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魔蛋—凌影

时间: 2016-07-01 03:43:57 分类: 今日好文

【魔蛋—凌影】
01.
淫魔的蛋孵出来了。
魔诞池的水三天前就显示出不平静的征兆,一开始只是微微荡漾,后来简直是掀起惊天动地的巨浪,扰得整个魔域不得安宁,邻居其它魔殿的人敲锣打鼓地前来抗议,守门的小魔神招架不住。还有几个《魔域时事报》的记者端着相机在大殿门口探头探脑,希望可以得到淫魔大人的第一手花边新闻。
整个魔域的人都知道,XO殿的淫魔大人,英俊潇洒风流不羁,纵横三界美人乡,到处寻花问柳,千万年来,不知道惹下多少痴情孽债,可淫魔大人非常花心,他的名言是:魔生短暂,同一个地方,怎么有时间进第二次!
可是三个多月前,淫魔大人突然恋爱了!
要知道,恋爱这个东西,跟稀松平常的"One night stand"可不一样,它需要花前月下阳春白雪,百年前还得吟诗作对抚琴煮酒一番。今时,虽然旧时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可是永远飞不进淫魔大人的心--众人问:淫魔有心吗?
也许以前没有,可是三个多月前,淫魔去了趟人间,从此惹下相思命。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大家伙儿都不知道,以前淫魔每次到人间寻花问柳,总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棵棵树上梨花带雨。他回来后,鬼界那边的收魂队就突然忙碌起来,人间也怨气陡升。
可是这次淫魔回来后,四周却静寂一片,好奇的小魔们四处打听,还是对淫魔此行一无所知。
淫魔在人间究竟干了什么?
淫魔的淫性,天生天成,他若一天不过酒池肉林的生活,便饥渴得足以把东海的水喝个干干净净,海水静化系统几乎累瘫,可是这趟回来,三天都没下床--
三天以后,小魔们都吓得半死,以为淫魔病故,毕竟他都几万岁了,还不知节制纵欲非常,谁都料到他早晚会有精尽人亡的一天,只是这一天就这么来到,和淫魔向来主仆关系良好的小魔们,还真有些依依不舍。
从今天起,再也没有那些被淫魔抛弃后悲绝自尽,因怨化为妖魔厉鬼的漂亮妹妹们可泡了。
后来淫魔却突然下了床,他不是象往常一下懒洋洋地起身来伸个腰,再慢吞吞晃悠到洗手间去,而是非常急切地从床上滚下来,三步并做两步冲进洗手间,重重地关上门。
小魔们听到里面传来稀里哗啦的声响,惊天动地。
一个小魔偷笑道:"憋了三天,这回总算痛快了。"
另一个小魔却表现得疑虑重重,"淫魔大人回来后就一直没吃过东西,怎么会有......"
"难道不是?"
二魔齐刷刷把尖尖的耳朵贴在洗手间门上。
里面再度传来吓人的声响,这次还夹着痛苦的呻吟声。
......
当里面传出冲马桶的声音时,二魔赶快收回耳朵,乖乖地回到淫魔大人床边去立地站好。
淫魔再出来时脸色很苍白,比地府那玉面阎罗有过之,满脸湿涔涔的,应该是刚刚洗过脸,可是没擦干净,嘴角还残留着没有洗掉的血迹。
从没见过淫魔这么虚弱的模样,一个小魔被这景象吓住了,脱口而出:"大人您......你难道......"
淫魔瞪那小魔一眼,用手狠狠抹掉嘴角的血,他眉头皱得很紧,脚下步子却很虚浮,从洗手间到床上短短一段距离,他比孙悟空翻十万八千里的跟头还费劲,一个小魔想扶他,也被他怨恨的目光瞪回去。
他的心情真的很差耶--
大家都这么想。
"这简直见鬼了!"一个小魔对一只小鬼抱怨道,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前就站着一只鬼,"淫魔大人从生下来,就只会咧着嘴,色眯眯地笑,即使他不想笑,那双桃花似的眼睛还是向上吊着,时时刻刻他都在淫笑!结果今天我去瞧,那眼睛居然下垂着,居然还有黑眼圈和眼袋,就象那桃花开败了似的!真吓人真吓人!比见鬼还吓人!"
"嗯啊嗯啊,真是吓死人啦!"小鬼被他说得身临其境,也禁不住发起抖来,他没有脚,只有一条很长的白袍子荡来荡去,象人间的老百姓甩衣服晾干似的。
"唉,真是头痛!"小魔挠着脑门上的犄角,"谁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啊!"
