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青松—江洋

时间: 2016-07-01 10:13:55 分类: 今日好文

【青松—江洋】
谁不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出人头地、名利双收?谁不希望自己喜爱的人能够陪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真到永远?这世上的人心,渴望着一切的美好,永无厌足;这世上的人心,又都如此的谦卑,只盼自己喜爱的一切,都不要失去......

*1*
阳光明媚,和风微拂,静静的山谷里,有一处碧青的水潭,一个十二、三岁的乡下少年,正使劲地往水潭里丢着石头。
丢累了,他仰天躺倒在草地上,枕着自己的手臂,嘴里咬着一根草,眯起眼睛看天上的白云。又是一年春好处,野芳幽香,佳木繁荫,连泉边那棵他从山顶移栽过来的小松树,也长高了不少,几乎快赶上少年的肩头了。
瞧着那棵原本生在山顶石隙中,长得七扭八歪的小松树,在短短的三年里长高了一倍多,少年高兴地笑了起来,爬起来拍拍它的树身,笑道:"怎么样,这里比山顶好多了吧,看你长得这个快!"
小松树迎风微微晃动,仿佛是在赞成这种说法,少年又笑了起来,心里的郁闷减轻了许多,抬头看了看正午的太阳,觉得全身燥热,干脆三两下脱掉身上破旧的衣裳,"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游起泳来。
山泉从石隙里渗出,聚成一个不大的水潭,然后变成一条婉延的小溪,缓缓向西流去,短短的兰芽,浸在溪水中,微微摆动。

一双细白的小手,悄悄地拿起扔在草地上的衣裳,放在清澈的小溪里,轻轻地搓洗起来,洗净了,便搭在旁边的灌木丛上,任阳光晒干。
"捉到你喽!"少年猛地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一把抱住了那双手的主人--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孩,快活地大叫着。
那小孩短短的黑头发披散着,细瘦的身躯,衣衫破旧,小小的脸庞却秀美如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像夜晚的山泉一样,灵动而清澈,被男孩捉住了,也不害怕,笑眯眯地,任他抱在手里。
"小木,你又帮我洗衣服,不是说了让你别做的嘛,我自己会洗。"男孩故做生气地说着,心里却是高兴的,拉着他的小手一起来到泉边坐下,从怀里掏出一块饼来,笑道:"今天只有一块饼,咱们俩一人一半"。
小木微微笑着,也从怀里掏出些东西,却是各色野果,两人交换了对方的一些食物,一起吃了起来,虽然只有一点野果和粗饼,但运动后产生的饥饿是最好的调料,两个孩子就着山间清新的空气和灿烂的阳光,吃得非常开心。
吃饱了喝过泉水,两个小孩躺在草地上晒太阳,少年滔滔不绝地说着话,讲自己这一天来的大事小情,小木乖乖地躺着,认真地听,一言不发。
"唉!真是倒霉!"最后少年生气地来了这么一句,停住了话头。
小木吃惊地扭过头来看他,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少年也侧过身来,一边用力拔着手边的小草,一边怒气冲冲地道:"昨天弟弟上了学堂呢,他才八岁,就去学堂读书了,我比他大五岁,却不让我去!哼,如果是我亲娘在......"
小木的眼光暗淡了下来,同情地望着他。
少年生了一会气,又想起了什么,一骨碌爬起身来,笑道:"你知道么,我也会写字呢!"一边抓起一根小树枝,在地上划了起来,道:"你看,这是‘水\',这是‘田\',这是‘人\',这是‘山\',呵呵,我名叫‘锦山\',‘锦\'字我还不会写,这‘山\'字已经会了,瞧我写得好不好?人家都叫我小山,小字我也会写呢。"一边说,一边在地上写了好几个"小山"。
小木趴在地上认真地看,仍旧一言不发。
"唉,小木,你要会说话就好了,光我一个人说,多没意思啊!"小山扔了手里的树枝,摸了摸小木的头发,感叹地道。
小木默默地瞅着他的眼睛,可爱的小脸上露出了可怜巴巴的神情。
小山看着那亮晶晶的大眼睛浮上一层水光,心中一软,忙道:"啊,好了好了,小木,你不会说话也好,省得跟我吵架,就像我弟弟福满似的,多嘴多舌,净爱告状,瞧我哪天再收拾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老跟他娘说我的坏话!"说着恶狠狠地挥了挥拳头,做出强横的姿态,像在威吓那个不在眼前的福满。
小木笑了起来,大眼睛眯成了两个小小的月牙儿,淡红色的小嘴弯了起来,露出细如碎玉的牙齿。
小山着迷地望着他,道:"小木,我觉得你越来越好看了呢。"
小木害羞地低下了头,小山却伸手抬起他的下巴,仔细地看了看,又道:"真的,去年刚见你的时候,黑黑瘦瘦的,像个小赖皮狗,就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的,当时我就想要是你长得又白又漂亮该多好哇,谁知道你就真的越变越漂亮了呢!呵呵,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小木你怎么也越变越好看了呢?嘻嘻,你究竟是不是男孩啊?"虽然早就知道他是男孩,但小山却忍不住喜欢拿他开玩笑。
小木有点生气了,跳起身来,用力挺起小小的胸膛,扬了扬拳头,瞪大了眼睛,仿佛在强调自己也是男孩。
小山伸手捏了捏他臂上似有若无的小小肌肉,轻蔑地笑了,蜷起自己的手臂,小小少年,活泼好动,又是从小出力干活的,肩臂上的肌肉已经有点像模像样了呢。
小木羡慕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肌肉,又看看自己的,懊恼不已。
小山哈哈大笑起来,抱住他滚倒在地上,翻了几个滚,笑道:"你还小呢,着什么急,等你长到我这么大,自然就会强壮了,嗯,不过也肯定比不上我!"说罢得意地跳起身来,翻了两个空心跟头。
小木也跟着爬起来,学着他翻跟头,却因为力弱,只能用手撑地翻过去,眼看是学不来空心跟头,又懊丧地在地上跳了两下。
小山拍了拍他的头顶,笑道:"瞧你这瘦瘦的身子,得好好吃饭才行,嗯,小木你到底几岁啊?我觉得你还没有我弟弟福满大呢。"
小木困惑地侧过头想了想,答不上来,小山也就不再问,怜惜地把他搂在怀里。

