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消失的那几十克—旗子

时间: 2016-07-01 11:39:57 分类: 今日好文

【消失的那几十克—旗子】

听说,人死后,会突然的减轻几十克,有人说那是灵魂飞了。我没有死,但是为什么我的那几十克也找不到了呢?

1
第一次,不,算上在华姐酒吧的那次,今天应该是第2次见到苏孜。
要不是老妈惦记着她小儿子的味觉,我犯得着抱着个装醉蟹的冰盒横跨欧洲大陆,继而在这种老头老太才刚起床打拳的一大早来到严檬的住处吗?要知道我有多想泡了澡,然后睡上了20小时。
刚从车里出来,就看到门口坐着个大男孩。
"喂。睡着了?"他应该是太累了,连脸上的泪迹都来不及擦去。
我保证没有大声,他却立马反射性的醒了过来,瞪着我:"阿檬?"
我们兄弟还没有像到如双胞胎吧?你这是什么眼神?还是睡糊涂了?
那件白色的体恤实在是普通到无法描述,但是我怎么就觉得眼熟?还有那个耳环,滴在他短短的褐色头发下。对了,那不是在华姐酒吧弹琴的吗?
眼神里看不到他的渴望,尽是迷糊。
"你等阿檬?怎么不进去?我不是。"
"哦。我认错了。"
"阿檬不再?"这么一大早的那个家伙不可能不在床上的啊?
"嗯。"
"那...."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麻烦你,帮我叫辆车好吗?这是车钱。"右手开始往牛仔裤口袋里掏。
这里到小区门口也就2,30米的距离,是不是也太大爷了?
"你先把钱收起来。我说......."
"求你了!"就这么点事,用得着求?
正想要怎么损他,才看到他双手朝我的方向摸了过来。
"你,,,看不见?"
轻微的点了点头,轻到我以为看错了。
"告诉我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赶紧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我觉得这样多少可以给他点实感。
"不用了,你帮我叫辆车就好。"他推脱着。
"叫什么车,来,我送你。"自顾拉起他的手。
看他小心翼翼的迈步,我索性把他横抱了,那一瞬间,他身体都僵硬了。
终于找到了他说的地址。
"我送你上去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摸索着迈步的样子,很想上去抱着他。
"不用了,这里我熟。谢谢你了。"
没脸再赖着了,"不客气。那你小心点。"
"再见。"
他的家应该是这个旧公寓的某层吧,总共也就4层,怕是连电梯都没有。不对啊,人家看不见的不是都那个什么棒的吗?他怎么不用呢?
好像被什么东西牵着似的,我折回去了。
果然,让我看到他在2楼处因为楼道里堆放的杂物被绊倒。
"怎么你没走?"知道我去扶他,疑惑的问。
"还说你熟呢。几层?告诉我。"
"只是忘了拿那个,不然....."
我打断了他的话,不耐烦起来," 怎么能忘了呢?你这样很危险的。"
"我知道。"
原来他住在3层。
"要不,你进来坐坐吧。"
不客气地进去,房间很小,但还算干净。
"不要意思,你自己找地方坐。我去烧点水。"
听到他说烧水,赶紧阻止,"别,还是我来吧。"我不相信看不见的可以用煤气。
像是知道我的心思似的,淡淡的笑了笑,"不是煤气。是电,擦上插座就可以的。"
"那你小心点。"看着他进门后明显的比先前活络了,就由着他去了。
不客气地开始视察他的屋子,才看到这间屋子唯一的大体积物件---钢琴上有一家合家欢,那应该是他父母吧。走近了看,怎么是苏叔叔他们,他就是苏孜?
他父母和我父母该说是老朋友了,一起开办了至今有我们兄弟管理的百凌贸易。只是她父母5年前不在了,那之后我父母也移居海外,也就断了苏孜的消息,想不到今天让我遇到,他应该有20了吧?还记得小时候,也曾一起玩过,只是5年不见,还真的没认出来。也怪自己笨,他既然认识阿檬,而我们认识的眼盲的人,好像也就他一个,怎么刚才没有想到呢?阿檬是怎么找到他的?
