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长兄为夫 —魈

时间: 2016-07-01 02:10:04 分类: 今日好文

【长兄为夫 —魈】

我沈英风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投胎到了我爸他们家......
那个有点小钱却毫无节操可言的男人在我高中毕业时抛妻弃子,跟着一个据说是当时风月圈中的大姐大级美女私奔了,临行前把公司交给了一直暗恋他的顾阿姨,仗着那位女强人的痴迷不悟,家业愣是没在我接手前彻底垮掉。
我妈是个本份的传统女性,老公这么跟人跑了,面子挂不住,心又伤痕累累,她躲在家中说什么也不肯出门。那时候我考中的又是外地的大学,虽然心里乱七八糟地,但还是不愿放弃名牌重点大学的诱惑,南下求学去也。再回来时,等待我的,是母亲跳楼自杀后的死亡证明书。那一刻我没有流泪,但我知道,我有生之年,是不可能原谅父亲和那个狐狸精的了!

与父亲二度见面,已是十年后的今天了。
讽刺的是,迎接我的竟然也是他的遗像,与那个狐狸精并排摆在一起。
哼哼~~天网恢恢哦~~~想不到他居然在带着小老婆开车兜风的时候与一辆卡车相撞,被卡车上砸下来的集装箱压成了肉饼!报应~!实在是报应~~!!!
死在情妇身边,真是作虐哦......
更作虐的是,他们在这十三年里,还留下了一个没有任何人收养的野种。
名义上算是我的弟弟,沈素云,十二岁,母亲是孤儿,父亲方面仅有我这个同父异母,大他十七岁的哥哥。按照法律规定,我作为他的直系亲属,有义务养育这个弟弟。但是,当我在葬礼上看到被保姆大娘牵过来的这个乖巧漂亮,像个天使娃娃般的美丽男孩时,我紧皱双眉,焦躁的叼了根烟,向顾问律师兼死党的蒋戍成吩咐:"把这小杂种丢进孤儿院行不行......"长得和他那个贱货娘一模一样,看了就想抽他几巴掌,哼!
"恐怕不行,沈先生......别着副表情,好歹也是你爸......沈先生之前公证过一份遗嘱,他名下的所有产业都由沈素云继承,至于你,仅仅分到沈氏造纸15%的股份。"
"什么--"我从二十五岁开始给沈氏打下的江山居然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赏?!
"不过遗嘱上也写明,若是你照顾你弟弟到他十八岁独立,就可以获得你弟弟手里所掌握的40%股份的一半,就股东来说,你又是最大的了。"
"要我养这小畜生六年?!别开玩笑了!当我是慈善家吗?!也不怕我玩死那臭小子!"
"......我相信你不会那么幼稚吧,孩子是无辜的。"
"去他X的无辜!要怪就怪他干嘛投胎到那个贱货肚子里吧,要我照顾他......哼哼!"
"英风,你、你那吃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他只有十二岁啊,家庭暴力也是犯罪......"
"放心,我会留他一条命的。"
"我不是这意思,你等等,听我说,你要是真不喜欢,我找人帮你照顾他......"
"用不着!我非常乐意主、动、亲、自、照顾这个弟弟!"掐灭烟头,我昂首阔步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蔑视着端正清秀的小男孩,伸手狠狠地捏了一把他那粉嫩白皙,面团似的脸颊,冷冷地笑道:"杂种,跟我来吧......"
老爸,你既然把和那个贱货生的杂种留给我,就别怪我虐死他,哈哈哈哈--

不过说句良心话,我活了二十九年,还真没想过要虐待什么人。
如今都是人人平等的时代了,沈氏也不是可以到处耀武扬威的跨国公司,我还真不觉得自己是有本钱欺压百姓的恶霸豪强。再加上讨厌热闹的我,从毕业开始就独自一人居住,只有一个星期来三次的钟点工帮忙,连大发地主威风的机会都找不到。
所以,把沈素云按进车里,赶走鸡婆般不停向我灌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观念的死党兼顾问律师后,我很认真的买了几套书,让乖巧可人的弟弟坐在沙发里看动画片,自己蹲在台灯下挑灯夜战。好几年没关心过文学艺术了,我刚刚在书局转了N圈,只找到了基本教材,《白雪公主》一本,《灰姑娘》一本......里面欺负小孩的方式虽然不少,可不爽的是,都是在写后妈!我一个大男人,居然小心眼的和后妈一样......
"大哥,你真好,还买书给我看~"正郁闷地看书,背后响起了脆脆地青涩童音,漂亮的弟弟不知何时已爬到沙发扶手上,赖到了我背上趴着,柔软的黑发垂落在我耳畔,痒痒的:"不过,这些故事太幼稚了,我很早就不看了呢!下次能不能买《苏菲的世界》给我?妈妈有买过一本,可我没看完,不知放哪里去了......"
更正前言,像后母就像后母,沈素云,怪只怪你自己不讨人爱吧!哼~!

