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白璃的小宝贝+白璃的秘密—阿姜

时间: 2016-07-01 08:11:30 分类: 今日好文

【白璃的小宝贝+白璃的秘密—阿姜】

白璃的小宝贝1
白泷与白璃已成亲约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来两人形影不离,看在白飘渺的眼里,真的是很甜蜜;何情看了甜蜜的两人,什么都没说,直接拉白飘渺回到房内嘿咻嘿咻…
一天,白璃早上起床漱洗后,习惯性的到厨房煮大家的早膳,突然觉得一阵恶心,冲到外头吐了起来,但是因为还没进食,所以什么都吐不出来,实在是难过极了。
白飘渺这时正好出房门打算巡视药圃,看到白璃蹲在厨房外不知在做什么,只瞧见白璃手抚着胸口,脸上的柳眉微微蹙起,好象很不舒服的样子,便快步走过去,将白璃搀扶起。
「娘亲,您怎么了?」白飘渺看着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白璃,关心的问道。白璃听到飘渺的声音,睁开双眼,虚弱的回答白飘渺说,「没什么,只是有点恶心想吐,现在没事了…」
白飘渺将白璃搀扶到大厅的椅子上坐好,欲倒杯茶给他喝,这时白泷跟何情练功回来进入大厅。白泷看到白璃脸色苍色虚弱的模样,惊得向前持起白璃的手腕把脉,何情看向白飘渺,用眼神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飘渺摇头表示不知道。
白泷把脉之后,抬起头看着白璃,表情是又惊又喜。白璃看到白泷这个表情,非常的不高兴,微嗔的骂白泷道,「泷,你这是什么表情,我不舒服你很高兴是吗?!」在旁边的白飘渺与何情看到白泷的表情,也很不谅解。
白飘渺有些气忿的对白泷说,「爹亲,娘亲早上为了煮早膳给我们吃,难过的都蹲在地上无法起身,您为什么…」话未说完,只见白泷的大手将白璃的小手握住,对白璃说,「璃儿,我…我就要作爹了…」白璃听见白泷所说的话,还反应不过来,心想,“作爹”你不就是飘儿的爹吗?!奇怪…
白飘渺一听到白泷说“他就要作爹了”,诧异的将白璃的左手腕持起把脉,感觉到脉膊里有着一股不属于白璃的脉膊,“喜脉”这两个字顿时从白飘渺的脑子里弹出来。
回头看向爹亲白泷,看着白泷那兴奋的表情,接着又转过来看着老大不高兴的白璃,缓缓的对白璃说,「娘亲,您的脉膊里呈现的是…喜脉,您…就要作娘了…」。说完,转过身抱着何情,高兴的大喊着,「何情,我就要作哥哥了!」。而白璃听到自己要作娘了,脑筋一时转不过来的呆楞住了。
何情满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家子,一个是呆楞楞的(白璃),另一个是高兴的傻笑着(白泷),眼前的这一个则是高兴的抱着自己大喊大叫(白飘渺)。心想,只是多了一个成员须要这么高兴吗?
用完白飘渺所煮的早膳后,白泷将白璃带回房里,很慎重很认真的对他说,「璃儿,以后粗重的工作你都不要做了,就交给飘儿以及何情去做,知道吗?」
白璃听了,很不以为然的答道,「又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有了身孕,事情一样可以做,不是吗?」说完便起身准备将大家要洗的衣服收集起来,打算使用法术将衣服洗干净,却被白泷阻止,「璃儿,你现在才二个多月而已,情况还不是很稳定,为夫希望你能够多为自己以及孩子着想,好吗?」白璃见白泷对于这件事非常坚持,也就只好妥协了。
白璃便开始了他之后为期八个月的孕期生活。

