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十三夜—松本零

时间: 2016-06-30 23:39:41 分类: 今日好文

【十三夜—松本零】
十三夜 松本 铃
幕末的日本到处都是一片混乱,尊皇,攘夷,倒幕,开国。不同的人,只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即使牺牲生命化身为魔,也在所不惜。而在这一群人中有着一个更为黑暗的存在,人们称之为-人斩。
第一夜
挣扎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不变的华丽景物。厌倦的又合上眼,水木清铃宁愿自己永远不要醒来。身上熟悉的粘腻感和背上传来的阵阵刺痛让清铃不由得皱起了秀气的眉。无奈的站起身,一股温热而浓稠的液体顺着腿跟流下,淫糜的味道使清铃忍不住冲到窗边不停的干呕,可已经一天一夜未进食的身体却只吐得出黄色的液体。
泪顺着脸颊流下,清铃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当初为了继承父亲的遗志和心爱的歌舞伎,他选择了这条路,可是这条路走的实在是太艰苦了。为了走下去他几乎失去了一切,尊严,自由,舞台,甚至是父亲的名号,他不知道仅剩的这幅残破的身体还有什么生存的价值。可是,他逃不了,而且已经深深爱上了舞台的心使他不想,也不能够放弃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失而复得的自由。
强忍不适支撑着身体走出房门,他不想在这房间里多呆一分钟,偌大的庭院今天显得特别宁静。连平时为了防止他逃走的守卫都不在了,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逃吧!"心中一个声音催促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自由吗?有了自由,你就能再次登上舞台,就能得回你父亲的名号了啊。今天是多么好的机会,逃吧......就算失败的话,最多也就是更加严厉的鞭打和千奇百怪的刑罚罢了,有什么会比你现在还要悲惨呢?失去这次机会,就不知道再要等多久了。快逃吧......"
连鞋都没换,清铃从花园的小门逃了出去。也不知道是朝着哪一个方向,他只是一直的跑啊,跑啊......直到双脚失去知觉,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
....................................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将近黄昏。环视四周,终于不再是那一成不变的家私,目所能及的是一间由竹子建成的小屋,金色的阳光透过床边的窗户射进房间,照在身上。使清铃感到一种阔别已久的自由的温度。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端着托盘的男人。因为背光,清铃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觉得那男人的身形并不十分高大。
"醒了的话,就起来喝点粥吧。"没有起伏的语调听起来却让人感到温暖,是因为太阳照射在身上的缘故吗?
伸手想接过粥碗,却因为太过疲劳的无力而没有捧住,碗滑落到了地上,粥撒了一地。
"我再去盛一碗。"说完男人就转身走出了房间。这时清铃才发现......男人的右脚,是跛的......
不一会儿,男人重新端着一碗粥回到了房间。男人径直走到清铃的床边,坐下,从碗里舀出一勺粥,放到嘴边吹凉,再递到清铃的唇边。
"厄?"清铃愣住了,他是要喂自己吗?自从幼时母亲过世了之后,就没有人这么喂他吃过东西了。现在一个陌生人这么亲密的喂他,让他觉得......很......不好意思!舜时一抹红晕染上清铃原本因为虚弱而苍白的脸颊。
"吃吧。"男人催促到"粥要凉了。"
"啊......哦。"清铃回过神,乖顺的张开嘴。
舀粥,吹凉,喂粥,男人重复着这样的动作,而清铃则几乎是呆愣着机械的吞食着男人递到唇边的粥,现在的他脑中一片混乱,只低垂着眼不敢看向男人。没有人说话的小屋,只有两人的呼气声和咀嚼食物的声音,围绕着那两人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粉红色的暧昧味道。
粥并不多,碗很快就见底了。
"你昏迷的时候我替你身上的伤已经上了药了,今天你早点休息,明天起来应该就会好多了。"依旧是没有起伏的语调,男人平静而缓慢的说着。声音不大却足够让清铃听得清楚,走向门口的步子迈的也十分缓慢,左脚先踏出,右脚再缓缓的跟上。每一步都仿佛是计算好的,不愿浪费多一分一毫的力气,让人看了竟有一种奇怪的协调感。
"噢......对了"走到门口的男人忽然说道"明天早上好些了就赶快走吧。"
"......噢。"愣了一下,清铃赶紧答应着,"今天谢谢你救了我。"
"不谢,你早点休息。"仿佛不放心似的,男人又叮嘱了一句便合上门离开了。
