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攻受同盟—混世精灵

时间: 2016-07-01 06:14:29 分类: 今日好文

【攻受同盟—混世精灵】
攻受同盟(强1强0)第一章   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走著,叶睿扬无聊地踢著路旁的石子。 “太窝囊了啊!”突然毫无预警的仰天大吼一声,“气死我了啊啊!!” “睿扬!你别走啊!” “干什麽啊?”正在气头上,身上的衣服一下被身後的人硬拉住,不得不转过身去,“你小子不识相是吧?” “不是拉!睿扬你走那麽快做什麽啊?”一个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连忙摆著手解释。 “我火气正大,你别跟著我!”一下挥开少年的手,叶睿扬不满地皱著眉继续朝前走,却发现後面的人根本没有放弃跟从的念头。 “睿扬你不会为了那麽点事情就生气吧?”陪著一张笑脸,挠著头有些吞吞吐吐地问。 “小事?陈穗你再给我说一遍这是小事,我就不信我掐不死你!”说著就举起拳头气势汹汹向他冲去。 “喂喂!睿扬你不要冲动啊!”陈穗吓的冷汗之冒,看睿扬现在的脸色,看来自己是踩到地雷了。 “不就是少了点钱嘛?也不过一千块。”一边向後退缩著,陈穗一副无辜的样子。 “少了一点?靠,陈穗你是钱比我多了还是看我现在没有钱了你特别高兴啊?”被陈穗毫无恶意的话一激,睿扬更加呲牙咧嘴起来,“陈穗你今天完了!” “救命啊!乞丐要打人了!”知道事情不妙,陈穗抱起头就往巷子里跑。 “你逃?哼,我看你逃到哪里去!”火气正不打一处来,睿扬踢腿就追,“你小子欠奏!看我逮到你不把你打趴下,我就不叫叶睿扬!” “啊啊啊!!救命啊!”惨叫著,陈穗拼命往小巷子里跑,今天要是被後面的人抓到他一定死定了。可他怎麽知道叶睿扬会为了那麽点钱的事情而火冒三丈,原本想劝劝他的,这到好,自己成了替罪羊。 “你还跑?”没过多久,後面跑得飞快的人就只有几步之遥了。 “睿扬,我给你道歉还不成!”边求饶,陈穗仍然拼命跑著。 “去死吧!除非你把那笔钱给我!” 自 由 自 在 “钱?一千块?那怎麽可能啊?”边跑还边抹著自己额头上的汗,“我哪有那麽多钱啊?” “呵……你不是刚才还说只不过是一千块嘛?” 这……陈穗无话可说了,可是,那不过是自己的劝说之词啊!! “你还不停是吧?”在小巷子里仿佛在玩猫捉老鼠游戏的两人引来许多人的瞩目。 陈穗传著粗气,不时回过头去看身後的人。惨了,他怎麽就跑那麽快呢?不敢松懈,摒住一口气继续跑。 不会吧?!没跑多久,陈穗才赫然发现眼前已经无路可走。 “你跑不了了吧?”一个跨步,叶睿扬一把截住了那个还在焦头烂额当中的人。 “睿扬,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知道自己是落入了虎口,陈穗连忙讨饶起来。 “错?嘿……你现在就是不能和老子说一个钱字!”语闭便伸手一拳。 “啊!!!!”当然换来的是受害者的大叫。 “睿扬……你狠啊你!”居然又打他的眼睛!明天又得黑著眼睛去学校,让他怎麽有脸见人啊?虽然说这种事情时常发生。 “哼!谁让你惹老子我的?”不一会儿,两人便扭打在了一块。一个不小心,两人一个踉跄战场便转移到了水泥地上。 “喂喂!你们两个臭小子,在我们店门口做什麽啊?要亲热快点进去,别在这里影响风化。” “啥?”前一秒还在肉搏的两人顿时傻了眼。 “陈穗你听明白他在说什麽没?” 自 由 自 在 “没有。”摇著头,陈穗只知道自己现在脸上火辣辣得疼。 “说的就是你们两个,要做事情里边去。” 确认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叶睿扬坐在地上用仰视的角度看著说话的人。 “哇靠!”这人怎麽那麽高?叶睿扬的脖子都抬酸了,几乎是在看天一般,“你你你……”   “我什麽?现在说的就是你们两个,在这里搞什麽?乱我生意!”叶睿扬瞪著双眼看著这个身高少说有一米八五的男人,靠,长得高也算了,干嘛还长那麽帅啊? “什麽生意啊?”陈穗也疑惑不解地看了看睿扬。 