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幸福的旁边—狐狐丁霖

时间: 2016-06-30 19:15:18 分类: 今日好文

【幸福的旁边—狐狐丁霖】
01
我姓聂,名永静,今年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和每年数百万从象牙塔里挤出来的绝大多数同仁一样,除了张文凭没什么太能拿得出手的特长。
自从踏入社会这个更大课堂开始,每天除了工作业余时间我几乎全利用在研究姓名学上了。经过日复一日现实的检验,我终于可以拍板姓名学一说纯属胡扯,否则照我这么一安静的人,且还是永远的那种,为何平日里净剩下说话,还得说满8小时工作制。
对于一个不甚喜爱磨嘴皮的同志来说,一天至少要面对电脑贫上8小时外带点头哈腰兼之笑容满面足以令人从外表到内里一齐打结扭曲,但工作性质身不由已,谁叫我是搞话务的呢。还是服务质量响当当堪称中国第一的中国移动通信1860泱泱客服大队中的一小个。
大学生当话务太屈了吧!从找到这份工作以来就数这句话出现频率最高。可这你就不懂了吧。如今的大学生用簸笈也撮不过来,北大清华历练出来的不也回家开了肉铺?况且我这人见血便晕,屡试不爽。搞创业咱是不成了,不就只有利用现成条件卖卖嘴皮讨个生活么,所幸的是自初中起我就懂得活用自身优势,下至食堂阿姨门卫大叔上到教务主任,无一不在和我做过两人面谈后晕陶陶的不分东西。大学四年更是把这唯一的生存技能磨练到炉火纯青。拜以上所赐,目前我在这行混得还算是如鱼得水。
不过凡事得有利弊。要是一帆风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滋润的威风八面,上帝老人家该不乐意了。他准得说你凭什么和我一个级别啊,所以呢,人生是处处充满磨练的。这点你要接受。
就拿我们搞客服这一行来说吧,您要是也用手机且还是咱们移动的,那您一准知道打1860免费。而就这免费两上烫金大字便板上定钉的决定了客户的多样性。您没见但凡哪家超市打个特价还乌泱乌泱的挤满各种花色的人么。所以说打1860不问业务实属正常,找你聊天、请你喝茶、或是抒发个什么心理压力这你都要理解,谁让电台的心理热线不免钱还倒收信息费呢!
其实那无事骚扰的再多也就浩瀚大海里的一小粒砂。运气好些一天也遇不上一位,运气背了至不济也就一小时见着一个,平均每个磨唧半拉钟头而已,忍忍也就过去了,想人家拿个干电池跟你聊容易么。我们要相信政府相信党相信国家电力系统,他再能贫,说话再不中听,一小块锂电又能抗得过我们二十四小时人民日常生活工作用电么?等到他"嘀嘀嘀"三声过后强制关机,胜利仍旧站在我们这一方。
就像今天这位,手表上的秒针已经转了四十五又二分之一圈,估摸着再跑个十几二十圈也得拿下。
"......喂?请问您还在么?"
今天遇见这位实属少见,他一句话问完我三十秒无应答,他居然愣没生气还冲我用敬语。
"在呢,在呢。先生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岂止在听,我还听出这位大人已经把中国移动客户指南跟我探讨至第七十七页,并指出了八大疑点十六项不妥,业务知道简直比我背得还顺溜。顺便扫了一眼小册子的厚度......这才进行到一小半。他该不会想和我讨论到最后一页吧。再次确定了一下业务手册的长宽高......真是哀其不幸,莫非今天就叫我遇上位骚扰用户之行家?
"好,那接下来我想问一下基于General Packet Radio Service与WALN的随E行业务。"
X的,这家伙还真从七十八页接着来。想你前台工作人员也是,这种业务资料是随便透露给一般民众的么?你要发也发给那种走路歪歪倒倒牙齿松脱一看就是领回家做再生资源的大爷大妈那!发给这种龟毛较真型的不是给我们内部人员添堵么。
话又说回来,你一大男人大半夜不睡觉打电话到1860来不就是想找个声音甜美的小姑娘聊聊么,听见是我这么个男人接的不赶紧挂电话还搁这儿贫个什么劲。您老不觉无聊,我都觉着空虚。
当然这些个抱怨只能搁肚里模拟一下,现实中我还得乖乖手口并用查资料,一边以优雅华丽演出度100%的音色给予回答,一边在心中默念员工手册二十八条"凡是询问正常业务者,话务人员不得主动挂机"。
如此你来我往机智问答似的又过去二十个回合,居然还没有打住的势头,真是事可忍孰不可忍。就算是我自己失误没把握住挂机最佳点,可你也不能逼着我这优秀话务员犯错误不是。趁着他翻书找题目的当中我终于耐用不住性子冒出一句:
"先生您用什么机型的手机啊?"
