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幻化之羽—念雪

时间: 2016-07-01 19:43:40 分类: 今日好文

【幻化之羽—念雪】
第一章
某天  尚书府-阎府
东厢房的书房-阎府的主人-阎皇坐在桌案前看著书。
他将那因为拥有异族血统,而不同於常人的黑中带蓝的及腰长发束在脑後,只有几绺发丝落在额前。而他那斜飞的剑眉和那少有的深蓝色眼珠以及专注思考的表情更增添了许多霸气。
叩、叩、叩的敲门声突然打破这静谧的氛围。「进来」冷硬却带著温柔的嗓音从阎皇口中发出,他嘴角微微扬起,脸上出现了极少见的温柔的笑容,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这时候敢来敲他的门的只有一个人-他的贴身护卫-幻羽。
这时阎皇的思绪飞到了十六年前,一个极为凉爽的秋日下午---
七岁的阎皇在花园散步时,突然听到了一阵哭泣声「呜......」听起来似乎是从後门传来的。阎皇快步走去後门,打开时,看到一个比他矮将近两颗头的小男孩正低著头背对著他,低声哭泣。
「你是谁?为什麽会在这里?」突然出现的冰冷声音让小男孩忘了哭泣,转过头来惶恐的盯著阎皇看。这一转,却让皇吓了一跳。男孩有著一张白净的脸、端正的五官,看起来极为秀气。而那褐色的发色和眼珠显示出他和皇一样有著异族血统。但最令皇惊讶的是他那清澈且灵动慧黠的双眼,皇一看到他的眼睛心头便没来由的悸动不已,但却因为他的眼中盛满著无助、惶恐而蹙紧了眉。
皇的心中却在此时出现了一道声响:好好把握住他吧!他是上天送给你的。他会将你带离痛苦的深渊,将你带往你所向往的幸福之境,因为他拥有神所赐予的幻化的羽翼!
皇尚未反应过来手便自动的抚上男孩的柔嫩脸颊,柔声的说「乖,别哭了。你叫什麽名字,为什麽站在这里哭?」「我...我叫幻羽」男孩小声的回答。
「大少爷,王大人来访,正在大厅等候您」幻羽站在门口说道。羽那温软轻柔的嗓音将皇的思绪抽回到现实。但皇却没有因为先前回想过往而忽略了羽对他的称呼「羽,我说过别叫我少爷,你直接叫我皇就可以了」皇脸上出现了愠色,但眼神却是温柔带点放纵的看著幻羽。
「可是...」羽还没说完,便被皇打断了话「不用可是了。你不要告诉我你这样做会引来下人的不平或你这样做是逾越了自己的身分」让你做护卫只不过是让你留在我身边的藉口罢了,我怕有一天你会从我的身边飞走,才利用护卫这个身分来牵绊住你。但最後的这两句话皇却未说出口。
「懂了吗?以後直接叫我皇就好了」皇一步步的走向羽,而皇那高大的身材和五官使他看来更具有王者之风。皇站在羽的身旁,手抚上羽那白净软嫩的脸庞。皇的高大挺拔、俊帅霸气的脸和羽的颀长身材、秀气斯文的脸蛋,让现在的景象有如一幅图。两人相视的眼中充满了对对方的爱恋、深情,令看到的人都了解了何谓『只羡鸳鸯,不羡仙』啊!