阿姜:哟呼~白璃要当娘了,那阿姜我是不是也要当“阿嬷”了呢?
姜妹妹:是啊是啊,超级“怪阿嬷”…

白璃的小宝贝2
白璃发现他每天起床都会恶心一次。接着,只要是鱼、虾这种比较有腥味的海鲜类一闻到胃就开始翻搅起来;而现在只要是在餐桌上看到食物,就没有食欲了。白泷看到他心爱的妻子为了这个原因在短短的二个星期内整个人瘦了一圈,心里满是心疼,便寄信给娘亲黄滟,请教她怀孕期间的饮食该如何处理。
黄滟收到白泷寄来的信,看到白泷表示白璃怀有身孕却无法进食,整个人瘦了一整圈,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等云云,黄滟知道白璃已怀孕的消息高兴的快跳起来。跟家人说一声后便使用移形换影之术动身到飘渺峰教导白泷该如何照顾白璃。

白飘渺见到祖母黄滟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惊吓到很没形象的扑坐到地上,何情见状赶快将白飘渺扶起,对黄滟唤了一声「祖母」后帮白飘渺拍拍衣服后面的泥沙。
白飘渺心有余悸的对黄滟唤声祖母,接着就看到白泷从内室走出来急急忙忙的带黄滟入内探视白璃。
黄滟看到怀有身孕坐在床上歇息的儿媳妇白璃时,发现他的身形真的瘦了整整一圈,而且很没精神。上前问白璃为什么无法吃下饭的原因,才知道他们餐桌上餐餐都有鱼、虾等生鲜类,便回头跟白泷说,「泷儿,你媳妇是因为受不了鱼虾的腥味才无法进食,以后就让璃儿一人在房内用膳,他的膳食里不要有这些腥味重的食物就行了,再二个月这种胃不舒服的现象就会好转,那时候再给他补补身子,这样母体与孩子就会强壮,知道吗?」
白泷听了之后,走到床榻面前,坐在床铺旁心疼的对白璃说,「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呢?这样我就不会准备鱼了。」白璃伸出手,摸摸面前白泷的脸,回道「可是你跟飘儿都喜欢吃鱼啊,我不忍心说出口,要是说出来桌上就会少了这道菜了」
白泷听了更是惭愧自己没有发现白璃的异状,低下头将自己的额头抵住白璃的额头,鼻尖抵着鼻尖,轻轻的对白璃说,「以后我跟你一起在房内用膳吧,还有其它山禽可以吃,这几个月没吃鱼无所谓的,好不好?」
白璃听了白泷所说的话之后,微笑的将两条玉臂勾挂在白泷的颈项后,轻轻的回答「好啊!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黄滟静悄悄的退出房间,回头看到何情正在义孙白飘渺的耳旁说着悄悄话,只见飘渺的小脸都红了起来,她心想,还是回去找我家那口子吧,便“咻”的一声回去龙谷。

