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一棵开花的树—suepauline

时间: 2016-07-01 00:08:25 分类: 今日好文

【一棵开花的树—suepauline】
第01章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席慕容

引子
"海闻,今天晚上我们去那个武宁路的餐厅吃饭,好吗?"雅琪笑着拉着海闻的手,纤细的腰肢扭动着,"结婚以后你好久都没有陪我去过了。"
"好了,雅琪,就送到这吧,前面就是公司了。被同事看到我天天被老婆送来上班可不好啊。"海闻笑着,眉眼在柔和的阳光下显得特别好看。雅琪噘起了嘴,似要反驳,忽然一片樱花落在了雅琪的脸上。
"好讨厌哦,"雅琪满脸的不快,"你们公司门口干嘛种这种樱树,花瓣飞得满天都是。"
"为什么,"海闻不解,"你们女人应该最喜欢花了。"
"喜欢是没错,"雅琪有些孩子气地说,"但是人家喜欢玫瑰百合那种充满爱意的花啊。这种花,不红不白的有什么好。"
海闻没有说什么,打发走了雅琪,他向公司走去。他很喜欢这种樱花,喜欢看它漫天飞舞的样子,喜欢它淡淡的颜色和清香。而且,很奇怪的是,花瓣从来都不会落在他的头上和身上。站在树下,似乎能听到树的心声,好像在向他倾诉着什么。海闻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但是可能永远都想不起来了......

第一话
事情发生在三年前,那是海闻的幸运年,不光是事业有成,还如愿地和昔日大学校花雅琪定下终身。为了培养二人的感情,海闻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带着雅琪来到了神秘而美丽的云南旅行。沉溺于爱情中的他们天天有说不完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语。在古城丽江辗转到古城大理,随即来到春城昆明,他们的行李已然变得沉重起来。玲琅的玉器,精美的白银和暖暖的潽尔红茶等等装满了箱子。雅琪仍意犹未尽,执意要去富源以及几个很少有有人眷顾的几个小古村镇。
"请问从这里去古江水族乡要怎么去啊?"雅琪热情地问着一位导游小姐。听听,她还想去什么地方啊,听都没听过。海闻气愤地想,那种小地方有什么意思?但是只要雅琪小嘴一噘,海闻就立刻妥协了,反正还有时间去就去吧。其实海闻知道雅琪对中国的少数民族的生活极感兴趣,其中最喜欢的就是水族了。既然好不容易来一次云南就好好玩玩吧。
古江乡明显是个很落后的村落。因为水族很信奉各种鬼神,所以巫师是村中必不可少的一种人物。他们对于什么大事都要找巫师占卜,而且占卜的方法千奇百怪。雅琪很有兴趣地听着村长给她介绍着。大概很少有客人来这里玩,所以村民们都很热情。海闻在后面很不耐烦地跟着,觉得一切都那么无趣。打了几个哈欠之后,他惊奇地发现雅琪竟然不见了。这也难怪,左窜右窜的,当然会不见了。还是回村里的招待所等着吧。海闻转过身,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记得来时的路了,换句话说,他迷路了。开什么玩笑?海闻开始寻找人影,至少得回招待所啊。但是已经快到日暮时分了,愣没见到一个人。
"怎么办?"海闻苦笑着,总不能在素不相识的村民家里借住一宿吧,况且雅琪也会担心的。手机偏巧留在招待所充电呢,海闻拍了拍脑袋,真倒霉。
不知走了多久,一间风格与众不同的建筑挡住了海闻的去路。很奇怪,在这个破乱的村落里也会有如此令人赏心悦目的建筑。海闻笑了,进去看看吧。房屋紧锁的后门旁有个小小的斑驳的木门。海闻推了推,门没锁。也许这家人就是从这里进出的吧?海闻想着,敲了敲门,无人答应。海闻吸了口气,进了门。门里头是一条长长的狭窄的走廊。走廊的两旁是高大森然的白墙,使得里面显得阴暗潮湿。
"没有人吗?"海闻走到走廊的尽头,一个天井映入眼帘。房屋的干净气派让海闻对这房屋的主人越发的好奇。天井里有一口古井,古井旁是两株说不出名字的树。
"啊。"一个清丽的声音伴着一个俏丽的人影。长长的黑发披散着,白色的长袍被微风拂起,在黑暗中看不清面庞。
"姑娘别怕,"海闻忙点头弯腰说,"我迷路了,勿入这里,只想借住一宿,绝无恶意。"
"姑娘?"那人重复着,向海闻款步走来,轮廓也变得清楚起来。
"男......男孩子?"海闻吃了一惊,太不可思议了,他从没见过如此清秀的男子。
"你是怎么进来的?"那个少年轻轻地问道,嗓音很柔和,像微风拂柳,落花轻离枝头。
"我,我是......"海闻在少年纯黑的眼睛中竟然说不出话来,奇怪,脸为什么红了?