「咳¨少爷,王大人已於大厅恭候多时了」在阎府工作多年的总管突然站在两人後面说道。「我马上过去,你先请他稍待一会儿」皇对著总管交代著。「是,小的马上去」总管边走边想著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少爷自从幻羽来後真的变的有人性多了,脸上不再只有冷漠的神情,也有著喜怒哀乐......等表情。总管边想著脸上也出现了欣慰的笑容。
「羽,跟我去吧!」皇一说完便在羽的颊上轻啄了一下,往大厅的方向走去。羽一时愣住直到皇在不远处大喊「羽,走啦!还站在那做什麽?」羽一清醒便急步走向皇的方向和他一起前往大厅。

2
大厅内一名穿著官服肥胖的中年男子正坐著喝茶。「真是稀客啊!王大人!」「呵呵...阎大人你好啊!真是许久未见啊!近来可好?」王大人一听到阎皇的声音赶忙将茶杯放在桌上,站起身来,谄媚的说道。
但王大人眼角一瞄,看到了幻羽。因为羽他那白净清秀的脸蛋,那头到脖子的俐落褐发、清灵慧黠的眼睛,以及那颀长微瘦的身材让王大人出现了垂涎的神色。而皇一看到王大人的表情胸中燃起了一股怒火,厌恶、愤怒的神情表露无遗。不过那只注意美男子的王大人似乎尚未察觉自己已经死到临头,即将面临人生最大的羞辱。
羽感觉到王大人令人作恶的眼光,顿时觉得全身都不舒服,因此更加的往皇的身边凑去。皇感觉到羽因为恐惧而身体僵直、发冷,表情便越发狰狞、阴狠。
「今日王大人来到府中,有何指教?」皇的音调又冷了几分,周围的空气彷佛已经因为他的语调而结成了冰。「呵呵...不敢当、不敢当。今日来访其实是有一要事相求」王大人丝毫未察觉皇的表情、音调的改变,眼神仍旧色眯眯的盯著羽看。
「有何相求?」皇坐在椅上说到,但脸依旧紧绷著。「是有关小犬想谋得一官半职之事,您也知晓我在宫中的人际关系本就不好...,所以今日才来寻求众人所敬重的阎大人的帮忙」王大人对著皇说出此次的来意。
「哦!这应该无需我的帮忙才对吧!只要令郎报考科举即可,只要令郎经过一番苦读,必定有一天能够飞黄腾达。不过...我曾听闻令郎终日沉迷於吃喝嫖赌,莫非...真是因为如此,所以今日王大人才会来此?」皇疑惑的盯著王大人,但眼中却充满了嘲讽之意!
「这...这...」王大人尴尬的说不出话来。「如果令郎真沉迷於这种糜烂生活,相信若是让他谋得官职必会因一己之利而作出贪赃枉法之事,这种事岂能发生!何况...关说这种旁门左道之事我做不来,也不屑作!王大人你请回吧!总管!送王大人!」在门外的总管听到命令之後便进来大厅恭敬的请王大人离开。而王大人被羞辱的脸一阵白一阵青,满脸羞愧之色拂袖而去。
羽担忧的看著皇「这样把他气走好吗?他不会挟怨报复吗?他毕竟是朝中大臣阿!少爷你为什麽要这麽做?」皇心想著:这个小笨蛋竟然不知道我会这样做都是因为那个满脑肠肥、愚笨的王大人用著垂涎的眼神觊觎他。平常看他也挺聪明的,才智也与我不相上下,怎麽这时候脑袋一点都不灵光!还有他那颗脑袋也不知道装了什麽,这麽固执!跟他说可以不用叫我少爷,怎麽老是不懂呢?
「羽,过来这里」皇拍著自己的大腿声音低沉的对著羽道。羽一看到皇所拍的位置便红著脸呆愣的看著皇。「羽,过来啊!还站著干嘛?」皇看著羽的表情莞尔一笑,眼中尽是对羽的宠溺。而羽的脑袋还没恢复正常,脚却自动地往皇的方向走去,走到皇面前时,皇伸手拉了羽一把,将羽往自己的怀里拉,让羽坐在自己的腿上。
羽躺在皇的怀中感觉到皇那温暖的胸膛,整个人才惊醒过来。一清醒,羽便挣扎著想要从皇的怀抱中逃开,皇却紧抓著羽的腰「别动!!羽,你不会希望我在这要了你吧!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我也没有意见啦!」
羽一听,马上停止挣扎,全身紧绷、背脊僵直。皇靠近羽的耳朵轻声地说「羽,放轻松,我不是吃人的妖怪,不过...就算要吃...我也会只吃你一个人的」皇呼出的气喷拂在羽的耳朵,让羽的脸更红连耳根子都红透了!「我...我...」我知道你不是吃人的妖怪这句话尚未说出口,皇就突然轻啃著羽的耳骨和耳珠!