凝视着男人消失的门口,清铃回想起喝粥时看到的男人的相貌,清朗的眉,挺直的鼻,淡色的薄唇始终轻抿着,近似于小麦色的肌肤就象是接受了阳光的洗礼似的,充满了阳光般的温暖味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救他?这又是哪里?在为他清理伤口的时候,他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吧。可他为什么不问呢?没来由的,清铃竟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身上肮脏的痕迹。这么多为什么,没有问,是因为不敢,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只是素昧平生的相遇,只字片语的交谈,即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况且男人喂粥的动作虽然温柔,可是自始至终那疏离的言语,让清铃满腹的疑问更加问不出口,只能勉强的说出谢谢,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仰躺在床上,看着由竹子建成的屋顶,奇迹般的竟然使清铃感到安心。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了,清铃合上眼,把头埋入被中深吸一口气,鼻间霎时充满了男人身上的那种阳光的味道,这才想起着床的主人应该是那男人吧,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脸红的发烫。清铃不敢再多想,换了个姿势侧躺,因为身上的伤再加上疲劳,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屋外。
男人坐在巨大的榕树上,一边看着天空中那一轮血染似的红色月亮,一边饮酒。
"已经两年了啊!"随手把空酒壶摔落到地上,传来清脆的瓷器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刺耳。看了眼清铃所在的小屋。明天......就会离开了吧。他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今天为什么会救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大约是有种"我不救他的话,他救会死"的感觉吧。所以才会带他回自己的小屋。在为他清理伤口的时候,很容易的就能猜到曾经发生过什么事,而且他没穿罩褂,那件纯白的忖衣虽然因为奔跑和擦伤显得脏污破烂,但还是可以看出那是由上好的西阵织制成。如此的装扮,那样的伤痕。他......应该是哪位大人的男宠吧。因为不堪折磨,所以逃了出来。在如今这样的乱世,人人莫不是纵情享乐,一个男孩生成他这般娟秀的相貌,再没有强而有力的"保护者"存在,本身就注定了他将沦为男人的玩物这个悲惨的命运。
不过,对他而言,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帮他治伤,收留他一晚。明天天亮他还是得离开。他们的牵扯也仅止于此了,今后他们两个人终究也只会是两条永远也不会再有交集的平行线。
第二夜
"昨天天气明明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下起雨来了?京都的夏天还真是让人受不了啊。"看着窗外,清铃呢喃着。虽然说了天一亮就要离开,可是看现在的情况,他是不是可以等到雨停了再走呢?
偷偷瞄了眼因为下雨才回到这屋子里的男人,昨夜,他去了何处呢?应该不会因为他所以睡到屋外去了吧......"唉"轻叹一口气,那男人好象是隔绝在另一个空间似的距离感让清铃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他还是鼓足勇气,问道"那个......我"
"我这里没有多余的伞借给你,你等雨停了在走吧。"男人说完站起身"早饭只有粥,你吃不吃?"
"啊?......吃。"有点跟不上男人思维转换的速度,清铃赶紧又补充道"谢谢"
"不谢,过会儿帮你换药。如果要谢我的话,早点离开就行了。"说完男人便离开了房间。
"怪人。"清铃呢喃,虽然总是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可是时不时的又细心的照顾他。在冰冷的语调的伴奏下说出的却是温柔的话语。为他做了那么多,却连名字也不愿告知。他到底为什么这么急切的要他离开呢?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恢复得这么快,应该是多亏了他的药吧。心里是很感激,可是除了"谢谢"他不知道还可以说些,或是做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谢意。也许他真的应该照他所说的"早点离开"吧。可是,他却莫名的从心底里依恋着这个地方,一点也不想离开啊。
吃完了早饭,男人帮清铃换药。感受到男人的视线停留在自己的背上,清铃的泪竟然不可抑制的流了出来。
"痛?"男人问。
"不......不是......不是痛......。"清铃知道自己不是因为疼痛,而是,他第一次为自己这肮脏的身体感到如此强烈的羞耻和悲伤。他想解释,想告诉男人自己的事,告诉他他是没有办法,说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他不要轻贱他,可是话到嘴边他又觉得自己没有诉说的权利。他有什么权力对他说,而他,又有什么义务来聆听他的故事呢?
