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冷情军师—冰紫绫

时间: 2016-06-30 18:39:56 分类: 今日好文

【冷情军师—冰紫绫】

第一章

『文若...』深情的眼神盯着站在自己面前不为所动的人儿,他温柔地抚着他的脸庞,替他褪下他头上的纶巾,亮丽的乌黑长发便柔顺地从上落下。
纵使知道他想做什么,他却还是沉着的看着对方,没有任何动作。

呵,自己还是无法抗拒他吗?

『......』茍彧皱了下秀丽的眉,在心中责备着自己,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甚至连抗拒都没有!?
『文若,你为什么都不说话?而且脸色还这么难看。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就早点告诉我,这样我才能替你请大夫。』见茍彧如此,他轻拍他的肩,一副爱怜的说道。
『回丞相,没这回事。』这个回答自茍彧的口中递出,但他的眉头却是更加深锁不已。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除了无法拒绝那站在身前的曹操,现在居然连抵抗都没有办法。

他根本无从抵御他那爱怜的眼神。

『算了,我知道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应该强迫你,去休息吧。如果说是因为我才让重要的你生病了,这可不行。营里没有人能够胜任你的工作。』曹操转过身,不想见他走出去的身影,更怕自己会情不自禁的上前使力拉住他。
他只是一介文人,他的军师以及参谋,这样的他是禁不起他那样的拉扯的。
闻言,茍彧依旧站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

......为什么自己不走?

苟彧铁着脸站在那边不解着自己为何留下,他明明知道现在应该离开这哩,而且是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听不见脚步声,更没有任何人离开这里的感觉。他以为他已经走远,焉知才转身便闲着那铁着脸的苟彧。
『............』冷着一张脸,苟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他。

难道,自己在期盼着他作出什么!?
还是说,自己早就放弃了挣扎!?

呵,还真是讽刺的想法。苟彧自嘲的笑了笑。
『文若,你在笑什么?』曹操看着苟彧莫名的举动感到无法理解。

他总觉得自己永远都猜不透他那美人军师的想法。

美人军师!?
这可真有趣,自己怎么会萌生这样的念头?
思及此,曹操也笑了。

不过,不也是因此他才对他如此沉迷不是吗?

『回丞相,没什么。』收起难得一见的笑容,苟彧一脸正经的说道。
他怎么能够允许自己告诉他,他是因为自嘲侕笑...
他是因为身体不肯听自己的命令而笑...
他是因为失去了该有的冷静而笑.........

他是他的军师,这样的事情不能说出口。
军师是不能为了这样的事情而烦恼,或是自嘲的。

他又怎能承认自己的确动了心,而且对象还是他所服恃的主子!?

基于自尊、基于理智,还有自己的分份跟地位,更甚至于是其它的一切,通通都不允许这些的发生。
又教他要如何接受这一切?
就算是一次也好,他只希望他肯放下这些,这令他骄傲却又苦恼的一切。
『为什么留下?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吧?』虽然心中很高兴,但曹操的脸色却跟苟彧的差不了多少。

都是...非常难看。

『你真的都不会害怕我对你做出什么吗?』紧蹙着眉,他用锐利的眼神看着苟彧,用着充满了质问却又带着狂傲的语气。
他这样的眼神和这样的口气,刺的他好难受......

但,纵使自己在怎么难过,他都不允许自己有所表示。
然而,他也只能用着漠然却又冷漠的样子回着他的话语......
对着那令自己不可自拔,深深沉迷的他......

『.........』苟彧依旧看着曹操,不说一句话。
他不是不愿意说话,而是只要他回了话就会无法收拾接下来的一切。
那即将发生的一切......
既然早就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那为什么自己方才没有离开?

难道这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期盼?

为什么自己放不下那份自尊、骄傲,以及矜持?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那些,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这一切不就只是个选择?那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执着?你到底在执着什么?告诉我!文若,不要只是盯着我看。』见他不肯说话,得不到任何回答的曹操也被他给逼急了。
但是眼前的那个人依旧不为所动,就这样跟他对望了好一下子。
忽然,苟彧环起曹操的背颈,浅浅地在他的唇上轻啄。
这,也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瞬间。下一刻他又变回原来的那副模样。

就似方才的一切曾未发生过一样......