"喝水吧。"
赶紧悄悄的放回照片,才想起不用那么做贼似的,他看不见。
"谢谢。"
看他在床边坐下,我也跟了过去。
"你一个人住?"
"嗯。"
"没人照顾你?"
"没事。除了做饭,我什么都可以。一般我都叫外卖的。晚上我在酒吧弹琴,晚饭都在那里吃。"
我应该那个时候就告诉他我见过他,在酒吧里。
"你和阿檬是朋友?"
"不是!"他低着头,很坚决的回答。
"那....."
"别问了,我不认识那个人。"
看他的表情我还没有笨到不知趣的追问,也阻止了我告诉他我是阿檬的哥哥。

2.
我居然没有睡20个小时,连5个小时都没有,总觉得他摸索的样子在我眼前晃悠着。该死,害得我睡不好。
当晚,我又来到了华姐的酒吧---魂。
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演奏了。跟上次一样的角度望过去,不同的只是那个耳环没有了。
华姐来和我客套过几句,华姐说他来时间不长,还说今晚好像几个地方弹错了。
等到他要离开的时候,应该已经很熟悉的地方居然也让他一个踉跄。
我没有去打扰他,连着以后的很多天也是,就这么静静的听着,看着,直到他结束。
我很想去和他说话,很想去靠近他,只是没有好的理由。
今晚,还是一样。看着他离开钢琴进了休息室,我知道他等会儿会从直通休息室的边门离开。
装作偶遇好了,我很阿Q的想。
"小孜,你可不能见死不救!那可是你姑姑,她病的厉害。"
"姑姑?你还好意思说?!我没有什么姑姑。"
"你就那么绝情?好歹小时候也疼过你。"
"疼我?把我当累赘一样的扔到那里,你们可想过我的死活?再说,你要的我根本没有,即使有,也不会给你们。"
夜幕里,看不清楚和他说的人,但是我可以看到他抖动的双肩,月色下显得很小很小。
"你骗谁啊你?告诉你,总有一天会让你拿出来的。"那人突然抽到他手里的棒子,朝远处扔出去。
不管你是谁,今天我非要教训你!
被人抓住了后领,那人回过头来,正好,送上来的岂能浪费,一拳伺候。
显然不是我的对手,捂着脸"你,你,"你了N个都没有出第2种发音。
"还不快去捡回来!"
"谁?"他惊讶的不知所措。
"是我?别怕。"搂住他。
"你是.........那天送我回家的?"他还记得我的声音,很开心。
"嗯!"
看着那个家伙把东西捡了回来。
"你给我听好了,要是再骚扰他,就不是拳头的待遇了。给我道歉!"
"算了。让他走吧。"
既然他这么说,我也只能说"滚吧。"
"是谁?问你要什么?"
"是我姑父。问我要钱。"
知道他就是苏孜后,我也奇怪他怎么也不应该住在那里,他父母的遗产一定可以让他过得好好的。难道都让人骗了?但是这么私人的问题,他不说,我也不好问。
"凭什么?"