白璃在白泷温柔的陪伴下,孕吐期很快就过去。白璃现在已有四个月的身孕了,原本平坦的小腹,现在很可看得出是呈现微微隆起,原本腰上应该有的腰带也因为不想压迫到腹中胎儿而没有系上,让衣服自然的穿在身上。
白璃的食欲渐渐回来了。还没怀孕前食欲只有一碗饭的份量,不知是否因为腹中胎儿一起与他分享食欲的关系,现在每餐都吃上两碗饭,还外加餐后水果,食欲好的惊人。
看在白泷三人的眼里,虽然是很高兴白璃的食欲已经恢复了,但是也太好了吧?!写信问黄滟,她表示这是正常的,因为母体是自然而然的会想要摄取大量的食物来补充自己以及腹中胎儿的体力与营养,只要不是毫无节制的吃食,基本上是没问题的。
白泷在看见黄滟的回信后,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璃儿并不是一直在吃,他也是有限度的。
还有一个问题,白璃晚上偶尔会主动索求要与白泷亲热,但是白泷总是顾及到白璃现在身体状况与平常不同,都只是爱抚白璃的男性而已,却从不安慰他的女性。虽然黄滟表示只要是前四个月与临盆前的一个月尽量避免行房外,其余的几个月都可以行房,但是白泷总是小心翼翼的不去碰触白璃帮他孕育下一代的入口,使得白璃无法达到身体与精神上的高潮。
一天,白璃实在是无法忍受白泷过度小心的态度,气忿之余趁白泷不在时离家出走回到狐谷的娘家。银烁的妻子穆芙蓉看到白璃回来了,赶紧通知婆婆白灵。
白灵走进大厅,看到气的双眼泛着泪水的白璃,上前安慰着他,并且对白璃说,「璃儿,你现在怀有身孕,不要太操劳,若是要回来狐谷,跟泷儿说一声,要他带你回来就好了」白灵发现白泷并不在现场,出声问道「咦?泷儿呢?怎么不见他人,怎么啦,你们俩吵架啦?」
白璃边啜泣边将事情说给白灵听,白灵听了之后,背着白璃比个手势,要穆芙蓉与银烁通知白泷过来,穆芙蓉见状,就下去与夫婿银烁一起使用法术将白泷带来狐谷。
白灵将哭到睡着的白璃安置在他未出嫁前的房里时,白泷出现了,满脸紧张的表情在看到睡在床上的白璃时放松下来。白泷向前对岳母白灵道歉,说「娘亲,不好意思麻烦您了,都怪我把璃儿给惯坏了。」
白灵摇摇头,对白泷说「泷儿,你对璃儿的体贴,不想伤到他的心情我很了解,但是怀有身孕之人在房事的需求也是很重要的。」接着白灵从袖子里拿出一本书,红着脸交给白泷,「来,我这里有一本书给你参考一下。我也很久没见到璃儿了,多亏你给他这个机会回来,今晚就住在这里吧。」说完,就退出房间留给白泷夫妇二人。

白璃的小宝贝3(亲密时刻,慎入)
白泷将白灵给他书打开翻阅,才发现这本书籍是在教导房中术,并有如何与孕期女子行房的姿势,其中有些还是白泷与白璃从未使用过的姿势,这才发觉为何白灵将书拿给他时的表情有些尴尬,原来是这样啊。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当他看了这书时,下身已不由自主的肿胀起来,唉!看来自己这几天来也是压抑了不少。转头看向床榻上睡的正香甜的白璃,心想,该不该将他给唤醒呢?
这时,白璃嘤咛了一声,悠悠转醒。转头看到坐在床榻旁的白泷时,发现他注视着自己的眼光是那么的强烈、充满欲望。
白泷起身将手上的书放置在桌上,坐回床榻旁,扶起躺着的爱妻白璃,将右手轻轻的放在白璃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缓缓的抚摸着。白璃轻轻的呻吟出来,双眼不由自主的轻闭,感受夫婿给他的爱抚。
白泷整个人坐在床上,将白璃轻轻撑起,让他坐在自己的双腿间,后背靠着他的胸膛,左手解开白璃的衣扣,把前襟打了开来,露出白璃白晰无瑕的胸膛。这时白泷将手缓缓的伸进去,轻轻的抚弄着白璃左边的红色蓓蕾,白璃的头往后抵住了白泷的左肩,逸出的呻吟声也愈来愈大声。
白泷在白璃的耳旁低声问,「璃儿,舒服吗?」白璃听了,轻启檀口微微颤抖的回答道,「嗯舒舒服啊不要不要那里啊」原来白泷的右手往下伸进白璃的亵裤里,握住他的男性上下搓动起来。
白璃伸出右手抓住白泷在他下身移动的大手,想将它推开,却让他移到了自己的女性入口,让白泷抚弄着微湿的花瓣,使得白璃低声尖叫了起来。
白泷趁势将白璃的裤子全褪去,左手握起白璃的左腿膝窝,把自己的左脚撑起让白璃的左脚可以放在上面,右脚亦然,这时白璃形成两腿大开的模样。
白泷将手指伸进二只抚弄着白璃的花芯,故意不进花蕊内部,使得白璃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白璃哀求说,「泷快点我要你进来」,白泷将手指插进入口,低语问,「是不是这个,嗯?璃儿?」只听白璃的入口传来淫糜的声音,显示出白璃是多么的兴奋。
白璃摇着头,浑身颤抖的尖叫说,「啊不是我不要这个我要你的嗯唔」,白泷见白璃已经快受不了了,也就不闹他。便让白璃侧躺在床榻的内侧,白泷则是躺在白璃身后,将左手由白璃的颈项下方穿过握住白璃的左手,右脚插进白璃两条腿的间将他的右脚膝窝撑起,接着则是握住自己下身已是肿胀不已的欲望缓缓的插入白璃极度湿润的入口。
白璃发觉这种姿势比平常更容易感受到白泷下身在自已体内的滑动感,不由自主的拉直颈项抵住白泷的肩窝低低呻吟起来。白泷也感觉到自己的欲望被白璃的内部紧紧包围住,但是他体内的蜜液反而使自己的下身进出更加顺利、快速。
白泷不敢让自己太过深入,怕伤到白璃腹中胎儿,便将右手穿过白璃的右手与腰侧,来到白璃下腹的男性,将其握住搓动了起来。过不久,白璃尖叫了一声,高潮了。白泷的下身在白璃达到高潮时瞬间他的内部夹紧,使得灼热种子不禁爆发,射进白璃体内深处
这一夜,白璃很满足的睡着了,白泷也在自己让亲爱的妻子得到满足后缓缓睡去。