『这就是我的回答,如果这是你的期望,我就会让你实现它。』苟彧毫无表情的答道。
『文若,我要的不是这样,为何如此聪慧的你却不懂?这个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还来的清楚不是吗?』看他如此举动他虽然高兴,但他要的不是这样。

他不要如此冷漠却又不甘愿的他。

这样的他,纵使在如何主动又有什么意义?
是啊,人在身边心却不在身边多令人苦不堪言?
他要的不是这样行尸走肉的他,而是会说会笑还会所人的他才是他啊!

『丞相,我很清楚,而且远比任何人都还来的清楚。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苟彧一边说,有拉着曹操的手摆向自己的腰间,而自己又是再度环上他的项颈......
会这么说、会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不被他察觉自己早已对他动心的事实罢了。

那如铁一般,不被接受的事实......

『文若,既然知道的话就放开我。』看着这样的苟彧直教他心痛,纵使在有兴致他也下不了手。
他是在整他吗?曹操心想。
『丞相,这不是你的愿望吗?』他清柔的在他耳边问着。
『文若,够了!别再逼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曹操推开苟彧严峻的说道。
『是吗?』若有似无的轻叹自苟彧口中轻轻递出,他拾起方才被放在一边的纶巾,接着便慢慢的开始整理好自己的衣装才又道:『那就算了,在下告退。』

语毕,他又恢复成平常的那副模样,离开了曹操的视线。

他悠然的态度跟身影,让曹操看了更是心痛,但反常的他更令他惊讶。
他根本没想到他会如此主动...更没想到他早已看透了自己的心思......

※   ※   ※

走在回府的路上,苟彧的脸色真的是越来越难看了。
为什么他刚刚会这么做,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方才的那些举动,已经逾越了他该有的本分。
他不敢相信,也不能原谅他自己这么做。

去找郭嘉吧。
记得他曾经对自己说过无论何事都可以去找他商讨,那......要去找他吗?
站在自己的府前,守卫的士兵已经准备替苟彧拉开大门,苟彧却又转身走人。
『茍大人,你不进去吗?』望着苟彧的背影,士兵大喊着。
苟彧转过身,摇摇头挥了挥手,向士兵示意他不进去了。

那他回来做什么?没有人知道。

『郭大人,文若军师求见。』一名女侍站在大厅门口向郭嘉说道。
『快快有请。』放下手边的军书,郭嘉回答道。
在苟彧走入大厅之后,郭嘉便使眼神示意要厅堂中的其它人离开。
『那么,奴婢们就此退下。』她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嗯,那就去休息吧,顺便传令下去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郭嘉说道。
『是。』

广大的大厅内只剩下郭嘉跟苟彧,苟彧却露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浅笑。
『文若,今儿个是什么风把你吹来?』郭嘉笑道。
『奉孝,你这是在挖苦我吗?』苟彧也笑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哦。』
『是吗?』
『苟大人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有何贵事?』郭嘉正经地问道。
『奉孝,别这样叫我。说真的,我实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苟彧走道他最习惯的坐椅前坐下,满脸不解地说道。
『他?你是在说丞相吗?我倒有听说过今夜丞相下令不准任何人去打扰他,原来是在和你商讨大业啊!』郭嘉一边说,还一边故意用着崇拜的眼神看着苟彧。

不过,这也是他故意的试探着他。

『是啊...的确是他......』苟彧一边说道,一边解下他头上的纶巾又问道:『奉孝,你觉得这样的我像什么?』
配合着落下的柔亮长发,他本来已经很秀戏的脸庞在此时看来更加美丽。
看着如此的他,郭嘉瞬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如果说他很美,想必他一定会生气吧?

见他不说话,苟彧又道:『奉孝,直说无妨。』
『嗯...那我就失礼了。』挣扎了好一下子,郭嘉才回道:『.........很美。』
『奉孝!我不是要你称赞我,我是在问你我像什么!』
『苟大人,我已经说了答案。』他灿烂的笑道。
『果然......』苟彧又不自觉的紧蹙眉头。
老狐狸一个,就不肯明讲吗?
『呃...抱歉。文若,我失言了。』见他好看的脸庞露出愁容,郭嘉不舍的赶紧向他道歉。

谁叫戏弄他实在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情。

『算了,奉孝,这是事实...毋须介意。』苟彧轻叹道。
『那...这与丞相有关?』认真的盯着他的双眸,郭嘉再次有意地问道。

难道曹操在这之中对他做了什么?