男人叹了口气,手指指了指身後的招牌,“看到没有?酒吧!” “哦。”叶睿扬点了点头。 “知道了还不站起来给我滚?” “滚?”越听越不顺耳,刚才一消而散的怒气又涌了上来。居然敢让我滚?叶睿扬忿忿地想。 “怎麽,听不懂国语?那是不是要请一个翻译来给你翻译一下?” “啧……”叶睿扬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来,给了眼前的男人一个足够挑衅的眼神,“你敢让我滚?” “哟,这麽说你听得懂咯?” “你再说一遍这里是什麽地方?” “酒吧。” “那就对了。” “对什麽?” 自 由 自 在 “我们来喝酒的,是吧?”说著,睿扬用眼神朝还坐在地上揉著乌青的陈穗。 “啊?什麽?”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的陈穗一脸无辜地回问。 “你!”睿扬继而用一个凶神恶煞的眼神瞪了回去,吓得陈穗连忙说:“哦,对对。” “喝酒?”男人低头看著这两个少年,“本店不对未成年人开放。” “什麽?”越看越不顺眼,我今天就和你懋上了! “睿扬……”陈穗轻轻拉了拉睿扬的袖口小声说:“我不会喝酒。” “闭嘴!”甩开陈穗拉住他的手,回头继续问:“那你说成年人的定义是什麽?” “有身份证。”那个帅哥扬了扬眉。 “呵……如果只是那东西的话,我有!” “哦?”那个目光有些嘲笑又有些期待看这小子後面的好戏。 没有迟疑,叶睿扬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在男人面前居高了扬了扬。 “现在没问题了吧?”得意地看男人有些吃惊的表情。 “那是你的?” “这个用不著你管,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吗?”一把把还坐在地上的倒霉鬼拉起来,不等允许便大咧咧地朝酒吧的入口走去。 “喂!你们是真要进去啊?”拉在後面的男人突然大喊。 “当然咯!” “好吧……”顿了一会儿,“不过你们确定你们受得了里面的……” “哇!!!!!!!!!”还未说完,便听见一声惨叫。 “陈穗!你喊什麽?!” “你自己看……” “那个那边两个男人头凑那麽近在干什麽啊?” “不会吧……啊啊啊!” 没多久,里面便骚动了起来,从酒吧里传来几个男人的声音,“季枫!你搞什麽啊?这两个小子哪里来的?” 刚还在外面的男子无奈地走进来,朝睿扬的陈穗瞪了两眼,然後配笑著转向那些人,“抱歉……” “喂……帅哥。”睿扬定了定神,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指了指面前姿势暧昧的几对男人,“你不是开色情酒吧的吧?” 全场寂然。 “……” 自 由 自 在 “睿扬……那些人的脸色……好像不太好。”陈穗发抖地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小子……你……”帅哥的脸突然阴沈了下来,“你怕不怕……杀人灭口?” “嘎?”被他的话吓闷了的睿扬一吓傻了眼,“你……” “啊啊啊!这位大哥!”陈穗一下大叫了起来,“我们马上走,马上走!我们什麽都没看见。” “已经晚了。”原本坐在酒吧里的那些个男人也站了起来。 不是吧!那些人看上去长得都人模人样的……不会都是变态吧? “杀人拉!!”陈穗一惊一乍的又叫开了。 “喂!你喊什麽!” 接著,陈穗便不争气地一下晕厥了过去。 “陈穗!陈穗!” “……” 第二章 陈穗只知道自己头一昏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刚睁开眼睛,面对的就是睿扬瞪着两眼看着他。陈穗什么都不知道,也盲目地看着睿扬。 过了好一会儿,陈穗抬起自己的胳臂晃了晃,“我没死?” 睿扬被这突如其来的话一蒙,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捶了一下陈穗的头,“你做什么梦呢?” “啊?”感觉到自己头上的痛绝对不是幻觉,陈穗无辜地用右手揉着自己被打的前额。 “喂!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走?” “嘎?”