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555,为什么我会是小受?—章鱼

时间: 2016-07-01 07:10:31 分类: 今日好文

【555,为什么我会是小受?—章鱼】
我,身高189,长得那叫一个帅字,体重不是很轻,肌肉还是有那么一点滴,所以无论按照什么标准来看,我都应该是很有魄力很有气概地压在人家身上驰骋的那种人啊!
可是…………55555,为什么现在被压倒的居然是这么有男人味的我呢?
我瞪,我努力往此刻正压着我的那个白痴瞪眼,哎?怎么好象没什么效果的样子?他干吗还一脸白痴笑得花枝乱颤啊?欠扁啊?
…………其实,是真想扁他啦……可是……
“忌……你干什么抛媚眼啊?虽然真的很撩人。”压着我的人大言不惭,一边很舒服地抚摩我细嫩的皮肤。
喂喂喂,我皮肤保养得好你有意见啊,干嘛有事没事老来摸一把?妒忌啊?妒忌你也去买SK来保养不就好了?那可是花了我小半个月的工资的东西。先说好,要你自己买,我可不会给你**试用的啊!
“忌,你触感真棒啊。”
你摸你摸你还摸?你有完没完啊?
“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平时都像发嗔的小猫呢。”
你干吗?逗我开口啊?好——“我说新,凭什么是我在下面?”我可没奢望推倒他然后反攻,不是我没那个志气,而是……
“忌啊,你说,你身高多少?”
“189。不矮。”
“我呢?”自 由 自 在
“………………190。”咬牙切齿中。就一点点嘛!“你比我轻!而且,你没肌肉!我有!”我向他展示我引以为傲的六块腹肌。
“恩,真漂亮呢。”他点头。
看吧,你自己都承认的……哎,等等——“喂,你在干吗?”

他的手不安分地摩挲着我的肌肉,转眼就滑到了腹股沟。哇啊啊,你不会吧?
我一把抓紧他骚动的手,努力让自己的眼神凌厉一点:“你还不够啊!”
他笑得那叫一个邪恶啊:“忌,怎么可能会够呢?对你,我永远不够啊!”接着轻轻松松拉开我死死拽住他的手,继续他的攻城略地。
“我不要啊!”我挣扎我用力挣扎,我表我表我就是表啊!
他的动作顿了顿,双手环胸,自上而下打量着我:“看起来你真的很不想要啊。怎么了?我刚刚没伺候你舒服么?”
啊啊啊,你,你,慕容新,你怎么可以说这么厚颜无耻的话啊啊啊!我就觉得我的血液发出“轰”的一声,全都冲上了脑子。
“呵呵呵呵,忌啊,你还是不习惯这些话呢。”他,他,他,他居然在舔我的脸!啊,你混蛋,越来越变本加厉了啊!你,你,你不要脸啊!怎么可以像狗狗一样舔人啊!
我气得直颤抖,指着他的鼻子却骂不出一个字。
他把我搂在怀里,亲亲我的额头:“忌,不气不气,我最舍不得你生气了。”

(啦啦啦,恶质的鱼继续吊胃口)

(今天最后的牙膏)
“哼!从一开始就巴不得我生气吧?”我扭动身体,我才不要让你抱呢!我扭我扭我扭扭扭!哼!
“啪”他打我的屁股。自 由 自 在
喂,光溜溜的哎!还打那么重!会痛啊!你,你,你还好意思说你疼我?我打!即使呆会儿被惩罚我也打!我转身,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呼呼,好累啊……我抬头检视他的伤情……什么?完好无损?怎么可能?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有很努力地捶他了啊!
“力气还不够呢。我天天喂你吃的东西都跑哪里去了?”他丝毫没受到影响似的抓起我的手臂,左瞧瞧右瞅瞅,“肌肉的比例很好啊,最近抱你也没轻哪里去啊。不过,呵呵,也是啊,忌,你从来都没在手劲上强过我呢!”
笑笑笑,你怎么就不会笑岔气啦!

