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偷儿与捕快—群狼之首

时间: 2016-07-01 13:40:24 分类: 今日好文

【偷儿与捕快—群狼之首】

1
正逢春时,阳光明媚,繁花似锦,京城里一派繁华。但在大街小巷中却张贴满了不同的寻人启示,而且每个人都长相俊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京城出现了专门采男花的采花大盗呢,其实不然,这些肖像全都是指向一人,此人名曰"蓝风吟"。此人乃京城第一侠盗,据闻此人长相平庸,但擅长易容,每每作案均易容成俊美男子进入目标家中,专挑女子下手(古时候有钱人家的夫人、小姐的首饰都十分的值钱),取走财物,留下姓名便走,但由於相貌出众让受害者家的女眷对其铭记於心,更有甚者说非他不嫁!故许多人家都贴出寻人启示。民间由戏言说:有多少张启示就有多少个蓝风吟,有多少个蓝风吟就有多少个姑娘为其伤心落泪。这使京城衙门备受同僚的取笑,同时也惹毛了京城火燕,燕羽首捕,同样这也是一场好戏的开始。

2.
"大人,大人,大人............"随著一声声可以震塌衙门的"大人"一个身著红服,乌发高束,有著一双清澈如水的凤眼,小巧的鼻子,血色正好的薄唇以及白皙如雪的肌肤的美人冲了进来,正在伏案披阅公文的周郁风,从堆积如山的文案中抬起头,一脸无奈的看著这个祸首,第一万次的感叹造化弄人,这样的身体里怎麽可以发出如此惊天的声音~~~
"燕子啊~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总是这麽大声,天大的事你都能摆平,何必总来惊扰我这一届书生呢?"
"这回又是什麽事啊?"周郁风无奈的问
"那蓝风吟...竟然...竟然..."
"竟然?竟然什麽?"周郁风有些不耐烦了
"竟然放话说要来衙门偷...偷...偷"
"偷什麽?我们这小破衙门有什麽值得偷的?"
"他要了偷......我!!!!!!!"
此话一处周郁风的笔画出了界外,但甚快的掩饰起来了。
"那有如何?"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什麽叫那有如何!!人家都偷到我们衙门的招牌(火燕自封的)上来了"燕羽跳了起来"你还稳坐泰山!!"
"怪不的大家都叫你火燕"周郁风摇头道"人家小偷都送上门来了你还不高兴啊?"
"可是....."
"可是什麽?做事去。"周郁风不耐烦的打发燕羽出去。
燕羽走後,周郁风放下笔,看著那份被批成了围棋盘的公文低语道"尘世皆难料,燕子啊~~这回你麻烦咯"

