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色戒—没长心的笨蛋[下]

时间: 2016-06-30 21:37:37 分类: 今日好文

【色戒—没长心的笨蛋[下]】
036
寝宫里等着我的是另一位不速之客。我推开房门,却看见珍公主坐在桌前一个人独酌,一惊,慌忙把门给关上。
一阵娇笑响起:"你怕什么?我敢来,就不会有人知道。"
"公主......"
"过来坐。愣在哪儿干嘛?怕我把你给吃了?"
"怎么会。"尴尬的笑了笑,我挪到了桌边。"不知道公主前来有什么事?"
"没什么。想找人聊聊天。玥皇姐因为某人而心情不好,所以今天晚上就我一个人。"她给我斟了一杯酒,放在我面前。"来,陪我喝一杯。"
"十皇子回国,玥公主怎么不来看看她弟弟?"我抿了一口酒,心想着把话题岔开。
"奉劝你在她面前别提她弟弟的事。你今天也应该看见她那个弟弟和老三关系亲密吧?"
"对。十皇子和三皇子坐在一起,的确很亲密,甚至有点......"我迟疑着要不要把心中的怀疑说出口。景珍瞟了我一眼。"心里明白就好。这种事说出去了,只有死路一条。来,喝酒。"
她举杯仰天喝光了一杯酒,又斟满了第二杯继续喝。
"公主有话不妨说出来。一个人喝闷酒容易醉。"
"你肯跟我说话?这几个月里你一直躲在乾坤宫里避开我们,我还以为你无话可说?"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脸上的疤痕狰狞恐怖。
"皇上忌讳我参与皇位之争。我不得不避嫌。再说我也有送信给你们......"
"不过两边都送了,还有什么价值?"她眉头一挑,继续说道:"江晓枫,我当你是个明白人,却不知你这么优柔寡断反复无常!"
"......公主说的很对。我的确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我只想等着槿平平安安离开皇宫。我们不想与什么人为敌,只想求一条活路。望公主成全......"我低下头,不敢看她那双凌厉的眼。
"你就这么信任他?玥皇姐拿你当朋友对你百般容忍,韩玄奕也处处维护你,大家对你的好还是比不上那个人的几句甜言蜜语。他不过是老三手中一个好用的工具,你以为他能做出什么事来?"
"公主......在你眼中我们谁又不是工具呢?"我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悲愤。"我们生就低贱,只能任人摆布。主人给点好处就得摇尾乞怜,没有回报就是狼心狗肺不知好歹。在公主眼中,几时认为我有那个分量和你们公平交易?不过是说着好听笼络人心的手段罢了......"
我喝光了杯中的酒,定了定心,直直的看着她,决定把话都挑明:"玥公主对我有恩。韩将军对我也极好。......玄奕有才识重情意是个真君子,他宠我疼我让我好吃好住不被人欺负。很多方面槿的确比不上他。槿不能让我锦衣玉食,甚至无法护我周全......可是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六年,六年......相依为命,同甘共苦......我怕黑,睡觉的时候他会一直抱着我。我讨厌喝药,他就一口一口喂我。我被困在火场里是他一个人冲进来救我......"
"公主想知道他是如何讨好我的吗?他是个闷葫芦,从不对我说甜言蜜语,有的时候嘴巴还很坏,故意气我......他一直看着我陪着我......"抬头看着窗外,月光皎洁树影婆娑,多少个日子,我们俩偎依在窗前望着月亮胡思乱想,多少次槿都对我说要带我去畅游天下可我从未当过真,他一定很难过......
"我学针灸,最开始偷偷地在自己身上扎针认穴位,被他发现了,他不允许我扎自己,就将身体借给我,不管被我扎得多疼都咬牙不吭声。我学毒术,有一次不小心差点把自己毒死。后来每次试毒,他就抢在我之前试药,不许我一个人单独冒险。还有一次我得罪了一个很重要的客人,本来会送命的,但只是被关了几天打了几顿。我被放出来,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槿。他微笑着带我回到小屋。仔细替我清理伤口。我看见他的身上布满乌痕,是被人虐待的痕迹......他的自尊心很强,他不说,我也不敢问。连哭都不敢......"