去年夏天的时候,他在这里遇到小木,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只知道他住在山的那一边,每次自己上山来放牛,总会跑来这个林间泉边玩耍,而小木也会准时到来,像个小狗一样跟着自己转,非常的乖巧可爱,却不会说话,问什么都不回答。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奇怪,后来日日见面,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了,反而喜欢上了他的默默无言。
哪个男孩不希望有一个非常崇拜自己的小弟弟啊,看他仰着头,用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无限崇敬地望着自己,心里头那个自豪啊,涨得满满的!
可惜他不会说话,也不会写字,不知道他叫什么,看他经常木呆呆地,干脆就给他起名小木,没想到这孩子竟是很喜欢这个名字,每次一叫他,肯定乐颠颠地跑过来,好象一只可爱的小狗。
不过一年来,明显看出小木的神情灵活了许多,特别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会说话一样,喜怒哀乐都可以表现出来,让小山觉得他不会说话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两个人的默契已经达到了让人吃惊的地步,几乎用不着语言交流了。
"小木,你知道我怎么学会写字的吗?"小山笑嘻嘻地道。
小木摇头表示不知,小山便道:"村里徐先生的学堂,总买我爹爹的柴,我借着每日给先生送柴的机会就多呆一会儿,听他给学生们讲书,也偷看那些孩子写字,只不过每次都只能看一小会儿,被人发现了就会赶我走。"
小山的声音又低下来了,有点恨恨的,其实别人倒无所谓,只是他的弟弟福满最见不得衣衫褴褛的哥哥在学堂里给他丢人,每次一见到哥哥就赶他快走,回家还要向爹娘告状,说他贪玩不干活,害他挨骂,还被罚没饭吃。
"我一定要学会读书写字,将来考秀才中状元,哼,让福满和他娘气死!"小山最恨的就是后娘和弟弟对他不公,自从见识了学堂,知道了通过读书可以改变人的生活,可以做大官,可以有很多钱,让人人都对你恭恭敬敬,他的心里就乐开了花,总想着能够像人家的孩子一样去读书识字,一心想要出人头地,可惜他家里穷,亲娘又早不在了,后娘一味地向着弟弟,对他冷嘲热讽,万般的看不顺眼,爹又穷又懦弱,也不肯管,所以弟弟进了学堂,他却只能日日在山间放牛。
小木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同情地望着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睛里流露出坚定的光芒。