3.
这是听闻蓝风吟要行窃的第十个夜,燕羽假寐於床,广袖中藏著"飞炎"(一把红色长软剑)十天的等待没有白费,不久燕羽听见门外有人的脚步声,此人轻功甚好,些许时间後,一道蓝色的身影闪入房中,随著脚步声的接近,手中的剑也越握约紧。人的气息越来越近,还夹带著阵阵梅香,就在要被触碰道的一瞬间,燕羽鱼跃而起,亮出"飞炎"直指那人的咽喉,但对方也不是等闲之辈,很轻易的就闪避了过去,几十个回合下来燕羽开始急躁了,他平生最讨厌这种拖拖拉拉的战斗,越是想一招即中,越是打不到,心一躁,剑法便乱,剑法一乱,破绽百出,对方抓住其胸口的破绽一招梅花点穴手,使燕羽动弹不得。既然手是动不了了,那就动口好了:"蓝风吟,你这破偷儿,只会摸黑行事麽》有本事点灯再战,难道今天出门忘了易容?丑的实在有碍观瞻?,待我穴道解开,一定亲手帮你上个美人装...你...唔..."下文还没出口,便被一个湿湿热热的东西堵了回去,燕羽一个闪避不及直接中招。燕羽被吻的那个叫头晕目眩,恩此人技巧不错...(汗!)许久那东西才从燕羽的口中退出,就在燕羽贪婪的呼吸著被夺走许久的空气时,整个房间被烛火照亮了,一个已经不能用俊美来形容的美男站在烛火旁边,一双凤眼中透著邪光,淡棕色的瞳孔好像看的穿一切。
"怎麽样?我是不是丑的不堪入目啊?想不到骂人这麽凶的嘴,尝起来味道竟然这麽好~~~"
燕羽用自己那双透著水雾的凤眼死命瞪著蓝风吟,可这一瞪完全没有威吓力而瞪出了无限娇媚(群狼之首:同样是凤眼怎麽差距就这麽大呢~~)
"你这算是在引诱我麽?"不知什麽时候蓝风吟绕到了燕羽的身後"不开口就代表是,开口我就继续前面的吻,你自己选吧。"
这是个左右为难的选择,经思量再三,燕羽决定不开口,反正都是男人他人干什麽,瓦哢哢哢哢哢哢
"不出声?代表是在引诱我对吗?"低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阵阵梅香不断的从身後传来,耳後若有似无的气息让燕羽一阵轻颤,下身也有了反映,燕羽羞得涨红了脸。见这可人儿一副媚态,蓝风吟的手开始不再安分。
"正是敏感啊~"每一次触碰,都能感受到手中人儿的轻颤,看样子动作要快点,不然穴道解开後就什麽也没了。打定主意,蓝风吟从广袖中取出一个白瓷瓶,喝了一口,然後嘴对嘴的哺入燕羽的口中。确认对方咽下後,并不急著从口中退出,用灵舌,试探著燕羽口中的每一个敏感,直到全都确认完後才恋恋不舍的退出。当然这时的燕羽已经完全虚脱在蓝风吟的怀里。娇媚之态任谁都无法将他和那个京城首捕火燕联系起来。
蓝风吟抱著打铁要趁热的心情将燕羽打横抱起,放置与床上,同时解开了他的穴道。燕羽想:这回你死定了...同时出手往蓝风吟的胸口打去,可是天不随人愿,一阵燥热让这一招失去了力量。意识到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麽的燕羽死命瞪著缓缓宽衣的蓝风吟,但也只能如此而已,现在的他除了全身燥热以外,还四肢无力。这是的蓝风吟已经将自己脱的就差一点了,并且动手开始除去燕羽的衣物。
"那叫‘玉香\'我独创的春宵特别用品..."一边说,还一边玩弄著燕羽胸前的突起"四肢无力是附带作用,略带梅香,虽然我比较喜欢有活力的你,现在这样其实也很诱人呢~~我不客气啦,我的燕子。"
(一下H的部分请各位自行想象,我实在写不下手啊..................)

4.
"你给我滚出去~~"一声狮子吼从燕羽的房间里涌出来
"禽兽!断袖!人渣!......"一串咒骂从燕羽的房间里飘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戏谑的笑声从燕羽的房间里传出来
今早燕羽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床比平时的挤,比平时的暖和,没多想反正往舒服的地方钻就是了,换个姿势继续睡,怎么头顶有股热气,手下所触之处有规律的跳动。缓缓睁眼就见一性感的胸膛,猛然想起昨夜春色,大惊而起,但是全身上下的酸痛让他不得不重新再躺会床上。正对上一对迷人的眼睛。对视良久蓝风吟先开口"我的小燕子~~早啊~是不是不舒服啊?来来让我来看看......"说着伸手就往最痛之处摸去。接着就发生了以上的状态。
半个时辰过后,蓝风吟姿势慵懒的躺在床上,悠闲的观赏燕羽可以用艰难来形容的穿衣秀,不尤的感叹,原来做捕快的都是这么要面子的,经过昨晚的大战明明现在连能站着都是问题,还喜欢硬撑,打死都不让自己上前帮忙,看着燕羽的笨拙,笑意渐渐的从心里爬到了脸上。
看着床上那个衣衫不整,一脸坏笑的蓝风吟,对他的恨意已在胸中到达了极限。做堂堂首捕的这些年,再凶狠的罪犯都摆的平,今朝却被这小小的偷闯入房中,技不如人也就算了,还被人家吃干抹尽.........老天不长眼啊~~~
"起来!把衣服穿好!"将自己收拾妥当后,燕羽狠狠的说
这边蓝风吟也没拖沓,起身,穿衣,束发,没一会儿就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妥妥当当,还顺手把昨日春痕用被褥遮盖好。见蓝风吟把一切收拾妥当后燕羽迈着艰难的步子走到门口,开门,深吸一口气:"来人!把恶贼蓝风吟拿下!"
众人迅速赶到,速度快到让燕羽以为昨夜的事是不真实的,虽然平日里这些手下若干都喜欢偷点小懒,打点小盹,但昨晚的动静可不是一般的大,竟然会没有一个人过来,只要有一人来,昨夜的事也将不会发生,昨夜情况特殊也没时间去多想,现在...算了先把这该死的偷儿关入牢中再说(群狼之首:你现在也没多想...汗~)在我们的火燕首捕抽时间多想的时候,手下若干已经将蓝风吟五花大绑罢,就等老大发话了。
见被绑的瘦肉棕式的蓝风吟没有反抗而是一直维持着一张欠揍的笑脸,这让燕羽的火一个劲的冒到了头顶,上去就是一把掌,虽然现在血气皆虚,但火气正旺,这一巴掌在蓝风吟白俊的脸上立马见影。
"押下去,待明日我亲自提审!"旋即走人。
这一巴掌到没打的蓝风吟有什么大反应,却惊到了手下若干。在火燕手下做事几年,虽然此人脾气暴躁,但从不回对已被擒住的犯人动手,就算2年前杀人做人肉包的李屠夫都没这待遇......