我很郁闷很郁闷地看他的脸,哎,实话说,慕容新这男人是满好看的啦,不然当初被一个陌生男人忽然间拉到一个特阴暗,特潮湿,特可怕的巷子里吻,呃,强吻,谁受得了啊?哎,不对不对,怎么说得自己很重视外表似的?哎呀!你们没看见哦,你们什么都没看见哦!啊,对啊——
“你!当初干吗做那么恶心的勾当啊!”
“哦?什么事?”他挑眉。
啊啊啊~好有男人味的动作啊……死,我在感叹什么啊!收神啦。“你,干嘛把我拉到那种可怕的地方强吻?”
他继续那个挑眉的动作,啊啊,拜托啊,你知道我喜欢你那个动作,每次看见都会受不了,你也不要一直这样刺激我脆弱的心脏好不好?谋杀亲夫啊……呃,呸呸呸,没说没说。
“你不是很陶醉?”他气定神闲。
谁让你技巧那么好?停,我的脑子一定是卡壳了。“你……那……你,你也不可以这么做啊。是犯罪啊!犯罪!”
“那里是gay bar哎……你在那里晃动,我怎么会不误会?再说……”他故意来个停顿,“我有误会么?”
啊!喂,说就说啦,干吗还故意摸人家那里?虽然……新的爱抚真的好舒服……我不自禁地往他的怀里靠去,惹来他低低的笑声。
他粗大的指节抚摩我的脸,另外那只手在我的身体上点火。
呼吸开始加快了:“新……我……不想当小受啦……我想在上面……”我半睁着眼媚媚地看他,我知道自己这个表情是他最抗拒不了的。
他笑了,以至于我没发现那里面带着的坏坏的成分:“在上面么?”
我点头,拼命点头。
“好啊。”他怎么这么爽快?
下一刻,我和他的位置来了个翻天覆地,第一次在上面哎~~啊!果然,上面的空气好新鲜哦!
可是,我还来不及享受在上面的快感,他就一把提了我的腰。我这才注意到他的分身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昂头了。
“哇啊啊,你作弊!你耍赖。不算!你说让我在上面……啊!”话还没说完,他已经侵犯我的身体。熟悉的灼热慢慢向上延伸,肌肤摩擦黏膜的感觉激起我的颤抖。
“恩……无论几次,你都像是第一次呢……”
之前情事的余韵让他很方便地进入我的身体,而这样的体位也让他可以更加地深入……他律动着,刺激我内在的兴奋点……
“啊!啊!再……深……一点……”即使这个时候我还是要申明哦!我绝对不是淫荡的人,可是,他的技巧真的好啊……所以,既然他想给,我干吗不要?
………………………………后悔,后悔中……
“怎么一副要死是样子?”他好笑地趴在我背上。
“你骗我……”我指控他的恶行。自 由 自 在
“你很喜欢我咯~忌,你这样好可爱啊!”说着,他亲我的鼻梁。
恩,我最喜欢人家亲那里了……555,好吧,第一回合我投降!