白璃的小宝贝4
接着,五、六个月过去,白璃的下腹仿佛如灌水般,慢慢的愈来愈大。
这阵子,白璃变得不爱出门,总是将自己关在房里,因为他觉得自己很丑。
白泷在旁边耐心的轻轻的安慰着白璃,「璃儿,你要多出去走走,这样不仅可以帮助你顺产,也可以让你的心情放轻松,乖,听为夫的话好不好?」白璃眼眶红红的抬起头看向眼前关心着自己的夫婿,缓缓的点点头,让白泷牵起自己的手,慢慢的走向房门,在白泷的陪伴下散步、散心。
而且,白璃也变得开始很爱猜疑,心情变得忧郁了起来,总是害怕白泷会像以前一样拋下自己不管,或者是嬚自己变丑了,不再爱他等等。但是白泷总是很细心、耐心的一一将它化解掉,让白璃不再变得猜疑、忧郁。
白飘渺发现爹亲白泷总是很有耐心的对待着娘亲白璃,心里不禁更尊敬起这个从小拉拔他长大的爹亲了。
何情看到白飘渺望着白泷的眼神里充满的闪闪发光,就知道白泷在他心里的地住更加巩固了。

一日清晨,白泷在睡梦中被白璃的叫唤声给叫醒。白泷睡眼惺忪的问躺在身侧的白璃,「璃儿,什么事,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呢?」白璃的小脸充满着兴奋的表情,拉起白泷的大手放在自己鼓起的腹部上,轻轻的对白泷说,「泷,我刚刚发现宝贝在我的肚子里动吔!」白璃现在都叫他腹中的胎儿“宝贝”,而白泷也很赞成,总不能一直胎儿胎儿叫吧。
白泷听见白璃这么说,瞬间感受到宝贝在白璃的肚子里动了一下,两人四目相对,同时笑了出来,心里充满着满满的感动与喜悦,而白璃也是这天开始保持着良好的心情与腹中的宝贝渡过直到临盆的那天。
白璃一天发觉他原本平坦的如正常男人般的胸部开始肿起来,小小鼓鼓胀胀的,他写信问娘亲白灵,白灵说这是正常现象,因为它现在正在做喂哺婴儿的准备。白璃觉得很不舒服,只要是触碰就会痛,但是夜晚与白泷共寝的时候,他会用他的嘴与舌安慰着自己小小的胸部,白璃就会觉得比较没那么难过。
七个月了, 白璃的原本就胀大的腹部突然胀得更大,很容易腰酸背痛,并且胸部也愈来愈大;相对的,行动渐渐也变得不太方便,身体会不由自主的往前倾。
这阵子常常会觉得头晕目眩,白泷诊断出白璃有点贫血,便煎煮些补血的药汁给他补补身子,自己也趁现在准备宝贝的衣服。
夜半,白璃在睡梦中突然感到脚在抽筋,痛得无法忍受,便将白泷给唤醒。「泷,我的脚我的脚好痛」白泷听到白璃的声音,便赶快醒来帮白璃热敷,让他不会那么难过。白泷这阵子都不敢大意,因为白璃常常会因为脚痛及腰酸而感到不适,所以只要是他唤自己都会马上清醒。

