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非廉价爱情—雅各

时间: 2016-06-30 17:07:30 分类: 今日好文

【非廉价爱情—雅各】
  • 1.
    往往事情的变化就在一瞬间。没有什麽是绝对。
    前一秒钟的幸福可以在下一刻中变成人生的恶梦。
    澄雃司诺可,正逐渐明白这个道理。

「欢迎光临。」
澄雃对著进入的人亲切微笑,友善的询问需要的服务。
家庭主妇一面对他的笑容,完全没有办法防备的接受著他每一项推销。
「刚批入新鲜的美国牛肉,最适合星期六晚上喔。」这是今天主要推荐品。
澄雃站在超级市场肉品区,对著每一位张罗三餐的主妇介绍。
这只是他许多工作的其中之一。
私人理由,所以他有各式各样的工作。
除了学生身分外,其馀时间,他可以是高雅的服务生,也可以像是邻家男孩般在超市贩售,甚至是在路边叫卖的兜售员。
只要薪资高,他就愿意去,不过,他不做违背良心的工作。
出卖肉体,与人共度一夜,就可以轻松赚进百万,他极度鄙视这种人。
他需要钱,并不代表他就需要堕落。
澄雃将被翻乱的肉品冰柜依依整理。
今天牛肉销路不错,又可以向店长要小小的抽成。
只要是他负责贩售的食品区,没有不畅销。
凭著一张美丽脸孔,却不是瘦弱的白皙,而是一身健康的小麦肌肤,束在身後的咖啡带金的长及腰的头发,唇边挂著淡淡笑意,引人著迷。
让人轻易陷入他贩售的陷阱。
这样的方式达到销售成果,澄雃还能接受,所以只要他站在任何一区,亲切的微笑,一天的收入轻松入袋。
整理完毕,澄雃准备换班。
他看到一个人。
可以说熟悉或是陌生的人,介於两者之间的感觉。
那人是宇文次轩,『铃兰』的甜点师傅。
『铃兰』是他另一个工作地方,也是工作项目中最特别的店。
不穿白色厨师制服的宇文次轩,显得娇小,瘦弱的身材,加上长相可爱,实在看不出他已经21歳了。
而一身如洋娃娃般的纯白素面中国风宽松衣物,颈项挂垂著冰蓝色琉璃项鍊,显得优雅高贵,一看就知出身非凡。
现下他表情困惑,目光来回搜寻眼前每一个置物架。
澄雃向他走了过去。

「需要帮忙吗?」
次轩稍微点点头,头也没回的仍自顾寻找,「嗯,麻烦你,我想找香草粉。」
澄雃望了一下,此处呈列著各式面粉、绿豆粉、糯米粉...等等。
「你在这里是不可能找到香草粉的,次轩。」他微微一笑。
次轩受到惊吓的回头,「澄雃?」随即真诚微笑道:「你也来买东西吗?」
「不,我是员工。」澄雃好笑的回道。
次轩困惑了一下,「员工?你在这里工作呀?」语气颇为讶异。
不知为何,他的语气让澄雃有些小小不快。
「你要找香草粉吗?」澄雃转开话题,「必须到那一区才有。」他指向西点制材区,走向前。
次轩愣了一下,赶紧跟上去。

「谢谢。」终於买到需要的东西,次轩开心的道。
「不会,这是我的职责。」澄雃习惯性的回答。
「对我不用这麽正经啦。」次轩温和的微笑。
在『铃兰』当服务生太久,不小心就会有职业病,平常说话变得谦虚有礼,对於自己人来说,次轩很不习惯。
也许这是跟自己都待在内场有关吧。
因为与他一起工作的律和轩辕苍麟,并不会有这种情形。
听他这麽说,澄雃只是笑一笑,没说什麽。这的确是他的职责,毕竟还在上班时间里。
「对了,你买香草粉要做什麽?我记得店里需要的货材,都是一次进一个月的份量啊。」澄雃随口问道。
一听,次轩不好意思的笑道:「啊...我不是要在店里制作甜点,纯粹是我私底下想做的,这总不好意思拿店里的东西啊。」
「喔。」澄雃微笑道:「你要练习吗?」
「也不算是啦......」次轩有些吱唔著,说不太出来。
他哪好意思说出他是要做来卖给邻居的啊!因为邻居都知道他是甜点师傅,老是免费品尝他试做的糕点,他稍微打算了下,发现几次下来损失不少,不如加减赚点材料费也好呀。
见他似乎有些难隐之情,澄雃也没打算继续追问。
他本来就不会对一件事太过穷追猛打,不说,於他也没差别。
看了下表,接近下一个班次的时间了。
「那,我要先走了。」对著次轩温和一笑,澄雃预备赶下一个工作。
次轩以为澄雃不满他有所隐瞒态度,忙道:「澄雃,等等......」
「嗯?」澄雃回过头。
「我的确是在练习新的糕点做法...」次轩小小声的说,「成功之後,我再请你帮我评鉴,可以吗?」说了个连他都觉得突兀的邀请。
澄雃略微惊异,不太明白他忽然的提议,但仍点头道:「当然可以,不过我是个只会吃不会去计较好坏的人,大概我也没办法给你什麽有用的建议吧。」
「没关系啦。」次轩不在意的微笑,「算我报答你帮我找到香草粉吧。」好险澄雃也没觉得不妥当。
「其实呢,你只要照著超市内标示的纸牌走,任何人都可以找到的。」澄雃微笑著道。
不知自己敏感吗?次轩觉得对方的语气怪怪的。
在他尚未反应过来时,澄雃已经走了。

