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梦魇—totoark

时间: 2016-06-30 19:42:40 分类: 今日好文

【梦魇—totoark】
01

  储杰一直是个很本份的人,早早步入婚姻的殿堂的他也是个‘气管炎’。每天两点一线的平乏生活也过得既郁闷又压抑,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结识了被他们公司女老板包养的情人——见武。不同于一般的小白脸,见武是个成熟却不失风流的男人,他那一身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令人夺目的健康光彩,再加上与之非常契合的高大健硕的身材,总给人一种很有男人味道的感觉。也正是因为这点此才深深吸引了储杰,他羡慕拥有这样体魄的男人,因为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男人的样子,哪像自己长的像豆芽一样,看上去天生就是被老婆欺压的料。

  为了能多看自己心中偶像几眼,储杰每天都会费尽心机的接近见武,而这种刻意的行为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储杰对见武的态度很是特别。更何况身为当事人的见武,他暗暗的将储杰的一切行动尽收眼底而不揭穿,静观事态的发展。而对此毫不知情的储杰还单纯的为能与见武逐渐变好的关系窃喜不已。

  不知是因缘巧合,还是天意弄人。一次醉酒后的糊涂将暧昧不清的两人终究推上了爱情的迷途。有时男人相爱也可以如同天雷勾动地火般的激烈,储杰和见武就是如此。如同一起背叛了身边的女人出来偷情的恋人一样,他们每次的相见都是伴着激情如火的身体纠缠而进行,通过慰问彼此的身体来体会对方对自己的痴念。不被允许的爱和不被公开的关系是他们相爱时最刺激,也是最痛苦的事情。日趋成熟的爱情等待着开花结果,可是储杰退却了。见武是无所谓,他和女老板的关系只是一种简单的雇佣关系,容易结束、容易两清。可是储杰呢?他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美满的家庭,一位娇蛮的妻子,将来还会有他自己的孩子。一个男人该有的他都有了,连天都晓得他本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可是他却离径叛变,把自己推向了进退两难的境界里。一边是爱情,一边是婚姻,叫他如何抉择?

  随着见武怂恿储杰与其妻子离婚的次数越来越多,以及妻子神经质的疑心病越来越重,储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种无形的压力使得储杰开始每晚都做着彻夜的恶梦。

  而在无数的噩梦中令他最记忆犹新的一次是与见武同睡在女老板的某栋别墅的那一夜。那天储杰一如往常的找借口骗妻子说夜不能归,而妻子在电话中的强烈疑惑让储杰久久不能释怀。忧心忡忡的他几度紧张的要回家陪老婆,可都被胆大的见武挽留了下来。那晚,在一波又一波的激浪后,见武沉沉的睡去,而有些虚瘫的储杰则怎么也睡不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灰暗中泛着蓝色基调的卧室回荡着见武均匀的呼吸声,迟迟没有睡意的储杰忽然发现原本锁着的房门虚掩的开了一条缝。心中回想刚才自己亲手锁门的情形,储杰不自觉地定睛注视着门缝。突然觉得门后有什么东西在移动,集中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储杰睁大了眼睛仔细的观察房门处,瞧着瞧着忽然一双恐怖且带着深深怨恨的眼珠对上了储杰的双眸。心下一惊的储杰下意识的紧闭上双眼,心跳随着时间的滴答声越跳越快。

 

  02

  房门被慢慢的推开,一个身穿暗色紧身服的女人缓缓的猫了进来。因为她谨慎的用布蒙住了自己的脸,眯眼的储杰看不清她的容貌,而在黑暗中他唯一看真切的是那个女人手上握着一把裁衣用的大剪刀。在昏暗的房间内,那把剪刀如同食人魔般嚣张的闪耀着冰冷的光泽。储杰的心又是一紧,她的手心开始慢慢的冒出冷汗,渐渐地,他在被子下的裸露身体也开始渗出大量的冷汗来。随着女人在房间里迈开的每一个步子都能吓得储杰浑身僵硬紧张。

  女人轻手轻脚的挪到了见武的身边,一双眼睛犹如恶鬼般的狠狠的瞪着睡梦中的见武,而女人握着剪刀的双手也越举越高。直到高出女人的头顶时,女人愤恨的把剪刀朝沉睡中的见武全力刺了下去。从见武颈间喷射出的血液在黑暗中极其妖艳,溅得到处都是,女人嗜血般的疯狂刺划着见武的脸和身体。凶狠的残杀行为虽然只持续了短短几十秒,但在储杰的眼里却有如过了几世纪,他彻底的吓呆了,声音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找不回来。他不敢去碰触身边的见武是否活着,但从自始至终见武都没有挣扎一下的情况和身下不断溢过来的粘腻血液的温度和湿度中,储杰明白见武已经不在了。他的气息永远的消失在了这间房间里,而女人的沉重喘息声却在死寂的房间里更让人听得心惊肉跳。 惊恐之余的储杰简直想为自己吓得动弹不得的身体默哀,想逃却逃不开的他有种想哭的冲动,然而此刻的眼泪早就化作汗水被轻易的排出了体外。