陈穗被第三个人的声音着实吓了一跳,看到来人之后,脸色一下变了,“睿……睿……睿扬……那个大叔……” “你叫谁大叔?”季枫的声音顿时想象了不少。 “厄……厄……睿扬……他样子不像是好人啊。”陈穗在睿扬耳朵边小声说,“我就跟你说不要去惹这号人的拉!” “去你的!”睿扬一把推开他凑近的头,“怕什么?他能把咱两怎样?何况我们手上还有他的把柄呢。” “小子你说什么?” 自 由 自 在 “把柄啊……你不就是开那个什么……什么色情……啊……是吧?”睿扬故意支支吾吾地说,边说还边恶意地笑。 “小子你真不想活了?”季枫一百八十多公分的身体往他们的方向走近了几步,“看你们是小孩子,你朋友也晕倒了,我才好心让你们在这里休息,你别得寸进尺啊。” “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睿扬扬了扬嘴角,说着拉起还躺在沙发上的陈穗,“咱们走。” “喂!”还未走出门口,便又被身后的人叫住了,“你们这样就走了?” “是啊,你还想怎么样?” “钱。” “什么钱?” “你在我酒吧的包厢里休息了那么长时间,总该交钱吧。”似乎想出了什么整人的主意的季枫别有以为的笑了笑。 “什么?就这样也要付钱?”陈穗抢先打抱不平起来。 “当然。” “不就是钱嘛?”睿扬毫不紧张地接话,“你说吧,多少?” “喂!睿扬,你忘了啊?”陈穗着急地拉了拉睿扬的衣服。 “五百。” 自 由 自 在 “好,五百就五百。”睿扬伸手就要去掏口袋里的钱。季枫用好笑的目光看着他,睿扬摸了好久,口袋里却身无分文,脸色一下灰了起来。 “睿扬……你忘了啊……你爸…….”陈穗提醒道。 “妈的!”这才想起自己这个月的零用钱被老爸给扣了的睿扬忿忿地咒骂。 “你到底是拿得出还是拿不出?”季枫扬着眉问。 “我……暂时没有。”气死人了!归根结底就是那罚了自己一块钱的人不好,否则他也不会心情不好的和这号人懋上啊。 “陈穗,你带钱了没有?”睿扬用手肘推了推他,“你先给他。” “睿扬……” “别扭扭捏捏的,以后还你就是了,再说了都是因为你晕倒了。” “可是睿扬……”陈穗苦着脸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币,“我只有二十块钱了。” “二十块?”睿扬简直要杀人,“你贫民窟出来的啊?” “不是的阿……中午吃饭不是我付的账吗?”陈穗连忙解释。 “你们两个究竟是拿不拿的出来?” “暂时……没有那么多就是了,下次再还你好了。”无奈之下,睿扬摇了摇头,“我们先走了。” “站住!” “你还想怎么样啊?” “你要是这么一走百了,我找谁去啊?”似乎是存心要吓吓他们,季枫装出恶狠狠的样子说。 “……你怎么那么麻烦啊?”睿扬不高兴的皱着眉头,“那你说该怎么办吧。” “我看你这样的小孩一时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拿那么多钱吧?”季枫笑笑,“老规矩,赖账的,要在这里帮忙做事。” “什么?”睿扬的嘴巴张得老大,“你的意思是说……要我们给你工作?” “没错。” 自 由 自 在 “你不是开玩笑吧?”陈穗的脸色也一下青白了起来。 “我绝对不干!”睿扬大吼一声,自小以来,他就没干过那种活! “你不干也行。”季枫想了想,“你们俩小子长得都还不错,卖给那些大叔一夜大概就绰绰有余了。” “啊?”睿扬一愣,但立马反应过来,“你变态啊!” “哈哈……”季枫看着他越发黑紫的脸色越是高兴,“你怕了啊?” “那就老老实实留下来,把账清了。” “不干!”睿扬想也不想就否决,“陈穗,我们走!” 刚迈出一步,睿扬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量拉了回去,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重心不稳就跌倒在地。 “喂!变态,你压着我做什么?”这才发现自己被压在地下的睿扬急叫着,伸腿就往季枫身上踢。 “睿扬……小心!”陈穗站在一旁一时不知所措。 “啊!”只觉的大腿上传来一阵疼痛,盯眼一看,“死变态!我的腿要快断了!!” “抱歉。”