家教一结束,澄雃匆忙的走出学生公寓,赶紧往地铁站走去。
「唷,还真巧。」
澄雃回头,看见一个高瘦男子。
男子戴著宽边帽沿下的火红色长发,提醒了澄雃的印象,只是这次对方的脸少了墨镜的掩饰,露出如玻璃珠般的绿色眼朣,身上的穿著偏向朴素装扮。
「是你...」澄雃不掩饰他的讶异。
「有必要这麽惊讶吗?」御野清翻翻白眼。
「喔,抱歉。」澄雅说道,「我真的没想到会遇见你。」
正确说来,他是不太想记住。
「算了。」御野道,「今天我没心情跟你玩,遇到你纯粹是巧合,你也不用太紧张。」
知道他想起上次在店里会面的情况,御野这麽说著。
「跟我玩的费用可不便宜。」澄雃回道,这家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他也没有那麽多时间陪他耗。
「喔?」御野挑起眉,「你要向我出价?」
电车此时进站,月台上的人群开始移动。
「只要你来『铃兰』,运气好得话,我就爲你服务。」澄雃微笑著,进入电车。
「......」
跟上次一样拒绝的回答方式,御野白了他一记,跟著进入电车。
随著车子开动,两人面向车门旁站著。
「喂,你现在要去哪?」御野忽问道。
「工作。」澄雃抬头看著电车内的广告栏。
「回答也太简短了吧...」御野小声的咕哝,又道:「你要去『铃兰』吗?」
「没有。」澄雃回答,一会儿又道:「我有其他工作。」
倒是御野一付讶异,「咦?还有其他工作?」御野说完,忽笑了起来。
「笑什麽?」澄雃有些不快。
「我以为你们『铃兰』的服务生,都是出身高贵的有钱人,服务生的工作对你们只是娱乐而已...」御野看了他一眼,「看样子,我想错了。」
「不,你没想错。」澄雃忽微笑,「你这样想的话,就这样吧。」
他也不想多做解释,况且有时候,连他看其他人都会有这种想法。
电车到站,澄雃下车,而御野也跟著下车。
「你...干嘛一直跟著我?」澄雃瞪著他。
「我要到这里工作。」御野指了指前面的大楼。
澄雃抬头一看,跟自己的目的地一样。
「放心吧,我对你没有不良意图。」御野微笑著。
心里无奈的叹气,澄雃不理会他,向前走。