  此时的女人还冷静地站在床边擦拭着自己脸上喷溅到的血液,蒙脸的布也在不经意间滑落了下来。

  老婆!看清了女人的面貌后,储杰倒抽了一口凉气。

  如同听到了老公内心的呼唤,女人迟缓呆滞的望向了见武身边的储杰。眼神中透露出的杀气咄咄逼人,吓得储杰寒毛直立,想吞口水的储杰发现自己的喉咙早就干燥异常,瞳孔也随着女人的靠近而惊恐的放大。

  女人高举起手中还在滴血的剪刀一步步的逼近储杰,猛地拉开了覆于他身上的被子,赤裸的身体上还留有刚才和见武欢爱后的痕迹。像被刺激到了深处,女人两眼泛着腥红的血光,手上的剪刀发疯似的戳向了储杰身上每一个吻痕。

  “啊啊啊啊啊啊……!”疼痛淹没不了储杰的恐惧,惊骇万分的他惊恐的看着自己身上的斑驳窟窿,暗红的血液从伤口处噗噗的涌出。然而女人似乎还不解气剪刀在空中咔嚓咔嚓作响,女人恐怖的扫视着储杰的身体,突然将视线停留在储杰的私处。发狠的女人冷酷的用剪刀一刀一刀的剪开了储杰的阴囊。从那一道道血口子所带来直击脑门的千刀万剐般的垂死痛苦,让一时间死不了的储杰生不如死。抬眼望了一眼自己下半身的惨状吓得储杰惊恐的狂叫不已。

  嗔颠的看着剪刀上残留的肉沫,女人贪吃的舔噬着,阴沉的声音也随之残忍的响起:“我看你还怎么和别人乱搞!我看你还怎么插别人!”

  欲哭无泪的储杰此刻真想跟自己的老婆好好解释自己才是被插的那个。可惜现在为时已晚,储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干脆利落的剪下了自己的阴茎,还用剪刀不断的戳着自己的男根处。疼得储杰惊声尖叫的用力压捂住自己的伤处,还从床上摔了下来,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折腾。好不容易感到下身的疼痛稍微减轻了些,储杰颤抖的移开了满是鲜血的双手。只见自己的下身一片模糊,小半截暴露在外的红色肉棒,如同被削去外皮一样颤颤微微、鲜血淋漓。而它周围的包皮如同被扯掉一般皮开肉绽。

  “啊——!”储杰被自己身下那惨不忍睹的一幕给吓得歇斯底里的尖叫不止。

 

  03

  “醒醒!醒醒!杰!杰!你怎么了?嗯?做恶梦了吗?快醒醒!我在这里!……”见武担心不已的推揉着不断尖叫的储杰。被见武摇醒后的储杰感激的望着见武泪眼婆娑,双唇微微颤抖的半开着,却始终没有开口说出一句话。看到吓出一身冷汗的储杰楚楚可怜的模样,见武刚准备起身去拿干净的毛巾和睡衣给储杰换上,却被储杰一下子扑倒抱住,如同救命稻草一般的牢牢抓紧,一动不动。顺从了储杰的见武默不作声的搂紧了储杰,厚实的手掌有一拍没一拍的安抚着浑身湿透的储杰,生怕储杰着凉的见武还拽起身边的被子将其裹紧。就这样维持着相拥的动作,见武清醒的望向窗外,体贴的陪着惊恐有余的储杰等待黎明的到来。而躲在他怀里的储杰则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见武身上的一颗红痣出神,心中期盼着黎明的快点到来。

  虽然又平安的渡过了一个恐怖的夜晚,可是倍受良心折磨的储杰失眠的病态还是日渐加重。好几次夜不能寐的他,绝望的想要割腕自杀。痛苦挣扎了整整一年的储杰最后还是决定和见武分手。把心都掏给了储杰的见武说什么也不肯放弃。退而求其次的他为了能继续待在储杰的身边,他选择了继续在这种暗无天日的未来里和储杰维持这份无望之爱。可是储杰拒绝了,他连维持这种关系的勇气也已经消失殆尽了,所以他要彻底断绝他与见武的关系,为此他还搬了新家、换了新的手机号码来躲开见武。伤心欲绝的见武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心不甘情不愿的与储杰分了手。而没过几天警察就接到了某公司女老板的报案,寻找一位失踪男子的下落,然而警察费力的四处寻找也未得结果。就这样见武离奇的失踪了。

  决定开始自己崭新的生活的储杰努力使自己不去在意见武消失的事情,让自己尽快的忘记见武。迷途的羔羊决定重新忠实地投入妻子的怀抱,在妻子的身边储杰觉得自己的心灵得到了彻底的宽慰,渐渐的步回了生活的正轨。如释重负的储杰在他的新家里安心的睡过了每一天,又回到了之前的平淡无奇的生活中。一天储杰忽然收到了一个匿名邮包,他漫不经心的拆开了包裹。一样东西从里面掉落了出来,低头一看,储杰顿时呆住。一段染血的断指,干涸的血液泛着黑紫色遍布整个手指。手中的包装壳颓然的从惊呆的储杰手中脱落,一张电脑打印的白纸也随即飘落了出来。心惊肉跳的储杰捡起了地上的薄纸,上面赫然写道:

