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西子情缘—童言

时间: 2016-06-30 20:12:41 分类: 今日好文

【西子情缘—童言】
第一章

TMD!如果生存着是要每月都痛苦一次的话!上帝还不如早点召唤我得了!
[镯儿,还很难受吗?]
废话!我都快要痛死了!额头冒着冷汗,上齿咬着下唇。整个人蜷缩在床上。
[来,药煎好了,快趁热喝吧。]
又苦又难喝!最要命的是喝下去也没多大的效用。不喝!反正喝了也没用!不如不喝!
[乖……镯儿,看你这样。我很心疼!]
心疼有什么用啊!你又不能代我受苦!怨恨的瞪着眼前的男人,我一咬牙,接过药碗一饮而尽。无奈胃里波涛汹涌,双手撑在床沿,俯下身去就一阵猛吐。
[镯儿,镯儿……]
别在我耳边大叫行不行?!已经吐的头晕目眩了,还吵的我耳朵嗡嗡作响,还让我活不活了?
[清儿,快去寻大夫。]
大夫?大夫有个屁用!虚弱在倒在他的怀里,靠在他肩头缓缓喘气。我唤停住了丫鬟。
[不用了……还不每月都一个样,明天就好了。]
[少夫人……]
清儿担忧的望着我,眼泪汪汪的,像极了我家的的小狗——抹布。真是可爱的女孩子啊,懂事乖巧,聪明伶俐。可惜啊可惜……我只能眼观而不能一亲芳泽。恨!恨呐!抹布,我好想你啊……呜呜呜……你可别忘了我啊!否则,等我回去就把你烤了吃!
[镯儿……]
他出声唤回了我的游魂,我愤恨望着眼前的罪魁祸首,一阵郁闷!天杀的!他和她干吗没事那么恩爱!导致她死了还不忘拉我来垫背!上辈子一定是欠他们夫妇的。就算是上辈子欠的,又是谁规定要这辈子的我来还债啊?
[哎哟……痛……痛!!]
小腹不争气的又一阵抽痛,我欲哭无泪啊!真是庆幸!这辈子我是男人,否则要每月经历痛经,还真是做变性手术得了!可怜就可怜在,明明我是男人的灵魂,却要在这女人的身体里经受痛经的折磨。我怎么这么命衰啊?!!!
[镯儿,镯儿。]
他轻轻移开我按在小腹上的手,用他厚实的手掌轻柔的替我揉着涨痛的肚子。
[恩……恩……]
我无力的哼哼,倒是觉得舒服了不少。
[少爷,少夫人……我,我先出去了……]
清儿脸红红的退出了房间,哈哈……真是纯情少女心啊!没出阁的姑娘自然是见不得如此暧昧的画面,哪像我在的年代啊,初中生街头拥吻也是见怪不怪的了。
[哎……]
重重叹口气:好怀念KFC的鸡翅、哈根达司的冰激凌。这里天天吃些个补药素菜,我快要吃疯了!什么调理身体,不让吃鱼肉,怪不得现在的身躯这么弱不禁风。那些个汤剂都是苦哈哈的,害得我嘴巴里一天到晚也都像是含着黄连一样。好怀念我的牛仔裤,我的501啊!还有我的T恤我的篮球鞋!这里一天到晚穿着罗裙,披着纱带,蹬着绣花鞋,头顶还盘发插簪,重得个要死,害我顶得脖子酸!散着头发吧,又像是贞子再现。那长到拖地的将近两米的长发,被自己的脚踩到好多次,疼得头皮都发麻了。好想一剪刀喀嚓了它!呜呜呜……可是我现在的相公不许我剪,真是没人权啊!
[镯儿,好些了吗?]
我的相公,这院落的少主——许亭睿,正一脸心疼的俯视着我。哎……如果他知道他迎娶的新婚娘子灵魂是个二十一世纪的男人。不知道他会怎么样?会请巫师做法吗?恩……有可能!所以,我还是要早早溜走才是!出来半年了,也不知道二十一世纪的我的身体怎么样了!哎……
[亭睿,你不觉得……我和以前的我有点不一样吗?]
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我觉得他应该总有些感觉不对头的地方了吧?比如我偶尔用的现代才有的词语,完全没有古代女子应该具备的矜持和礼节。最重要的是!成亲半年,我可是完全拒绝同房啊!他怎么可能不起疑呢?
[恩……虽然我们是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亲的。但是,第一次在西子湖畔遇见到你,就觉得你是我今生要的人儿了。虽然成亲之前,我们才见过两次面,没讲过一句话,不过,我认定了你。]
好奇怪!难道他们两个是一见钟情的?这个……难道见了两次面就有生死相许的爱情??古代人的思维,果然是很玄啊!
[那时,知道你在成亲前忽得恶疾,我也是焦急的茶饭不思,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幸好,在成亲的日前,你忽然恢复健康。虽然你有点忘了以前的事情,不过,这都不重要。你只要记得你是我的妻,我是你的夫就可以了。只要你健健康康,那些个礼仪繁琐之事,不用遵循也无所谓。]
天!!!这!这是平常正经的他讲出来的话吗?我后背一阵恶寒,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痛!不止肚子痛!连头也开始痛起来了!
[镯儿?怎么啦?你的手越加冰凉了。]
他紧紧将我搂在怀里,拉高被褥,把我包裹起来。我乏力的倚在他胸口,低声呻吟。
[亭睿……好痛……亭睿……]
感觉他搂着我的手臂越加缩紧,耳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亭睿?]
他在我额头印上一吻。我不由暗暗就苦。手下意识的抗拒他的身体,想挣脱他的束缚。
[亭睿,我们有约法三章的……]
[镯儿……]
他轻轻的堵上我的嘴,巧舌早已进一步攻城掠地横扫我的口腔。我急呼着气,却又对他无可奈何。凭我现在的细胳膊,怎么可能反抗得了?我瞪大眼睛,火大的盯着他。
[不要这样看我,镯儿。]
他终于松开了我的嘴,我急忙用手背擦拭嘴唇。委屈的问他:
[约法三章呢?!你发过誓的!]
他重重叹了口气,苦笑的答到:
[一:不碰你。二:不强迫你。三:尊重你。]
[那好!刚才,你强吻了我。明明说好不碰我的,怎么可以亲我!我都反抗了,你却还强迫我,你这样一点也不尊重我!三条你都犯了!]
[镯儿……我……]
[出去!出去!!]
[好,好,我出去,别气坏了身子。]
[哎哟……]
[又痛了?我给你揉揉……]
这厚脸皮又折反在我身边坐下,一边替我揉一边安慰道:
[别气了!我错了还不成!还疼不疼?等过几天,我带你踏春去消消气可好?]
[恩……]
我含含糊糊的答应,算是接受他的道歉。心想,这新婚之夜定下的三条规矩还真是好用。真是聪明如我也!踏春?恩,难得回明朝,当然是要好好游玩一趟。嫁入许家都半年了,还没出去玩过呢。算算日子,也差不多是快到约定的时间了。就在回去前,好好的玩一次吧!