"望冉巫师大人,有闲人闯入吗?"两三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冷冷地走来过来,望着海闻的眼神里明显带有敌意。
"没有关系的,"少年的声音轻柔的让人的心莫名地跳动,"他是我的客人。"
"是,望冉大人,"几个少女忙低垂着头,"需要准备茶吗?"
"去做吧,他今天可能要住在这里。"少年一边说,一边示意海闻跟他走。海闻忙不迭地跟着。眼前的这名少年顶多也就十六七岁,为什么对他那么恭敬?海闻想起刚才她们叫他巫师大人,莫非他就是水族人所膜拜的巫师?
"进来吧。"少年推开了一间屋子的门。顿时海闻的眼前有了光亮,在屋子的正中居然放着一个大火盆,里面熊熊的烈火照亮了整个房间。海闻依言进入,并轻轻地关上了门。火光映亮了少年的脸。他的脸确实很好看,头发乌黑,皮肤如白玉石般洁净细腻,整个人很瘦,而袍子显得太大了,拖在光滑的地板上。
"请坐吧,陆海闻先生。"他看着海闻惊讶的脸,纯净的眼睛里闪着神秘的光芒。
第二话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海闻惊讶道,"是不是村长告诉你的?"
一定是的,这么小的地方来了访客一定是全村人都会知道。
"不是,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人来这里了,"少年笑道,脸上的曲线变得柔和,声音尤其好听,"你是从上海来的吧?"
"你是不是听我的口音像啊?"海闻笑了,但有些不自然,少年的眼睛依然纯净,但似乎能看穿一切。
少年又摇了摇头,继续笑道:"陆先生今年二十五了,从事IT行业,和未婚妻来这里玩,但是却不幸走散了......"
"你是什么人?"海闻听的浑身不自在,觉得眼前的人如此不可思议。
"我是巫师的领导者,也就是说我所拥有的巫术能力在这个村子里是无人能及的,"少年笑道,"刚才的一切都是这盆火告诉我的。"
"这盆火?"海闻惊讶至极,他是在开玩笑吧?从小学科学长大的自己,怎么能相信世界上还有巫术的存在?
"你不相信吗,陆先生,"少年甜美地笑了,"那你起身看看,这盆火是怎么燃烧的。"
海闻疑惑地向前看去才发现,这火盆里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燃烧的东西,但是这熊熊的烈火......
"它的燃烧是由我的意志力控制的,"少年笑道,"现在你相信了吗?"
海闻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但眼神依然是似信非信。
"这样吧,"那个少年柔柔地说,"陆先生现在一定很想知道沈雅琪小姐的事情,我就为你占卜一次吧。"
开玩笑,这种占卜能信吗?但是一想到这名少年有意留他住下来,海闻还是没有拒绝。不就是听一个疯子说傻话吗?