"怎么了?"
"啊,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深感现在科技发展迅猛啊。瞧先生您都唠一个多钟头了,手机还有电呢!现在电池质量可真好啊。"
"我的机机用充电器接着直流电。"
这一句声音磁性依旧,几乎可以听见那头传来低低的笑声。如此悠然适度内容却直刺我心肝脾肺肾,差点没就此倒地不起化作花泥。
听听!什么叫高手?这就是!不行了,让我就此错厥吧。正好白天连看8盘DVD,晚上奔来上大夜班,正觉着扛不住了呢。索性睡个昏天黑地算了。
"喂。"有人喊了一声。
烦着呢,别喊!没见你大爷正晕着呢么。
"喂,喂。"
就告诉你别喊了,这人怎如此不识相。抬眼一瞧,一盆凉水兜头顶浇下。这回可摺子了,那厮电话还续着呢,感情是他在叫魂。
"喂,先生!可算听见您声音了,刚才怎么突然没声了,是不是您手机出了问题?"收拾起悲愤的心情,我坚定的倒打一耙。
"是么?可我听得见你那边声啊?!"
"噢,那听筒没问题。怕不是话筒坏了吧?先生您看这样吧,现在凌晨两点半,人家手机维修部不论是上班时间还是下班时间中间都有几小时,您现在不如先睡觉养养精神,不然多影响您白天工作学习啊!"
"我......"
那边刚想插话被我毅然断下:"先生您别担心,现在什么都有三包,只要您不是人为把手机给破坏了,人家包修。那么就这样,不影响您休息了,再见先生。"一口气说完立马挂机。这等绝活早该使用,偏大脑发昏与其狂聊一个多钟头,我简直怀疑自己先前被下了降头。
想我既要保证他插不了嘴,又要保证语速语调语音,我容易么我!
不管再怎么累,还有6小时才下班,且挺着吧。
02
一觉睡醒再去上班已是第二天。临出门上时老姐正顶着房门练如来神掌。
"眼皮不停的跳动,有什么说法?"我问。
她扫我一眼道:"左灾右财,你是哪边?"此女一向怪力乱神,果然来了兴致。为防她死拖不放给我来个面授机宜一百条,我赶紧出门,哪里还顾得上问左右一齐是个什么讲头。
有人说过生活是最好的老师,此话不假。因为它很快便告诉我这是指破财。
刚上班连一分钟也没有,我就光荣的被拎去与领导面谈。
"前天你接了一个电话还记得吧!"
我接了四百多,你指哪一个?心里虽犯嘀咕,头还是点了一下。
"你的声音比较特殊,人家记得很清楚。之后又打了多次电话虽没说什么,但皆指名找你。我们听了录音才发现是你挂了客户电话......"
这人实属无聊,你当是喝花酒还指名要头牌呢!行,不用说了,违反员工守则一次扣100么。我了解。
清清嗓子,我拿出楚楚可怜如风中摇曳的音色作了诚恳检讨,直感动的主管满眼泪花道:"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唉~~~~~~~~不知能不能将好同志的钱还来。我在内心感叹。
可钱也扣了,骂也挨了,这眼皮怎么还上赶着狂跳?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对谁眉目传情,让人家误会我上班时间发展办公室恋情多不好。
我这边还在烦闷的当口,那厢耳边冷不丁响起一把低沉浑厚的男中音。
"970号,又是你。"
"?"啥意思?认亲戚呢!心中顿时一激灵,警醒万分。不要以为光女孩怕骚扰,先生,我也怕啊。这不刚才叫一厮坑走100么。"不好意思,请问您要问什么?"
