比的是气势,就像古代剑士的那剑气差不多,光向人那么一瞪眼,就能令对手动弹不得。林墨的这一手最让肖翼飞敬佩不已。

"不用吧!我又没做错什么!只是很久没见你摆起面孔训人了,想到当初第一次被你叫过来的时候,可也真吓得不轻。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种被纸老虎骗到的感觉。"肖翼飞看了看林墨,马上又接口说,"不过你要是真发起火来,估计我还是会吓到。谁让你是只三维立体仿真纸老虎呢!"
林墨虽然严厉,却从来是对事不对人,只要不做什么违反他原则的事,就一点也看不出哪里有"地狱教师"的影子。肖翼飞和他混熟了之后,也渐渐开始攀梁上柱,对他油嘴滑舌、没大没小起来。
"我让你觉得很可怕?我好象没有训过你吧?"林墨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
"不只是训人的时候,一开始只要是被你盯着看上一会,就会让人浑身冒汗了。你好象天生能引发人的罪恶感。我觉得你应该考虑去当警察什么的,保管犯罪分子都乖乖老实交代。"肖翼飞冲他吐了吐舌头。这人往罪犯面前一站,整一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实体化标语,不去当警察,简直浪费嘛!
林墨哈哈大笑起来,说:"不错的提议,我会考虑的。"
肖翼飞从地上捡起那个篮球,拿在手上抛了抛,说:"现在篮球场每天都热闹得很,有不少人都因为看了《灌篮高手》这部动画片而跑去打篮球了。"肖翼飞自己也是个动漫迷,打他第一眼看到这部动画,就被里面的人物情节,还有那些帅气的投篮动作搞得三迷五倒,硬是天天拉着赵鸣这个运动全才教他打篮球。
【那年夏天—一家之蛀[修改版]】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