凤凰村的学堂只有一位先生,姓徐,人已中年,一妻一女,生活平静安适。
这日他早起出门,发现门口放着一小堆新采来的蘑菇,又肥又大,正是他最爱吃的,不由得展颜一笑,心想哪个学生这么知道孝敬先生,竟然一大早就采了山蘑送来。于是唤夫人收了,自己踱去学堂,然而一日观察下来,竟不知道是哪个学生送的。
次日早上,门口又放了一小堆新剥的松子,再次日,是些可口的野果。
日复一日,徐先生心中纳罕,这一日特意提早起身,悄悄地隐在侧房门内,偷眼观望。
山村民风纯朴,夜不闭户,因此如果有人来,可以直接进入院子,他在侧房内就正好可以看见。
天色尚未五更,还是一片黑暗,村子里寂静无声,连公鸡也还没有醒来。
徐先生等了一会儿,没见什么异动,自己又打了个盹儿,隐约听到一点声息,忙向外看时,只见一个小黑影闪出门去,却没看清是谁。
徐先生急忙出来,叫了一声,那小小的身影一呆,急忙逃走了。徐先生追赶不及,回过身来一看,门口又放了一小堆山果,他拾了起来,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带着清晨的露水,新鲜美味,令人好生喜欢。
这是谁家的孩子呢?真是有心啊......
徐先生感慨了一阵,收起野果,回屋去了。
次日,他不到五更就开了门,点起灯来等着,果然快到五更的时候,门外有了一点动静,他放下手里的书,含笑望着门口,不多时,一个少年的身影迟疑地走近前来,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叫道:"先生早。"
徐先生一看,原来是村里胡家的小山,手里还拿着一小串已经晒干的香菇。
"是你?"徐先生有点惊讶。这小山经常来给自己送柴,以前是花钱买的,后来他弟弟在这里读书,他爹胡老大说没有钱交塾费,就差大儿子经常送柴来做数,这小山平素对自己很恭敬的,人也机灵,没想到会这样有心,每日送些山产来,嗯,有意思......
于是徐先生温和地问了胡小山许多问题,小山恭恭敬敬地答了,又送上自己带来的香菇,先生收了,夸奖他几句,命他从明日开始来学堂读书,告诉他爹一声,就说徐先生要他来的,不收塾费。
小山不明所以,却是大喜过望,他一直渴望读书,却苦无机会,这天趁来送柴的机会,拿了自己在山上采的一些蘑菇来,想送给先生,没想到居然被先生夸奖了一通,还允许他来读书,真是喜从天降啊!
他放下柴,三脚并做两步地跑回家去,告诉他爹,谁知他爹和后娘却不同意他去上学,认为家里没了这么个半大的劳力,活计就难做了。
小山含恨回到徐先生家,哽咽着告诉先生自己来不了,想到自己读书考状元的梦想破灭了,忍不住哇地哭了起来。
徐先生非常生气,派人去找来胡小山的爹娘,告诉他们自己看中了小山,要收他为学生,他可以住在自己家里,除了学习也可以帮忙做些粗务,自己不但不收塾费,每月还付给胡老大一些钱,做为小山的工钱。
胡家夫妇唯唯诺诺,不敢再说什么,于是小山便在徐先生家住了下来,每日里跟着学生们读书习字,闲时就帮助做些粗务。他从心眼儿里感激先生,所以做事非常卖力,徐先生一家都很喜欢这个又聪明又勤快的孩子,特别是徐夫人,膝下无子,待他简直便如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


*2*
一晃月余,小山忙于学习和做事,没再去见小木,心中好生挂念,这天趁着上山砍柴的机会,又跑到自己和小木常玩耍的山泉边,果然小木正在那里,小小的身子佝偻着,坐在水边,呆呆地望着溪水缓缓地流。
"小木!"小山大叫一声,三脚并做两步向他跑过去。
小木听到声音,也跳起来向他跑过来,两个人扑抱在一起,滚倒在地上,快活得连翻了十几个滚,小山又笑又叫,抱住他使劲儿亲了几下,小木也咧着嘴笑,脸上的光彩比盛开的鲜花还要灿烂。
"小木,我好想你哦!"好半晌,两人才静了下来,一起坐在水边,吃着小木采来的野果。
小木用力地点头,表示自己也是同感。
"那你跟我回去吧,也住在先生家里,徐先生和徐师母为人极好的,一定会喜欢你,你也可以帮先生做点事,咱们就可以一起念书了。"小山一边吃,一边出主意道。
小木迟疑地看了看他,半晌,摇了摇头。
"为什么?怕你家里人不同意吗?你住那里,我带你去跟他们说,能上学念书是天大的好事,他们不会阻拦的。再说了,将来你有了学问,就可以出人头地,给他们挣大钱,你爹妈一定会同意的,走,我去说服他们。"说着拉起小木的手就要走。
小木却扭着身子摇头,沮丧地向后退,小山觉得奇怪,越发要劝说他,他却掉过头,一溜烟地逃走了。
"咦,奇怪啊!"小山有点懊恼地摸着后脑勺,不明所以,只好也回去了。

