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别碰我—段翼

时间: 2016-07-01 06:38:10 分类: 今日好文

【别碰我—段翼】
1


风刘二家是几代世交,可是风家的三少爷和刘家的四少爷二个人却不是好朋友,连朋友都谈不上,应该说二人像是带有着隔世仇一样,从小时候开始为了树上唯一的一颗桃子大打出手后,每次见了面都是拳来腿往,针锋相对。

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有错,这一天二人又在城里最大的妓院春香阁里碰到了。

风三少爷一跨进春香阁里,大老远的就听到那熟悉且烦人的声音:“帮我把琴香姑娘叫下来。”琴香是现在春香阁里最红牌的姑娘,风三少爷一听,赶紧大声叫道:“把琴香姑娘带到我这儿来。”

刘四少爷一听就知道何人,冷哼一声:“疯子也配琴音姑娘。”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全楼的人全都听到。

风三少爷立刻出言反击:“流氓就更不配了。”

旁边的人听了暗笑,这二个人真是 鳖笑龟无尾,据风老爷说,风三少爷出生时,一团紫气笼罩在风府上面,所以取名叫风紫,另一个叫刘忙,刘老爷认为,一个人要忙碌的过一生,而不是庸碌的过一生,所以叫刘忙。

站在一旁的老鸨苦着脸,为何这二人偏偏同时到呢?这下好了,估计春香阁又要大肆整修一番了。

这时二楼一个窈窕的倩影出现了,她站在了楼梯口,这就是琴音。

琴音一出现,争吵不休的二人立刻闭上了嘴巴,一起往楼梯上冲去,边跑边挥动胳膊把身边的人往下拉,十人宽的楼梯似乎也变得狭窄了。

几乎是同时,两人一个站在了琴音的左边,一个站在了琴音的右边,一个拉着左手,另一个牵着右手,“琴音,今天晚上陪我。”二人又是同时出声。

琴音开始认真思考,风紫是官家少爷,刘忙是富商公子,都是不能得罪的客人,何况二人长得那么俊俏,真是不忍心回绝另一方。

“你这个疯子,不要跟我说同样的话。”刘忙揪住了风紫的衣襟,一拳挥了下去,顿时风紫的眼睛黑了一圈。

风紫捂着眼睛:“你这个流氓竟敢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言毕也是一拳抡了过去,正中刘忙的鼻子。

一场闹剧开演了,双方你来我往,丝毫不肯退让,原本二人斯文俊俏的脸上已经不知道添了几处瘀青。

众人看得是兴致高昂,纷纷下柱赌今天谁会赢,老鸨心疼的看着断掉的扶手,朝琴音眨眨眼,示意让她把他们二人分开。

琴音苦着脸,为什么这种事要交给她来办?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二人中间,背对着楼梯,柔声道:“二位公子,请住手。”

“滚开,不关你的事。”二人同时朝她吼道。

琴音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可她忘了后面是楼梯,正要往下跌去:“小心。”二双手把她拉了回来,她被这二双手抛到了前面,可是…拉她的二人因为收不住劲而咚咚咚的滚下了楼。

“啊,风三公子,刘四公子,你们醒醒呀。”老鸨首先回过神,弯下身拍着二人的脸颊。

“啊,少爷。”二人的小厮赶紧过去把他们扶坐了起来。

“哇,好大的包。”风紫的小厮小豆看着风紫后脑勺的大包。

“我家少爷也是。”刘忙的小厮小舒哽咽着,这下好了,回去老家和夫人肯定会把他骂个半死。

老鸨看着晕迷不醒的二人:“赶紧把他们送去医馆。”

“哦,对对对。”

晕迷的二人被七手八脚的抬进了医馆,可是大夫却说没什么事,只是脑后摔了个大包,暂时晕迷,接着昏迷不醒的二人又被各自抬回了家。


“我怎么了?”刘忙看着床边站着一大群的人,摇了摇脑袋。

“你从楼上摔了下来,呜。”风夫人两眼含泪,捂着胸口。

“风伯母,我怎么在你们家里?”刘忙比较奇怪为什么会把他送到风府来。

“儿啊,你果然摔坏脑子了,这是你自己的家啊。”风夫人的泪又掉了下来。

“我自己家?我是刘忙呀,怎么可能住在风家?”刘忙起身,忽然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对,自己并没有这件衣服,穿这衣服的只有--疯子。

连忙跑到铜镜前:“啊--”

“快快快,少爷又晕过去了。”小豆赶紧扶住了他。

“快去请大夫。”风夫人叫道。

整个屋子乱成一团,忙着侍候晕迷不醒的三少爷。


刘府

风紫慢慢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了特大号的脸:“哇,小舒,你离我这儿近干嘛?”