『想知道过程吗?』苟彧露出职业般的笑容问道。
郭嘉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好,那你就站着别动。』苟彧再说完话的同时,嘴角却勾起一抹令郭嘉不自觉打起冷颤的笑容。

他要做什么?他想做什么?
郭嘉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但他却不知道,连他身前的苟彧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只见他慢慢地靠近他,轻抚着他的脸庞...
手指也顺着他脸颊的边缘渐渐滑落...然后解下他上的头冠...
他的发也如他先前一样的落下......
然后他环起他的项颈,也如方才一般轻吻着他的唇......
郭嘉呆住了。

他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原来他这样对他!?

但是,这淡淡地触感却又不可抹灭...
让郭嘉挥之不去...无法忘怀。
『然后,我没有说话,他便叫我走了。』苟彧简短的说道,但他也没有详加解释,其实吻人的那个人是他。『所以我实在无法理解他在想什么。』
『你很在意?』郭嘉不可思议地问道。
『我的确很在意,我有那么差吗?』苟彧冷着脸说道。
『没有,你一点都不差,是他不懂欣赏。』
『呵,说的跟真的一样。』
『这的确是我的肺腑之言呢。』
『别忘了,我和你一样都是军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苟彧笑道。
『军师再回府之后也一样是普通人。』郭嘉答道。
『奉孝,我真是坳不过你。』
『承让了。』
『既然是肺腑之言,那,你能爱我吗?』苟彧才一说完,立即就发现自己不应该这样对郭嘉开玩笑。

其实他也很害怕,郭嘉会因为这样突然想到的玩笑而讨厌他。

『呵,何乐不为?乐意之至。』郭嘉笑了笑,就仿着他方才的样子环住他的颈背,深深地吻了他......
似若有所求又似有所掠夺,他的舌尖不放过他唇内的一切。
而他,亦不自觉地响应着他且抱住他,和他在原地拥吻了起来。
他两互相吸吮着对方的一切......

那柔软香甜的红唇,是多么令人舍不得离开!?
那藏在整齐华贵衣装之下诱人身子,是多么让人想要侵犯......

他从来也没有想过,他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也没有想过,他居然会这样问他,而且还对他这样做。

『奉孝!这里是大厅耶!』苟彧虽然抱怨着,但是他们两却已经在那边吻了很长一段时间。
而他却也不讨厌这样的感觉。甚至可以说.........
还有一点点喜欢!?

喜欢!?
真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觉得。
原来他也会有这种感觉?
呵,真是讽刺,他还以为他早就失去感情这种东西了。

『文若,你现在才说也太迟了吧?都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了呢。况且......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呵呵,不然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吧?』郭嘉开玩笑的说道。
『呵,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如果我说是呢?』挑了挑眉,郭嘉故意地说道。
『那我要让你后悔你勾引我。』苟彧笑道。
『我为何要后悔?』
『你觉得呢?』苟彧二话不说就将郭嘉横抱而起。
『文若,放我下来。』郭嘉紧抱住苟彧地颈子说道。
『我.不.要。』苟彧便抱着郭嘉径自走入大厅深处地偏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把小说整理了一下...
所以篇幅就这样变少了真好(欸)


第二章

自从那晚之后,苟彧去郭嘉府上打扰的次数变多了。
但是,他却在也没有对他做出任何逾越的举动。
他到底能不能放弃那个人而接受他?苟彧越来越怀疑自己。

怀疑着自己到底能不能办到......

『他告诉我,他愿意爱我...但...我能爱他吗?』苟彧在心中不断重复的问着自己这个问题。
这个无法向任何人询问的问题...
这个永远也没有解答的问题......
走在前往郭嘉府的途中,他一如往常的思索着,然后,又是再一次的无解。

到底要到何时,这一切才会得到答案?

苟彧渴望着能得到答案,却在同时也害怕得到答案。
他害怕着,那个答案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害怕着,那短暂的幸福会因为答案出现而消失......

『这不就是个选择?』他的脑中浮现这么一句话。
还记得,这是那天晚上,曹操对着他心急的问着。
而他,却没有回答这一个问题......

『丞相,你说...这不就是个选择......可是,它却刺的我好难受......』苟彧停下行进间的脚步,不再前进。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不肯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我真的有那么差劲吗!?』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说......』
『就算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也不能说啊.........』
『我是你的军师啊!!!我是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而答复你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懂我......』晶莹剔透的泪珠不自觉的滑落他秀丽的脸庞,苟彧实在是觉得好不甘心。
他陪在他身边那么久,喂他牺牲奉献了那么多,为什么他却不懂!

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懂......

『文若,你怎么呆站在这呢?』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让苟彧反射性的转过身面对他。
不转身还好,这是转身让背后的人看的好不心疼。
『奉孝...是你啊...真巧。』苟彧硬是从脸上几出一抹笑容道。
他却不知道,他这样的举动只会让他更加心痛而已......