新你这个王八蛋!居然这么对我!555……我稍稍转了个身,从下体传来的刺痛阻止了我更多不安分的扭动。我只好乖乖趴在天蓝色的大床上,死命绞动纯棉的床单。
什么嘛,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只不过那天的天气实在是很好,花的味道实在是很香,站在街道角落的那个小孩实在是很小受,就上去搭讪了两句嘛。至于会一个不小心起了物理反应,纯粹是磁石对铁屑的吸引力的作用,人家又不是故意要亲……呃,被亲的说!555,好委屈哦……而且,正常人的,谁会想到新这头大野狼居然会躲在阴暗的角落目击了全过程?发现也就发现了吧,他,他,他,他居然就这么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把我当货物一样扛在肩膀上哎!然后,回家就回家啦。人家都作好被训的思想准备了,他竟然二话不说就直接全武行,还美其名曰“好好疼爱”?!啊啊啊,我现在都爬不起来的说捏!死人新,你不要脸!一直压榨可怜的小忌!
5555,早知道就不过去了啦~谁让那个超级像小受的美美的小孩那么像死人新呢……人家一直被压在下面,总想反抗反抗嘛,这是作为又高又帅又有人缘的帅哥吴忌证明自己男人风范的唯一方法了嘛。啊啊啊。多可爱的小孩啊……哎?等等,那小孩子好象在我被扛上新肩膀的一刹那塞了什么到口袋里呢……衣服呢?衣服呢?
我左摇右晃,终于在床头柜的旁边看见了被晾在一边的可怜的衣服,啊,好心疼呢,几千元的名牌哎,就这么孤零零地躺地板上……先表哀悼了,我摸摸摸……啊,有了!13*****5555……耶!果然如此!看来那小家伙也对自己有意思啊。
嘿嘿嘿……
“这么开心啊。”
“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吓得我脸上的表情肌一下子僵硬在那里。不会吧?人家才刚刚开心一会儿哎,天要灭我?
我可以听见自己脖子发出“咔咔咔”的很艰难的那种转动声,眼睛努力地歪啊歪,把焦点集中到声源处。
TMD,你这个死人居然用这么舒服的姿势挂在门框上?虽然那条比我长了1厘米的腿就这么交叉着站着很好看,虽然那习惯性环抱的手臂的动作真的满有魅力,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真的很挑逗人……但是——
“死人新,不准过来啦!”我吼他。虽然知道一定没效果,但样子总是要做做的嘛。好歹在形式上要抵抗一下以表示我的不满和愤慨。
“我可是一天没看见你了呢。”看吧,果然没用。他还是过来的说,哼,脸皮超级厚!
“啊……”哎?哎?你怎么摸人家屁股啊!它还处在受伤阶段哎!怎么可以再给你蹂躏?……等等,我怎么就这么没骨气?一天到晚想“被欺负”啊!
我一个鲤鱼打挺——“啊!”下身尖锐的疼痛让我很没形象地大叫起来。
“喂!你别吓我啊,忌,还在痛?”他的大手伸进我的腋窝,将我抱了起来,半伏在他的胸口,手轻拍我的背,想减轻我的痛苦。
看见他眼中担忧的神色,呵呵,有点高兴啦……
“是骗我的?”他的语气马上转换。自 由 自 在
“去死!谁要骗你!真的在痛。你也不想想你做了几次?”这家伙,什么意思啊,我才刚刚有了点温情的感受啊!这么快就破坏了!切,没意思,“你不准碰我了!”
“那你不会难受?”居然是调侃的口气哎!
死人新,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HELLO KITTY”啊!“不准就是不准,你给我放开!离开我的身体!我受够了!”不知道哪里来的蛮力,我推开他,身体倒向一侧。呜!好痛,肯定又裂开了……5555,为什么我这么可怜啊!
空气里弥漫着沉默和某些不安定的因子……久久没有说话的声音……偷偷抬头……哇,好严肃的脸哦。喂,我说新啊,你还是那种死皮赖脸的表情好看哎……喂!你就这么走出去了啊!喂!喂!
……………………什么嘛!怎么可以这个样子?难道我不可以拒绝你?
另一间房间传来找东西的声音。不会吧………………哼,走吧走吧!不稀罕你!我把头埋在枕头之间,心里觉得闷闷的。
脚步声又回到我身边,一声重重的叹气在我头顶响起,一只大手轻柔抚弄我的头发,我的腰被慢慢抬起来。
新……你要干嘛?!不会又……
“忌,不要绷那么紧,我帮你上药。”
我猛地转头,看见的是新一如既往温和的笑脸。心里似乎一下子晴空万里。“新……”
“我没对你生气,我只是在怪自己不小心。”他说着沾了点药膏,在我的后庭缓缓施力,粘腻的膏体配合他有力,冰凉,粗大的指节,让我产生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当天的晚上他第一次没有无度地索求,只是温柔地拥着我睡觉而已。
第二天的阳光灿烂无比,他早早赶去上班,我则继续病假着。涂了药后那里的伤口明显收敛了。好,起床活动活动~~对了,约那个孩子出来玩吧。
嘟——嘟——嘟——“喂?”啊,好好听的声音呢,昨天没注意,想不到这小孩子的声音这么……成熟?!好象很熟悉的样子……不管了,先把目的说了:“你记得我么?前天街上碰见的人。”
“恩……”
“再见见面好吗?”
“恩。”
“地址在XX路的X餐厅好吗?”
“恩!”
电话那端传来挂机的声音,耶,成功!不过,这孩子似乎不怎么喜欢说话呢。
街角的餐厅在午休的时刻散发着宁静的气味,明晃晃的落地玻璃反射着阳光,街上的行人此刻便成为了被观察的对象。所以我相当喜欢选择这家离我住的大楼仅几步之遥的餐厅作为我谋杀时间或约会的场所。我可以很早地到达,然后在里面观察匆匆赶赴约定场所的人们。
推开门,悬挂在门檐的风铃发出了清脆的叮当叮当的的声响,我走进去,习惯性地往我经常坐的位置走去。哎?那个小孩已经到了?
我走上前去,刚想开口打招呼,可是“嗨”的那个字母“H”还没出来,立时像被在盛夏的午后当头浇了一桶冰水,然后立刻被搬进冷冻库的感觉。
少年安然地坐在那里,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身边的人——慕容新!!
少年尴尬地朝我笑笑,做了个“自求多福“的动作后退到一边。这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算不算捉奸?可是我还没奸哎~至少等我享受了再说啊……呃…………残了,新在瞪我,难道他看出我的想法了?
“啊,新啊……呵呵……天气好好哦……”啊啊,我在掰什么啊!倒塌了……
“是啊,适合好好地对不乖的孩子进行教训呢。”
抖……新,你的眼神怎么那么邪恶啊……不要啊,我绝对不要回去啊!绝对会被整得很惨的啊啊啊!我看着那个美美的小孩,用眼神求救(虽然很没种啊……|||||)
他无限同情地看了我一眼,说:“那我先走了,再见。”
啊啊……啊啊?怎么可以就这么把我丢了……
我还没想完,就被新的手打断了思路:“我们回家吧?”虽然他的口气听来好商量极了,可是,聪明如我怎么可能听不出里面的威胁?
5555.逃不掉了……好吧,好吧,这次真的是我错了啦……