“呜,太好了,少爷,你终于醒了,小舒担心死你了。”小舒擦着眼泪和鼻涕。

小舒担心他?什么时候的事?他和他的主子不是死对头吗?干嘛关心他?风紫露出狐疑的表情,那个流氓该不会是想出什么办法整他吧?

“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企图?流氓呢?叫他出来。”风紫道。

小舒的眼睛瞪得滚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接着朝屋外奔去,边跑边大叫:“不好了,少爷变成傻子了。”

“傻子?”风紫看着小舒奇怪的举动。

紧接着,跑进了一大堆的人,他看着这满屋子的人,有礼貌的一个个的打招呼:“刘伯父、刘伯母、刘大哥、刘大嫂、刘二哥、刘二嫂、刘三哥、刘三嫂,你们好。”

满屋子的人乱成一团,有七八双手往他的额头上探去,“快躺好,快躺好。”

风紫拨开额上的几双手,忽然--他发现了不对劲,这双手不是他的,不可置信的再看了看另一只手。

“拿镜子来。”风紫大叫。

“快快快,镜子拿给四少爷。”刘老爷紧张的叫道。

“哇--流氓。”风紫也晕了过去。

刘府上下也是忙成了一团。

二日之后。

风紫终于认清了眼前复杂的状况,他跑到刘忙的身体里来了,那他的身体里住着的肯定就是刘忙了,一定是那一摔摔出了问题。

不行,一定要找到刘忙问清楚,风紫趁着小舒到厨房去端药的时候,偷偷的跑了。

“快让开。”风紫就这样大摇大摆的闯进了风府。

来到自己的卧房,看着正被人灌着药的刘忙,心里不禁一阵畅快。

“噗”刘忙看见冲进来的是自己的身体,把药全喷在了小豆的脸上。

推开压着他二只手的家仆,快速的跳下床,朝自己的身体大叫道:“那是我的身体。”

小豆子和家仆已经惊呆了,少爷刚才说了什么?那是他的身体?难道…难道…少爷真的疯了?

风紫看着刘忙朝自己奔过来,冷笑一声:“这是你的身体,那我呢?你霸着我的身体又怎么说?”

他们在说什么?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小豆掏了掏耳朵。

“你们统统都出去,我和“你们少爷”有事要谈。”风紫把小豆和二个家仆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门外的小豆揉了揉眼睛,什么时候少爷和刘四少爷这么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忙已经没有力气和风紫斗嘴了,只想快点把身体换回来。

“我想过了,肯定是那一摔出的问题。”风紫道。

“现在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换回来?”刘忙抚着太阳穴,天。

“不知道。”风紫扔下了三个字。

“不知道?你快给我想办法。”刘忙揪着风紫的衣襟大吼。

“我现在不想换回来了。”风紫嘿嘿笑了一声。

“什么?为什么?”刘忙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要趁机用你的身体多干些坏事。”风紫的嘴角已经扬到了耳根。

“你敢?如果你敢这样做,我就脱光衣服在大街上裸奔,看看谁丢脸。”刘忙是有招拆招。

风紫的笑容垮了下来,打死他也不愿意做这么丢脸的事。

“好了,我们能不能不要吵了,应该快想解决的办法。”风紫道。

“是你先挑起来的。”刘忙咕哝着。

风紫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想吵架。

二人趴在桌上,正在想着各种办法“请个道士回来?”