泪水流个不停,而男人也没有再问。只是换药的动作显得更加轻柔了,仿佛生怕弄痛他似的。
之后的整个上午,窗外的雨还是下个不停,屋内没有人说话。男人盘腿坐在床上,清铃则坐在桌边看着桌上的茶壶发呆。静谧横陈在两人之间。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终于忍不住,清铃打破了屋内的寂静。
"柳生彦斋。"男人淡淡的答道。
"我叫水木清铃。"清铃想挤出再多一点,再自然些的笑容,却发现面对男人毫无表情的脸,一切只是徒劳。他低垂下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把话题继续下去。
寂静......又是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
"很好听的名字。"柳生彦斋说"你......为什么要逃?"虽然不想问,但还是说出了口。
"我............"清铃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想说就算了,我只是随口问问。"彦斋看了眼窗外"雨就要停了,桌上有几个馒头你带着,出了小屋后一直向南,就能离开竹林了。你最好不要再继续呆在京都,往东去江户,或是往北去九州吧。京都一定到处都是要抓你的人。"
"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我们素不相识不是吗?"清铃疑惑的问"为什么要这么温柔的对我?"他不懂,这个看似冷漠的男人,既然不停的赶他走,为什么又要对他这么温柔?让他越来越不舍呢?
"雨停了,你可以走了。"没有回答清铃的话,彦斋看着窗外径自说道。
"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死了,父亲是母亲家的养子。他很喜欢歌舞伎,几乎用整个生命热爱着他。可是,他并没有那么高的才华,虽然继承了他的养父,也就是我的外公的名号,可是他并没有能力把他发扬光大。所以他的一生都在痛苦中挣扎。于是,他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而他,也在我十四岁的时候过世了。那时的水木家,已经衰败。已经没有经济能力把剧团支撑下去。我面临着不得不放弃歌舞伎的境地。可是我不想放弃,我不想离开我钟爱的舞台。于是我去求执事大人,希望他能够资助我的剧团。他答应了,不过条件是要我成为他的禁脔。我同意了,其实去之前我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是为了我的舞台,我什么都可以放弃。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踏出那座宅院一步。他派了守卫把我看住,除了花园不让我去任何地方。从那时开始,我就失去了一切。自由,尊严,舞台,甚至是承自父亲的名号。我好想死,可是我又不想放弃,只要还有意一丝获得自由的可能我都不想放弃。直到昨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那个老头竟调走了所有的守卫,于是我逃了出来。在之后,你救了我......"尽量做到平静的说完,清铃抬起头,溢满泪水的眼瞳直直的看进彦斋的双眼,那双他之前一直都不敢直视的眼,如今满是伤痛。是在为他而悲伤吗?可是这就是他的故事,在这个时代几乎是随时都在发生的"平凡"的故事。"你现在还问我‘为什么要逃\'了吗?"
"你现在多大?"没有避开清铃的目光,彦斋问。
"二十一岁。"
"你就那样过了七年?"从彦斋的话中听不出任何的感情。如果不是那双眼,清铃会以为他根本无动于衷。
"是的。"
"为什么不逃?"彦斋又问。
"逃过,又被抓了回去。因为我除了回水木家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他们只要到那里就能抓到我。"无处可逃的悲哀也许没有人比清铃体会得更深了。
"那这次你逃出来要逃到哪里?"这只是询问,无关感情的询问而已。清铃告诉自己,即使他这么问了也不要有任何的期待。否则,必须承受失望所带来痛苦的就只有自己,不是吗?