这是天地人三界都想问的一句话。
谁想最后的突破性消息,居然是由阿留地狱传来的,地狱的第十三层,叫"百爪挠心"。那里平常工作的是一群小老鼠,休息的时候,它们睡在地下道,日子过得很清苦,所以有些不甘清贫的小老鼠,就兼职在魔界的杂志社打打工。这几只小老鼠,不怕脏不怕累,总是能够深入到一些寻常小鬼小魔不愿意去的地方,比如垃圾筒、下水道、沼粪池......去搜集可靠情报。
当淫魔三五不时呕吐的消息传到杂志社社长耳朵里,他敏锐的新闻触觉立刻让他猜测到些什么,于是就派几只小老鼠去守在淫魔房间的下水道房间,一等东西冲下来,立即提取样本拿回来化验。
结果是可喜的、可叹的、可怕的!
淫魔怀孕啦!
于是,小魔、小鬼、小老鼠,在天地人三界奔走相告,欢呼雀跃,他们异口同声地说着一句话。
淫魔终于遭到报应了!
想当初他从来不肯负责任,做爱都戴保险套,套上有珠珠,可是他却总是反戴。跟他做爱没有快感,而且他一向做完一个弃一个,一番下来,保险套兴许不会换,可是洞却要换好几个!
他实在可恶,好可恶!
可恶到应该天诛地灭,可是天帝还有几个女儿被他玩弄过,哭哭啼啼去找爹,强烈要求爹把淫魔带上来天打雷霹一番,可是淫魔已经把云彩底下弄得一片乌烟瘴气,若是让他上天,这里到处是天仙美人,岂不正合淫意,那天庭还不得比孙猴子在的时候还热闹!
究竟是谁?究竟是哪路神仙,居然在他身上施了种!
真是大快民心!

怀孕的人会变得特别焦躁,脾气坏。
可怀孕的淫魔特别温柔,他开始温言软语的讲话,小口小口吃饭,哼哼唧唧地唱歌,他还临水望月,揽镜自照,悲秋葬花......
终于有一天淫魔散步到魔涎池,本来是想对比那池水把自己想象成一株水仙花,突然就下腹胀痛难当,他痛苦地俯下身去跪在地上,一手捂着肚子,另一手按在地面上。
整个魔界都在为他的痛苦而震撼着。
淫魔的额头冒出颗颗冷汗,沿着他已经数月未曾进食、已经憔悴得如同一张白纸的脸上滴落下来,滴落在魔涎池旁的岩石层上,腐蚀出一个个涡形的孔。
淫魔知道自己时候到了,他开始一步步缓慢地向池中爬去,地面已经滚烫得地狱一样,他的膝盖和手掌都被烫得烂掉,一块块的血肉粘附在岩石层上,身体也发生奇异的变化。
魔界的平民小魔,因为法力低微,没有办法彻底幻为人形,总是以半人半妖半魔半怪的样子出来,总之都是奇形怪状。淫魔千年道行,法力高强,他幻为人形之前,曾经参照人间自开天地以来各朝各代各国各族各党派的人类的审美观,集百家之长于一生,幻化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美男子。
自此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以原身出现过,其实淫魔的原身是一个......
喂喂喂,别打断,让我讲完!让我讲完--
淫魔的的贴身衣物已然因焦灼的温度而化为乌有,他赤身裸体,本来平滑的身体因痛苦而狰狞出道道筋络,他紧紧捂住腹部的指缝中渗出丝丝血水。
淫魔痛苦地呜咽一声,奋力滚进魔涎池中。
轰隆的震动立时平复下来,四周平静得尤如西方极乐世界。
淫魔还以为自己死了,这真是比死更加要命的痛苦。
从上面看来,池水一片平静,而对沉入池中的淫魔来讲,却是他此生从未想象过的折磨,他开始忏悔,他开始祷告,他开始后悔自己成为一个人。
他本是魔,至恶至邪,只为便尝人间极乐而生,然而竟是为了什么,居然要承受世间最极致的痛苦?
淫魔的哀嚎没有任何人听得到,连他的眼泪都被池水吞没。
只是晶莹地流入心底。

淫魔再度浮出水面时,魔涎池四周的岩石上、小桥上、甚至连悬空的绳子上都站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小妖小魔小鬼们,他们各施异数,以不同角度不同状态瞪大双眼,张大双口,鼻孔兴奋地一张一合--虽然他们的鼻孔有的长在脑门有的长在屁股上,可现在完全同气连理。
这真是太激动人心的时刻啦!