"和他在一起,我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不需要带上面具刻意讨人欢心......在他眼里,我不是淫贱卑劣的玩物,而是一个人,一个会哭会笑活生生的人。我使坏,他会骂我惩罚我。我干傻事,他就在旁边拉着我。我开心的时候,他和我一样高兴。在他身边,我可以肆无忌惮大醉一场而不用担心梦里说了胡话......在我心里没有人比得上他。我决不会背叛他!"
"公主!"我跪在了她面前。"您们对晓枫的好,晓枫铭记于心。我知道做人该知恩图报,也想帮公主完成心愿。可事关槿的性命,我实在做不到......"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模糊了我的双眼。景珍没有说话,我就一直跪在地上默默伤心。
"今天,是他的忌日。他是个很温柔的人......"景珍幽幽的诉说,皱着眉,仿佛在努力回忆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她,她没有理会我,一个人继续自言自语。"他是个很温柔的人,他的笑脸......好像阳光般明媚。他心地善良,对任何人都和蔼可亲,很会照料小动物......他最会烤鱼,大伙玩饿了,他就跳进水池里捞鱼给我们吃。我的腿残了,他真心安慰我,没有可怜的同情......"
"公主?"
她低下头嗤嗤笑着:"以前我和玥姐姐为了得到他的心而明争暗斗,誓不两立。直到那天他被人害死了......我们起誓要为他报仇。从那以后,我学会了煽风点火借刀杀人,学会了享受鲜血带给我的快乐......我唯一的心愿就是给他报仇......但是我已经记不清他长得什么样了。"她眼光闪烁,我以为她会哭,但是她没有。"这几年我执着的活着,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可是我为什么会记不清他的长相?......好想再看他一眼......"
"枫,既然你说你决不会背叛苏木槿,那就别再婆婆妈妈两面都讨好了。一心一意帮他吧。"
"公主,我......我是真心感激你们,我不想你们有难......或许你们看不上眼,可我是真心拿你们当朋友。"
"呵呵呵......蠢家伙。"她勾起我下巴,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的脸。"记住。在这皇宫里只有盟友和敌人,没有朋友。"
"公主......"
"朱红碧绿,我们走。"
我跌坐在地上,呆呆看着门打开又关上,仿佛置身梦里一般。我想大笑一场,可那声音比哭还难听,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的解脱还是该担心以后又多了一个敌人。
"槿,快点来接我......"我蜷缩在屋角,瑟瑟发抖。
"皇上回宫。"屋外的声音把我惊醒。我迅速爬起来收敛心情整理好衣物。正想去开门,瞥见了桌上的两只酒杯,赶紧把其中一只扔进了床底。
"臣恭迎皇上。"我跪下迎接圣驾。
"怎么?一个人喝闷酒?"他走到桌旁,端起杯子细细打量。
"不想出去。怕得罪人,更怕欠人情。还是一个人呆在寝宫里自在。"
"那朕以后就把你关在乾坤宫里不许你见任何人。"
"好啊。"皇帝坐在椅子上,我跪在他脚边,头搭在他的膝盖上。"晓枫谁都不想见,只想留在皇上身边。"
"小东西,为什么哭了?"皇上怜惜的摸着我的头。"朕没有怪你啊。"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很累,只想躲在皇上身边谁都不见。"
"真是个可怜的小东西......"皇帝摸着我的头不再言语,我也乘机宣泄心中的难受。那一夜,皇帝搂着我躺在床上,任由我放肆哭泣。最终沉沉入睡,醒来之后,天已经亮了。皇上早已离开处理政务去了,诺大的寝宫里就剩了我一个人,静得让人喘不过气。