"不知道,我只是一直跑着,只想着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地方。至于要逃到哪里,我真的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他也只能这样了。
"你可以多住几天,直到你想到一个你可以去的地方。"说完彦斋就起身往门口走去"我去准备些吃的,你可以到屋外走走。"
目送着彦斋的身影消失在合上的门里,清铃不知道到底该怎么看这个人。听了他的故事后,因为同情,所以让他多住几天吗?只是让他多住几天而已,最终他还是要离开的吧......因为他不属于这里,这里也不属于他。可是,他又属于哪里呢?水木家是绝对不可以回去的了,父亲死后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他到底可以去什么地方?到底哪里是让他可以安心生活的地方呢?
走出屋子,刚下过雨的天空显得格外洁净。空气中弥漫着水的味道,清新而凉爽。洗去了数日来的暑热之气,仿佛是在诉说着不堪的日子终于结束。清铃深深的呼吸着这久违了的自由的空气。虽然未来的日子仍然不知道将会是如何,但此时此刻一股发自心底的幸福感让他几乎要流出泪来。听着竹林中传来的阵阵鸟鸣,他觉得自己就好象那鸟儿一般,自由而快乐。
环视四周,围绕着小竹屋的是一整片月见草田。现在是夏季,本不该是月见草开花的季节,可是却有零星的几株开着淡黄色的小小的花,十分可爱。
这时的他忽然好想跳舞,虽然没有舞台,没有衣服和发饰,也没有伴奏。可是他就是好想跳,在这竹林中,伴着雨后的空气,和着鸟鸣,舞一曲《劝进帐》。
彦斋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一个精灵似的人儿迈着威武的脚步,以竹为刀,以衣为甲,那一眉一眼真仿佛是战神源义经再世。那一举手一投足,把源平和战之后义经被兄长追杀时和他的家臣武藏坊弁庆化装成僧人,冲破艰难险阻,逃出生天情景几乎完全呈现在彦斋眼前。只是这个"义经"却是孤身一人,并没有忠心的弁庆相伴左右,保护他逃出生天啊......
一曲舞罢,清铃才惊觉彦斋已经回来了"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已......已经回来很久了吗?"
"刚回来。"说完彦斋便走向旁边的厨房"你跳得很好。"他的声音很轻。
"啊?什么?"彦斋的声音太小,以至于清铃没有听清。
"没什么。"彦斋没有再重复。
只留下清铃一个人还在想着到底他没听清楚的是句什么话。
晚饭的时候显得很平静,彦斋本就不是多话的人,而清铃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一个劲的埋头苦吃。
夜晚降临,彦斋又离开了小屋。他没有说要去哪里,要干什么,只叮嘱了清铃要早些休息就走了。清铃想问,可是又怕问了他也不会回答,于是只好作罢。
一个人躺在床上,呼吸着属于彦斋的味道。清铃强迫自己不要乱想,可是脑中塞满的全都是彦斋的身影。他的身形就如初见时那样,并不十分高大,大约只比他略高一些而已。可是今天看他退去上衣劈柴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的身体有多大的差距。彦斋的身体虽没有明显纠结的肌肉,可是优美的线条和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仿佛一柄出了壳的剑似的,充满力量。而他自己呢?因为从小练习歌舞伎,身形也还算优美,可是和他比起来就好似少年一般,显得过于纤细瘦弱了。自己给人的感觉,还是偏向于还未成年的若众吧,已经二十一岁了的他,甚至还留着额发。
今天他又出去了,没说到哪里去,干什么,什么时候回来,就这样离开了。对他而言他并不是一个需要向他交代的人吧,所以他才会什么都不说。他没有问,是因为知道即使问了他也不会回答,而他嘱咐了他要早点休息,这就够了吧。至少,他没有忘记他的存在,至少,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关心他,想到他的,他可以这么认为吧......
这么安慰着自己,清铃渐渐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看见自己和彦斋聊天,自己不知道说了什么让的彦斋露出了笑容,他的笑容很温暖,一如他身上的太阳的味道般温暖和煦。清铃笑了,就这么一直微笑着,直到天明。
第三夜
彦斋没有回来,清铃坐在门口等了一天。什么也没有吃,只是一直等着。
夜深,清铃趴在桌边睡着了,朦胧间他仿佛看见彦斋推开门进来,可睁开眼一看,寂静的小屋中,空荡荡的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第四夜
彦斋还是没有回来,清铃开始担心。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出去找他吗?不知道他去了那里的自己一定还没到找到他就被抓回去了。
焦急的在屋中走来走去,清铃勉强自己吃了一天前彦斋从即使带回来的馒头,可是刚吃了几口就全部吐了出来。胃被绞似的痛......