季枫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松开了大手,然后倏地把手伸进了睿扬的裤子口袋里。 “喂!你干什么?” “拿东西。”季枫在他的口袋里摸索了一番,“你学生证呢?” “衬衫口袋里。”睿扬想也不想就回答。 “哦。”季枫慢悠悠地把手从长裤口袋里掏出来,“是里面啊?” “喂!”这才知道他的意图的睿扬顿时傻了眼,可是已经迟了。 大手伸进胸前的口袋里把里面硬硬的证件掏了出来,退出之前还恶意地碰了碰单薄衣料下的突起。 “啊……死变态,你不要命了?”知道这个家伙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睿扬提腿就要再次反抗。 “啊呀!” “不时叫你不要乱动吗?”季枫一把抓住睿扬的长腿,“是你自己不配合的。” “你快放手!痛死了!” “恩,叶睿扬?隔壁高中的啊?”季枫翻开学生证,“这就行了,你回去吧。” “嘎?” 自 由 自 在 “我的意思是你先回去,明天放学之后准时过来帮工。要是时间到了,我没有拿到钱或者你没有出现的话,我就去你们学校把你抓出来。” “什么?”老天! “死变态!!!!” “季枫啊……你可不要太过分了。”看着两个少年走出酒吧,一个男人突然站起来对季枫说,“你这种恶作剧的习惯要改一改了。” “呵呵……那小子挺有趣的,我喜欢。” “那样的话……那个孩子可真是不幸。” 第三章 “睿扬怎么办啊?”一出门陈穗就开始焦虑起来。 “什么怎么办?”原本是想甩一甩那个帅哥的,结果把自己推下土坑了,百无聊地又开始先前的脚下动作,不爽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陈穗你不会以为我怕他吧?” “啊?”被睿扬尖锐的目光瞪着,陈穗连忙摆手,“没有,那怎么可能。睿扬你从小到大哪回输给别人过?”特别是打架……后半句话没敢说出来,陈穗抓耳挠腮地回答着。 “哼,那个死变态。” “可是……他好像把你的学生证没收了啊?”突然想起来什么的陈穗有些不妥地问。 “怕什么?他以为他是神通广大还是怎么的?陈穗,你要是再婆婆妈妈的,看我再把你打趴下!” “睿扬,别……别。我怕了你了!” “妈!我回来了!”好不容易回到家,睿扬已经快累趴下了。 “扬扬,回来了啊?”睿扬的母亲林美文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 “恩。”把东西放下,突然想到什么的睿扬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屁颠屁颠地跑到厨房。 “妈……在烧什么好菜啊?” “今天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关心起我烧菜了?有什么事情,说吧。”知道自己儿子的秉性,林美文问到。 “嘿嘿…..”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睿扬踌躇着改从何说起才好。 “说吧,你提出来的要求,我哪次不答应过了?” “呵呵……”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睿扬这才道来,“我这个月……缺钱花。” “又缺钱?你爸每个月给你地那些钱还不够用啊?就算咱们家有钱,你也不能这样挥霍啊!”一听是这件事情,陈美文想都不想,操着锅铲就教育起儿子来。 “妈……锅铲……危险!”眼见着老妈手里的锅铲就在自己眼前晃动着,睿扬连忙阻止。 “厄……”林美文连忙收回架势,“到底怎么回事?” “恩……老爸这个月没给我。” “没给?那你就问他要啊!” “可是……” 自 由 自 在 “睿扬!你干什么?”还未说完,赫然传来一个不速之客的声音。 “老爸!”惨了!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这回什么都泡汤了。 “你小子别背着我打你老妈的主意,六门功课都考鸭蛋,你还敢回来?” “六门?!”林美文也大吃一惊,“扬扬不是挺聪明的嘛?弄错了吧?” “弄错什么啊?他考试的时候居然睡觉,你说能不考零分嘛?” “老爸!!!