少年起身至一木橱前,动作优雅轻柔,波澜不惊,实在让人无法把他和男人联系起来。只见少年拿出一个泛着幽光的精美银盆回至火盆旁坐下。用衣袖环过银盆,盆中顿时盛满清水。少年伸出修长的手指,另一只手拿着一柄看似毫无生气的刀,轻轻在手指上一划,如红玉般的血珠滚落银盆。少年盘腿正坐,将银盆放于腿上,双目闭合,口中念念有词,因盆中的水顿时沸腾起来了。细细的水珠在银盆中翩翩起舞,水的颜色变得绯红,渐渐地越来越深,最终变成了粘稠地血。海闻惊讶地看着这一切,是魔术吗,这个少年是在他面前表演了一场很精彩的魔术吗?少年睁开了眼睛,水也静止了。少年将银盆放在火上,火舌舔食者光亮的盆底,银盆上冒着幽暗的蓝雾。很快,少年拿下了银盆,海闻才发现满盆的血已不见了,盆地密密麻麻的是红色的奇怪的文字,那是传说中的"水书"吗?少年的眉微蹙着,叫来了一名女子,那女子还以为他们要茶,端来了散发着缓缓热气的潽尔红茶。少年在她的耳旁耳语了几句,她恭敬地出去了。少年起身将银盆放至原处,又回来坐下,招呼海闻吃茶。
"刚才那些文字说了什么?"海闻哪里还有心吃茶。
"雅琪小姐的处境很危险,"少年的声音还是温柔似水,脸上没有一丝惊慌的神情,"她在树林里迷路了,不小心碰到了马蜂窝,现在大概被马蜂蜇得不省人事了吧。"
"当"地一声,海闻手中的茶盅掉在了地上,茶洒了一地。
"不要拿我的未婚妻开玩笑!"海闻愤怒到了极点,这个家伙从开始到现在都在故弄玄虚,这很好玩吗?
"我没有。"少年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波动,平静地像泛不起涟漪的水面。
"可你刚才就是!"海闻激动地说。
"我说的是实话,"少年漆黑的眸子纯净地让人不敢对视,"你应该庆幸我及时发现了她,否则她可能性命不保。我刚才已经叫人去找她了,位置应该错不了。"
因为不敢正视少年幽净的眼睛,海闻看着那盆火,他的思绪很乱,这些事情来得太快太不可思议了。
"你不是不相信巫术吗?"少年软软的声音再度响起,"为什么要怎么激动呢?"
海闻吃惊地抬头望他,触到的是似能看穿人心的洁净的漆黑宝石。
"我可以感觉到,"少年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你在我占卜期间的不信任。"
"荒唐!"这是海闻唯一能说的话,他站起身,毫不犹豫地向门走去。这种奇怪的地方他可不想住,还不如去一家破旧的农居呢。
"陆先生,"少年的声音在身后不高不低地响起,"在我们成亲之前,你都不可以离开这所房子。"
成亲!我们!!开什么玩笑,海闻的怒气已经冲到了头顶,谁还要和那个疯子说话。海闻猛地推开门,毫不犹豫地走出去。还是那个院子,但是没有人,也没有灯光。海闻依照原路向外走,这是什么破地方,住着一群不可理喻的怪人。顺着狭长的走廊走到底,前面是--墙!那扇门呢?海闻猛然一惊,不可能,这里明明有扇门的,自己就是从这扇门进来的啊。海闻摸着斑驳的墙壁,这墙的存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海闻只好又往回走,确实是这条路,当时自己确实是看到这样的风景,所有东西的方位都没错。海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扇门怎么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变成了一道墙?!
"我说过你出不去的,陆先生。"少年自房内缓缓踱出。
海闻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少年的衣襟。他真的很瘦,还问觉得如果给他一拳,他似乎必死无疑。但是他的眼睛毫不避讳地直视着他,纯净地不带一点不洁,仿佛一直看到他的心里。海闻下不了手。
"雅琪小姐来了。"少年突然说。
海闻转过身,才发现那几名女子不知何时已在他们身后,她们手中抱着的那个已经昏厥的女子就是雅琪。

"她怎么了?"海闻担心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把她怎么了?"
"这位姑娘被马蜂蜇昏了,"一个女子不带感情地说,"望冉大人,您打算现在就救她吗?"
"你把她带进来吧。"少年轻轻地说。
"你想干什么?"海闻毫不掩饰心中的不信任。
"当然是为她医治咯。"少年说完就要进屋去,被海闻拦住了。
"你不会又想玩什么花招吧?"