"啊,别挂电话。我换了新手机,听得很清楚。"那边及时回味出我的意图,连忙抢白。
这回傻子也知道他就是那晚的二百五了,况且我还不是一傻瓜。
"我这回主要想问GPRS不是最高速率在171、2KB/S左右么,为何现在只支持40KB/S?"男中音显得无比诚恳。
不知为什么这次男中音居然没有东扯西拉直扑主题了。没办法,问业务的都是好同志么,也不能太冷淡对待人家。
"因为受到手机终端限制。"标准答案,标准语音,我笑咪咪的嘴角上扬。
"那是哪方面产生限制?为何偏限制在40KB/S?"男中音继续不紧不慢,末了还来了句:"为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为什么?因为业务资料上这么写的。能这样说么?不能啊!
我心里叫翻了天,嘴边却是一个字也蹦达不出来。这叫我怎么回答?我哪知啊!这人问的都叫些什么?我还想问他为什么拉登要留络腮胡,为什么我家院子里掘不出石油呢!
没办法了,看来唯有......
"喂?先生,请问您可以听见我的声音么?喂,喂?我现在听不见您的声音......很抱歉,我实在听不见您在说些什么,麻烦您换部手机再打进来好么?谢谢您的合作,再见。"话刚落音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断来电。恍惚间我有了二进宫的预感。
果不其然,半小时后又一次被拎进办公室。一天之内连来两次,放眼整个客服中心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瞅瞅老总一如烟锅煤的面色。唉 ,行了,无须多言,此时无声胜有声,资金又是少100。我是好同志么!所以好同志要记吃也记打,出办公室第一要务就是查出那死衰神的身家老底。

哼哼,很好,好极。此男姓江名若飞,本地人士,现在三十有四,家住翠薇区15幛507。可恶,竟然还是高级住宅区。既是有钱人何必还要与我平头百姓计较,整个一小肚鸡肠的猥琐男。
我狞笑着把江若飞查个底掉。不要以为我要大搞恐怖活动,我已说过我是好同志,违法乱纪的事是万万不干,只为把这些资料在大脑中深深烙下"刹星"二字,敬而远之。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聂宁静,一个139的先生让你回电!"
呀呸,是江若飞那厮,不回!
"小聂,江先生让你回电。"
呀呸,仍旧是他,就是不回,怎么着吧你!
但凡爱嚼口香糖的人士都知道此种零食比起那种专为吹泡泡的产物来说粘性要小上许多。可一旦嚼上数十分钟再兴之所致吹起泡泡,若不幸技巧够高吹的巨大后再破裂,待到粘了满头满脸再司出一理:原来二者本质一样。我虽不曾有过此种经历,但聂永宁每回在大咬大吹之后一口吐于地面的产物数次被我踏中,每每皆是含泪愤恨着花月余光景才能将其点滴不剩的从我那价值不菲的鞋底上清除一事也足以让我有此一悟。
现在我做这种看似无意的大发感叹实则是懊悔着那天晚上我为何陪着那位大叔狂侃七十分钟。现在可好,把他的粘劲引出来了,直让我悔的捶胸顿足五脏六腑皆惨绿一片。偏他还把我的工号记得牢靠,三不五时打个电话进来,用他那大提琴般的美声说句"可以帮我接一下970吗?"然后雪片般的回电通知直砸的我的电脑在9月下起大雪。还好我事先便将此人资料料熟于胸,否则一不小心误回来电岂不又和自己的资金过不去。再说扣钱事小,与此人两次交锋只杀的我大败而回还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若再往下打交道,只怕我气出个好歹还不算工伤。
我这厢还盘算江若飞老人家哪天腻了烦了不再打来,那边一个电话悄无声息的转了进来,劈头一句"970你好。"就让我顿悟一真理:
躲也要有隐蔽体的。没了她们光天化日的旷野中躲也就不叫个躲了。
为什么呢?只因这些姐姐们十数天以来不胜其扰,真实性不再挡驾,一听要找970号想也不想招呼也不打直接内部转接掐了过来。只可怜我了,跟琼瑶剧里小媳妇似的,拎个耳机,哼哼唧唧不想出声,又不得不说话。
憋了半天才在肚里嚎了一句:
--你们还有点民族情同胞爱么!
03
一晃又是小半拉月,窗外明媚一片,我则窝曲在室内思考着若是在解放前就我这身子骨是否熬得过八年抗战诸如此类的问题,一边努力啃着从图书馆里搬来的大部头。聂永宁则晃悠在我的四周做圆周运动,直至晃得不只我连她也一齐发晕的地步,这才来了一句:"我怎么瞅着你越来越像一愤青了。"
"废话。你要与一变态缠斗月余,我看人乐只愤青直接神经了。"我手不释卷的回了一句。托江若飞的福,为了应付他随时随地冒出的问题,我不得不求知若渴力求博通今,不是我自夸,当年考大学若有这劲头我一准进北大,何愁八级不过,二外早也一并拿下。
"哼,一素未面的男人就把你搞的食不下咽。"老姐满脸不屑"我若是你就顺着地址一路找去,在他睡的昏天黑地半梦半醒之间一脚踹开房门骑上去就......"