深吸一口气,打定主意,我把他恶狠狠地推倒在地毯上,凶神恶煞般地虎着个脸,恶声恶气的命令:"你!不许闲着!看什么电视啊!干活--"
"干活?"睁大眼睛,无辜地凝视着我,沈素云歪了歪头,像只认窝的小猫。
"没错!你、拖地去!还有擦桌子、洗衣服--"
"可是大哥......我饿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好不好......"闻言,小家伙浑身一震,怯懦地垂下眼帘,睫羽轻轻颤了颤,看得人虐待的好爽!变本加厉地用脚踹了踹蜷在地毯上,不知危险将至的他,我找动作后妈的感觉了:"哼哼!不劳动者不得食!快去干活!否则饿死你!"
"大哥......你好坏,你使用童工......"
"我还虐待民族幼苗呢!干活!不然我揍你!"
"呜呜......你好坏......跟我想得一点也不一样......"
"小子!这就是梦与现实的差距!干活吧你~"
"唉......"意味深长地瞄了我一眼,童星般亮眼的男孩挽起袖管,露出半截光滑欲弹的藕臂,无可奈何地找到抹布,笨拙地擦了起来,边擦还边小声嘀咕:"大哥你一定是年幼时受到过刺激,被人欺负惯了,压抑出了施虐心理......可怜哦~~"
"臭小子!你敢同情我--"
"......唉唉~"
"还敢叹气!你今晚没饭吃了--"
"好好......没饭吃没饭吃~~我好饿,我好怕哦~~大哥,听得还满意啊?"
"死、死、死杂种!你、你、你明天也没饭吃了--"
"行行,大哥你别生气,我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你犯不着和我动火,火气大了对肝不好。算了,你不想作饭也好,忙了整天,大哥先去休息吧,我下去买快餐外带给你吃好不好?"
"站住!你给我回来!我不会给你钱买外卖的,别作梦了--"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你不用给我钱~~~我自己有金卡可以提款~~~还有,大哥你一定要"呆"在沙发上睁眼睡的话,记得盖条毯子哦!小心感冒~"人小鬼大的丢给我一句叮嘱,沈素云笑眯眯的跑出门去,之留给我空荡荡的客厅,和一落千丈的心情......
这年头的孩子怎么这么早熟......想当回后妈......咋就那么的难呢............
为什么我在这个小区住了四年,从来不知道附近有这么好吃的中餐馆?!
寒着一张脸,尽可能的维持住兄长不言苟笑的硬派作风,我懊恼地夹了一口菜塞进嘴里,太动人的味道险些叫我笑得像只喝饱老酒的蛤蟆。TMD的!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现在应该是由我这个黄金单身帅哥坐在这里独享美味佳肴,而对面那个喜滋滋把自己的那份菜拨给我的漂亮男孩则应该没吃没喝的蹲在角落里哭诉世界不公--
怎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合家团圆和睦友好版本了?!
这篇不是应该是虐文的吗?!(别理作者,作者挑战失败抓狂中......)
"混蛋!谁要吃你买的东西--"虎吼一声,我拿出必杀技--掀桌子!但是早就洞察我一举一动的弟弟身手敏捷,在千钧一发之际抢救走了彼此的饭盒,免除了地毯报销的厄运:"大哥~不要这样嘛......都快吃完了才说这话很没气节吔~~~"含笑着避开我的攻击,沈素云仗着身材瘦小灵活,蹿过我的腋下,奔到厨房收拾掉一次性餐具,洗好手后才慢悠悠晃出来,边翻出贴身小背包里的换洗衣服,边理所当然的和石化原地的我商量:"大哥,看你一脸没消化的样子,我先使用浴室了哦~~香波什么的我没带,不过你身上味道很好闻,我就用你的牌子的吧。"
"你--"看他喧宾夺主的走进浴室,我气得险些咬了舌头。
"大哥~~~"气氛就此凝固了一段时间,我始终维持着毅力的姿态,直到水声中传来他柔柔地呼唤声:"来帮我洗背好不好嘛~我自己弄不好......"
"你作梦--"天底下有这么嚣张的受虐儿童吗?!
"不要那么小气嘛~一会儿你洗时我也会帮你擦啊~~~"不愠不火,小孩子特有的无辜腔调。这小杂种颇有他妈妈的真传,清澈的嗓音里竟也透着一股子媚劲!
"......"眼珠一转,我突然计上心头!没关系,传统的虐待方法不行还有新潮的!不是电视经常报道什么猥獬男童,乱伦悲剧吗?!我现在就进去吃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给他的童年笼罩上永不散去的阴影~~~哈哈哈哈哈哈!以后他一辈子都要背着变态的污名抬不起头了!