2.
有时候,有些事情,不一定只从一个角度去看。

宇文次轩将烘烤出来的水蜜桃派,排列在白色瓷盘,最後再以鲜奶油缀饰。
「完成。」他开心的说。
「嗯,很漂亮。」一旁的律说道,「次轩,你进步不少,鲜奶油花越挤越漂亮了。」
听到他的夸赞,次轩有些不好意思。
从小他就喜欢自己制作甜点,无论中西,不过所谓兴趣并不代表他专业,虽然比起一般人他非常厉害,但来工作後,遇上律的专业,显得自己的技术有些不足,以制作蛋糕来说,最後的润饰,十有八九会不成功,都需要再经过律的修饰,才能端上场。
不过,次轩自认自己是很知上进的人,在律身边工作,他获益不少。
「下次可以试著制作大型的蛋糕。」律微笑道。
那实在是次轩的死穴......。
不知为何,也大概与技巧有关吧,他还不太能独立完成大型蛋糕制作。
想起来也很怪,当时他会被录用,次轩也觉得不可思议。
「可以上蛋糕了。」澄雃站到门边,敲敲门说道。
「好的。」律转身去端蛋糕。
「今天是水蜜桃派吗?」澄雃道。
「啊?是的。」次轩忙道,「不好吗?」
「我没那种意思。」澄雃微微一笑,「我只是觉得你的烘焙点心很不错。」
「...谢谢了。」次轩微脸虹。
说来,他最拿手的就是各式烘焙点心,举凡各式派点,或是丹麦烤饼等等,他觉得不输给律。
但是,西点方面,还是以蛋糕比较热门,难度上也高,而店里受欢迎的甜点,多是律所制作的蛋糕。
一家店的甜点,在味道上必须要统一,才能树立品牌,次轩还没办法做到与律一致,所以,他就负责烘焙点心,避免味道混乱。
「昨天是草莓派,今天是水蜜桃,前天是柠檬...」澄雃细数著道,「这几天的水果派很受欢迎喔。」
「全都贩售光光,比起律所制作的蛋糕,销量还好喔。」他在次轩耳边,小声说道。
原本有些怅然若失的情绪消失,次轩感到心情莫名的转化。
难不成...这样算是安慰吗?
「我是说真的,可不是安慰。」彷佛看透他所想的,澄雃微笑著说。
次轩脸又红起来。
他还以为他不会在意与律的比较,但有些时候,他就是无法不去做差别,因为赞美律的话,远比起自己来得多。
次轩发觉,他原来也是需要鼓励的。
「该端出去罗。」澄雃出声道,「只可惜这是要端给客人的,不然我也想嚐上一口。」
次轩看了他一下,反射性的开口:「我可以为你再制作一份。」语毕,他感到脸上又是一阵燥热。
「谢谢了。」澄雃伸手摸摸与自己差不多高的次轩头发。
「我该去外场了。」澄雃对他温和一笑。
有某种异样的心绪在变化,次轩愣愣的看著澄雃走了出去。

『铃兰』一家特别的店,坐落於香港弥敦道上。
下午是优雅的午茶时光,到了晚上却披上神秘面纱,吸引无数男男女女,隐藏在店里的秘密。
「欢迎光临。」苏方笑容可掬,对著上门的客人们说著。
「本店为您提供五种不同的Menu,请客人做下正确的选择───」
纯白、炫金、深蓝、蜜红、粉紫─五种颜色的Menu,只有一个机会。
微笑的看著客人作出决定,苏方愉快的说道:「恭喜您,今晚的主餐为您提供了两种选择,法式乳酪焗龙虾与红酒炖烤牛肉,搭配主厨特制浓汤,甜点则为您精心准备了水蜜桃派和栗子慕斯。」
「由我来为各位带位。」弑夜带著微笑,一袭及地的蓝银色发使人目眩。
次轩偷偷的探出头,观看著外场的一切。
每次在工作的空档,他很喜欢这麽做,观察客人品尝他手艺之後的反应。
「放心吧,客人都活得好好的。」见他如此,轩辕苍麟每次总这样说。
一张嘴毒死人不偿命......次轩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平时轩辕是不太说话的,但只要他一开口总没什麽好话。
「我才不是担心这个......」他小声嘟嚷著,眼神又移往外头。
客人彼此的交谈声,餐盘轻碰的声音,以及来回在桌与桌之间的服务生们。
次轩很喜欢这样的光景。
这也是为什麽他要在这里工作的原因之一。
其二,则是他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手艺,创作各种新式的甜点。
从小他就很喜欢在厨房里瞎混,久了对於餐台上的工作渐渐开始有兴趣,每一种糕点完成的时候,散在整个空间的香味,有种接近幸福的感觉。
虽然他生长在富裕的家庭,但父母的教育比起一般家庭来得严格。
打小开始,便跟著香港的祖母同住,训练他独立性,对於金钱方面,提供的远比生活需要的少,还规定不得动用祖母的钱,在这种情况下,次轩很久以前便开始工作,为了生活所需。
幸好父亲优秀的商业头脑,在他身上尽情发挥了遗传优生学。
身为股市大亨的儿子,天生对於这方面的敏感力超强,靠著买卖股票赚钱,次轩从15岁以来也算累积不少财富。
而设计师的母亲也是精打细算的人,竟然在前些日子说出想念儿子,希望他搬回家住......说到这个,他就快发火。
一个住在瑞士,一个住法国,他要回哪个家呀?
况且还要他去找份工作,在三年内找到终身伴侣,两人一起快乐回家见公婆(?),搞什麽鬼啊!
他才不屈服哩,他有想要做的事,而且,要遇到一个终身伴侣哪里是简单的事呢。
所以他来到『铃兰』争取工作机会,而不是依照母亲的愿望,去商社工作。
幸好他来到这里。
遇见了每一个人,每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他想起昨天在超市遇见佐藤澄雃的事来。
说实在的,他真的有些讶异会遇见他,而且对方还说出自己是员工的话。
当然,他的意思没有鄙视的意味。
只是,他一直以为,澄雃不会是需要工作的人。
在『铃兰』工作的人,虽然有很多出身不凡的人,但在背後总有些故事,所以他们在这里,这份工作,对他们说来,不一定是为了生活,却一定有某种存在意义。
为什麽他觉得澄雃不会需要其他工作呢?
一种感觉吧,次轩看来,他觉得澄雃是天生优雅的人,由他的言行举止看来,家教方面一定相当良好,穿著打扮也可以知道家庭环境优渥。
他为什麽直觉就这样认为?他对於澄雃的一切是那麽不清楚。
佐藤澄雃,在『铃兰』里,也算是个谜样的人物。
「偷懒啊?」封靖蕥忽出现在他面前。
「...我被你吓了一跳...」次轩瞪大眼睛,回过神。
「谁叫你发呆呢?」封靖蕥微笑道,端起一旁备置好的餐点,「我要去送餐了,你也快点工作吧,有些客人要上甜点了。」说完,走了出去。
这也是一个谜样的人,次轩叹口气,回头忙碌去。