魔涎池的水几近透明,所以在场的有眼色的没眼色的,都几乎亲眼目睹了淫魔生产的过程,还有端着水下摄影机穿着蛙人服的记者,潜入水中打算全程录影。
然而他们都大大地失望了。
他们居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从淫魔落入池中那一刹起,整个魔涎池仿佛被一层隐形的障网包围起来,无论众魔如何施法,还是撞不进去,他们只有从四面八方围在旁边甚至伏在这股神秘力量结成的那个大罩子上面,流着垂涎的口水,急得抓耳挠腮吱哇乱叫。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想知道啊!
淫魔的感觉是温暖的,舒适的,呵护备至的,仿佛有一圈圈神圣的光芒在捍卫着他,或者还包括这即将横空出世的生命。
魔蛋! 04.
一片怨声载道。
对那跳蛋简直不抱什么希望啦,看这势头,它进进出出进进出出,不知道还要多少回!
大家闷得快成炖成一窝红烧肉!
这时候有个无聊的小鬼,盯着那个跳蛋,痴痴地望着,眼睛都直了。
旁边小鬼问他看什么,他突然诡异地一笑,嘴角涎出一道口水来。
把别个小鬼吓着啦。
"喂,你究竟在看什么,看得鼻血都喷出来?"
小鬼勾勾指头,叫那鬼过来,贴在他耳朵边悄悄说。
"你看那蛋,进进出出的频率,是不是......九浅一深?"
小鬼突然一愣,不自觉地随着他的目光去观察那跳蛋。
不久后他发出一声感慨:"真的真的耶!我的天......"
看他要声张,另一个小鬼赶紧捂住他的嘴:"别喊!让他们知道就糟了!"
"为什么?"
小鬼把另一只拉到怀里,低声道:"你没有看到,那边帐篷边,冥界那群记者经过这些天的折磨,现在都恹恹的,都快化成一滩水啦,再说现在是白天,对他们很不利。如果我能够在他们之前折到宝宝破壳而出的那一刻......"他一脸兴奋,惨白的人居然泛起红光。
"不行啊!冥界的法则那么严!冥王大人若是知道你有私心,你就得再死一次!"
"不会的!不瞒你说,我其实是魔,我是一只潜入冥界的魔。我的幕后老板是‘群魔乱舞电视台\',我是他们派进冥界的密探。"
"啊......难道说我们......我们是不伦之恋?"一脸伤心欲绝。
"不!"小鬼义正辞严:"爱是没有种族界限的!只要我们相爱!只要我能够拿下这第一手新闻资料,拥有万贯财富,到时候我们找一个他们都抓不到我们的地方去过幸福的生活!
"亲爱的,你真棒......"
"哈哈哈,跟着我吧,保证让你天天吃最高级的元宝蜡烛!"
小鬼还在得意之中,另一只却提醒他:"可是......你要怎么知道魔蛋什么时候破壳呢?"
小鬼更加得意洋洋地笑:"我当然知道--就快啦!"
"你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你没有发现嘛,魔蛋现在的频率比刚刚快了......急促了......这就是要出来了!"
"哇!你真厉害!"
"哈哈!这都要得益于我丰富的经验啊!"
这两只小鬼还在洋洋得意之时,魔蛋在一次浮起时,突然定在水面上,不再下沉,小鬼急忙举起摄象机。
所有恹恹欲睡的家伙全都呆住了,甚至来不及瞪大眼睛。
这一刻来得很突然,突然蛋壳最上端就裂出一道小缝来,以一条歪歪曲曲的线路向下裂开,裂中流出蜂蜜一样的液体,和入水面,和池水交溶,发生变化。
池水产生一种托浮力,将原本只是露出一个脑袋的魔蛋完全顶出来,整个蝴蝶状的蛋体露出水面。随时池水蓦然凝固起来,象被冰冻住一样,变成一面平滑的镜面,魔蛋跃然而上!
四周一片啊啊咧咧的声音,兴奋不可自抑。
魔蛋上面的裂缝越来越大,最上层的蛋面开始碎裂剥离出去,因为魔蛋的壳不是坚硬的,只是一层膜,所以离开的时候轻飘飘的,浮动在空气中,片刻就消失不见。
剩下的蛋体开始越来越迅速的分裂,里面的情形看得越来越清楚。
大家拥挤着,疯狂地涌向离魔涎池旁边,就看谁比谁跳得更高,看谁比谁眼神更好。
一阵兀然的风吹开,加速了蛋体的分离,突然一只小手就从魔蛋里面探出来!
或者说是一只小脚?