剧情预告:
南疆战争。。。。。。
"槿,趁这个机会,我们逃走吧。"
"不行。我不要你过被人追杀担惊受怕的日子,我要正大光明和你在一起。"
"你不是说过会不顾一切带我离开吗?"
"枫,再忍耐一段时间,很快就会结束了。"

037
昭国的使臣带了盟书,不过条件是要西凤配合出兵攻打南疆。为此,皇帝愁眉深锁,众位大臣每日在殿上吵闹不休,一连五天,都没有任何决定。
"皇上,夜已经深了。早点休息吧。"皇上在御书房里呆坐了一整晚,已经二更了,仍没有休息的打算。我为他披上一件袍子,一边按摩他的肩头,一边劝他休息。
"皇上若不想打仗,就找个理由拒绝好了。去年的收成不好,全国的粮草匮乏,我们没法应付这场战争。"
"那样的话,就等于拒绝和昭国结盟,它迟早会打上门来的。"
"可是我国地势险要,有摩云关天险,那么多年都没有失守过,怕什么?"
"是啊。现在不怕。可等它一统南疆,再荡平了北疆,那个时候再后悔就晚了。"
"皇上,那我们该如何是好?"我心中一紧。在北疆的日子还历历在目,真不敢想象关内战火四起的惨状。听玄奕讲过,西凤除了边境上的天险要塞以外,关内无险可守,一旦敌人突破了边关防线,不出三日就可以打到国都城下。
"打。朕想派兵攻战沧澜江以南四百余里的土地,凭着玉带山一线天险,防着昭国的进攻。"他长叹了一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皇上既然决定了,还在愁什么?"我也听过朝堂上的争执,却不知道皇帝的想法如何。
"愁该派谁去领兵,谁去监军,粮草如何筹备,还有人说南方军力不足,要求从摩云关抽调一万人马支援南方。哼......他们一个个都以为朕快死了拿他们没办法......"
"皇上......别生气。别和那些人怄气,伤了身体不值得。皇上既然不满外戚专权,不如就找个机会削掉他们的军权。"皇帝突然脸露杀机,让我揣测不到他的心思,难道他对二皇子和三皇子都不满,会把皇位传给六皇子?于是我小心翼翼试探他。
"皇上不如趁这个机会派不属于他们派系的人领兵,这样就可以......"
"派谁?韩玄奕?"皇帝眯着眼笑着看着我。"你信不信他指挥不了南方的军队?就是率兵过了河也会因粮草不济而寸步难行。镇南王世袭封侯,先皇在世的时候也没办法动他们家族半分。"
"臣无知,让皇上见笑了。臣只是觉得放眼朝野,就韩将军一人有统军的本领,而且他对皇上忠心耿耿,可以信任。"我跪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
"好了,起来吧。朕知道韩玄奕是最好的武将,让他去朕最放心。可惜,在战场上他很能干,在朝堂上就没那么厉害了......朕决定采纳三皇儿的建议,派苏木槿去。"
我正缓缓站起来身,听到后面这句话,差点又跪了下去。
"皇上,苏将军好像没什么经验,派他去恐怕......"心中怕的要命,我不想让槿上战场,那里太残酷了,一不留神就会丢掉性命。
"既然是三皇儿推荐的,就表示他有信心。苏木槿统领南方兵马就不会有任何难题。朕只要找一个人做监军就好。"
"可是,万一他打了败仗......"
"按军法严惩,受断臂之刑。"
我握紧了拳头,好半天才缓过气来:"那皇上想派何人监军?"
"朕还未决定。要找一个对朕绝对忠心之人,又要能和将领相处融洽。朕担心苏木槿年少气盛,贸然用兵。这个人得帮朕看住苏木槿,但又不会因官职高而随意干涉军务。"
"好像很矛盾。皇上也说了南方的军队只有镇南王派系的人可以调动,派个监军过去,他又没兵卒可以指挥,怎么能约束统兵的将领呢?"实在是想不通监军有什么用,如果只是个摆设,那我说不定也可以胜任......我不想槿离我那么远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傻子,朕会给监军五百禁卫军护身。监军有权过问军务,若他死在了战场上,那么统兵的将领会被问罪。"皇帝搂着我坐在他怀里。"虽然只是个摆设,但偶尔也有用处,端看那个人的本事呢。二皇儿就很想举荐他的人去,六皇儿也暗示他想上战场去磨练一番。朕还没决定。"