想到这里,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得精光,抓了条浴巾裹住下体,雄心勃勃的开门走进水气氤氲的浴室。当时丝毫没有考虑过,这么做完之后,我不是也成了变态了吗......
"大哥?!你要做什么--啊!"在看到男孩白玉雕琢般的身体时,天生同性恋的我窜起了兴奋。小孩子的皮肤果然好,又光滑又柔嫩,抚摸起来吸在掌心似的,好舒服......
"大哥......嗯~讨厌~动作好慢~~还是我来好了......"专心致志的爱抚着弟弟的青涩,听到对方丝毫不害怕,甚至还带着一丝期待的呻吟声,我隐隐嗅出了一丝不对劲,刚刚抬头打算看清他的表情,就被沈素云贴上来的樱桃小口吻了个正着!惊讶之余,张口结舌的被对方的丁香小舌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怎么搞的?!来强暴他这个未成儿童的罪犯......居然被乳臭未干的弟弟吻了?!还是法式浪漫没边没沿,一方断气才算完的那种?!甚至被吻到四肢无力瘫在浴缸里的......是被小小的身体压在下方的我?!
浴缸里的温水变得冰凉,混杂着精液的味道,构成满室靡烂的风光。
哭泣声无法抑制地一荡荡回荡在屋中,听在耳中,涌起无限的悔意,却也改变不了事实了。我犯了罪,我乱了伦,我染指了未成年儿童,我......
"呜......"我居然被自己十二岁的弟弟给做了,而且还是用拳交啊啊啊啊--
"大哥,别哭了嘛~刚刚你明明也很舒服的~射了三次哦~!"诱拐犯挂着无辜的笑容,骗死人不偿命的爬过来,捧起我的脸,灵巧的舌头卷走我的泪水。不久前也正是这蛇一般的香舌,舔走了我全部的矜持与迷惑!完蛋了!我一个近而立之年的男人,居然迷上了自己十二岁弟弟的......技巧............
"不要活了......"没脸见人了!没脸见列祖列宗了!我本来只想做烂人而已,现在却成了贱人!被自己弟弟用拳交塞后穴,还兴奋到失神状态,不要混了,没得可混了啊啊啊!尤其是......沈素云不但是我的亲弟弟,而且还是我仇人之子......
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中去,没发现门锁被转动的声音,等我听到蒋戍成的呼唤声时,大势已去,浴室的门被推开了,我与弟弟全身赤裸的纠缠在一起,那个狡猾的臭小鬼从头到尾技巧娴熟的没留下半点痕迹,我却在他身上印下了许多青紫的吻痕!再加上体格的差异,以及......他突然悲从衷来的嚎啕:"哇~~~大哥弄得人好痛好痛啊~~~素云的屁屁好痛痛哦!"
"你--"死、死小孩!阴险啊~在外人面前你摆出那副架式,白痴都会想是我吃了你!
来不及捂住沈素云的嘴巴,蒋戍成,我那个正义感有点泛滥的死党就发话了:"......英风,你的所作所为是犯罪,你知道这要判几年刑的吗?!你的名誉会从此毁于一旦了!"
"我--"好、好痛!要不是被拳头玩得太厉害,到现在还站不起来,我一定要冲过去掐死蹿到蒋戍成怀里恶人先告状的沈小鬼!
而对面的两个人,依然把我遗忘般陷入了我所不能介入的世界......
"叔叔,那个......我只有大哥一个亲人了,长兄如父,我不能再失去他了,能不能不要把刚刚的事情透露出去?"
"......不好意思,请叫我哥哥。"
"那~大哥哥你答应了对吗?!"
"......如果你不追究的话......"
"没关系~只要大哥肯以后和我在一起就好了......呜......我只剩大哥了......"
"素云,你真是好孩子!"言罢,蒋戍成回头瞪我,口风一转:"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要是让我再知道你虐待强暴你弟弟,我一定会替他付诸法律的!"
"什么--"告他有伤风化加流氓罪吗?!
"就算你是我朋友,我也不会包庇你!"
"啥--"我被上被SM也有罪吗~~~!!!!
"总而言之,素云对你这个哥哥这么乖巧听话,你不能辜负他!"
"......"我知道窦娥是怎么死的了。
"今晚的事情,我会记在心里,看你的表现了!"
"......别拦我......"什么都不想说了,我赤身站起来,理都不理拿着浴巾扑过来裹住我私处的男孩,径自打开浴室的窗户,抬脚迈上三十楼的窗台:
"我要去死--"
"大哥~~不要啊~~~~~"
"放手--"
"不放!你不能吃完就不买帐啊~~~~"
"我咧--"
"英风......畏罪自杀是要不得的~~"
"你们--"

被气昏拉回屋的那一刻,我真切的认识到一句至理名言......
唉,害人终会害自己......作人,要厚道~~~~~


【长兄为夫 —魈】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