唉,究竟会生出个什么模样的宝宝,大家现在心里全无概念,所以这只究竟是手是脚是爪子甚至是触手(汗),都有可能--
可是很快大家就确定那是一只手,因为马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它们没有伸向天,而是重重地按上水面。(注意,现在池面已经变成冰冻状,就象溜冰场一样,所以,这里不是笔误。)
那双手并排按在水面上,双拳紧握,突然又伸开,然后又紧紧握在一起,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感。
大家不约而同齐齐歪过头去观察。
又是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来,混沌一团谁也弄不清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若是弄得清,一定会吓个半死--即使这是一群见多识广的妖魔鬼怪。
蝴蝶型的魔蛋彻底破裂,两个宝宝安全地降临魔世!
在那一瞬间,应该欢呼庆贺应该尖叫拥抱,可所有的--所有的--全都傻了眼。
早就知道这是一对双胞胎,他们在魔蛋里面相互依存,相依相偎--
可他们--他们"偎"得未免有点太紧密了!

彻底脱离蛋壳以后,粘附在他们身体上的液体很快风干,从身体上掉落下来。
大家看得很清楚,他们是两个完全人形的新生儿,体格强健,差不多有人类十五六岁少年的身材,一般般的修长俊俏,只是一个肌白如雪,另一个浑身却覆盖着橄榄叶般的色泽,就象身上覆上一层青龙的鳞甲,英武逼人。
令人惊异的不是他们的模样,而是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零距离,而是负距离!
青龙一样的少年贴附在他的兄弟身后,双手捧着他的腰,用什么奋力在他身后抽插着,后者端息剧烈,双手无措地挥动着,时而痛苦地按向水面,时而不安地在半空中挥动。
他们在--他们在--
众魔、众鬼、众天使,禀气凝神。
其实他们在努力思索,思索大家都在思索的问题。
不愧是淫魔的孩子呀......
"哥哥,你瞧!大家都在看我们呢,我们打个打呼吧!"青鳞少年恶劣地扬起一抹笑,道。
他这个笑,真是同他爹淫笑同出一辙。
哥哥虚弱地笑,他的笑夹杂着欢情与痛苦。
"鳞儿,饶了我吧。"
 
05.
喂喂喂,二位,你们只是两个0.00岁的小魔头!
这样不太好吧!
大家全然不知所措,更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且着两个刚刚出生,只顾忙着做爱做的事,根本不管是不是在大庭广大之下,正被群魔乱舞电视台全程摄录着!
一时间闪光灯狂闪,卫星忙碌地工作着,群魔剧烈地喘息着。
我们本是魔,我们本是兽,我们本性天成,我们没有伦理,我们没有理性,我们没有思想,我们只有激烈的、比激烈更激烈的需要,索取,享受!
青鳞少年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配合着他身上此时越加狂放的抽插,原本镇定中还带着戏谑的脸,也透露出无法言喻的意味。
"哥哥......哥哥......"他一迳的,象撒娇那般呼唤着,把身下的少年搂得更紧,终于在一个奋力的抽刺之后,他的动作歇止下来,脸上展现出志得意满的、恶魔的微笑。
身上的少年失去他双臂的扶持,早已经力不可支,随即也瘫软在水面上,洁白的身躯上泛着绯红的迷雾,虚弱地耸动着肩膀。
喘息喘息。
他们都疲累了。
经历过这激烈到前所未有的初生过程,他们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缠绵地将两句身躯贴附在一起,耳厮面磨。
青鳞的唇贴在哥哥的颈项上,这气味很陌生。
虽然在卵中之时,他就已经无数次索取过这具身体,只是那时候,他的耳鼻眼口都被粘腻的液体阻碍住,就连他的手指去碰触这句身体时,都仿佛隔着极飘渺的距离。然而现在还是第一次,他如此清楚地见到、嗅到、碰触到。
他的哥哥真美丽。
美丽到青鳞不需要比较,就知道他比这世间任何生物都更加动人,更加吸引自己。
青鳞怎么也没想到,他们是同一颗魔蛋里面诞生出来,居然会有迥然相异的相貌。
哥哥的肌肤滑腻到手指抚在上面都会跌倒,然而跌倒还是要爬上去,因为太着迷于那柔润的温度与手感。哥哥的颈间、背上、乃至修长的双腿间,都飘附着一股淡雅的幽香,为他带来第一股宜入心腑的舒适感。
他很白,白得象--青鳞没有任何比喻可以来形容,只是眼前一片柔美,眼前一片光亮,眼前的一切叫他禁不住又一次冲动。
任谁都未曾想到,他小小的心灵,在初生的时刻,已经笃定一生一世的诺言。

众妖魔鬼怪自然没有想到,他们虽然看着、听着、想着,却完全搞不明白。
这违背伦常的事情,就是连魔都未曾预见到的!