他为什么不肯说......?

郭嘉看着那抹令人痛心的笑容思索着。
同样都是军师,但是他却猜不透他的想法...
『文若,发生什么事情了?』郭嘉怜爱的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沙子吹进眼睛里面罢了。』苟彧才说完,泪水却不争气的落下。
『是这样?可是你的身体似乎不是这样说的唷。』一时忍不住,他又开始消遣着苟彧。
『奉孝!』
『好好好,是我错了,就当作是沙子吹进去好了。事情就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郭嘉温柔的抱住苟彧又到:『奉孝我就借给你靠着哭吧...呵呵......』
『你!』实在是太过分了!苟彧闻言,变扯下郭嘉头上的纶巾。
『哎呀呀,苟大人生气了?』郭嘉更加故意的笑道。

这真是...好欠奏的说法啊!

不知为何,他就是喜欢这样逗着苟彧。
或许是因为这样才能见到他隐藏在「军师」这个称号之下,真正的他吧?
郭嘉深信,苟彧应该不是那个冷漠严肃的人。
因为他去找他加入曹操的阵营时,并非是这副模样。
『奉孝,你的嘴还真是得理不饶人。』苟彧靠在郭嘉的肩上说道。
『过奖了。』郭嘉继续用着很欠奏的笑声开朗道。
『你又在损我!』苟彧轻皱眉头说道。
『好啦,文若别生气嘛,是我错了,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呢?』在他俊雅的脸颊上轻轻印上一个吻,郭嘉不正经的问道。
『嗯,这是个好问题。我现在还没想到答案,不如就先保留吧,呵呵呵。』苟彧邪邪地笑了笑,他方才的那个吻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还有这种的?』郭嘉惊讶道。
真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说呢,看来郭嘉又被苟彧给摆了一道。

哎呀,看来似乎是遭天遣了嘛?

『就是有。』苟彧说完,随即附上自己的唇夺去郭嘉的气息不让他回嘴。
看来,似乎是文若略胜一筹呢,郭嘉在心中叹道。

※   ※   ※

『文若,你到底是站在这里要做什么?』郭嘉悄悄地从苟彧手中拿回他的纶巾问道。
『嗯...好问题,我正打算打道回府呢。』本来只是想去看看郭嘉而已,没想到半路就遇到他了。

老实说他也没想过要去那边做什么。

既然要做的事情做完了,不如就回去吧?
老是不在府中是会给人猜忌的。

尤其是曹操!

在这样子去住郭嘉府,一定会大事不妙。
『回府?回哪个府?』郭嘉故意的强调着语气问道。
『当然是......回我自己的文若府。』苟彧说着说着,又把纶巾给抢了回来。
『哎呀,怎么不是去我那?』郭嘉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其实也不能怪他,而是因为苟彧总是会很干脆的答应他要住上一晚。
原因总是用「夜深了不宜外出」来回答郭嘉。

他实在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不如...奉孝你今夜就与我一同回去吧。』苟彧灿烂的笑道。
『唷?苟大人您今日是生病了吗?』郭嘉说着说着,便摸着苟彧的额,抹黑道:『看来苟大人病的不轻,奉孝我就好人做到底护送大人回府吧。呵呵......』

真是,他怎么老是死性不改!?

苟彧瞪着眼前抹黑他的郭嘉懒的回嘴。
这根本就是多说无益嘛!

『苟大人,奉孝我这么服务到家你怎么还在生气嘛?』看着他的眼神,他笑笑地说道。
『是啊,你还真是...服.务.到.家!』既然他根本不怕他生气,苟彧冷冷地说道:『那就劳烦奉孝你送我回府吧,既然你都说你服务到家了...呵呵呵......』

苟彧的笑声让郭嘉背后突然冷了起来。

抛下愣在那边的郭嘉,苟彧往回家的路上缓缓迈进。

*      *      *

虽然口头是上郭嘉说了要送苟彧回府,但是......
事实上却是苟彧走在前面毫不理会身后的他。

『文若,你的目的地到了,那么我就回去了。』站在文若府前,郭嘉一脸正经的说道。
『哎呀,别这么急着要回去嘛。奉孝你不是说了要替我「服务到家」吗?』苟彧一把拉住他不让他溜走。

他这一拉,让他更是紧张不已。

难道...他又要和前些的日子的那一夜一样...
【冷情军师—冰紫绫】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