"我只是尽一个巫师的能力去救一个受伤的人,陆先生,"少年平静地说,"你再耽误时间,可就来不及了。"
海闻沉默了一会,说:"我必须在雅琪身旁。"
"随便你。"少年进了房间。雅琪以被放在地上,她的脸上很身上满是肿块,两色苍白的吓人,嘴唇冻得发紫。
少年用一种奇怪的语言对身旁的女子说了几句,女子很快地离去了。少年将火盆移至雅琪的头顶,用手在她的身体上空挥动着,口中念念有词。海闻觉得这场景可笑极了,这简直就是在拿雅琪的生命当儿戏。他刚要上前阻止,却被身旁的女子拦住了。
"你们干什么?"海闻低声咆哮道。
"望冉大人正在施法,你安静一点,"一个较为年长的女子说道,"我知道你们汉人视巫术为粪土,但是这是在水族村,只要有人病了,都是由巫师治疗。我们村里没有医院,您打算送她去哪里呢?"
海闻快被气疯了,这是什么鬼地方!!
这是一女子端来了一碗清水和一把树叶。这是方才外面天井里那几株奇怪植物的叶子吗?少年嚼着一片叶子,又喝下一口水,嘴抿了抿,吐出一颗浑圆的红丸来。女子忙将雅琪的口掰开,令她服下。少年继续着,更多的红丸被雅琪服下。
"可以了,把她带到客房里,让她好好地休息一下。"少年吩咐道。
海闻紧跟其后。
"你们都去休息吧,"少年柔柔地说,"这里有我和陆先生就可以了。"
"你确信不会把她治死吗?"待那几名女子走后,海闻红着眼睛问道。如果雅琪死了,他一定会把眼前的这个少年杀了。
"放心吧,她现在的情况很好。"少年说完竟向后一仰,昏厥过去。海闻忙上前扶住他,少年无力地倒在海闻的怀里。开什么玩笑,巫师也会昏厥吗?

第三话
他真的好轻,抱起那个少年时,海闻心想。总不能把他放在地上吧?海闻轻轻地推开门,刚才少年在的那间房就在客房的西北部,只消穿过一条阴暗的过道即可。房间里的火已然熄灭,海闻将少年放在一条长榻上,正要离开,忽然觉得自己的手被握住了。他才想起少年倒下的时候是握住了他的手。将少年的手掰开,海闻才发现他的手指纤细娇嫩,刚才的刀口早就不知哪里去了。窗外的月华洒在少年的脸上,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粗糙,眼睫毛长而密,朱唇未启,似有笑意。松散的白袍里是少年瘦弱的身体,靠近一些似乎还闻得到芳香......海闻连忙制止住自己的视线,再看下去,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真是奇怪,他是个不择不扣地男人啊,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有想要亲吻他的冲动?算了,反正它不是疯子就是怪物,等到雅琪好了,还是快离开这个古怪落后的村子吧。海闻想着便到客房去看雅琪。雅琪还在酣梦中,海闻惊奇地发现雅琪脸上和身上的肿块消失了好些。那刚才的药果然有效么?海闻心中笑着,俯在一旁的桌子上,昏昏睡去。
海闻醒来时,少年正在雅琪的身边看着她,似乎又在为药。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件衣服,海闻茫然地看着四周。一名女子忙说道:"这是望冉大人亲手给你披上的。"望冉,对了,那家伙好像是叫这个名字。海闻皱了皱眉,看着望冉向他走来。
"陆先生,睡得如何?"还是那么轻柔的声音。
"挺好,倒是你昨天昏过去了,没什么事吧?"海闻还记得昨天的事情。
"没事,是陆先生把我送到主房的吗?"
"对啊,"海闻毫不在意地说,"总不能看你睡在地上吧。"
周围的女子笑了起来,海闻有点奇怪,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吗?
"雅琪,怎么样了?"海闻忙问。真是的,现在才想起雅琪,都怪那个家伙总是弄得自己神经紧张。
"可能还需要睡几天,不过情况很好,"望冉说,"可以请陆先生到主室中谈吗?"