虽然早知道会吓一跳,可还是被吓了一跳。
场上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声,奇异的是,那本该尖厉刺耳的尖叫声,却款款柔柔,比那黄莺出谷还要美妙清脆。
这种声音,魔和鬼都不可能拥有。
唯有天使,纯洁的、被吓坏了的天使。
他们纯洁的心,就象天堂的白云,是不带一点杂质的,他们冒大违来到魔界,实在是因为太好奇,本来以为可以看到天地间最圣洁的、最伟大的新生命诞生的过程,怎么会想到看到的是这个!
(各位看官,你们又要说了,既然是纯洁的天使,眼里掺不得一粒沙子,又怎么会懂得这档子肮脏事?我说纯洁,并不代表是傻子,在这年头,连三岁小孩都懂得把棒棒放进洞洞里面搅和搅和,就会有小螃蟹爬出来......汗,我这举的叫啥例子啊--)
天使个个捂住绯红的脸庞,躲到背阴里去害羞,你可知这天高地阔,哪来的背阴地?
哈哈,你看那些小魔们张开的乌黑的大翅膀,岂不是一片清凉好所在?
天使躲在里面,还以为找到庇佑,疏不知这张开的翅膀,和恶魔的巨口仅有一步距离啦,哈哈哈。
闲事莫提,再说这新生的两个娃娃,交叠在一起休息了约莫有半个时辰,哥哥才渐渐睁开眼睛,瞧着众魔。
众魔自然也瞧着他。
两方都是好奇目光,后来群魔观察许久,突然都是倒抽一口凉气。
这孩子......这孩子居然是黑色眼睛!
古往今来,但凡身上带有魔性血统的生物,瞳孔的色泽十分复杂,然而却从来没有黑色的,即使看起来一片乌泽,细细去看,那瞳孔中肯定跳跃着绮丽的火焰,可这孩子,肌白如雪,那瞳色竟然是黑得不见一丝杂质!
如此纯净的目光,自从天界有了神、魔界有了魔,人界有了人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了。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孩子是个人!而且是个--中、国、人!请在脑中自行想象《精武门》中甄子丹飞身踢碎"东亚病夫"牌匾的镜头。)
或许这不可以称为一个孩子吧,即使是古灵精怪的小魔,也从没见过一出生就会讲话的,可是这少年张开眼睛以后就四处寻找,然后焦急地唤出一句:"我爹爹呢?"
一片唏嘘声,这孩子懂得还真多,一出来就懂得叫娘要奶吃!
他一开口,惊醒了身边的青鳞,他也蓦然张开眼睛,瞳中闪焰中墨绿色的小火焰。
"哥哥,你真的要找那个人吗?"看他的神色,显然不太高兴。
"那是当然,鳞儿,你难道忘记父亲给我们的嘱托了吗?"
青鳞别别扭扭地厥起嘴来:"他是对你嘱托,又没有对我讲......"
哥哥稍愣,随即温柔地笑起来:"鳞儿,你不会在吃父亲的醋吧?"
"我才不会吃那臭老头的醋!"
哥哥伸手抚上青鳞的脸庞,笑道:"鳞儿,我们是兄弟,我们是从同一个卵里面孵化出来的,再没有比我们更亲密的,对吗?"
"嗯!"青鳞少年眼中蓦然燃起炽热的火焰:"哥哥是我唯一的亲人!"
"傻孩子......我是你的亲人,可不是唯一的,我们还有爹爹不是吗?"
"爹爹......你说那个呀......"青鳞的表情有些犹豫,看见岸边众魔,"他今天好象没有来。"
哥哥的表情有些难过,垂下头去,道:"爹爹看来还在生气呢。"
他眉头微蹙,看得青鳞好不心疼:"哥哥你不要难过啊,也许爹爹并不晓得我们今天降生呢。放心好啦!他看到我们这么优秀的孩子,肯定开心得牙齿都跳下来啦!"
"你又胡说,爹爹还那么年轻,怎么会掉牙齿。"
青鳞嘿嘿的傻笑,看哥哥脸上阴云渐散,心情也舒展开来。
再说岸上众魔,看这小弟兄俩打情骂俏好不亲热,兀自还在发傻,这两个本该一窃不通的孩儿,一出世,却带来他们众多疑问,相比下来,他们恐怕更加一窍不通。
【魔蛋—凌影】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