"凭他们说小时候疼过我,嘿嘿"他的笑声让我冷,才看到他眼里已经泛起了水光,一股心酸也在我的心里泛起。
"以后再来找你的话,告诉我。"我不知道他和姑姑姑父间有过什么,只是觉得不能让人欺负他。
"谢谢。"又是很轻的。
"我送你回去吧。"
这次连轻声都没有了,我就当作默认了。
"你怎么在这里?"这是他在车上问我的。
"路过。"我说。
他没有让我上去,但是他告诉我他叫苏孜,虽然我早知道了。我让他叫我kevin,一个很多宠物都有的名字,不过真的是我的英文名。我没有要故意隐瞒我叫严洵,就是觉得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说。看他对阿檬的态度,怕是不会接受我。
接受我?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也仅仅是一跳而已,我从来不会为难自己,当然不会故作矜持。是的,我喜欢他,确定了就要行动。

3
我开始成了他家的常客,每次都是像救济灾民似的带上很多吃的,他拒绝了几次,我说那是我的餐厅里多余的,他也就接受了。实事是我的餐厅,就是不是多余的。
好像他也习惯了我这么2,3天去一次的频率,那天我晚到了,居然看到他一个人下楼来等我。什么叫幸福,应该就是那个时候的感觉吧!虽然我还没有向他明说过。
"小孜,我去看你弹琴好吗?"我不想只能每次偷偷的坐在下面了,我要他和我一起坐在那里,要让他知道我在听。虽然我不知道那些曲子是什么。
"好吧!"没有像前2次提出时被否定。那么我以后就有理由晚上天天送他回家了,不用再找偶遇的借口了。这些日子连开会的时候我都在想着他妈的借口。
知道他的时间到了,我走到钢琴旁,扶着他做到了我原先的座位上。
"来很久了?"因为也要顾着公司的事,去的时候,只能让他自己去。
"嗯,有半个多小时了。这个是果汁,喝吧。"我把杯子放进他手里。
"你晚上没事吗?其实我可以自己回家的。"
"我有什么事。公司的事白天都做了。晚上再加班,你要累死我?"
"Kevin, 原来你和小孜认识啊?"
啊哟,我怎么忘了关照华姐了呢。这边我还在后悔,那边已经揭发我了。
"怪不得,你常来,我还以为是我的酒吸引了你了。"
来不及了!慌忙对华姐又是摇手,又是立食指,再看他好像并没什么反应,除了没有再喝他喜欢的果汁以外。
"华姐,他是这里的常客?"
如果可以,我想我就要杀人灭口了。
"是啊。每次都一个人来听你弹琴。可见我们的小孜弹得多好。"不光不理睬我的暗号,火上浇油,居然还伸手在他的脸上摸了一把。
愤怒!我还没有摸过呢!
"噢,是吗?"说完就继续喝他的果汁。
"小孜,我....."
"好了,喜欢听他的琴的人多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再也做不住了,站起来推她:"华姐,你看那么多客人....."
"对,华姐,今天应该客人不少吧,你忙去吧,我也要回去了。"他居然站起来,把手伸了出来给她。
"不陪kevin?"
"不了。我想回去了。"
"那好吧,我送你去休息室。"一唱一和的把我当空气。
"还是我送他吧。"顾不了那么多了,拉过他的手就走。他当然跟不上我的脚步,看他紧张的被我拉着快走了几步,我索性把他抱了起来。
看吧看吧,今天现场大放松。
到了外面,他开始叫唤放下我,放下我,只是我不是个听话的孩子。一直把他抱到我车上。
"你让我下去,我自己回去。"
"小孜,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真的,相信我好吗?"
"我信你就是了,你让我自己回去。"
"不!你听我说,不要说手仗还在休息室里,就是有,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去的。"
听了我的话,他有点泄气了,"连你也欺负我。"
我真的心疼死了,一把抱住他。
"不是的,我怎么舍得欺负你呢?我想疼你都来不及,真的。"
他也不动。
"小孜,我喜欢你。就想天天看到你,一直看到你,我真的没有要故意骗你,真的!"
"其实,那天早上遇到你之前,我就在酒吧见过你一次,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雷锋送你回去,是不是?"
"噢,那么上次我姑父来,也不是什么路过?"
"嗯,那些日子我几乎天天去魂,就为了想看看你。"
"我真笨,居然会相信有那么多偶遇的。"
"不!不是你笨,都是我不好,对不起,小孜,不要生气好不好?"我真的很怕他生气,就怕他对我说以后再也不要见我。
"是的!是的!"他激动起来,挣扎出我的怀抱,"就是因为我笨,你们每个人都来骗我!"