  我爱你,杰。至死不渝!
  愿这截断指如我那颗有血有肉的心常伴你左右。
  即使我走了,不在你身边,你也能睹物思人想到我。
  请不要忘了我曾是你生命中的过客。

  ——爱你的武

  储杰一口气看完了纸上的文字后,战战兢兢的望着地上如同活着的生物般的诡异。呆立了一会的储杰猛然的回过神来,用白纸胡乱的包住地上的那截断指,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厕所间,如同手中的东西是渗透性的毒药一般,储杰一刻也不敢多拿便扔进了马桶里,并快速的按下了抽水键。望着水涡旋转的将可怕的东西带离了自己的视线,储杰还是止不住不断翻涌而上的胃酸。如同要把自己的内脏都吐出来一般,储杰一阵狂吐,直到确定自己再也吐不出什么来,才冲到洗手台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漱口。

 

  04


  同样是那天晚上,已经很久不做恶梦的储杰又开始了恶梦的旅程。见武憔悴的面容出现在储杰的床边,忧伤的神情诉说着他对储杰的恋恋不舍。退却了身上的衣物,见武再一次的与储杰坦诚相见。在储杰还在纳闷见武身上醒目的一块块乌青时,见武已经悄然的爬上了储杰的身上。像是重温昨日温情,见武依旧轻柔的舔吻着储杰,而渐入情欲的储杰也开始环上了见武的颈项索求更多。看来自己的身体比较诚实,它还是需要见武的!

  正当见武解下了裤子要进入储杰的身体时,储杰惊呆了。只见见武的下体明显的开始腐烂,几只尸虫在他的男根上爬进爬出自由的穿梭着。储杰终于明白了见武身上那斑斑痕迹原来不是乌青而是尸斑。惊恐的储杰奋力推开了见武的怀抱,没命似的滚下了床,快速的逃向门口,刚要夺门而出的储杰却被身后的见武一把抓住了脚踝,并拖回了原位。眼中泛着星星泪光的储杰不甘心自己会落入他手,还在地上徒劳的爬着。但是见武不会再给他逃跑的机会了,一个挺身,把自己的男根深深的嵌入了储杰的后穴,并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储杰感到自己的背上有从见武的身体里震落的尸虫在爬动,还有自己体内正在蔓延开来的尸虫,深入骨髓里的麻痒感觉让不敢动弹的储杰永永远远的、清清楚楚地铭记了这种被腐蚀侵浊的真切感受。

  发泄完后的见武含泪的捧起了储杰的脸庞,深情款款的说道:“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不要!”眼泪也跟着落下的储杰做出了最后一丝挣扎。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那么的爱你啊~……”见武着了魔似的不断呢喃,而他的脸也开始慢慢在储杰的眼前熔化成了血水。‘啪’的一声两颗眼珠连带着一团神经线落到了储杰的腹上,之后是牙齿一颗颗的先后散落下来。如同被加温的巧克力般,见武扭曲变形的脸和身形慢慢的化成了一滩血水洒在了储杰的手上、腹上、脚边,到处都是。将整个过程尽收眼底的储杰在看到最后一刻的血肉模糊时,精神崩溃了般的放声尖叫起来:“啊——!”

  “怎么了?怎么了?老公!做恶梦了?快醒醒就好了。你叫得好吓人哦!”老婆被储杰的吵醒了,开了灯将储杰摇醒后便开始抱怨。

  ““没,没什么!”冷汗淋漓的储杰起身去冲了澡,顺带想把一身的噩梦也给一并冲走。可惜他错了,孤零零的回到床边的储杰发现老婆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而储杰则一个人坐在床边迟迟不敢入睡,彻夜未眠。自此之后,永无止境的噩梦又如潮水般接踵而来,压得储杰揣不过气来。
  尾声
  与此同时,在某国阳光的黄金海滩上有一位很有男子气概的男子正舒适的躺在躺椅上享受着明媚的海滩。一身亮丽的古铜色极其吸引旁人的眼球,一旁的众人羡慕着男人的体魄,欣赏着男人拿起身边的饮料轻缀一口的优雅动作。人们讶异的发现他执杯的那只手竟然比常人少了一根手指。

  眺望着无边无际的海天一线,男子的嘴角上多了一抹难以捉摸的笑容。一只白皙纤长的手抚上了男人的脸,一个颇具中性意味的声音阴柔的响起:“怎么了?主人。”

  抚摸着光滑的手背,男子拉过手的主人让其跨坐在自己的身上,那是一位与储杰有几分相似的少年。男子微笑的轻抚着少年的脸,用着极富磁性的嗓音温柔的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他收到我的礼物后的表情……”

  ——完——


【梦魇—totoark】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