"皇上如果没什么合适的人选,不如就让我去吧。"我笑眯眯的看着他,心中大吼,让我去让我去让我去......
"你去做什么?又不是去游山玩水。"他瞪着我,当我在胡闹。
"反正监军这个职位是个摆设,皇上若真的让二殿下和六殿下的人去了,恐怕他们会故意给苏将军添麻烦,到时候延误了军机就不好了。而微臣就不一样了,只要苏将军为皇上打胜仗,臣就决不会为难他。再说,臣还真想去南方玩玩。听说南疆的景色很美。"
"胡闹!"
"皇上,晓枫哪有胡闹?我是真心想为皇上办事,顺便去南疆找解药。"我低下头,拼命想更多的理由让他同意。
"......你不说朕倒给忘了,你身上的剧毒还没全好。朕派去南疆的探子竟然无一人回来......这段时间你的身体还好吧?"
"精神倒是还好,只是这病始终不断。有时候我好担心......担心自己一下子就去了,就无法陪皇上解闷了。"我紧靠着他的胸口。"我真的好怕。我想能一直陪着皇上。"
"朕会让苏木槿把解药带会来。你放心,朕不会让你有事的。"他轻拍着我的肩头柔声安慰我。"这段时间朕忙于国务,见你身体还好,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委屈你了。"
"才不是。皇上日夜劳碌,怎么能再让您为臣的这点小事操心。只是他们未必会送解药给我......如果苏将军没能带回解药,皇上能为了一个男宠而治他的罪吗?若三殿下能容我,解药早就送来了。"一想到那些混蛋我就气得磨牙,我一定要去南方找几种毒药回来,用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好好尝尝那滋味......如果去了南方,如果......那我不是就可以和槿趁机逃走!
"皇上,不是我信不过苏将军,他毕竟是三殿下的人。我呆在宫里,真的安不了心。您就让我去嘛......"虽然编派槿的不是让我的心不安,可是这时候也只有牺牲他的名誉了。
"别胡说。三皇儿他不敢动你。他......"他长叹一口气,沉默了半饷,才幽幽的开了口:"朕可以信任你吗?"
"皇上。"我看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缓缓说到:"您若信不过臣,可以让臣服下毒药起誓。"
"傻瓜。朕怎么舍得让你再受毒药的煎熬。朕只是不想给你让你变得和那些人一样,朕害怕......"
"嘘......"我用手指捂住了他的唇。"臣的一切都是皇上赐与的,皇上认为我得了权势对谁有好处?皇上怎么说,臣就怎么做。皇上要臣的命,臣绝对不会反抗。皇上驾鹤西游,臣一定追随陛下......我的一切,都是您的......"我轻轻的在他唇上印上热吻。"贤,信我,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会替你守着这个天下,我决不会让你被那些外戚欺负,我要让你受后世称颂......"
"......月......不要骗我......不要骗我......"他突然抱紧了住我,狂热的吻了上来。"月,别骗我别离开我......月......"
"不会。我决不会背叛你......恩......用力,抱我......"
我被他反压在了书桌上,下巴紧贴在坚硬的桌面,隐隐作痛。衣物迅速被扯成了碎片,后背露在略带寒意的空气中,让我打了个寒战。皇帝吻得很粗暴,他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对我了,是我故意勾起的回忆,利用他心神不稳的时候诱惑他答应我的要求。
"嗯......"我死死咬住嘴唇,努力放松身体接纳他进入我的身体。双腿被用力扯开,悬在空中无法着地,随着他每一次的贯穿我的身体和桌面摩擦向前滑动,可是腰被固定的死死的,让我挣脱不了。后庭很痛,好像流血了。而我的下巴在桌面上反复摩擦也火辣辣的疼。
"月!"他大叫一声,在我身体里得到了释放后,没有了气力,趴在我背上大口大口喘气,嘴里呢喃着月的名字。
泪水滑落滴在了我的背上。
我笑了,很满足。因为我的目的已然达到。