牢里
蓝风吟正悠闲的嚼着草根,忽闻脚步声...起身,满脸笑意的看着来人
"你...把燕子吃了?"语气平缓没有一丝波动
"对,"愉悦的应和到,然后指着自己的脸道"看,我得奖品!"(群狼之首:疼吧,告诉你,我是虐攻主义滴!!蓝风吟:哼,等我拐到燕燕,就和他私奔,到时你就哭去吧~)
"我能帮你的,就到明天为止,以后就请你好自为之了。"
"谢谢。"
"这还是我头一次听你说谢谢呢。"
"别自作多情了,我还没原谅你呢。"
"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晚上吃什么?"蓝风吟径自扯开了话题
"都是你爱吃的......"

5.
在蓝风吟光荣下狱第二天的一大早,燕羽便带着手下若干来到了牢房,一天不到的时间对于燕羽来说足以修养,只是这次伤处非同一般,不适再所难免。可是就为了这一口气,燕羽打定主意今日要治蓝风吟的罪,而且要治重罪!!
"报上名来!!"声音洪亮,若是不视其本貌,定以为在座之人为八尺男儿。
"蓝风吟!"
"姓名倒是答的爽快,那么把你先前的为恶也爽快的招来吧。"定是在牢中有所悔悟了,燕羽如是想到
"昨日我闯进了火燕首捕的房间..."
"恩恩..."
"与首捕打斗几十回合"
"恩恩..."
"首捕技不如我,摆下阵来"
"恩恩..."好像那里不对..
"我把首捕大人放于床..."
"住口!!"这床字还没出来,便被燕羽一声怒吼呵斥住了
"你这恶贼还是不知悔改,看来本捕不用大刑你定是不会从实招来,来人用刑!"昨晚的事决不能让这恶贼说出来,不然我的一身都完了!!!
"大人,小人说的可是句句实言,大人你不也在场么,可谓是身临其境..."蓝风吟一脸委屈,连手下若干都觉得可怜.。
"不必多言,动刑!"燕羽怎会不明白蓝风吟此语的暗示,更是雷霆大作
此言一出再次惊起手下若干,现在放在这里的刑具都是上一届留下来的,首捕上任后一次都没再用过,纯粹是做摆设吓唬人的,这次竟为了一个偷儿动用,唉~~蓝风吟啊你就自求多福吧。
正要动手,只听门外传来周大人一声:"住手。"
"为什么?"燕羽怒气冲冲的问
"燕子啊,火气不要这么大,昨日蓝公子入了你的房间可有做过什么作奸犯科之事啊?"周郁风悠悠的问
"有!"
"那说来让本官为你作主...说吧,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了?"(群狼之首:怎么像在为媳妇打抱不平啊)
"...这...不能说"打死我也不会说出那样羞耻的事
"那到底有没有啊?"
"不能说就是不能说~"大人啊,别再逼我了,不然你就要招新捕头了
"说吧,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他到底有没有,你说了我才能知道他有还是没有,我才能根据他的有或是没有,来处理你的问题和接下来的问题啊..."
"大人..."你是要逼死我是吧
"前面的话没听清楚么?我再说一边好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他..."
"没有!"别再重复了,会死的~~~
"没有?那就好办了"周郁风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如释重负"那么让蓝公子打理一下,到堂上来,昨儿你将蓝公子下狱的事一传开,全京城一半的姑娘都来为他伸冤,说什么若是蓝公子有什么闪失,便自尽于衙门口,为了拖住他们,我答应今日衙门一开堂便将蓝公子带来让他们仔细审查,若是你先前动刑,现在我衙门口,可就成了血海了。"
"..."听完周郁风的一席话,燕羽整个人都僵住了,心里不停的感叹这人世间竟然有如此不真实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梳洗完毕的蓝风吟又恢复了以往俊逸非凡,身着一身墨蓝与燕羽一同往堂上走去,走就走呗,还不时的偷瞄燕羽,现在的燕羽正憋着一肚子的怨气无处发泄。被这左瞄一下右瞄一下,更是火冒三丈,又不好对他发作因为临走时周郁风特别关照:"若是蓝公子有什么闪失...我衙门口,可就成了血海了。"而这边的蓝风吟看着燕羽因怒气而涨红的小脸,有一股想冲上去咬一口的冲动,但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他还是忍了下来,反正往后日子还长着呢。要知道若是现在惹毛了火燕,他可就真会不计后果的当场把自己给杀了的...想想身后就一阵凉意。
两人一出现在堂上,本来喧闹异常的人群一下子全都安静了下来。
"来来,各位姑娘看一看来,你们的蓝公子可是毫发未伤,更值得一提的时,现在各位所见,乃蓝公子真貌。"周郁风一副得意的将蓝风吟介绍给堂下的诸位
一听是蓝风吟的真貌,本来安静的人群又一次的激动了,说什么的都有
甲说:"蓝公子,我愿以身相许~"
乙说:"蓝哥哥,我想死你了"
丙说:"今日得见蓝公子真貌,我此生无憾啊~"
丁说:"若今世无缘于蓝兄白头偕老,待来世我愿与蓝兄生出身同门,蓝兄亦为兄,我方为弟。"(蓝风吟:怎么有男人!群狼之首:反正你也习惯了。蓝风吟:-_-|||)
见情势再一次陷入混乱,周郁风发话了:"各位,各位,今日就到这里吧,衙门里还要办案呢,大家放心,今日起,蓝公子就是本要门得师爷了,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过来找蓝公子,请回吧~"
虽然周郁风长得书卷气极浓,但平日断案,平事,极为公道,颇得百姓爱戴,此言一出,众人也就不再滞留,该干嘛干嘛去了。
等人都散尽了,忍耐多时得燕羽终于爆发了:"周郁风!你怎么能这样!!!"
"为什么不能,我是大人呢~"说完便拍拍屁股走人,将燕羽等人滞留现场
在静默几秒后..."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火燕指闻苍天
据说,那天以后,在场得若干手下都因为内伤告假三日。