"免了!"我大叫。这女子越说越离谱"我不想因为强奸未遂被送进大墙另一边。"
开玩笑 ,被鄙视也比犯罪强不是。
果然她立马拎出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戴脸上,来回扫我十几二十遍后,一把拎住我后脖子乱没形象的提溜出门,边走边说:"你好歹也算一计算机系学生,我现在要出门上买台电脑,你去给我挑挑。"
你当买青菜看叶子就知道有没有被虫咬过啊。电脑的毛病是用出来的!当然这句话我还是没敢吼出来。她不分轻重一掌下来界时有毛病的一准是我。
不过总体说来这一次我还是满感谢永宁的,要没她死活拖我出门购物,日后对于姓江的展开反攻也就不存在了不是。原因就是聂永宁看上的那款电脑全市独家代理居然是江若飞那斯。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只能说你太小看通信部门的情报能力。连续一个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就害我不胜其苦,好容易见了尊容怎能不看个通透明彻。
只见我面带笑容绕着他上下左右的瞧,仿佛他才是传单上那台性能优秀的主机,就差没像聂永宁扒机箱盖那样上去扒他衣服瞧了。直瞅得江总不停流汗,反复照镜子又不好意思问我他到底哪儿不妥。这样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于是我立即拍板付钱买下电脑。现在可是敌明我暗,我决定身体力行春风雨露般好好关照这棵已成大树的祖国现任栋梁。
04
正所谓30年河东30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不用上班的日子里我的心情简直好到飞上了天。
"那么这个芯片组如果出现问题,主要会是什么原因?"我左手持手机,右手翻主板说明,就上面每一条电路走向与其探讨。让你也体会体会内部资料外泄于无聊人士之手的痛苦吧。
"唉......"那头开始叹气"你已说了两个小时,手机费很贵吧。"
"哪里哪里,这个不劳江总费心。"就许你可以手机接直流电,不许我用员工优惠话费全免么?不要妄想岔开话题。"刚才那个问题我确实不懂,请你务必说明啊!"
江若飞又开始叹气了。真是令人不平,这人的声音连叹息也如此磁性,不难想象现在的他一定在办公室里摇头苦笑了吧。
"永静,你真想学就来公司,我教你。"
中国人的劣习,一回生二回熟,三四十回一家人。我不过一天三遍的"致电问候"此人就一副跟我熟得什么似的嘴脸。
"好,车钱你出。"我也是中国人,所以我也一样。没有办法,员工优惠又优不到交通系统。每次给他打电话收尾都是这句,害我一天来回数趟,半月工资都给出租事业做了贡献。
于是包袱款款,跳上车直奔江若飞公司。江总倒也极有信用,每回都站在门口等着付帐,看的司机老伯直说"你叔待你真不错。"听得江总直嘀咕"我有那么老么?"
不过今天他没有和我争些什么34岁年富力强之类老八股,而是直线把我丢在会客室就和另一位大叔谈了起来。嘁,自己忙着和客户谈生意还叫我来,这不添乱么!还好我不是那种哭喊着要男友重视的小姑娘,否则定在他颇英俊的脸上左右各赏三道血痕添些特色。
但人的忍耐是有大限度的。找你一侃三钟头不住口的让人烦心,可一扔三小时不理更叫人吐血。我左等右等江若飞就是不把那位欧吉桑解决了还在那慢续着呢。若是什么攸关存亡的大事我也就忍了,可他们非就为什么最新型的机子装了XP速度就那么慢转磨到日薄西山,不是我说你,江总你跟一文盲说什么Windows内核原理他若明白才有鬼。以前我还以为故意和我装,现在我才晓得你还就真这么一较真的人,否则正常人哪会问什么GPRS流量制约的原因。
一回过神来才发现江若飞错愕的脸就在眼前。原来是我在神游时已一把将其揪出办公室将以上话语劈头盖脸砸了出去。
事已至此如何收场。我慢慢松开手,顺便理理那已被揉皱价值不菲的西装。
怎么办?他没发现我其实就是那被他死缠不休的907吧?就算发现也不要琢磨出我近日骚扰的意图吧?若是全部穿梆不会让我赔他那些车费吧?