虽然暗暗的,我还是看到他哭了。
那泪水不是流在他的脸上,而是留在我的心里。
"不管别人怎么样,相信我,小孜,我不会骗你的,一定要相信我。让我照顾你,爱你,好么?"我知道我现在很没有尊严了。
"爱我?哈哈,你觉得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爱我?曾经说爱我的人,都在哪里?你说你说啊?"
我不敢去再去搂抱他,只好抓着他的手,紧紧地。此刻,我明白,小孜的心里,不是父母离去那么简单的伤痛。
"小孜,或许我无法给你那些曾经的爱,但是我可以给你属于我的全部的爱,给我一个机会!"
看着他空洞的目光,无法克制的捧起了他的脸,轻轻的送上我的吻。他没有躲,只是在双唇分开的那一刻,哇的大哭起来。
我也想哭,真的!但是我没有,我要做的是给予他环抱,我要让他知道还有我!

4
我们还是和从前一样的相处着,对于我的表白,他没提过一个字,好像我没有说过一样。
慢慢的,他告诉了我一些他父母过世后的事。
那个时候,他才15岁,一夜间成了孤儿的他,震惊是不用说了。何况他天生看不见,从小被父母当成宝贝的他,基本没有什么生活能力,从来没有去上过一天学,都是请家教来的。
有有钱的父母,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贪财的姑姑姑父霸占了他父母的酒店,房子,除了百凌的股份,他父母先前已经将自己的股份都归到了儿子名下,等成人了他就可以自己处理了。
姑姑他们为了没能拿到股份,撒气似的把他送到了遥远的乡下,寄养在一个老婆婆家里,从此没有再来看过他。可怜的小孜也想过离开那里,无奈看不见的他,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
他没有说他后来又怎么会回来的。
转眼间,我和小孜已经认识半年多了,也几经是雪花飘舞的时节了。
当然由于我的分心,公司的当家现在是阿檬了,或许不能说我的无能吧,阿檬是以绝对超过我的股份占有率在新一届的董事会选举中获胜的。无所谓,本来就想好好照顾小孜。只是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些股份,父母在3年前给我们的是同等的。
我一直不知道小孜心里是不是有别人,他不会拒绝我的拥抱,但是也不容许我吻他。不敢冒犯他,告诉自己要有耐心。
昨天周日我带着他去了郊外,虽然挺冷,但是小孜玩雪时候的样子告诉我他很开心。"小孜,我会让你一直都开心的。"我默默地对自己说。
今天上午又是周一的例会。一般开会的时候我会把手机关了。等我开完会,才看到有5个未接电话,都是小孜的。
有什么事,那么急找我?
电话响了很多声,他才来接。
"小孜,什么事,急着找我?"
"kevin,你能不能来一次,我觉得很晕。"听得我心惊肉跳。
"小孜,你怎么了,不要吓我。我这就去。"
从来没有过的害怕,我算是体会到了。
推门进屋。
"谁?"我看到的是小孜惊慌的表情。
我也被惊呆了,屋子里乱成一片,几乎所有的抽屉都被打开了,掀翻了。
"小孜!让我看看,你哪里伤了? "虽然看上去他还可以,可是我还是不停的摸他,我要确认他没事。
"就是有点头晕。"
"头晕?怎么回事?"
"早上有人敲门,我以为是你,开了门头上就被敲了一下,醒来就觉得头晕。后来,我想起来,怎么就觉得到处都是东西,到处都让我摔跤,我都不敢动了。是不是我家里让人弄得乱78糟了?"
"嗯,简直就是扫荡!不过,幸好你没有大事,不过,头晕还是要去医院的。都怪我,在开会,没开手机。"
"那我家?"
"那些别管了,我们先去医院。"
还好不严重。他在医院住了一个晚上就回来了。
"小孜,你一个人住,我真的不放心,还是到我那里去吧。"我一边整理一边说。
"不。"
"那你是不是存心不让我上班?发生了这样的事,你叫我怎么可以安心?"