"当然可以,"听到雅琪没事,海闻才缓了口气,"这几天麻烦你了。"
望冉走的样子很独特,脚步既轻又缓,没有任何的声音。海闻看着他心中只想着一个问题,这家伙真的是男的吗?
"你们就不必跟来了。"到了主室门口,望冉吩咐道。
"是,自然大人要和夫君单独相处呢,"女子们嬉笑道,"我们还要去准备婚礼的用具呢。"
望冉笑了一下,微微有些脸红,带着海闻进了主室。
"你要结婚?"海闻还一脸笑容,"和睡啊?"
"当然是和你了,"望冉笑道,"哪里还有别人。"
"我?我!!"海闻惊讶地尖叫。
"对啊,"望冉缓缓地说,"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要和你成亲的吗?"
"开什么玩笑,"海闻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们都是男人啊。"
"这很正常。"
"这一点也不正常,"海闻怒不可遏,这个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要是让我家里人知道我和一个男人结婚,他们一定会把我送到精神病院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这我知道,海闻。"
"叫我陆先生!"海闻生气地说。这个人是个疯子,一定是。
"你先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听我说,"望冉的声音没有任何的起伏,"我想先向你介绍一下自己。我叫望冉,我母亲是一个很伟大的巫师,她来自一个传统而又高贵的巫师世家。家族中最有威望的人可以获得‘巫圣\'这个头衔。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就是继承这个头衔的必须是个女子。但是这个家族在日渐退败,因为现在的人们已经不再相信巫师了。于是到了我母亲的时候,家族中的下一代就只有我了。我从小就有很高的天赋,但是我的母亲却迟迟不肯将头衔传给我,她总是希望能够有个女儿,但是很可惜,这个愿望落空了。不得已,母亲将她的巫术教给了我,但是她不准我今生和任何人结合,她说这个族的灭亡已经在她的意料之中,她让我独自过完一生。所以她自我小时候就选好了几个聪慧的女子服侍我长大,并保证在我承认之前不和任何外人见面。但是这个决定糟到了我舅舅的反对,那天晚上他们争得很凶。后来母亲还是妥协了,她给这所房子施了个咒,平常人是不被允许进来的,除非这个人是在失去意识的时候,例如雅琪小姐。一旦有人进来了,就说明我和这个人有着深深的牵绊,不管那个人是谁,做着什么事,将来会怎么样,我都必须和他成亲,终生在一起。而你,就是那个和我有深深牵绊的人。我一直一丝不苟地尊从着我母亲的命令,这次也不想例外。所以你和我必须要成亲。"
"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情海闻真是闻所未闻,"我为什么要听从你母亲的安排?而且我根本就不是和你有深深牵绊的人,我只是误闯误入到这里的......"
"你不是误闯,也不是误入,"望冉纯色的眼睛看向海闻,"你进来的地方原本是一道墙,但是和我有缘的人看到的却是一扇门。所以你就是和我有深深牵绊的人。"
"胡说。"海闻的声音变小了,他知道望冉说的是实话,但是总不可能真的让他和一个大男人结婚吧?
"你现在还不相信巫术吗?"望冉看着他,温存地说。
"我......"海闻已经不能再说不信的话了,因为这已是他亲眼说见的事实了,"可是你还是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和我成亲?"
"我已经二十二岁了,"望冉纯真的眼睛望着海闻,"可能是因为长久住在这里的缘故,我显得很小。"
"反正就是不行了。"海闻斩钉截铁地说。
"可是雅琪小姐还没有康复对吧?"望冉笑了,倾国倾城。如果他是个女人,很少会有男人不动心,但是......
"你想用雅琪来要挟我?"
"不,我从不做那种事。"望冉忙说,"但是为她治疗是需要代价的,如果没有代价,那几位姐姐也不会去树林里救她。而她们所要求的代价就是你必须在治好雅琪前和我成亲。我是我所谓,但是她们是母亲的忠实仆人,如果她们知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一定会把雅琪赶出去的。而且,现在的你根本没法走出这个房子,所以逃跑是不可能的。"
【一棵开花的树—suepauline】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