家到了,新很温柔地开门,很温柔地关门,很温柔地把我丢在床上,很温柔地压了上来……
“忌,我们得好好谈谈呢……”哎,连语气也好温柔呢。
“呜……是我错了啦……”不过,“你怎么会在那里?”
“我们像么?”自 由 自 在
我点头。就是像所以我才会对那孩子有兴趣啊,所以才会去搭讪嘛。
“我的视力好么?”
继续点头。好啊,最佳视力啊,这有关系?我茫然地看他。
他笑着亲了我的额头:“我看见他的小动作了,顺便说句,他是我表弟。”
啊?!什么?我的嘴张的老大。结果被新乘机亲了一口。
“你打的电话是我接的,发现没?”他继续“好心”回答我。
“啊啊!难怪那么熟悉……”
“再顺便说句,你是想上他吧?”
“哎?哎?你不要把我说得那么色啊!”我的脸一下子热热的,为了我的名誉必须反驳。
他眯了眯眼睛:“没有么?”
“…………有,一点……只是一点哦!”为了过会儿不被折腾得凄惨,好话是必要的。
他再次邪邪地笑,害我心脏停止了几秒:“我表弟是攻哦!”
“啊——”混乱中……怎么会?
“我们家的人只做攻哦!所以,你还是乖乖在我怀里喘息吧……”他伸舌头舔我的脸,“看来我不能对你太温柔呢。一天不做,你就不满足了吧。”
“啊,我没……啊……”哎哎哎!你,居然咬人家的乳头哎!虽然我是男人,可那里粉敏感好不好?咦咦咦?你还吸?不会吧,没奶水的啦……啊,呜……好舒服……
“忌,你好淫荡呢。”
去死,是谁害的啊,哼,我反扑!对准他的乳头,我舔舔舔……“哎呀,真的会硬哎!”我惊喜地把发现告诉新。换来他紧抓我的手,探向他的下体,啊……好热……
“这里也是哦!”他在我耳边呼吸着,酥酥麻麻的感觉哎……我呆呆握着他的那里,忘记应该捏他一把好让自己逃过这劫。
“你还痛吗?”哎?这句是什么和什么?我神游太虚啊。
“是这里。”他搓着我的菊穴。
我点头,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希望他可以放过我。
他叹气,过了会点头:“那我让你舒服了就睡吧。”说着,他很熟练地安抚我每一个敏感的区域,我的高潮很快到来……
我虚脱在床上,他将我抱进了浴室,为我清洗。我注意到了他仍旧勃起着。
“新……你呢?”我在他怀里转身。下身碰触到了他的前端。
他明显倒吸一口气,似乎忍得很辛苦。
5555,不舍得啊……所以,我做了个让我很丢脸的决定——“我帮你吧!”
“你会?”他瞅我一眼,显然是看不起我嘛!
“我也是男人!”哇哇!我居然可以说得那么义正严词哎!佩服自己中~~~
“好吧,你蹲下。”他发号施令。自 由 自 在
我依言行动,视线很快与那里持平,哇咧,好壮观呢……这个,该怎么做呢?
不是我白痴哦,我们以前从来没试过用口X的嘛!不懂是正常滴!
“如果,你觉得恶心就算了……”他大概是看我迟迟没有行动,以为我在嫌弃吧?天地良心,我是不知道啦。不过,他这么说,应该是……
我主动把嘴凑了上去,明显感到他那里的痉挛和微微颤动。恩……那个,既然前端有开口,就可以用来吸吧?呵呵,那我吸吸看好了……
啊……带着浓烈男性荷尔蒙味道的液体汹涌着奔腾到我的口中,我的脑子里空白一片……
“不行就吐了……”他拍着我的脸。
可是,呜,本能反应,我……咽了下去……不小心呛了一下,引来剧烈的咳嗽。
“没事吧?”他这次紧紧拥着我,“谢谢你接受我……”
“啊?”好不容易可以呼吸了。新啊,你今天的话我怎么都不明白?
他点我的鼻尖:“知道吗?虽然你吐了的话我也可以理解,但就会觉得不被你接受了……所以,我很高兴……”
呃,我做对了?原来我是天才啊,第一次就可以做对哎!
“谢谢你……忌……我很喜欢你啊……”说着他又吻上我的鼻梁……
恩……好幸福呢……
所以,第二回合,我自动投降……