把钱给我吧!” “不行。” “妈……” “你爸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看吧,什么叫做自作自受啊!人一倒霉起来,什么事情就都不顺心了啊! 翌日,学校。 “睿扬……你回去想办法了没有?”脸上还留有睿扬前一天的战果的陈穗一副歪样。 “想什么办法?我老爸这回是彻底封锁我的经济来源了。”叹了一口气,睿扬把头靠在天台的栏杆上,“不就是考试的时候睡着了……” “那你好好考一次不就得了?” “我也想啊,看到考卷我就反困,能怪谁啊。” “睿扬,陈穗,不好了!”两人的目光齐刷刷被这个声音吸引过去。 “楚小超!你喊什么?”看清楚了来人,睿扬站了起来,“你这样子又被人摆平了?” 看着那一块青一块黑的脸,只有摇头。 “我也没办法啊……二班那些人硬是把我们班的扫把全抢去了。” “扫把?”睿扬的眉头蹙了起来,“你搞什么啊?那种小事情你居然来找我?” “就是……小超你把睿扬当什么啊?就是警察也不管那么芝麻绿豆的事情啊!”陈穗也忍不住指责。 “不是拉……咱们班女生不是……在打扫卫生嘛……”结结巴巴的,一时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清楚。 “好了!看你说也说不清楚。”陈穗笑了笑,“准又是在女生面前逞强。” “瘦得像猴子似的,还学人家打架?”睿扬不客气地说。 “切……你还不是一样?”楚小超当然不满地抗议,不过是很小声的自言自语。 “小子!你说什么呢?”即使声音已经控制得很好,谁叫睿扬从小就拥有顺风耳的称号呢?“我那叫结实,懂不懂?” “好……我懂,我懂。睿扬……” “知道了,不就是帮你摆平他们嘛?一句话,陈穗,咱们走。” “嘎?睿扬,真要去?” 自 由 自 在 “当然。人善被人欺,这道理,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可是……放学时间一经过了好久了,我们不是还要去……帮工的嘛?” “帮工?陈穗,你真把我当窝囊了阿?那死变态的话,我才不听,大不了学生证送他好了,损失本少一张玉照而已。” “呵……厄……”楚小超听着听着就要笑歪了。 “你还笑?当心本少……” “好好……我不笑了还不成?”楚小超连忙摆手,“那就拜托睿扬哥了!” “喂!随便拿走我们教室扫把的就是你们几个?”跟着楚小超来到隔壁班,睿扬劈头就问。 “是。”一个高个子男生走上前,“你谁阿?” “叶、睿、扬。”一字一顿地道出自己的名字。 那个男生哦了一声,”没听说过。” “你连咱们睿扬都没听说过,你还混什么阿?”楚小超狐假虎威般的躲在后边。 “哟,你不是那个兔牙嘛?三两下就被打趴下了,怎么那么快就搬来救兵了?” “你……”被戳到痛楚的楚小超无奈只好咬牙切齿。 “好了……”睿扬一声令下,“你们说吧,是道歉还是开打?” “道歉?为什么要道歉?”带头的男生看了看其他的同伙,“你们说是吧?” “就是!” “那好……既然不肯道歉,那么就是开打是吧?” “打?你这样子能打架?” “睿扬……别冲动。”一直没有出声的陈穗阻止到。 “废话少说!” 两边阵营顿时传来浓烈的火药味,“单挑好了。”睿扬微眯双眼,一副轻视的样子。 “行啊。”那个明显要比他高出许多的男生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于是乎,一场争斗即将上演。 自 由 自 在 没多久,两人就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扭打成一团。 还未决出胜负,只见一只大手突然将睿扬的衣服一扯,连人带衣服一起拉了出来。 同时还传来了陈穗的尖叫声,“怎么是你?!” 第四章 “叶、睿、扬!” “死、变、态?” 两人彼此的叫声几乎重叠在了一块,其他人都疑惑不解地看着这二人。楚小超扯了扯陈穗的衣袖,“喂,这个人是谁阿?” “啊?嘘……别说话。”觉得事情这回不妙了,陈穗赶紧阻止他的多嘴。 “死变态你干什么?”睿眼的双眼瞪着季枫抓住自己领口的手,“放手!” “没门。”季枫在酒吧等了没多久就直奔这块儿了。他早知道这小子绝对不会老老实实准时出现的。 “要么交钱,要么跟我走。” “没钱。” “那就走。” “我不干!”这算倒了什么霉了?平时在校内校外也算是打遍天下……呃……无敌手了,可是这该死的变态的力气为什么就是那么大呢? “走不走那可不是你能决定的!”那么好的整人的机会,季枫怎么能错过呢? “喂喂!”还没有来得及反抗,睿扬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不收自己控制的移动起来,再看之下才发现季枫居然不顾自己死活,就要把自己往外拖。 “姓叶的!你居然想偷溜?”虽然不知道发生的高个子男生喊道,“原来你是个贪生怕死之徒阿!哈哈……”说完冲站在边上的楚小超得意地笑了笑,“你请来的帮手也不怎样嘛?” “去你的!”楚小超的脸一下绿了,原本想扬一次威的,结果倒好。 “睿扬!睿扬!”陈穗一下急了,跟着被拖出去的睿扬就往外跑。 “该死的!你放开我拉!”这家伙居然就这么一手揪着自己的衣服就往外跑,速度还出气得快,连反抗都没法反抗。 “早知道就自己老实一点嘛!”季枫边笑边说。 “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路!” “那可不行。”季枫看也不看他一眼,“谁知道你会不会一下溜掉?” “谁要逃了阿?本少欠钱还钱,从不赖账!” “那也不行。这样速度比较快。”说着有加快了脚步。 “喂!你慢点!我鞋带松了!!” “呼……呼……睿扬你跑那么快做什么阿?”好不容易拼命跑到的陈穗早已累趴下了。 “我哪跑了?你看见我脚动了?还不是那个死变态?”边说还边瞪了远处的季枫两眼。 “喂!过来帮忙!”还没有休息一下,便被人吆喝住。 “死变态!你把我拉来干什么?我可没有说过我同意过来帮你做事情!” “季枫阿……这两个人哪来的?”虽然是下午,酒吧里的人还是络绎不绝,一个熟客突然询问。 “哦,新来的帮工。”季枫走过去,给那个客人加了一点酒,“还不错吧?” “恩……长得不错。”自 由 自 在 “一群变态!”把手叠在心口,睿扬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你们两个给我过来!” “干吗阿?”睿扬一动也不动。 “你们可以开始工作了。” “我说过本少决不做这种事情的!” “睿扬……既然咱们没钱给他……帮他一下……也是应该的。”陈穗好不容易才说出口。 “什么?”没想到陈穗会说这样的话,睿扬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你要去帮你帮好了!” “这可容不得你决定。”下一秒,睿扬的领口又被抓了起来。 “喂!”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睿扬已经被拽到酒吧后面的一间屋子里了。 “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就帮我清洗酒杯,一天四个小时,一共一个月。” “什么?你别开玩笑了!” “市面上的一个小时的价就是这样子。”季枫装出无害的样子咧着牙笑了笑。 “恶心!要是我不干呢?”他堂堂叶睿扬居然要来当童工?什么世道阿! “哦,不干也行。昨天我提议的那件事情也挺轻松的……” “阿?”睿扬怪叫一声,“你那是犯罪!” “犯罪?你欠钱不还也是犯罪。” “唉……那个……” “好了,可以开始了。要是打碎一个,你们就要再给我白干一个月!” “死、变、态!”这个名字,睿扬今天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了。 “我有名字的。”季枫毫不生气,乐呵呵地回答。 “我要K了你!” “哦,那等下次你打架有长进了再说吧,瘦得跟猴似得。” “喂喂!你给我回来!!” 碰,门被关上了。 “睿扬……我们开始吧。”过了好久,陈穗才唤他。 “陈、穗!!!!!!你给我去死!” 门外, “季枫阿,那俩小子又被你抓回来了?”每日准时出现的季枫的好友陆一凡忍不住询问。 “恩……顽固分子,欠钱不还。”
【攻受同盟—混世精灵】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