「啊!少...少爷...别...别这样...」羽红著脸对著皇哀求著。「羽,你如果再叫我少爷,我就继续咬你的耳朵,一直到你不再叫我少爷。而且...你以後只要每叫我少爷一次,我就这样惩罚你!」皇威胁著羽但眼中却充满著笑意,因为他非常清楚羽的耳朵是他的敏感带,每次只要一亲吻他的耳朵他便会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所以皇有把握羽一定会因为受不了而向自己妥协,想到这,皇的嘴角又上扬了几分。
「哪有人这麽霸道的!」羽小声地嘀咕著。只可惜耳力极好的皇一字不漏的听到了「嗯?你说什麽?羽大声点,我听不见。」不过皇却假装什麽都没听到。「没...没有」羽心虚的回答,一脸幸好没被听到的表情。但羽这可爱的表情全都入了皇的眼中,再加上皇紧搂著羽,所以皇的体温渐渐升高,眼中的情欲越烧越烈。
皇突然打横抱起羽。虽然羽从五岁被阎家收养後便和皇一起练武,但他的身材却仍旧为瘦高型,所以皇一脸轻松地抱著羽离开大厅。「啊!少...皇你要去哪里?」想到皇的惩罚羽便赶紧改口。「回房里」这时羽才看到皇眼中浓浓的情欲。
羽想赶忙从皇的手中挣脱,以免让皇眼中的欲火一"烧"不可收拾。皇感觉到了羽的反抗,便将手收得更紧。低下头,在羽的唇上低喃「羽,别想逃,你知道我的个性,没有得到我想要的我决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你逃不了的。而且你该知道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怀里」也永远会在我的心中。但这句话却因为皇平常霸气惯了,而说不出口。但皇却殊不知因为他没说出自己真正的心意,而造成羽的心痛、心死和自己的痛心疾首、後悔莫及。
「还有,羽,别忘了你那特殊的病。所以你也只能待在我的身边!」皇一说完,便深深地吻了羽!吻的羽整个人觉得天旋地转,瘫软在皇的怀中。看到羽的迷蒙眼神,皇嘴角噙著笑容走进房内,将羽放在柔软的床上。转身过去把门闩上,往那躺著心爱的人的大床走去。

3
三更时,皇醒来看著枕在自己臂上睡的香甜的人儿。皇用另一只空著的手轻抚著羽那特殊的褐发。心里想著:在爹娘过世一年後,自己便完成爹娘托付给自己的任务--找到羽的亲人。谁知一查明真相,这个真相却是惊天动地,震撼万分。
原来羽的双亲是南方之国-幻银国的君王和皇后。幻银国因为出产的银品质极优,因此许多商人皆慕名而来,也因为如此这个国家非常的富庶。而羽之所以会到北方,是因为他父亲同父异母的兄长不满羽的爹亲坐上万人之上的皇位,而起兵叛变。羽的双亲为了保护年纪尚小的羽便派一个亲信将羽往北方送去。
到了北方後,亲信见严府富丽堂皇、气派宏伟,到大街上询问过当地人之後得知此府为尚书府。而尚书大人和其夫人完全没有官架子,更是时常开自个儿家的米仓救济难民。於是决定把自己的小主子托付给严家。
这件事皇一直隐瞒著羽。直到三年前,羽发现了当时与查探此事的人所通的信件,羽才知晓自己的身分。当时羽的反应让皇一生都忘不了。羽整整半个月把自己关在房间中,不吃不喝,也不愿意理任何人。就连平时清澈灵动的双眼都变的空洞无神,彷佛这个人已经没有灵魂、没有了心。
後来羽打开房门愿意出来见皇时,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也因为这样整个人变得很虚弱而染了风寒。在经过一个月皇的细心调养身体才好转过来,整个人也才恢复原有的生气。皇丝毫不敢想像如果羽再一次变成那只有躯壳而没有灵魂的人自己是否还可以继续撑下去或是会因为羽而崩溃。
皇看著羽的睡容,记忆飘至羽九岁的情景--经过四年的相处,羽和皇变得密不可分、形影不离。见到皇那你绝对可以在他的身旁看到那略瘦地羽的身影。
在某日,有个远房亲戚来到府中,他非常的爱捉弄羽但却因为皇一直待在羽身边的关系迟迟无法动手。午时时,皇去大厅拿点心,而羽独自一个人在花园时,他见机不可失,就从羽的背後搂住他。谁知他一碰到羽,羽就开始冒冷汗、脸色发青。
这时皇从大厅走过来「羽,我拿来你最爱吃的桂花糕来罗!」话才说完,一抬头就看见羽整个人昏倒在地上。皇眼神中有著紧张、担心,但脸却明显透露著一股已经爆发的怒气。