“不行”风紫拒绝请道士。

“那天天去拜神。”刘忙又道。

“可以试试。”风紫道。

“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风紫跳了起来。

“什么办法?”刘忙也跟着跳了起来。

“我们再摔一次。”风紫实在是佩服自己的脑袋,竟然能想出这么聪明的办法。

“嗯,对呀,你这个笨脑袋怎么到现在没想出来呀?”刘忙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风紫气得俊脸发白,牙齿都在咯吱的响。

“快走呀,发什么呆?”刘忙往外跑去。

“上哪儿?”风紫赶紧跟上。

“春香阁。”


2



当老鸨看到二个瘟神又来的时候已经快哭出来了,可还是不得不笑脸相迎。

“风公子、刘公子,这次还是找香琴姑娘吗?” 老鸨堆起满脸的假笑。

“不是。”风紫推开他。

“不是?那是找?”老鸨想不出春香阁里还有什么姑娘比香琴更漂亮了。

“我们找楼梯。”

老鸨同情的看着他们,听说这二人上次在这儿摔坏了脑子,看来传言真的没有错,这二个人疯了。

站在楼梯口,二人又犯愁了,该怎么摔下去?上次是因为救人才滚下了楼梯,这次总不能自己往下跳吧?

两人苦思着,该怎么往后栽,然后滚下去,万一摔断了脖子呢?

刘忙眼睛一亮:“老鸨,快上来。”

楼下的老鸨赶紧爬上了楼梯,“什么事?刘公子。”

“把我们二个同时推下去。”刘忙指着楼梯道。

“啊,不不不,这可万万使不得。”老鸨可是有千个胆也不敢做这种事。

“你去找一个人来,随便什么人,只要能把我们两个推下去的就行。”风紫道。

“这…”老鸨还是不敢。

“真是废物。”风紫怒道。

刘忙拉了拉他的衣袖,朝他笑了笑:“我有办法了。”

“快去找二根绳子来,还要二把匕首。”刘忙朝老鸨吩咐着。

“是是”老鸨喏喏道。

“你想干什么?”风紫皱了皱眉毛。

“把绳子系在那根柱了上,我们把绳子系在腰上,然后站在楼梯口,身子往后仰,再用匕首割断绳子,这样我们不就摔下去了吗?”刘忙暗自得意自己想了个这么妙的方法。

“可以试一试。”风紫也赞成。

过了半晌,老鸨把东西都拿来了,二人照计划系上了绳子,站在楼梯旁身子尽量往后仰,刘忙一声令下:“砍”,二人一齐朝绳子割去,如他们所愿,他们又滚到了楼下,但是这次却没有昏过去,只是从上面滚了下来。

风紫和刘忙爬了起来,互看一眼,不死心,继续…

两人在摔了十次之后终于死心了,除了被摔得腰酸背疼之外并没有别的事发生,而春香阁早就被围观的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

“哎,你看,风刘二府的少爷是不是真的疯了?”路人甲道。

“肯定是疯啦,正常人谁会做这种事?”路人乙道。

闻风而来的风刘二府的老爷全都赶了过来,推开围观的人群,走了进去。

“你们二人在干什么?”刘老爷已经气得发抖了。

“爹,我们在换回来。”刘忙道。

另一旁的风老爷气得脸色发青,自己的儿子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刘老爷为“爹”,迈开大步上前一把揪住了刘忙的耳朵,大声斥道:“孽子,给我回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哎,风伯父,你的儿子在这里。”刘忙指着身旁的风紫。

围观的人群一下子炸开了锅,更是议论纷纷,“啊,原来风三少爷竟然是刘老爷的二子,刘四少爷竟然是风老爷的儿子,真是奇闻呀。”

被人指指点点的风刘二老爷一副快要昏倒的样子,在仆人的挽扶下一起到了刘府。

“风兄,你说这该怎么办?这二个小子一下子全变成了这样,该怎么办?”刘老爷急得团团转。

风老爷沉思了半晌:“我认为他们可能是摔坏了脑子,留在家里静养可能会惹出不少麻烦,像今天这样的事还会发生,不如把他们送到三十里外的别庄去。”

刘老爷用力的往茶几上一拍,只看见茶杯盖“砰”的一跳:“好,就这么决定了,现在就把他们送走。”

就这样风紫和刘忙二人被送到了三十里外的容韵别庄。

“啊,累死了,终于到了。”刘忙整个人呈大字型趴到了床上。

“小舒,小舒,我要洗澡放松放松。”刘忙大喊道。

“不行。”回答他的是风紫。

“我洗澡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管我?”刘忙朝他大吼。

“因为那个身体是我的,不许你碰。”风紫双臂环胸倚在门上。

“你…你蛮不讲理!我的身体不也在你那边?”刘忙指着他的身体。

“哼,你以为我想要你的臭皮囊吗?”风紫不屑一顾的表情让刘忙火冒三丈。

“哈,你的身体是香皮囊,我就让你的香皮囊到处展示一下。”刘忙大笑着,迅速的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速度快得令风紫无法阻挡。