躺在床上,彦斋的味道已经快要要消失了。把头埋进被褥中,泪滑下脸颊"快回来啊,彦斋,你到底去了哪里?快回来啊。"清铃从不知道自己会这么依赖一个人,他们才相识四天,他除了知道他的名字是柳生彦斋以外,对他的事什么也不知道。可是,他就是相信他,依赖他,甚至是爱上他......
爱上他!?
惊觉了这一点,清铃的泪流的更猛了。他凭什么爱上他?就他着副残破的身体还有资格去爱人吗?被他爱上的人一定会觉得很恶心吧。老天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既然让他遭遇这样的命运,为什么还要让他遇见他,让他爱上他呢?他不该逃出来的,就那样悲惨的死去或许还比较好,因为他至少可以以自由为希望而活下去。可是现在......如果被他否定的话,那他一定连活下去的唯一希望都没有了。
越想就越觉得悲伤,清铃的泪怎么也止不住。含着泪进入了梦乡,而在梦中......没有他......
第五夜
仿佛是陷入了梦境的黑暗中似的,清铃昏睡了很久。等醒来时已近晌午。两日未进食的身体已经没有力气再支撑下去了,清铃只能躺在床上,时睡时醒,昏昏沉沉的直到黄昏。
清铃看向窗外。原本耀眼的阳光,现在只剩桔色的余韵。已经是他离开后的第三天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清铃的心情十分复杂,对彦斋的担心,对自己的厌恶,对未来日子的惶恐......所有的一切混杂在一起,压的他几乎不能呼吸。因为发现了自己对彦斋的感情,让他觉得更加自卑。七年的禁脔的生活,让他都快忘了原来自己还能爱人,一直都是被迫的承受着的他,原来也还能够动心。可是那七年的记忆就好像枷锁一样,牢牢地锁着他,让他逃不开,也忘不掉。他是不配爱上任何人的,象他这样肮脏的人,能得到自由,就已经是老天对他最大的恩赐了,他凭什么还要要求更多呢?
蜷缩在床上,早已红肿的双眼已经流不出泪来。清铃只能茫然的睁着眼,毫无焦点的看着不远处......
第六夜
已经快要分不清白天和黑夜的清铃陷入几乎不能感觉时间流逝的暗夜中不能自拔。如果就这么睡去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是不是就能回到最初,那什么都不曾经历,最幸福的时光?
如果不"想要"的话,是不是就不会痛苦了?清铃不知道该去问谁,谁又能回答他呢?四处都是漆黑一片,伸出手,他什么也抓不到......
第七夜
彦斋回来了。
从深沉的昏睡中醒来的清铃,朦胧间睁开眼就看到彦斋坐在桌边。桌上还冒着热气的碗里,传来一阵阵米粥的香味。
彦斋的脸显得有些苍白,原本和煦如阳光的味道如今却似乎参杂了一些其它的什么味道,变得不再似以前那么温暖。
"醒了吗?喝点粥吧"说完彦斋便端了粥,坐到床边。"我不在的三天,你都没吃东西吗?何必如此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我......我自己吃。"见彦斋又要喂自己,清铃红了脸,伸手要接过粥碗。
"你捧得住吗?你已经打破了我一个碗了。"彦斋平静的说道。
脸红的好似火烧一般,清铃只能认命的吞下一勺勺送到唇边的粥。
粥煮得很浓,也很稠。已成糊状的米粒顺着喉际滑落,在唇齿之间留下一抹余香。
"以后即使是一个人也不要不吃东西了。"好似遗言般的叮嘱,可是清铃没有注意。
"为什么?"清铃问"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们只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不是吗?为什么要关心我?我死了的话,你反而会比较轻松吧......"心底许久的疑惑,终于鼓足勇气问出了口。原来也许还可以继续这样暧昧不清的延续下去,可是在明白了自己心情的现在,他需要一个答案。如果最终是失望,那么就不要再给他期待的时间了。
【十三夜—松本零】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