第二章


经历了令人痛苦的一个礼拜后,我终于又迎来了美好的生活。迫不及待的从床上爬起,让清儿帮我梳理长发。用丝带在颈后随意的扎了个结。我拖着辫子跑到花园里开心的转圈圈。万岁!万岁!!终于解放啦!今天是我到这里的第一百八十五天了,也就是说距离和镯儿约定的两百天只剩下十五天了。再半个月就可以回去了,真是万幸啊!我终于不用再忍受痛经的煎熬了!
[少夫人……少夫人……]
清儿在我身后大呼小叫,生怕我不小心又踩到裙脚摔倒。想想这贴心的小丫鬟跟了自己也有半年了,这一分离恐怕是以后再难相间。我停下脚步,从手腕上取下玉镯塞到清儿手里。清儿诚惶诚恐,硬是不肯收下如此贵重的东西。这丫鬟,还跟我客气什么呢!我佯装生气,她这才小心翼翼的接过镯子。清儿啊清儿,你我的主仆情谊一场,我也很舍不得你。可惜我不能带你回二十一世纪。
默默的叹了口气,想到即将到来的分别,园子里的花草景致也就无心欣赏了。今天还没看到过许亭睿,要是平常,他早就是来看望我的啊。
[清儿,少爷呢?]
[这……少爷他有事……]
这清儿讲话吞吞吐吐,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少爷在哪?清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没……没的事!清儿不敢。]
这小丫头连我的眼睛都不敢看,定是知道什么事也不肯告诉我。真是怪了!清儿平常很听我的话,也不会瞒着我什么。怎么今天一反常态啊?
[清儿,你一定知道什么对不对?你不愿说,我也不勉强。只是,我好伤心……]
我假装伤心不已,惹着清儿着急的掉眼泪。急急说道:
[少夫人,您别伤心!清儿说就是了。老爷和夫人把少爷叫去选妾了……]
[选妾?!]
我不由的提高嗓门!好啊!你个许亭睿!亏镯儿爱你爱到死!你竟然还要去沾花捻草。你对得起镯儿吗?你对得起假冒镯儿的我吗?哼!看我今天不收拾你!我要替天行道,消灭你!我摆了个美少女战士的POSE。不过好象把清儿吓的不清。
[少夫人?少夫人?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我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用手狠狠的摘下一朵白牡丹,递给清儿。
[给我插上,继续说。]
清儿小心的在我耳边插上牡丹花,结结巴巴的给我讲了一些她知道的事情。原来是许家的长辈们因为我嫁入半年肚子都没见动静,所以,抱孙子心切的他们开始着急。再加上,大户人家三妻四妾也是很平常的事情。他们终于按捺不住,开始为我的夫婿选妾。
[哼!天下的男人一般黑!]
我愤恨的脱口而出,完全忘了自己也是男人。昨天许亭睿还对我表现的情深意切,今天不见人影原来是跑出见小妾了!哼!
[好你个许亭睿!以后再跑来我的房间,我打断你的狗腿!]
[不是的!少夫人!]
清儿急忙接上口:
[少爷他也不愿意纳妾的,少爷他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可是少爷不能违背老爷和夫人的意思啊。少夫人,你要谅解少爷啊。]
[谅解?!哼哼!]
镯儿的公道我是一定要讨回来的!他要纳妾,就纳妾好了!反正我回去后,镯儿也不会存在在这世上了。想必,即使现在不纳妾,镯儿死后也还必定是要续弦。只不过,我还在一天,是绝不容许镯儿和自己受委屈的!
[清儿,少爷现在在哪?]
[少爷在……]
[在哪里?!]
我加重语气道。
[在书房……不过老爷和夫人也在。]
清儿哭哭啼啼的拽住我的衣袖:
[少夫人,您别去。气坏了身了可不好!]
[哭什么!他们在书房干什么?]
[整个杭州城里的小姐们,都把自个的画像送来了。老爷和少爷正在挑画像。]
哟!他还真是吃香啊!那些个小姐也不嫌弃做小,真是难为她们了!
[清儿,我们走。]
[啊?去……去哪里?少夫人?]
[自然不是去……书房,先跟我回房,收拾一下,今天我们去西子湖边赏春!]
[啊?少夫人?]