“喂,快来看哟,风三少脱光衣服跳舞喽!”刘忙露着光裸的上身,冲到院子里大叫。

风紫铁青着脸把揪着他的头发拖进了屋,朝刘忙腹部上给了一拳,刘忙痛得捂住腹部弯下了腰。

“你…你竟然连自己的身体都下得了手。”刘忙伸出食指指着风紫。

“怎么样?你打我呀,有本事你就打回来。”风紫一脸的欠揍相。

“哼,不跟你这个疯子计较。”刘忙甩了甩衣袖,倒在床上,拉住被子,蒙头大睡。


3

刘忙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感到身上多了什么东西,困难的睁开眼睛,淡淡看了一眼,哦, 原来是自己的手啊,又闭上了眼睛。

什么?自己的手?刘忙坐了起来,看见风紫正睡在他旁边,双手环着他的腰,“啊--你这个死疯子,快给我起来!”刘忙拿起枕头往风紫身上摔去。

“你干什么?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吵死人了。”风紫咕哝了一口,转过身继续睡觉。

“起来,你给我起来”刘忙在风紫耳边大叫,他掀开被子把风紫拉了起来。

“唔,少爷的病又发了。”在外院睡得正香的小豆迷迷糊糊的道。

“我起来了,你想怎么样?”风紫摊了摊手。

“我想怎么样?是我问你你想怎么样?为什么睡在我床上?”刘忙食指指着风紫的鼻子。

风紫一手拍开了他的手,又躺到了床上,懒懒的道:“我是为了看住你,免得你乱碰我的身体。”

刘忙一听,立刻反击:“我才不要碰你的这副干扁的身体,好,你碰你的身体,我就碰我的身体。”说完也倒在床上,双手立刻抱住风紫。

“别以为我怕你。”风紫也毫不犹豫,也抱住了他的腰,二人四肢相缠。

虽然二人都在假装睡觉,可心里明白,这样谁都睡不着,风紫掐了刘忙一下:“你抢了我的空气。”

“你这个疯子,是不是想打架?”刘忙揉了揉腰,真不愧是疯子,连自己的身体下手都这么狠。

“不许抢我的空气,不许把气喷到我脸上。”风紫朝他横眼睛竖眉毛。

刘忙看着他半夜三更还无理取闹,胸中一股怒火冒了出来:“我就抢怎么样?你咬我啊?”

“啊--”刘忙尖叫一声,风紫真的一口咬了下去,咬在了刘忙脖子上。

“你这个混帐,还真咬,看我不咬回去。”刘忙也不顾三七二十一了,一口咬了下去。
〖自〗
但是,风紫却没有尖叫出来,因为刘忙咬的是他的嘴巴。

风紫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自己特大号的脸,心中一阵得意,难怪家里的门槛被媒婆踩平了二根,原来自己帅得没法形容。

看着风紫脸上露着得意洋洋的表情,刘忙看得更是火大,他得意个什么劲?你还得意?我继续咬...

原来自己的嘴巴是这么软,为什么自己从前就没有注意到?刘忙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舌头已经伸进了风紫的嘴巴里。

“唔...”风紫看着刘忙的眼睛一直向下盯着自己的嘴巴,这个流氓,竟敢吻他,谁怕谁?看谁吻死谁。

似乎在较着劲,二人不知道互相吻了多长时间,一会儿风紫翻了个身把刘忙压到了身下,继续吻着,就算是比接吻,我也要在上面--风紫是这样想的。

不对劲,什么时候到下面了?不行,我要取得控制权,刘忙使了个巧劲,又把风紫压到了身下。

风紫瞪着眼睛,这个流氓,想占上风?没那么容易,又是一个翻身,结果--

“啊--”一声惨叫来自风紫,原来二人已经翻到了床边,他再一个使劲过度,结果二个同时跌到了床上,碰巧他成了垫背。

“哈--”刘忙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闭嘴。”风紫一记铁拳吻上了刘忙的下巴。

“啊--”这次惨叫的是刘忙,因为刚才的一拳是风紫趁他笑的时候打的,所以——舌头被咬破了,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舌头...疼,我不能说话了。”刘忙现在真是恨得咬牙切齿了。