皇愤怒地从地上抱起羽,「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就等著下地狱吧!」皇愤恨地吼著,一说完便狂奔回房,而那个远房亲戚也因为害怕皇而赶紧溜走了。
皇一路上心里一直想著:羽你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再露出你那让我心暖的笑容!但在诊疗时,当大夫把脉时,羽的情况反而更加严重。幸好皇通晓医术而救了羽一命。也因此皇发现除了他和爹娘以外的人,只要一碰到羽,羽便会冒冷汗、发烧,甚至是晕倒。
但也因为这件事,皇发现自己对羽的感情。在羽恢复後,两人也在不知不觉中发展到了今天的关系。
皇用指腹轻轻摩娑著羽的脸颊、鼻、唇。看著羽那柔嫩的唇,皇又情不自禁地往羽的唇靠近,轻轻地啄吻著羽。但羽并未因为皇的骚扰而醒来「看来刚刚把你累坏了,没办法,谁教你要那麽诱人呢!」皇用他那低沉有磁性的声音说著。
皇为了要唤醒羽,更加地深吻著羽。羽因为呼吸困难,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看见皇放大几倍的俊酷脸庞。「嗯...嗯...」羽因为被皇吻著,所以只能发出一些简单的音节。皇微微地将身子往後退好让羽可以呼吸,但皇的手却开始不安分了起来,溜进被中,轻抚著羽的腰背。
「嗯...皇...走开,我累了。」皇轻笑地说「羽,可是我还很有精神呢!更何况,你这麽诱人,睡容又那麽让人想咬一口。所以...你只好怪自己长的这麽吸引我罗!」羽一听小声地低喃「那麽霸道,明明是自己精力旺盛,还说是我的错,哼!」
皇低下头啃咬著羽的耳珠「嗯...羽你说什麽?」羽连忙开口「没有啊!我什麽都没有说!」皇看著羽那无辜的神情,再度深吻了羽,双手在羽的身上游移。两人的体温渐渐地升高,房中的热度节节上升,春色旖旎。三更时,两人深情缱绻地相拥到天明。

4
隔日的辰时三刻--
羽幽幽地醒来,走下床铺捡起昨日被皇扔了一地的衣裳。突然,羽感觉到背後有著一道炽热的眼光一直盯著自己。「羽,你一大早就想诱惑我吗?」羽这时才发现皇衣著整齐的在自己旁边,眼中充满著即将爆发的情欲。
羽手忙脚乱的用自己手中凌乱不堪的衣服遮住自己一丝不挂的身躯「皇...你干麻站在那儿啊?突然出声害我吓了一跳!」
「呵...呵...就因为我没有出声,才能够在这鸟语花香的清晨看见这香豔火热的一幕啊!」皇轻笑著「赶快梳洗好,等会儿陪我去钱庄一趟」「喔...好」羽回答著。
羽一抬头看见皇还站在原地,便开口问「皇,你还站在这干麻?你站在那我要怎麽穿衣服啊?」「羽,没差吧!反正我也不是没看过,对吧!」「哼!随便你!」羽不甚在意地说著。
一刻钟後,「阎氏钱庄」门口--
「羽你先自己去逛逛吧!我要和掌柜对帐顺便商量一下最近要进的货。两个时辰後你再回来就行了!」皇对著羽交代著。「好,我知道了」「羽,小心点。虽然你的武功不错,但还是小心为上」皇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但眼神中的担忧却透露出自己真正的情绪。
(作者:拜托!皇你是大男人主义的沙猪喔!表现一下自己真正的心意是会少一块肉喔! 皇:你管我!闪边去啦!咻~作者成为天边的一颗星!! )
羽轻笑著「拜托!皇,你以为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吗?好啦!你赶快进去忙吧!我走罗!」「嗯!」皇转身走进钱庄,羽则走向热闹的市集。
羽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突地,被前方一大群的人群和打斗声吸引住。羽纵身跳上屋檐,看见一群穿著黑衣的蒙面人和一名银色长发男子相互对峙著。「究竟你们是谁派来的?我并不想在此惹事,但你们却如此地苦苦相逼,这究竟是为了什麽?」银发男子怒声道。
「哈...将死之人何必知道那麽多呢!反正等你死後再去问阎罗王不就知道了吗?现在...纳命来吧!」一说完,蒙面人便持剑往银发男子刺去。倏地,一道蓝紫色的剑气将蒙面人的剑给打飞了!