[好了好了!发什么呆!快,回去帮我换衣服梳头。]
[是!]
……
[快乐快要烧坏,爸爸妈妈不在,小孩小孩不乖……]
五月的西湖边,春光明媚。桃花盛开,杨柳依依。湖里划着小舟,吹着暖风,喝着偷带出来的好酒。啊……真是爽到不得了!虽然二十一世纪的我也是生在杭州、长在杭州、住在杭州的杭州人,可是明朝的西湖所散发的美,是现在西湖所不能比拟的!现在的西湖沿岸,已经全是铺上石砖。活象个大公园!哪里还保存有明朝这些温婉的风情?
[……我的热情,好象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
扯开喉咙,我开始猛唱。啊……好久没有去KTV了,好久没有这样痛快的唱歌了!好怀念蒙蒙和荻鸣啊!回去后一定再约他们一起去唱卡拉OK。我的好兄弟们,不知道有没有担心我?呜呜呜……
[少夫人……]
清儿急忙拉住要站在船头的我。我摇晃了几下,一屁股坐下。小舟也随即厉害的摇晃了几下。
[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双截棍……]
我口齿不清的哼哼道。清儿一脸茫然的望着我。这也难怪,别说她听不懂我在唱什么了。就算是二十一世纪的很多人,不看歌词。大多也听不清楚JAY在唱什么吧?更何况是明朝的她。
[好夫人,我们回去吧!]
[不要!我不要回去!清儿,陪我喝酒!我教你唱歌。]
[少夫人,我们出来两个多时辰了。再不回去,我怕少爷会着急。]
[你不是留了字条了吗?他还会担心什么?!恐怕是他现在还在美人堆里呢!]
本想和清儿偷偷溜出来玩,无奈清儿死也不肯,定要留下字条,也才和我出来。不过,我们还是翻墙出来的,要是经过门口,被家丁看见了,定是要拦问的。古代的女子出门,总是要先得夫君或是婆婆的同意才能出去一趟的。于是,害我们在花园里搬石头,垒高了这才爬出了墙。
[少夫人,你别喝了,小心醉!]
[没事!清儿,放心!安啦安啦!]
[少夫人,我们回去吧!要不然,老爷要罚清儿的。]
我举起的酒杯又放了下来,没错。许亭睿断是不敢罚清儿的。因为有我在嘛!可是他老头那里……这老头还是蛮恐怖的,他要罚清儿的话,我也是无能为力的。总不能叫可怜的清儿挨罚吧?我叹口气,点点头。
[清儿,我们回吧。]
[恩!少夫人!]
清儿愉快的答应。摇着桨往岸边划去。我斜着身子,把手伸进湖水里,被风吹落的发丝也滑落到水面上。湖水里映着的那个人是镯儿,不是我。这里,没有人知道我——黎殊的存在。
[啊!]
清儿忽然发出叫声,我坐直身体,随她的目光望去。那岸边站的一袭白衣的人,不正是许亭睿吗?
[少爷……少爷……]
清儿兴冲冲的招手,划的更加卖力。
随着距离的缩短,原本有些模糊的面孔,看得清晰起来。
糟糕!看他黑着张脸!定是生气了!
[清儿,往湖中央划。]
[什么?]
清儿愣了一下,停下了划船的动作。
[我说,别往岸边划了!你没看见你家少爷那张黑脸啊!]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我来!]
我站起来,想过去拿清儿手中的桨。谁知,一站起来竟然眼前一阵发黑,我身体摇晃了几下,小舟也随着摇晃起来。重心不稳,我连惊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掉进了湖里。
[少夫人!!!]
[镯儿!!!!]
隐约在掉入水里前听到清儿和许亭睿的声音,但是很快被沉寂所淹没。我不会水啊!难道我要做着西湖里的冤魂了不成?
不断下沉的身体,越来越远离的意识。迷迷糊糊中好象又听到了镯儿的声音,该不会是……
[镯儿?镯儿?]
我在脑中不停的呼喊着镯儿的名字,焦躁,恐惧,担心……我害怕的不停的呼叫……
[镯儿?清儿……蒙蒙……狄鸣……老爸……老妈……观音……上帝……亭睿……亭睿救我……]
忽然一切终止,我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5/1/2003