转眼半年过去了,小山只有趁上山打柴的机会才能见到小木,每回见面,两个人都高兴得不得了,在一起快乐地玩耍,好象两只自由自在的小鸟,尽情地山林间穿梭,把笑声洒满山坡。
为了让小山每次来的时候能多玩一会儿,小木总会提前准备好许多干柴,这样小山就不必花时间去打紫了,不过小山见他那么小小的个头,知道他准备这些柴是要花不少时间的,便让他不要再准备,等自己来了去打就好,小木虽然乖乖地一声不吭,却仍是每次都将柴准备好了。
这天小山又来到山上,意外地没有见到小木,他奇怪地到处寻找,空山寂寂,却毫无踪影。
"奇怪,这小家伙哪去了呢?"小山坐在泉水边,靠在小松树上休息,一边等小木,一边自言自语。从前没有小木陪伴的时候,他就常常一个人坐在松树边,看着牛儿在林间吃草,并且自己跟自己说会儿话,在家里憋闷得紧了,只有在这空无一人的山间,才能放松一下心情,而身边这棵小松树,就像是他的朋友一样了。
其实这棵松树年纪也不小了,盘根错节,枝干虬张,应该有上千年的树龄,只不过因为原来一直长在山顶石隙中,不得舒展,所以长得很小,后来被他移到林间肥沃的土地上,又有泉水滋润,渐渐展开了身形,几年下来已经长得有模有样了。
等着等着,小山渐渐睡着了,梦中模糊地似乎看到小木,想抱他,却又抱不到,小木仿佛愁眉苦脸的样子,他怎么了?
"喀喇"一声大响,惊醒了小山,他睁眼一看,吃了一惊,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天上已是浓云密布,一道道的闪电划过天际,随着便有炸雷一个接一个地打了下来,豆大的雨点僻里拍拉地洒下来。
他惊惶失措地东张西望,不远处就有浓密的大树可以避雨,不过听老人们说,雷雨的时候不要到大树下面去,不然雷电很可能会击中大树,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动,知道这夏天的雷阵雨转瞬即逝,在小松树下避一避,一会儿就过去了。
炸雷一个接着一个,震得人心慌意乱,而且今天的雷阵雨非常奇怪,雷声大雨点小,诺大的蓝天,乌云只占了半边,狂风骤雨的同时,居然有艳阳高照。
小山紧紧地依在小松树上,仰头看着天,心里想到了先生教过的一个句子:"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这情景,可不正好合适么?他哈哈笑了起来,想着下次见到小木时把这件有趣的事讲给他听,这一分神,便也不再觉得害怕。
雷电似蛟龙盘旋,久久不散,风却越发大了,几乎要把人吹跑,小山紧紧地抱住小松树,闭住了眼睛,感觉小树也在颤抖着,似乎不能承受这暴风骤雨似的。
突然,一个巨大的闪电直僻下来,击中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瞬间燃起了大火,随即一个沉沉的巨雷滚了下来,震得人浑身发麻,脚下的青山仿佛都在抖动,小山惊恐地紧紧搂住小树,怕得几乎气也透不过来。
然而雷电终于渐渐平息,小山睁开眼来,看见那棵被雷电击中的大树,歪歪斜斜地倒了下去,形状凄惨,大火正渐渐地漫延开来。
山下的村民纷纷赶上山来,扑救山火,小山跟着大家一起忙活,然而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那棵小松树上,几年来,他已经把这棵树当成是"自己"的了,忙着用水把树身及周围都泼得湿透,以免被火势殃及。
天快黑的时候,大家才扑灭了火,小山犹不放心,自告奋勇留下来看山,防止火势再起,老村长勉励了他几句,留下传警用的铜锣,大家都下山去了。
明晃晃的月亮升起来,山间飘荡着一片薄薄的雾霭,空气死气沉沉的,山林间异常肃穆,好象一切生灵都被白天那场劫难给吓坏了,连小鸟小虫子都不见了声息。
"小木,你没事吧?你到哪儿去了呢?希望着火的时候你不在山上。"小山倚在松树上,喃喃地念叨着,心里着实挂念小木,那么小的孩子,如果着火的时候在林中,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忧心如焚,想到可能的惨况,眼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掉,难过地抱住了小松树,把额头抵在粗糙的树皮上,虔诚地祈求山神,小木一定没事,一定没事......