6.
自从那天蓝风吟在衙门粉墨登场後,衙门得生意变得空前绝後得好,不论什麽年龄得只要是女得都会来衙门跑一遭,事情不论大小都要找蓝师爷商量。不管事情有没有解决,反正只要看到蓝师爷就可以了。案子少了,收入涨了,怪不得我们得周大人每天都笑颜如花。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这样得生活是幸福的。比如说我们的火燕首捕大人。那天宣布蓝风吟在衙门就任师爷以後,燕羽便直冲至内堂去与周郁风理论。但结果却是一个更大的打击:他要和蓝风吟同住一房,理由是...衙门除了厨房没有空房间了。(燕子:那就让他住厨房!群狼之首:群众演员不同意啊!一大批群众女演员目光齐刷刷看向这边)
打那以後,原本基本平静的捕首生活变得不再平静,也无法平静了。蓝风吟对燕羽采取了紧迫盯人的战术,每天从早一直跟到晚,到了睡觉的时候还偏偏要和他挤一张床,若是以前燕羽定不会有异议,但今时不同往日,在经过那次大捷之後,燕羽便对蓝风吟多有防范,定是不让他接近自己三尺之内,在平时工作的时候可以自动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吃饭的时候可以分别坐在桌子的两端,但是到了晚上...这些防范的招数就全都失效了,一张床能有多大?最多不过五尺,就算自己紧紧贴著墙睡也无济於事,因为蓝风吟会很自觉的紧贴上来,拳脚相交便成了就寝前的必修课。刚开始的几天若干手下还都会冲进来一探究竟,但不是被家具砸成内伤,就是被狮吼功震出内伤,要不就是看到不该看的听到不该听的,时间一久大家也就都习惯了。不论房间里的动静再大,若干手下也不过摇摇头,然後走人。(燕子:强烈要求剧组换张KING SIZE的床!)
"都叫你别靠过来了,你听不懂麽?"燕羽再一次开始上演《火燕是怎样练成的》。
"燕子,别这样嘛,反正我们不论是该做的还是不该做的都作过了...所以"
"所以什麽!?不关是什麽想都别想!"燕羽直截了当的打断了蓝风吟接下来的话
"我又没有想什麽,大概是你自己多想了吧..哈哈哈哈哈"
这串笑声在燕羽听来分外的刺耳,二话不说便从腰间抽出"飞炎"直往心口。
蓝风吟可是早有准备,一个侧身避开来势汹涌的一剑,又顺势抓住其手腕,一个用力,拉入怀中。忽略掉怀中人儿的奋力反抗,低头吻住因不服输而不断吐出恶言的香唇轻轻啮咬,不安分的灵舌巧妙的撬开紧咬的贝齿,细细品尝口中的这番甜美,良久,才抬起头给了燕羽一个呼吸的权利,此时的燕羽早已被吻的七荤八素瘫软在蓝风吟的怀中。温柔的抱起怀中的人儿,轻放与床,两人一起和衣躺下,便不再有其他动作了。从迷离状态清醒过来的燕羽默默的感受著身後传来的阵阵梅香,渐渐的进入了梦。