第三章



[镯儿……镯儿……]
谁在叫我?是在叫我吗?
[黎殊!黎殊!!]
谁在叫我?不要吵!吵死了!
[镯儿……]
[黎殊……]
见鬼了!谁在给我二重奏啊!让我安静的睡一会儿会死啊?好想用手捂住耳朵,奇怪,手怎么动不了啊?
好刺眼~!谁打照明灯啊?!
勉强睁开眼睛,却发现光线亮的仍人无法逼视。细眯着眼睛,皱着眉头,试图伸手遮住光线。
[黎殊!黎殊!你醒了??]
[废话……]
打算很潇洒的回话的我,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十分干涸,连声音都快发不出来了。
[你别动!别动!我去叫伯母!]
蒙蒙这小子,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吃力的抬起手,这才发现手臂上挂着点滴。怪不得他叫我别动呢。
[你小子可别再睡着了!要不然,我叫狄鸣把你扁成猪头!]
刚踏出门的蒙蒙又折了回来,恶狠狠的补上这一句。
这小子,自己力气比我小,个头比我矮,打架不如我厉害。竟然拿狄鸣来压人!有没有搞错?
脑袋清醒了很多的我,开始打量自己所在的环境。
医院!我竟然在医院里!从小就只得过伤风感冒!只要吃两颗药片,捂棉被睡一觉醒来就会痊愈的我,竟然会上医院?!
[恩……想尿尿……]
我掀开被单,坐在床沿,试图站起来。却发现两腿无力,软不叮当。好不容易晃晃悠悠站直了,竟听到老妈夺命的叫声!吓得我脚一软,跌坐在地上。
[黎殊啊!!!你要妈的命啊……你这死孩子……]
老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把我扶了起来,蒙蒙黑着脸把我抱上了床。
这……这是怎么回事?!汗……
蒙蒙竟然能把我抱起来……他……他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他的细胳膊细腿的,什么时候那么有力了?
细胳膊……眼角扫到自己的手臂,发现自己的胳膊细的过分,十足的难民!
[啊……]
[怎么啦?]
老妈着急的问我,蒙蒙跑出去叫医生。
[妈……妈……,我怎么会在医院?我受伤了吗?]
[三个月前早上我叫你起床上学,却发现你迟迟没动静。我开门进去一看。发现你躺在床上,怎么摇也不醒。你这孩子,一睡睡了三了月,担心死我了!]
[哦?恩……]
也就是说,意识去明朝的时候,现在的我的身体就沉睡了三个月。睡了三个月就靠营养液过活,怪不得把自己弄的这么瘦弱了。原来古代待半年,现代刚好则是三个月。
[快,给你爸打电话,你爸昨天给你守夜,还在家里睡着呢。快告诉他你醒了……]
[恩!]
接过老妈从包里拿出的手机,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号码。
[喂……]
话筒里传出的是老爸有气无力虚弱的声音,我心不由一紧。
[爸……]
酸酸的叫了声爸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明明三个月没见了,想念得要死,结果还是说不出什么象样的话来。
[黎殊!黎殊!!你……是你吗?]
老爸的声音一下子绷直了,紧张的问我。
[是……老爸……我回来了……]
鼻子一酸,差点想哭。
[好好……爸爸马上到医院来……]
老爸也激动的说不清楚话来。
[恩……带上抹布,我也想它……]
[好好……我带它过来。]
[爸爸再见。]
我挂上电话,发现老妈又在抹眼泪。带着医生来的蒙蒙也笑的跟哭似的。
医生检查后,说我没什么问题了,再住几天就可康复回家了。
医生刚前脚出病房,狄鸣就后脚进了病房。
[你这小子!!!]
狄鸣上来就就想给我狠狠一拳,可能是估算到我承受不了这致命的一击吧。他出拳到一半,硬生生的又把拳头缩了回去。
[干嘛干嘛?!想要谋杀我啊?]
看他放下仍揣紧的拳头,我也不由心惊胆战起来。
[你小子电视看多了还是游戏玩多了?!平白无辜玩昏迷!]
[我又不是故意的!]
怎么解释?说出来他们会信吗?估计可能会认为我是昏迷久了脑子坏了吧?说我灵魂出壳回到古代还不如说我碰到外星人来得有说服力。
[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样啊???瘦的跟白骨精似的,林黛玉也比你强壮!]
狄鸣动手不成,只能拿语言攻击我!
[我操!你小子什么话,妈给我拿镜子来!]
老妈从抽屉里拿出一面镜子,我预感到镜子里的自己可能双颊都凹进去了吧?一手摸着自己的脸,哇…