一日,白璃在房里侧躺在床榻上对帮他按摩腰部的白泷说,「泷,我最近常常感觉腹部痒痒的,但是我自己又看不到,你帮我看一下好不好?」白泷听见,让白璃平躺,将他的衣服解开露出圆圆滚滚的肚皮,发现上面多了许多条红红紫紫的条纹,他想,这大概就是娘亲说的“妊娠纹”吧?
转身走到柜子打开抽屉拿出娘亲黄滟调制的药膏,涂抹在白璃的腹上轻轻按摩,问道「璃儿,这样有没有比较好?」白璃脸红的回答「嗯好多了,泷,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白泷微笑的说「嗯?这个啊,是娘亲特地拿给我的,她说你现在可能会感觉到肚皮会痒,就把这个交给我,好让我不时之需。」
白泷将药膏推匀至让白璃的肚皮吸收进去后,将白璃的衣服扣好,接着扶他坐起来。现在白璃因为腹部的关系,无法自己系裤带、穿鞋子,索性就让白泷服务,反正他也乐得轻松。
洗澡净身也是一大问题,他只要一进入澡盆后,就起不来了,一定要有白泷在旁边才行。所以现在下山采买的工作都交给了白飘渺以及何情二人,白泷就全心全意照顾现在已有七个月身孕的白璃。

白璃的小宝贝5
八个月了,白璃的腹部又增大许多,如厕的次数增加,很容易喘气,并且发觉胃不舒服的现象又回来了,让白璃不胜困扰。
白璃很不舒服的躺在床榻上,看着房里的白泷准备着宝贝的衣物,原本不适的感觉慢慢的减轻。白璃缓缓的从床上爬起,靠在床柱旁唤着白泷,「泷,宝贝的衣服拿给我看一下好吗?」
白泷听到爱妻的声音,将拿在手上的衣物准备递给白璃,却发现白璃已经在床上坐着。边走向床榻边说「璃儿,身体觉得舒服点了吗?」白璃颔首回答「比较舒服了,所以就起来看你整理宝贝的衣服,让我看一下。」他将手伸向前,想拿过白泷手上的小小衣物。
白璃双眼发亮的看着手上的小小衣服以及小小的鞋袜,感觉好可爱,突然想起他们并不知道宝贝的性别,若将宝贝的衣服准备错了,那该怎么办?
白璃焦急的对白泷说「泷,你并不知道宝贝的性别,要是准备错了,怎么办?」白泷坐在白璃身后,双手环抱住白璃那圆圆的肚子,轻轻的抚摸着回答「没关系的,我们俩的宝贝不管穿什么都好看,而且娘亲说过了,小婴儿的衣服是没有分男女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突然,白璃「唔」的一声,白泷感觉到白璃腹部变硬且有强烈的胎动,使得白璃全身僵了起来。
「璃儿,要不要紧,有什么要我帮你的吗?」白泷紧张起来,因为白璃小脸上的额头布满冷汗,柳眉紧蹙,很不舒服的样子。过了一会儿,白璃全身放松,用衣袖将额头上的冷汗擦了下,转头缓缓的对白泷说,「没什么,宝贝在肚子里打拳,打得我很痛,现在比较好了;最近常常这样,让我晚上无法入睡。」
白泷心疼的摸摸白璃圆圆的腹部,说「你怎么不叫醒我呢…」白璃将手按在白泷放在他肚子上的大手,回答道「说实在的,叫醒你也没办法帮到我什么,而且宝贝动一下就好了,没关系的。」
就这样,白璃这阵子在宝贝练拳脚的情况下,使得身体愈来愈沉重且难过,白泷也只能趁睡前帮爱妻按摩腰、背部以减缓他的不适。