3.
随著人声喧哗,澄雃走向最後的靠窗的桌子。
「你好。」他向坐著的人说道。
坐著的是一个穿著黑色西装的人,黑色长发束在身後,不发一语的抽著烟。
「我是Dew,是你今晚的专属服务生。」给予一个微笑,澄雃将酒杯斟满酒,「Beaujolais,客人也喜欢这个味道吗?」
那人将烟捻熄,抬起头来,「没想到这里有会品酒的人?」
澄雃这时候才看清楚她的面容,很中性的脸孔和身材,乍看之下,很容易就被认为是男人。
她有股特殊的魅力。
「我稍微懂一点而已。」澄雃虚心说道。
她将酒杯端起,握著杯脚观看晶莹的红,轻摇酒杯闻著透过的阵阵酒香,有些许的果香味道,「请嚐一口。」
接过酒杯,澄雃轻啜一口,让舌尖感触酒的滋味,立即感觉到Beaujolais特有的重果香味。
「这是我最近喝过最好的Beaujolais。」她说道。
「本店一项坚持最好的。」澄雃微微一笑。
「你好,我是邵苓。」她浅浅一笑,嘴边透著梨窝。
「这是我的名片。」她拿出一张黑色小卡。
黑底白色的艺术字迹,写著婚纱设计师。
「婚纱设计?」澄雃仔细玩赏名片,「名片却是黑色?」
邵苓微笑道:「你不觉得婚礼在某种程度说来,是另一种形式的丧礼?」
澄雃一愣,随即微笑,「弟一次听见这种说法,既然如此,你为何选择当婚纱设计师?」说著,边将对方的酒杯斟满。
「我只是选择作为一个贩卖梦想的人而已呀。」邵苓端起酒杯,「贩卖每个少女都有的梦想。」
说这句话的她,看起来却有一些些的悲伤。
像要转移题似的,她拿起Menu,「推荐菜色吧,听说这里的甜点很有名。」
「本店的餐点也很可口啊。」澄雃说道,「Beaujolais搭配任何菜色都很适宜,今晚的主菜红酒炖烤牛肉也很合适。」
「那就这一道吧。」微笑阖上Menu,她啜饮起来。