…皮肤好细腻光洁哦!看样子,我昏迷的时候,老妈没少为我擦脸涂面霜。
[你仔细看看!!!]
狄鸣从我妈那里接过镜子,放到我面前,替我拿着,好方便我照镜子。他这样的举动使我想到了清儿,我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让清儿帮我梳妆了吧?我不是镯儿,即使清儿来到二十一世纪,她也未必认得我……
[哇…………………………镯……镯镯…………儿????]
镜子里浮现的脸不是镯儿吗?难不成,昏迷久了眼花了?揉揉眼睛,仔细又看……
[哇……哇……这不是我………………]
真的是镯儿!那我呢?难道我在镜子里照不出来??那我不是成了鬼魂?不对啊!我不是活着吗,而且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啊……
[这当然就是你!]
蒙蒙跑上来,双手掐住我的脸。看到镜子中被掐住脸的自己,我才确认照出来的脸的确是属于自己的!
[怎么会这样????]
我一把夺过镜子,左照右照!怎么看都是镯儿的长相啊?!我什么时候做整容手术了???
[不会连下面都一样吧???]
怀着恐惧的心情,我掀开棉被,当着父母朋友的面,把手伸进着裤裆……


第四章

不会连下面都一样吧???]
怀着恐惧的心情,我掀开棉被,当着父母朋友的面,把手伸进着裤裆……

还好还好!最重要的东西还在!
放心的舒了口气,我抬头才发现老爸、老妈,蒙蒙、狄鸣全脸色发青尴尬的僵直在一边。
[呵呵……呵呵……我……我……我只是确认一下……]
越说越小声,我羞愧的恨不得躲到棉被里面去!
黎殊啊黎殊,做出这样的行为,这辈子你是抬不起头来了!
[啊……你刚才不是说想要尿尿吗?叫你爸抱你过去。]
老妈化解了尴尬的气氛,适时的出言。
[爸爸带你上厕所。]
老爸伸手要抱我起来,我拒绝了。只让老爸帮我拿着点滴瓶,搀扶我去了厕所……


在医院里观察了两天,一切没有问题后,就办了出院手续。我的身体还是很虚弱,我对自己的脸还是很疑惑。让我更疑惑的是老爸老妈还有蒙蒙、狄鸣自己就没发现我的长相改变了呢?
老爸老妈说:是有点变化啊!你看你瘦的!现在还只有九十多斤,你以前一百三十多斤呢!
可是我本来是单眼皮,嘴唇也没这么薄啊!本来的皮肤是偏黑的,哪里有现在这么白皙啊!
老爸老妈的回答是:瘦下来了,双眼皮就出来了!嘴唇也就薄了,在医院里躺了三个月,皮肤当然也养白了!
【西子情缘—童言】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