风缓缓地吹过来,头顶的松针沙沙做响,小松树仿佛明白小山的心事似的,轻轻摇晃着树枝,像是在安慰他......
此后又过了半年多,小木毫无消息,小山就以为他已经在山火中被烧死了,每次来到山中,总要在小松树旁边凭吊一会儿,说说自己的事,就像当初跟小木在一起似的。
他也不死心,跑到小木曾经指过的山的那一边去寻找,然而山那边的村子里并没有这么一个小孩,大家都没有听说过谁家有这样的孩子,小山奇怪极了,难道他是山中猎户的孩子?群山连绵,猎户们住得极分散,也不知他究竟是谁家的孩子,却无从找寻。
第二年夏天的时候,小山又一次来到山间林地,坐在泉边,把自己新学的古文背诵一遍,又自言自语地叙述自己这些日子的生活与感想,末了,像往常似的,抚着小松树道:"小木,一年了,今天是你的周年忌呢,我带了师母做的素包子,你吃一点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油纸包,放在松树下,叹息了一声。
阳光温和地洒下来,照得人暖洋洋的,小山放松身体靠在小松树上,朦胧欲睡,忽然觉得身后似有声响,他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了正伸向放在地上的包子的一只小手,心跳得便欲从腔子里蹦出来一般,颤声道:"小木?!"
一个小小的身体被他从松树后面拉了出来,仍然是破旧的衣裳,眉目如画,乌溜溜的两只大眼睛,含着笑,却不是小木是谁?
"啊--"小山大叫起来,将他紧紧搂在怀里,刹那间快活得便欲飞上天去,满胸膛的喜悦,犹如要炸了开来一般,又笑又叫:"小木!小木!真的是你!你没死!啊--啊--啊--"
小木被他搂得气也透不过来,又被高高地抛了起来,再接住,又抛起,他张手张脚,慌乱地笑着,终于等到小山发泄够了,这才把他牢牢搂在怀里,坚定地道:"小木,不管你是谁家的孩子,从今往后,你是我的弟弟,跟我回去,再也不许离开!"
小木乖巧地依在他怀里,仍旧一声不出。
天热得很了,两个人脱了衣服,快活地在泉水中戏耍,小山不时将小木光滑细白的身子搂在怀里,狠狠地亲热,舍不得再放开一点点,有时又恶狠狠地威胁他,如果再敢不告而别,这么久没有消息,一定把他好好揍一顿,打得他屁股开花!
小木还是用那样崇拜的眼光来看小山,言听计从,没有半点违逆,让小山心情大好,高兴地抱住了他亲吻,心想:"小木才像我弟弟呢,多么听话,哪像那个福满,总是找我的别扭,哼,今后我只要小木做弟弟,不要福满了!"
不管小木的家人会不会同意,小山将他强行带下了山,一起回到徐先生家里,恭恭敬敬地禀告了自己和小木相识的事,却只说小木孤苦无依,自己将他捡了回来,希望先生能够答应他住在这里,自己一定会好好学习、努力做工,以报答先生的恩德。
小木乖巧地垂着头,短短的黑头发乱七八糟的,瘦瘦小小的身子,衣着破旧,赤着两只小脚。徐先生还没发话,徐师母先忍不住了,一把将他抱在怀里,鼻涕一把泪一把地疼爱着,连她那个十二岁大的女儿也抹着眼泪,徐先生心里也好生不忍,立即答应小木住了下来,又知道他是天生的哑巴,不免更加怜惜,一家人叹息了一回,待他越加慈爱。
小木不会说话,却也懂得用感激的眼光去谢人家,那双大眼睛如同会说话一般,让人好生怜爱,徐师母对他疼爱有加,做了新衣服新鞋子给他。小木本是顶怕人的,除了小山,不肯与任何人亲近,在徐家住得久了,慢慢地才习惯了别人的关怀,渐渐地又会笑脸迎人了。
学堂里的学生,除了福满,都非常喜欢小木,他脾气极好,乖巧地帮大家做事,是个人见人爱的乖宝宝。

时光荏冉,转眼三年过去了,小木却长得极慢,差不多十岁的年纪了,看起来还跟七八岁大小似的,小山有些着急,虽然他以前觉得小木如果总是这样小巧,抱起来很称手,可是如果他总不长大,那可不是变成了侏儒么?
【青松—江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