"要不,我搬到这里来?"只要他开心,我愿意放弃舒舒服服的大屋子。
"这里这么小。"
他的理由居然是屋子小。
"那么,我们把这个屋子退了,重新租一间?"按我的想法,除了我们2个,我会要何伯来,我不在的时候,可以照顾小孜,这样我才能放心。
"那么说好,房租一人一半。"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在他额头吻一下。
"好的,只要你喜欢。"
他就这么"看"着我整理屋子。
"kevin,有没有看到一个耳环?"他说的应该是本来戴着的那个?
"嗯。"我递了给他。
他拿着,握在手心里,平静的让我可怕。
任我把他的手摊开,耳环的针尖部分已经把他的手心刺出血了。
"小孜!干什么这事?"
他笑笑说:"kevin,帮我把这个扔了。"
"扔就扔了,为什么要虐待自己?"拿过那个让他出血的东西。
"不会了,再也不会虐待自己了。"
可能是出血很疼吧,看他又要哭了。
"小孜,怎么了?别哭!"我最怕的眼泪了,让我手足无措。
"kevin,你说的,要照顾我的,爱我的,不要骗我?"
终于听到他的回应了,老老的把他搂在怀里。
"小孜,不会骗你的。我会永远永远照顾你,爱你的。"
头一次忘我的吻他,在这个破烂的屋子里。

5.
我和他的生日就差1个星期,他生日的时候我送了一个耳环给他,是他自己要的。但是他并没有戴上。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说不要任何的礼物,就怕他一个人出去买,我宁可不要。结果,等我到了
公司,何伯来电说他还是一个人出去了。
赶紧打电话确认,他却笑呵呵的说:放心好了。
没办法!让他千万小心,早点回家,还告诉他我下午要开会,可能会晚点回去,让他一定等我接他去订好位子的酒店吃饭。
从办公楼里出来,我居然看到站在停车场里的小孜。
"小孜。"正奇怪他怎么会在这里,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声。
他好像听到我叫他了,朝我的方向转了过来。
还没等我叫"不要!"一辆车子冲向了他。
已经忘记要去看车子的牌号,疯了似的抱起他,有血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小孜!小孜!"除了狂叫,我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快叫救护车!"也不管有没有人听到我的吼叫。
他在我怀里动了动。
"你,你,你是他....的.....哥哥?"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这样的问题?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承认,可是我也否认不了。
"回....答......我.",不忍心在让他疑惑,我恩了一声。
他微微的动了牵动了一下嘴角:"真好。"
"不是的!小孜,我没有要骗你,相信我。"
"小孜啊,"不知什么时候,他姑父居然在我身后,"要不是他,应该叫kevin还是严洵呢?你会来这里吗?你还真的信他?"
我无力去和那个家伙理论,眼前的他开始一口一口的吐血了,我发誓那是我的血。
我想抱起他要走,只有自己明白我的脚有多软。
"等....等一下."
"什么?"
"帮我把.....那个那下.....来."耗尽最后的力气,居然要我把耳环拿下来。我才第一次看到他戴着我送他的耳环。我想说不要,求你!只是我无法和他争辩,和一个满身是血的他争辩。
"不......是我的,我......不带走。给你的,我......要带走。"他声音已经越来越小。
"不要!小孜,不要这样对我。求你了!小孜。我爱你!"泪水爬满了我的脸,我看到他把耳环戴在一个新的耳洞上,这个应该是他今天上午去打的,这个应该就是我的生日礼物!
"为什么,为什么要来,我不是让你在家里等我的吗?"
"我........想再相......信.......一次的,真的,差......不多.........就真的相........信了。"又是微微的一笑................
终于有人开来了车,我死死的抱着他,不停的叫着他,吻着他,他却再也没有说过一个字。
看着他躺在那里,那么无声,也无息,我知道我弄失了我的灵魂。
【消失的那几十克—旗子】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