「是谁?谁敢阻碍老子?」蒙面人气愤地大吼。「哼!在京师之地还敢作出这等违法之事,你眼中还有王法吗?」羽拿著自己的剑从屋檐上一跃而下。而周围因为好奇而聚集的百姓们,早在蒙面人抽出剑的那一刻逃之夭夭了!
「你到底是谁?少来管老子的閒事!给我滚开!」蒙面人抽出腰间另一把利剑和同党一起刺向羽和那名男子。「哼!不自量力,自找死路!」羽一挥剑,比刚才威力更加强大的蓝紫剑气再度出现。
「碰...」蒙面人连羽的衣角都还没碰到就全都倒地了!「你...你到底是谁?咳...」蒙面人趴在地上咳著鲜血问道。
「哼!你这种人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今天我只是不想看见血案发生在我的眼前罢了!否则,我还怕你们的脏血会污了我的剑呢!滚!否则你们就等著去见阎王吧!」羽冷著脸说著。
蒙面人们一看今日遇到高手,「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便纷纷决定用轻功赶紧逃离,改日再设法达成任务。
「多谢阁下相助!在下暗风,请问阁下尊姓大名?」银发男子对著羽问道,但羽却迳自转身走进後方的客栈。「小二,给我沏壶好茶和一些桂花糕来!」
「好!客官你先坐会儿,您的茶和桂花糕马上来!来壶上好的铁观音和桂花糕!」小二招呼完羽便朝厨房大声叫著。而羽则坐在窗边的位子,看著外头的风景,等著自己的茶和自己爱吃的甜点。
暗风跟著羽进入客栈,看羽坐在窗边自己也十分随意地坐在羽的对面。「你到底要做什麽?我只不过是顺便出帮了你而已,何必一直跟著我呢?我真後悔救了你,早该任你被那人杀了才对!」羽微怒地对著暗风吼著。
此时才发现他不只头发是银色的,就连眼睛都是银色的。风的五官十分立体,看起来彷佛是用一刀一笔刻画出来的,更增添了许多的霸气,但也因为银色的眼睛和头发为他更增添了许多神秘感。
羽心想著:他和皇的面貌相比真是不分上下,但他却缺少了皇的傲气,不过...他给人的神秘感反倒让人不敢恭维。「我可不是跟著你!整间客栈都客满了,只剩你这儿的空位,所以我只好和你一起挤罗!」风笑笑地对著他说明原因。
风一直盯著羽,想著:想不到在中原也有如此出色的人啊!他的眼睛是那麽的吸引人,连我都陷入他那清灵的眼眸当中。看他的发色应该是南方的幻银国的人吧!不过...幻银国不是在几年前就已经整个没落了吗?他的发色是属於王族才有的褐色,难道...他是...呵呵,这下好玩罗!