好好睡吧,以後还有更大的麻烦等待著你呢~~燕子~~

7.
翌日清晨,众人还在参加周公的宴会的同时,在衙门的大门口站著一锦服美人,而在其身後十个大内护卫一字排开。只见美人广袖一挥,昂首阔步直入内堂。进入内堂,美人不客气的坐上主人的首坐,一个抬手,身边某护卫便必恭必敬端上一杯锦上添花。
美人轻啄一口後用绵软的声音道:"把人都给我带过来~"
一听美人有另,其中六个侍卫一下便消失在堂中(果然是高手)
一个时辰以後周郁风梳洗整齐的走了进来,瞟了一眼美人没有多话,径自坐在美人的边上,一个抬手,属下甲端来一杯碧螺春,轻啄一口,放下茶碗单手支头,继续会周公。
两个时辰以後,燕羽和蓝风吟一前一後走了进来,一个怒气冲冲,还有一个睡眼惺忪,在其後跟著四个互相搀扶的护卫,个个脸上都像开了染铺一样。
"周..."一见美人在坐,正要发彪的燕羽把一串正要骂出口的话全都咽了下去。气乎乎的找了一个离开美人最远的位置坐下,蓝风吟则坐在燕羽的傍边,两人同时抬手,身边的手下乙、丙为两人各端上一碗酸梅汤,两人整齐划一的将酸梅汤一口气喝到了底,便不再有任何动作,一同神游东方。
此刻周郁风睡醒了,扫了一眼大厅,缓缓道:"敢问今日十三皇子殿下来此又有何事啊?"
闻言吃惊的也只有蓝风吟一人,只是他掩饰的甚好,旁人未发现罢了。环视四周除了燕羽还是一脸火气正旺,其他人都一副平淡的样子,连下人都不例外,可见十三皇子在这可是常客来得。
蓝风吟没有想错,十三的确是这里的常客,而且打从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燕子上任的第二天便开始天天来,朝五晚九从不迟到早退,而且每次来都把我们的燕子气的内伤吐血,只是前一阵陪皇上下江南去了,才让衙门清境了好一阵。

P.S.要问前面被派去"请周大人"的两位现在如何?现在正全身赤裸的别塞在一个大麻袋里。高悬与大堂正门

8.
作为当朝天子最宠爱的小儿子,十三皇子永钰打小就是被整个皇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自古以来被宠坏的孩子总有这样那样的不良习性,我们尊贵的十三皇子殿下的恶习则是调戏良家妇男。五岁的时候调戏的对象为各个皇子、公主身边的小侍童,十岁便学会了调戏伴读侍郎,十二岁开始向家里人下手,只要是有几分姿色的无一幸免,到了十六岁以後染指至八十禁军,大内侍卫。亏的皇子殿下有著一张清秀绝伦,匹世无双的倾国容貌,还集万千宠爱於一身,不然那有性命留至现在来祸害民间。与燕羽的相识也全都因为他的素性不良。
那日正是燕羽走马上任第一天,便接到命令抓获偷溜出宫的十三皇子回宫。刚一上任就被交付重要任务,年方十七的燕羽立马屁颠屁颠的上街巡查去了。正当燕羽巡查的不亦乐乎的时候,见一蝴蝶般的男子正在调戏另一俊逸非凡的男子,眼见著两人就要发生拳脚之事,介於身为捕头的职责感和正义感,燕羽决定上前平负这场纠纷。俗话说刀斩出头葱,而燕羽正很屁颠的去充当这颗光荣的葱。
"这位公子,住手!"燕羽尽量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群狼之首:绝对不可能实现的!)
两人闻声同时看向燕羽所在之处
【偷儿与捕快—群狼之首】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