风紫看见真的有不少血流了下来,生怕自己的舌头被咬掉一块,连哄带骗:“来,乖,张开嘴,我瞧瞧。”

刘忙张开了嘴巴,风紫一看全是血,连忙拿起茶上的凉茶:“快,漱一下口,把血吐掉。”

刘忙接过茶,一口倒了进去:“咕咕咕,呸...”吐出来的全是血水。

“怎么办?还在流血。”风紫慌了,千万不能有事,他的舌头啊。

“去井里打水来,快去。”刘忙以前听人说冷水可以止止血。

“哦,我这就去。”风紫连忙去院子里打水了。

刘忙看着风紫匆忙的身影不禁偷笑,想不到咬破舌头居然让他紧张成这样,一定要把握机会把他整死。

“水来了,水来了,快,冰一冰。”风紫拎了一桶水跑了进来,一路最起码洒了半桶。

刘忙拿杯子舀了一杯,继续“咕咕咕,呸”,多漱了几次,果然血流得越来越少了,最后终于止住了。

“呼,终于没事了,我的舌头。”风紫松了一口气。

“没事?事情可大了,明天吃东西怎么办?破了那么大,东西热的会烫伤舌头的。”刘忙已经起好法子整他了。

“是吗?可怎么没听说?”风紫狐疑道。

“你不怕舌头烂掉吗?算了,你的舌头你都不担心,我替你操什么心,烂掉就烂掉呗,反正等到换回来的时候,又不是我成了哑巴。”刘忙说完还故意叹了口气。

“说重点,那到底该怎么办?”风紫问道。

“很简单,你帮我吹凉不就行了吗?”刘忙暗笑在心。

“哦,就这么简单呀?行,明天一定不会把你的舌头烫到的。”风紫一口答应。

“哎哟,都快天亮了,折腾了一夜,我要回去补补觉。”刘忙打着呵欠爬上了床。

“等等我,你千万别再碰坏我的身体了。”风紫赶紧跳上床紧紧的箍着他,以免他再做出残害他身体的事。

“喂,是你打成这样的,不是我碰坏的。”刘忙纠正道。

“行了,行了,快睡吧,我要将我的身体保护到底,我还要靠这副强健有力的身体娶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呢。”风紫用手捂住了刘忙的嘴。

哼,想娶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休想,我刘忙没娶到,你也别想娶到。

4


“起来,你这头死猪,还睡,我们都快完蛋了。”刘忙把睡死的风紫拽坐起来。

“干什么?一大清早的在这里乱嚷嚷。”风紫的眼睛还没有睁开。

“大清早?都日上三竿了,快起来,快跟我出去看看。”刘忙把风紫拖下了床,往外拉。

“干什么?拉拉扯扯的,火烧你屁股了?”风紫揉着眼睛,打着呵欠。

刘忙拿起桌上的水往风紫脸上泼去:“醒醒,你这头死猪,快跟我走。”

风紫赶紧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水珠,怒道:“混账,你敢泼我水?我要泼死你。”说完拿想去拿放在一旁的脸盆。

刘忙斥道:“闭嘴,都什么时候了,快走,少罗唆,现在没空跟你斗嘴。”拉着他一直往前走。

“上哪儿呀?”风紫看着刘忙一路拉着他绕圈子。

“仔细看。”刘忙道。

“看什么呀?”风紫不明所已,不知道他要他看什么。

“你知不知道我们把别庄绕了几遍了?”刘忙问道。

“三遍呀,怎么你不会数数啊?”风紫讽刺道。

“你有没有觉得奇怪的地方?”刘忙装做没有听到他讽刺的声音。

“有啊,有个呆瓜拉着我乱绕圈,这不是很奇怪吗?”风紫瞟了他一眼。

刘忙见他老是不正经的回答自己,反而在恶意的挑衅,怒道:“你这个疯子,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除了我们有没有见到一个活人?”

风紫一愣,他都没有注意到这些:“是啊,怎么一个人都没见着?人是不是死光了?”
【别碰我—段翼】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