收拾著桌面的餐盘,澄雃小心的摆放至小推车上。
「辛苦啦。」杰走了过来,「我推去厨房就可以了。」
一天的工作就这样告一段落。澄雃看著玻璃窗外漆黑的夜空。
什麽时候,才可以到达梦想的最後阶段。要很遥远的一段时间吧。
整理完毕之後,澄雃换下制服,穿上外套准备离去。
「啊,你也要回去了吗?」
回头一看,是次轩。他点点头。难得的疲倦感涌现,累得不想再说话。
今天那位女客人的表情,约莫是现在的自己,看著玻璃窗上显现的脸孔,澄雃这麽想著。
「一起走吧。」次轩开口。
澄雃没有表示反对,伸手推开门。
两人并肩走著。一路上无语。
很少见这样的澄雃,次轩偷瞄著澄雃的侧脸。
印象中,他似乎与疲倦这两个字无缘,就算再忙再累,与人说话做事的态度始终亲切不变。
发生什麽事了吗?心里浮现这个疑惑,却没开口询问。
他不习惯与人讨论这一类的事。
「我有一件东西给你。」像想起什麽似的,次轩摸著大衣口袋,拿出一只透明袋子。
装饰小巧的袋子里,是精心制作的巧克力饼乾。
「这是?」澄雃愣愣的看著,没有伸手的意思。
「上次不是说要请你吃吗?」次轩说道,「送给你。」他再次说道。
他花了一些时间做了好几盘类似的饼乾,包装完毕後,请祖母去邻居家串门子时顺便推销,这几天净赚不少了。
想到这里,次轩更加开心了,嘴角不自觉浮现笑意。
眼神来回搜巡他的表情变化,澄雃不觉得这件事有哪点值得开心。
「我说过不用特地送了。」澄雃开口。
次轩微皱眉,拉过他的手来,将饼乾放在他手上。
「就送你了。」他说,「这个叫做打气饼,我自创的,嚐嚐看我手艺有没有进步。」
澄雃看著手上的饼乾袋,心里的疲倦慢慢淡去。
「谢谢。」他真诚的说。
次轩只是微微笑。
这是他最拿手的,有人说甜点是最好的安慰剂,一点也没错。

看著桌上的饼乾,澄雃拿起水杯一口喝乾。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准备出门,随手拿起饼乾放进口袋。
撘上电车,摇晃之间就到达目的地。
「早安。」沿路向人问好,澄雃换上工作服,开始整理书库。
这是他额外的工作之一,书店员工,这有一个好处,可以看遍各式不同风格的书。
今天倒是进了一堆关於甜点制作的书本,澄雅一本本的清点标示。
想到次轩,以及口袋里的饼乾。
有钱人的做法,果然不是很容易就可以理解。
「澄雃,麻烦看一下柜台。」店长敲敲门边,「我出去一下。」
「去吧。」澄雃由书堆中起身。
加上店长,只有两个人的小店,其实也没什麽好偷的,澄雃心想。
坐在柜台内,澄雃随手整理凌乱的桌面,一抬头看见一个人。
那人比他还讶异。
「你为什麽在这?」御野清瞪著他看。
「这是我想问的。」澄雃叹口气。
「该不会你在这里工作?」御野问道。
「是。」简单回答。
「结帐。」御野将手上的杂志放下,「给个打折吧。」
「不二价。」澄雃微笑道,「本店是小本经营。」
「我是老顾客欸。」御野抗议道。
无言的刷上条码,显现的总金额还是没打折,「125元(港币)。」
「小气。」没有表情掏钱。
将钱找给对方,澄雃随口问:「你为什麽会在这里出现?」
御野接过零钱,微微一笑,「我这个月住在这附近。」
澄雃抬起头看他,「啊?」不是很明白。
「你还小啦,有一天你会懂。」挥挥手,御野拿起书走了出去。
澄雃看见外面有一个人正等著御野。
包养啊?没想到御野会做这种事。
不过那是他个人的自由,他也不会去做任何评论。
也许哪一天,他也会改变心意这麽做,这也是说不定的事。
澄雃停下翻书的动作。
他竟然会浮现这样的想法?他不是一向最排斥那种事情吗?
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
也许,他真的有些累了。

次轩打开房门,一个美丽的女人端坐在客厅沙发上,面带笑意看著他。
碰地一声,次轩再次将门关上。
他怀疑自己眼花还是忽然视力退化了......那个女人怎麽会出现在这里啊?
再次走出房间,次轩总算明白这是真的。
「真没礼貌欸。」漂亮的女人不满的开口。
「你怎麽会在这里啊?」次轩惊叫。
女人一把抱住他,「想你呀,我亲爱的儿子。」
「你还记得你有儿子啊?」挣脱她的怀抱,次轩皱著眉。
「我还记得我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菲莉丝眯著好看的蓝眼睛,对他微笑。
次轩有些不寒而栗,每次母亲露出这种表情准没好事。
「你来香港做什麽?英国的工作可以丢下不管吗?」为母亲泡了壶茶,两人坐在沙发上。
「洽公之外,顺道看看你好不好啊。」她拿起茶喝。
【非廉价爱情—雅各】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