白璃已渡过孕期的第九个月,下个月下旬将是他临盆的时候,白泷等人战战兢兢的准备白璃生产时所需的用具。黄滟本来表示要过来帮白璃接生的,但是龙谷突然有事使得黄滟无法成行;想将这接生的事拜托亲家母白灵,但是白泷表示不用,虽然他没帮人接生过,但是却坚持自己一定要帮爱妻接生,白璃也同意白泷的想法。
白璃最近发觉胃又更不舒服了,无法吃太多食物,变成必须一天分好几次用膳。
白璃看到白泷以及白飘渺为了方便自己用膳也跟着改变时间一起使用膳食,觉得很过意不去,因为这样只会让他们更忙而已;但是白泷等人却不以为意,觉得现在得好好照顾白璃的身体,以免到临盆时没有体力。

白璃安然无事的渡过前九个月的孕期,再过十天就要临盆了。这几天他总觉得肚子有点坠坠的感觉,压迫到下腹,使得双腿行动不方便,走几步就要休息一下。白泷就干脆抱着他到处走,偶尔下来让白璃走几步路运动运动也好。
在倒数第七天的下午,白璃悠闲享受着秋天美好的阳光以及欣赏着秋景,白泷在不远处指导着何情武功,白飘渺则是趁空暇时晒着草药。
突然,白璃觉得腰背酸疼的很厉害,禁不住痛苦的低叫起来。白飘渺听到娘亲的呻吟,回头一看,发觉白璃的手扶着腰,秀气的眉毛因酸痛而皱在一起,咬着唇低低的喊着好痛,赶紧上前问白璃,「娘,您怎么了,是不是宝贝又在踼您?!」
白璃将头抬起,看向飘渺,对他说,「飘儿,快叫你爹回来,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我的腰疼得厉害,不能动了唔好疼」白璃又开始疼了,这次是换前面的肚子,而且发现双腿间缓缓流出一些温热的透明液体。
白飘渺赶紧跑向爹亲白泷那里,对他说白璃好象要生了。白泷一听对白飘渺交待了几句话之后,跑回白璃身边,发现白璃的裤底已被羊水给沾湿,确定要生了,弯下腰将白璃横抱起来,对白璃说「璃儿,撑着点儿,等下为夫帮你接生,不要怕,好吗?」
白璃听到夫婿白泷的声音,原本痛的紧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看向白泷,颔首回答他说,「嗯我相信你啊泷好痛」腹部里的女子胞一阵收缩,白璃痛得快哭出来了。

白璃的小宝贝6
白泷将白璃放躺于床榻上,褪去亵裤,将白璃的双腿大开,并在白璃的臂部下方放置了一层干净的被单褥垫。再拿出先前已准备好的生产用具以及不少的白布,对他说「璃儿,待会若是痛得受不了时,紧握住枕头,不要伤到自己,为夫在你身边,知道吗?」白璃抬起头望向下身的夫婿,颤抖的点点头,接着,一阵激痛来了。
「啊~…啊…好痛…泷…」白璃痛着全身颤抖,颈项拉直,用力得咬住下唇。白泷看到,赶紧拿一块棉布团要白璃咬住,「璃儿,不要伤到自己,来,咬住这块布团,快!」
白飘渺这时进来,将准备包婴儿的包巾放在桌上,听到娘亲痛苦的叫声,隔着屏风急忙问爹亲「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白泷听见白飘渺的声音,回答他「你将包巾放在桌上。你娘是第一胎,可能不会那么快就产下,你与何情就待在房外头,厨房灶里的火不要熄,要随时加水,有事我会唤你的。」飘渺响应「好」后就退出房间。
白泷拿起身旁的绵布将白璃下身的鲜血擦去,白璃女子胞收缩使得他痛得满头大汗,但是出口还开得不够大,白泷也只能尽量让他保持体力,以免到时无法产下宝贝。

戌时,离白璃羊水破及收缩阵痛开始已过了大约三个时辰,现在已是星光满天,白飘渺与何情在房外焦急等候。
【白璃的小宝贝+白璃的秘密—阿姜】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