"里头的,我来解决!"我一咬牙,替他进了谈判场,不论怎么着也比对着他强不是?
唰啦唰啦不消十分钟帮他那位老伯配置完毕,再附送王子式微笑一个,辅以美声攻击,趁他晕乎乎的当口立即把他请出了门,一边感叹就我这效率怎么着也得是国人第一,一边瞄了江若飞一眼。
情况仍旧不妙,他的面色比包公好不了几分。想来也是,任何人知道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别人调查成个明镜似的心里都不痛快。更别提出那人还成天自己个眼前晃悠,一副"怎样?你跳不出我手心"的表情,要我早五百锅贴上去了。啊~~~不好!他不会是要诉诸武力吧!可这也不怪我呀!谁让你害我成天被老总当典型批斗,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姑苏慕容氏嘛!
一想到这,我顿时理直气壮了起来,本来么,理亏的又不是我。
"刚才......你和那人说话的声音挺好听的。"
"?"我呆了。千想万想,谁料他来这么一句。
"感觉和平时不一样。"江若飞又继续下去。
废话,那是腹式发音,是气声。我说你面如包公似的,不会就在琢磨这个吧?害我惊个半死。这回我学乖了,上面的话纯属腹诽不再明言。但愿他不要再往别处想,我好全身而退。
"不过......"江若飞随即脸色一正"你居然骗我。"
妈妈咪呀,你这不还是琢磨出来了。
"哪有......"我的眼神开始漂忽,脚步开始虚浮,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名言我誓要贯彻到底。
"你刚才配置XP性能的手法一看就不是外行,居然骗我天天教你硬件基础。"江总脸色又一变。就这么一小会换三种闪了,简直快赶上走马灯。"你早说你会了,我好教你高级技巧哇。"
闻言,我立扑。
江若飞呀江若飞,你是真没发现呢?还是跟我装傻?
"不过刚才你的声音挺耳熟,我在哪听过呢?......"他又补一句。
我发誓以后当他面儿决不用气声说话。
05
"你小子终于开窍,晓得在工作中运用自己的色气了啊!"
吃午饭的时候,值班经理晃悠至我身边吐出以上发言,害我最后一口米饭全数贡献给对面仁兄的面孔。手忙脚乱的帮对方拍干净饭粒才重新坐回原位喝茶。
"早就该这样啦!我听了你的录音,真叫一个荷尔蒙全开性感之至边叹息都那么色,不分男女全被你迷得五迷三道......"值班经理见我坐了回来,又继续向下说去。
"噗--"一口茶复又喷上对面仁兄的脸。说来以奇怪,都被我喷过一回了,怎么还不晓得换座位。也罢,全当给你又洗耳恭听一回脸,只要老兄你别介意里面兑了我的口水。
我侧过头去看那罪魁祸首,她倒好,低头扒拉着盒饭,装出事不关己的样子。

下班已是晚上十二点。出了公司大门左右一环顾,聂永宁果然没有再来。
这几日永宁也不知抽了什么疯,一个劲说下了夜班回家不安全,非骑他的半个自动化充电式脚踏车来接我不可。我苦口婆心的劝她,若是碰上劫财的,你兜里一个子也没有,还不是劫我,你来有什么用啊。她眼珠子转了半圈又道:"碰上劫色的我可以挡一挡。"算了吧!我大惊:"若是我把你扔那儿挡了,我回家就被爸妈给劈了,你是帮我还是毁我啊!"在我再三劝说下,她才总算打消念头。
我这边才走出去没三步远,那边就看见江若飞依着他那辆崭新的尼桑在向我招手。我还没来得及想我没告诉他我在这儿上班啊,他怎么来的云云,聂永宁电话就打了进来。
"看见我派去的人了么?!"聂永宁的声音活力四射。
"看见了。"我回答的有气无力。不知她和江若飞泄了多少我的底牌。
"怎么样?我挑的绝佳人选。这一碰上劫色劫财的都不怕了。要劫财,他比你有钱,歹徒准冲他去;要劫色,他比你强壮,一准可以保护你呀。看我想得多么周到......"
【幸福的旁边—狐狐丁霖】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