3
身边传来的呼吸声似乎和平时的些许的不同,带着一点急促和浓重。身体和身体紧密的贴合也让我的背后渗出许多汗珠。好难过哎!
我转身,打算向新抗议——“我说,新……”话终止于我发现他的异常。
“喂喂喂!新!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啊!怎么脸色这么苍白啊!眉头都皱起来了,555,心疼捏。
“……吵到你了……”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喂,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什么吵到我,你快吓死我了。说重点啦,真是的。平时乱嚣张的,偏偏挑这种时候温柔体贴。
“胃……很难过,好象在翻腾……肚子也痛,按着都止不住……”
改不会是……我探着他的额头,啊,好烫。我转身,抄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熟练的播着号码/
“嘟”“嘟”……“喂,您好,这里是XX医院……”
“我是外科的吴忌,帮我叫外科准备一下,过会儿可能有台手术。”
“啊,好的,吴医生。”自 由 自 在
挂了电话,我回头看着新,哎,比他结实的优点看来在这里用到了。“你忍着点。我抱你去医院。”
“不要……开玩笑……我自己走……”
“都痛这样了,就表这么争男人的面子问题嘛!”我拍拍他的背表示安抚。嘿嘿,难得有机会展示我比你强势的地方哎!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他一句话戳穿我的心理。
哇哇,你在这种时候怎么还这么清醒啊?真恨不得一拳打昏了你哎!“你在说什么啊?我有这么小人么?我是从一名医生的专业角度来说的。你现在最好减少运动量。干脆一点,又不少块肉!”
新的表情痛的有点扭曲,加上微微苦笑的表情,哈哈哈哈,好逗哦!啊,忍住忍住!
嗬!还满重的呢!我支撑着墙壁才勉强站定。坐电梯下楼,一路把他抱到了街上,他倒也没再为难我,知道我实在空不手去招车了,就很体贴地扬手。
在司机怪异莫名的眼神中把他抱上了车,报上目的地,司机异样的眼光略微收敛,还带着同情的口吻:“这位小哥有你这样的朋友还真是好啊。”
“哈哈,下次有事也好找我。”我在心里快笑岔气了。

到了医院,新是完全由我摆布了。借我工作之便,要了辆轮椅,我换了衣服推着他各个科室检查。没过多久,报告出来了,一如我所预料的——急性阑尾炎。
新所在的是我特别为他安排的单间,这种房间一般比较贵,不过反正慕容新这人什么都缺就不缺钱,而且在这里方便我实施我伟大的计划,捏哈哈哈哈!
清了清嗓子,我带好所有要用的器械走进了房间。在安定了一段时间后,新的脸色比刚刚好了很多。
“现在疼的怎么样了?”忍耐,不好让他知道我的计划。
“比之前好点了。忌,是什么病。看你很轻松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关系吧?用得着住病房?”
“怎么,你心疼你的钱?”人家可是有计划要实行的哎,即使没事也不会轻易放你跑,何况有事?“你得的是急性阑尾炎,我和其他医生的意见是尽快做手术切除。”
新点点头,他对我的专业没什么意见。“那你们定在什么时候?”
“马上。乘你的病情还不十分严重的时候。”好,好,快到了,快到了。我有一种即将胜利的焦急感。我忍,我再忍!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挺住啊,吴忌!
他一脸无知的表情好诱人哦~~口水口水……“那我要干什么吗?”
耶!上钩了!自 由 自 在

“嘿嘿,新,我的特别服务哦!”
他的表情看来有点抽筋的感觉:“做什么笑的那么诡异?要干嘛?”
【555,为什么我会是小受?—章鱼】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