「你应该是北方之国-萨斯国的人吧!」羽突然问道「咦...你怎麽知道?」风似乎非常讶异羽可以猜出自己来自哪里。「凭你特殊的发色」羽冷静地说著,彷佛知道他是哪一国的人是多麽间单的事。
「呵呵...想不到你的头脑也那麽灵光啊!那让我猜猜看你是哪一国的人吧!你...应该是...幻银国的人吧!」风微笑地看著羽。
羽听见风的猜测,满脸的震惊之色,心想:这个男子不简单,他应该是一个不容小觑的角色。刚刚那一场对峙,他自己应该可以应付才对。唉!早知道我就不要自找麻烦出手帮他了!
突然从後面走来的店小二一个不小心跌倒,手中的茶壶也跟著往暗风的方向飞了出去。暗风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伸手接住茶壶。「啊!客官真是对不起啊!」店小二满脸歉意地说著。「没关系...没关系...」风笑笑地对著店小二说道。
「你...你会武功?」羽讶异地对著风问著「呵...我也从来没说过我不会呀!」羽顿时觉得自己有一种被耍的感觉。「对了,你叫什麽名字啊?你住哪啊?你的工作是什麽啊?」风一脸兴致高昂地问著羽「幻羽,阎府,护卫」羽自然地脱口而出,说完才惊觉自己说的太多了!
「幻羽...嗯...这个名字很适合你!」风边说边伸手摸著羽的脸颊。「别碰我!」羽大吼道,但却已经来不及了。风的手已经碰到羽的脸了,但羽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
羽心想:奇怪?怎麽我都没有任何恶心的感觉?难道他是例外吗?羽不敢相信,手便一直在风的脸上、手上摸来摸去,但却一直都没有任何厌恶、恶心的感觉。
「亲爱的小羽羽,你该不会有断袖之癖吧?不过我也不介意啦!反正我看你越看越顺眼。」风以一种恶心的音调说著还一脸很享受羽的触摸的表情。「亲爱的小羽羽,我们做个朋友吧!」「喔,好啊!」羽仍沉浸在震惊的世界中,便迷迷糊糊地随口答应了。
「喔!!太好了!!小羽羽决定和我当朋友了!」风高兴地搂著羽大叫著。羽因为风高分贝的叫声清醒过来,才终於意识到自己刚刚答应了什麽,也发现风叫他的恶心腻称。「唉!算了,我都已经说好了,还能怎样。反正跟你做朋友也没什麽差。」羽认命地说著。
皇一走进客栈便看见风抱著羽又叫又跳的样子。原来皇因为事情提早结束,便到羽每次喝茶的这间客栈找他,谁知道竟看见这令他火冒三丈的一幕。皇怒气冲冲地走到风的背後「羽!你们在干什麽!」

5
「羽,你们在干什麽?!」皇狂怒道,一道愤怒的眼神直往风的方向射去。只可惜风因为处在兴奋的状态下完全都没有察觉到,要是眼神可以当作杀人的武器的话,风大概已经当场倒地了吧!
羽也因为沾染到了风的喜悦和认识自己生平第一个朋友所以整个人也沉浸在这欢乐的气氛之中,而露出了那会让人沉醉於其中的绝美笑靥。但也因为羽整个人处在开心之中所以他完全没有听到皇的怒声叫喊。
这个陌生男子到底是谁?为什麽羽会愿意让他抱著?羽难道对他免疫吗?皇心中浮起了许多的问号,皇以为羽是故意装没有听见所以胸中燃起了更大的怒火!
碰!!一声巨响瞬间让整间客栈从嘈杂喧哗到悄然无声。众人纷纷将目光移往巨大声响的来源处。原来是皇愤怒至极因而举起手往身旁的桌子重击下去。
皇本身本就是个练家子,他的掌劲必然很强,更何况他现在正处於愤怒的情形呢?因此那张桌子如今已经裂成两半,在地上为自己的可怜命运悲泣了!
「皇?」羽因为刚刚那响彻云霄的声音整个人从欢愉的天堂给拉回的现实。「你怎麽在这里?」羽从风的怀中挣脱出来,走到皇的面前讷闷的问著。「你事情都处理好了吗?」羽轻声的询问著。
【幻化之羽—念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