(我从没说主角是个好人,所以请大家不要期望太高。)

38
三月十三,皇上宣布征南军统帅和监军的任命,满朝震动。

三月十五,槿启程去沧澜关接管军队。

三月二十,在五百禁卫军精锐的护送下,我离开了国都,快马加鞭,两日后的黄昏,进了沧澜关。
临行前翩翩为我饯行,神色复杂看了良久,最终只是轻轻吐了一声:"保重。"我也知道自己的计划太自私,可我和他的处境不同,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只得狠下心肠。
"侯爷。"槿站在城门口迎接我。他神情激动,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却又夹杂着一丝焦虑。
我笑吟吟的看着他,轻声说到:"苏将军,莫不是不欢迎本侯?"

"......侯爷说笑了。镇南王设了酒宴为侯爷洗尘,让下官为侯爷领路。"
"有劳了。"

我们骑着马,默默的并肩走着。槿的神色有些苦恼,但是当他看我的时候又非常开心。不一会走了镇南王府。我们在府前下马。由于骑了一天的马,我浑身酸痛,下马着地的时候没站稳,向后跌倒。还好槿稳稳地接住了我。仰头看着他,开心一笑,半天不肯爬起来。槿很小心的搂着我,想松手,又舍不得,于是懊恼的看着周围的那些士卒咬牙切齿。

"真不好意思,让将军见笑了。"看着王府的大门打开,我赶紧站了起来。

"噢......没事......侯爷身体不好,又一路辛苦,该早点休息才是。"

"想必这位就是本朝的新贵逍遥侯吧。小侯爷,久仰大名。本王听说你要来,都盼了好几天了。今日得见,果然不同凡响。哈哈哈......"一个身着紫袍蟒服的中年人大步流星从门里走了出来。此人身材健硕,蓄着短须,中气十足。一见面就抓住我的手,亲切的拉着往府里走,其他的官员都跟在他身后,神情恭敬。

"王爷太客气了。叫我愧不敢当。"

"小侯爷客气了。今晚一定要给本王一个面子,陪我好好喝一杯。能和逍遥侯举杯共饮,不知会令多少人艳羡不已。来,小侯爷,这边请。"
"王爷说笑了......"这位大叔实在热情的要命,我被他几步拖到了花厅,连着灌了七八杯酒。他还唆使其他官员向我敬酒,一桌酒喝下来,我头脑昏沉,迷迷糊糊的被人扶下去休息。隐约间听得花厅里一阵哄笑,心中叹了口气,这位王爷真是厉害啊,一来就给了我个下马威。

第二日睡到了午后才起身。梳洗完毕,叫下人引我去了书房,在那里,槿正和众位大人商议作战计划。他们看我进了门,就停了下来。镇南王哈哈一笑走过来,亲切的拍拍我的肩膀,问道:"小侯爷昨晚睡得可好?"

"托王爷洪福,我昨晚休息得极好。"

"呵呵,那就好。我们正在商议作战计划,不知侯爷有何高见?"他拉着我走到沙盘前。沙盘上砌的是南疆的地形图,各色小旗立于其中,敌人的要塞、驻军、重要城池,我军的行军路线都表示得很清楚。我扫了一眼,淡淡一笑:"打仗的事我一窍不通,王爷不是存心让我丢脸吗?皇上既然任命苏将军为帅,那军中的一切自然该听他的吩咐。只要将军完成皇上交待的任务,让本侯回去好复命,本侯一个字都不会多言。各位请继续,不必理会我。"
我坐到了靠门口的椅子上,用手撑着下巴,侧着头,一边吃着点心喝着茶,一边欣赏槿专心致志筹划谋略的认真模样。他时而皱眉深思,时而专注的盯着沙盘,时而诚心向众人请教疑惑之处,决定做出之后,淡然一笑,不骄不躁,令人赏心悦目。镇南王看他的眼神里满是赞赏,其他人在言辞中对他亦很尊敬。看着看着,不觉开心的笑起来。偶尔槿往这边瞟一眼,见我肆无忌惮的盯着他,便很不自在,连忙把头转向别处,那副害羞的表情,惹得我更想逗弄他。
忽然有道凌厉的眼光射过来,我回神一看,原来是那天在御花园里碰见的仁兄,那个叫雷昊的家伙,天天跟在槿后面,对我的槿不怀好意。既然是我的情敌,我自然得好好掂量一下他的本事。嗯......长得还不错,浓眉大眼,鼻子硬挺,线条坚硬的下巴,炯炯有神的双眼,浑身上下还有那么一股发号司令的气魄。他瞪着我,眼里有轻视不屑,也有不服气和恼恨。呵呵呵,也难怪,槿的心是我的,他怎么也抢不走,以他未来夜铩盟盟主的身份,自然是不服气。想想真是痛快。他看我一眼,我便回送他一眼,外加甜甜一笑。他再瞪,我便朝他眨眨眼。他眼睛里开始冒火,我脉脉含情羞答答的瞟他一眼,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他气愤的扭过头,我笑得快内伤了。
【色戒—没长心的笨蛋[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